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一卷
  5. 五章 追踪者与装备
  6. 繁体版

五章 追踪者与装备
2017-06-22 20:26:25

		

抵达第三城镇的玩家好像还不多,整座城里还有种闲散的气氛。我在城里听NPC说说话,寻找道具卖场,顺便散个步。
「观迎光临。想找些什么?」
这男的看上去还真没干劲,皮肤又很苍白,感觉就与这座城镇的气氛不搭,不过就算了吧。
我望著NPC的贩卖物品清单。我的目的是素材道具,将清单一直往下拉后,新道具映入眼帘。
药灵草——怎么看都像是药草的高级版本。
还有我没看过的新道具。
魔灵草——感觉就像与魔力有关的药草。这下说不定能生产期待已久的MP药水了,不过好贵。
两种道具皆为500G,合计1000G。这几天的积蓄2800G都快没了。不过就我来说,只要有时间,就能让这两项道具持续增加,所以我还是购入这两株药草。
此外,我四处向NPC问话后,他们都推荐我去某个地方。
那就是城镇中心的酒馆。
心想城镇里的酒馆应该挺安全的,实际去了之后发现有很多看似不良分子的人在。其中也有肌肉壮硕的巨汉,不免有种来错地方的感受。
「喂喂喂,小女孩。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别叫我小女孩。还有我是男的。」
我抬头瞪著前来搭话的短发短袖男子。这应该是游戏事件专属的NPC,我就顺著他的话随便说点什么吧。
「嗯?你手指上那是什么玩意?」
「是戒指啊。」
酒馆里的醉汉们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真令人不舒服,眼前男子的目光也变得严肃。
「那戒指是你自己打造的?」
「没错。靠【工艺品】制作出来的。」
「别以为靠你那种小手可以锻造金属!」
好像被骂了!?
「你说什么!我当然有办法锻造!你看!」
「对那种与铁屑没两样的装备或装饰品感到满足,足见你的程度之低啊。」
怒。这家伙真叫人不悦。虽然知道对方是NPC,但我还是很生气。我当然也想制作出更加精细的饰品,只是没时间罢了。
「怎么,想动手吗?如果你能让我动上一步,我就认同你。」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
「当然。」
我重心放低开始蓄力,往他的腹部使出全力一击。然而他却不为所动,块块分明的腹肌相当坚硬,硬到我拳头发疼。简直就像往塔克的铠甲揍上一拳。
「喂,骗人的吧……」
「凭你那娘们的小手,我会没反应是正常的。滚吧。」
「等一下!」
我打算唤住那名男子,却被疑似是店主、宛如绅士的胡子老爹赶出店外。
我一离开酒馆,便听到酒馆内重新传来男客们的声音。好像是我把酒馆气氛弄糟了,这点令我不愉快。啊——真是的。回去抱怨给玛琦听好了。
天还很亮,我就别用传送门——蓝白色的移动用球形物体——一边采集一边跑回去吧。毕竟采石场的敌怪速度都很慢。
我打定主意便马上施放【敏捷上升】的附魔,一口气跑起来。视非主动怪的高仑以及砂人如无物,边采集道具边回到第一城镇。
多亏在采石场采集的缘故,手头上的铁矿石相当丰富。
「玛琦,你听我说呀。」
「喔喔,是云啊。你今天不是去打头目了吗?失败了?」
我抵达玛琦的店铺后,隔著柜台与她闲聊。
我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道出我的不满。
「我们成功打败高仑,抵达第三城镇了。」
「啊——那边呀。我的伙伴也想要高等级的金属,最近也预计到那里去一趟呢。」
「玛琦你是生产职的吧?你能战斗吗?」
「不行不行。所以我们预计要组六队共三十名玩家,来个大阵仗突破哟。不过三十人里头约半数是生产职的人,因为目的只在于前往第三城镇,所以共斗惩罚对我们根本无关痛痒,毕竟升等的方式本来就不一样呢。」
「喔——战斗与生产的差异是吗?」
「只能靠人数硬上啰。话说,你想讲的与高仑讨伐无关吧?」
经她这么说,我才总算进入正题。
「刚刚我在第三城镇绕了一圈后进去酒馆,结果被NPC找碴,对方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虽然说得非常简略,但玛琦她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啊——你是说城镇中心附近那间酒馆吧?真是怀念。」
「那是在做什么的?」
「每个生产职玩家的必经之路。云你的【工艺品】天赋是几级?」
「呃,应该是13吧?」
「那没戏唱了。至少要到25级,那个事件才会继续进行下去。」
「什么意思?」
「我们生产职的【锻造】或【工艺品】天赋,实际上不会只碰金属而已吧。」
「是没错,虽然目前我能拿来加工的只有金属跟宝石就是了。」
「没错没错,所以等你练到25级再去揍他,他就会跟你说:锻造师的真功夫不是只看腕力!然后半强制地把你独自一人丢进矿山里。」
这事件有何意义?只是想惹玩家生气而已吗?
「不过到时候,就可以获得事件独有的、一般称为EX技能的特殊技能啰。」
「那这个事件可以学到什么技能?」
「可以使用金属以外的道具来改变其外观。」
「性能呢?」
「不变。不过应用在设计上可以制成搞笑装备,挺受部分玩家喜欢呢。」
比如说,对发箍使用动物毛皮制成狗耳、猫耳,或是制成兽尾。生产出来的道具会有一部分狂热分子购买。
「不过这是我先起头的就是了。」
「玛琦你吗?」
「我现在虽然都在生产一些死板的金属武器或铠甲,不过只要接到订单,也会制作刚才说的那种东西哟。顺带一提,我在公测版靠这点赚了很多钱。」
「还真有趣。不过,感觉就是有人会为了角色形象而下订单呢。」
「有有有。像我一个木工师傅朋友,就是为了营造出死灵法师的形象,刻意用骨头或骷髅制杖;裁缝师想把斗篷弄得像吸血鬼那样,就在布料表面盖上一层蝙蝠的皮膜之类的,自由度还挺高的,结果两人都用得很开心呢。他们虽然各自是负责处理木材跟布料的,不过在第二城镇有属于他们的职业事件,现在应该正准备组队去那边吧?」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我也听到了有趣的消息,唔——用装饰品营造角色形象吗?自由度真高呢。
「差不多就是这样啰。另外,如果你身上现在有多余药水的话,可以卖给我吗?」
「啊,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可以卖自己新生产的药水吗?」
「好,我来看看喔。」
我拿出来的是珍贵的蓝色药水,以及剩余的一般药水。虽是为了挑战高仑,生产五十瓶药水还是太多,结果大概只用了一半左右。
「啊——是蓝色药水呢,而且回复量还比较多。这个就差不多等于劣化版的高等药水啰。」
「这效果算好吗?」
「嗯嗯。十瓶蓝水再加上二十二瓶一般药水,蓝水卖给NPC的话拿不到什么好价钱,但这个回复量又和高等药水一样,所以算高等药水的五折……也就是一瓶500G,合计5770G啰?」
「喔喔,蓝色冻状物这种便宜素材制成的道具,卖价却变高了。」
「我是不知道怎么生产的,不过可以进到效果好的货品我很高兴呢。再来也麻烦你啰。」
累积的不满获得发泄,而且蓝色药水也很有赚头。
蓝色冻状物在我心中的评价一口气攀升。之后我也在NPC商店收购了些蓝色冻状物,只要积少成多……但是一个要7G,买一百个要700G,我这行动有点欠缺计划。
剩下约6000G左右。比起整顿装备,我先买了田地,结果又陷入缺钱的窘境。
登出游戏后,当晚在餐桌上,我与美羽互相报告近况。
「喔喔!哥哥你抵达了第三城镇啊。」
「是巧约我去的,我担任的还是假补师呢。」
「啊——不过巧哥哥他其实也考虑得很细呢。每个生产职玩家都会想早点去第三城镇。」
美羽好像兀自想通了什么。巧实际上真的是那么想也说不定,一这么认为后,就觉得自己并不是被他拐骗,才会一同组队前往第三城镇。
「对了。哥哥,我今天呀,【防御力上升】练到了30级,然后学了新的【物理上升】天赋哟。我还另外学了【解除行动限制】来补空下来的格子。」
「说到【物理上升】,我有听过天赋树之类的字眼,那是什么?」
「天赋树指的就是天赋的树状图。【剑】的话主要有【单手剑】以及【双手剑】这两种分枝,但也有其他不同种类的分枝哟。」
「比如说呢?」
「假如你同时练了A与B两个天赋,就有机会可以取得其他天赋树的C天赋。如果习得C天赋,A与B就会回到未习得的状态。」
「也就是得重新习得啰?」
「不过要从头练起实在太辛苦了,不是什么重度力量主义的战士玩家的话,或许不会重新习得呢。也有刻意不转换至别的天赋树,只专注锻炼该系统天赋的人在喔。」
「嗯——那【解除行动限制】又是什么?我没在可习得天赋里看过。」
「哥哥,拜托你多去查点资料嘛。」
有效率是好事一件,不过哥哥我想保持坐在缘廊喝茶一般的闲适心情。
「只要持有SP点数超过20点,可习得的天赋就会增加。在公测版时点数到达40也有出现新天赋,所以我想60点也会有其他天赋可学。也有在20点后为了迎合自己的想法,将天赋全换掉的人哟。」
「所以加点后出现的天赋比较强吗?」
「不,没那回事。就性能上来说没什么差距,不过可以攻击敌怪弱点或是对异常状态产生抗性之类的天赋比较抢眼吧?其他还有练久了就会很强的眼力系天赋。」
「【鹰之眼】也是眼力系的啊。」
「举例来说,有个叫【蛇之眼】的,发动该天赋后可让对手产生麻痹效果,这就是加点后才学得到的天赋,在战斗上比【鹰之眼】好用太多了。」
被批评得一无是处。对不起啊,【鹰之眼】。但我不会舍弃你的。
「就算是【鹰之眼】,只要好好练,总有一天也能变成最强天赋。」
「【鹰之眼】的成长或衍生天赋的确没人知道呢。之前公测版学了【鹰之眼】的人,好像都在25级就放弃了。」
「好,那我就试著把全天赋都练到30级吧。不过话说回来,感觉有人会为了拿到大量的SP点数,而刻意去学很多天赋呢。」
「实际上真的有那种每个天赋都学,一升到10级就改练新天赋的人。但不仔细思考就那么做,一定会吃苦头喔。要学习高阶天赋的话,少则要花2点,多则5点,换句话说每学一项高阶天赋就得练个50或60级才行。要每个平均升的话也很累人呢。」
不愧是高手。连升级最短路线都掌握得很清楚。
「我要把等级练到像公测版那样,可能还要花上一段时间吧。哥哥你都在做什么呢?」
「什么我在做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都靠做什么来练等级的?」
「啊——我在生产药水跟首饰啊。我想尽可能把素材道具消耗掉来换钱,而且这样也满好练等的,虽然只有生产方面的天赋。」
「你还是老样子缺钱呢。」
美羽以银铃般的清脆嗓音哈哈笑著。又没关系,别看我这样,我的等级拿来战斗还算可以派上用场喔。是真的。
「算了,妹妹我会好好守护哥哥成长的。」
「喔,交给你了。」
「嗯嗯。不让害虫接近哥哥这个女孩子,是我的任务。」
「拜托你别再拿那个来损我了好吗?偶尔回想起来都快让我郁闷死了。」
「好啦。那我要跟静姊姊去打怪啰。」
「好好好,帮我向静姊姊问声好。」
「哥哥,你今天不一起来吗?」
「不了,我好累。」
今天做了好多事,而且头目战又让我很紧张。
虚拟实境的临场感不是盖的,战斗时的紧绷气氛更不在话下,万万没想到会那么耗损神经。
说不定未来有天还会跟龙战斗咧,一这么想身子就抖了起来——啊啊,算了算了,还是别想了吧。
「那哥哥,你就小心别被追过好好加油啰。」
美羽语毕回到房里。鉴于今日与塔克组队还有美羽那句话,瞬间我真的觉得果然得充实自己的武器防具才行。
●
接下来这几天,我以充实装备为目标,靠著耕田、制作首饰或透过研磨来提升【工艺品】等级以及贩售药水存了4万G。
存了钱后我欢欣愉悦,希望有人会卖弓给我。就在我心里这么想时……
我——竟然被跟踪了!?
不,等等,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名身材修长宛如模特儿、年约二十来岁的男人,以及像个正太的少年组成的双人组,正跟在我后头。喂喂喂,等一下。为什么不上前来搭讪,反而是跟踪啊!?我快步穿梭在城镇里,他们依然紧紧跟在后面。该不会是什么高手级的玩家吧?
我一回头,发现修长男子的头部与他的斗篷从躲藏地点处露出,根本形迹毕露。不过,他们应该也很清楚事迹败露了,为什么还不放弃跟踪?
「要找人求救吗?不过……算了。如果他们要PK,与其呼救,逃跑还比较快。」
我对自己的脚力有自信,只要逃到第三城镇,他们应该跟不上来。一这么决定后,我立刻全力冲刺往西边逃跑。
「《附加(Enchant)》——敏捷。」
我施放附魔狂奔。至今为止为了采集常去的森林地形,我掌握得一清二楚。我一口气以最短距离跑到采石场,但后方两人仍然紧追不放。果然厉害!可是他们为何要找上我?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地精灵之石,或是我身上的钱。
该不会我有强化素材这点东窗事发了!?即便不是为了强化素材,一P K的话,我的血汗与泪水之结晶的4万G就会被对手抢走一半。
PK系统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拿走输家的钱。
身穿初期装备的我不可能打得过两名玩家!
我明明是男的,却被男人跟踪,甚至还有生命危险。虽然是在游戏里头。
这下只能逃进第三城镇,再用传送点回去找人求救了。
我在采石场上闪过犰狳以及岩石蟹,完全无视砂人以及高仑向前狂奔。后面两人被砂人挡住去路,成功了,终于甩掉了。我在城镇入口稍微喘口气。
「呼、呼……总算甩开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啊?啊——好可怕。」
我转头查看,担心他们是否会追上来,看到他们不在我才终于放心。不过还得用传送点回到第一城镇找人买弓还有防具,而且是布制的防具。啊——话说回来,刚刚那个修长男的服装总觉得挺帅气的,不知道是在哪买的?我一面想著这问题,利用传送点回村。
「终于找到你这家伙了。」
不知为何,他们人就在传送点附近。我不禁去思考他们是如何越过那么长一段距离回到这里来的。
「看你穿新手装就小看了你,想不到居然能跑到第三城镇。我们可是死掉回村的啊。」
——我这个白痴啊啊啊!
死亡回村。我几乎没有事要在那城镇办,只要预测我会利用传送点回来的话,在这守株待兔不就得了吗!
「我有话要——喂站住!」
我再度逃亡。这次转逃往他们追不来的地方——不,在发出SOS讯息呼叫救援前,先请别人让我躲一躲吧。玛琦的店是个不错的地方。脑子一想身体就跟著动了起来。
我往后瞥了一眼,那两人虽以全力奔跑,但速度比方才还慢。喔喔,对了,是因为死亡惩罚导致的状态值下降。
我趁这机会,身子往前倾冲进玛琦的店里。
「啊——云你来啦……『玛琦,让我躲一下』是?」
我直接跃过柜台,手抱著双腿缩起身子,躲进柜台内侧。
我极力掩盖自己散发出来的气息,双眼动个不停侦测背后的动静。总觉得自己的心跳逐渐加快,还流出令人讨厌的汗水。
过没多久,有人上门了。
「玛琦,能打扰你一会吗?」
他们来了,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心跳速度越发加快。我明明看不见,却猛动著自己的眼珠想确认他们人在哪。纵使城镇中无法PK,我也不想和他们待在一起。
「怎么了?之前那个有额外敏捷加成的首饰感觉如何?」
玛琦的语气听起来相当平稳。看来那两人是玛琦店铺【芝麻开门】的客人。
「喔,敏捷增加量相当不赖。装个五个再加上加成的话,应该可以跟速度型玩家并驾齐驱。」
「真的很快呢。只要将剩下的SP拿来学跟敏捷有关的天赋,甚至能争夺最快的宝座喔。」
那两人淡然地分享著跟我死亡竞速的心得。
「只要知道装备充实就能颠覆性能差距这点就很够了。是说玛琦,你有事瞒著我们吧?」
我自柜台内侧抬头看著玛琦。她见我摇摇头,便保持微笑,以指头做出OK手势。
「你在说什么?最近虽然有很多锻造师来我这请求我教他们一些东西,但我们之前的规则,就是买卖的价格要公正没错吧?」
「价格公正这点不是问题。我也大致知道你的天赋组成。」
「我们想知道的,是【谜样的蓝水贩卖者】的事。玛琦你卖的蓝水效果出众的风声,都传到我们耳里了。」
蓝水指的是我生产的蓝药水吗!?不过为什么是我?那种东西不是谁都能做吗?
「喔喔~所以你想强行从那个人口中问出高回复量药水的做法,然后交给那些有【调合】或【合成】的人吗,库洛德?」
玛琦的声调低了一截。我感觉得出来那个叫库洛德的男人因玛琦这么一讲而变得畏缩。
「玛、玛琦琦,不是那样的。库洛洛只是有兴趣而已,况且我们也很在意最近和玛琦琦很亲密的那个新手玩家是谁呀。库洛洛身为裁缝师,也想知道大毛皮跟皮膜是从哪得来的。」
「我说啊,利利。我是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好事,光是她跑来向我求救这点,我就有充分的理由罩她。而且,你们想强行逼问出技术也不妥吧?这样她的努力跟优势不就泡汤了。」
「唔……」
这次换小正太闭嘴了。玛琦,真的非常感谢你。太靠得住了。
「所以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我们打算问她一些事情。」
「然后呢?」
我自下方抬头望著玛琦。她的表情其实不可怕,反倒保持笑容一步步地紧逼对方。
「我们一开始想算好时机……试著跟她搭话……结果她却跑走了。她从传送点出来后,我们终于抓到机会上前交谈,但她却脸色大变逃进这里来。该不会已经从后门溜掉了吧?」
……这个人,该不会只是言词笨拙而已吧!?
攀谈的时候用「家伙」这字眼,感觉不就是超生气的吗?
「真是的。身为顶级裁缝师的你,怎么会耍这种蠢啊?利利你也一样,想想看一个女孩子家被两个男人追著跑会有什么感受嘛。虽说这是在游戏里,但表情等情绪还是会很写实地表现出来,加上游戏会有和现实伦理观不同的念头作祟,就算被误会也怨不得别人。」
我想说的话,玛琦全都替我说了。不过,我是男的。和现实不同的伦理观,指的就是PK杀人不算犯罪之类的想法吧。
「库洛德你就是一脸凶恶样,可怕得要死,看到你不跑才怪。」
玛琦最后再补上一刀。
「我知道,是我不对。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我会准备东西来赔罪的。」
「玛琦琦,我也拜托你了。」
玛琦深深地叹了好大一口气。
「——云,你打算怎么办?要原谅他们吗?」
玛琦向躲在柜台内侧的我问道。听了刚刚那些话,我确实感觉不到他们想对我做些什么。算了,就露个脸给他们瞧瞧吧。那个叫库洛德的人真的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呢,身材又高。
「呃,玛琦,真的非常谢谢你。」
「……原来你在这。」
库洛德看上去一脸尴尬。
「所以云你打算原谅他们吗?」
「别说什么原不原谅,玛琦你已经把我想说的话全都说了,这样就行了。」
「喔喔,云真是个温柔的好女孩呢,姊姊我很开心哟。」
「又说什么女孩……我可是男的喔。」
「这么可爱的家伙不可能会是男的!」
库洛德突然大喊一声。
啊——我好像可以看出库洛德是个怎样的人了。他就和甘兹一样,是很直来直往的类型。库洛德承受我冰冷的视线,假咳了几声,利利则在一旁苦笑。
「那你能替我们介绍一下吗?」
「嗯——她就是那名卖谜样蓝水的弓箭手啰。」
「我是云。」
「那就叫你云云可以吗?请多指教。我是利利,职业是木工师傅,如果要制作弓的话欢迎来找我,最近接的都是杖的单子害我好腻呀。」
「我是库洛德。以皮革或布料相关制品为主的裁缝师。」
啊——原来这两个人也是生产职的。正想说他们手上好像没武器,原来是这么回事。先前还以为是魔法师之类的,所以有点吃惊。
「是说我想问问,刚刚讲的谜样蓝水,指的是什么?」
嗯——大家脸上都挂著一种微妙的表情。就是因为现场有种「仅当事人不知情」的气氛我才开口发问,但也不否认自己似乎挑错了时机。
——谜样的蓝水。
那是摆放在【OSO】一家金属武器、防具专卖店【芝麻开门】一隅的代售药水。
蓝色药水只要适当调合,功效就等同于一般药水,加上制作成本低廉,因此在公测版备受重视。然而生产的难处在于【调合】等级需有15级以上,对从正式版才开始接触的玩家而言门槛相当高。再加上游戏初期的药水荒事件中一直没人生产蓝色药水,连带使价格居高不下。
如今一般药水价格虽已回稳,但大家也开始担心下回会不会轮到高等药水被哄抬?回复量莫名地高的蓝水正好就在这时机点登场。
虽略逊于高等药水,但因为价格便宜又容易使用,于前线作战的玩家纷纷想入手【芝麻开门】的蓝色药水,来龙去脉大概就是这样。
此时谜样的调合师——不对,谜样的蓝水贩卖者究竟是谁的话题,也随之浮上台面。
「所以我们才开始寻找那人……不过,抱歉吓到你了。对不起。」
「不会,没关系的。所以,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蓝水商人啰?」
真是吃了一惊。我只不过是将蓝色冻状物的粉末与干燥药草混合,然后萃取出成品而已。
「没错没错,就是云云你哟。我们之所以会盯上你,是因为明明不是使用金属武器或金属铠甲的玩家,却时常出入这家店,摆明很不自然呀。」
确实没错。玛琦的店内并未贩售弓以及布制防具。
「因为我是个缺钱的生产职,只能像这样卖卖药水,慢慢赚钱。」
「但,我真看不下去。你有好好检视过自己的装备吗?」
「嗯?」
库洛德绷著一张脸。说实话好可怕,好像他在瞪我似的。玛琦笑咪咪的似乎很开心,利利则不断左右对照我们两人。
「你认为我们生产职的人,对装备为何那么坚持?」
「不晓得,应该是为了强化自己的状态吧?」
我歪歪头后,库洛德在一瞬间瞪大双眼。
「不对!因为装备上有著属于我们的浪漫!」
「什么!?」
「在游戏里,充实自己的状态数值确实是必要的!然而,单靠系统产生的那些无趣装备就够满足前述目的了。我们生产职所追求的,是打造系统或游戏没准备的东西!假设有人要求我们制作暴露程度高的服装,单纯弄出一套露半球衣物反而会变得下流俗气。要如何让该服装看起来美丽又有魅力这点相当重要,没错,在那上头就存在著我们的浪漫!玛琦做的猫耳装备亦然!利利做的装备亦然!经由我手而浪漫满溢的装备亦然!」
他说的是日文没错,但我完全听不懂眼前这男的在扯些什么。
「因此,我要说。像你本身资质如此优秀,却穿著初期装备——太暴殄天物了。」
「你、你是变态吗?」
「库洛德是个怪人没错,但他说的有一部分我也能认同呢。东西要怎么做用起来才方便,怎么做才适合那个人,一面生产、一面想像对方会怎么使用我做的道具,这样还挺有趣的。」
玛琦如是说。总觉得好像变得容易理解多了。
「我在生产药水时没考虑到那么多呢。只有多方尝试怎么做才能卖出好价钱。」
「我也一样呀,净做些自己想做的东西。大家所想的都不一样,忠于自己的想法就行啰。」
利利对我露出爽朗的笑容。就算用生产职一词概括起来,里头还是有著形形色色的人呢。
「所以我有事跟你商量——不,算不上商量,只要你付钱,我就替你打造最棒的防具赔不是。」
「库洛德,你姿态倒是挺高的嘛,嗯?」
「呜……请、请让我帮你打造防具。」
「库洛洛身段真低呢。」
「哎呀?利利,话说是谁陪库洛德一起追人的呀?」
「咦,我也要吗!?」
「当然啰,你们两个都要用上自己所有的技术来赔罪。顺带一提,制作费用要压在4万以内哟。」
方才对我游说何谓生产职玩家的玛琦,语气一转变得相当强硬。
「……太便宜了吧!布防具光一个部位最少就要4万,现在的行情价是上下六部位加起来25万耶!」
「谁说只有库洛德而已?是你们两个合计起来要在4万以内。」
咿咿咿咿。
玛琦,那样太贪心了啦。
「玛琦,过头了过头了。」
「唉哟,云你人真的太好了啦。就像药水,当初如果你不委托我自己拿去卖,就能更早存到钱的说。」
「我是想要钱没错,可是如果那个……敛财过了头的话,我妹会抱怨得更难听。况且我又不急,玛琦你不是说会用公道价来卖吗?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初会觉得可以相信你这个人的原因。」
「听你那么说真让我高兴呢。没办法,我说两位男士——」
「「是、是的!」」
玛琦的声调又低了一截。
「算你们捡回一条小命,要好好感谢云呀。不过,主谋库洛德至少也得做件最低限度的防具给她吧。」
「啊啊,当然没问题。」
嗯——花4万块买身上某部位的防具啊。
「话说六部位,指的是哪六个地方?」
「主要分为头、手、躯干、腰、内衣、外衣。顺带一提,新手装只有腰部跟外衣而已。」
「喔——那,就先拜托你帮我做件外衣吧。」
「了解。追加效果呢?如果是生产职,DEX高一点应该比较好吧。」
「生产职的人除了DEX,好像也没什么可以选?对了,我听说这个能用在强化上,能请你看一下吗?」
我自所持道具栏中取出某样道具。
「原来如此。我记得你可以无视高仑通过采石场,原来已经打倒过它一次了。」
「喔喔,是地精灵之石耶。库洛洛又有稀有素材的工作可以接了,好羡慕哟。」
我取出的是地精灵之石。本来就觉得如果把这带在身上,早晚会被PK,倒不如早点用掉比较好。
「既然有稀有素材,就把你身上所有钱交出来吧。别说什么最低限度了,我会做件最棒的外衣给你。」
「没关系吗?最便宜的一件不是就要4万?」
「那种要不就是性能低下,不然就是没有强化素材才会那么便宜。哼哼,况且这样我也能顺便练等级,算是互惠。」
那种邪恶的笑容感觉有些恐怖。算了,他都愿意做了,就拜托他吧。
我将身上所有钱以及地精灵之石交出去后,便离开店里。
●
对方说东西完成后会透过玛琦跟我联络。
我坐立不安地等待防具完成。
这段期间,我只能老实地生产药水、练练附魔。
身上的药丸数量不太够,所以我也到附近去狩猎,打些毛皮或胆石。
田地的药灵草及魔灵草收获量也很稳定,药草我完全改为从NPC购入,角色状态数值也有大幅度的提升。
──────────────────────────
持有SP 12
【弓Lv17】【鹰之眼Lv25】【魔法才能Lv26】【魔力Lv24】
【炼金Lv15】【附加Lv28】【调合Lv24】【合成Lv17】
【工艺品Lv15】【生产心得Lv12】
保留
【调教Lv1】【敏捷上升Lv7】【发现Lv5】
──────────────────────────
药灵草可以制成高等药水,魔灵草可以制成MP药水。而且这两种药草都跟一般药草一样,可经由干燥工程让回复量增加。由于【调合】等级尚低,刚开始制作时约有半数以上失败,如今成功率已达七成。
由于道具品质提升,我可以透过炼金的低等变换来增加数量,借此争取进行调合的次数,不过手头上的数量并不足以让我拿去卖。这些回复道具目前是我专用的,但HP最大值太低,所以会形成回复过剩(Over hill)的情形。
反之,我最近烦恼的是该怎么让【合成】天赋成长。我现在没有生产合成药水的需求,才觉得没有特别去升级的必要。连箭矢我也都是在商店购买。
「【合成】又变回垃圾天赋了。」
这样下去,就会丧失装备【合成】天赋的必要。我心想该找出办法解决,看著所持道具栏中不使用的道具。
「嗯——最近都没有试过三重合成,就算拿合成药水来互相合成,所增加的回复量也很微妙。至于高等药水、MP药水可能是因为等级不够,所以一直失败。可以拿来用的道具就只剩……石头?」
我自己捡的大量石块。约有两百个左右吧?之前拿石块进行【合成】或【炼金】虽然都徒劳无功,但以现在的等级,说不定能成功做出些什么。
「事前东想西想,倒不如实际动手一试——《合成》!」
我以可一次合成三种道具的合成工具组,向三颗石块施以【合成】——结果变成岩石了。
是块又圆又漂亮、刚好可以拿来挂在腰间的岩石。
「喔,好重。不知能否收进所持道具里……喔,收进去了。」
因为大量石块碍事,为了升等,我将所有石块都合成为岩石。期间我也试过施以【炼金】会有何成果,最终还是失败了。难道这其实是有什么法则的吗?岩石并非石块的高等素材。那岩石可以拿来做什么呢?
岩石大小刚好,我想将岩石摆在田地周围的话,景观也会变得不错,于是我将数十块的岩石摆放在田地附近。
灰色的岩石、土黄色的泥土、绿色的药草,一角还有紫色的解毒草以及黄色的解麻痹草。这模样与其说是田地,更像片花圃。
「哇,变得真漂亮。自己这么说虽然怪不好意思的,截个图给缪看也许不赖。」
我心想:大家虽然都看不起农业,但光看视觉效果的话可是很美的。
只要有相框这个家具道具,就能将自己的荧幕截图放进里头装饰。有朝一日我有店面后,真想把这截图放在店里装饰。
砰。脑内响起短促的通知音效。是玛琦。
「你好,我是云。」
『防具已经好啰。刚刚库洛德来了一趟,连说明的便条纸一起给我了。』
「好的。那我过去交货的时候顺便领。」
『了解。那我等你来啰。』
蓝水透过制作书就能马上生产,而手工生产的话得经过数道手续,MP消费量比起使用制作书来得剧烈。不过这样魔力成长也比较快,有好有坏。
「药水做好了,那就出发吧。《附加(Enchant)》——敏捷。」
我将天赋切换至【敏捷上升】并施放附魔,全速在城镇中前进。留下黄色的残影,不出数分钟我人已抵达城镇中心处的【芝麻开门】。
「午安,玛琦。」
「欢迎光临。防具就交给你啰,还有他说这是免费招待的。」
我紧张地从交易画面自玛琦收下防具。防具里面好像还附有内衣。
CS NO.6黄土·创造者【外衣】
DEF+16  追加效果:DEX加成  自动修复
「哇,这和我现在的防具真是天差地远。」
「是呀。不过这防具最厉害的地方呀,在于地精灵之石的追加效果哟。」
可在装备上赋予追加效果的素材称为强化素材,使用后会带来特殊效果。
「地精灵之石的特殊效果是自动修复。这个自动修复呀,好像是防具耐久度下降时,会吸收装备者的MP来修复防具的样子呢。就算完全破损,只要花时间跟MP就可以完整修复,便条上是这么写的。」
真方便啊。如果这件防具坏了,下次一定得付钱重新买一件才行。
「库洛德还说,如果想强化防具的话就去他那边一趟。他会帮你把防具升级。」
「啊——真让人开心。那我现在马上装备看看。」
我取出防具一看,是件带著黑与黄褐色的大衣。肩头部分裁空,之所以让肩膀以及手臂露在外头,是为了活动方便吗?防具上到处都有皮革以及金色的金属装饰,可以很清楚得知库洛德品味绝佳。
黑色内衣的耐久度满高的,穿起来也很舒适。只要在外头套上皮革大衣,就能盖住内衣。
我虽称这件防具为皮革大衣,但下摆其实也不长,顶多只能盖住臀部。只要将腰间的腰带紧紧,便能配合自己的体型调整衣服宽度。
「真帅,这件我喜欢。不过防具名的CS是什么意思?」
「啊,那个啊。因为生产职的人可以自由变更所生产道具的名字,库洛德的话,就会像那样在自己的得意作品上标注号码。好像说是库洛德系列(Cloude Series)的缩写。」
「也太害羞了吧。」
搞得好像什么限定品似的。算了。
「下次跟他碰头的话,叫他把名字换普通点好了。」
「果然会很不好意思吧。他还说如果你当他模特儿,东西就算你便宜一点。便条上面是这么写的。」
唔。他说的模特儿只会让我有不好的预感。他与甘兹一样我行我素,感觉我会被逼得穿上一些奇装异服。
「我再考虑看看。」
「好吧。接著……好像没写什么了。」
「是吗?那我就来交货啰。」
我将蓝水放到交易画面上。
「蓝水一瓶500G,五十瓶就是2万5000G吧。隔了三天累积的量很多呢,只要再撑一下,说不定就可以开店啰?」
「对呀。总有一天我也想开店呢,哎呀,想太多。」
「是吗?那样一来你就能自己卖药水了呢。姊姊会很寂寞的说。」
「到时我会偶尔来串门子的。跟玛琦聊天我也很开心。」
「唉呀唉呀,这是想让姊姊爱上你吗?」
「别开这种玩笑啦。我是认真的。而且,生产职的同伴之间的对话,真的很有趣。」
我露出微笑后,玛琦吃惊似的瞪大双眼,随后回以笑容。
「生产职玩家间的对话——的确很吸引人呢。以后要是那样,你还愿意偶尔来批药水让我卖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那到时候我就带药水当伴手礼啰。」
我俩快乐地谈论尚不知是何年何月的未来。
「那么,我去试试防具性能如何。」
「嗯?要继续回去生产吗?因为DEX数值变高了,以前做失败的东西说不定这次就能成功啰。」
「在那之前,我要先去战斗。毕竟现在还不知道数值上升后对战斗会有什么影响。」
「喔——那你去验证后有发现什么的话再跟我说。」
「好的。」
我话说完后离开城镇,前往东边。
在城镇与巨型野猪、哥布林、史莱姆出没地带的中间区域,有两种名为千羽鸟与灰鼠的敌怪。就等级来说,与采石场的岩石犰狳和岩石蟹相同,但这两只怪物的速度较快,防御力较低。
待我方靠近到一定距离后,空中盘旋的千羽鸟会一边呜叫一边向我方突击。缪采取的是配合千羽鸟俯冲时机将其斩落的攻击方法。
说是突击,但因为会大肆呜叫,我方也容易察觉其攻势。
灰鼠就是巨型老鼠,并不可爱,体型巨大有如小型犬。只要玩家不接近就不会发动攻势,是种交战范围相当短的敌怪。
今天我的目标是鸟。
从远距离瞄准半空中的千羽鸟射击。我的攻击力虽不高,但敌怪的HP也不多,我的作战策略是先发一箭让鸟察觉我的存在,趁它飞近时补上三箭击落地面。
我的弓箭命中率虽不像他人说得那么低,感觉现在的准头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我能轻轻松松瞄准目标。没错,甚至可以瞄准特定部位。
实际上我会瞄准飞来的千羽鸟的翅膀放箭,妨碍它飞行,使其受到坠落损伤并消灭。
只要换了防具就可以有这么大的差异。
而根据部位不同,可造成的损伤也不一样。
特别是只要瞄准鸟的娇小头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使出爆击。射中双翼则能妨碍飞行。
「原来是这么回事。命中部位不同造成的伤害不一,而且使用弓箭时,伤害与代表双手是否灵巧的DEX数值有关。」
弓与双手灵巧间的关系。
防具带来的DEX数值,连带提升了我的命中率,这代表在装备弓的情形下,DEX对命中有加成效果。
至今许多弓箭手备感挫折的原因,在于射程、命中率以及CP值。
射程似乎依ATK而定、命中率则与DEX息息相关的样子。
CP则与个人的财力有关。
这款游戏的确需要玩家的个人技术,但游戏并非不提供任何辅助。法师的魔法追踪或剑士的武技动态辅助功能就是一例。
弓箭一定也会有辅助功能,但是大家注意力都放在射程上,反而让命中率加成不足。
「所以这跟想法有关啰?而我因为有生产系天赋,DEX数值比较高。真是讽刺啊。就算是垃圾天赋,只要弄清楚和状态值的关系,也能有这般成效。」
初期每项天赋等级尚低,待全部天赋都练过一轮后,DEX数值顺势上升,才对命中率有了加成效果。我的假设是如此。
换句话说,如果我刻意降低DEX数值,而命中率也跟著下降,即代表DEX对命中率确实有加成效用。
我穿回初期装备,也将有关DEX的天赋全数卸下。
我自己觉得不靠【鹰之眼】应该无法击落上空的飞鸟,但现在只能相信弓天赋的等级,射出一箭。
飞出去的箭矢距离约十公尺,还不到天赋全装备时的一半。箭矢远不及鸟所在的位置,仅是划出拋物线便落下,刺中在地面四处闲晃的老鼠。
「啊……」
灰鼠以背上中箭、怒不可遏的状态朝我突击。
我急忙架起箭迎击,但完全射不中老鼠。想重新装备防具及天赋又太花时间,灰鼠迅速拉近与我之间的距离。我连【敏捷上升】和【附加】都双双卸下,即便逃跑也会被追上。
我被逼得打近身战。结果遭一只老鼠虐得体无完肤,死亡回村。
「好痛……想不到死掉居然会这么痛。而且我好像很久没受到损伤了。」
这是自我游戏首日以来,睽违多日再次受的伤。至今我都忙于生产,战斗时也用远距离射击解决,说不定这次的实验我玩得太过火了。
返回的地方是第一城镇的中央广场。
「这么看来应该算证实了。对新手玩家来说,草食兽的速度也算快,弓箭的DEX人低的话俞被躲开也很正常。」
我起身重新打理装备。
因为死亡惩罚,让时间多出来了。真糟糕,多的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登出游戏去买个东西吧。今天的晚餐来煮中华料理好了?」
我放弃今日的生产活动,安分地度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