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一卷
  5. 一章 正式营运与烂天赋
  6. 繁体版

一章 正式营运与烂天赋
2017-06-22 20:26:25

		

早上八点。美羽坐立不安地吃著早餐的吐司。
「我说啊,你也别那么耐不住性子,游戏是早上十一点才开放对吧?」
「嗯。所以拜托哥哥你早点做午饭,我要玩个彻底。」
「不行。午饭依然得准时十二点才吃。还有,游戏不准玩太久。」
我好言相劝,但妹妹仍嘟起嘴来抱怨。暑假的时候你不是都没帮忙做家事吗?我原先是想这么说的,但如果她认真起来帮忙反而会碍手碍脚,于是我只好沉默。
「好啦好啦。那我就简单弄个炒饭吧。」
「哇——谢谢哥哥!」
唉,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嘟囔道。在那之后,我忙完家事,一边准备午餐一边想晚饭该煮些什么菜色。
因为今天太热,晚上就弄个细面来吃好了。然后再准备几道等水煮开时就能上桌的料理让营养均衡一点,比如说棒棒鸡或炸物,或是搭配腌茄子之类的。炸点美羽喜欢的什锦天妇罗的话,她或许会愿意下楼。将炸得酥脆的食材沾上酱汁来吃可谓至高无上的幸福,在我东西炸好的时候,她应该会暂停游戏来吃吧。
这么一来美羽也能早点吃饭——这样想的我还真是宠妹妹。
到了十一点,我戴上VR装置躺在床上,装置启动同时就开始进行催眠诱导。感觉肉体睡著了,但脑袋却十分清醒。随后视野变得一片开阔,我来到一片全白的空间。
『请输入姓名。』
在女性机械声提示下,我用出现在眼前的半透明键盘敲下名字。在不适应的VR空间中,我缓缓输入自己的名字【SYUN】。输入完毕后,眼前切换至一片半透明的画面,跑出是否要进行新手教学的选项。除了操作以外,我已经事先看过攻略网站获得了一些资讯,必要时再问静姊姊或美羽就行,于是我选择跳过教学。
下一秒,景色在我眼前敞开——
周围一片人山人海。看来有许多人也登入进游戏里了,我个人是第一次进到VR世界,但身子总感觉不对劲。我希望这只是VR世界里特有的违和感啦……可是为什么我的头发会这么长?臀部好像也有些圆润……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我那么想时,突然传出砰——砰的连续声响,我赶忙查看周围。
我急著望向浮现在视野角落的图标,以语音输入的方式点开。
「打开聊天系统。」
『啊,哥哥。你有听到吗?』
「什么嘛,是美羽啊。吓我一跳。」
我因弄不清现况导致思绪被迫中断,但听到认识的人的声音后心情算是大幅冷静下来。
『这边人太多,我搞不清楚你是哪个,我们就跟姊姊约在北边大圣堂碰面。等你过来啰』
「收到,我立刻过去。」
我立刻往该地点移动。我讨厌拥挤的人群,而且周遭的人都在上下打量我。
抵达大圣堂后,也有许多人约在那碰面。我从中寻找美羽的身影。
『哥哥,你到了吗?』
「嗯,我到了……你在哪?」
『我在圣堂前的雕像下面,头发是白色的。姊姊的头发是水蓝色的。』
总算找到了。角色头发的确是白色的,她旁边还站著一位水蓝色头发、身穿长袍看似魔法职的女性。虽然配色不同,但那位眼角微微下垂,还有颗爱哭痣的美女的确是我认识的人。我向两人搭话:
「你是美羽(Miu)对吧?」
「啊,我是缪(Myu)没错。您是哪位?」
「是我啊。你哥哥峻啊。」
「咦,你是小峻?姊姊有好一阵子没看到你,都认不出来了呢。你什么时候变成女孩子了?」
「等一下,姊姊,不是那样吧!?问题不在那好吗!为什么哥哥变成姊姊了!」
听到姊姊这么说,我轻抚自己胸膛。胸部虽然几乎没有起伏,但仍有柔软的触感回馈至掌心上。顺著将手滑向下方,能感受到细瘦腰身传来的柔软反应。自衣服上也能隐约感受到的胸部弹力,令我疑惑不解。
「我是不想这么认为啦……但在编辑角色时,摄影机拍下我的样貌后也没有特别加工。这说不定是系统的修正成果——主要是朝女性角色方向修正。」
我真的很不想这么认为。虽然我的确是长得有点像女生啦!太过分了。这是系统的Bug。我不断在心中大喊:为什么会这样!
「而且哥哥的声音好像也变高了?总觉得有些可爱呢。」
我的声音的确高亢了些。也就是动画角色那种声线。
只要有意识地去装,在现实生活中我也能发出同样的声音,因此这点并不让我觉得困惑。
我也曾因为这声音被逼参加游园会的变装大赛。只因为「男扮女装也算变装之一吧」这种烂理由,强迫我穿上某知名女配音员所配角色的服装站上舞台……大赛在没人发现我是男生的情况下,由我获胜划下句点。
如果那段黑历史被人挖出来,我就只能掐住脖子自杀了。顺带一提,这就是巧拿来逼我帮他消化作业的把柄。
「嗯——变得那么漂亮,姊姊真开心。小峻,不对,现在应该叫小云吧?」
……什么?
「因为你显示出来的名字是云呀。」
「啊,真的耶。变成云姊姊了。」
我原先输入的是SYUN才对,看来是因为不习惯VR操作而漏打了。第一个字母S漏掉——所以名字变成了云(YUN)。
「可恶,真是够了,我要砍掉重练!」
「好啦好啦,基本上这款游戏是不能当人妖的,所以我想这应该会是个不错的体验哟,云姊姊。」
「如果砍角——我就会动用姊姊权限,将黑历史全盘抖出来哟。」
哇,静姊姊——不,现在应该称呼她赛伊姊姊才对——是认真的。赛伊姊姊认真起来非常缠人,后果总是不堪设想。平时虽然是个温柔和气的人,耍起性子倒是挺彻底的。
「我、我知道了。但我就随便玩,可不刻意扮女生喔?话说,你们两人都选取天赋了吗?」
「嗯。只要选取初期天赋,同时就能拿到初期的武器哟。」
「那我也来点一下天赋吧。」
我让两人在一旁等待我选择完想要的天赋。
「云姊姊,你都选了些什么天赋?」
「嗯?我的天赋组成是【弓】、【鹰之眼】、【魔法才能】、【魔力】、【炼金】、【附加】、【调教】、【合成】、【生产心得】这些啊。」
缪好像吓得连嘴巴都阖不拢了,赛伊姊姊则一脸伤脑筋的样子。
「云姊姊,你的目标是想成为怎样的玩家啊?」
「唔,应该是辅助系的吧。我有好好看过资料才选的,为了使用武技或技能所需的【魔力】,以及为了施放魔法绝对必要的基本天赋【魔法才能】,还根据对应的魔法种类选了【附加】——」
「……哥、哥、你这个大笨蛋!居然净选那种垃圾天赋!」
嗯,我就是知道这些被当成垃圾,才刻意选看看能不能闯出一片蓝海——我原先想这么反驳。
「听好了?【弓】的CP值根本糟透了!【鹰之眼】只是能让你看清楚远方的东西而已,一点也不特别!还有【炼金】就只是单纯的物质转换,而且转换效率又差!【附加】不好也不坏,【调教】的话,敌兵的调教成功率又不高,根本是没人在用的死天赋。好用、有意义的天赋不是只有魔法系跟生产系啦!我原本还期待可以三个人一起冒险的说!」
「我来翻译一下,简单来说【弓】不和消耗品箭矢组合的话就无法使用;【鹰之眼】只是让视野变好,称不上是什么方便的天赋;【魔法才能】虽依【附加】、【炼金】多少会成长而有用处,但效率很差。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赛伊姊姊好心替我说明。
意思就是,我为了不变成绊脚石选了些辅助性质的天赋,结果根本是个根本辅佐不了队友的拖油瓶。最后一句话更是深深刺向我:
「【合成】或【调和】能做出来的道具啊,商店基本上都有卖。所以那些天赋在游戏初期应该不太重要。」
好的,我的存在意义整个消失殆尽了。话是这么说,我也不能在众人环视的情况下伤心沮丧。
全体玩家初期持有的资金是1000G。为了打理装备,我在镇上绕了一圈。
搭配我所取得的【弓】天赋使用的铁箭,30支一组要价30G。买四组花了我120G。【合成】与【调合】的初期生产工具组各为300G,所以是600G。新手用的药水30瓶共150G——合计870G,手头还剩130G。
选择一般通用天赋构成的玩家,会贱价卖出习得天赋时获得的初期武器,转而购买商店卖的武器。接著再将消耗品补齐的话,最少也会剩下500G左右。
而弓箭的CP值之所以差的理由就在于箭矢。箭只能使用一次,射出去的箭无法回收,这是基本原则。而光靠弓箭去打初期怪物的话,每只怪物需耗费三支箭,而怪物身上最好的掉落物品卖价为3G,最差为1G。况且这还是以每发都顺利命中为前提,如果没射中的话当然没赚头。
我虽然有生产天赋,能将掉落物品制成其他道具,但也赚不了多少钱。
「……也就是说,原因出在初期投资报酬率太差了对吧。」
「没错。而且只要天赋等级上升,魔法本身就会有一定的追踪性能,然而弓箭却没有那种性能。弓箭轨道几乎是直线,所以光靠弓箭作战,会十分依赖玩家本身的能力。」
「……不、不过游戏有动态辅助系统,新手应该也多少打得中才对。小云,你就别那么沮丧了。」
「喔、喔喔……」
被方才还以为能一同冒险而雀跃的缪大肆说教了一番。就因为我选了一堆垃圾天赋,她就那么不开心吗?算了,明明看过初期构成攻略还自愿取得这些烂天赋,会惹她生气也是无可奈何的。
「算了,我们出发去打怪,早点进行战斗教学吧。我下午已经跟朋友约好要一起练了。」
「……喔、喔。」
我向赛伊姊姊发出求救视线,但她也仅回以苦笑。
我们穿过初期城镇——通称第一城镇——的外墙抵达平原区域。在这张地图中,平原的怪物全都是设计给新手玩家打倒的简单对手,平原上还有分别通往东西南北的道路。
公测时东方攻略较为盛行,由于南北皆为高等级地区,所以没有攻略资料。西边采集系道具虽然丰盛,但平衡度设计不佳。
「首先试著打倒敌人吧。哥哥你用弓箭,姊姊就用魔法吧。」
「了解。」
「我知道了。」
之后我们三人努力狩猎怪物好一段时间。妹妹舞剑、赛伊姊姊射出水球,一个接一个打倒外表看似草食动物、名称为草食兽的怪物。我则负责射箭……
「根本打不中!」
赛伊姊姊位于射程约两公尺的地方,能轻松以魔法命中对手。但一样是远距离攻击型的我连区区两公尺都能射歪,而射歪的箭无法再度利用。糟透了。CP值真的糟透了。
而且最瞎的是每当我弓箭射完后,还得从道具栏中补充弓箭。
「麻烦死了!」
我不锁定目标陆续射出弓箭,感觉根本打不中。不自觉地前进到容易命中的位置上。
「姊姊,你跑到那么前面去的话——」
「这里的话应该射得——!」
草食兽朝著正在射箭的我冲来,我吓得后退半步闪避,却直接跌坐在地。
「——危险!《水飞弹》!」
水球打在向我冲来的草食兽身上,怪物因而消灭。
「小云,怎么可以那么盲目地冲上去呢?没事吧?」
赛伊姊姊弯腰看著跌坐在地的我。自长袍间可一窥她那雪白的颈子以及线条迷人的锁骨,我稍微别开视线。当上大学生果然会变得不一样吗?我微微感受到姊姊散发出来的美艳气息。
「哼,都是因为你学了一些垃圾天赋的缘故。你的箭全部用完了吧?那最后就来示范一下必杀技——【武技】好了。正好【剑】天赋的等级也到5了……」
缪的口气仿佛是在赶我走似的拉我起身。
她缓缓朝草食兽靠近,并将剑举于正面。下个瞬间,她行云流水似的使出三连击。剑刃挥舞的轨迹看上去似乎还带了一层薄薄银光。
「这就是【武技】啰。云姊姊只要让【弓】天赋升级的话,也会学到武技。不过我比较建议你早点将天赋换掉就是了。」
「顺带一提,天赋每升10级就会获得一点SP,升到30级左右就会出现高等天赋了。」
「我懂了,谢啰。」
兄弟姊妹三人狩猎,获得的道具远不及补充箭矢的金额。我不禁心想,这下只能靠生产赚钱,将天赋全部洗牌重选才行了。
●
与缪还有赛伊姊姊分道扬镳后,我一边确认自己的状态回到城镇。
我目前的天赋所示如下:
──────────────────────────
持有SP 0
【弓Lv3】【鹰之眼Lv2】【魔法才能Lv1】【魔力Lv1】
【炼金Lv1】【附加Lv1】
【调教Lv1】【合成Lv1】【调合Lv1】【生产心得Lv1】
──────────────────────────
先前的战斗结果根本无助于天赋成长。缪的【剑】等级为5、【铠】等级3,因为她偶尔会施放回复术或魔法,魔法系的天赋应该也有随之成长。赛伊姊姊的【魔法才能】为3,【魔力】也是3,然后【水属性】是5。从这可看出我的综合等级有多么的低。
我坐在城镇郊外的广场,开始多方尝试。
首先从【炼金】天赋开始。
这个天赋的特征——也就是物质变换,但实际上它的作用却与名称相去甚远,被视为垃圾天赋。打倒草食兽所获得的胆石、毛皮、骨头各有五十个,是姊妹分别施舍的结果,我拿这些素材来做实验。
我自选单中打开技能一览,里头有个名为【物质变换】的技能。选择【物质变换】后,接著会跳到选取要变换的物品介面。我自物品清单中选择胆石。
消耗画面上显示胆石X10。这应该是表示在执行物质变换时会消耗的道具总量吧,我毫不犹豫地执行该项技能。
变换出来的道具叫作药石——只有一颗。
哇~胆石居然变成中药了呢。嗯,这是一款游戏,还是别吐槽这点好了。
之后我再将十张毛皮拿来执行物质变换,换出了一张大毛皮。拿骨头执行变换时出现了两个选项,分别是「消耗十个骨头变换成大骨头」以及「消耗一个骨头变换成两个骨粉」。
「为什么变换骨头时会多出选项?是天赋等级上升了吗?」
我以为等级上升而确认自己的状态,结果等级依然是1。
「消耗的道具数量也不一样呢。若换成十个骨粉的话——」
我先将五个骨头化成骨粉,再将骨粉施予【炼金】——结果骨粉又变回骨头。
实地测试【炼金】的物质变换结果,分别为高等及低等道具变换两类。为了生产高等道具如药石或大毛皮,得耗费十个道具才能换成一个高等道具。
而低等道具如骨粉的变换率为两倍。
我不清楚如果天赋成长,变化率是否会改变,或是有其他物质可供我选择,但当下可用于提升【炼金】天赋的道具实在太少。
「靠战斗无法打倒敌人,是要我怎么去收集道具?算了,等一下再想这个问题。」
先将道具问题搁在一旁,接著来试试看【附加】。
说到附加,就是一般RPG中常见的附魔或增益类型等等让状态值上升的魔法天赋。
我先试著以自己为对象施放附魔。
方式与【物质变换】不同,只需将意识集中在施放对象上,咏唱技能清单中的魔法技能即可。
由于MP几乎消耗殆尽,所得之附魔效果相当微薄。而维持时间只有短短六十秒,能否运用在实战上也是个问题。不过就MP消耗量大这一点来看,表示【魔力】也会相对成长,待MP恢复后,再来试试其他种类的附魔吧。
我在自己身上施加了防御与敏捷提升的附魔,效果都撑不久。不过我发现,坐著休息时MP恢复的速度比站著还来得快。
我乖乖坐在原地持续向自己施放附魔,才发现【魔法才能】已经升到2级,【魔力】更成长到4级。
附魔共有红色的ATK、蓝色的DEF、黄色的SPEED三种类。只要提升天赋等级,状态上升效果与持续时间应该也会跟著增强以及延长吧。只要有时间就往自己身上施放附魔,应该会成长到10级左右。至于【调教】,这完全是个自杀天赋,现在的我没有能打倒怪物的自信。
而【合成】与【调合】也需要道具来执行,但身上没有素材。嗯,道具严重不足。这下该如何是好?
这时响起砰一声——有人找我聊天。只要知道我的邮件地址,并在游戏内事先登录的话就能发送对话邀请。
找我聊天的人是巧。
『喔,你人现在在线上吗?』
「我在线上啊。怎么了?」
『那要不要来碰个面登录好友?顺便说,我现在的名字是塔克。』
「了解。我现在人在……」
之后,我在等待巧前来期间持续施放附魔,结果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喂,峻,你在哪啊?』
「我的角色名叫云,黑头发,然后现在是附魔状态。角色身体正在发红光。」
身处在连自己也觉得抽象的景象中,我与熟识的少年对上眼。对方见到我说了一句:
「啊、啊啊。原来云就是你……为何是女角?」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机器误认了。」
「哇,美人度比我上次见到你时还更多了两成,整个就是美少女。虽然没有胸部——「呜哼!」」
我在有攻击加成的附魔状态下,往塔克的侧腹招呼一拳,但那简朴的坚硬铠甲却将我的手弹开,最后反而是我的手比较痛。
「你就老老实实让我揍几拳会死……我也是很在意的好吗?废人玩家。」
「好吧。不过名字怎么会变成云啊?根本完全就是个女的。从外表来看也一样……」
「那是输入失误。」
我自己也知道。眼睛长得比平时大,无论在谁的眼里看来都像女生的脸蛋,就连体格也和女性相差无几。
「你想像一下,被自己的妹妹叫成姊姊的时候,我可是毛骨悚然啊。」
「请节哀。」
「而且呀,我选了些冷门天赋后,还被妹妹要求换掉。」
「不,那是你选了烂天赋的错。」
可恶,废人就是这样,只重视游戏的效率。
「话说你现在取得了哪些天赋?」
「嗯,差不多就像这样。」
我将天赋状态值叫出来给巧、不对,是给塔克看后——他第一句话是么说的。
「呜啊,糟糕透顶。」
「我要哭了!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弓】是战斗天赋中没效率的代名词,【炼金】也是个没效率的东西,然后还有【调教】……你还是快点练到10级,学个新天赋把它换掉吧。」
「呜……靠战斗又赚不了钱,我身上的钱也只有130G而已。」
「我说你啊,总觉得好像在自绑手脚玩游戏耶?」
绝对没有这回事。我本来就没有这种打算。
「惨了。被妹妹要求换掉天赋,静姊姊也对我苦笑,这下害我自信全失了。」
「你才刚开始玩游戏,怎么会有自信嘛。」
「呜,这时候多少安慰我一下吧?我还有平时身为哥哥的尊严在啊。」
我抱腿坐在原地,抬头瞪著身旁的塔克。但塔克只是用指甲搔搔他的脸颊。
「安慰是吗……不幸中的大幸,至少你还是个美少女啊。赛伊姊姊是温柔系美人,缪是阳光美少女,至于你的话,应该属于冰山美人那一型吧?」
「少啰嗦。是说你这样根本没安慰到我。」
才没那回事呢!大家说对吧?我抱持这般想法看向周遭其他玩家——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别过头去……不,这是巧合吧?绝对是巧合,一定没错。
「我有事想跟你商量。这游戏有没有什么比较好赚的门路?」
「嗯——你是说等级吗?还是钱?」
「两者皆是。毕竟我阮囊羞涩啊。」
塔克双手交抱于胸前沉思,在一旁的我则不忘趁机追加附魔,身上发著蓝光。仔细想想,这样的组合还挺奇妙的。
「有喔。如果你不战斗的话,从平原往西侧走的那座森林可以获得采集系的道具。你既然有【调合】天赋,将道具拿来加工卖钱,顺便练等级应该不错?」
「是吗?那我试试看。谢啦,其他还有什么建议?」
「白天敌人的出现率偏低,不过一到晚上就会变多,就这点注意一下。是说你一个人要怎么办?要不要帮你?」
「不用,你愿意给我建议那就够了。谢谢。如果光靠我一个人,应该想不到这些。」
「小事一桩。那来登录好友吧,我有空的话也能帮你练等,毕竟是我邀你玩这款游戏的。」
真是……这家伙在现实生活常替我添麻烦,在游戏里倒是挺可靠的。这让我有些不是滋味。
「那就期待你大肆活跃一番啰。」
「我不是你还有美羽那种网游废人,不可能的。」
我俩互开玩笑后分道扬镳。我踩著比方才还来得轻快的步伐,穿过城镇的西门向西边出发,目标是采集物品。
我无视平原上的草食兽持续前进。看来草食兽是非主动怪——意即玩家接近也不会主动发起攻击的怪物。
因此我能无视怪物,在平原上自由移动。
我偶尔会施放提升敏捷的附魔,让自己身上发著黄光前进;而平原相当开阔,因此我也会望著远方的怪物或景物,来提升【鹰之眼】的等级。
天赋等级在转眼间提升,上升之快,令我觉得与缪以及赛伊姊姊打怪那次根本毫无意义。
沿途似乎没什么可采集的道具,我用鹰之眼定睛往森林深处一望,离这里有段距离的地方正好有处采集点。好吧,开始采集啰。
我感知到树木根部以及地面有道具在,意识自然往该处集中。这种感觉真不可思议,难道是天赋的加乘效果吗?
以树枝为首,我采集获得的道具还有香菇、药草、石块、野草、鸟的羽毛这些,种类算是丰富。每样道具我都捡了十个左右,另外还有一种只能于特定地点土壤采集的道具——腐叶土,不过腐叶土有何用途现今仍不明。
顺利收集到许多种类的道具,对告诉我这情报的塔克真是感激不尽。我接著进入森林内的非战斗领域——安全区域里头休息。
我并未立刻著手进行【调合】,事到如今才开始仔细浏览自己的选单。
看过技能栏后,我发现自己尚未习得战斗技能【武技】。而在【合成】或【调合】的技能栏中已有【制作书】存在。
顺带一提,我的天赋状态一览如下——
──────────────────────────
持有SP 0
【弓Lv3】【鹰之眼Lv3】【魔法才能Lv4】【魔力Lv7】
【炼金Lv1】【附加Lv6】
【调教Lv1】【合成Lv1】【调合Lv1】【生产心得Lv1】
──────────────────────────
这样的进展虽然很难称得上顺利,总比刚开始苦恼时要来得好多了。那么现在就开始来练【调合】与【合成】等级吧。
首先取出【调合】的基本组合摆在眼前。
出现的是约一般汤碗大小的捣药钵棒、加热用的铁制小容器、装载容器的三脚架,以及加热用的谜样热源。其他还有包药纸和收纳玻璃容器的箱子。
每当我取出玻璃容器,但未装进任何物体的话,手上的容器便会消失,箱子里也会自动浮现、补充新容器。
「游戏中这种小地方就是这样。正所谓奇幻世界啊。」
由于攻略网站上提到道具也可自行制作,所以我亲手实践,以一组看似国中生化学实验用的器材熬煮著奇幻世界中必备的经典道具——药草。
最后熬煮出来的是新手药水。免钱的材料化成了一瓶5G的道具。
一株药草就能变成新手药水,变换效率比【炼金】好上许多。不愧是生产系。
不过就分类上来说,炼金也算是生产系吧。
之后技能栏发生变化,新手药水的【制作书】被新增至技能栏里头。我试著点选该【制作书】,制作新手药水。
在与物质变换相同的画面选择执行后,系统自动消耗MP,制成一瓶新手药水。原来如此,生产系之所以需要魔力天赋的理由便在于此。制作书一览中,其他还有药石、大毛皮、骨粉等已生产过物品的分类。
以【调合】为首,生产系天赋的法则是只要自行制作过一次道具,道具制作书就会自动新增到清单中。从下回开始就可直接使用技能来制作物品。
如果调合与炼金一样,那么说不定也适用于其他生产职业。我尝试在制作新手药水时改变一些步骤,虽然成品名称依旧是新手药水,恢复量多少出现了一点差距。
制作书内容同时更新,变成刚刚做出药水中回复量最多的配方。
「看来是能让玩家选择要靠技能统一大量生产,或是亲自调配出质量最好的。」
大致上的优点差不多就像这样吧。在我做出十个新手药水时,调合等级也上升了。既然已经知道如何提升调合等级,接著就换【合成】吧。
合成是种拿素材或道具互相结合、创造出新素材道具的天赋。执行合成似乎一开始就得消费MP,总之先来尝试看看。
我取出的合成道具是张画有魔法阵的垫子,左右两边画有指定摆放合成物品的标记。
「首先来个最基本的药水合成吧。」
我将方才制成的新手药水放在指定位置上,执行合成。
伴随垫子上发出一瞬间的白光,两瓶药水跟著消失……似乎合出了一瓶特浓特黑的药水。
「这、这什么啊?合、合成算成功了吗?」
不,就表面上看来是失败吧。我在道具栏中确认后,发现那罐液体是毒物。毒物会引发持续减少HP的异常状态。
我心想这应该会派上用场,便将毒物收进物品栏中。
「看来生产失败了。生产职等级太低的话确实容易失败,算了,失败也会得到经验值,这样也罢。」
我对自己这么说道,再度选择两瓶新手药水进行合成。
这次合出一瓶颜色来得比新手药水颜色还来得深的绿色药水。成品名称真的就叫作药水。
这一次合成成功,系统也新增了药水的制作书。
我就这么持续合成药水,直到升上2级。
我转而确认药水与新手药水的残余数量。
「与缪还有赛伊姊姊买的新手药水都没用过呢。」
虽然买了新手药水,但是有【回复】天赋的那两人为了升级而率先使用魔法,买来的新手药水根本原封不动。将新手药水拿来炼金变化成高等道具,会变出什么呢?我保持一种实验心态来试著炼金。
变换结果——十分可惜的是又变出一瓶毒物了。炼金失败。
「……50G变成毒物了。」
【炼金】天赋在这瞬间升到2。魔法系天赋也都各自提升了一个等级。不坏。只不过成本太重,重过头了。但我一旦在意起来就无法半途收手。
我不怕死地再次炼金,结果——炼成了药水。有种无法言喻的无力感……
「啊——这下真的浪费了。直接用全部合成合出药水的话,至少还会提升合成等级的说。」
不过经我确认后,【合成】与【炼金】制成的药水之间效能有差。
合成药水的效果接近制作书预设值,但炼金药水的恢复量比预设值多出了一倍。也就是说,炼金制成的道具品质较高。
看来道具制作成品的性能会依炼金>合成>亲手调合>技能制作出现落差。不过,就效率面来说,排名恰恰相反,如果将亲手调合练熟,就能干脆地去掉两个制作选项。
「各选项间的平衡调整得挺不错的嘛。是说,我选的天赋还真是不得了……」
不用说,我指的是当然是不好的方面。一般而言,在生产系天赋中存在因效率差遭人嫌弃的【炼金】,以及效率良好的【合成】与【调合】。同时塞进这三种的我的天赋装备栏位才是一点都不平衡。先不管这个,当前首要目标是提升天赋等级。
药草主要花费在提升【调合】天赋,其他道具我也全都用于【炼金】以及【合成】上头。直到准备晚餐前,反覆进行采集与提升生产系天赋等级之后,我发现了一些事。
我一直无法选择石块来执行炼金。若先从结论说起,石块就是个名为石头的未鉴定道具。香菇、药草或野草等物品经干燥工程后,素材名称前面会冠上『干燥』两字,其效果也会变成两倍。
但由于香菇属于食材道具,只能使其干燥,而无法有进一步的变化。
最后,我将树枝与鸟的羽毛两者组合后合成所诞生的产物,是铁箭矢的低阶版本——也就是木箭矢。
让我惊讶的是一根树枝能合出两支箭矢。如今我有两组共六十支的箭矢,这下不必再担心没箭而感到心安。
现在的天赋状况是——
──────────────────────────
持有SP 0
【弓Lv3】【鹰之眼Lv7】【魔法才能Lv6】【魔力Lv9】
【炼金Lv2】【附加Lv6】
【调教Lv1】【合成Lv4】【调合Lv4】【生产心得Lv3】
──────────────────────────
魔力还差一点就会升到10级。魔力天赋一开始就比其他天赋来得容易升,加成效果也明显,真是帮了大忙。总之到时就先把【调教】放进保留区,来取得新天赋吧。
时间看来也差不多了,我将继续游玩地点设定在这片安全区域,随后登出游戏。
●
游戏世界中虽然已经夕阳西下,盛夏时节的真实世界依然艳阳高照。
不过一到晚上六点半,也会吹来些许凉风。品尝细面虽感觉凉快,但现场因为别种理由更让人感到冰冷。
时间一到,美羽走出自己的房间。
「……」
美羽在餐桌上默默地吃著细面。她目光尖锐,散发出来的氛围不太友善。
「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
妹妹平时虽然活泼又有精神,偶尔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有时我会想起她毕竟是个正处青春期的国中三年级学生,难免会这样,不过她今天为何如此不悦,我倒是心里有个底。
——原因就出在我的天赋组成。
「那个,抱歉。」
「……你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游戏的事……不好意思添麻烦了。」
虽然不清楚原委,总之先道歉就对了。这就是回避问题的方法。
美羽深吸一口气后,又长长地叹了出来。
「对不起喔,哥哥。」
「喔喔,现在你会叫我哥哥啊?」
「拜托,不要对这点起反应行吗?」
呜。看来被自己的妹妹叫成姊姊的伤口意外地深。
「不是啦。其实是从公测时就一起玩的朋友带了一个新人来,但我跟那个人却合不来……让哥哥心情不好真对不起。」
「原来是这样。算了,你想抱怨的话我洗耳恭听。」
「嗯。总之那个人很爱出锋头,我们在回血的时候还自顾自地往前冲结果死掉了。死完回来还怪我们都不帮忙之类的说些过分话,让我有点不开心。」
「啊——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辛苦啊。」
「那个人不在的话,探险过程反而会变得更顺利呢。那个人死掉后不再跟我们组队这点真的是得救了。」
「是说在游戏中死掉会怎么样?」
「会受到死亡惩罚哟,一个小时内状态数值会下降。」
「那还挺伤的。不过,我是玩生产职,死掉后做点道具的话也不会浪费时间。」
啊,你已经决定自己的游玩方向啦?妹妹这么说道。
「因为我无法战斗啊,现在正在把生产系天赋的等级练高。」
「不过好可惜呢。因为云姊姊是个美人,我原本想一起组队来炫耀的说。」
「饶了我吧。不过有关战斗方面的话,为了收集道具我也会一个人去打怪,多少想把弓天赋的等级练起来一些呢。」
「嗯——原来云姊姊也可以自己一人玩。」
暂且先老实地专注在采集道具跟打怪上头吧。我也无法拖累他人陪我做这种麻烦事。我试著问其他问题来转移话题:
「美羽你现在天赋状态如何?」
「嗯——差不多就【剑Lv12】【铠Lv11】【攻击力上升Lv6】【防御力上升Lv6】【干劲Lv4】【魔法才能Lv10】【魔力Lv14】【魔力恢复Lv7】【光属性Lv5】【回复L V 7】这样吧?」
「成长幅度挺大的嘛,SP都累积四点了。」
「姊姊也差不多啰。哥哥如果早点装上【攻击力上升】之类的天赋,应该能抑止弓箭的消耗量?总之快点把所有天赋洗牌重装比较好吧。」
「那总得循序渐进,现在我在西边的森林自给自足中。」
「不过我还是想跟哥哥一起冒险,你要快点升等升到可以战斗哟。」
美羽是这么要求的,但将天赋重新洗牌,与锻炼现有天赋到能外出战斗,究竟哪个比较快呢?
嗯——平常我虽表现得像个能干的哥哥,一到游戏里倒是变得挺退缩的。
吃过晚餐后美羽先去洗澡,我趁这段时间收拾餐具,顺便替回家的双亲准备晚餐。我也在悠哉地泡过澡后,再度登入【OSO】。
游戏重新开始的地方在森林内的安全区域,于是我从这里开始游玩。
游戏中也是夜幕低垂。此地虽然有营火燃烧而保有一定程度的照明,不过只要一望向稍远处,就会发现四周黑漆漆一片,偶尔还可瞧见蝙蝠飞动的身影。
嗯——夜空真美啊。星光清晰可见,仿佛能远眺银河。我茫然地望著天空,只要意识集中,【鹰之眼】天赋的视野也能像天文望远镜般缩放。
【鹰之眼】正在成长,我则是正在享受这片游戏中的自然美景。
约望了三十分钟后我打开天赋状态一看,【鹰之眼】等级已升到10级。我乐得高兴,但这才想起我原以为【魔力】会率先升到10级,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鹰之眼】竟然是第一个升到10级的天赋。
在一片黑暗中环视周围时,总觉得可视距离好像变得更远了些。
我立刻决定取得新天赋。
虽然可取得的天赋都是初级天赋,但种类相当丰富。我的游玩风格已经逐渐偏向生产职,心想就这么固定下来似乎也不错,我于是开始翻找生产系天赋。
接续在【锻造】、【裁缝】、【木工】之后,我最后发现的天赋是——【工艺品】。
【工艺品】并不被视为主要天赋,因为它与【锻造】有共通之处,通常都视为附加天赋,主要用途在于制作饰品。【锻造】制作战斗色彩丰富的武器防具;【裁缝】可产出皮革铠甲,或魔法职业所需的轻装防具;法杖或弓则以【木工】打造。不过饰品与上游装备不同,始终定义于辅助性质,这不正符合我一开始的方针——选些可善尽辅助之责的冷门天赋吗?所以我马上就决定了。有种选了好东西的感觉。
是说,天赋还真是深奥。
原以为【鹰之眼】只是单纯可以望远,想不到也有夜视性能在。每提升1等级,可视范围就增加一公尺。若只靠弓天赋本身的等级加成,射程相当有限。
话说回来,我手上有箭矢,这边也没敌人,来练习一下射箭后就去睡吧。
我取出木箭拉弓,射出去的箭于可视范围内的黑暗中消失。我不停地将仅供单次使用的箭矢射向黑暗中。弓天赋会随著执行射箭动作而成长,如果幸运射中怪物的话,成长率说不定会上升一些。
我仔细地射出一支支的箭矢。毕竟至今从未练习过射箭,只能借由这样来提升角色的命中率。由于【鹰之眼】是种具有望远以及夜视性能的天赋,我可以清楚得知自己箭矢是否顺利射中树木。
当前的命中率约为十支中两支,还有得练呢。
【弓】天赋与【鹰之眼】天赋的等级已提升许多。我看了看【弓】的技能,里头确实新增了【武技】,是招名字相当普通的《远距离射击》。
我试著使用武技《远距离射击》。
拉弓时间变长,但取而代之的是箭自弦上射出时,发出了一声饱满强劲的声响,箭矢一瞬间就飞到用【鹰之眼】也望不到的远方去,至于效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虽然这些天赋被缪说得一无是处,但不仔细确认看看可不行呢。刚刚发箭的手感还不错。好吧,时间也差不多,今天就玩到这边好了。先去睡觉,明天再继续吧。」
我一面思考著明天也要以生产系天赋为主来成长,然后登出游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