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web版
  5. 幕间 夏日的梦
  6. 繁体版

幕间 夏日的梦
2017-06-22 20:43:05

		

※6-20佐藤作梦的事——
那是梦,不知何时发生,相当遥远的梦。
◇
「你也一起来玩哟」
神社的贡箱后面,看起来有点让人在意同岁(・・・)的害羞女孩子,我(・・),拿出勇气试著邀那个孩子一起玩。
「我叫做一郎。你呢?」
「我是○○○」
「欸~,真是像神社孩子的名字」
我拉那个孩子的手,一起去找在院内玩耍的亲戚小孩们。
开始老老实实的那个孩子,在玩花一匁(日本传统游戏)和捉迷藏的时候变的融洽,逐渐露出不输给漂亮红发的明亮笑容。
快乐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已经是夕阳快要下山了。
「全体,是时候回家了。○○○到途中也一起回家吧」
「我的家在这里」
那个孩子那样说著,往神社的方向返回。
确实听过她的名字、不过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
「所以王子先生,出现在那里,用剑咻的一下打倒了恶龙」
「这种话,讨厌」
我努力读给别人听的童话好像不被喜欢。
稍微绷著脸的小(···)女孩,一般玩弄偏红的橙黄色的头发一边噘起嘴。
「这个神社,祭奠著龙神哟。水花姫是这样说的」
女孩子挺起胸的得意的说著。
这个神社,好像是祭祀著雨神(女)。
「然后,然后呢。水花姫是渡过彩虹而来的。
因在这个神社的山上跳舞被村里的年轻人看到而发怒」
「为啥发怒?」
女孩子,因为说话中被打断而噘起嘴。
「唔~,知道了喵!。一定是因为笨拙而发怒哟!被看到练习中不成功的身姿」
「腼腆啊」
「一定是那样的,一定是的!」
小小的手笨拙地抱著胳膊在胸前的女孩子,像为自己的话赞同一样,哼哼地点著头。
「然后呢!发怒的女神变为龙身向天空上升然后持续下3天3夜的雨」
「欸~,弹额头一下就可以了吧」
「唔~,好啦!这是因为传说的关系!」
多余的插话好像被禁止了。
「看舞的年轻人在这个山上向女神拼命道歉。然后女神原谅之后与年轻人结婚暸」
听不懂阿。
什麼?那个超展开。一定是简化了过程的话。
◇
中午神社业务所的走廊,一边听著阵雨般会让耳朵痛的蝉声,我们一边吃著西瓜。
稍微年长(····)的她以糟蹋那张漂亮脸蛋的气势,豪爽地吃起西瓜然后向庭园吐起种子。
「喂,女孩子要用手接著放回盘子哟」
「一郎是笨蛋!如果不这样做西瓜哪会好吃!这样的事要趁还是孩子的时候做哟。而且一边说著大道理的你不也在做」
一头像西瓜般绿色的披肩长发一边夸张晃动著一边高声说著。
她总是一直很有精神。
◇
夜晚院内,被蚊香的气味环绕,我们一边享受烟火的乐趣。
穿浴衣的她有点大人味儿,编织后的淡紫色的头发和脖颈子上拢不上的短散发真是妖媚的让人心里七上八下了。
「知道吗一郎。这个神社供奉神的雨神(女)。以前与一个年轻人类结婚过。
但是因为对方是人类所以先死了。但是他死时对女神约定了。
『如果再度转世的话想与你再重逢』
不觉得浪漫吗?」
她,稍微出神地一边低声私语,一边从坐的姿势来仰视我。
比我还像大人(・・・・・)应该是吧?的她像小孩子恶作剧成功一样的表情让我心动。
「转世之类的事有吗?」
「当然」
为我的问题清楚断言的她。
「但是,只是重生是不行。人的寿命与神不同。会再次分离」
「让喜欢的人成为神不就行了?」
「能随心所欲将神格给予人那样的事,神也不是万能的哟」
酷酷的她很难得的为一句话头脑发热。
「一个人的灵魂是不行的,几次轮回后就会破碎了」(一人分の魂じゃ足りないの、几つも縁り合わせないとね 不大清楚意思)
那个言词有点可怕。
◇
带著爷爷养的狗佐藤沿著院内的台阶往上走著。
有著怪名字的狗,不过,似乎是爷爷给狗取了像人的名字佐藤。
是像我家人般的恰当的名字。
钻过不红的鸟居进入院内。
「啊!等一下,佐藤」
「真是的,游戏以外要叫一郎哟」
「弗弗弗,我可是叫狗的呦」
「这样阿,那麼今天停住游戏在外边与狗一起玩吗」
我稍微使点坏,她自傲的态度马上崩溃开始焦急起来。
「等,等等,这样谁来把妾身我从特洛伊联邦中救回阿凯亚帝国」
「是的是的,在阴凉处玩吧」
我们在院内通风好的背阴处的廊子上排列坐著。
没人溜的狗佐藤像是不输给夏天暑热在院内到处乱跑著。
我从包包取出2台携带游戏机——Jiopoke其中1台给她。
控制器喀机喀机的声音她说她喜欢。
在总是打开电源之前用小手指喀机喀机地享受声音。
用通信电缆系结2台游戏机打开了电源。
「喔喔,开始了呦」
游戏是以特洛伊战争为主题的宇宙战争模拟战。
面向孩子,连侦察范围和补给的概念都有。
「真是的,又从侦察范围外奇袭。就是这样你才会被叫做佐藤」
说出了非常没道理的事。
「那麼,下面的地图为了克服这项缺点使用『地图探索』1次哟」
「不要啦—。要是这样的话就不能使用『彗星弹』」
「哎—,『彗星弹』不行哟。那会一口气反转战局的」
「那不就好了!只要1发。诺?只要来1发拉~好想要」
因为恳求而拼命摆动蓝色的头发的她,让我答应了。
常言道没办法赢过会哭的小孩跟政府。不过不知道啥是政府。
「乎哈哈哈,吃~下了 」
她看起来快乐地用『彗星弹』驱逐我的主力。
然后,露出的是捕获我丧失航行能力的弩级战列舰而兴奋地脸。
「阿—『彗星弹』真是让心情舒畅。作为奉送的土特产战列舰到手了」
心情愉快的她,不过往自阵拉进来之后,在那边变成惊愕。
这个游戏可是特洛伊战争为主题。当然,也有相当於「特洛伊木马」的战术。
「呜阿,从战列舰处机器人涌了出来。阿阿,那个航空母舰才刚刚完成的说。不行,别向那边的工厂出手~~」
机器人部队从内部开始攻击补给设备然后埋伏等待她的军队,然后突击。
真是千钧一发,不过,战斗还是以我的胜利结束。
「呜呜,真过分。完全没有考虑小女孩的心情」
「喏,战斗不是尽全力的话对对方不是很失礼吗」
「唔—怎麼这样,佐藤这点真是讨厌。诅咒你一生不会被幼儿体型以外的人喜欢」
真残酷的诅咒不是开玩笑的。我的年级里可是有个相当有人气的巨乳偶像。
这里提出玩另外的游戏把话岔开。
「喂,下面另外的游戏也玩吗?」
「怎样的?」
「这是RPG方面,弱的时候推倒小杂鱼变强最后打倒魔王的游戏」
我认为是相当直白的说明。
「喔喔,是打倒魔王阿?!对了魔神是不是打不倒?」
「这个游戏有好几种隐藏BOSS,神和魔神好像也应该能打倒哟」
「那个好!那麼,佐藤上罗!快点启动!」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精力过人。一直陪她玩游戏玩到黄昏。
游戏时1日1小时之类的话,没必要遵守哟。
◇
院内角落,在小泉旁边她读著厚厚的书。
「早哟,今天读著什麼?」
「嗯哼,因为是写著『神已死了』之类的梦话而引起兴趣」
「欸—,神会死?」
「嗯哼,会死喔。不过,只是死掉而已。放著之后会随意地复活。因为神是不灭的。」
「那个不算是死吧?只是假死状态?」
「不是喔是肉体的死亡。死了之后成为精神体的神,创造自己的灵魂,再做一个新的身体来完成复活。
不过,如果是上位的神,不会按照那样麻烦的次序,因为存在於全世界的缘故,死后一瞬就完成复活」
在那裏kufufu笑著的少女。
「简直像你一样」
意外的言词让我瞪大眼睛。
「是阿,你无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时代,总是一郎阿。简直象超过时间和空间一样,我无论如何改变都一样地能来接触然后成为朋友」
在体会她的不可思议言词的意义之前,听见了她的母亲,叫她的声音。
「嗯哼,时间到了」
她的神秘的蓝色的头发,像滴墨一样地变黑。
好像只有我能看到她头发的不同的颜色。
成为黑发的她,用像他人一样地谨慎认真的语调说著。
「啊,铃木君。可以的话看我的kagura舞?」
kagura舞?阿阿,神乐舞吗?
羞涩的拉著我的衬衫下摆像是被她害羞的笑容吸引,向神社的舞台跟去。
换了巫女装束的她,在舞台上舞著。
「光之舞越来越熟练了吧?」
「是,就像本职是巫女那样」
「喔呵呵,虽然不是有薪水的职业,不过,那个孩子是真正的巫女哟。好像被舞蹈之神附身那样。请好好地记在眼底,
佐藤(···)。说不定哪时会为您派上用场」
她的母亲在目不转睛看著舞蹈我的旁边说著,这话所代表的意义(··)谁也不知道。
在那令人难以理解的言词中,我只是,一心凝视著青梅竹马的少女在舞蹈著。
◇
我(··)从俯瞰的视点,看著自己做梦。
已经没记住名字了,不过,我的青梅竹马是黑发。
这些年我应该也没变化。
肯定是在大学时代做的以神社为舞台的自制美少女游戏的记忆和过去的回忆搀混了。
那麼彩色鲜艳的头发在游戏中也是普通。
但是,游戏的对白是什麼呢?
『别忘记阿一郎,在必要的那时刻到来之前。我们的回忆就先藏在心里头吧』
无数的少女重叠一样在我耳边低声私语。
在那个怀念的声音中我的意识,向深度睡眠中沉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