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web版
  5. 間章:塞拉
  6. 简体版

間章:塞拉
2017-06-22 20:43:05

		

在閱讀之前請先看「間章:姫巫女」——
被叔父喊去的地方,在那裏站着的,是陌生的男人們。啊啊,以前就注意到了呢,相信血緣這種東西的我真是個笨蛋啊。
我被他們抓住之後,被吞下了不知道是什麼的雞蛋一樣的東西。喉嚨之中很是噁心,好像吐了好幾次的樣子。但是不知道被硬塞了什麼樣的藥,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之後一次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見慣了的天花板和巫女長大人的臉。說是看慣了的地方是有理由的,因爲,此處正是迪尼昂神殿的聖域。
向巫女長詢問了事件的詳細經過,巫女長大人說着「已經,全部結束了喲。傷害你的那些東西,全部都不在了啦」這樣告知了我,那一天就這樣完全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了巫女長大人,睡了過去的樣子。像個小孩子一樣,有點,害臊吶。
◇
那個晚上,做了一個夢。
和一個帶着銀色假面的男人說話的夢。用那種無起伏音調說話的聲音聽起來確實是我的聲音。但是,爲什麼是全裸的啊。啊啊,還那樣來回地揮舞着手臂。如果,這不是在做着夢的話,我真是要從塔頂跳下來。
啊啊,還全裸地支着一條腿坐着……。
在這個夢中,我羞恥地鬱悶着。
◇
這樣地在夢中急切盼望着醒來。
就算是夢也真是太過分了。
這樣消沉不會解決任何事情。現在起重新振作起來吧。
首先,是早晨的功課!
「啊,塞拉呀。巫女長那邊指示說,4~5天內別使用魔法了。暫時就在炊事班那邊幫忙吧」
「好的,首巫女大人」
突然,我被這樣打臉了。
真是太遺憾了。
◇
啊嗚!今天真是狼狽啊。
作爲剛加入到炊事班的新人,引起了好幾次亂子,感覺相當過意不去。雖然武斗大會平時也是有舉辦的,但是今年還是魔王的季節,不僅如此,也聽到了關於「自由之翼」那種奇怪的組織的荒唐無稽的事情。因此出現了更多的用暴力發泄不滿的事情。
去洗臉的期間裏,幫忙發放救濟糧的叔母受了傷。身體的傷可以通過魔法來治癒,心靈受到的創傷卻無法痊癒。只是我無法平靜下來。
幫忙平息了騷亂的是叫做莉莎的鱗族的女性和叫做艾麗莎的嬌小的女孩子,要不是他們幫了忙,也許今天的救濟糧發放就這樣中止了也不一定。靠救濟糧活命的小孩子們有很多,非常不想中止發放。
「多謝了,幫大忙了」
「不用謝,因爲主人說了,看到困難的人一定要去幫助 」
主人嗎?
很在意,所以確認了一下那個叫露露的孩子,她們都是名譽騎士的奴隸們。作爲奴隸的話,不是穿着過於整潔了嗎?
吃驚於她們是奴隸,不僅僅因爲她們穿着很整潔,更是因爲她們沒有那種奴隸所特有的哪裏放棄了的頹廢感。這樣明亮的一點頹廢表情都沒有的孩子們是奴隸什麼的,真是讓人無法相信啊。
發放救濟糧的時候,聽了那個叫露露的孩子,講了關於她的主人的事情後。簡直,就像是戀人一樣――不,有點像是那種單相思的女孩子,感受到了那種單純的戀情。對於沒有戀愛的我來說,那稍稍有點,只是一點點呀,有點羨慕呢。
然後。
和她們的主人――紅龍騎士第一次見了面。
「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呢?」
沒經過大腦,就說出了那樣的話。該不會我慌慌張張說出的話要被誤會了吧。
「不,第一次見面喲。塞拉大人」
「是這個樣子嗎……」
但是,否定的樣子稍微有點奇怪。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因爲真的在什麼的地方見過他的感覺。
想不起來吶。
「塞拉大人,配給的那些人要等急了喲」
那個,難不成我一直在盯着騎士大人的臉在看嗎?
好害羞。在衆人面前,看男人看着了迷什麼的,要是讓巫女長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恩,不,那個人的話,絕對會開心地調侃我的呢。
騎士大人好像就是露露的主人,就算對像是平民的大嬸們也一直很了不起的好好對待着,幫忙他們的工作。
「你是個作爲一個貴族非常有才能呢。要是不繼承家業的話,來我家的店裏面工作怎麼樣?我把家裏的女兒嫁給你喲」
「不,不行呀」*2
對着大嬸的和平常一樣的多嘴多舌的話我想都沒想就回了嘴,這實在是嚇了自己一跳。和說了同樣的話露露眼神交匯了,和她一起笑了起來。
但是,爲什麼就突然笑了出來呢。
像這樣子情緒高漲,還是第一次呢。
被幫忙到了準備結束,被突然出現的朧姐姐嚇了一跳,忘記說感謝的話了。
應該沒有被認爲是沒禮貌的女孩子吧?
◇
和他的第二次見面是在,爲了慶祝迪斯萊特哥哥而去的城中的舞會上。
但是啊,這種難受的感覺是什麼呢。
看到了被小孩子們包圍着的騎士大人,爲什麼我的心沒來由地煩躁了起來。
「好久不見,佐藤大人」
爲什麼直呼了騎士大人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感覺騎士大人周圍的女孩子們的視線以驚人的氣勢匯集了過來,這個人啊,該不會相當的受歡迎吧?
沒那回事的吧?
儘管我沒經過大腦又在想些失禮的事情,但是他把自己做出來的點心送給我品嚐。居然是如此美味的點心呀。城中的料理長也很厲害,但是這個點心完全不是一個等級上的東西啊。
每一小口都充滿了幸福的味道。
那樣的感覺。
看見了和少女們一同跳舞的騎士大人,剛剛的感覺又漸漸強烈地察覺到了。我是不是也該邀請他跳一支舞呢?
「還真是受歡迎啊,佐藤大人」
啊啊,並沒有打算說這樣乏味的事情啊啊。
但是他答覆我的是和我看到的不一樣的自我評價。這很逗人發笑,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哧哧地笑了起來。他對自己的評價好像不可思議地低呢。
但是,他呀,明明很溫柔,卻意外的壞心眼。請他不要用「大人」來稱呼我,但是他卻怎麼都不答應,這樣的事情,很少聽到呢。
對了,他不僅僅是料理達人,也很擅長跳舞。
◇
「有什麼好事發生了嗎?佐藤先生」
「是的,以前難以進展的事情終於變得順利了」
佐藤遵守着舞會時候的約定,在那之後又幫忙了好幾次的救濟糧發放。然後終於像上次發放救濟糧時候說的那樣互相稱呼爲「佐藤先生」「塞拉小姐」了,將「大人」2個字從稱呼之中去掉了。神殿裏面,大家稱呼的時候都會加上「大人」2個字,所以很憧憬那些把這種稱呼相互舍掉的朋友們。
呼呼,離直呼其名,還差一點點了。
並,並不是想成爲戀人什麼的呀。
因爲我是巫女啦!
◇
對了呀,佐藤先生和迪斯萊特哥哥很像呢。
總是不忘記溫柔地微笑,有女人來搭訕的話也總是很巧妙地岔開話題,說了讓他生氣的話也只會露出一張很困擾的臉,而絕不會訴諸暴力。
成爲巫女之後,不怎麼見得到哥哥了,我感到有點寂寞了吧?
簡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樣呢。
從迪斯萊特哥哥那裏拿到了歌姬公演票兩張,鼓起了勇氣去邀請了佐藤先生,佐藤欣然答應了。被「想去看一看呢」這樣回答了,我有點不滿呢。稍微展露一下害羞的表情不行嗎。
歌姬的歌聲非常的美妙呢。
但是抱歉啊,再美妙的歌聲,我也聽不進去了。
因爲啊!
哥哥給我的門票的座位是戀人用的啊,坐下來幾乎沒有空隙啊?!這還是第一次和哥哥以外的男性如此地接近呢,心臟撲通撲通地快炸掉了。
佐藤就像平常那個樣子,就算是視線碰着了,也只是回一個微笑過來,完全不像心跳很快的樣子。感覺變得想擰擰那副滿不在乎的臉也是沒辦法的。當然咯,這種想法只能想想,沒辦法實現呀。
坐的這麼近,身體深處好像被佐藤先生吸引了一樣。簡直就像是契合的齒輪一般,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在說「這邊就是我應該呆着的地方」,那樣的被吸引的靈魂的感覺,多麼不可思議的感覺啊。
這大概就是,同事的女神官們說的戀愛吧。
但是,稍稍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雖然搞清了自己的感情,但是我也許太過膽小了吧。
◇
爲什麼他會帶着奴隸呢?
還想着是不是無法信任其他的人,但是怎麼看都不像。就看見的波奇醬她們,好像對於佐藤來說是很重要的人,而且也不像是佐藤沒有錢而不去僱傭家臣的樣子。
「啊啊,保護了在迷宮深處失去了主人的她們,然後直到回到地面上都一直帶着她們喲」
「迷,迷宮那裏開始的?」
「是的,要是沒有主人的話,那時候還不會戰斗的我們,應該已經變成迷宮底層的魔物們的餌食了吧」
「無敵般的強大~?」
「主人是最強的說!」
然後,大家就這樣地,信任着佐藤先生吶。
「走出迷宮的時候,主人要把我們解放了,不過,不想那樣……」
「在報完主人的恩情之前,我們要一直侍奉着主人」
「吳越同舟?」「同甘共苦的說」
雖然不能很好地理解小玉醬她們的話,但是有種與其說是奴隸,不如說是忠臣的感覺吧。
「我們是,被邪惡的魔法師,用『強制』給束縛住了。就算使用解放也無法取消這個魔法」
「強制」嗎?
就算是在公都也沒有可以使用這個魔法的人在。用像神明祈願的魔法就能解除的樣子,但是代價好像大到就算是拜託巫女長,也會被拒絕的程度。
「塞拉小姐,如果『強制』的解除方法存在的話,可以把它告訴我嗎?」
「在神聖魔法裏面有個被叫做『祈願』的魔法。如果是那個魔法的話也許能夠解除吧,但是代價非常的大」
「代價是?」
「那,那個……」
我不禁沉默了起來。
代價根據「祈願」的大小而有所變化。有縮短10年壽命就能夠解決的情況,也有需要把生命之火全部獻上的情況存在。
看到我沉默的樣子,明白了一切吧,佐藤先生沒有繼續詢問關於祈願的事情了。
◇
「有喲。」
「誒誒?」
巫女長肯定地回答了我的提問。
「帕里昂神國的扎薩里斯(ザーザリス)教皇的話能夠解除『強制』喲。我也能夠解除,但是兩個人的話就辦不到了。1個人的解除已經要用盡我的壽命了」
但是,我沒把這件事情告訴佐藤先生。因爲,有「強欲」之稱的對人才求飢若渴的扎薩里斯教皇的話,一定不會放過像佐藤先生那樣傑出的人物的。雖然對不起艾麗莎他們,但是知道我能夠使用祈願魔法爲止讓他們等着好了。
在那樣之前等等吧。
一定會在10年,不,5年以內,登上至高的頂點給你們看的。
爲瞭解放她們的黎明,我一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