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八卷 web版
  5. 间章:迪尼昂的巫女长【前编】
  6. 繁体版

间章:迪尼昂的巫女长【前编】
2017-06-22 20:43:05

		

巫女长视点——
「巫女长大人!不好了!」
真是的,令人为难的孩子啊。一点都没有40当前的那种沉着,请稍微沉静一点吧,我这样想。这次好好的忠告一下是否会比较好?
「怎么了,司祭长。在神殿的话阁下的地位很高,所以不可以在我的称呼上加上大人哦」
「对不起,巫女长大人。不,没有到那种程度!」
「请冷静下来吧。发生了什吗?」
「继帕里昂神殿之后,接着加鲁雷昂神殿的巫女大人也被什么人捉走了」
喔,怎么会这样。
在正于魔王的季节的时候,捉走神托的巫女什么的。
在这个公都接受神谕的巫女有7人。我和塞拉,乌利昂神殿和赛克昂神殿的巫女长们,赫拉利昂神殿的见习巫女,然后是被捉走的2人。
平常的话有1个人在就足够了,可是上个月从公爵大人那里委托各个神殿进行的神托,得到了魔王复活的启示。然而,缩减魔王出现的位置的结果,哪一个神殿也回覆了不一样的回答。根据接受神谕的人类和授予神谕的神的不同,结果出现分歧是常发生的事,但是出现如此的分歧是第一次。
我的神谕是公都。可以的话真希望落空,但是和在66年前预言魔王复活的位置时是一样的感觉啊。没有弄错,魔王会在这个地方苏醒。前些时候,我的身边有勇者在,但是那个人丢下我们回到原本的世界了。不行呢,没有的东西去强求什么的。
向塞拉下达的神谕,结果表示竟然是其他的大陆。虽然是同样的神的神谕,但是会根据接收的人而改变是为什么呢?猜测神的想法什么的,不是圣职者做的事吧。
对了,塞拉!
不是陷入沉思的时候啊。
「司祭长,确认塞拉的下落吧」
「是的,巫女长大人!」
告戒并且制止为了向其他人命令而急急忙忙跑出去的司祭长。真是的,您指使人跑腿是干甚么啦。为了能在无法确认塞拉的所在地的情况下向公爵阁下联络丶而事先嘱托了司祭长。那个孩子会因为遇到大事紧张的,就像随时都要倒下。
◇
让司祭们的诸位搜索,可是直到最后都判定不到塞拉的所在地。
也去通知了公爵阁下三名巫女被捉走的事,现在属下的骑士与卫兵们应该在公都中搜索着吧?从钟楼处确认得到了证实,也看见在港口外的船的灯光不动了,所以港口好像遭到封锁了呢。姑且放心了啊。
但是对方好像把我的探知魔法防御住了,好像有能够使用上级魔法的强力魔法师,或是拥有强大的秘宝(アーティファクト)的人在。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司祭们谈论的,被末日思想影响了的「自由之翼」之类的集团?
塞拉,要平安无事地回来啊。
虽然明白只能算是安慰,可是把脖子上挂着的苏生之秘宝拿起来注入魔力。
不行呢,心乱如麻的话要在秘宝中注入魔力是不行的啊。
虽然绝不是不擅长操纵魔法道具,可是在秘宝中注入魔力是必需繊细的调整魔力的。那是像从高塔上放下纱线,并且穿过在地面丢下的针的针孔那样的,像是令人失去意识一样的精密作业。心在乱那就是说,就好像放下的纱线被风吹过一样的情况。线是绝对不能穿过针孔的啊。
使用禁断的精神魔法,让心回复平静吧。
迪尼昂大人,请保佑您的信徒吧。
◇
在陷入微暗的房间里醒来了。
好像失去了知觉的样子。
这一年来的勉强没有效果呢。在苏生的秘宝里注入着魔力的途中昏过去什么的。
昏过去?
在这个圣别中的地方昏过去?
怎么可能呢。
这里是越接近使用仪式魔法的圣域,就越是充满神气的地方。连像我一样的老人也和年轻人一样――那是说过头了呢。虽然能不输年轻人一样地行动,但是在那样的地方昏过去什么的,说不定剩下来的时间已经很短了呢。
因为已经80岁了。差不多,是否正好启程前往先去世了的朋友们的地方了呢。
虽然没有注意到沉浸在那样的感伤里,可是今天没有摇晃呢。这几天,很高兴没有公都被袭的振动。向好像每天都「没问题吗?」的询问和来访的贵族们说明真是够受啊。虽然司祭长从得到施舍后好像就没发过牢骚了。差不多该把说明也交给司祭长了呢。
◇
真的开始年老昏愦了吗。
侵入了这个圣域的暗杀者虽然也有过几人,但是接近到这里的是第一次啊。危机感知技能生锈了吗?
虽然侵入者没有杀气令人诧异,但是我先发制人的打招呼了。
「啊啦,今晚的暗杀者,非常优秀呢」
从背阴处在地面上滑动一样出现了的,是戴着白色面具的少年。两肩上用布包住的――那是人?是诱拐顺便暗杀吗?
使用「能力鉴定(ステータス・チェック)」看了,但是看不到他的名字。
因为两肩的两人的名字都知道了,所以好像不是技能没有发动。两肩的两人是和塞拉同时期被捉走的,帕里昂和加鲁雷昂的巫女的孩子。
他的等级是和沙加帝国的勇者并列的等级70,但是称号是「圣者」。即使是沙加帝国召唤的勇者也是没有的,可是以这个年龄有这个等级,只能说是多么异常啊。
再加上「圣者」的称号。持有像我的「圣女」的称号的人相应地存在,可是,持有「圣者」的称号的人,在这里应该是100年来都没有过的。是什么人呢?我想索性持有勇者的称号还比较能令人信服。
「初次见面,尤·迪尼昂巫女长殿下。我是无名」
「呐,无名先生。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那样的面具不方便说话啊」
拼命忍住差一点就要颤抖的声音。
呐,塞拉她?
想那样追问。
但是,作为巫女的直觉直觉告诉我。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呐,无名先生。难道说你知道我们家的巫女塞拉的下落吗?」
「我知道」
啊啊,果然。
那孩子去世了呢。不行哦,为了那孩子哭出来的话,还很早啊。现在是作为巫女长,如果不向他打听的话。
「夺去了塞拉的生命的是,『自由之翼』的人类? 还是――魔王。是呢,塞拉是魔王的活祭呢」
「是那样的」
啊啊,抑制不住眼泪。
明明需要去委托沙加帝国派遣勇者的,不是沉浸在悲伤里的时候,可是眼泪却停不下来。
「是啊,那孩子反抗不了命运啊」
无名先生,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手帕擦着眼泪。戴着奇怪的面具却是个绅士呢。
我一边哭,一边把这片土地将有不可收拾的局面来临这事告诉他。为了在勇者到达这片土地前拉入战力。他在听到魔王复活的话时仍然淡泊的应答着。没有真实感吗?还是――已经是,扑灭了之后之类的?――不可能吧。
◇
「尤·迪尼昂巫女长殿下,你能使用苏生魔法吗?」
「嗯嗯,能用」
回答唐突的无名先生的提问。
恐怕是带着去塞拉的遗体的地方,让她复活这样说吧。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这个苏生之秘宝只有必要的魔力没有充填啊。
「什么啊,只是那样的事吗?」
无名先生把我胸口的苏生之秘宝拿起,开始注入了到达耀眼程度势头的魔力!
难以置信的景像啊。
那个精密的魔力充填作业,转眼之间就做完什么的。一般来说,注入开始之前的魔力量调整作业明明是需要花费1小时才能完成的东西。
但是,果然还是人的身体。
不会有用一个人的充填就能够完成的魔力啊。在这样的时间里,复活条件的死后30分钟这个枷锁就会令复活不可能做到了。
「稍微,失体了」
和刚才的手帕一样,无名先生取出的是,一把圣剑。与此同时,圣光灿烂得令房间变得像白天一样明亮。明明那么明亮,却是不会令眼睛受伤的温柔的光。充满着如此力量的圣剑我从未见过。感觉连和我的勇者大人持有的圣剑祖瓦英克(圣剑ジョワユーズ)相比起来, 也是相差悬殊的力量。
但是,为了什么?
我不认为他是为了危害我而拔出圣剑的。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要立即进行充填,不礼貌的话请见谅」
――好像圣剑在脉动着一样,神圣的光被无名先生吸进去了。接着无名先生以像呼吸一样没有气势的动作向秘宝注入魔力。难道,把圣剑的魔力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转移到秘宝了?
这种毫无道理的方法在童话故事里也没有啊?
在因为那个非常识而目瞪口呆的期间,秘宝的魔力充填结束了。虽说过还有数年的份,但仅仅10分钟就结束什么的,真是吃惊得说不出话啊。
到这里为止做的东西,即使用鞭子鞭打老身也要跑到塞拉的遗体的地方坚持给你看啊。
就像嘲笑那样的决心一样,无名先生在我的眼前召唤了塞拉的遗体。他的技能里没有召唤魔法,可是?没有技能就召唤了吗?也许是使用了类似勇者持有的无限收纳(インベントリ)吧。
不,他说了塞拉的遗体死后才过了数秒啊。即使是勇者的无限收纳时间也是会流逝的。难道说是固定化?不,那个的话生物和遗体应该不能使用。
不会是,时间魔法? 明明是只在童话故事里出现的不存在的魔法,可是无名先生的确使用了,那么的不可思议。
眼前被召唤的塞拉的遗体,是一个伤口都没有的漂亮东西。
注意到遗体毫无遮盖物的无名先生,在遗体上披上了布。
比起那样的事,如果现在不集中的话。
对无名先生给我的奇迹如果不做点东西的话,作为女人可就成为废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