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一卷
  5. 八章 剑刃蜥蜴与火车头
  6. 繁体版

八章 剑刃蜥蜴与火车头
2017-06-22 20:26:25

		

来到与缪一同讨伐剑刃蜥蜴的日子。与上次相同,我在东门前等待缪的到来。
「——我会先跟朋友会合后才过去,你先在集合地点等我。」
这次换成我等人了。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打开持有道具栏确认自己的装备。有四组铁箭矢+10,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回复药、附魔石、解毒药、解麻痹药。
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为了看管田地而雇用的NPC,名叫京子。
我从与她的对话中得知,她可以帮忙运送我生产的道具,或是去NPC那替我买材料。接下来打算就麻烦她将货送到玛琦那边,然后补充生产材料。
除此之外,今天我在调合田里的作物时,【调合】等级到达30级,便花了2点SP让【调合】进化成【调药】,如此一来就能将怪物的肉当作制药的材料了。
而且,我的天赋状态值可以说是有了大幅度的成长。
──────────────────────────
持有SP 12
【弓Lv18】【鹰之眼Lv28】【敏捷上升Lv11】【发现Lv8】
【魔法才能Lv29】【魔力Lv27】【炼金Lv20】【附加术Lv6】
【调药Lv1】【生产心得Lv19】
保留
【调教Lv1】【工艺品Lv21】【合成Lv21】【地属性才能Lv3】
──────────────────────────
这是战斗用的天赋组合。至于为什么会有一个比【地属性才能】这种与战斗更无关的【调药】在呢?原因出在我装备天赋的取向。
就算天赋等级一样低,较高阶的天赋性能也比较好。由于该天赋属于生产系,DEX的提升量也较高,我本来就不是主打魔法能力,将INT或MIND数值拉高也没什么好处。
我现在持有不少的SP点数,取得的SP总数也超过20。先前确认过有什么追加的新天赋可学,但其中没有什么吸引我的。
新增的大概就是缪说过的【蛇之眼】,还有其他可承受各种异常状态的天赋。
动作系天赋中有缪学到的【行动限制解除】或【游泳】、【垫步】、【登山】。另外还有知识系的【求生】、【语言学】等。其他还有可对NPC店员执行的【杀价】或【收购金额上升】等等,以及许多挺到位的天赋。
多了可以学习的天赋是很好,不过都是在限定场合下才用得到的天赋,虽有兴趣,却没有必要。
「算了,要学新天赋前果然得深思熟虑。」
我呆望著天际等待缪的到来。偶尔会感到有其他视线,但实际看向周遭后发现其他人都正看往反方向。由于多次有过这种经验,果然是我想太多了,便又抬头看著天空。
过不了多久后,喀、喀、喀的规律脚步声传人我耳里。
「姊姊~~~~!」
「嗯?呜哇!?」
有人从旁飞扑抱住我。我承受著额外一人份的重量,向抱著我的人埋怨道:
「缪,你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来会合吗?大庭广众之下很丢人啊。」
「因为!好久不见的重逢下,发现你换了新衣服嘛!弓跟装备也都更新了!」
「好好好,你的同伴都在看喔。」
缪身后的女性有的吓呆了,有的苦笑,有的甚至一脸陶醉。
「人家看到姊姊换了装备所以很开心嘛。」
「你开心是很好,不过别那么叫我行吗?」
(可是你的角色明明是女生,叫哥哥反而奇怪吧?)
缪向我咬耳朵,我本来打算反驳……
(可是……)
(还是你想被贴上「妹妹的家人是个怪咖」的标签?就当个姊姊嘛。)
(那你介绍我是你朋友不就得了?)
(人家想要向朋友炫耀你是我自豪的姊姊嘛。)
真是的,听到这番话就难以拒绝。缪那么喜欢我,还喜欢到很自豪,这下拿她没办法,只好随便应付了。
「那个……你们讲完了吗?」
「嗯。我们讲完啰,露卡。」
「今天我们要护送缪认识的生产职玩家到另一个城镇,她就是那个玩家吗?」
「嗯,她是我现实世界里的家人!」
「初次见面,我是云。我妹受你们照顾了。」
好像吓到大家了。对了,是因为我用男性语气说话的缘故吧。
中间穿著锁子甲的女性,留著一头与我不同种类的黑发并向后绑,腰间则插著两把剑。身高跟我这男的差不多,在女性中算高的。
「初次见面,我是露卡多。伙伴们都叫我露卡。」
以露卡多向我打招呼为契机,缪的其他伙伴也开始自我介绍。
眉毛浓,且短鼻子上架著圆眼镜的法师是蔻哈克。
帽尖岔成两端、带有奇幻风格的法师叫礼蕾。
身穿黑色轻装并搭上混合金属防具的紫发女,名为托乌托比。
有著右眼蓝、左眼红的异色瞳,以及虎牙特征的少女叫希诺。
这群人与缪和露卡多组成六人小队。
由于全员的性别与缪相同,年纪也相仿,让我安心不少。
「如果待在这太久会妨碍到别人,我们一边上路一边聊吧。」
「好,就这么办。」
我们自东门走向外头。不知为何背后有种感到惋惜、令人钦羡的视线,希望是我想太多。
「之前就听说缪的家人有在玩这款游戏呢。」
「是呀。反正暑假很闲,而且我之所以玩这游戏,也是为了见上大姊一面。」
「你说大姊,是指赛伊吗?」
「没错。不过,我在游戏中也只过过她一次而已,平常也不会主动联络她。」
仔细想想后,我只是为了见赛伊姊姊一面才开始玩这游戏,想不到却深深迷上生产职以及弓道。
「听说赛伊跟著别的队伍,玩得满认真的,有几次跟她擦身而过。」
「原来是这样。」
只要她没事就好。如果她有事找我,会用好友通讯联络我吧。
「那我们互相登录为好友来组队吧。」
「喔,好呀。要七个人一起打头目吗?」
「不,因为会有共斗惩罚,所以我们会让其中一人离开队伍,让云取而代之加入。实际上就靠五个人去打头目这样。」
「了解。路上的小怪多少让我帮忙打一下吧。」
露卡多明白我想提升弓等级的心情,并没有驳回我的提议。
我与大家互相登录好友后加入队伍。
我代替了后卫礼蕾的位置,而她离开队伍。
我礼貌性地向跟我交换位置的礼蕾打声招呼。
「请多指教。你叫礼蕾对吧?」
「请多指教。呵呵呵,才刚认识不久就让我见识到那么美妙的事情,真是多谢。」
「呃……」
礼蕾对我投以炙热的视线。
双瞳异色的少女好像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礼蕾的颈子将她拉开。
「请别在意。这人只是很喜欢女生之间的那种互动。」
「你的意思是……」
「就是所谓的百合。」
「我找到新素材了。呵呵呵,可以拿来做小薄本或是嘿嘿嘿……」
「唉呀。没有自制能力是她的缺点没错,但基本上是个好孩子。」
苦笑著替礼蕾说话的,是有虎牙为特征的希诺。
礼蕾小姐,真是不错的笑容呢。你刚刚用陶醉表情凝视我的行为,令我的直觉告诉自己,你是与甘兹还有库洛德路线不同的可怕人士。
「那我们出发吧。」
「啊,露卡多你等我一下。能不能帮我把这些东西分给大家?」
我唤住打算出发的露卡多,并打开交易画面。
「怎么了?姊姊,难道你很在意钱的事吗?有关姊姊的事我都跟大家说得一清二楚了,大家都能接受啦。」
「你就别在意的啦,毕竟这也是好朋友的委托。不用那么客气咩。」
顺著缪说下去的是蔻哈克。她讲的是关西腔吗?语调听起来有些独特。哎,毕竟我也不喜欢那种依赖别人或被他人依赖的感觉。
「你们就别多说收下吧。这些数量的药水应该够用来回复,用过后再告诉我你们觉得好不好用,或是有什么其他感想。」
我硬是将大量的蓝水以及各种附魔石摆到交易画面上。
「你、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
「怎么了吗?」
露卡多在确认过自己收下的道具后,说话的声调听起来好像十分困惑。希诺有些担心地问道。
「……有一百瓶高级蓝水跟未知的状态强化道具。」
众人都相当吃惊。喂喂,缪,你应该知道我会生产蓝水吧?不过,她好像不知道我有附魔石这件事。
我对附魔石的使用方法还有发动关键字,以及不同颜色的石块可发动的附魔种类加以说明。
「我、我不能收下这么多的高级蓝水和贵重道具!」
「嗯?有这么贵重吗?」
话说在状态强化道具中,也有使用怪物部位制成的道具,但效果不怎么显著。所以状态强化道具才会给人价格昂贵的印象吧?
对我来说那些道具都是从便宜素材制成的,根本是在赚取暴利。
「因为这会是我开店后卖的新商品之一,所以想要听听实际用了这些道具后的感想。也算是今天你们护送我,还有以后要麻烦你们多照顾缪的谢礼。」
「了解。不过,缪是我们重要的伙伴,之后也会一直跟她当好朋友的。」
其他人的想法应该也一样吧。缪身边有这么多好孩子陪著她,真令我感到高兴。
「呵呵呵……姊妹间的美妙爱情……就这么朝向禁忌……」
「你好自为之点啊。」
旁先好像有人在唱双簧,但就先别管她们了,小心惹祸上身。
一路上我们七人就一面随兴打怪一面前进。
不知道是否因为武器性能良好的关系,我不靠附魔就能轻松击败哥布林或千羽鸟。虽然还是老样子无法轻易打倒史莱姆,但总算能对它造成足以称为损伤的伤害数值,只要花上一点时间就能顺利解决掉。
是说缪还有她的队友真厉害啊。仅花数分钟,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就打倒之前我为了练等前去讨伐的大山猪。
「大家真厉害。我也曾经打过巨型野猪一次,那时候可没这么轻松呢。」
话是这么说,但也过好一阵子了。说不定现在塔克他们也办得到这种程度的事。
「不不不,没那回事。像我们法师就不可能单枪匹马上阵,能单独打赢巨型野猪的前锋,大概就只有缪或是托乌托比吧。」
「……像我还得用背刺这种卑鄙战法呢。最夸张的是缪,她可以一个人跟剑刃蜥蜴对打。」
喂,缪。你居然能单枪匹马打头目级的怪物喔。
「咦,睡觉前打个剑刃蜥蜴当作一天的结束很正常呀。反正死亡惩罚在睡觉时就会解除,不如做好会死的心理准备参加战斗,赚经验值升等嘛。反正只要有行动就能升等,所以就算输了等级还是会提升喔。没有其他东西比复杂的动作、激烈的战斗更适合升等的了。」
「你那种想法本身就有问题!就算是在VR环境中,多少还是会有痛楚。明知如此还去战斗,脑子有病啊。而且获胜机率仅仅只有一成,太荒唐了!你这个开外挂的!」
我这妹妹真是的,为何要自行调高门槛去打那种需要复数玩家一同对付的头目?另外在这短时间内蔻哈克负责担任吐槽角色,让我挺开心的。
「缪一直让你们操心了,真抱歉。」
「不会,她还是很可靠的。」
我们就这样维持著一股融洽的气氛,走到剑刃蜥蜴前方。
「话说虽从缪那边听说你是生产职的玩家,但你也挺善战的呢。」
「会吗?」
「不愧是缪的姊姊,原来你也是个重度的游戏玩家呢。」
啊——我该怎么订正露卡多的发言才好,我是哥哥,而且也不太玩游戏。我硬吞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顺著说下去。
「其实是因为弓箭能从远方攻击,所以才能保持距离且在省事的状态下取胜啦。」
「呵呵呵。就算弓是烂天赋,但拿弓的是个天使(邱比特),接著只要谁再来亲热一下『给我闭嘴!』」
礼蕾和蔻哈克依然在我身后说相声。不过礼蕾说得没错,大家都不看好弓这天赋。然而露卡多却并不怎么在意地低语道:「是这么一回事吗?」
「那个,云。我有一个问题,弓的射程有多远?」
问我这个,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在来这里的路上我有确认过,一般状态下的射击约有十五公尺以上。
如果有武器的ATK加成,再并用武技《远距离射击》和附魔的话,说不定能射出【鹰之眼】极限的六十公尺远也说不定。
但在这情形下不能期待什么命中率,要确实命中目标的话,目标需在上述三分之二的范围里才行。
「我不知道呢,因为没试过。」
「……是吗?」
露卡多大概以为我是因为射程不怎样才说出那句话吧。她的表情看来有点惋惜。
「不然我就试著从这里瞄准那只怪物看看好了。」
「咦,那只怪物指的是?」
我看得很清楚,那只应该就是剑刃蜥蜴。
距离约三十公尺左右。有只体长约两公尺的爬虫类正蜷曲成一团在睡觉,身上的鳞片宛如剑刃般锋利,鳞片的间隙虽宽,但要以箭贯穿那坚硬的鳞片应该不容易。
但如果是我的话,就能狙击那间隙。
「我打算吸怪过来,大家要准备战斗啰。」
「咦,你要从这里吸怪吗?」
我向自己施放三重附魔,朝斜上方举弓,以武技《远距离射击》放箭。以此姿态下射出的箭矢描绘出拱型弧线,刺中剑刃蜥蜴的背。这种射击方式的优点就在于延长射击至命中之间的间隔,可争取与敌人正式交战前准备武技的冷却时间。
「怪物看向这边了!要过来啰。」
剑刃蜥蜴望向这里时,我射出第二箭,箭矢刺进鳞片的间隙。
大蜥蜴正如我所宣告般张牙舞爪地冲向这,这期间我则机械式地持续发箭。
「——《连射弓·二式》!」
待武技冷却时间结束后,我再度发动新的武技。
我取出两支箭矢,它们在同一瞬间自弦上发出。这种在奇幻世界才做得到的特殊动作让我吃了一惊。其中一支箭被鳞片弹开,另一支则刺进蜥蜴的颈子。
当蜥蜴进入魔法攻击范围时,我往后退交由露卡多她们应战。
「呼,想不到造成的损伤还挺多的。」
从远距离射出的箭矢有十支,大概减少了蜥蜴约一成的HP。
「呵呵呵,云真是太厉害了。简直就像童话里出现的战斗少女呢。」
「那还真是谢了。」
「不客气。接著再大肆以言语羞辱『礼蕾!还不住嘴啊你!』……蔻哈克真是的。我有乖乖在护卫哟。」
礼蕾保持著充满自信的微笑承受蔻哈克吐槽。礼蕾与蔻哈克的双口相声已经是固定会上演的戏码了。希诺在战斗中还有余裕安抚蔻哈克的情绪。
暴走的礼蕾,负责吐槽的蔻哈克,以及帮忙缓颊的希诺,说不定是个不赖的组合。
但礼蕾一直朝我投注热情视线这点让我有些难受。
我无视礼蕾,观察大伙与剑刃蜥蜴间的战斗。
四名前锋各自施展携手攻击,确实对剑刃蜥蜴造成损伤。全体成员光是看怪物的预备动作,就可以在近身战时闪过危险的甩尾挥击,蔻哈克也趁机击发火焰魔法。
露卡多负责吸引敌方注意,希诺拿著大槌攻击蜥蜴侧腹打碎鳞片,缪开心地持剑挥砍暴露而出的血肉,托乌托比针对弱点部位施予爆击,在大家闪避时,蔻哈克就挥舞法杖喷出火花。队员们以沉稳的阵型对蜥蜴造成打击,我就这么望著她们战斗,心想这场战斗应该很快就会结束。
「礼蕾,你还有空看其他地方啊!好好护卫啊!」
「不,不是那样的。好像有其他东西从远方过来了。」
礼蕾看往与头目所在的相反方向。她的表情与方才截然不同,变得相当认真严肃。
我也看往相同方向。虽然身影还很小,但我看得出来那是玩家。随著玩家身形逐渐变大清晰,我可以瞧见其身后有著一长串的怪物。
「那家伙拖著一串怪物在跑耶。」
「你说什么?那人的服装特征是?」
「呃……衣服是红的。」
站在我身旁的礼蕾向我问道,我便直接回答。
「!?火车头来啦!」
礼蕾扯嗓大喊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提到火车头,应该不只有我会联想到那部曾风靡一时的异色恋爱小说(注6)。(注6 影射小说《电车男》。英文版书名译为《Train Man》。)
「不是那个火车头啦!是恶意MPK(Monster Player Kill)的PK(Monster Player Killer)!」
什么,蔻哈克居然对我心中想法吐槽了!?有你的!
「重新组队!我和希诺去吸大只的过来。托乌托比负责打小兵减少数量。蔻哈克与礼蕾用魔法灭敌!缪的话维持原状吸引头目注意力。」
「靠我的远距离攻击,现在就可以消灭敌人数量!」
我对明确下达指令的露卡多提议。
「不行的。如果在这状态下一同参与攻击,会发生共斗惩罚。」
「那我要怎么办啊!」
「不好意思,就请你与缪两人一起对付剑刃蜥蜴!你们就别在意火车头跟其他小怪了。」
巨型野猪五头,还有大量的老鼠跟鸟。你们有办法应付那么多怪物吗?
「露卡,怎么办?我一个人的话也是打得赢的。」
缪打算一个人拼战HP只剩七成的头目。好啦,我就辅助你,两人一起打头目吧。我立刻组队,队员就我与缪两人。
「缪,我说真的。光靠我们两个赢得了吗?」
「嗯?只靠我一个人也打得赢呀?」
缪脸上露出挑衅般的笑容,但我对这种挑衅仅是嗤之以鼻。
「缪,没时间了。就两个人一起打倒头目,然后去帮露卡多她们。我也会毫不保留一直使用道具的。」
「真叫人安心呢。我的背后就拜托你啰。」
「交给我。然后,接下吧!《附加(Enchant)》——攻击、防御、敏捷!」
我对缪施加攻击、防御、敏捷附魔,来个三重强化。之后又使用两瓶MP药水使她的MP回复到最大值。
我持续施放附魔,执行作战计划的下一步。
「蜥蜴浑球放马过来,你的对手是我!《咒加(Cursed)》——防御!」
我举起空闲的那只手对准剑刃蜥蜴并咏唱诅咒术。蜥蜴的防御力不仅遭到弱化,在缪有附魔强化状态的剑技下,坚硬的鳞片有如纸片般被砍落、生命值锐减。
「姊姊,这个好棒喔!」
「废话少说!小心尾巴!」
「我知道啦!身体轻得好像羽毛!」
缪立于头目前施展锐利的剑技,并后空翻闪避偶尔袭来的尾巴挥击并加以反击。看来她能灵活自在地运用附魔带来的好处。
我一面移动避免缪进入我的弓箭弹道并射击,从旁对付剑刃蜥蜴。
「缪,切换目标。」
「了解!」
我移动至缪的另一侧后发出信号。缪在接收到信号的同时停止攻击,跟蜥蜴拉开距离。我将自身能输出的最大火力灌注在剑刃蜥蜴身上。
「——《弓技·一矢缝》!」
这是在等级15时学到、重视攻击力的武技。射出的箭矢留下呼啸声刺进蜥蜴的侧腹。
「攻击目标转向我了!」
「了解!换手!」
剑刃蜥蜴的攻击目标转移到我身上,转头看向在稍远处的我。虽然因为武技的冷却时间让我动弹不得,缪却趁隙自反方向接近蜥蜴。
「喝啊啊——《第五冲击》!」
附魔、诅咒,以及破坏力高的武技。我俩之间的联合作战确实地削减著剑刃蜥蜴的HP。
HP还剩一半。就算单枪匹马难以对付,只要与缪两人同心协力就能赢。当我心里这么想时,视野一角看见露卡多她们与怪兽大军正面冲突。
跑在前端的火车头通过露卡多她们身边时,身上发出一种黑色的雾霭。
那应该是产生共斗惩罚的证明吧。敏捷大幅滑落的负面效果,会发生在挑起MPK者的身上。只要一个不小心,说不定火车头也会被卷入这场混战。然而——
「缪,危险!」
情急之下我的身体先动了起来。因为成为剑刃蜥蜴攻击目标的缪无法顾及其他事物。我冲进缪与火车头之间,以肉体挡下飞来的物体。
「呜咕……」
「姊姊!?」
刺在我腹部上的是把飞刀,这击并不会造成致命伤。
我不会因玩家这么一击就倒下,此刻更重要的是——
「别大意!」
「咦……呀啊啊啊!」
缪的视线自剑刃蜥蜴身上移开后,被尾巴猛力一甩撞飞,我为了挡下缪,背部撞上树木。
「呃啊!?混帐……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我异常愤怒。为何他会采取如此行动?见到火车头身上的雾霭散去后我便能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玩家共同组队的人数过多后会发生共斗惩罚,为了解除共斗惩罚,只要玩家互相敌对就行了,这理论很简单。没错,就系统上来说,现况根本是三方大混战。
火车头敏捷恢复后,便将大量的怪兽留给我们,独自一人逃进森林里。
「姊姊,我……」
「别在意。我们还是早点解决剑刃蜥蜴吧。」
由于缪大意转移注意力,我受了原本应可避免的伤害。因为接连遭受了火车头和剑刃蜥蜴的攻击,我现在的HP只剩一成。如果没有附魔的保护,可能早就倒下了。再说HP一下子少了那么多却没有陷入【昏厥】状态,其实还挺幸运的。
「我现在就帮你回复——《高级治疗术》!」
「唉,你干么哭丧著脸啊?」
「都是因为我……」
「你不是也吃了一击吗?赶快回复。」
缪的状况虽然没我糟糕,但也有受到损伤。没办法,只好拿出我珍藏的
高等药水替缪回复了。
我与缪身上的附魔效果正好于此时结束。露卡多她们正奋力抵挡敌军,但因为敌方数量庞大,处境颇危险。一堆怪物的目标都集中在她们身上,这下得速战速决才行。
「缪,你能不能把蜥蜴引到别的地方去啊?」
「姊姊?」
「马上要反击啦。」
「嗯、嗯!那我把它引到那棵树那边!」
缪指的是某棵树的根部。
「我要准备一发大的,你可以撑一下吗?」
「交给我吧,我有从姊姊那收到这个呢。」
她单手取出并发动黄色附魔石。敏捷上升的缪来去自如,将剑刃蜥蜴玩弄于掌心之间。剑刃蜥蜴HP剩下不到一半,鳞片逆向立起,叫人更难以接近。
我将魔法宝石撒在指定位置。祈祷事情可以顺利进行。
「缪,我准备好了!」
「了解!过来我这边!」
缪全力冲向树木。我在远处架好弓箭待机。
随后缪跳起来往树干一蹬。
缪以树干为踏足点,飞向剑刃蜥蜴的头上,也就是所谓的三角跳跃。
我虽然吃惊于那非人的动作,但仍不忘进行我应当采取的行动。
「爆炸吧,这头混蛋蜥蜴——《炸弹》!」
蜥蜴头部撞上树木,正在寻找缪的身影,此时,它的下腹部发生多重爆炸攻击。这魔法的单发攻击力虽弱,但只要在同个时间点大量引爆,使出连锁攻击就能造成重大伤害。
蜥蜴的HP随著爆破大量减少,但光靠这样还不足以耗尽,所以必须使出全力攻击。
「《附加(Enchant)》——攻击、《咒加(Cursed)》——防御。」
「《第五冲击》!」
我对在其背后著地的缪施予强化,并对蜥蜴予以弱化。两者问的物理数值产生差距,缪使出五连击武技粉碎尖锐的鳞片,同时了结蜥蜴的生命。
我们击败了剑刃蜥蜴。
●
战斗在我们打倒剑刃蜥蜴后仍持续著。
我们转而去帮助露卡多,对付大量的老鼠与鸟类,以及五头难缠的巨型野猪。
由于现况是分成两支队伍,如果随意攻击的话会发生共斗惩罚。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担当起支援要角。我负责施放附魔与诅咒,缪帮忙回复。
这种有人快倒下就帮忙回复、支援的行为,在其他游戏中也相当频繁。在这款游戏里,以上的支援行为并不会导致共斗惩罚。
「《咒加》——防御!」
「……《背刺》!」
我施放的诅咒术让最后一头巨型野猪的防御力下降,托乌托比用短剑瞄准要害使出爆击给予巨大伤害,打倒野猪。
「终于结束啦啊啊啊!拜托别再来了,火车头真是不可原谅。」
如此大声说话的是蔻哈克。相信大家也有与蔻哈克心中相同的怒火。
「我也受够刚刚那种混战了。要是没有从云那边收下的道具,我早就死三次了。不过也因为这样,战斗系天赋才能成长这么多呢。」
「是呀,用过附魔石后我真的吓了一跳。居然可以靠附魔强化自己的防御,而且进攻又那么顺畅。」
以上是希诺还有露卡多的感想。她们积极地挡在巨型野猪前面吸引注意力,这两人应该也实际感受到攻击和防御附魔石的威力了吧。
「能听你们那么说,我就觉得有先好好准备再来这一趟的价值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使用那么多的药水。」
我因为疲累而当场蹲坐。为了施加附魔,以及补充蔻哈克与礼蕾这两名后卫的MP,我毫不惋惜地使用MP药水,如今身上能用的道具已经所剩无几了。
「大家战斗系天赋都有上升,真羡慕——我升等的只有【回复】跟【行动限制解除】而已耶。下次再用一样的方式练等级好了。」
「……风险太大了。而且这次也是因为有云的好意赠送才能这么做。如果要购买的话……」
针对缪那种毫不思虑的练等至上主义发言,托乌托比回以相当现实的答案。那确实是个方法没错,但大家的脸上都露出苦笑,仿佛说著:别再来了。
计算一下这次的花费。蓝水一百瓶,还给了五种不同的附魔石各二十颗,但应该没有全用光吧,甚至大放送了MP药水。
蓝水一瓶500G,一百瓶总共5万。
附魔石一个我打算卖7500G,一百个总共是75万。
MP药水应该用了二十瓶吧?所以是1500G乘以二十等于3万。
「……光这次就花了将近1M啊。」
现场气氛瞬间冻结。就我自己来说,因为这些道具都是我自行生产的,只要花个几天搜集素材就做得出来。我是这样想的,但周遭其他人却不同。
每个眼神都闪闪发亮。说真的,我好怕。
「怎、怎么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些道具……全都摆在店里卖的话……差不多值那些钱吧。」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所有人都冷眼盯著我,就连会对我投以热情视线的礼蕾也一样。
「那个,是因为1M太贵了吗?真是抱歉啊,不过价钱不能更低了……」
「不对!是正好相反!那价钱太佛心了!」
是吗?因为我很缺钱,1M是个大数字耶。
「只要队上的大家互相出资就能买那么多道具,打赢困难的战斗,等级又升那么多,效率实在太棒了!我的话一定二话不说出钱。」
是喔?露卡多语气变重了些。
也对,只要一个人出个十六、七万就负担得起。花个跟购买武器或防具修理费差不多的价钱就能猛升等的话,或许称得上是佛心价吧?
「……还有,我比较在意的是那个爆破。那是你对剑刃蜥蜴使出的攻击方式吗?感觉好像是魔法,又好像是道具。那是地雷吗?」
托乌托比指出这一点。都引起那么夸张的特效了,不可能没人发现魔法宝石的事。嗯——那是道具没错,但我并不打算卖呢。要卖的话一个5万,今天带来的是做实验后仅存的九颗宝石,都用在炸弹攻击上了。
「那是企业机密。」
托乌托比听了我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回答后,竟然老实接受了。
「呵呵呵。对了,那个地雷外挂花了你多少钱呢?」
「啊——花了45万G。」
「4、45万啊。真伤荷包呢。话说礼蕾啊,地雷外挂还有其他意思喔。」
蔻哈克对礼蕾的提问吐槽。
说的也是。仅为了打掉剑刃蜥蜴的三成HP,就花掉40万以上,实在是太可笑了。连我都这么觉得。
而且我现在手上没有宝石,无法制作镶有宝石的首饰。这下得想办法找管道取得了,价格来说对我不太友善。
「我想你们应该还有很多事想问,但拜托饶了我吧。还有,那个地雷外挂是什么意思?」
「……地雷外挂是指存在于网路小说里,用些没用技能却能把敌人吃得死死的意思吧?」
托乌托比小姐,多谢您的详细说明。根本就是在说像我这种净学些烂天赋的呆子不是吗?这下我很懂了。
「我是不知道什么外挂不外挂啦,缪最后的那个动作才像开外挂吧?」
那可是三角跳跃耶。我看早晚都能使出蹬墙那种立体动作了。还有像忍者行走于水面上啦,或是在墙上垂直奔跑之类的。
「那很普通呀。只要【行动限制解除】等级跟著上升,就可以轻松跳两公尺高哟。」
「缪才是真正开挂在玩。之前她还跳到中型怪兽的头上,然后往它脑门劈上一剑咧。」
这句话可能有些难以理解,简单来说就是——一、跳起来。二、在怪物正上方回转。三、直接使出吃奶力气重击毫无防备的怪物头部。四、在怪物背后著地。就是这么一连串超乎人类极限的动作。老妹啊,原来你放弃当人类了。
「单枪匹马冲往头目级怪物,然后攻击方式又那么动态,你到底是想当什么啊?」
「嗯——圣骑士!」
「如果我的想像没错,圣骑士应该没那么动态才对。」
其他人也都同意我这番话。真的让各位添麻烦了。
「……唉,又来了。这下要怎么办?」
提防周遭的托乌托比最先发现了「那个」。
我转过头,捕捉到「那个」的声音。
穿著红衣服的轻装男子,也就是再度带著一堆怪物而来的火车头。
由于我们忙著打倒怪物,火车头的事早已被遗忘在脑海一隅。如今回想起来:心中再度涌上一股怒火。
「怎么办呀,姊姊?要逃跑吗?」
「是啊,不仅有三头巨型野猪,还有其他大军在,逃到城镇里才是上策吧。」
我感到不爽,也想直接向他抱怨,但要应付他实在是太麻烦了。如果陷入混战状态,他可能还会逃跑。
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个好方法。
对了,火车头的手法就是利用自己的敏捷来聚集怪兽后推给其他玩家,最后再以自己骄傲的脚程逃跑。
所以这作战方式的优点与缺点都在敏捷上,我尽可能地低语道。
(拜托要中啊。《咒加(Cursed)》——敏捷。)
我对火车头施加诅咒术。结果看来十分顺利,对方身上发出暗黄色的雾霭,敏捷瞬间降低。
「好,我们走吧。」
我就这样带著满足的笑容,前往第二城镇。我好像听见背后传来男子的哀号,不过那是他自作自受。
「姊、姊姊,你做了什么呀?那个人被怪兽撞开了!」
「啊——可能是他扭到脚,或是累了速度才慢下来吧?那都是自作自受。」
「对——呀,那种人就是要被他自己拖来的怪兽围剿!」
希诺巧妙地顺著我那明显不过的借口发挥。明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还真配合。
「呵呵呵,云真是太棒了。看火车头时的冷酷眼神,实在让人毛骨悚『你又扯到那方面去了。快闭嘴!』……呵呵呵。」
蔻哈克与礼蕾感情真好。
「真是可惜。云,当我们组公会时你要不要加入呢?」
「对呀姊姊!加入我们嘛!」
缪环抱我的手。嗯——这种情况应该会令男孩子感到羡慕才是,但那身白银铠甲却挤得我好痛。
「我想一个人悠哉享受这个游戏世界,所以只能婉拒啰。」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露卡多嘴上虽说可惜,但表情看来却一点也不扼腕。大概她已经猜到我会这样回答吧。
「好吧,玩笑话就说到这。我们到啰,这次的护卫任务就此结束。明明是护卫之行,却让你参加战斗,真是抱歉。」
「没关系。我不仅等级上升,还觉得很开心。」
「听你这么说,我就自在多了。那么,欢迎光临第二城镇。」
穿过森林后,我们来到一处有著辽阔放牧地与美丽小河,以及木造平房四处坐落的城镇。
到处都有年长者聚在一起晒太阳喝茶,也有小孩子四处奔跑。
「……真是和平的地方。」
「第三城镇主要掌管矿石,这里则是布匹、皮革以及木材。我们很常在这附近的森林里打怪练等。」
「不过因为头目等级太高都打不赢,所以我们正在讨论要不要开始攻略第一城镇的南方或北方呢。」
缪对露卡多说明加以补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除了头目以外的敌怪平衡度设计得刚好,但若是头目太强,玩家就会转而去探索别的区域。原来营运团队是这么规划的,真有一手。
「那我们先告辞了,接下来还要去狩猎。」
「是呀。打倒很多怪,就能得到很多道具,再将道具拿去卖钱补充回复药。」
「姊姊!吃晚餐前我会记得回去的!」
缪语毕,就与露卡多她们并肩走去,准备分道扬镳——之际,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走回来。
(——哥哥保护我的时候,样子很帅气哟。)
她以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在耳边低语,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后,跟在露卡多她们身后离去。我看著她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露出苦笑。
之后我为了见任务NPC【栋梁】一面,在城里闲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