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一卷
  5. 四章 高仑与第三城镇
  6. 繁体版

四章 高仑与第三城镇
2017-06-22 20:26:25

		

最近这三天,我只能在晚上十点登入【OSO】,而且只能玩一小时。
还有其他待办事项或是得外出处理的杂事,说真的,我无法一整天都挂在游戏上。
由于我家是双薪家庭,夏季会相当忙碌。再加上放假时美羽会整天赖在家,我得照应她的三餐,此外还有其他以扫地洗衣为首的家事得做。
除了家里的事情外,我们上的国高中一贯教育学校有规定返校日。返校日就是让高中部学生齐聚一堂,清扫夏季无人整顿的校园的麻烦日子。话虽如此,又不能不出席……更倒霉的是我还被导师盯上,说『你做事认真,这工作就交给你了』而被委托杂务,人身自由被限制在学校里的时间比其他人还久。处理杂务所收到的慰劳品,只有果汁一瓶——真可谓相当现实的劳动报酬啊。
另一方面,美羽与巧拥有堪称能闻出这种麻烦事的嗅觉。他们总是能巧妙闪躲这类场面,反之,身处同样场面却不擅回避的我,常觉得连他们两人的杂事也落在我身上。
我在炎炎夏日中自学校返家,看著美羽手拿冰棒、自凉爽舒适的房里出来迎接我的样子,甚至让我有些恼火。
如此这般,白天根本没有什么空闲。我只能在短暂的登入时间内调合药水、拿去玛琦的店里交货。我觉得自己交货数量太少,于是狠下心来决定再买一块地。
如果土地不相连的话移动满费事的,我向NPC请求,能否购入邻接我现有田地的新土地。结果——
「那样的话,得另外收2000G的手续费,合计要花5000G。」
我对NPC这么说感到愤怒,但依然只能一脸苦涩地掏钱。
现金只剩30G,又缺钱了。而且我没时间,不能事先整顿田地,无法立刻当成收入来源。
结果只能将少量的药水送到玛琦那边。但玛琦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在线上,而是由负责看店的NPC代为收购。由于事先已经设定过了,价格不是一般的NPC价,而是玛琦开出来的专属价格。
药水的供给渐趋充足,转卖玩家也开始降价求售,最近我也能买到少量的素材道具以及药草了。
但我还是需要钱。购买新武器、防具还有鉴定化石的路还很遥远呀。
其他代办事项也多得很,像是熔铸金属锭块、制作首饰、栽种解毒草以及解麻痹草之类的。有种自身天赋范围太过广泛、无所适从的感觉。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如果我无法管理田地生产的话,可能得雇用NPC来替我干活。不过,那也要我有钱才行。
而今天烈日当头下,我人来到巧的家门面。
「喂——巧,你在吗?快开门,不然我快被晒死了。」
「进来进来。」
「打扰了。巧,冰棒拿去吃。」
「谢啦。」
我俩面对面,吃著我带来当伴手礼的冰品。
「功课写得怎样?」
「全部抄完了。谢啦。」
「你每年都这样……算了。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
我之所以会在这,是因为巧叫我来一趟的关系。巧有事找我,十之八九都跟游戏有关,就算不是那样,第二句话开始就会扯到游戏。
「游戏正式营运开始一周,药水供给也开始稳定下来。我已经成功抵达第二城镇了。」
「喔~」
「你那爱理不理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那跟我又无关,你是为了说这个才叫我来的?」
「不是。抵达新城镇的玩家,可以利用传送点在城镇之间移动。所以呀,为了前进第三城镇,我想开始准备往西边攻略。而为了攻略,我希望你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里。」
「为什么呀?我是生产职的耶。」
巧承受我讶异的视线平淡答道。
「因为你有【调合】和【合成】天赋,可以事先准备药水,回复效益值得期待。而且在上次狩猎巨型野猪那回,大家也都发现附魔其实是有效的,所以负责补血的米妮兹也能学些伤害魔法转移到攻击组。队伍成员跟上次一样,所以你不用怕【附加】的事会曝光。」
「不,可是——」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多到我伤脑筋。身上穿的是新手装,又缺钱,也没有制作药水的材料,然后还有田地要顾。」
「你说田地?为什么要把钱花在买地上面!」
「为什么你那么否定买地这件事?」
「如果知道公测时发生什么事,就不会想去种田了。」
将巧的发言内容统整后如下。
公测时南边本来没有田地,是到了倒数两周时,官方才在城镇更新了一块鱼板状的田地。当时新增的道具——种子,据说相当难以取得。
「所以根本没有人会买农田。就算运气好找到种子,一块地有二十格,如果没凑二十颗种子来播种,根本毫无效率可言。」
「是喔——那我再买多一些田地的话,就会变成药水富翁了。哈哈哈哈哈!」
公测时,大家已经视【炼金】是个烂天赋,新增种子时也没人尝试将药草拿来进行低等变换吧。正因为没人尝试,正式营运后有关农场的资讯才会那么少。根据在前线作战的巧所言,半数以上的玩家都当农业是没用的投资。
「大家都认为到时候说不定会有更新档,替农场做些加成之类的。所以呢?你愿意帮忙吗?」
「嗯——因为我最近只能短时间作业,没空去练战斗系的天赋,不过砂人还有高仑的掉落物对我还满有吸引力的。」
「我懂了。不过你只要那些东西就够了吗?」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途,总之就是想要敌怪的掉落物。还有我最优先需要植物系的道具,最少也给我一个。」
「你的要求还真琐碎。好,我知道了,这件事就由我跟其他伙伴谈。那咱们这边的要求是,需要你提供五十瓶药水跟二十五颗药丸。」
「什么!?不可能啦,打草食兽的胆石还不够我生产!」
「放心,素材由我来提供。反正之前打怪掉的东西除了装备,还塞了很多杂物在我包里。」
「那就好。狩猎是什么时候?」
「明天跟后天。详细时间我晚一点再告诉你,明天先打砂人热身,后天才打高仑。如果等级真的不够,下次再加油就行了。」
「好好好,反正我就是学了一堆烂天赋。」
「别闹别扭嘛,我很信任你的。」
巧轻浮地说道。反正我那么说也只是在开开玩笑。
况且只要素材充沛,我就能透过【制作书】自动生产药水——啊,不过就算素材不够,只要经过西边森林时顺便采集就行了。
「了解。那我今天就马上回家准备,顺便也试做首饰看看。虽然我的防御力薄得像纸,有总比没有好。」
「OK,那就拜托你啦。」
要和塔克的队伍一起去打头目——这让我有些期待呢。
我登入游戏后,仅以手头现有的锭块来尝试制作首饰。
我将铜与锡合成的青铜锭块丢进携带炉具,看著锭块加热。
生产锭块只要使尽全力敲打即可,制作首饰则不然。打造首饰得一步步遵照浮现于脑海中的步骤进行,每当一个步骤失败,首饰的评价便会渐渐下滑。
这代表生产首饰要求的是玩节奏游戏时的瞬间反应能力、记忆力以及反覆能力。
老实说,我在投入第一个青铜锭块时就已经失败了。
「唔——应该要跟熔铸锭块时一样施加附魔吧。接下来只要从系统画面选择想生产的物品——」
宛如节奏游戏般的连贯作业自我点选物品那一瞬间开始。我拿著铁锤敲打、将金属放回炉具。再度敲打后又放回炉具里。有时我会以扳手弯曲金属块,做成环状,再放回炉具里。
我中间从未休息,持续以炉具加工。就我现在的等级,连打造一个最低等级的防具都很耗时间,还得集中全副精神于不习惯的作业上,相当累人。
途中有许多步骤犯错导致评价下降,但并未发生任何致命失误。终于,我制成了自己的第一个首饰。
铜戒指【装备品】
DEF+1
最低等级的装备诞生。
「真是教人感慨。不过,这卖得出去吗?」
不仅耗费了我许多时间,手边也没青铜锭块了,只剩下铁锭块。虽然【工艺品】等级上升至11,但我不觉得自己能打造出铁制首饰。
「算了,就算失败也不会怎样。」
再怎么钻牛角尖也无济于事,我将铁锭块丢人炉具里。
敲打、放回炉内、弯曲、连接、加热……
明明是在游戏里,我却得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我被炉具发出的高温影响,思考能力渐渐降低,即便如此,我依然持续敲打。就和研磨原石一样专心一意,即便失败也不休息地持续投入另一块铁锭。MP回复量追不上我数度施放附魔的消耗,残余量逐渐减少的情况下,我的意识全集中在眼前的锭块上。
不过度思考、无意识地连贯作业。挥动锤子的手臂变得沉重,喉咙极度干渴,我依然不停手。来到第四块铁锭块后,我盯著以最后一块铁锭打造出来的饰品,一看就是好几分钟。
接著长叹一口气心想:总算成功了。
戒指【装备品】
DEF+2
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与之前玛琦说她利用空闲时间打造的饰品能力值天差地远。我打造的是只没有任何纹路的质朴戒指,玛琦她的细部做工更精巧,戒台上还镶有精致切割过的宝石。
「真是的。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手环、项链、耳环等众多首饰等著我去制作,可不能在这阶段就止步啊。」
我在掌中把玩两只戒指后戴上自己的手指。左手中指戴上铁戒指、无名指戴上青铜戒指。
我不停望著自己的左手,心中涌起一股现实感:与【调合】或【合成】不同,自己终于生产出可装备的东西了。接著我又看向自己那白皙如雪、很有女人味的纤纤玉指,果然充满违和感。
「唉——算了,以初次制作来说算不错了。想不到居然还剩一点时间。」
虽然不够我从现在开始制作锭块或是狩猎,但就是剩了那么点时间。
此时塔克传来聊天讯息。
「怎么了?」
『我来联络明天的事。明天中午十二点集合去打砂人练等,你那边准备好了吗?』
「我做了两只戒指,合计的防御力跟初期防具一样咧。」
『不错呀。防御力变成两倍,根本开外挂。』
「初期防御力的两倍哪有什么挂啊?对了,首饰的市场价格大约都是多少?」
『从最好的到最差的价格实在五花八门。像DEF+8等等还不错的手环或其他防具,之前听说要价一万G以上。』
「哇。那镶有宝石的戒指咧?」
『戒指吗?有宝石辅助的戒指能力会比较好一些,还挺受女性欢迎的。』
「为什么?」
『因为会发光呀。也有把戒指当礼物送人的男性。』
「啊、发光啊。说著说著突然想吃点鱼虾贝类。」
『亮皮鱼吗?又不是在讨论食物。你这家伙还真我行我素。』
毕竟穷紧张也无济于事嘛。
「算了。那你明天别迟到喔。」
『你才是。』
之后我与塔克闲话家常,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话说回来我曾想过,我俩在学校总是如此热络,但一到放假却都是各自行动呢。
●
隔日。为了与塔克等人去狩猎砂人,我提早来到当作集合地点的西门。
因为我如果不提早十分钟抵达现场就会觉得不安。
「塔克,我来啦。」
「你还是老样子,这么早到。不过你是第三名。」
塔克如是说,迎接我的到来。
他与凯首先抵达集合地点,两个男人间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臭气相投的话题,显得兴致高昂。
「好久不见啦,云。」
「喔,好久不见。你跟塔克在聊什么?」
「嗯?我们在聊如何有效运用天赋,还有一些天赋的效果。」
「喔——好像挺有趣的。塔克,素材交出来,我趁现在来生产药水跟药丸。」
我侧眼看著塔克将道具放到交易画面上,倾听两人的对话。
「伙伴之间共享情报非常重要。云有点【工艺品】天赋的话,清不清楚有关装备配色的事?」
「虽然这是一套铁制铠甲,但生产职的【EX技能】中,有一项能改变配色的【上色】技能。大多数的生产职玩家都有,不过要实际使用还需要染色道具才行。」
「真的吗?等我一下。」
我试著确认看看。【工艺品】的技能栏里,多了【制作戒指】、【上色】以及【工艺品】这三项技能,全都是在我生产戒指后才出现的。
而这项【工艺品】技能,可以进一步更改预设款首饰的设计或形状。所以我生产的戒指是预设的吗!身为一个生产职玩家,却做出基本款的戒指,真丢人。
「啊——那我下次再试试。关于武器系天赋有什么基本情报吗?」
「这个嘛。云你用的是【弓】,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我跟塔克都是剑,魔法职则有杖或书,前锋还要加上枪、刀、短剑、盾、斧头、棍棒,像甘兹的话也有以身体部位为名的天赋。你没先大致看过吗?」
「啊——我记得有,不过当初只是随意浏览而已,而且我是从攻略网站的天赋排行榜最底下开始选的。」
「这家伙真的是个笨蛋呢!不过算了,也因此让我见识到有趣的东西。其他还有许多被称为兴趣天赋、例如【料理】或【钓鱼】之类的的有趣天赋喔。」
「好像挺好玩的耶。如果是在游戏中也不会浪费食材,改天来学一下好了。」
「蠢货!别那么做。那些也都被叫作垃圾天赋,塔克你别乱教些有的没的!」
我是不太清楚啦,但凯好像是为了我才发脾气。这段时间,我因为持续制作药水所以身上一直闪闪发光,看起来应该挺莫名其妙的。
「就我想的来推测,拥有那种射程再加上【附加】,云你采取的战斗风格应该算是隐密吧?」
隐密好像是种通俗的说法。
凯推荐我一些主要为战斗辅助系的天赋。像是发动技能时身上光芒不会被采测到的【潜伏】、可发现隐藏物品的【发现】、提升攻击要害时爆击率的【要害心得】、先制攻击时可获得额外伤害加成的【先制心得】等等。
顺带一提,战斗系天赋中可射短剑的【投掷】,或是有瞄准要害技能的【短剑】及【双剑】与上述天赋相对适合。
「凯,你别向云推荐那种神人玩家才会搭配的天赋啦。那是针对PVP对战特化的点法吧?」
「唔……说不定我太心急了。抱歉,你就忘了我说的吧。」
「没关系,我觉得满有参考价值的。【发现】好像挺有趣的。」
「「咦……?」」
「然后回复药做好了。」
我将道具硬塞给塔克后,开始翻找新天赋。
喔,找到【发现】了,那就来学一下。
──────────────────────────
持有SP 10
【弓Lv16】【鹰之眼Lv22】【敏捷上升Lv5】【发现Lv1】
【魔法才能Lv22】【魔力Lv21】【炼金Lv9】【附加Lv20】
【工艺品Lv13】【生产心得Lv11】
保留
【调教Lv1】【调合Lv15】【合成Lv15】
──────────────────────────
喔喔!?我看得到至今看不见的采集点!这下就能捡舍以往漏捡的道具了。身为道具采集家(?),这发现叫人开心。
「塔克!我看得见道具啊!」
「那个天赋的用途就是那样呀,真想不到你会学。」
「通常是侦查兵或斥候拿来找陷阱用的,后卫学这天赋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帮助。」
说那什么话!看得见很多东西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你们知道吗!?啊啊,看得见至今漏捡的道具真是美妙。
「欸,这个【发现】有什么样的高等天赋?」
「啊——我记得有战斗辅助系的【看破】。【看破】是可以事先察觉敌方预备动作的天赋。其他能察觉的方法还有【感知】,或是它的高等天赋【第六感】等等。」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
「因为衍生天赋的关系啰。最有名的就是【攻击力上升】以及【防御力上升】这两个天赋各自练到30级后,会进化成【物理上升】。由于两个天赋会合而为一,所以颇受重视。」
难怪缪会学那两个天赋啊。意思就是到时还可额外空出天赋装备栏。那家伙不过是玩过公测版,对天赋衍生系统还真熟悉。
「然而缺点在于,衍生前的天赋会消失,衍生过后的天赋会被归类(Categorize)到别的天赋树(Sence tree)里头。」
唔,天赋树?归类?是我没听过的辞汇。
虽抱著疑问,但问题并未当场获得解决。
「喂——我来啦!」
「小云,好久不见!」
突然被这么一抱害我小小惊呼一声。喂喂,居然让我发出这种声音……米妮兹看到我的反应觉得很可爱,还不停蹭著我的脸颊。玛咪不知何时也站到凯的身旁,感觉这两人站在一起挺有画面的。
沉默寡言的战士与温柔的魔女。
「居然在搞蕾丝边,想不到一开始就有好戏看。」
甘兹独自一人笑得不怀好意——给我转过头去。
是说甘兹的防具从一般的皮革铠甲变成覆满鳞片的鳞甲了,鳞甲也被分在皮铠的种类里吧?居然穿那种好装备。
就在我一个人忿忿不平时,发现玛咪正静静地凝视我的手。
「唉呀唉呀,小云你的手。呵呵呵。」
「怎、怎么了吗?玛咪。」
不知为何玛咪突然谈起我的「手」来。我的手很普通,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呀。我将手摆在面前一望后,耳边传来的巨响害我脑袋嗡嗡作响。
「小云!那戒指是怎么回事!」
「你太大声了,耳朵好痛!」
「抱、抱歉。不过,呵呵呵,果然是个女孩子呢~那是谁给你的?」
「……啊?」
「因为你戒指戴在一般婚戒会戴的地方呀。是谁给你的?快说嘛!」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看向塔克以及凯。塔克在憋笑,凯则是一脸仿佛领悟了些什么的表情。喂,你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就赶快来说明一下呀。
「什么!?为什么你看了塔克一眼?」
「小云难道有男人!?」
甘兹突然一声大叫。我是男的!我是男的没错,但事情不是那样——我到底想说些什么呀!?玛咪默默地展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只做工精细的戒指。
「……不不不,事情不是那样的。听我解释!」
「废话少说,快向大姊姊从实招来!」
我拼命地想解开这场误会,却被认为是在害臊,整个越陷越深。
如果不是十分钟后塔克出面阻止的话,不知会演变到什么地步。不对,应该说塔克你早该跳出来了好吗?
「我——早——说——过——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对不起,是我太急著下结论了。」
「太好了。如果像小云妹妹这么可爱的女孩有男人的话,我可能会抓狂然后不小心就把对方的头扭断呢。」
让闹得最凶的甘兹以及米妮兹两人在人来人往的西门前跪坐,我则大剌剌地站在他们面前双臂交叉。为了不再被误会,我将手上的戒指换到右手。
「真是的。我之前也说过吧?我是生产职的,这个是我自己打造的戒指。」
「真是非常抱歉。」
「唉呀唉呀,真可惜呢。」
米妮兹平趴在地,玛咪则看上去有些开心地如是说。
「喂喂,时间都被浪费掉啦。首先我来重新分配药水,再来确认各自的作战位置。」
塔克将我方才生产的药水分给大家,前锋给的比较多一些。是说这回的砂人战虽不像与巨型野猪对决般辛苦,但依然大意不得。
砂人的特征就是行动速度缓慢,攻击力也不如巨型野猪那么高,反之物理防御很高。如果没有策略贸然进攻,一定会演变成持久战。由于我的弓对它无法造成多大的损伤,这次就不会担任吸引注意力的角色。
「——所以呢,作战策略很简单。男的上前猛打,女的用魔法射击。云的话,就替我们施加提升攻击力的附魔。」
「不用放提升防御力的吗?」
「差不多到半血左右都还是安全范围。就像在打巨型野猪那样,只要战线不崩溃,后卫就不会受到攻击,所以这次是强化攻击力的短期决战。」
塔克都这么说了,就那么做吧。不过,无法强化魔法攻击力的话,歼敌时的战力果然多少会有缺陷。
「算了。也只有上战场才知道。」
「对压对呀,放轻松点。」
「米妮兹,你可别太放松了。之前你不是都专心在补血,没有练攻击魔法吗?」
「不过我的光等级有到10,没问题的。」
这是凯与米妮兹之间的对话。你问我这时在做些什么?当然是施放敏捷附魔东奔西跑啰。森林里有好多道具,包括一堆宝石原石跟铁矿石,而且还有药草和树枝。我也顺便采集了养地需要的腐叶土。接著是石头,我的箭矢已经升级到铁制的所以用不到石头,不过还是姑且捡一下再说。
往至今我到达的还要深处的地方前进,在穿过溪边森林后,一片看似采石场的光秃土地出现在眼前。
那里有著一堆看似可以坐下休憩的石块。
是敌怪。名为岩石犰狳以及岩石蟹的敌怪。防御力高但动作缓慢,是个对战士职不讨喜的对手,但对魔法职来说倒是挺不赖的猎物。
米妮兹与玛咪不停发射魔法攻击前进,担任前锋的男性成员也完美地扮演壁垒一职,过程中我也不停施放攻击附魔。
成长的结果,我的附魔可施放在离自己二十公尺远的对象身上,我则顺路前往该范围内的采集点,这段时间真是让我感到愉悦。我透过【发现】找出至今无法辨别的采集点捡拾道具,一处采集点固定会有五颗左右的铁矿石。
我们一路顺利前进至中央地带的安全区域。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看过好几组队伍来到这里后,又折返回去。
「大家在这边整理所持道具,顺便休息一下。之后打完砂人就结束。」
塔克一声令下,我才想起最近这阵子因为没去尝试新的【调合】组合,一直没有整理自己的所持道具。看过自己的道具栏后——
有个我没看过的玩意。
小鬼的角、蓝色冻状物、毒虫甲壳、酸液、石鳞、石蟹的肉……
就顺序来看的话,应该分别是哥布林、史莱姆、蜈蚣还有大蜈蚣,以及今天路上打倒的岩石犰狳以及岩石蟹的掉落物品。
而铁矿石的数量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个了。真想快点将它们熔铸成锭块。
石蟹的肉这玩意用途不明,能用在料理上吗?
「欸,塔克。这个石蟹的肉是拿来做什么的?」
「啊?你有【调合】天赋却不知道那能做什么吗?」
「不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你……」
「可以用在【料理】跟【调合】上。素材道具中会有难吃的肉,虽然大多都可以拿来当【调合】的素材……」
「怎么了?」
「难吃的肉用在【调合】上只会有负面效果,好吃的肉则会有正面效果。但好吃的肉是稀有掉落物,要生产好吃的肉,只能透过【调合】的高等天赋【调药】,现阶段并没那么受重视。」
也就是说,能轻易入手的石蟹肉很难吃吗?石蟹的肉听起来就很美味,甚至想让人吃蟹肉涮涮锅,原来那外表是骗人用的。
而巨型野猪的肉是好吃的肉。原来巨型野猪很美味,真想尝尝。
「料理的失败品会引发状态异常,所以无法有效利用。目前肉的利用价值只有卖掉一途。好,大伙也差不多休息够了,继续前进。大家就照事前计划进行狩猎吧。」
塔克发号施令结束休息时间后,大伙组起阵型迈步。安全区域后方是片更辽阔的采石场。左右两边岩床矗立,远方有著身体宛如布丁状、脸上有窟窿,手部由源源不绝的流动砂粒构成的砂人。
数量虽然不多,但如果要躲过它们不交战的话,只能一口气闯过去。而头目就在后方,如果一个不小心躁进,会被头目硬生生挡下,遭小砂人追兵包围而腹背受敌。
接近砂人后,米妮兹与玛咪先击出魔法。前锋三人上前包围施以拳脚和剑击,我对三名前锋分别施放攻击附魔。
看起来物理攻击、特别是斩击对砂人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甘兹将砂人的手指硬扳往反方向时,它明显露出痛苦的表情。明明是砂子形成的,指关节还能折是哪招……
纵使放了提升ATK的附魔,依然看不出输出伤害有明显增加。形成一场仰赖后卫的战斗。
米妮兹与玛咪不停施放攻击魔法,但她们面临MP会在途中耗尽等许多课题需克服。
「MP会耗尽这点果然是个难关。打巨型野猪或剑刃蜥蜴是短期决战,但跟这家伙打就得变成消耗战了。就算不靠魔法职攻击,【魔力】最少希望也要有25级啊。要不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让米妮兹回去当补师?」
「听起来似乎可行。总之就是按部就班慢慢升等,如果打不赢下次再来就好了。」
「欸,塔克。没有其他帮手吗?我觉得应该叫多一点人来比较好打说。」
啊——帮手喔。某人拉长声音如此回应道。其他伙伴向我投以温暖的视线,这是为何?
「组队人数上限是六人。如果超过六人的队伍狩猎同一只敌怪的话,会有惩罚。」
和死亡惩罚不同,前述情况被称为共斗惩罚。只要参战人数越多,就会依序发生天赋等级提升率下降、掉宝率下降、状态数值低下、敌怪状态数值上升、乱数状态异常……等等。非常刁难玩家。
至于吸引一堆敌怪,然后推给其他玩家的MPK(Monster Player Kill)者,虽然PK(Player Killer)本人会受到惩罚,但被波及的玩家就算超过六人也没事。判定微妙地有分寸,最近的AI还真厉害。
「所以多叫帮手没有好处。我们就『赶快地慢慢打』吧。」
「什么啊……你老是这样。重要的事每次都最后才讲。我也是去你家后才知道什么是【OSO】,那个时候你也只是把VR装置塞给我而已……喂,塔克你有在听吗!」
「有啦!脸别靠那么近行不行?」
「你根本没在听!」
我在心里抱怨:拜托你认真点好吗?而我背上传来阵阵视线。
像是「都到家里去了……」、「青梅竹马傲娇出现啦」之类的。我听得见,但无力吐槽。
「把砂人全部铲个精光吧!我因为无法攻击,就狂放附魔给你们啰!」
米妮兹与甘兹看著我慌张的样子,虽又闹了起来,但他们果然是老手玩家,一进入战斗后就宛如瞬间切换开关似的,精神相当集中。
而我则仔细评估该如何施放附魔,对战斗做出贡献。
众人也都提升了等级,而我也学会该如何有效率地狩猎砂人以及施放附魔,才成长到能在MP耗尽前打倒敌怪的地步。
大伙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停手,为明天的高仑战做准备。明天预定打倒头目级敌怪,开启通往第三城镇的道路。不过对我个人来说,那会是我第二个抵达的城镇。
●
时间来到了讨伐头目级——高仑的日子。
接下来我准备与塔克他们出发前去讨伐高仑,由于身上没回复道具令人担忧,所以我向玛琦表示今天无法交货。
『没关系没关系。云你也开始出门打猎了呢,等有空再拿药水过来就好。毕竟目前药水供给已经变稳定了。』
真叫人感激。昨天狩猎结束后,我鼓足干劲生产了许多药水,但总觉得五十瓶好像太过火了点。算了,反正也不会被糟蹋掉。
接下来,是久违的【调合】研究——我将自史莱姆获得的蓝色冻状物丢进铁制容器里熬煮。出现的蓝色糊状物是水分与固体分离后的沉淀物,我将固体内的水分全部蒸散后,固体化成蓝色粉末,道具名也一模一样,就叫【蓝色粉末】。
我往粉末里添水后,又变回蓝色冻状物——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此外,我试著拿药草与蓝色冻状物混和后,调出来的是蓝色药水。效果与合成药水一样是怎么回事?不觉得有点扯吗?但,两者还是有所差异。
两种方式做出的药水,在效果方面的延展性不同。只要先将冻状物弄成蓝色粉末,再混入干燥过的药草里搅拌,接著像煮咖啡般萃取出来的药水效果会变好。
如果是上等药草性能更佳。
回复量变多这点真让人开心。
我反覆混合、萃取。虽然生产数量不多,但我仍抱著实验心态,试著将蓝色药水【合成】看看。
——为什么会这样?【合成】后得到的是蓝色吉利丁。
而且说明上还写著「食材道具」。
「谁能接受啊啊啊啊!」
从素材变成回复药,最后变成食材,这哪门子的短剧呀!
我肩膀起伏喘气,调整呼吸。
「嗯。没事了。先把这收进所持道具里吧。」
我收起蓝色吉利丁后,再度取出蓝色冻状物。
将冻状物弄成粉末,与药草混合后萃取。混合时比想像中需要腕力,于是安定的附魔又派上用场。最近总觉得要是没了附魔,这游戏我就玩不下去了。
早上我就像这样准备药水,下午就如同昨天向西出发,一路上极力避免战斗,往高仑迈进。
大家一开始还会互开玩笑,随后渐渐变得沉默。要和头目级敌怪战斗果然令人紧张。
接著,时候到了。
「大家都准备好了吧?」
全员点头回应塔克。高仑就在大家眼前——高度超越三公尺、外表乍看有些脆弱的巨大岩石。它的动作虽然相当缓慢,但那庞大身躯足以令人想像有著惊人的臂力。
「一开始先来《附加(Enchant)》——攻击!」
我对三名前锋施放攻击附魔,之后更分别对塔克与凯施加防御、甘兹施加敏捷的双重附魔。
这是狩猎砂人时最有效率的方法。塔克与凯当坦,甘兹施展关节技,待怪物动作停止后,后卫发动火焰魔法招呼。战法与昨日一样。
「好,来吧!」
「由我们来当你的对手!」
持单手剑的塔克与双手剑的凯大吼,自正面迎击。
两人以剑挡下并弹开高仑的攻击。甘兹趁高仑重心不稳时抓住它的手臂,像使合气道似的将之摔倒在地。接著他使出十字固定,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漂亮,喔,高仑选手看似相当难受——我是在转播摔角吗!
甘兹不愧拥有以身为格斗家自豪的本钱,全身都是凶器。除了拳打脚踢,还有我初次见到的拋摔技,太厉害了,可以轻松拋摔那庞大身躯,也只有在游戏里才办得到吧。不过,他在现实世界里说不定有在练什么格斗技。喔,高仑完全倒地了。
「魔法组!趁现在!」
大量魔法攻击随著塔克号令射向高仑。甘兹立刻退到可顾及包含后卫在内战场全体的位置。
「小云,麻烦帮我补个血。」
「收到。我顺便重新替你上附魔。」
格斗家类型的玩家,战斗风格为近身格斗,特色在于以自己的肉体做为武器,因此只要攻击敌人就会受到微量的损伤。格斗家们会费尽心思戴上手套、手甲来保护拳头,穿上靴子或凉鞋保护腿。即便如此,损伤依然无法降至零,我就得像这样帮他回复。
「甘兹,要出发——啰。」
我看著他的背影心想:真是个笑点丰富的人。
甘兹身上带著攻击、敏捷上升的红光和黄光奔跑。
高仑起身,视四处移动的甘兹为目标。但被塔克以及凯阻挡后,高仑转而攻击两名主坦。待姿势不稳倒地后,就靠魔法组火力全开。
高仑每受到魔法攻击,HP看起来就像被削掉一大截。
说不定这么持续下去就能解决了,但对手是头目级的怪物,事情总无法按照想像般进行。
「这边MP没了!前锋撑住!」
后卫的法师们在高仑残余HP约四成时就耗尽MP。比起我的双重附魔,两位法师的连续攻击消耗更为剧烈。
接下来等法师的MP回复前,得靠我们男人支撑整个战局。
话是这么说,但我的MP,残量也让人担心。我努力保持给予最低限度的辅佐功能。
施加给三位前锋的附魔种类换成了提升防御的附魔。
跟方才重视攻击面不同,以支撑前线为目的。
即便挨下了爆击,前锋至少还能勉强存活。
我接著投入大量药水试著维持战局。
「喝啊!再给我倒下一次!」
「甘兹,住手。情况跟刚刚不一样啊!」
甘兹在凯的呼喊中果敢地冲到高仑面前。
他抓住手臂锁紧关节,打算放倒高仑,这次却失败了。
附魔仅能维持最低限度的有效时间,如果他是身处有敏捷附魔的状态下就能立即脱逃,但这回我仅施放了提升防御力的附魔,闪避速度不够快。
高仑一拳击中来不及闪避的甘兹腹部。
甘兹被击飞,随著高仑挥动的巨大手臂描绘出拋物线。甘兹虽然没受到爆击,还多少残留著一些HP,然而——
「快躲开!」
这声来自身处可纵观战场位置的米妮兹。高仑起身,抓住欲在半空中采取护身姿势的甘兹的脚,并垂直挥下。甘兹撞击坚硬的地面后,HP减少至红色警戒区。
塔克与凯急著插手,让高仑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
「快去后面让人帮你回复!」
「快动啊!可恶,居然遇上【昏厥】……时机也太不巧了!」
甘兹一动也不动。HP残余量依然在红色警戒区。
身处危险地带却一动也不动。不,其实他是无法动弹,原因出在负面状态的【昏厥】上。
【昏厥】是单次受到一定程度的HP损伤后,会以极低机率引发的异常状态。想不到会在这时间点出现。
两名前锋无法救援甘兹,两名魔法职也不该冲到前线去——现在能自由活动的,只有我而已。
我施放敏捷附魔替自己加速,跑去甘兹身旁。
我将药水洒在甘兹身上,然后将他打醒——照字面意思赏了他一巴掌。
「很痛耶!」
「快起来!来,再一瓶给你。」
我再打开并洒上一瓶蓝色药水。只要花上两瓶,HP就能全数回复。
「这回复量是怎么回事?」
「别废话了先去后面,你挡到那两人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甘兹向后拖。
「MP几乎回满啰!可以继续施放魔法了!」
「那你们就等待怪物倒地之类的时机,狂轰滥炸一番吧!」
「了解!」
光与风的魔法在我们离开前线时掠过。
后方响起岩石碎裂的轰隆声响,强光让我睁不开眼睛。
在冷却时间(Delay time)里,于魔法停止的那一瞬间,高仑自漫天沙尘中现身。
「还没倒吗!可恶!」
「不,已经结束了。」
在我怒语相对时,塔克低声道。
高仑发出雄厚沉重的咆哮,开始崩解。
从上半身依序瓦解的高仑,有著第三城镇守门人的气魄,那模样散发一种无法尽责抵御玩家的哀愁。
在敌怪完全崩毁动弹不得后,我总算能安心地松口气。
「唉~终于结束了。这次真的吓得我冷汗直流。」
「得救了。谢谢你啦,小云。」
甘兹轻轻跳动,表示自己已经变得生龙活虎了。
「真是的。早知道法师再一下就能发动攻击,就不去救你了。」
「那也太残忍了。就算打倒头目,只有我死掉回城镇的话,就不会被列入成功讨伐头目的队员里耶。被冷落的话也太寂寞了。」
「其实,如果小云没把甘兹拉走的话,我是打算直接让他一起吃下我的魔法攻击的说。」
「好过分!」
啊——嗯。为得大而舍小,米妮兹真懂。说来也对,游戏现阶段没有复活道具,死了就得回村去。
「开玩笑的啦。甘兹你很努力哟。」
「各位辛苦了,这下就能到第三城镇去了。云你也辛苦了。」
「喔,辛苦啦。那要出发了吗?」
「在那之前,先按照惯例,来确认掉落物品。说不定有人拿到了稀有掉落物咧。」
啊啊,原来如此。如果有稀有掉落物的确很棒,但我记得高仑会掉上等铁矿石没错吧?只要将手上有的铁矿拿来炼金,还能再凑出一些上等铁矿石,就拿那些铸成上等铁锭块升等吧。
我抱持这种想法打开所持道具栏后,里面有的不是上等铁矿石,而是别的玩意。
「好像有个叫【地精灵之石】的东西。」
我毫不在意地独自嘀咕。
「「「稀有掉落物出现啦!」」」
这阵大叫吓得我身体一抖。突然那么大声很对心脏不好呀。
「抱歉抱歉。头目的战利品有分一般跟稀有两种,但第一次就突然打到稀有掉落物,说不定云你的运气不赖。」
「地精灵之石是生产职可以拿来让武器或防具产生附加效果的道具,所以相当稀有。例如甘兹的铠甲有用剑刀蜥蜴掉落的剑鳞石强化过,所以只要他受到打击系损伤,会产生追加效果,反弹一部分的伤害值给对方。」
喔——那这个又如何呢?
地精灵之石【素材】
具有大地精灵力量的石头
说明文只有这样而已?根本不晓得有何效果。算了。
「嗯——不太能理解哪里运气好就是了,到时再问问看别人这有什么效果吧。」
「别那么做。【OSO】的铁则,就是尽量别让人知道自己的天赋组成,以及别让他人知道自己持有稀有道具。前者是为了防止PVP被针对,后者是为了交易时别被当成冤大头骗。」
喔——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缪跟玛琦我都很信任,问她们应该没问题吧?何况我身上穿的是初期防具,又缺钱,这道具对我来说可能暂时没用处。
「算了。现在就先当作备用素材好了。」
「真可惜。不过,那种我行我素的样子才像你。HP都补得差不多了,出发去城镇吧。」
大伙一同前往城镇。我们抵达的地方是——矿山城。
建筑物多为两层楼的木造建筑,城内鲜有绿意。NPC肤色都偏黑,身上穿的工作服或脖子上的毛巾都附著一层脏污,完全就像挖矿工人。
「终于来到别的城镇了。」
在我因感动而颤抖时,其他人——
「辛苦啰。那下次再会。」
「这次有小云来支援,真是帮了大忙。」
「再见啰。接下来去找个可以练【弓】的怪物打吧。」
「那么,后会有期。」
「下次见啦,云。」
摸过蓝白色的球体后大家接连消失,只剩下我一人。
想不到大家还挺冷淡的。是说,别留我一个人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