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一卷
  5. 二章 生产职与附魔
  6. 繁体版

二章 生产职与附魔
2017-06-22 20:26:25

		

隔天我登入游戏已是下午时分。为什么是下午?当然是因为早上的时间全花费在采买、扫地、洗衣、准备午餐的缘故。
由于我也想有段充分的时间玩游戏,所以午餐煮的是夏季蔬菜咖哩,晚餐菜色也一样。我不接受任何抱怨。
「哥哥,我的【剑】天赋等级上升,衍生出【单手剑】天赋啰!」
「喔,那真不错呢。」
「还有啊,我交到新朋友了。她是个可爱又有礼貌的人哟。」
「……是吗?」
你真好运。有张不擅长做家事的免罪符可以尽情玩游戏。是说你都国中三年级了,这样没问题吗?虽然我们学校是可以直升没错,但就这么把读书学习搁在一旁,哥哥我可觉得不妥。我姑且有这么告诫,但这老妹却充耳不闻。
我真的满担心这个将全副精力都放在兴趣上、其他事物却傻得一窍不通的美羽妹妹。为什么玩起游戏来她就会变得那么可靠呢?
算了,毕竟我是辅助。我是辅助。我对自己这么说。
我再度登入云这个角色。
登入地点在西边的安全区域。昨天我以【调合】做了些药水以及毒物,现在素材不足。而且为了执行昨天学到的【工艺品】天赋,也得有最低限度的研磨工具组以及携带炉具组等设备才能使用。
研磨工具组300G,携带炉具组800G,身上所有财产根本不够。得先老老实实地赚钱才行。
腐叶土至今用途不明,至于香菇以及药草,我在获得时便借由【制作书】使其干燥来提升【调合】以及【魔力】。
现今持有物品——以药草以及香菇为首,其他还有木箭矢X90、药水X25、新手药水X50、石块X75等各式各样的物品。
「嗯——这些的话应该卖得了300G吧?毕竟效果比一般药水还来得好呢。」
我伴随著微薄的自信,穿过森林返回第一城镇,在半路上的平原狩猎几只草食兽顺便练弓。昨天是在没有附魔的状态下狩猎的,这回往自己身上施放攻击力上升的附魔后,光靠木箭矢也足以应付草食兽。
不,其实最大的胜因在于武技《远距离射击》。在最远十五公尺的距离先射一箭,目标往我这冲时再补上四箭,打倒一只敌怪虽得耗费五只以上的箭矢,但箭矢是不用钱的,即便没打中,就CP值来说也不痛不痒。不如说本来就该持续消费、生产箭矢来提升天赋等级才对。
我一脸欢欣愉悦地进入城镇后,发现周围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唉,这跟我身上都是新手装备也有关系,更何况用弓的人天生弱势,所以才会被如此注目吧。
由于感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视线,所以我提升移动速度。
「《附加(Enchant)》——敏捷。」
我低语道,快步通过西门前。偶尔有人会在擦身而过时转头看我一眼,但我依然无视那些烦人的目光,抵达满是露天商店的广场。
忘却方才那些琐事,我环视附近的商店,思考要在哪卖货赚钱。
我事先调查过,并不是每个玩家都能开店,只有购入并持有开店用道具的人才可以,而且除了露天商店以外还有更高一级的店面存在。玩生产职业的人都会自行改装店铺的样子。
开设露天商店的道具要1万G,租借店铺一个月要5万G,购买店铺需50万G。那么,我现在身上有多少钱呢?不过才130G而已。
广场上布满形形色色的商店,有人卖药水,有人卖武器,现阶段能开设露天商店或店铺的人,其资金应该都是继承自公测版。
「嗨,那边那位女孩。这里有卖武器跟饰品哟,要不要看看再走?」
此时有位红发且肌肤呈淡淡小麦色的女性向我搭话。这应该是在揽客。
感觉跟她应该有话聊——我心想,顺利的话说不定能请她买我的药水。
「在叫我(注3)吗?」(注3 原文为「俺」,为日语中男性惯用的第一人称。)
「喔喔!?居然是会那么自称的少女,真少见。」
这么说来我现在的角色形象是女性,糟糕,一离开人群就忘了这点。
「不,我实际上是个男的。」
「少来了~这游戏是没办法伪装性别的喔。」
「呃,那应该是系统误判的关系……怎么说呢,在现实世界也——」
「哦——女孩子气到连系统都会误判的男生吗?很不错呀,那是你的『人设』对吧。」
呜哇,鸡同鸭讲。还是死心好了。
「欢迎光临玛琦的露天商店。武器、饰品应有尽有。我是店主玛琦。」
「哦——都能开露天商店了,代表你是公测玩家啰?」
「是呀。你的名字是……」
「我叫云。」
「所以云也是公测玩家?」
「不,虽然我朋友跟姊妹都是公测就进来,但正式版他们才找我一起玩。」
哈哈哈,那我就能理解为什么你是弓箭手了——她一阵干笑。这十之八九是在笑我倒霉吧。
「不过我这边好像没弓呢,饰品基本上也是提升防御力用的。」
「不,我也是生产职玩家。」
「哦——原来是会战斗的生产职。不错耶,我以前也想说要当个能战斗的铁匠,不过战斗会拖慢生产系天赋的成长,所以在正式版我就专心搞锻造啰。战斗的话当然就只是打好玩的。」
「是吗?我因为天赋组成会用到弓箭,所以现在有点缺钱。」
「啊——我懂了。你想要我购买你生产的道具对吧?没问题,姊姊这就买下来。」
「你愿意收购吗!?真的很谢谢你!」
我脸上半带惊讶地笑著回应后,玛琦随即羞红了脸、露出暧昧的笑容。同时好像还小声咕哝著:「不妙不妙,就算是同性,这未免……」之类的话。同性是在指谁啊?
暂且不提这点,眼下对我来说堪称及时雨。我与玛琦打开交易画面后,将手头上能卖钱的玩意都放到介面上。玛琦脸也不红了,开始鉴定品项——药水X25,这就是我能卖的。要补血的话还有新手药水可以喝,现阶段靠那些就很足够了。
「喔——是自制的药水呢。因为回复量有多一些,那我就意思意思加一点,一瓶30G如何?如果是卖NPC的话,一瓶只有25G哟。」
「呃,二十五瓶一瓶30G,总共750G吗!?」
「嗯,毕竟量还满多的。那些在前线冲等的人早就脱离新手药水,开始向NPC买水喝了。不过NPC一天的供应量是游戏系统决定的,所以想转卖的玩家会大量屯货,再开露天商店削上一笔。是说游戏里也有以回复魔法为主的法师系,在前线奋战的人大多会把这类法师加到队伍中,所以未必须要药水就是了。那么云,如果之后还有东西要卖的话,再拜托你啰。」
玛琦说完后,我的所持道具栏中金钱随即增加到880G。
……不,这样还买不起携带炉具组。
「那个,玛琦。你刚刚说你有在制作首饰,首饰的性能会因为炉具种类不同而变动吗?」
「不会,炉具只会影响可加工的金属种类而已。如果是携带炉具的话,最多只能加工到铁吧,而我也只看过钢而已呢。会这么问,表示云你的天赋有【调合】或【合成】,不然就是【工艺品】吧?」
啊——原来玛琦是个高手级玩家,竟然光凭这样的对话就能看穿我的天赋种类。
「我三种全都有。」
「你还真是学了些难升的天赋呀。算了,游戏嘛,开心玩就好。那么大姊姊再给你一个建议:【工艺品】底下不是有【研磨】技能吗?只要手中有道具跟【工艺品】天赋在,一般的小石块说不定也能成为某种原石或矿石哟。所以【研磨】又被称作鉴定眼,换言之,只要能自行鉴定,就可以确实回收拿来制作首饰的素材。」
「谢、谢谢你!我马上就来试试看。」
「嗯嗯。那要不要来互相登录好友?感觉云你还挺有趣的。」
于是我在城镇中认识了玛琦这位生产职的前辈,也买了研磨工具组。虽然左支右绌,身上只剩580G,但再把药水产齐的话,下次就买得起携带炉具组了。
我一样喜形于色地一路打猎,边回到森林中的安全区域。
返回安全区域后,我拼命地研磨石块,鉴定结果发现有一半只是普通的石头,另一半则是有价值的玩意。捡来的石块当中有二十个铁矿石,但没有炉具就无法将之精炼为铁锭块。
所以当下我为了提升【工艺品】的等级,只能用研磨工具组来打磨宝石的原石。
喀喀喀……打磨声于静谧的林中回响。稍微打磨过原石后,就能从表面瞧见里头美丽的宝石。如此继续打磨下去,原先有拳头大小的石块成了直径约三公分左右的原石,其名为——【橄榄石的原石(中)】。
看来这附近只采集得到橄榄石。不管研磨哪颗原石,得到的都是橄榄石。
去别的区域晃晃说不定有其他种类……不,还是去城镇找卖石头的人一口气买下比较好呢?话说会有人在卖石头吗?应该没有吧?
而且我本身就缺钱,根本不可能那么做。要想法子赚钱还得先筹本钱,这世界的日子实在太难过了。
「看来,我只能乖乖认命磨石子了。」
虽然利用【工艺品】天赋的【研磨】技能点选,就能在一瞬间加工完成,不过成品会是【橄榄石原石(极小)】。一般来说,原石越小价值就越低,而且由技能系统代工的话,研磨过头导致原石破裂的风险也会增加。如果天赋等级低的话更有可能如此。
所以我小心仔细地研磨共十来个原石,即便如此仍有原石毁损。毁损的话系统会视为生产失败,原石直接消灭。
我就这么持续研磨了三小时。全部磨完的结果是三颗中原石、七颗小原石,剩下的全都安心上路了。
为了有更好的研磨成效,得买更高等的研磨工具组才可以。
不过也因为【研磨】的关系,【工艺品】天赋等级升至5,【生产心得】等级也提升到5级了。
虽然天赋等级尚低,不过我原先就打算照著自己的步调走,所以一点也不心急。
接著我想利用【合成】与【炼金】来验证某些东西。
既然手边有铁矿石,说不定能不透过炉具就将铁矿石精炼为铁块。
这是利用【炼金】的高等物质变换,来将铁矿石转成铁块的方法。
没有炉具的话,就算能精炼成铁块带在身上也没意义,但我不能无视就这么将其化为铁块的可能性。如果铁矿石不够的话,再去捡就好了。
于是我将手上所有铁矿石全拿来执行【炼金】,使其变化。
「铁矿石X20,【炼金】!」
在一瞬间的白光后生产出的成品,是我意料之外的产物。
——上等铁矿石。
正如字面上意思,是铁矿石。而且还是上等的。共两颗。为什么会变成上等铁矿石呢?说不定要将矿石精炼成块状,是拥有【锻造】或【工艺品】天赋等专门处理金属者的特权。这块上等铁矿石就拿去给玛琦看看,和她商量要怎么处理吧。
接下来的实验是测试手边的普通石块。
石块能用在合成上吗?如果石块能与现有道具合成消耗掉的话,采集而来的物品就都能物尽其用不会浪费。
这虽然只是我的想像,说不定能将木箭矢提升一个阶级,变成石箭矢。
我以一支木箭矢与一石块实验,一道光后出现的确实是有石制箭镞的箭矢。如果这理论正确无误的话,只要将石头换成铁或银,就可以提升箭矢的等级。虽然箭矢只能单次击发所以CP值低,不过如果是石箭矢的话,攻击力与成本面说不定能互相妥协。
「好啦,来量产啰,量产。」
我因事情顺利进行而欢欣鼓舞,打算从【制作书】中大量生产石箭矢,但却无法合成。【制作书】中记载石箭矢需要树枝、鸟的羽毛、三个石块,看样子目前无法直接从制作书来生产箭矢。
「为什么生不出来啊。三种素材……啊,新手道具组只能合成两种东西而已。」
确实没错,垫子上可放置道具的地方只有两处。意即如果不购入更高等的工具组,就无法自【制作书】中自动合成石箭矢。
「又要花钱吗!算了,虽然很麻烦,不过这下知道也能透过木箭矢生产道具了。我要来大量合成啦!」
我半自暴自弃地大叫,手动将木箭矢陆续合成为石箭矢。除此之外也继续增制木箭矢,眼下我有两组木箭以及一组石箭,这么一来箭的数量已十分堪用。
「不过箭矢用过即丢真的太浪费了。弓箭手后期一定无法忍受秘银制的箭矢只能用一次无法回收吧。是说这样的箭矢强度根本不够,把合成时用的树枝换成木材不知可不可行?但木材主要都是拿去制弓或制杖,很贵呢。」
我独自一人抱怨个不停。总觉得很难释怀。
「说不定箭矢也能像刚刚的铁矿那样,不换素材就让道具品质提升?」
试试看就知道。我将整组木箭矢拿来炼金。
光芒包覆著箭矢。
炼金而成的产物是三支箭矢……一组三十只的箭矢减少至只剩三只。我的劳力算什么啊!我忍住大吼的冲动,先确认道具看看。
木箭+10【消耗品】
这个注记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指攻击力提升我是满高兴的,但是除了注记不同以外并没有其他变化。我试著击发看看,拉起弓,与往常一样射出箭  矢。
确认箭矢刺进自己瞄准的树木,攻击力好像也没特别提高。在我接近且屡次确认箭矢后,它消失了。
「唉~又是射出去就消失了。弓箭手真的好难当。」
我嘴上咕哝道,背上的箭筒里头忽然多出一支箭。咦?本应消失的箭矢回到了箭筒,注记成了『+9』。
心想这应该不可能吧,我取过箭矢后照常射出——消失的箭矢再度返回箭筒。
「弓箭手出运啦啊啊啊啊!」
这可是个大发现。消耗品只有数字减少,但物品会回到手上。
这下就能减轻弓箭手的CP值之差!以及省去补充箭矢的麻烦!或许赢得了其他人——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先来将木箭换算成铁箭看看。
要准备一组+10铁箭矢,得先准备三百支铁箭,换算成G的话需要300G。不仅对新手是个负担,没有【炼金】天赋的话也无法转换!即便能用其他天赋试出来,也没人会特地去强化用过即丢的箭矢吧。
即便有,供给量想必也很少。
意思就是——
「弓箭手还是一样弱势啊。如果没有其他生产职业的人辅助,根本不能正常战斗。」
算了,我可以自行生产箭矢,也能顺便提升天赋等级。不过,这下我得
知了【弓】天赋的隐藏能力,那就是箭矢回归能力。不仅无需特地回收,应该也跟魔法的追踪效果或是剑士的动态辅助定位相同,光有这点我就感激不尽了。
这游戏真的是座幻想世界。
「嗯。只要知道这点,面对长期战也不必再补充箭矢浪费时间了。说不定,精通弓箭手之路还挺有趣的呢。」
我在森林里独自一人微笑,确认状态值后便登出游戏。
──────────────────────────
持有SP 1
【弓Lv7】【鹰之眼Lv13】【魔法才能Lv9】【魔力Lv10】
【炼金Lv4】【附加Lv8】【合成Lv6】【调合Lv6】
【工艺品Lv5】【生产心得Lv5】
保留
【调教Lv1】
──────────────────────────
●
我与美羽登出游戏后,一面吃著晚餐的咖哩饭一面交换资讯。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却是美羽不停提供情报,我只是点点头对她的话做出反应而已。
「哥哥,你听我说嘛。」
「怎么了?又要抱怨什么吗?」
「嗯,应该算吧?那些转卖的人居然屯了一堆药水然后在露天商店卖耶。一瓶本来只要50G的药水竟然涨到三倍,变成150G。货源甚至稀少到还有人卖500G耶。」
「我知道。NPC的药水进货量都有限制对吧?」
「没错没错,原来你知道。」
「我听别人说的。还有啊,我自己就是生产职的,可能暂时会卖药水来赚钱吧?」
「你那么缺钱吗?」
「我姑且把【调教】拿掉换成【工艺品】了,不过不买研磨工具和炉具的话根本玩不下去。」
「你为什么都要往花钱的方向走呢?」
美羽嘟起嘴抱怨。管你去说,经研磨后发现石块是宝石原石或其他宝石时,会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受啊。
「【炼金】、【合成】、【调合】、【工艺品】,你点的真的都是些生产系天赋呢。一般来说,会依照素材所属的系统来取舍天赋体系,像你这样七零八落的,升级效率不是很差吗?」
「不,没那回事。我拿在西边森林采集的药草【调合】成新手药水,然后将那些药水【合成】转换为普通药水。石块靠【工艺品】天赋鉴定的话,也可分辨出哪些是铁矿石或是宝石原石,至于【炼金】就靠剩余素材来慢慢升啰。」
呜哇,居然都摸熟了——美羽这么说道。不过真可惜啊,铁矿石还能留著当炼金素材,其他像是腐叶土、骨头、胆石的用途我都还不清楚。
话说回来,美羽也是公测玩家呢。就向她问问看吧。
「我问你,腐叶土跟骨头在游戏内有什么有途?」
「应该是农业吧?」
「农业?」
「嗯。城镇南区有出租土地的地方,玩家可以在那边栽种植物系的道具然后采集。不过如果没有种子的话,就连栽培都无法进行呢。所以农业只适合部分玩家啰。」
「喔——那胆石跟药石呢?」
「哥哥,你没有用【调合】天赋先试过吗?胆石可以拿来当成药丸的素材哟。药丸的回复量在新手药水之上、普通药水之下。」
这么看来,骨粉就是骨头的低阶版本了吧?那药丸就得视为药水的高阶版本或是别系列道具了。所以药石是用来制成药丸的更高阶版本?
「嗯嗯,挺值得参考的。我等一下想去打怪,现在有东西想用【调合】来测试看看。」
「哥哥你迷上游戏我是很高兴,不过身为妹妹,看著你那没效率的玩法真叫人感叹。」
「游戏就是要玩得开心,这句话不是你说的吗?我可不想被逼得那么紧。」
我无视妹妹的抱怨之辞,趁著家事间的空档验证各种想像得到的可能性。
在所有得到种子的方法中,唯有一项我还没尝试过。
我登入游戏后首先打开炼金画面。【炼金】的物质变换技能里分成【高等变换】以及【低等变换】两种。
感觉上,物质变换也因物品之别而存在著不同的系列。
炼金仅是虚有其名,铁块仍旧只能变换成铁块,只是会升级成『上等』铁块罢了。换言之,炼金是种名不副实的诈欺天赋。
而像我在炼金弓箭时所用的【高等变换】,可以提升同一物质的强度。虽然物品名称不变,但强度或使用次数会有所变化。
最后,纵使是植物,也不会因为执行高等变换,品种就跟著改变。
我以十株药草执行【炼金】指令,诞生的成品正如我所预料,是上等药草。
所以能得出结论:如果高等变换的机制如此,那么低等变换的结果也不难预想。也就是植物的根源——种子。
要获得种子,必须拿上等药草来变换、还是以普通药草变换就行了呢?
我试著以一般药草执行变换指令。变换率为两倍,【炼金】天赋下诞生的产物,正是药草的种子。
由于这是栽培专用的种子,令我不自觉感到安心。
如果种子也能当成调合素材,我就不得不执行数量庞大的作业。
我拿上等药草变换后的结果是两株普通药草,这代表植物也是有分等级的。
植物最下层是种子,然后品质循著同一系统往上依序变好,不过终归都是药草罢了。
大量收集并消耗二十个药草,做出一瓶上等合成药水,这样并不划算。
「不过,可以靠【炼金】做出植物种子,真是天马行空啊。不对,在不能无视金属种类这点设计上,应该已经算重视真实性的了。」
呼,再来就是身上的大量胆石。我已经晓得其用途是可与药草混合、制成新手药丸。
如果两者合成可产出上级道具这法则依然适用的话,以胆石的高阶版本——药石与高阶版本的药草、甚至是上等药草来合成,应该也能产出药丸的高阶版本。
在这种状况下,前者得耗费时间,历经多种阶段制程,但产出品质较高;后者则可利用制作书大量生产。
「只要弄懂大致法则,就能依照道具的系统别来【炼金】。种子也拿到手了,明天就去看看田地吧,在那之前,晚上要先来狩猎一番。」
我装备好弓箭,在自己身上施放附魔,于林中前进。我一边积极地采集物品,顺便寻找怪物踪迹。森林内有大量怪物涌现,让我不禁想问白昼我在林间行动时,这些怪物都上哪去了?
靠我的【鹰之眼】夜视能力,在黑暗中振翅飞翔的蝙蝠或地上的野狗全都看得一清二楚。我还能以望远能力在远处先发现怪物,在对方接近前先发制人。
蝙蝠与野狗很弱,在黑暗中,或许会有玩家因为遭受怪物突袭累积伤害,最终被打倒,但它们对我来说都是不构成威胁的好猎物。
如果是具备【光属性】的玩家,可使用光明魔法照亮环境战斗,但没人会自愿跑来这种鬼地方吧。正如塔克所言,这区平衡度不佳。指的应该就是在必须这种环境下战斗的意思。这对新手来说实在太困难了。
况且玩家如果决定要在夜间狩猎,大多都会选择不分昼夜亮度都一样的地城才对。
我从蝙蝠身上获得了毒血以及皮膜。喂喂,给我毒血意思是要我去生产毒物吗?正当我心里这么想,【制作书】就新增了制作内容。原来毒血混药草可以生产出毒物,看来毒物不是只有在调合药水失败时才能产出。
制作书中也新增了解毒药水的制作方法,是以毒血与药水调合制作而成。难道是以毒攻毒吗?好吧,就只是个系统设计的概念。
从野狗身上得到的是犬毛以及利牙。用途不明。
这一定是给其他生产系玩家用的道具。仔细想想,这些东西看起来就能用在皮革铠甲上,利牙应该也能当成武器的装饰。
我打倒多少怪物,立刻就有多少怪物涌现而出。由于我是单人狩猎,物品掉落率相当不错,我来是不费吹灰之力,但不习惯的人应该是步步艰辛。
而身处附魔状态时,身上的光也足以照亮四周。这是在我打怪途中才晓得的,这样会将自己的所在位置暴露给敌方知道,一般怪物只是AI操控的那就算了,如果是玩家应该会立即察觉。
咦?弓箭手在月黑风高时行动的样子——我的游玩风格好像正往刺客(Assasin)这条路上迈进。
我既然是生产职,如果正面交锋无法取胜,靠著出其不意的战法应该行得通。
夜也深了,明天再继续玩吧。我决定下线就寝。
隔天早上,为了租借土地我立刻来到第一城镇的南区,在那之前我得先准备好资金。
今天我准备了药水X30、药丸X15,也试著带上解毒药水X5来兜售看看。不过,只要有人愿意买我的药水就已经很棒了。
今天我依然异样地感受到周围视线纷纷投射在我身上,我施加附魔快步通过,前往昨天玛琦所在的地方,发现玛琦在与昨天相同的地点开设露天商店后便上前向她搭话。
「午安,玛琦。」
「云!谢谢你昨天卖药水给我!」
开口说完第一句话,玛琦立刻感激到握著我的双手大大地上下摇动。忽然被女性握著手,我不但惊讶,甚至有些害臊。稍待片刻后她冷静下来松开我的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以公道价售出云卖给我的药水,那些在前线作战的人不仅收了药水,还连带买了我做的武器跟饰品哟。我原本还以为昨天不会有生意上门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今天也能麻烦你跟我进货吗?我有准备东西来。」
「嗯嗯。姊姊这家店虽然是卖武器饰品的,不过也想营造出应有尽有的氛围,所以我会继续在露天商店出售跟你收购的东西哟。」
「那就拜托你了。」
我打开交易画面,放上自己准备的药水、药丸、解毒药水后,玛琦露出一脸又惊又喜的样子。
「哇——谢谢你这些好货。药丸是这座城镇能买到的最佳回复药呢,回复量也比基础值多了一些。解毒药水也是,公测版还有持有【调合】或【合成】天赋的玩家在,但听说正式版就没人往那方面发展,所以解除异常状态的药水现在很缺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我很幸运。」
「嗯嗯。那药水算你35G、药丸70G、解毒药水70G,总共2450G啰。」
「等、等一下。药水收购价比昨天还高耶?昨天才30G而已。」
「昨天我是用六成定价跟你买的,今天用的是七成。毕竟兼卖药水的话也可以顺便宣传我的店,而且一定会抢购一空,我觉得这样的价格很合理。况且,云你现在不是需要钱吗?」
玛琦笑嘻嘻地像只柴郡猫,我虽想试著反驳,但实际上口袋里真的没多少。接下来还要去看农场、购买携带炉具、高等道具合成工具组,无论如何光靠手上的钱一定不够。
「如果云你坚持的话,那我就用六成价格……」
「不好意思!拜托你用七成价格买下!」
「嗯嗯。这种老实的反应让姊姊很有好感呢,况且看可爱女生紧张成那样也挺有趣的。」
不,我是男的。她果然以为我是女孩子吗?所以刚才握我的手,也是因为想看我害羞的样子?不,应该没这回事吧。
看著开心得笑咪咪的玛琦,如此疑念也随之消失。
「那就拜托你交易了。」
「好的。钱在这里哟,等云天赋上升、产出新道具时,我会再跟你买的。」
「到时候再麻烦你多多指教。啊,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能请你帮我看看这道具吗?」
我在交易画面放上昨天生产的上等铁矿石以及宝石原石。
玛琦一见到这些道具,表情立刻变得严肃,甚至还放低音量:
「……云,这些东西是哪来的?」
「你问我哪来的……就是西边的森林里呀。」
「没有啦,宝石只要小心研磨就会得到这种尺寸,放些在身上没有不好。如果天赋等级越高,破损率也会下降,到时就算是中尺寸的宝石也不难成功,所以问题不在这里。」
喔,听到好消息了。看来之后也能靠【技能】来大量处理宝石。
「问题出在这个铁矿石,如果要在西边获得上等铁矿石,得到更深处的第三城镇——通称矿山之城附近的矿山才行,而且那还是矿山前采石场敌怪『砂人』的稀有掉落物、或是砂人的进阶怪『高仑』的一般掉落物。你可别开玩笑说你自己一个人打倒砂人哟?因为那是和东边的巨型野猪一样等级的怪物呢。」
不,我连巨型野猪都还没听过啊。
「不是啦,不是那样的。这是我用【炼金】的【高等变换】生产出来的。」
「……原来如此。那我就能理解了。」
啊,原来这样就能释怀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云不用的话,我就买下啰。上等铁矿石跟一般铁矿石完全不同,再说只有两颗也无法合成铁锭块呢。」
「咦,真的假的?」
「嗯,五颗铁矿石才能合出一块铁锭块,用在打造武器上,剑需要三块、大剑或双手剑甚至需要五块铁锭块哟。」
「所以说,我消耗十个矿石才炼得出一个上等矿石,等于要五十个铁矿石才能合出一块铁锭块?又是件麻烦差事……不过,上等铁矿石很值钱吗?」
「不,一点也不值钱。一件铁制武器如果是用上等矿石打造,能力值会有加成效果,就只是这样。铁矿石价值没有高到值得大量收购来打造武器,万一那么做的话会大亏损的。加上如果是我,就算手上有铁锭块,也只能将其做成首饰而已。顺带一提在首饰中,生产戒指需要一块铁锭块,手环的话要两块。」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就请你买下它吧,以后我产出矿石的话会再拿来卖的。」
「嗯。在市面上开始流通前就拜托你啰,可以做出好装备我会很高兴的。」
我打开交易画面选择上等铁矿石,收到的交易金额为400G。咦!?
「玛琦,你是认真的吗!?」
「没有啦,铁矿石一个要价100G,上等的就是200G。如果你拿去卖NPC的话就只剩半价,况且现在市面上还没流通,这价格应该还算恰当。还有,其中也包含了在市场开始流通前,希望你产出的铁矿石都拿来卖我的契约费用啰。」
「我懂了。玛琦你好像闲钱满多的嘛。」
「对呀——因为我在公测版就狂赚了一大笔,再差一点就可以买间店铺了。」
我独自一人嘀咕道:我才不羡慕、我才不羡慕。
「唉呀,有钱可赚就该开心不是吗?」
「……是。」
心头虽不怎么舒坦,但钱变多了也是好事一件。现在手头上有3430G,但我却小看了农场的最低价格。
「要买田地吗?最便宜的要3000G喔。」
「咦?」
戴草帽的男人如是说。那男人当然是NPC,负责向玩家说明田地的功用以及教导如何栽种作物。
「虽然现在几乎没人买,但地价早晚会上涨的。趁现在置产比较划算喔。」
不不不,就算你在游戏内跟我讲那么现实的理由我也很困扰。不过南边的田地约有三座棒球场那么广,却几乎没半个人。
「我知道了。那我要买最便宜的地。」
持有道具栏中少了3000G。啊,我的钱钱……
「拿去,这是土地权状。上面画出的区域就是你的田地。还有,要耕田的话需要圆锹以及锄头。加购需要300G。」
——开、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几乎得花光我身上所剩的钱啊!但没有道具就种不了药草种子,我苦恼到咬牙切齿后——
「多谢惠顾。」
结果还是买了。就把这想成早期投资吧。没错,早期投资。只要努力调合,就能一口气赚个两千多G。马上就赚得回来。不这么想的话根本玩不下去。
●
我立刻去了自己购买的田地一趟。话说这是哪门子的重度肢体劳动?我不想干了。
我以圆锹掘起被踩得紧实坚硬的泥土地、以锄头耕作。
这在游戏中属于相当程度的重劳动。混帐——
「呼、哈。我受够了啦。」
我往自己身上施放提升敏捷的附魔,提升以圆锹耕地的速度。这片土地虽小,但要将这块地整理成可栽种的状态,感觉会累到令人万念俱灰。
重点在于,光是撒下种子,是种不出上等道具的。
NPC有道:可以在土地里混入各种东西。如腐叶土、野草、骨头或骨粉之类的。意思就是说要往土地里加入肥料。
我为了将在森林采集来的松软腐叶土、铺成一堆的野草还有骨头以及骨粉混进田地里,光前置作业就花上不少时间。
在那之后,我发现天赋有所成长。
──────────────────────────
持有SP 3
【弓Lv9】【鹰之眼Lv16】【魔法才能Lv11】【魔力Lv14】
【炼金Lv5】【附加Lv13】【合成Lv8】【调合Lv8】
【工艺品Lv5】【生产心得Lv6】
保留
【调教Lv1】
──────────────────────────
我在离开森林前曾确认过等级一次,但并不记得自己有做任何提升【调合】天赋的行动,然而等级却上升了。也就是说,天赋是因为这份庄稼活才成长的吧?
应该可以解释成将骨头以及腐叶土等物体混合、做为肥料埋进土里的行为也算是调合,难怪天赋会成长,而且肥料的调合法也新增到了【制作书】里。所以堆肥也算是种亲自作业的动作啰?嗯——这种没有生产工具也能办到的事会让天赋成长,总觉得不太能接受。
算了。
再来只剩播种就结束了。这块我花了3000G买来的田地最多可种二十格,药草一天就可收获。真是天马行空。
「唔嗯——工作结束。喔,有人传讯。」
伴随砰的一声显示的朋友名称——是塔克。
「怎么了?」
『没有啦。你现在有空吗?闲的话就来组队打怪吧。』
「可以啊。要上哪打?」
『我们要去东边打巨型野猪。云你就别在意,来随兴练等吧。』
「什么啊,前提是我确定要去了吗?」
『又没关系。老实说,我现在正因为药水不够而卡住啦。』
「懂了。那就约在东门前面碰头吧。」
『了解。』
嗯——要去打巨型野猪啊。巨型野猪不就是跟西边矿山地区的砂人等级差不多的怪吗?
有点兴趣。我立刻确认自己的装备,手上约有三百支经过强化的箭矢,这样战斗中应该不缺箭矢用。
不过只有木箭矢与石箭矢这点叫人担心,下次买多一点铁箭矢,然后用【炼金】强化吧。虽然我现在没钱。
我抵达东门前寻找塔克,塔克已在该处等候我的到来。他的装备比起游戏开放当天还好上许多。总觉得不甘心啊,我身上穿的还是初期装备。
「嗨,云。」
「喔。不过找我一起去真的没关系吗?」
说实话我内心充满不安。其他成员的男女比例为二对二,加上我们两个男的虽然会害比例稍微失衡,但应该没关系吧。
我向塔克队伍里的成员点头打招呼后——
「用男性自称的女孩子来啦啊啊啊!」
「哇,这女孩真漂亮呢。」
「不过她是弓箭手耶?没问题吗?穿的还是初期装备耶。」
「又没关系。反正是玩游戏,开心就好。」
啊——我也很在意自己是个还穿著初期装备的弓箭手这点。还有别说什么用男性自称或我很漂亮之类的话,我是男的。
「塔克说要带现实世界的朋友来,想不到外表还挺亮眼的嘛。而且还很好强,应该说是冷娇型?这下稳了稳了。」
「真是个美人呢。」
别再说有关容貌的事了,拜托你们!一名轻装男子,以及另一名顶著金色卷发、穿著以白色为基调的袍子,手拿法杖看似圣职者的人说道。
「呃,他是云。如各位所见,他是个弓箭手没错,应该多少会帮上忙。就算帮不上忙,这次战斗应该也会成为他更换天赋时的参考依据。」
「喂,别一开始就认定我是个没用的家伙好吗?我是生产系的,拼斗的领域不同。」
周遭一脸惊讶。也是啦,我想也是。一个专司生产的弓箭手,还且还穿著初期装备,你们一定觉得很蠢。不过实际上我就是缺钱,所以也无能为力。
「那说不定会帮上忙啰。话说你都在生产些什么?」
说话的是那个对我拿弓又穿初期装备有意见的男的。看上去虽然粗野,但还挺帅气的。帅气又有男人味,那身铅灰色的铠甲让他看上去像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很帅气没错,却令人不爽。
「一些药水。」
我自所持道具栏中取出一瓶自制药水给他看。他看过药水后继续追问:
「那是新手药水吗?」
「不,是比那还高一阶的普通药水。」
「这样在回复方面你帮得上忙呢。」
「啊——不过因为我缺钱,就将除了这些以外的药水全卖了。」
「什么!?」
塔克捧腹大笑。大概是因为刚刚我被误认成女人的时候忍住没笑,现在才忍不住笑开的吧。这浑球,等等教训你。
「你是白痴吗!?为什么要将药水全卖了!?」
「因为我用新手药水和药丸就很够了啊。」
「愚蠢!获得的SP点数超过10点后,新手药水的回复量就会变少你知不知道!」
「喔——意思是全部的天赋都超过10级后才会那样啰?那我还不要紧。」
那名铅色战士开始抱头。他那番话想必没有任何恶意,是出自一片好心才说的,但被看似粗野、身材壮硕的人这么质问,无形之中就有一股压迫感。隔壁戴著绿色三角帽以及圆眼镜的魔法职业女性正在安抚他。感觉好像魔女。
是说,在最前线作战的人需要药水,原来是出自这种理由呀。
「那我一一介绍。轻装格斗家叫甘兹,他隔壁是负责回复的米妮兹。铠甲男是凯,然后是小魔女玛咪。我是剑士塔克。」
在塔克介绍过一轮后,全员都很有干劲地向我打招呼,说了声请多指教。因此我也回了句请多指教,便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云。如各位所见,是个还在穿初期装备的缺钱弓箭手。」
这么自我介绍可能不大恰当,但事实便是如此。比起说谎或爱面子吹牛来得好多了。
在那之后我们越过平原,往巨型野猪所在的位置移动。我身为弓箭手,却被其他人劝告说别浪费箭矢,因此沿途都不准参加战斗。取而代之我一路上以【鹰之眼】观察大家看不见的地方,施放附魔,于采集地点采集道具。
当我采集到解毒草以及解麻痹草等基本道具后,【制作书】中的解毒药水配方也跟著更新。新配方写的是以解毒草与药水组合即可。
这意味著道具的制作方法并非只有一种。
有跳过步骤,也有经过复杂手续后才能完成等等各式各样的生产方式。但几乎所有玩家都因为可以向NPC购买道具,而不太采集的样子。想不到这边的石块经处理后是铜矿石与锡,将之分别铸块后合成,说不定能得到青铜锭(Bronze)。下次找玛琦商量看看吧。
再来,好像只要有树木的地方就能采集树枝的样子,除此之外自鸟形怪物身上也能轻易获得鸟的羽毛。
羽毛的用途好像在于以【裁缝】天赋制成羽绒后,可加工成床铺或睡袋等提高休息回复量的道具。大家虽然都便宜贱卖,但羽毛是生产箭矢的必备素材,我个人倒是挺感激的。
能沿路采集道具使我一脸雀跃,但是甘兹和米妮兹的视线却刺得我好痛。
「甘兹还有米妮兹,怎么了吗?」
「没有啦。只是在想你真的是塔克的熟人吗?因为,那个游戏技巧高超的废人玩家,居然有个这么可爱的青梅竹马……他是哪里来的现充啊?」
「而且你还有姊妹对吧?所以,你就是个被废人塔克带来玩游戏、私底下认真生活的青梅竹马。这是哪门子的恋爱喜剧啊!」
要你管啊。是说,我是男的。
「别管塔克,我已经被你迷住啰。小云妹妹。」
「我不喜欢男人,谢谢再联络。」
「我也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哟。」
「你的那种喜欢我也敬谢不敏!」
米妮兹绕至身后,将手搭到我肩上。身为男人,会用这种方式受欢迎并非我所愿。
我向周围拋出求救视线,那个叫凯的男人依然散发出一股十分不愉快的气息,玛咪则忙著安抚他。喂,塔克你是队长的话就好好管理一下呀?我用视线这么朝他抱怨,但塔克仅是回以苦笑。
「欸欸,你跟塔克是什么关系呀?在现实生活里又是什么关系?」
「米妮兹。在游戏中问起现实生活的事是违反礼节的。」
铅色战士凯代替塔克出面阻止。
塔克耸耸肩后,总算有所动作。
「那我们就在这迎击吧。你们刚才闹太久了,做为处罚,就由速度快的甘兹去把巨型野猪引过来如何?」
「不不不,我办不到啦。巨型野猪速度很快的,靠魔法从远距离轰一发下去吧。」
不知是否感到满足了,语毕后甘兹与米妮兹离开我身旁。
「是可以,不过因为我的装甲薄如纸,如果被打到的位置不对可能会被秒杀。而且魔法也无法连续击发,要是被缠上的话——」
玛咪有些不安地表达自己的意见。
啊——那怎么办?喂,你们都没想过吗?
「我说啊,要吸引怪物过来只要往身上招呼一发就行了吧?」
「是呀。只要直接给他一发……」
「如果从这里招呼也行的话,就由我来吧。」
塔克一脸「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看来能久违地吓唬他一下了。
「算了,你就看著吧。《附加(enchant)》——攻击。」
只要【附加】等级超过10级后,施加在玩家身上的附魔效果持续时间会增长,待下回可再度施放的冷却时间(Delay time)也会缩短。
我提升攻击力后接著拉弓,距离目测约二十公尺。
弓箭的射程会依据自己的攻击力数值变动,附魔效果的增幅也直接延长了我的射程范围。
虽然这距离需要复杂的计算,但有了成长后的弓天赋以及【武技】,再加上附魔的话,这距离还能轻易射中。
以【鹰之眼】瞄准目标,听著弓弦被拉至极限所发出的声响,接著松开。
箭矢破风急驰。我以【鹰之眼】查看是否命中前就立即架起第二支箭,在准备射出第二发时,已能确认第一击顺利命中。
「射中了。怪物要过来了!」
我虽射出第二支箭,但是却落空了。
由于两度使出《远距离射击》的关系,我的MP残量不多,在切换回普通射程范围前,我的MP只够施放一次附魔。
「《附加(enchant)》——防御。」
我将防御附魔施加在塔克身上,迎击巨怪。
魔法职有著压倒性的火力,两名剑士与一名格斗家的协力作战也相当厉害。
凯独自一人站著面对袭来的巨型野猪,一步也不向后退。
塔克与甘兹各自在旁打游击,有时为了制造出让同伴回复的机会,也会做好受伤的心理准备吸引巨型野猪注意力,强硬地让怪物转换攻击目标。这三人光是唤著彼此的名字或说些简单语汇,就能接连使出一招又一招合作攻击。
不过巨型野猪的攻击每下就能削掉前锋的三成HP,然而塔克损失的仅有两成。啊,原来如此,他有穿铠甲,再加上附魔产生的效果是以被施加者本人的状态为基准按比例提升,也就是说基本状态值越高,附魔效果越好。
嗯,长知识了。
我也一边射箭,待MP回复时施放提升防御力的附魔。在米妮兹和玛咪MP几乎快耗光时,大伙才终于打倒巨型野猪。巨型野猪真的很强,前前后后花了不少时间,所以砂人也这么强吗?这下难受了。
全员在战斗结束后确认各自的等级。总觉得他们看起来很开心,至于我呢——喔!?【弓】、【魔法才能】以及【魔力】还有【附加】都上升了。跟强敌战斗,经验值果然有加成。
「真没想到能这么轻易打倒巨型野猪,特地买了道具来感觉好浪费钱。」
「轻易!?刚才明明打得那么辛苦,我光在后面看都冷汗直流耶?」
「云,你还没组队打过强敌对吧?」
因为我只有在一开始姊妹陪同的教学下,独自打过弱小的怪物而已。
「一般来说,如果有取得SP未满10点的玩家在队伍里对上巨型野猪的话,没带药水或回魔药水可是很难打的。」
就算你这么说,不知道的事就是不知道啊。
「欸,你叫云是吧。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怎么了?凯。」
「为什么选了【附加】?你应该听过那天赋没用才对。」
「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一开始我创角就想玩只可以专司辅助的万能角色,却被别人当垃圾,所以才考虑转换成生产职。之所以会有【附加】,只是一时兴起选的,原本我也打算将这天赋换掉就是了。」
「是吗?那我再问一点。为什么你替我们施加的附魔是提升防御?提升攻击力的不也很好吗?」
「……嗯?这次组队的目的不是练等吗?像是甘兹的【皮革铠甲】等【铠】系天赋如果不坦些伤害,等级就无法提升不是?所以我才会那么做。」
「是吗?看来……你的【附加】有帮上忙啊,这次就谢谢你了。」
总觉得背脊有股恶寒窜过。是因为男人对自己卖娇产生的恶寒吗?
「但真的是这样没错喔。如果云没有施加防御附魔减轻伤害、用弓从远距离将怪物引过来的话,我们后卫因为MP用光了会很危险。」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呢。」
被女性如此称赞真是害羞。然而话说完后米妮兹便露齿一笑:
「不过,为什么第一个施放【附加】的人是塔克呢?」
「啊?哪有什么为什么……」
「呵呵。是因为想帮自己在意的男孩子一把吗?」
「才不是好吗?只是很自然地就看到他罢了……」
「想不到塔克对你而言是会下意识用目光追逐的存在……」
「就说不是了!我跟塔克只是有段孽缘的儿时玩伴……而且我是——」
男的。就在我要这么澄清时,米妮兹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捉弄你真抱歉哟」结束话题。
可能我自己太过认真看待这事了,总觉得脸颊热热的。
米妮兹接著回过头去捉弄塔克,塔克的应对倒是很不错。我怨恨地朝他们的背影猛瞪,其他成员却悄悄看著这样的我露出微笑。这么一弄,简直就像我因为塔克被抢走在闹别扭不是吗?啊啊算了,还是别去想这件事了。我摇摇头重整自己的心情。
「好啰,在休息的时候顺便来检讨一下,还有确认自己的所持物品。恢复后再打个三只巨型野猪然后回去吧。」
我听从塔克发号施令,也从所持物品清单中看看自己取得的道具。嗯……因为组队打怪,获得的道具挺少的。这个巨型野猪的肉是要用在哪里?
用途就先不管了,除此之外我还取得了巨型野猪的毛皮还有巨型野猪的牙等战利品。
与塔克他们一同打怪,使我等级直线攀升。果然打倒强敌能得到的经验值比较多,所以才会选择这种高风险、高报酬的策略啊。
反正我也不是攻略组的人,悠哉地慢慢来就好了。
因为我的天赋组成一半是战斗系、一半生产系。只顾著战斗的话等级无法均衡发展,玛琦说战斗与生产难两全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嗯——」
「怎么了,小云?」
「小云!?」
米妮兹自身后抱住我。呜哇,女孩子身体真是柔软。不是啦,我是男的,拜托叫我的时候别加个小字。
「别贴在我身上嘛。」
「才不要咧。你那么可爱……」
看来她是不会立刻松手了,但也不能粗鲁地对待女孩子,况且她也没完全贴在我身上,多少还能忍耐。但她在我耳边低语,害得我背脊一缩。
(小云。真是对不起哟,刚刚说那些闹你的话。)
(米妮兹?)
(我没有要把塔克抢走的意思啦。)
不不不,怎么好像有许多天大的误会参杂在一起?我一转头,就能看见米妮兹那极近距离的笑容。
「老实说吧,其实我是男的。拜托你别再有那种想法了。」
「咦——骗人。不可能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还是说你想走那种女扮男装的中性路线?嗯——这样的话服装应该区别得更清楚一点比较好吧?」
「就——说——不——是——了,塔克!你快来替我证明啊!」
「嘿嘿嘿,你就别害羞了。云在现实世界差不多就长这样呀。」
「喔喔!正牌货发言出现啦!」
「塔克你这浑蛋!」
眼前的这个家伙哈哈大笑地看著我被女生抱住还无法硬拉开。可恶。
「不过,人家不是都说弓箭手很弱还是很倒霉之类的吗?但云没有那种感觉呢。还有【附加】也被批评是个烂天赋,但如果可以生产药水,就代表你也点了【调合】或【合成】吧?我倒觉得不需要被得贬那么惨呢。」
「啊——经你一说我也这么觉得。为什么人家都说弓箭手很弱咧?」
女性成员纷纷歪头表示不解。实际理由我也不清楚,不过还满有趣的,所以也不必特别在意吧?
对此男性成员则显露出微妙的表情。
「啊——那个啊,原因是公测版发生的城镇袭击事件。」
凯缓缓道来。
简单来说,在保卫战类型的事件中,玩家的作战策略是靠远距离的法师与弓箭手混合部队来削减敌方数量,再靠前锋铲除剩余势力。
当时弓箭手在镇上慌忙地补充箭矢,导致库存耗尽。
从队伍全体的弓箭手人数来看,保卫战在箭矢数量相当不充足的情况下开打,而在预料不及的情况下被赶上战场的弓箭手,也因为无箭可射成了挨打的木人桩。
最后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赢了,但弓箭手却招惹许多玩家的反感,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唉,当时真的是焦头烂额,战况危急到我们前锋挂点回村后,还得在状态值低下的情况杀回战场对吧,塔克。」
「是呀甘兹。在那场公测版战役中活跃的英雄,后来甚至被称作【白银圣骑士】与【水静之魔女】呢。」
为何要看向远方?别摆出那种死鱼眼好吗?
「不过,还有一点很奇妙——就是【附加】。为什么云能那样使用呢?」
「「「咦?」」」
不,正常来说附魔本来就可以施加在伙伴身上没错吧?仔细想想,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对伙伴使用附魔。是说女性队友们,为何连你们也那么惊讶呢?
「难道附魔不能对伙伴施放?」
「不是,【附加】的瓶颈就在于施法范围大约只有两公尺。据曾锻炼过【附加】的人的说法,就算升级距离也不会改变,所以他们早早就放弃那天赋了。」
意思是问题出在范围过短啰?
两公尺的话确实是初期箭矢的攻击范围,如果近成那样,既无法替前锋附魔,为了施放附魔冲到前线的话也会被波及。
由于附魔是为魔法职玩家量身打造的技能,魔法职的人防御力往往有如纸箱般脆弱。
「所以呀,云在战斗中能安全施放附魔这点很怪——你心里有谱吗?」
「没有。我只是单纯看要将附魔丢在谁身上而已……」
听了我的话后唯一有反应的,是知道我初期天赋为何的塔克。
「云,你现在还有在练【鹰之眼】吗?」
「嗯?有啊,还挺方便的。那天赋除了望远能力外还有夜视能力,最适合在晚上打怪了。晚上我都一直开著【鹰之眼】在升等。」
「你看著我然后对我施加附魔试试。」
塔克离了五公尺远后说道。
「虽然我不太懂你想做些什么啦……《附加(Enchant)》——防御。」
塔克身上缠绕著一股微弱的青光。约莫不到一分钟时间,附魔效果便消失了。
「接著你转向右边,然后对我施放附魔。绝对不要让我出现在你的视野里。」
「好好好。《附加(Enchant)》——防御……怪了?」
无法施放。塔克见状便叹了口气,好像在说:果然是这么一回事。
周围其他成员也都察觉其中异样,唯独我还弄不清状况,反覆向自己或他人施放附魔,确认技能是否还有效。
「看来我们误会大了。【鹰之眼】的本质不在望远也不是夜视,是在锁定能力上。」
我对生疏的辞汇感到不解。
「换句话说,就是能选择视野内任何物体当目标的能力。如果练起来,会是个不得了的能力啊。」
「啊哈哈哈哈,希望它可以强到变成『官方外挂』呢。」
「咦,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云能够在所有可见对象身上施放魔法。你可以改拿法杖、学些魔法系天赋转职成法师试试,或许这样就能开远距无双……也说不定。」
我虽然不是很懂,但一听到什么无双的感觉就很帅气。
「云打算怎么办?就这么转职吗?」
「不。跟别人一样不是挺无趣的吗?我要贯彻生产职兼弓箭手这个游玩风格。」
「是说这个情报要不要贴到攻略网站上?贴上去的话,【鹰之眼】还有【附加】这对组合就能脱离冷门天赋行列了。」
「唔——这样就会有人来模仿我吗?感觉有点讨厌呢。虽然这是我的任性请求,不过游戏名称有著Only Sense这字眼,各位能帮我保密,让这成为我专属的游玩风格吗?」
「了解、了解。各位也没异议吧?」
大家都赞成替我保密。
想不到大家都是好人,下次有机会的话真想再跟他们一起打怪。
好友一口气就多了四人。我好像隐约听到「能不能交到一百个朋友呢?(注4)」这种话。(注4 原文为「友达百人できるかな?」  ,知名都市传说。出自日本童谣《一年生になったら(升上小一后)》歌词,词中写到:「升上小一后,升上小一后,能不能交到一百个朋友呢?想要一百个人一起,在富士山上吃饭团啊。嚼、嚼、嚼。」然而歌唱者本人加上一百位朋友,照理应有一百零一人。)
【附加】与【鹰之眼】这两个天赋,如果只习得其中一方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组合起来就能帮上忙。持续培养这两项天赋的话,就能更有效地辅助塔克还有其他伙伴们。一想到这边,我就觉得有些高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