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一卷 恶魔鸢一
  5. 第八章 〈恶魔〉
  6. 繁体版

第八章 〈恶魔〉
2017-06-23 09:44:00

		

「嗯……」
士道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接著睁开眼睛。
看来士道似乎正趴在床上,左脸颊陷进枕头,妨碍左眼张开。左手臂应是长时间压在身体下面的关系,一点感觉都没有。
「呼啊……」
士道睡眼惺忪地打了一个呵欠后,在床上翻过身改成仰躺的姿势才慢慢坐起身子。
从自己的体重解放的同时,原本失去知觉的左手随即阵阵发麻。士道皱起脸孔说了一句「痛死人啦……」之后,怔怔地环顾四周的情况。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是自己平常睡的房间。看惯了的墙壁、地板、天花板以及家具。昨天他应该很累吧,难得把制服的西装外套挂在椅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
「……奇怪?」
士道觉得哪里不对劲,眨了眨眼。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昨天是怎么爬上床的。话说,今天到底是几月几日星期几啊?他记得在睡著之前──
「……!」
他在脑海里将支离破碎的资讯一个个拼凑起来,终于回想起失去意识前扩展在眼前的光景。
熊熊燃烧的街道、倾注而下的光芒──士道猛然低头望著自己的身体。
看起来……身体并没有受伤或缺损。尽管承受了天使强力无比的一击,士道的身体仍旧完好无缺。是多亏了琴里的治愈火焰吗?抑或是──在光芒即将灼烧自己的瞬间,【十二之弹】失去效力,强制将士道的身体拉回原本的时代?
无论如何,他保住了性命是不争的事实。士道松了一大口气。
不过,他的脑中立刻浮现下一个疑问。他急忙下床,拉开房间的窗帘,把窗户开到底。
「这里是……」
士道轻声呢喃,并且望向窗外的景色。扩展在眼前的,是熟悉的天宫市东天宫的住宅区。往右方望去,能看见精灵们居住的巨大公寓高高耸立著。
「──狂三!狂三!」
士道手抵著侧头部,发出声音对自己的脑中说话。
然而不论经过多久,都没有听见狂三的声音。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狂三说过,【九之弹】是能将意识与位于不同时间轴的人连结的子弹。换句话说,无法对和发射子弹的狂三处于同样时间的人发挥效用吧。
没错。士道回来了。
从五年前的天宫市回到原本的世界。
「不对……」
士道喃喃自语般脱口而出。说得更正确一点,事情并非如此。
映入士道眼帘的「是一如往常的熟悉景色」。
鳞次栉比的房舍与街道全都保持原状,简单来说──并非被反转的折纸破坏得体无完肤的天宫市光景。
「……!」
察觉到这一点的同时,士道没把窗户关上便离开房间,以像是要滚落楼梯般的气势下楼。然后直接冲向客厅,发出「砰」的巨大声响打开了门。
或许是被那道声响吓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娇小少女──琴里将有如橡实般浑圆的双眼瞪得更加圆滚滚,望向士道的方向。
「哦?哥哥,你怎么了?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啊。」
她是一名用白色缎带将长发绑成双马尾,看起来十分活泼的少女。似乎比士道还要早起床,已经换好制服。
听见妹妹悠闲的声音,士道却大声吶喊:
「琴里……!你平安无事吗!」
「……啥?」
士道气喘吁吁地大喊后,琴里便摆出一副感到莫名其妙的模样歪了歪头。
「……哥哥,你睡昏头了吗?」
听琴里这么一说,士道猛然抖了一下肩膀。
不过,士道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无可厚非。因为当时在「原本的世界」,他并无法确认〈佛纳克西纳斯〉被折纸撃落后,乘坐在战舰上的琴里和船员们是否平安无事。
「……琴里,今天是几月几日?」
「咦?当然是十一月八日啊。」
琴里露出担忧的眼神望著士道说。
不过对士道而言,琴里的反应是最棒的报告。倘若士道记得没错,那个日期──正是反转的折纸破坏城镇那天的──隔一天。
「──啊啊──」
士道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走到琴里的身边,直接用双手一把紧紧抱住她。面对士道突如其来的举动,琴里慌张得眼珠子直打转。
「呀!」
「琴里……琴里……!真的……太好了──」
「呀!呀!」
琴里不断挥舞著手脚。士道被琴里踹了一下腹部,当场蹲在地上。
不过,如今连这种痛楚都令人感到怀念,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与安心感。
「……哥哥,你怎么了啊?有点怪怪的耶。」
琴里脸颊泛红,抱著肩膀如此说道。从五年前开始,世界应该有所变化,想必从一直过著改变后的生活的她眼里看来,只觉得士道的行为怪异无比吧。
「……我问你,琴里。如果我说我昨天改变了世界,你会相信吗?」
「咦?」
琴里瞪大双眼,然后皱起眉头。
「哥哥,你在说什么啊?又在妄想了吗?」
接著用指尖搔了搔下巴,对他说了这句话。那副模样与其说……不敢相信士道说的话,倒不如说是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不过──这样就好。士道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然后挥了挥手。
「嗯──抱歉,我好像有点睡昏头了。我马上去做早餐,等我一下。」
「喔……好……」
琴里依然一脸纳闷地点点头。士道微微耸了耸肩,走向盥洗室洗脸。
以后必须找个时间跟琴里报告改变世界的事情才行。毕竟如字面上所示,是改写了世界的重大事件。考虑到以后的事,也必须通知〈拉塔托斯克〉才行。
不过,士道这个经历怎么听都只像是荒诞无稽的梦话,该怎么向他们解释才好呢?士道搔了搔脸颊,同时发出低吟声。
和琴里一起吃完早餐,整装出门后,便看见一名熟识的少女站在家门前。
「喔喔,你来了啊,士道!早安!」
拥有一头如夜色般漆黑的长发以及一双水晶眼瞳的美少女,精力充沛地朝士道挥了挥手──她是夜刀神十香,士道的同班同学兼邻居。
「喔,十香,你早啊。抱歉啊,你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也才刚出门。真是刚好呢!」
十香笑容满面地如此说道。看见她那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士道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唔?你怎么了?」
「没有……别管我了,这个给你。」
士道说完,将手上的午餐袋递给十香。早上士道做自己和琴里的便当时,也会顺便帮十香做一份,这已经成了士道每天的习惯。由于今天起得较晚,士道本来想利用福利社解决午餐……但是为了多少更贴近一些好久没过的「日常生活」,他又急忙跑去准备午餐。
「喔喔……!谢谢你,士道!我记得今天是吃那个吧,有放一口大小炸猪排的东西吧?」
不过,听见十香接下来的发言,士道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咦?」
「唔……?不是吗?我记得昨天分开时,你是这么说的啊……」
十香皱起眉头,手抵著下巴,像是在回想事情。
士道这才发现虽然自己没有印象曾说过那种话,但十香恐怕有从士道的口中听到这句话。
这个世界是五年前士道救了折纸的父母,折纸没有反转之后的世界。
因此天宫市并没有遭到破坏,士道等人的「昨天」过的是一如往常的日常生活。
不过,几小时之前还待在五年前的士道对于这个世界「昨天」以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从十香和琴里表现出的态度看来,原本的世界似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但是应该还有其他像这种士道不知道的芝麻小事才对……尽快向大家确认比较好吧。
「啊……抱歉,十香。因为材料没了,所以才改成别的菜色。」
「唔,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你没必要道歉呀,因为士道做什么菜都很好吃!话说,到底改成什么菜了呢?」
「喔喔,我做了炒绞肉、炒蛋跟豌豆组成的三色饭。蛋是有甜味的那种。」
「竟……竟然……!这真是超级棒的菜色啊!」
十香脸颊泛起红潮,神情兴奋地说道。看来她似乎也很满意更改过后的菜色。
正当十香抱著午餐袋手舞足蹈的时候,士道看见两个人影从公寓的方向朝他走来。
「呵呵,真是个美好的早晨啊。特地出来迎接本宫,真是辛苦汝了,吾之仆人啊。」
「点头。早安,士道、十香。」
她们是八舞耶俱矢和八舞夕弦,长相一样一样的双胞胎少女。两人乍看之下相像得难以分辨,但仔细一瞧便能发现两人的发型、五官微妙的差异,以及只让人认为是上天在恶作剧,悲剧般的体型差别。
「……嗯?士道,汝刚才是否在思考十分失礼的事情呀?」
有一脸好胜的表情、身材纤痩的少女──耶俱矢抱著肩膀、眯起眼睛。于是,士道急忙摇了摇头。
「怎……怎么会呢,我什么事都没有想。」
「此话当真……?汝若是胆敢对本宫说谎,可是会犯下滔天大罪哟。」
「忠告。你想太多了,耶俱矢。」
这次换把头发编成三股辫的性感少女──夕弦将手搭在耶俱矢的肩膀上如此说道。
「可是,虽然只有一瞬间,本宫看见士道的视线在吾和夕弦的胸部一带来回移动吶。」
「说明。只要是男人,那是理所当然的条件反射。」
「……喂。」
根本是帮倒忙。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并且眯起眼睛。
「原来如此啊。是对吾等的魅力起了身体反应啊。呵呵,那本宫就饶过汝吧。要抗拒八舞的魅力,这世上可没如此残酷的事。」
「首肯。没错。就算耶俱矢平常会妄想跟士道做一些邪恶的事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念头。」
「本……本宫才没有妄想呢!」
耶俱矢满脸通红地大叫出声。「微笑。噗呵呵。」于是,夕弦像是觉得耶俱矢的反应很有趣似的手捂著嘴说:
「怀疑。真的吗?那么耶俱矢昨晚写的日记──」
「喂……!呀!呀啊啊啊啊!」
耶俱矢突然大吵大闹,不停拍打夕弦的肩膀。
「逃走。呀~~」
夕弦发出不太有紧张感的声音如此说完便逃离现场。然后,耶俱矢立刻紧追在她身后,两人开始在士道的周围绕圈圈。
「……哈哈。」
看见两人的模样,士道不禁轻声笑了出来。
或许是看见士道的反应,耶俱矢和夕弦露出纳闷的表情。
「怎……怎么回事啊,士道。汝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吶……」
「首肯。感觉一夜变老了许多。」
两人中间隔著士道,皱起眉头这么说。士道敷衍地摇摇头。
「不,没什么。别管我了,你们再闹下去可是会迟到喔。」
士道说完,耶俱矢和夕弦两人互相对视,同时叹了一口气并耸了耸肩。
「哼……害本宫都没劲了。吾就看在士道的面子上,特别放汝一马吧。但是下不为例哟。想要揭发吾之黑暗的人,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会被死神的手触碰。」
「嘲笑。吾之黑暗(笑)。黑暗是指耶俱矢藏在床底下的那本日记吗?」
「汝……汝为什么会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逃。夕弦先走了。」
夕弦如此说完便朝士道和十香挥挥手,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给我等一下!咦!我说真的,为什么你会知道啊啊啊啊!」
耶俱矢发出哀号,同时追在夕弦的身后。虽然灵力被封印,但该说不愧是风之精灵吗?两人的身影立刻消失在眼前。
「……我们也走吧。」
「唔?嗯,说的也是。」
士道耸著肩说完,十香便眨了眨眼,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就这么肩并肩在平常上学的路上前行──然后抵达高中。
士道穿过校门后脱下鞋子,换上室内鞋,经过走廊、爬上楼梯,来到二年四班的教室前。
「…………」
不过,在士道正想伸手打开教室的门时,突然停止了动作。
理由很单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理应坐在他左边的少女──折纸开口说话才好。
五年前的改变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折纸,不只会像十香那样在小事情上产生记忆不吻合,可能还会导致更大的变化发生。
「士道,你不进去吗?」
「喔……喔喔……抱歉、抱歉。」
被十香这么一说,士道在置于门上的手上施力。
然后抱持著不安和激昂交织的奇妙感觉推开了门。
不过──
「……什么嘛。」
士道推开门,放眼望向教室内部,苦笑著叹了一口气。
士道座位的左边没有人入座。看来,折纸似乎还没来上学。
士道觉得事先做好心理准备的自己有点丢脸。他抓了抓头,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从书包里拿出第一节课要用的课本和笔记本。
然而,等了一阵子后,折纸依然没来上学。
「唔……」
此时,十香突然苦著一张脸。
「嗯?十香,你怎么了?」
「唔……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
「……缺少了什么吗?」
听见十香说的话,士道歪了歪头。不过在士道反问十香之前,四周便响起了上课铃声。
接著教室的门马上开启,一位戴著眼镜、个头娇小的女性抱著点名簿走了进来。她是士道班上的级任导师,通称小珠的冈峰珠惠老师。
看见她的模样,士道不由得莞尔一笑。
因为小珠的样貌跟士道回到五年前时遇到的她,可说是丝毫没有改变。
「五河同学?我的脸上沾到什么东西吗?」
「……!啊,不,没有。」
小珠一脸疑惑地询问士道,士道慌慌张张地回答她。小珠「咳咳!」地清了清喉咙后,开始点名。
因为士道姓五河(Itsuka),所以比较快被点到名。士道立刻回应老师的点名后,望向依然空著的左方座位。
「折纸……」
结果,班会开始之后,折纸仍然没有出现。她今天不来上学吗?还是只是难得迟到呢?
在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期间,小珠依旧接二连三地呼喊学生的姓名。
「好,殿町同学到了……接下来是……中原同学?」
「──咦?」
听见小珠呼唤的姓名,士道不禁发出错愕的声音。
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如果不分男女,按照姓氏发音顺序点名,「殿町(Tonomachi)宏人」的下一位同学应该是「鸢一(Tobiichi)折纸」才对啊。就算缺席,也会被叫到名字吧。
士道发出的声音似乎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大。小珠露出吃惊的表情望向士道。
「咦,老师有叫错吗?」
「那……那个……」
士道发出「喀哒」一声当场站了起来。
然而,士道却犹豫著是否要将内心的疑问说出口。
因为他的脑海里瞬间掠过一件事──在原本的世界,折纸「转学」时的事。
但是,保持沉默也无法得知任何事情。于是,士道下定决心开口问道:
「老师,折纸她……怎么了吗?」
心脏怦通怦通跳动。
在原本的世界,折纸之所以会「转学」,是被DEM Industry挖角时所找的藉口。这个世界的折纸已经不再憎恨精灵,照理说并不适用这个情形。士道明明清楚得很,脑中却还是萦绕著小珠可能会说出他最不相谨见的话语──「鸢一同学不是已经转学了吗?」……这句话。
不过──小珠的回答与士道预想的截然不同。
「──折纸……同学?『那到底是谁啊』?」
小珠露出呆愣的表情说道。
「什么──「
士道怔怔地瞪大双眼,环顾四周。
因为士道突然站起来说出这种话,所以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不过……所有人都对士道所说的名字表现出一副疑惑的反应。
「……折纸?那是什么,人的名字吗?」
「五河同学送老师千纸鹤当礼物吗?」
「不是吧,老师又没有住院。而且,通常一个人折不完千纸鹤吧。」
「不过如果是五河,可能做得到喔。」
「啊……」
同学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
士道一一看向同学们,同时感到呼吸渐渐变急促。
大家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没有人认识鸢一折纸这名少女。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士道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并且配合这个举动放松全身的力气,双手无力垂下。
──仔细想想,这并非难以想像的事。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过,也许在士道的内心深处不想去面对这种可能性。
既然年幼的折纸和父母一起从火灾死里逃生,一家人会寻找新家搬过去住是很正常的事吧。她可能还住在南甲镇,也可能和五河家一样搬到其他地方去住。如此一来,便不能保证她会像原本的世界一样,和士道就读同一所来襌高中。
五年前,士道的确改变了历史,成功阻止曾经发生过的惨剧再次发生。
但那并不代表全部的历史都按照士道所想的一一改变。
所有存在于世界的事情都有一条无形的线互相连结。
以士道完成的事为起点,世界必然会产生目的以外的现象。
「……老师,对不起。是我搞错了,请继续点名。」
士道冷静地说完便瘫坐在椅子上。
看见士道的模样,小珠对他投以担忧的视线一会,才又开始继续点名。
「…………」
士道怔怔地听著小珠点名的声音,一语不发地凝视左方的空位。
──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才对。
五年前,折纸理应死亡的父母得救,折纸也不再怨恨精灵。
折纸一定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幸福地过日子吧。这个结局再美好不过了,如果再奢求可能会遭天谴。
对折纸来说,原本的世界才是不正常的。她这个女孩必须在更温柔的世界生活,必须是受到更多父母的疼爱长大成人的少女。
没错。这样就足够了。
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士道?」
这时,士道右边的座位突然传来十香的声音,音调里含有疑惑却又带著担心士道的感情。
「嗯……什么事,十香?」
「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咦……?」
听见十香这么说,士道这才发现──
──泪水正沿著自己的脸颊一滴一滴地落到书桌上。
「啊……」
士道急忙用制服的袖子擦拭眼泪,然后回答十香:「我没事。」
十香虽然将眉毛皱成八字型,但或许是认为既然士道都说自己没事了,再追问下去也不太好,即使坐立不安也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
「为什么……」
──会流泪呢?
士道自言自语地呢喃。
是因为知道折纸应该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而感到开心吗?还是因为──无法见到折纸而感到寂寞呢?士道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但是,士道有一个心愿。
没错……只有一个心愿。
士道如此心想。
过去被复仇心所束缚,无法过平凡少女生活的折纸。
宛如日常生活般身处战场上,舍弃泪水和笑容的折纸。
一眼就好,士道想看看她欢笑的模样──
◇
「…………」
傍晚时分,用黑色缎带绑起头发的琴里反方向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著某个地方。
视线的前方是她在厨房准备晚餐的哥哥──士道的背影。天蓝色的围裙十分适合他。
话虽如此,这幅情景本身并不稀奇。不过,琴里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强烈觉得士道不对劲。
一大清早就来势汹汹地冲下楼,又是确认日期又是紧紧抱住琴里,才觉得他的一言一行像是还没睡醒一样,这次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带著沉重的表情从学校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情绪才会像这样急转直下?
「……哼!」
琴里从鼻间哼出一声后,转了转含在嘴巴里的加倍佳糖果棒,并且改回原本的姿势。
总觉得心里头很不畅快。
──在琴里背后发生了令士道的心如此动摇的事情,让她心里不是滋味。
琴里板著一张脸换边翘脚后,先前同样望著士道的四糸乃忧心忡忡地发出声音:
「士道……到底怎么了呢?」
她是一名拥有一头蓬松头发以及宛如蓝宝石的双眸,身高和琴里差不多的少女。现在她的身上穿著一袭淡色的连身洋装。
「就是说啊,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呢~~」
配合四糸乃说的话,戴在她左手上的兔子手偶「四糸奈」嘴巴一张一阖地动作。
于是,坐在四糸乃身旁的另一名少女──七罪露出百无聊赖的表情(据本人所说,她似乎并不觉得无聊),将手抵在下巴回应:
「……看他那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是为女人烦心吧。」
「什么──!」
「咦……?」
听见七罪说的话,琴里和四糸乃瞪大了双眼。
「等……等一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女人……吗?」
然而,当琴里和四糸乃反问后,七罪却突然像是丧失信心似的别开脸。
「……啊,没有啦,也可能是我搞错了,你们别太在意……」
「态度别在这时候软弱下来啦,说说看你的意见嘛。」
琴里伸出双手抓住七罪的头,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于是,七罪虽然一脸不安地游移著双眼,还是点了点头。
「……说到男高中生会烦恼的事,通常原因都来自女人吧?」
「你的意思是说,士道被女生甩了吗……?」
「我不敢那么断定……但是,那种年纪的男生基本上都以女生会怎么看待自己来行动吧……像是有关自己的奇怪流言在女生之间传开,或是隔壁的女生对自己很冷淡之类的,都很容易感到心情低落。」
「是……是这样吗……」
四糸乃露出温顺的神情说完,七罪便深深地点点头继续发表言论:
「就是这样。其他还有像是对别人说:『我们一组吧!』结果对方真心感到厌恶地回答:『咦咦……』或是帮别人捡起掉在地上的橡皮擦,结果对方回答:『啊……那个我不要了,给你……』之类的……」
「七……七罪……?」
「社团活动正在积极招揽新社员时,拿入社申请表过去,对方却说:『啊!可是我们社团晨练真的很辛苦喔,你受得了吗?真的不用那么勉强进我们社团啦。』还有体育课玩躲避球,我要扔球的时候,对方超害怕地发出『呀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逃跑,啊啊,真是混蛋透顶!」
「你……你冷静一点!」
总觉得后半段已经像是七罪在发泄她的怨恨了……该怎么说呢,这精灵对学校生活还真是了解呢。
「……总……总之,我想他一定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
七罪呼吸有些急促地说道。这一点琴里也抱持著相同的意见。她斜眼看著士道有些寂寞的背影,轻轻地点了点头。
「反正如果是遇到那种小事,不管他也没关系啦……」
「可是,看见士道垂头丧气的样子……好令人难过喔。没办法为他做些什么吗……?」
听见四糸乃这么说,琴里搔了搔脸颊。
「我当然也想安慰他啊,但要让他打起精神……」
琴里叹了一口气后,七罪愁眉苦脸地说:
「……如果让男高中生非伤的是女人,要治愈那份哀伤也要靠女人吧。」
听见七罪说的话,琴里猛然抖了一下肩膀。
「你说女人……咦咦,是指……那方面吗?」
「…………!」
「呀!七罪好色!」
四糸乃和「四糸奈」可能也察觉到话中的含意了,只见四糸乃羞红了脸,而「四糸奈」则是以双手捂住脸颊。
琴里皱起眉头,用手指咚咚敲著太阳穴并竖起糖果棒。
「等一下啦。为什么我要为了士道做出那种事──」
「我……我……来做,如果士道能因此打起精神……」
「四糸乃!」
听见四糸乃出乎意料的发言,琴里发出高八度的惊愕声。
「嗯……我知道了,那就交给我吧。如果是四糸乃,士道也立刻就能生龙活虎起来了吧。那我们就快点……」
「等……等一下!」
琴里迅速张开双手打断七罪的话。
「……干……干嘛?」
可能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只见七罪缩了一下身体。
「我又没说我不做……!」
「是……是吗……那琴里也加入。」
「……哼,真拿你们没办法。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琴里交抱双臂如此询问后,七罪便竖起一根手指提出意见:
「……因为刚才的想像,我现在好像有办法使用一点灵力。」
「咦?」
琴里发出惊愕声,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的。不过,她马上就发现七罪的意图是什么了。
没错。七罪是精灵当中心灵最脆弱的一个,即使是这种芝麻小事也能轻易扰乱她的精神状态,造成灵力逆流。
另外──七罪的能力是能变成对象形体的变身能力。
「等……等一下。你该不会又想把我们变成小孩子,弄一个『只属于我的动物园』吧。那可不行喔,士道一旦进入奶爸模式,反而会给他增加负担吧。」
琴里叮咛七罪。没错,琴里和四糸乃等人以前曾经被七罪的力量变成小孩,还穿上附有动物耳朵的紧身衣。
不过,七罪却摇摇头。
「这次……是反过来。」
「咦?」
「反过来……吗?」
琴里和四糸乃露出疑惑的表情互相对视。
「……好险。」
正在准备晚餐的士道突然抖了一下肩膀。
因为一边想事情一边切高丽菜,差点不小心切到手指。
「啊……这样不行,得小心才行。」
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后,轻轻甩了甩头。他似乎比想像中还在意折纸的事。
不过,他总不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要是再魂不守舍地切菜,琴里她们可就会吃到充满士道鲜血的蔬菜了。
「好……」
士道深呼吸打起精神后,重新握住菜刀。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
「──士……士道,我来帮忙。」
琴里微微颤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嗯?喔,谢谢。那你帮我把那边的──」
士道一边说著一边回过头──然后就这么僵住。他的手因动摇而发抖,手中的菜刀掉落,刺进地板。
不过,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站在他眼前的虽然是琴里和四糸乃两人──但两人并非士道所熟悉的年幼模样,而是成长为和士道差不多岁数的样子。
原本幼小的两人身高拉长,散发出少女即将发育成熟的独特美丽。顺带一提,相较于胸部理所当然变丰满的四糸乃,琴里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过,令士道感到吃惊的不只这一点,还有两人的装扮。
不知为何两人都穿著泳衣,泳衣外面加了缀有荷叶边的围裙,头上还戴著女仆头饰,是不合时节、一年四季都是夏天打扮的女仆模样。而且,两人似乎也知道穿成这样很害羞,心神不定地脸颊泛红,缩起肩膀。
「你……你们两个怎么穿成这样啊?话说,你们的身体──」
士道语气焦急地说完,两人便看了对方一眼,以笨拙的动作挨近士道的左右手臂。
「那……那种事无所谓吧。」
「就是……说呀。别管这个了,让我们……帮忙吧。」
「帮……帮忙……」
听见琴里和四糸乃说的话,士道冒出冷汗。由于两人挽住士道的手臂,随便乱动的话,手臂很可能会碰到她们的胸部,尤其很容易碰到四糸乃的。琴里似乎还有一点安全空间。
「……士道?你该不会在想什么超级失礼的事吧?」
「……!」
琴里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一般,狠狠瞪向士道。于是士道慌张地用力摇头。对了,今天早上耶俱矢也说过类似的话。士道瞬间差点脱口说出「莫非胸部小的人直觉比较敏锐」这种话,但要是真的说出口,恐怕会被大卸八块端上桌当成今天的晚餐,所以他忍住没说。
宛如作梦般的异常事态。但是……是谁造成这种现象,士道心里有数。
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就士道身体的感受来说,他昨天才靠这股力量的帮忙度过难关。
「七罪!是你干的好事吧!」
士道大声吶喊后,便看见一名躲在沙发后面偷看的少女头顶抖了一下。
陷入片刻沉默后,或许是死心了,七罪缓缓露出脸。那名少女果然就是拥有变身能力的精灵七罪。
七罪也跟琴里和四糸乃一样,成长为大约是高中生的年龄。不过……她穿著的是普通的女仆装,并非像另外两人那样做令人看了会血脉贲张的装扮。
「──给我等一下!」
看见七罪的装扮,琴里大叫出声。
「七罪!为什么只有你没穿泳装啊!因为你说所有人都要穿这样,我才答应的耶!」
听见琴里说的话,七罪一脸尴尬地移开视线。
「……没有啦,因为那个啊……仔细想想,那种羞死人的装扮,我怎么穿得出去啊,总觉得好蠢喔……」
「你让我们打扮成愚蠢的模样吗!」
「琴……琴里……你冷静一点……」
即使四糸乃试图安抚琴里,琴里似乎也无法消气。明明没有袖子,还做出卷起袖子的动作扑向七罪。
「你这混帐,我要让你穿得跟我们一样!」
「呜……呜哇啊!」
七罪发出高八度的惨叫声,从沙发后面落荒而逃。不过,琴里也不放弃,两人开始绕著客厅追逐。
「给我站住!我要剥掉你的衣服……!」
「不要啊啊啊!我~~要~~被~~侵~~犯~~了!」
「谁要侵犯你啊!」
琴里大吼回应泪眼汪汪如此说道的七罪。由于两人到处跑,四周扬起一堆灰尘。
「喂……喂,你们两个冷静一点啦!」
「吵架……不好……」
士道为了阻止两人,用围裙下襬擦拭双手后走到客厅。不知所措的四糸乃则跟在他的身后。不过,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两人在充满许多碍障物的客厅追逐,七罪一不小心被凸起的地毯绊到,倒向士道和四糸乃的方向。当然,追在七罪后头的琴里也剎车不及,一头栽进七罪背后。
「哇!哇哇!」
「什么──!」
「呀……!」
「喂──」
四人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响起,下一瞬间,甚至把桌子和沙发都撞得一塌糊涂。大量的灰尘散落,与琴里和七罪两人你追我跑时产生的灰尘数量根本无可比拟。
「痛死了……你们三个没事──吧!」
士道呻吟似的说著,正想起身时──却发出高八度的惊愕声。
因为他在跌倒的时候,脸刚好塞进七罪的裙子里。七罪隔著一块薄布的屁股充满整个视野,令士道不禁屏住了呼吸。
「呀──!」
「呜……呜哇啊啊啊!」
七罪和士道同时大叫出声,七罪利用反作用力当场站起身。士道的脸瞬间被压得不成形。
「喂,你在干什么啊,士道!」
「你……你没事吧,士道……」
「嗯,我没──」
士道本来想回应琴里和四糸乃,却又再次止住了话语。可能是跌倒时不小心勾到了哪里,琴里的泳裤滑落──而四糸乃则是比基尼泳衣松开,丰满的上围从围裙旁边露了出来(但被四糸奈不偏不倚地遮住)。
两人慢了一拍似乎也察觉到这件事,瞄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后满脸通红。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同时发出尖叫,蹲下身子遮住胸部和臀部。
结果这时原本当场站起来的七罪身体被往下压,屁股再次落到士道脸上。
「呜呀啊啊!」
「…………!」
三人的惨叫与一人不成声的吶喊响彻了整个五河家的客厅。
「唉……真是有够惨的……」
数分钟后,士道用湿毛巾冰敷鼻头,并且叹了一大口气。
琴里、四糸乃和七罪三人已经恢复原本的姿态。三人看著士道,一脸歉疚地垂下肩膀。
「哼……不好意思啦。」
「对不起……士道。」
「…………抱歉。」
然后从右至左依序道歉。士道再次叹了一口气后,微微露出苦笑。
「算了啦,别在意。我也是,抱歉让你们操心了。你们是想让我打起精神吧?」
士道说完,三人依然露出内疚的表情点点头。
看见三人的模样,士道抓了抓头。看来自己似乎沮丧到连她们都能轻易察觉。平常总是听人耳提面命尽量避免扰乱精灵的精神状态,这下子根本完全背道而驰。士道将毛巾放到桌上后,拍了拍脸颊好让自己打起精神。
「──谢谢你们三个。我已经振作起来,不打紧了。」
只见三人听到士道这么说,稍微露出了笑容。
这时,琴里像是惊觉什么事似的瞪大双眼,逞强地交抱双臂。
「哼……哼……那就好。我没打算探听你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要是你一直垂头丧气的,会让精灵们感到不安吧。」
「嗯,抱歉啦。」
士道觉得逞强的琴里非常可爱,苦笑著声了耸肩。
不过,琴里似乎不喜欢被士道看轻。她将嘴唇抿成ㄟ字形,继续说道:
「你要是一直沮丧下去,我可就伤脑筋了呢,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现精灵。未知的精灵自然不用说,还有狂三,更不用说那个〈恶魔(Devil)〉──」
「咦?」
听见琴里说出的识别名,士道不禁皱起眉头。
「等……等一下,琴里,〈恶魔〉……?那个精灵是怎么回事?」
士道再次望向琴里,如此反问。
〈恶魔〉,至少士道没有听过这个名号。
然而,琴里却一脸狐疑地皱起眉头。
「你在说什么啊,士道?是那个狩猎精灵的〈恶魔〉耶!是与〈梦魇(Nightmare)〉时崎狂三同样被列为一级警戒的对象,不是吗?你可别说你忘了喔。」
「与狂三……一样?」
士道的额头渗出汗水。
这个世界演变成的事实与士道所知的世界有著微妙的差异──今天士道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既然如此,已经出现士道不知道的精灵也不无可能。
不过──士道一时之间还无法相信,竟然已经出现与那个最邪恶精灵狂三同样列为必须警戒的精灵。
看见士道的反应,琴里更加纳闷地环抱双臂。
「你……是说真的吗?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简直像是丧失了昨天以前的记忆一样。」
「……啊啊,抱歉。」
听见琴里虽不中亦不远矣的话语,士道微微低头道歉。于是,琴里唉声叹了一大口气后,竖起嘴里含著的加倍佳糖果棒。
「……所以,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对……可以为我说明一下吗?关于那个──叫作〈恶魔〉的精灵。」
士道说完,琴里再次叹了一口气,接著点头答应。
「〈恶魔〉。虽然确认她已经现身,但我们从来没有成功与她接触过,是个真面目不明的精灵。而且──」
琴里停顿了一拍才继续说:
「──恐怕是反转体。」
「什么……!」
士道不禁瞪大了双眼。
「反转体……?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意思是,反转的精灵正常地出现在这个世界吗?」
「就说详细情形还不知道了嘛。」
琴里一脸不耐烦地说了。这肯定是这个世界的士道早就必须得知的情报吧。
为什么反转的精灵会出现──疑问还没问完,有一大堆士道还不知道的事情。士道重新振作起精神,继续发问:
「……你刚才说的『狩猎精灵』是怎么回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恶魔〉不会单独出现,绝对会在其他精灵现身的时候出现……然后主动攻击那名精灵。就拿七罪来说好了,当初如果不是十香等人帮助她,她就危险了。」
琴里说完瞥了七罪一眼。可能是想起当时的事,七罪微微抖了一下肩膀。
「等……等一下。攻击精灵?那是……」
「没错。简直跟AST和DEM没两样。我们一开始也怀疑是否与那些组织有关,认为他们可能拉拢精灵,让她去狩猎其他精灵……不过就我的观察,〈恶魔〉似乎与AST、DEM之间没有合作关系。而事实上,AST和DEM也都对〈恶魔〉发出攻撃。」
「那么……为什么〈恶魔〉会攻击精灵……?」
「谁晓得啊。应该有什么理由吧,但不问本人也猜不出个所以然。因为她马上就消失到某个地方去了,所以〈拉塔托斯克〉也完全没跟她接触过。」
琴里夸张地耸了耸肩。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并将手抵在下巴。
狩猎精灵的精灵〈恶魔〉。自从听见这个名字后,士道的内心就产生一种奇特的异样感。
「我问你……有那个〈恶魔〉的影像或是图片可以看吗……?」
「有是有啦……但我想看了也没什么意义喔。」
「咦?为什么?」
士道这么问了,琴里便发出「唔──」的低吟声,然后抓著头,将嘴里含著的糖果棒上上下下摆动。
「反正……百闻不如一见吧。等我一下。」
琴里说完离开客厅,然后立刻从自己的房间拿出B5大小的终端机。
「你看,就是她。」
接著将终端机放到桌上播放影片。
那是城镇被破坏得体无完肤的影片。四周传来爆炸声,烟雾弥漫,显示目前正在进行战斗。
──「那个」……
就在这画面当中。
那是个彷佛缠绕著黑暗的人型轮廓。原来如此,难怪琴里会说「看了也没什么意义」。即使好不容易判断出是人的形状,但她的脸被黑暗覆盖,无法看清。不过,飘浮在那人型四周的无数有如羽毛的部分对称呼那个轮廓为〈恶魔〉这点有十足的说服力。
看见这个画面……
「……啊──」
士道发出细小的叫声。
并非因为他目睹那名精灵异样的风貌。
──而是因为他对那名精灵有印象。
他确实看不清那名精灵的脸蛋和表情。
但他就是知道自己曾经看过那名精灵的身影。
「不会……吧……」
士道发出「喀哒喀哒」牙齿碰撞的声音,全身不停微微颤抖。
因为,那是──
「……折……纸……」
没错。那正是变成精灵的折纸反转的身影。
◇
隔天,士道和昨天一样与十香一起上学,一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便「呼啊~~」地打了一个大呵欠。
坐在他右边座位的十香一脸狐疑地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唔,士道,你很困吗?」
「是啊……昨天睡不太著。」
「唔,那可不行呢。你还好吗?」
「哈哈,总之……放学后,让我在晚餐前小睡一下吧。」
士道露出一抹苦笑,旋即随意擦了擦泛出眼眶的泪水,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怔怔地凝视左方的座位──在原本的世界中,折纸应该坐在那里的座位。
「…………」
──睡眠不足的原因显而易见。因为士道昨晚大致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外出。士道吃完晚餐后,一个人溜出家门前往某个地方。
没错。他的目的地正是折纸在原本的世界居住过的公寓,以及五年前发生火灾的天宫市南甲镇住宅区。
他会这么做有一个理由,就是认为折纸可能会在那里。
不过,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
根本没有人住在公寓的房间,过去鸢一家居住过的房子也挂上了其他人的门牌。士道还是姑且向现在的居民打听鸢一家的事情,但仍旧不清楚折纸详细的行踪。
「折纸……」
士道望著空无一人的座位喃喃自语。
昨天琴里播给他看的影片,显现在画面中真面目不明的精灵〈恶魔〉无疑就是鸢一折纸,而且不是普通的精灵──而是反转后的姿态。
士道紧咬牙根。
──他百思不解。
自己应该在五年前的世界成功改变了历史才对。照理说,折纸能以一名平凡少女的身分生活在平凡的世界。
然而……折纸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精灵呢?又为什么会反转?
而且根据琴里所说,折纸似乎会攻击其他精灵。这样不就和她隶属AST时没两样吗?
而精灵消失后,〈恶魔〉的身影似乎也在不知不觉间失去踪迹。拜此所赐,城镇才不至于被破坏得那么严重。
一大堆不明所以的事令士道的头脑一片混乱。在这五年之间,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士道用力抓了抓头。
「可恶……为什么偏偏……」
士道烦躁地说出这句话,同时想起昨天采取的另一个行动。
士道采取的另一个行动就是尽可能收集这个世界的情报。
──得知折纸在这个世界的事情的瞬间,深不可测的不安和猜疑便在士道的脑海里翻腾。
士道认为搞不好只是自己不知情,其实这个世界还发生了其他与士道的记忆有出入的事,或是──原本应该发生的事情却被抹消了。
士道一回到家便询问琴里等人有关这个世界的事(虽然琴里露出觉得士道很可疑的表情),而且也请琴里让他大致浏览了〈佛拉克西纳斯〉的资料库。
结果,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历史几乎按照自己的记忆发展。
五年前,琴里成为精灵,被〈拉塔托斯克〉发现。
四月十日,士道遇见十香,封印了她的灵力。
之后,封印四糸乃、遇见狂三和真那、封印八舞姊妹、与DEM交战,以及封印美九和七罪的事情,全都按照士道的记忆一一发生过。
没错──唯独缺了有关鸢一折纸的事。
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上课铃声响起,班导小珠打开教室的门走了进来。士道听从口令起立、敬礼,再次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各位同学早安。今天也干劲十足地上课吧。」
小珠微笑著如此说道。不过,士道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撑著脸颊,怔怔地望著窗外。
「…………」
──果然还是得见折纸一面不可。思考了一个晚上,士道得出的就是这个答案。
昨天,当士道得知老师和同学不认识折纸时,以及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甚至不曾遇见折纸时,他以为自己一辈子再也不会和折纸有所牵连。实际上──他也曾经想过这样对折纸或许比较好,自己不应该再去打扰折纸理应过著幸福日子的人生,只需要默默想著在世界的某处安稳生活的折纸就好。
不过,既然看见了那个影像,士道就无法坚持这些念头。
纠缠折纸的战祸还没划下句点,士道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坏心眼的世界依然让那名少女背负著残酷的命运。
话虽如此,现在的士道实在太不了解这个世界了。不先见到折纸,和她谈一谈,做什么事情都是枉然。
不过士道如此下定决心后,才发现要达成这个目的必须先清除好几个障碍。
这个世界的折纸压根不认识士道。更根本的问题在于,他甚至连折纸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
「……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无可奈何啊。」
士道以谁都听不见的声音低声呢喃后,用指尖「咚咚」地敲了敲书桌。
不管怎么行动,果然还是需要〈拉塔托斯克〉的协助。只好等今天回到家之后,再向琴里说明原委,请她帮忙寻找折纸了。
……虽然不确定她是否会相信自己穿越时空、改写世界的事情,但既然牵扯到精灵〈恶魔〉,她势必不会坐视不管。
「好……」
士道望著窗外,坚定心意似的紧握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
「啊,对了。今天要介绍一位新朋友给大家认识。好了,请进来吧~~」
小珠像是突然想起似的这么说的同时,教室的门发出「喀啦」的声响,一名少女走了进来。看样子似乎是转学生。
虽然觉得这种时期有人转学进来很稀奇,但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士道没有转过头看转学生,只是瞄了她一眼。
然而──
「……咦?」
看见走到讲台前的少女容貌,士道惊愕得瞪大双眼。
那名少女的脸庞好似洋娃娃一般端整,身材纤瘦。盖住背部的头发颜色有些浅,看起来有如异国公主。
少女登场的瞬间,同班同学们开始喧闹了起来。男同学们发生「喔喔!」的惊呼声探出身子;而女同学们的眼神也闪耀著光芒。
不过,其中只有士道一个人露出愕然的表情,凝视著少女的脸。
理由很单纯。因为那名少女的脸很眼熟。
「好了,那就麻烦你自我介绍吧。」
小珠催促转学生。
于是她点了点头,将脸转向正面,以冷静的声音如此说道:
「──我是鸢一折纸。请各位多多指教。」
然后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班上的所有同学发出「哇~~」的惊叹声。
有一部分学生大概想起了士道昨天说出的「折纸」这个稀奇的名字吧。有些人一脸疑惑地歪著头,有些人则像是浮现什么下流的思想,对士道露出戏谑的笑容。
不过,现在的士道无暇对他们做出反应。
「什么……」
他瞪大了双眼,从唇间发出颤抖的声音。
因为站在那里的人,虽然头发长度不同,但无庸置疑是士道记忆中的鸢一折纸小姐本人。
士道讶异得说不出话,于是小珠移动视线环顾教室。
「我看看,那么鸢一同学的座位……五河同学旁边没人坐吧。可以请你去那边坐吗?」
「我知道了。」
折纸点头答应,踏著缓慢的步伐走向士道。
可是,折纸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脚步。
士道立刻就知道了理由。因为他一直凝视著折纸,两人突然在此时四目交接。
「啊──」
「咦……?」
简短的声音从士道喉咙发出的同时,折纸大感意外地睁大了双眼。
她与一直凝视著自己的少年四目相交了,也难怪她会感到讶异。
不过不知为何,折纸的反应看起来不太像是因为这种原因而吃惊。
「──不会吧,你是……」
没错。折纸宛如认识士道一般说出这句话。
但是,折纸像是改变心意似的立刻摇了摇头,这次则突然改变态度,见外地对士道点头打招呼,在小珠指定的位子坐下。
「──」
士道看著折纸一连串的动作,感觉自己的心脏愈跳愈快。
──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折纸认识士道吗?
照理来说,折纸不可能认识自己。可是,刚才她的举动到底是──
「好了!那我要重新点名喽!」
小珠以精力充沛的声音开始喊出学生的名字,但士道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