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5.7章 不起眼座谈会进行法
  6. 繁体版

第5.7章 不起眼座谈会进行法
2017-06-23 04:37:23

		

在同人游戏里……不,在商业游戏作品倒也不算罕见,有一种充满服务精神,旨在让消费者玩到游戏正篇之外的乐趣,名叫「附加模式」的东西存在。
比如随时可以观看游戏中出现过的图片的CG模式,随时可以欣赏配乐的BGM模式,还有随时可以体验过去桥段的剧情重播模式……由于这比较偏向特定分级,细节请容我忍痛省略。
哎,先不管那个,既然有名符其实,只是重复利用游戏正篇素材做出来的附加玩意,自然也会有另外制作新的文章和图片等素材,规划出追加剧情或迷你游戏之类,对忙完本身工作累得只剩一副空壳的工作人员造成更多负担,有时还会本末倒置受到玩家奚落:「附加模式棒呆了,不过正篇就……」简直害人不浅的……呃,内容充实的附加模式。
在那种常常被收录进去当附加内容的新项目中,有一种叫「角色座谈会」的玩意儿。
如名称所示,那是让该作品的登场角色跳脱故事齐聚一堂,好对正篇进行解说或者互相讨论感想,在附加内容中算是受欢迎的项目。
但既然那样受欢迎,高回报会带来相应的高风险,同样是不变的真理……
好的,在这里,就有一款同人作品勇于挑战那种高风险高回报的附加项目。
没有错,那正是我「blessing software」的处女作《cherry blessing》。
※  ※  ※
【希良梨】「大枣都准备好了吗?那么,一~~二~~三!」
【全员】「恭喜你完全破关~~!」
【美晴留】「哎~~真是辛苦了~~!」
【歌穗】「就是啊,乱累人的呢。尤其是接近结尾时一下子差点被杀,一下子穿越时空,一下子还在想像中被扒光光,真够惨呢。」
【希良梨】「你根本没有什么醒目的戏份嘛!哪里会累人啊?」
【歌穗】「要说的话,河村,你的路人角色度不也是同一个级次?」
【巡璃】「那、那个……至少等大家自我介绍完以后,再举行发牢骚大会好不好呢?」
【美晴留】「啊~~有个自己占尽风头的人摆着架子在讲话耶~~」
※  ※  ※
「……欸,安艺。」
「怎样啦?」
「我有很多地方想吐槽,可不可以一个一个问呢?」
「……加藤,现在动手比动口要紧。」
到了天使不在,师父也得跑起来的十二月,这才听见社会嚷嚷着「怎么今年也快结束啦!」而忙乱起来的初冬。
离寒假、冬COMI只剩三周,大限迫在眉睫的某个周末夜晚……
「那我一边动手一边问吧,这是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处理的工作吗?」
「我并不是不懂你想说什么。但是加藤,我们没时间了。现在根本没空做多余的讨论。」
「呃,为什么没有时间却要增加工作量呢?正篇的母片明明还没完成耶。」
「我说过没空做多余的讨论了嘛!」
已成惯例的深夜「两人幽会(程式码作业)」进行到一半,带着死鱼眼边敲键盘边抛来那种消极疑问的,是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灵魂人物,职称第一女主角,实为程式副编辑的加藤惠。
尽管在最近解开了原本留的马尾,转型成黑长发,却依旧淡定地在我家过夜并致力于制作游戏且满怀研发精神的女生。
「这个叫『角色座谈会』的东西,真的有必要吗?」
「问什么傻话啊,这在同人游戏可是必备中的必备品。」
那样的加藤与我,目前在忙的并不是我们热烈研发中的作品,《cherry blessing》正篇内容的汇整作业。
而是将游戏全部玩完后才会出现在选单的「FXTRA模式」里,叫〈慰劳会〉的附加剧情。
关于内容……哎,请参照我刚才汇入程式的那段文章。
「可是,每个女生的调调都跟正篇完全不一样耶?会不会让角色形象瓦解啊?」
确实像加藤所说的,那和描绘了数百年因缘、爱恨、阴谋的正篇风格截然不同,角色们的调调变得彻底轻浮、肤浅,充满了像是所有人在激烈大战后都变得脑袋缺氧的秀逗气氛。
毕竟,这段剧情的执笔期间只有短短一天。
这是在长达几个月的正篇剧情终于执笔完成,累得像空壳的诗羽学姊被不长眼的我拜托:「能不能在明天前简单写一篇出来呢?」整个人怒火大发,一面对我疯狂○○扰、一面在短瞬间就写完的问题性尊稿。
……诗羽学姊当时的凶猛气势和行为,我都不想再回忆。
哎,不过先不管那些……
「你在说什么啊,加藤,大家要的不就是那种落差吗!」
没错,那种调调才是我所追求的「EXTRA」。
让本篇里朝正经路线一面倒的角色,在这种附加的游戏项目中露出完全不同的一面,其落差和喜感就会吸引粉丝,争取到超乎预期的人气,好比猫咪亚○奎或○虎道场(我正在等待新作)都是这种套路。
「可是,那种做法不是一冷掉就显得很瞎吗?」
「所以我说啦,避免让场面冷掉就是我们的使命嘛!」
长达好几天的程式码编写工程终于有了眉目,累得像空壳的加藤无精打采地说了一句,不过那当中蕴含着一部分真理。
让角色脱离作品,从打破第四面墙的角度谈论自己的这种手法,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让人觉得又冷又瞎又无聊,难保不会导致制作方和游玩方都陷入白忙一场的徒劳感。
因此,在撰写方面就需要慎重拿捏。
说真的,做那些实在非常费苦心,希望玩家都可以用慈爱温馨的眼光看待那些内容,这是我毫不虚假的真心话。真的拜托各位……
※  ※  ※
【希良梨】「那就从我开始做自我介绍……我是河村·史拜达·希良梨。爸爸在外务省工作,妈妈则是法国家庭主妇。兴趣是画画。我和主角诚司之间呢,呃,算是有一段从小学认识到现在的孽缘,或者也可以说是十年来都一起度过的老交情……」
【歌穗】「有这层关系还当不上第一女主角,该说你可悲也要有限度,还是不折不扣的败犬属性呢?」
【美晴留】「才十年左右就当成孽缘,想卖弄也要适可而止嘛~~明明还有女生是从一生下来就待在小诚旁边的说~~」
【希良梨】「不要对别人的自我介绍一一吐槽啦!我自己的事情当然是我自己最清楚!」
【歌穗】「好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换我呢?我叫云雀之丘歌穗,比其他人大一岁,三年级。个性文静,从一年级就一直当图书股长,不过因为诚实同学这个学弟总爱找理由跑来图书室,我们就变得要好了……大致上应该是这样。」
【美晴留】「你用『诚实同学』那种怪怪的绰号叫他,感觉好瞎喔~~应该说你身为阿姨的自卑感都表露无疑了嘛~~」
【希良梨】「还说自己文静。这下子『阴沉』就有经过美化的另一种讲法了呢。真不愧是性格和头发都黑漆漆的图书股长。」
【歌穗】「……刚刚才说不要对别人的自我介绍吐槽的,不知道是出自哪个败犬金发双马尾的嘴呢?」
【美晴留】「再换下一棒!我我我~~我叫炎藤美晴留!我跟小诚是表亲,连生日都同一天喔~~虽然小诚在小时候搬家了,我们曾经分开通一次,不过幸好他在今年春天又搬回来了,我们还一起住在同个屋檐下呢~~」
【歌穗】「住在同个屋檐下又老是穿得少少的诱惑别人,居然还当不上第一女主角以下略。」
【希良梨】「分开的时间明明超过十年,现在还敢打出青梅竹马的名号,想卖弄也要适可而止以下略。」
【美晴留】「我才没道理被一个在男生转学后还特地追过来的女跟踪狂批评啦~~!」
【巡璃】「啊,那个,最后可不可以换我了呢?我叫做叶巡璃。是在这座城镇长大的普通高中生,读书和运动都不太行,也不像大家这么醒目,虽然在诚司转学过来以前,我都完全不晓得关于他的事情……」
【希良梨】「连前世都搬出来就没什么好说了啦!」
【歌穗】「我痛切感受到『外挂』指的就是这么回事。」
【美晴留】「谁叫他们不只从一生下来就认识,根本从出生前就认识了嘛~~」
【希良梨】「基本上,她平时根本就是个朴素的路人妹,光是有幕后设定就当上第一女主角,这样我才不服气!」
【歌穗】「总觉得诚实同学会倾心于叶,也是出于故事的安排呢。倒不如说,他受到了设定的束缚。」
【美晴留】「啊~~那个我也有感觉到。简单说,小叶除了前世以外根本什么都没有嘛。本身的角色又不鲜明~~」
【巡璃】「奇、奇怪?为什么只有说我的坏话时会轮两圈……?」
【希良梨】「哼,两圈不满意的话就轮第三圈啊!」
※  ※  ※
「…………欸,安艺。」
「…………别动嘴巴,动你的手。不对,拜托你动手。」
在编写程式码的作业途中,加藤再度停下手,眼神十分疲倦地望着我。
「虽然我觉得拖到现在才问这个也怪怪的啦。」
「既然都拖到现在就不用问了。不对,不问也好。」
她那疲劳充血的眼睛深处,散发着许多的无奈。
「我总觉得这款游戏的女主角,好像在哪里看过耶。」
「正是如此,加藤!这款游戏原本就志在把你塑造成令人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
「先不管重新听你讲过以后我还是觉得要让一般人理解那个目的实在太勉强,其实你也知道我想问的并不是那个对不对?」
「对啦……」
之前,我大概都耽于忙碌、睡眠不足和亢奋感,对这些设定的异样之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现在正篇的内容几乎全部完成,试着像这样俯瞰角色间的日常互动以后,无论如何都会觉得……
「和主角是青梅竹马的傲娇金发双马尾」
「厚黑的黑长发学姊」
「久别重逢的无戒心表亲」
「……关于附属女主角的设定,你去找诗羽学姊确认吧。不对,要确认拜托找她。」
「看完说OK的是你对不对?握有最终决定权的是总监兼制作人对不对?」
「我之前没有发现学姊写得这么明显啦!」
我当然知道,学姊在人格特质上会做参考,不过现在看来,我不得不说自己之前都被正篇的严肃剧情蒙蔽了。
诗羽学姊……你这个人实在是喔~~!
※  ※  ※
【美晴留】「基本上,你们不会觉得我们几个的剧本,和属于主线的小叶那套剧本都不一样,感觉写得很敷衍吗~~?」
【歌穗】「对呢。基本上,故事整体的谜团都没有揭露,就用『我们回到了和平时相同,却又显得多了一丝丝幸福的日常生活』这种方式收尾,是要如何让人接受呢?」
【希良梨】「根本来说,故事走入我们几个的结局以后是变成什么样了嘛……敌人又还没有打倒,将来说不定又会出现耶!」
【美晴留】「应该说,之后的状况交代得这么不清不楚,会无法坦然相信自己能幸福耶~~」
【歌穗】「哎,全都是诚实同学没骨气的错就是了。」
【希良梨】「……谁叫那家伙只有在巡璃的剧情线才会认真。」
【大晴留】「毕竟我们几个的结局,是小诚背对过去展开『逃避』的故事啊~~」
※  ※  ※
「…………」
「呃~~安艺,你有没有什么意见要发表?」
「挨骂的是诚司啦,和我没关系啦!」
※  ※  ※
【歌穗】「……算、算了,反正可以把逃到自己身边的诚实同学包下来,这样的情境一点也不坏。」
【希良梨】「对、对啊……说的有道理。比如一直跟他窝在房间,玩一整天的电玩或者看动画也许很棒。」
【美晴留】「啊~~那样不错耶!懒懒散散地一整天不下床~~醒了就嘻嘻笑着抱在一起~~!」
【希良梨】「喂!考虑一下游戏级别啦!这是普遍级游戏喔,不是成人游戏!」
【歌穗】「分不清妄想和现实的现充就是这么讨厌……」
【美晴留】「你那样说有好多地方矛盾,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嘴了……」
※  ※  ※
「…………」
「欸,加藤,当我不在的时候,社团里聊的话题是……」
「我想她们在这里谈论的是没骨气又不肯认真还一下子就选择逃避的主角诚司就是了,你觉得呢?」
「我想也是~~」
※  ※  ※
【巡璃】「呃~~这样下去话都聊不完,差不多该做总结了吧。」
【希良梨】「……你在说什么啊?巡璃。我根本还没有讲过瘾耶。」
【巡璃】「咦~~可是,大家从刚才就只会互相扯后腿而已……假如聊得更融洽一点的话倒还没关系。」
【美晴留】「没关系~~!还有一个可以让我们团结一心的话题喔!」
【巡璃】「哦,那指的是……」
【歌穗】「就是指你喔,叶。」
【巡璃】「……咦?」
【美晴留】「因为你从刚才就完全没有加入对话嘛。差不多可以请你大聊特聊了吧~~」
【巡璃】「咦~~可是,我在正篇的台词已经够多了,就算不在这里多讲话……」
【希良梨】「就是那个!我们来谈谈巡璃的那种特质!」
【巡璃】「哪、哪种特质?」
【希良梨】「我说你啊,虽然平时既朴素又不起眼还一副待人亲切的样子……实际上却有种自命清高的味道,而且嘴巴微妙的毒……感觉好黑喔。」
【巡璃】「……希良梨?」
【歌穗】「是啊,比想像中的黑很多……应该说,完全捉摸不到你这个人背地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巡璃】「……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云雀之丘学姊那样说。」
【美晴留】「再说你不知不觉就和小诚变得甜甜蜜蜜了!应该说最无懈可击吗?你这黑心肠马尾。」
【巡璃】「唔?咦?原来你们都那样看我的吗?」
※  ※  ※
「…………」
「唔,呃~~加藤,你有没有什么意见要发表?」
「唔,呃~~反正这说的都是巡璃。」
「可是加藤,这款游戏原本就志在把你塑造成令人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
「…………」
「啊……」
方才眼里正逐渐恢复生气的加藤,又变回死鱼干一般的眼神了。
哎,冷静想想,她在长达数天的作业终于告一段落时又立刻被我安排别的工作,何况内容是这样的话也可以说无可奈何。
真过分,是哪个魔鬼总监把重要的社团成员逼得这么惨……呃,实在很抱歉。
「这样啊,原来我其实是黑心肠……原来这就是大家的共通认知……」
「没、没有啦!这项设定是用在巡璃身上的!」
「可是,你说过女主角的设定都是交给霞之丘学姊安排……」
「说0K的是我!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是我!然后这里是因为我下了指示,才会在游戏中加入原创的设定!」
别说做决定了,巡璃其实有副黑心肠的幕后设定,我当然连听都没听过,但现在我只能自己扛起来。
为了在本周末将这段附加剧情汇入游戏,现在让加藤脱队就伤脑筋了……
「好了,打起精神继续工作吧,加藤……关于巡璃的部分,之后我绝对会帮你讨公道啦!」
「安艺……」
于是我鼓励加藤,然后再度面对画面。
加藤似乎也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她轻轻地捂了捂眼睛,用一声「好!」来提振精神,再打开程式码的编辑画面。
可是,我那种临场应急的处理方式果然错了。
不,我欠了一点思量。
在重新开工以前,我应该先把文章从头到尾读完一遍才对的……
※  ※  ※
【英梨梨】「之前在六天场购物中心,我曾经『碰巧』遇到惠喔。当时她好像才跟伦也……不是啦,才跟某人约会到一半就被丢包,讲起话来却和平时完全一样呢。不过她那张表情有够生气的喔……当时我就知道了。哎,这个女生嘴巴讲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
【诗羽】「这是我听来的消息,据说我接受伦理同……接受某人采访的那段录音在誊稿时,她曾经念个不停地一直修理一起工作的某人喔。我总觉得原因是不是出在采访时讲话的那两个人关系太亲密了……故作平静的狠角色感觉真恐怖呢。」
【美智留】「小加藤很『那个』耶。明明跟我一样不是御宅族,对御宅族却乱包容的,应该说她都在展现自己对御宅族的包容不是吗?我觉得像那样就很容易讨好阿伦……我是指讨好御宅族啦。哎,真是个心机女~~」
【出海】「基本上,惠学姊都可以用『不起眼』或『角色不鲜明』当理由,让伦也学……让某个学长调戏,这我不能接受耶。她明明比我醒目多了!」
【惠】「咦?出海?你怎么会在这里?话说回来,你有出现在游戏正篇吗?」
【出海】「有啦!你看,我不是就在走廊背景CG的左边吗……呜呜,我果然一点都不醒目~~我只能算路人角色~~」
【美智留】「啊~~你把人家惹哭了~~」
【诗羽】「加藤真不愧是最会损人于无形的女主角呢。」
【惠】「我、我应该说对不起吗……?」
※  ※  ※
「…………」
「不、不是啦,我说过嘛,这些都是安排给游戏角色的设定……」
「巡璃变成『加藤』了。还被叫成『惠』了……」
为什么角色名称写到这边就忽然变样了啊,诗羽学姊……?
「没、没有啦!像这样被捉弄,不也是受大家关爱的证明吗?」
「我才不要这么麻烦的爱……」
「哈、哈哈哈……」
女生的聚会好恐怖……
※  ※  ※
【歌穗】「好了,叶,列举出来的状况证据这么多,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辩解?」
【巡璃】「…………」
【希良梨】「你就承认了吧。反正不管你是黑心肠或狠角色或心机女,我也不会不把你当朋友的啦。」
【美晴留】「你把话讲成那样,就算小叶不把你当朋友也不大可怪吧?」
【巡璃】「……呵。」
【希良梨】「……巡璃?」
【巡璃】「呵、呵呵、呵呵呵……」
【美晴留】「奇、奇怪,先等一下……小叶?」
【歌穗】「终于现出本性了……?」
【?璃】「真讨厌~~这年头的年轻姑娘善妒又不懂礼仪。」
【希良梨】「奇、奇怪?与其说是本性,这更像……」
【琉璃】「你们一个个都吱吱喳喳的烦死人了……聚在兄长大人身边的一群败犬……哼。」
【美晴留】「她的马尾在不知不觉中解开了~~!」
【歌穗】「难、难道说,这是让大家以为本性显露,结果却换病娇妹出面的收尾方式?」
【琉璃】「我从刚才就默默在听,你们可真口无遮拦不是吗……这么想让我当坏人的话那也没办法。如你们所愿,就让我用尽手段将你们一个不剩地击溃好了。建议你们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绝对不要让自己落单喔……」
【希良梨】「欸,云、云雀之丘歌穗,一样是病娇的你想点办法啦!」
【歌穗】「我、我才不要,你少拿我和这种用道理讲不通还真的亮刀子出来的正牌病娇相提并论。」
【美晴留】「爱读书的人就是这么麻烦~~永远要记恨一些小事~~!」
【琉璃】「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  ※
「辛、辛苦你了。」
「…………」
将附加剧情的文章全部过目完毕的加藤,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一样地趴倒在桌上了。
「哎、哎呀~~话说回来,最后的收尾方式还真是意想不到~~」
「……这个发型,又不是我自己要留的。」
「对、对嘛。」
依然趴在桌上的加藤说着,把手指轻轻伸进了不知不觉中留得颇长,和病娇琉璃差不多长度的黑长发。
「她们果然都是那样子想我的……」
「不,我觉得没那回事喔。大约只有写这篇剧情的人除外。」
最近,诗羽学姊和加藤之间有发生过什么吗……?
「我有那么难理解吗?」
「加藤……」
「我的想法那么让人看不出吗?那么像别有用心吗?」
也许,她那发牢骚似的表白,单纯是出于想睡和疲倦。
也许,这些到了明天都可以一笑置之。
「我是不是没办法受大家信任呢……?」
即使如此……
「有时候,我确实也会变得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咦~~连你都会喔?讨厌耶,为什么啊……」
即使加藤现在的烦恼再怎么笨,再怎么蠢,哪怕剧本里的梗纯属搏君一笑。
「谁叫你就是让人觉得怪怪的啊。做人未免太好了。」
「……我做人太好?」
我现在就是诚实同学……不对,我就是应该对她诚实。
「你做的事情,几乎都不计自己的得失不是吗?」
明明是被我赶鸭子上架的第一女主角,却自己投身御宅圈,自己默默出力,自己变成社团里的和事佬。
「所以大家才喜欢瞎猜你是不是另有居心,或者说,习惯把这拿来当开玩笑。」
「我只是照着自己想做的在做就是了。」
可以毫不激动,毫不矫饰,断然且淡定地讲出那种台词,简直无欲无求到奇怪的程度。
「那你继续保持现在这样不就好了?」
「继续让大家怀疑我心肠黑?」
「大家在怀疑的同时,也都依赖着你。」
既然如此,我只能对那样的傻瓜,表示全面肯定。
「太给人方便反而显得诡异,可是你已经是这个社团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了。」
「我被讲成诡异了……」
「毕竟你想嘛,『友情不求回报』这句话的后头,可是满布背叛与欺瞒的喔。」
「向你求回报又没有用。」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因为你叫我留下来啊。」
「你未免太会行方便了吧,加藤。这样的关系简直像互相依存。」
「对不起,病娇不是我的特质。那比心机女更不可能。」
加藤带着和病矫妹妹琉璃一个样的长相和发型这么嘀咕。
「那么,你想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差不多过半夜两点了。
「是女生所以差不多该回家了」的时段早就过去,所有程式码终于在大半夜编写完成了。
「呃,我是问要怎么处置这篇剧本啦。不然要舍弃吗?」
「咦~~好不容易才让这些在程式里跑起来的,你要丢掉喔?」
「没有啦,可是……留着好吗?」
「虽然不太好……可是,霞之丘学姊写的剧本,果然还是很有趣。」
「哎,那我倒是不否认。」
正篇的严肃气氛荡然无存,所有角色都个性变调,不过仍然在完全走样前拉了回来,既无厘头又充满脱力感,而且趣味十足。
哎,虽然得加个注脚:除了被拿来大作文章的加藤……不对,除了第一女主角巡璃以外都没走样就是了。
「不过,我也觉得大概需要修改一点点。」
「修改哪里?」
「我想,明显属于社团里的梗还是不要写进去比较好。」
「啊,比如巡璃心肠黑之类吗?」
「……我想那只算单纯的笑点而不是社团里的梗,所以没关系。」
「我、我该道歉吗?」
加藤的眼神又有一瞬间变得像臭鱼干了。
「巡璃的本性可能很坏心,我觉得这是有趣的笑点所以可以用喔。」
不过那真的只有一瞬,接着她就变回平时……不,她带着比平时更有活力的眼神告诉我:
「哎,毕竟巡璃在正篇确实都只有严肃的戏份。」
「不过,把我们的本名亮出来,或者谈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过的事,玩游戏的人会摸不着头绪喔。」
「那个嘛……嗯,确实也对。」
「再说玩家想认识的,是女主角们在幕后的另一面,而不是担任角色范本的人啊。」
「加藤……」
没错,加藤讲得热烈。
她说出了自己对这款游戏的想法,对附加剧情的真挚评价。
还有,从玩家观点的冷静领悟。
「做出我们会觉得好玩的内容是可以,可是不应该做出『只有』我们会觉得好玩的内容……安艺,你之前这样子讲过对不对?」
那些简直像总监会讲的话,会有的想法。
观点刚好位居制作人和玩家中间。
「社团里的梗去掉。不过,琉璃可能很坏心的话题要留着……我会试着朝那个方向调整。」
她想出了原本该由我发觉的答案。
「……要修改的地方会满多的喔。」
「对啊,大概还要再花两三个小时吧。」
「那样的话,天就亮了喔。」
「到现在你还顾忌什么啊,安艺?」
加藤说着……果然还是用一副温柔得不可思议的表情笑了。
「好,那我们开始来修改吧,加藤!」
「了解。」
「剧情本身由我来改。麻烦你将我改好的文章反应在程式码上。」
「所以说,我这边暂时要等你忙完啰。那我趁现在去做个宵夜再回来。」
「抱歉,每次都给你添麻烦。」
「不会啊,重要的是你改剧本要加油。改完要是变得不有趣,那就没意义了。」
「……呃,先等一下。」
「怎么了吗?」
「这样说来,等于是我擅自改了剧本对吧?」
「当然啦,我们当中能写剧本的也只有你而已。」
「……那就等于我擅自改了诗羽学姊的文章对吧?」
「没办法啊,又没有时间一一和她确认。」
「那、那样学姊会原谅我吗?我听说小说家被人擅自改掉文章,自尊心会严重受伤耶。」
「啊,那个不用担心,安艺。」
「为、为什么你有把握那样说?」
「我绝对会让霞之丘学姊点头说『好』的……毕竟,那个人欠了不少人情啊……」
「…………加藤?」
在那个瞬间,加藤轻轻撩起的乌黑长发摇曳生姿,仿佛有生命一样……我有这样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