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七卷 web版
  5. 幕间 转移者的受难
  6. 繁体版

幕间 转移者的受难
2017-06-22 20:43:05

		

我认为一个人无论什么都做得到。
谁给你做了饭,谁把游戏或手机给了你,对这些事一点儿也不感激甚至认为被给予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又怎么样呢?
我认为自己和周围的同班同学们不一样。虽然是没什么根据就这么想的。
当然,因为觉得努力做什么太过傻气所以什么也没做,只有游戏的技术一味地提升。匿名留言版上炒作话题也变得相当擅长。
这样的家伙当作对象的话当然很讨厌,别提朋友了,连家人都跟我保持距离了。就这样也没有遭到欺负,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也正因如此,我开始玩起满足愿望型的GalGame,被无双类(龙傲天)和转生类(重生XXXXX穿越XXXXX)的游戏迷住了。
特别是转生类,我为了有朝一日被召唤都没问题而在网上搜集各种知识,就是这种程度的迷恋。搜集到的情报除了录入手机,记事本上也记下来了。因为穿越后能不能用电也不一定呢。记事本上,用邋遢的字把这样的知识写得满满的。
嘿,异世界的公主殿下。无论何时召唤我都OK的哦!
祸从嘴出。今天的状况正是这句话的应验。
◇
突然就变暗了下来,出现在不知道哪的炼瓦质地的房间里面。
喂喂,哪里啊,这里是?
什么的,当然可以判断出来啊。常考。*按常识考虑
房间有点昏暗,蜡烛的火焰摇摆着。不是魔法的光呢。
哦,别忘了自己喜欢的转生作品啊。最初要观察的是「人」啊。我拼命地盯着在这里的人们的脸。谁和谁是伙伴,谁对召唤师赞成的,谁是反对的。观察吧。现在,我能做到的也就这样了。正因如此观察吧。
房间里的,穿着巫女服似的衣服的女性3人,和士兵样子的男的6人。另外文官样子的老人2人和阴险眼镜男感觉的帅哥一个。那个是敌人。我这么决定了。
呃,鼬类直立好像要说什么话。兽人啊只要有耳朵和尾巴就足够了啊。若是肉球的话还能够接受。*意思是兽人不要动物脸;肉球指猫掌上的那个
我的人类观察,突然无可奈何地中断了。
「●●●●、●●●。●●●●●●●●●」
那个人对我说话的瞬间,我COOL(冷静)的STYLE(风格)一下子蒸发了。
Oh, Jesus !
脑袋一下子空白了,什么都没办法思考。只是一个劲地,盯着那个说话的女人看。说不定是哪里来的魔法攻击或是精神污染。
但是,无所谓了。
现在盯着她看才是正义。
女子的侍女一类的女性,拿了什么东西出来给我。
喂,碍事,碍事。快快退下。这样不是稍稍遮住她的头发了吗。拿起我的手做了什么,只要不遮挡视线就没有关系了。
「我说的话可以明白吗?」
明白,明白什么?
沉浸在她的美貌之中好像有什么意义。(?彼女の美貌を愉しむのに何の意味がある。)
「怎么办,殿下。翻译指轮的功能说不定失效了。」
「嘛,真头疼呢。该怎么办呢?」
美人困扰的脸儿也相当美丽。
好想看看她更多更多的表情啊。
「殿下,之前触摸的大和石有结果了。」
「那么结果是?」
「和之前的两人一样。持有『埋没』这样名字的稀有技能却也没有固有技能」
「对国家没有什么益处是吗?」
「非常遗憾……」
「是这样啊」
听到了什么令人不爽的话。「之前的两人」是啥。我是第三个吗?「大概,因为我是第三个」不这么说不行吗?还有对国家的益处是什么?自说自话把我绑架过来这种口吻是什么意思。*たぶん私は3人目だと思うから。EVA EP.23
没有漏过成为如今的青少年啊的范例,我的怒火一下子沸腾了。
然后仿佛一大桶冷水浇上来的是,守护着那些人的士兵的存在。腰上别着的剑和手上拿着的长枪好像都是真东西。
要反击的话,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是冷静的考察分析。绝对不是害怕士兵拿着的剑。也不是从士兵的视线中感觉到的要是乱动就杀掉之类的言外之意的杀气的原因。完全是我冷静的思考的结果。冷静地去吧。冷静地哦。
我的视线还是不动弹地盯着紫色头发的女子。太过美少女了,活着一定很辛苦吧。年龄应该多少呢?看上去大概高中生的模样,大概还要再大点吧?想用绑双马尾的细丝带挺不错的话来搭讪,但是士兵的视线很恐怖。好像会突然因失礼为罪名杀掉的样子。
◇
结果,我从始到终都被诱拐犯们当作空气似地对待后,被由两名士兵护卫着的女仆带领下来到大概3叠大小(4.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给房间照明的只有装着蜡烛的烛台一个而已。
「到明天早上的时候,教育系的人就回来了,等着吧。待会会拿吃的给你的乖乖听话哦?」
20岁上下的女仆,用施恩的语气说完话就离开了。
反正是定番的黑面包和咸的清汤不是吗?
要是拿宫廷料理来什么的倒真的想见见呢。
看到返回的女仆带来的食物,我对之前心里想象的糟糕事态后悔了。
太过小看FANTASY了。
晚饭是芋头一个算什么啊!而且还是生的!要拉肚子的!
还能感觉到房间外护卫着的士兵的气息,只好把抱怨的话吞进肚子里了。好像这又让女仆误解了。
「啊啦?有这么饿吗?明天早饭会另外给你的,这一个就全部吃掉吧。不用顾虑呢。」
她用没什么恶意的语调说完,把水壶放在小边桌上就走了。喂喂,连杯子也没有哦。
毕竟是生的芋头吃下去一点都不饿了,从水壶里直接用嘴对着润了润喉咙。
嘴巴里有点枯燥,于是含了一颗口袋里常备的糖。手头其他有的东西有万用刀(瑞士军刀)、手机、糖三个,还有最重要的内政作弊用的记事本。
糖分补充了之后稍微可以动动脑筋的样子了。
首先,确认下自己身上有没有带挂好了。
最简单的方法是做俯卧撑。和平时一样十个也做不到就趴了。肉体强化系外挂叉叉。
弹出万用刀的刀刃,想象着以哥布林为对手来回划着刀。途中就感觉空虚了起来,果然也没有剑术之类的武道系外挂。
既然被召唤了那就应该有魔法存在。作为最后的希望,来试试魔法外挂吧。想象吧。想象着火炎从对着桌子的手掌上喷涌而出。
好冷。我的心好冷。
这是没有魔法的世界。就这么决定了。
这么说,我还是原来的我的样子啊。召唤魔法阵,好好干活啊。
哼,大概也不会有神明大人的赔罪了,我模模糊糊地这么察觉到。妄想和现实是不同的。稍微有点绝望也是可以的吧?我,已经累了。睡了帕特亲。*neta『パトラッシュ、仆はもう疲れたよ…』龙龙与忠犬
◇
突然意识到某事的我突然砰地站了起来。
对了,这里是困难模式下的世界。说不定的话废人等级的VERY HARD的世界也说不定。离休息还早得很呢。
来琢磨一下已经入手的情报吧。
我是被召唤来的。召唤者,大概就是那个美少女吧。
紫色双马尾的美少女,被人称作殿下,大概是王族吧。
阴险眼镜说的「之前两人」是谁。和我一样被召唤的家伙吗?
回想起士兵们的眼神。他们很明显地对我有所警戒。因此之前的两人被召唤后很快就做了什么吧。虽然想想不太可能,不会是突然强抱(强行抱住)那个美少女吧。
不对,注意点整个歪掉了不是。
对了,「技能」啊。那家伙确实是这么说了。我持有着技能,这么说的。的确是「埋没」吧?因为太过像我的了眼睛里都要流汗了。
怎样才能用出来呢?
心中低吟着埋没。总算是有种自己的存在感变薄的感觉。……啥的,这不是经常有的事么。*アッカリ~ン
稍微感觉自己有点可怜,我从房间夺门而出。
本想着应该有步哨站着的,结果房间外谁都不在了。
在这里如果没有像小孩子一样想着在城里探个险的话,我的未来说不定稍稍会有不同吧。
但是,现实里没有IF(如果)存在。曾经做过的选择不能当作没有发生的事。
然后我就听到了。
已经听到了。
之前被召唤的两人,被判断不适合做勇者然后处刑了之类的。士兵用着一点罪恶感都感觉不到的口气这么和女仆说着。
开什么玩笑!
绑架的结果才不应该是这样吧。不需要的话就该送回原来的市场才对吧。
◇
也没有回房间,就这么在城中彷徨的我遇见了一个单独的少女。
我慌慌张张地想把她的嘴塞起来,没想到反过来被她用护身术一样的技巧压制住了。
和奢华的身体相当匹配的力量呢。不知怎么用起敬语了。
「安静一些。太吵闹士兵会来的。你是今天,优丽可殿下召唤来的异世界人吧?」
她说称呼她梅内雅就好,好像是这个国家的王女的样子。她还告诉我名为优丽可的紫色双马尾美少女,其实是她的伯母。永远的17岁吧。我懂的我懂的。
用几个情报作为交换,从她口中获得了情报。
如果没听就好了。好像没办法回到原来的世界呢。无人接听啊。*呼びっぱなし电话上的用语,在这边大概是被放置play的意思
告知之前被召唤的两人的结局的时候,王女动摇了。她听到的说法是那两个人出了城在小镇生活了下来的样子。
我拼命煽动着王女的同情心,终于得知了从城里脱出的方法。这么努力从中考后还没有过呢。
我从她手上得到了几个果物和换钱用的镶着宝石的指环。因为她好像和绑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为了报恩,顺手从内政作弊笔记本上撕了两页纸给她。纸上的内容我早就背下来了。别小看空闲的学生啊。
◇
把从梅内雅手上拿到的火炬用打火机点燃。*打火机哪来的?
要是被老师看到会被怀疑抽烟吧,要是被巡查中的巡警看见会被怀疑放火吧,但是举着火炬走还是有意义的。*教师に吃烟の疑いをかけられたり、警逻中の巡查に职质されて放火の疑いをかけられたりしても持ち歩いていた甲斐があった。意义何在?
夜里走到镇上就可以「埋没」了。*夜の内に町まで行って「埋没」してやる。
哼哼哼,到达镇子后去冒险者公会做登记,从此升级赚金,当上MVP,出入LEADER,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异世界Dream,Come了。*超译了
听不见虫的声音。
判断得出来的吧。
这里可不是简单模式的世界。CRAZY HARD真正的异世界啊。还有是有魔物存在的啊。
但是,人类大小的螳螂袭击过来什么的,真的,饶了我吧。
拼命逃跑了,从来没有想过在夜里的山上奔跑会这么困难。没有跑几米就被抓住了。左手啪啦地就被搅碎了。比起疼痛来好热。肾上腺素一个劲分泌的原因,其实没有感觉怎么痛。
啊啊,GAME OVER了。
就算想要反击,火把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注意森林防火
那家伙很美味地吃着强行从我身上夺走的左手。想要逃走也是被那家伙的脚踩在肚子上完全动不了。
意识变得朦胧了。
最后听到了什么吵闹声。说什么呢完完全全听不懂。对了翻译指轮是戴在左手上面的啊。
最后见到的是褐色肌肤和修长的耳朵。
活生生的黑暗精灵碳,出现啦。
本想着什么垃圾游戏的我的人生,到最后还是看到了好东西。
反正,我已经能看见自己由黑暗精灵侍候在一旁,超~强的故事了。
我呢,这一次要转生成黑衣的骑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