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七卷 web版
  5. 幕间 珍娜队的灾难
  6. 繁体版

幕间 珍娜队的灾难
2017-06-22 20:43:05

		

「珍娜,魔物群来了哦。飞行型50~60只。地面上来的有大型3只、中型10只、小型大量――大概400只。几乎全是虫型哟。」
斥候归来的莉莉欧作出的报告是相当绝望的数字。更别说,这仅仅是敌人的一部分罢了。
我们所属的左翼部队,是由圣琉市的迷宫选拔队的我战斗部队24名为核心,与从附近的农民和农奴处征兵来的即席兵(临时民兵)300人所构成。他们都同样地害怕了。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是明明魔物什么的平常从没有机会见过,连正经的装备都没有就要强迫与之战斗啊。
「听好了,大家都会活下来的! 想一想打倒敌人的话就能成为英雄了! 你们运气太好了,别提翼龙(Wyvern)了,连真正的成龙(Dragon)和上级魔族也战斗过活下来了的精锐就在这里啊。杂鱼的魔物和中级魔族什么的没有害怕的必要!」
副队长的利罗卿鼓舞着同伴。虽然是稍稍牵强的演讲,农民兵们脸上的悲壮感还是减少了不少。太好了。
被卷入这样的战斗,从圣琉市出发时的我可是万万没有想到。
◇
「很顺利呢~,珍娜亲」
「是的呢,莉莉欧。」
「莉莉欧小姐,先不论私下里怎样,行军中请称呼珍娜分队长。」
「好~滴,伊欧娜真是顽固呢。」
伊欧娜小姐把莉莉欧训斥了。
但是,改口叫珍娜分队长的话也太羞耻了吧。
我们在辛苦的最后,终于获选成为迷宫选拔队——迷宫都市萨瑞碧拉(迷宫都市セリビーラ)研修选拔队的简称——也是在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本来是要开春的时候才出发的,根据伯爵大人的意见将予定提前出发了。说不定也与队长和副队长说着季节怎样怎样,今年的雪来得比较晚之类的硬来了有关系也说不定。
迷宫选拔队的组成,是合计4人的骑士和从者构成的骑士分队两个,还有魔法兵1名、护卫兵2名、斥候1名组成的魔法分队3个,以及工兵分队一个。剩下的还有文官先生两人以及他们的佣人4名同行。*除了工兵分队的人数不明外,4*2+(1+2+1)*3+2+4=28,总数30人,所以工兵是两人
总数30人,因为是骑马8人、马车5台的团体的原因,时常在山中会看见的盗贼们也从来没袭击过来过,只是偶尔会被中型的魔物袭击,但是也不是在圣琉市的地下迷宫中锻炼过的我们的敌人。
「话说啊珍娜亲」
「什么?」
我的回答声中渗出一丝警戒。因为,莉莉欧用这样的问法的话肯定是问些无聊的事情嘛。
接过伊欧娜递过来的行粮,是烤过的像石头一样坚硬的黑面包和豆子的汤。先不论味道如何,温暖的汤还是挺让人高兴的。虽然被当作柴火的替代品的火魔法使的萝德莉露有点不满,但是这种时候真是羡慕能用火能力的人啊。*对比一下被召唤的第三人
「一直这样顺利的话,差不多也该追上了吧?」
心里虽然装作平静,但还是没停住吃惊(ぴくっ)的反应。
怎么办?如果回道「追的是谁?」的话,会被追加进攻的。要是答道「还没发展到能说追的程度呢」又感觉有点讨厌。
「追的说的是谁啊?」
趁着我困扰着怎么回答的时候露乌问道。明明都已经让伊欧娜闭嘴了,露乌真是的。
看吧,莉莉欧昵嘻昵嘻地一脸贼笑着,快饶了我吧。
「不是明摆着的嘛,少年的事情哟。」
莉莉欧把佐藤先生称呼作少年。的确年纪比我们小,但是我觉得还不到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小多了的童颜的莉莉欧叫他少年的程度啊。有点像是什么特别的称呼方式,感觉有点讨厌啊。是嫉妒了吗?
「少年是?」
「是珍娜小姐的恋人的名字。」
露乌的问题由伊欧娜回答了。
不是啦,【还】不是恋人啦。
伊欧娜小姐好像喜欢恋爱话题地不得了忍不下去的样子了。
但是,如果用我来做捏他来让对话热闹起来的话还是算了吧。又羞耻,又心酸,简直快要疯掉了。
像这样感觉的和平顺利的旅途,再稍微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唐突地结束了。
◇
「在敌地上部队被陷阱停住脚步的时候攻击空中部队。这次没有弓,珍娜和诺丽娜用风魔法把敌人打到地面上。由骑士队一口气蹂躏消灭它们。别的事情交给副队长的利罗负责。全力地接近敌人多干掉一只也好。
珍娜和诺丽娜两人使用魔法之后,原地努力回复魔力。两人的分队专心护卫工作吧。就算出错了被别的家伙诱骗出来前不准出战哦。」*间违っても他の连中に钓られて前に出るなよ,感觉不太对
帝里欧队长再次向大家传达了作战计划。
中央军的前卫部队的什么什么男爵大人的部队好像已经会敌了。草木之间可以看见前面暴土扬尘的样子。
「咏唱开始。」
帝里欧队长的骑士队出阵后,利罗副队长下达指示道。仿佛男性般充满力量的声音。*!我才知道原来リーロ副队长不是男性
我和诺丽娜开始咏唱魔法。我的是落气槌(Fallen Hammer),诺丽娜的是乱气流(Turbulence)。先用乱气流使之无法飞走再用落气槌将其打落地面,是对翼龙(Wyvern)的必胜战术。
问题是,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先不提乱气流,落气槌的效果范围很狭窄。竭尽全力最多也只能打落10只吧。我为了尽可能打在敌群中心调整着魔杖的角度。
「……■ 乱气流(Turbulence)」
「……■■■ ■■■ 落气槌(Fallen Hammer)」
在诺丽娜发动后稍微延时发动了我的魔法。好的,和计划一样。
飞着的40只牙虻几乎全部都成功打落地面了。接下来就是队长他们,用楔形的密集阵形从侧面蹂躏牙虻。在空中的情况先不说,牙虻在地面上的动作很迟钝,只能委身在银枪与铁骑之下了。
「全军突击!」
利罗副队长一声令下,除了我和诺丽娜分队以外的部队都开始突击。我们为了回复魔力,当场开始冥想。通过军队传授的特殊呼吸法,可以比平常更快地回复魔力。但与此同时,冥想时身体是毫无防备的,所以护卫是必需的。
几只牙虻和迟到登场的暴食蜻蜓一起,好像是由莉莉欧的十字弓和伊欧娜的大剑迎击了。由于我在露乌的大盾影子下专心于回复,她们当时的活跃并没有看到。
能够比较有利地推进战斗的,看来只有我们而已。最初是右翼崩坏,之后如同被追着般我军中央的崩坏开始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击退眼前的敌人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并没有能够把握住友军的状况。因此开始退军时,我们迟了一步。一点一点地,我们陷入担当起殿后的职务的困境。
无意识的时候,手放在了革铠的胸前。
在那里,放着折起来的披肩。是我最重要的护身符。
◇
「发生什么事了吗?」
离休息时间还有段时间的时候,马车停下了。等立刻到前面马车那边做确认的莉莉欧回来了,从她口中听到了发生的事情。
「与雷塞乌伯爵的军队遭遇了撒。」
「在雷塞乌伯爵的领地上,这个领的领军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吧?」
「那个啥,领头的是个被冠以伯爵之名的少年罢了哟?」
「伯爵大人应该正当壮年才对吧?」
「另外呢,军队一股子败兵残兵的感觉撒~」
这种感觉的闲谈的时候我被队长叫过去了。
从队长口中告知的,是雷塞乌市的灭亡。据说竟然是带着魔物的魔族袭击的原因。
「魔族大概是等级40以上的中级魔族。听说率领的魔物是200只飞行型和1200只地上型。」*根据作者PS:中级魔族Lv.50。持有人物鉴定技能的等级太低的原因,只能知道大体范围的数据,所以才会做出等级40以上这样暧昧的报告
「大概是什么程度的力量呢?」
「魔物里应该混杂了几只特别强大的,其它的基本上比士兵多少要强一点。魔族的详细不明,只知道是擅长火炎系魔法的马头的魔族。雷塞乌市的常驻部队,主要是靠魔族一个人的奇袭所毁灭的样子。」
下级魔族的话有着就算胜不了也能作战的自信,但是中级的话怎么样现在的战力都称不了胜负。除了帝里欧队长和利罗副队长在等级20段的以外,大家的等级都在十几级。像是在圣琉市的时候一样,擅长魔法炮击战的专职魔法使这里并没有。在这里的仅仅是,包含我在内的3名魔法兵。我们因为魔力容量少,无法使用绚丽的对射。
「新的雷塞乌伯,以『苍之誓约』为盾请求我等参加魔族讨伐战。这实在是无法反悔。让非战斗成员坐马车到附近的村落避难。比起糟糕的都市地区来说要安全吧。」
队长口中的『苍之誓约』,是西嘉王国建国的时候贵族之间交换的最古老的誓约。在以魔族为对手时,主要是军事上相互协力的誓约。几乎没有发动过该誓约的例子,队长告诉我最后一次发动是在我出生之前,大概是20年前的诺姆侯爵领事件。
就这样我们一点反驳余地都没有,在雷塞乌伯爵领的第二都市被编组成急造军(临时军)。战力仅仅是正规兵800人和民兵2000。虽说是魔物的两倍但也是以民兵充满水分的兵员数,苦战是肯定的吧。
虽说魔族直接攻过来就一切结束了,但依靠城市墙壁使用笼城战术还是有胜算的。幸运的是,这座城市甚至有紧急情况下用的专用报知的魔法道具,应该可以联络上近邻的都市。
剩下的仅仅就是等待援兵了。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年轻的雷塞乌伯决定与魔物们展开野战是在次日的事情。队长他们劝他改变主意但是好像失败了。
佐藤先生。说不定没办法遵守写信的约定了。*佐藤你有给珍娜写过信吗?
◇
「珍娜亲,还活着吗?」
「还活着,被露乌守护住了。」
「等下,莉莉欧。你担心的就只有珍娜一个人哦。」
「露乌不是最重装备的嘛。还有伊欧娜死掉了什么的肿么扩能嘛。」
记忆稍稍迟钝了点。的确应该是退兵时在最后尾被魔物摆弄的样子。
「这么被信赖比什么都强了。果然,刚才的闪光是魔族施放的战术级的上级魔法的样子吧。如果没有珍娜小姐的防御魔法的话,我们已经陷入加入死者的同伴的窘境了哟。」
大家满身是土完全漆黑。
总算是保下一条小命,但是魔物们的脚步声正在靠近。上空飞翔着的魔族也会在我们行动的时候毫不留情地从高空用魔法狙击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
分割天空,那个出现了。
仿佛鱼从水面中露出头的时候一样的波纹从空中浮现出来。美丽的银色的船。真的是船吧?
「俺様、见参!」*这句不翻了
船的尖端什么支撑也没有的地方站着的青铠的剑士叫道。就算是碎嘴的莉莉欧,对于这样的展开也跟不上节奏嘴巴张了张又闭上了。
这就是,我们与沙嘉帝国的勇者隼人卿的相遇。それが、サガ帝国の勇者ハヤト卿との出会いでした。
他将使用着如此压倒力量的中级魔族用圣剑无毁之湖光(Aroundight)一挥就毁灭了。成群的魔物们也是,在他的御座船——次元潜行舰儒勒·凡尔纳号(Jules Verne)——释放的光线下全被烧死了。
我们就这样被救了。
如果,没有这份如同奇迹般的幸运的话,我们也同别人一样,成为战场上曝晒的累累惨尸的一部分了吧。
好想变强。
最起码,要能够和魔族对等地作战。带着死去同伴的份一起,我们会变强的。
下一次,我们要站在引发奇迹的那一边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