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5.3章 不起眼半年间总结法
  6. 繁体版

第5.3章 不起眼半年间总结法
2017-06-23 04:37:23

		

总集篇……
要是用动画来比喻,那是制作进度出状况时,本篇来不及在下次预定播送日完成的情况下,才用短期间将过去的影像剪辑出来垫档的作品。
由于作品原先预定的话数被砍掉了一话的分量,故事构成将变得七零八落,还会让苦苦等候下一集的粉丝们失望而带来莫大害处,不过对于错过了前面的故事,或者没有完全理解而跟不上剧情的人来说,倒也不是没有拓宽收视群的益处。
不过再怎么说,要是一部作品里穿插好几次总集篇;故事进展到后半以后,穿插总集篇的间隔越变越短;或者明明是一季就能播完的短短作品却穿插了总集篇,难免就会让人怀疑制作现场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所以要尽可能避免才算明智吧。如果避得掉的话啦。
……哎,因为如此,若是各位能一边臆测这次短篇背后的各种内情,一边适度地放松力气来享受剧情,那便是我的荣幸。
※  ※  ※
校庆结束,在背地里举行的「地下校庆」也已告终的晚秋。
离寒假还有冬COMI,都剩不到一个月的某个周末……
「呃,企画/制作,安艺伦也……」
接连从上上周末、上周末都贯彻始终,本周末也热烈赶工★La★Bamba中的我,是同人游戏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代表兼制作人兼程式编辑安艺伦也,在早就过了周六深夜三点的当下仍没有休息,正揉着眼睛在自己房间桌上摊开笔记型电脑,不停地敲着键盘。
「要把总监的头街也加进去吗?不对,那个放到最后会不会比较好?」
另外,从头衔也可以知道,我花下那么多时间聚精会神一直在忙的,就是制作同人游戏。
预定参加今年年末冬COMI的我们,从春天起花了半年时间,持续制作着要在活动上发表的处女作(这并不是指登场女主角们的设定)。
而且,在素材档案几乎完成九成以上的现在,我们的奋战终于进入最终阶段了。
将游戏组装出来,运行程式,找出毛病,修正,然后再运行……
对于软体程式来说,如此一步一脚印,而又最为重要的除错作业,从周五夜晚就一直持续至今。
「……等一下。根本来说,直接将本名打在工作人员名单上好吗?」
话虽如此,尽是顾着除错只会让效率低落,因此我同时还利用空闲在忙另一项工作……
「哎呀,伦理同学,那是结尾的工作人员名单?」
「啊,诗羽学姊……」
于是,有个女性一面望向我工作的笔记型电脑,一面将手臂搁到桌上,身体也凑了过来。
各位什么时候有了我是独自在工作的错觉……不对,会那样认为的话是我叙述得不够清楚,对不起。
「总觉得,像这样一看,会深深感慨作品就快完成了呢。」
「实在没有时间制作影片,所以我顶多只能用程式将名单秀出来就是了。」
「啊,对不起,我妨碍到你工作了。别在意这边,你继续忙。」
「好、好的……」
接着,那个女性就在我旁边拖着腮帮子,默默地望向我这里。
瞬时间,乌黑长发轻灵飘过,温柔地抚弄了我的脸。
如此这般,在过了深夜三点的我的房间里,表现得跟平常一样……其实不只,身上气息要比平时更加甜蜜的这个女性,名叫霞之丘诗羽。
她是比我大一年的学姊,是个优等生,乌黑长发亮丽有光泽,还是个大美女,原本和我这个迷恋二次元的阿宅理应毫无接点……
「呃,接、接着是……剧本:霞诗子……好。」
然而既毒舌又挺懒惰,在我面前总是一副想睡的样予,显得毫无戒心的这一位,却是我们社团的剧本负责人,还拥有人气轻小说作家「霞诗子」的别名。
「伦理同学,你打错啰。」
「咦,难道学姊也想用本名下海?」
「不对。我们不是约好了吗,只有这部作品要用合作的笔名……来。」
「咦?啊……」
于是,具备各种外挂级设定的诗羽学姊,挪开了我放在键盘上的手,然后用右手食指一个键一个键地慢慢在画面上打出文字。
『TAKI UTFAKO』
「……看清楚没?」
「学姊……」
那是将我在网路上用的网名「TAKI」,和诗羽学姊当作家所用的笔名「霞诗子」组合起来的合作笔名……
是的,这部作品的剧本,其实一开始是由诗羽学姊独挑大梁,不过中途又发生种种状况外加我的强烈主张,最后就有一部分的内容由我来写了。
第一次写剧本就挑战与职业作家合作,未免太有勇无谋,然而在诗羽学姊严中有爱的指导之下,我也觉得自己好歹、设法、勉强算写出了有模有样的东西。
不过,在我和诗羽学姊来到联手写剧本这一步之前……
不,基本上,从我们相识一直到协力制作游戏,已经发生过光用这半年也装不下,而且时间长达一年半的种种波折了……
※  ※  ※
最初相识……应该说,我们一开始发现彼此属于近似的人种,是在去年初夏。
我疯狂迷上诗羽学姊……霞诗子的处女作(容我一再强调,这不是指作家的现况……虽然我也不清楚啦!)《恋爱节拍器》,就在自己的部落格展开隐性行销……不对,我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兴趣才大力推广,并且不惜抛下一切参加后来为庆祝热销所举办的签名会。呃,我也没什么东西能割舍就是了。
当时我头一次见到霞诗子老师,才知道她比想像中更年轻,还是个漂亮得足以让人看到愣住的黑发美女,而且我发现……
她就是在我读的丰之崎学园里,也赫赫有名的三年级才女兼毒舌家,霞之丘诗羽。
那样的诗羽学姊……霞诗子,也知道在学校里属于最下层的御宅族的我,而且她的责任编辑町田小姐,也认得在网路上经营霞诗子粉丝网站的我。
因为有那层因素,走后我们都会讨论霞诗子的作品,建立了以作家和粉丝来说有点太过亲近的关系。
像那样,对我来说幸福无比,对诗羽学姊则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时光持续了一阵子……
相识半年后,也就是距离一年前的冬天,我们之间发生了内容或许像芝麻小事,但却影响深刻的歧见。
适逢《恋爱节拍器》完结,学姊想让我看出版前的最后一集原稿并征求意见。
那么做,是纯粹为了让作品更好才打算交换意见?还是单纯有意对最亲近的粉丝偏心?或者另外有其他的用意?这一点我现在依然不明白。
可是,受不起学姊垂爱的我,竟然拒绝了。
我比谁都想看下一集,如果是最后一集自然更由衷期待,但是我却舍弃了头一个接触自己心中盼望的原稿的大好机会。
因为当时我要是读了,或许就会让内容有所改变。
因为我不想让我这种阿宅的任性,玷污霞诗子耗费心神完成的作品。
哎,御宅族在恶心中带有纤细,对于那种麻烦的心理,诗羽学姊当然丝毫也无法理解,之后她就和我断了联络。
所以在半年前的春天,我成立这个社团的时候,尽管她是以剧本负责人的身分头一个列入成员名单的,但后来实际要让她参加还是费了相当大的苦头。
……不对,其实我受的苦头到目前仍以现在进行式持续着。
基本上从一开始就颇任性,应该说常常恣意妄为的学姊在加入社团以后,又变得更加不掩饰真面目,在在显露出以捉弄我为乐的超S本性。
一开口冒出来的就是厚黑论调或者满满黄腔。
出的每一招都像仙人跳。
不知道那是身为作家的才能,还是单纯人格出问题,她总会算出我的下一步再断我后路,是一名替我的胃带来莫大伤害的暗黑神。
但不知道是出于作家的本性,还是身为创作者的矜持,她对于创作的真挚心意不输任何人,即使到好不容易和好的现在,我们还是屡屡围绕着作品的内容起冲突。
一开始是在七月初。
诗羽学姊的剧情大纲,一直让我觉得不对劲,发展到最后,我专程追着她到了兼为《恋爱节拍器》圣地的和合市,在旅馆针对作品的方向性展开激辩而留下一夜情……不对,开了一整夜的企画会议。
在互相理解我所追求的作品,以及学姊可以发挥的能力以后,我们才首度将彼此当成同一个团队的成员来信任,是个既苦涩又值得纪念的一晚。
……当时拍下来的纪念照大概还留在学姊的档案资料夹里面吧。
然后,下一场风波,就发生在上周。
仿佛夏天的旧事重演,身为外行人的我这次连完成的剧本都要插嘴,在校庆当日招来了程度跟上次完全不能比的险恶气氛。
但是,学姊在当场……不对,我们在当场并未抛开创作人的身分,仍然抱着认真的心,针对作品深入再深入地争辩、肯定、否定,手段激烈得不惜打散原本的作品再大幅重写。
……到最后,我甚至在剧本里添笔,改变了作品原本的气氛。
※  ※  ※
「终于,完成了呢。」
「嗯……」
诗羽学姊一面探头看向画面上的工作人员名单,一面极不自然地改换姿势。
于是,下个瞬间,我的肩膀上多了一点点重量,洗发精香味轻轻飘来。
是的,尽管我们从认识到现在风波不断,当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
无论我怎么惹学姊生气、加重她的负担、伤她的心,总觉得甜蜜气氛还是会像这样延续。
根本来说,诗羽学姊的性格果然有问题。
明明具备自认兼公认的毒舌、任性、虐待狂本质,那片毒舌却对人温柔到极点。任性的地方都乱可爱一把。每次到最后,都对我好得过了头。
「欸,伦理同学。」
「怎、怎样?」
接着,学姊将自己的手,凑到我放在键盘上的手上。
那样的动作,和外界对她的评价根本不一样,又温暖,又柔和,而且……
「我跟你说,等这款游戏完成……」
「学、学姊……」
「喂,你们等一下~~~~~~!」
……当退无可退的气氛,正要支配整个房间的时候。
从房间的窗边……我的书桌那边,响起了高八度的闪亮亮嗓音。
「我从刚才就在听你们讲话,居然趁别人赶稿赶到炸掉的时候一直调情一直调情一直调情一直调情……!」
「英、英梨梨……?没有啦,我们没做那种事情!」
「你吐槽的内容和时间点还是一样陈腔滥调让人缺乏新鲜感呢,泽村。就不能添一些有趣的变化吗?比如说,你可以等隔天早上再冷静地叫醒在床上相拥入眠的两个人然后吐槽啊。」
「你最好是满脑子都想着冲本垒啦,霞之丘诗羽!你在暗地里明明就胆小得没那种勇气!」
「没有啦,学姊只是用她擅长的那一套在闹着玩吧?你不要每次都起反应啦。」
「……伦理同学用一句『闹着玩』就带过的官方回应也总会让人火气上来就是了。」
各位什么时候有了房里只剩我和诗羽学姊的错觉……没有啦,老实说这是想故意误导人的叙叙笔法。对不起。
没错,其实那个金发双马尾的女生从一开始就在,而且从集宿开始的星期五晚上就一直占着我那张书桌,只顾专心绘图的她,现在正甩乱一头自豪的金发,毫不讲理地痛斥我跟诗羽学姊。
如此这般,在过了深夜三点的我房间里,简直跟平常一样……心态真的就跟平常时段一样,表现得不顾我家安宁而旁若无人的这个女生,名叫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她和我同一个年级,是美术社的画图好手;日英混血的千金小姐;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她也是个有如法国人偶(英国产)般的美女,原本和我这个纯国产的御宅族(在外表上)理应毫无接点。
「先、先不管那个,接着是角色设计/原画:柏木英理……好了。」
「……为什么我在工作人员名单里要排在霞之丘诗羽后面啊?」
「哎呀,从作业顺序来想,你不觉得剧本排前面是理所当然的吗,泽村?」
「我负责的,可是『原画』这个关系到九成营收的重要职务喔。」
唔哇,你也讲得太露骨了吧……
「不过泽村,人设及原画,都是没有企画者指示就什么也不能做的职务,和光是张着嘴巴等人来喂的小孩并没有两样,这你是不是忘了呢?」
「你还是只会讲那种让人既不能理解乜不能接受的诡辩……等一下!那份工作人员名单是怎样!我的笔名什么时候变成『柏木色女』了嘛!」
「哎呀,真的呢。不可以喔,伦理同学。就算那是深入发掘出泽村本质的出色笑料,也还是跟事实相违背喔。」
……不对吧学姊,你刚才确实有特地将我打好的「英理」删掉再重打对不对?
※  ※  ※
「真是的,我受够了!」
「你心情也该好起来了啦。」
「明明我才是最努力的……基本上,你以为这期有多少部动画是因为这项工作,害我都只看一集就停掉……!」
「呃,单纯是这期含金量太低吧?」
「……你说那种话妥当吗?真的妥当吗?」
哎,虽然已经有许多部分泄底了,简单说呢,到头来这家伙跟我是一丘之貉,或者可以说是同一个虎穴养出来的御宅族。
这个隐藏身家的千金小姐在我的社团担任原画负责人,同时又有人气同人作家「柏木英理」这张绝顶宅女的面孔,假如这些底细被不良分子挖出来,下场大概会一路直通她自己常画的凌辱同人剧情。
还有,她跟我是十年以来……从读小学时就认识的,交情非常久的青梅竹马。
「总之等我把决定要收整套BD的作品买齐以后会再借你,现在先忍着吧。」
「欸,这期你要买什么啦?」
「呃,《街物语》、《四叶的女王》和《白金之恋》……」
「什么嘛,那几部我都有看啊。」
「……所以,你刚才说什么东西只看一集就停掉?」
那样的英梨梨,目前,好比在为我们制作的游戏进行最后冲刺,正以超快速度将剩下的剧情事件CG完工。
哎,尽管我们像这样聊着让人寒彻身心的讨厌话题,她也绝不会停下工作中的手,唯有这点值得赞赏就是了。
「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每一季会看的差不多都一样。」
「所以这当中最推荐的……就是《白金之恋》吧,对吧?」
「你都那样说了,应该就是那部吧。」
「在你心里也一样啦。」
虽然英梨梨依旧背对我,但她用了发笑的呼气声来回应我的结论。
真的,就算过了十年,我只有对她的嗜好还是了若指掌。
……不对,正因为过了十年的关系吧?
「那么,伦也你支持哪个女主角?」
「当然是更纱啦,废话。」
「……你的答案,真的太符合预料了。从以前就喜欢正统女主角的偏好都没变。」
「你才没变,反正你就是支持惠梨香吧,对吧?从以前就喜欢第二女主角的偏好都没改。」
「就是啊,彼此的喜好都完全固定下来了。」
「虽然你还顺便固定了让正统女主角变得惨兮兮的同人作风。」
「谁叫那样比较好卖。」
「只顾卖本子赚钱的猪。」
「谢谢惠顾~~♪」
「谁会买啊,蠢蛋!你的本子每次都十八禁不是吗!」
「毕业后请搭头班车来排队喔。没有社团入场票倒不保证能买到就是了。」
没错,因为和对方认识已经过了十年,动不动就会像这样情绪升温。
她是我出生后第一个交到的御宅族朋友,出生后和她头一段宝贵的记忆、想忘掉的记忆,都深植在我的心里,彼此即使想切割也切不了……不对,我明明不想切却遭到切割,结果又接了回去,是个缘分好比僵尸般,和我累积了太多恩怨的女生。
尽管现在已经恢复成可以像这样互开玩笑的关系……
不过,我和英梨梨之间,横跨着一段无法也不能简单用言语带过的漫长时间。
※  ※  ※
如同我一再重复的,我和英梨梨之间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年前。
那是在春天,新学期,我们升上小学的入学典礼。
落樱缤纷,离家不远的坡道上……
我遇见了一个由西装笔挺的金发爸爸,以及身上服装简直跟角色扮演者一样镶满荷叶边的妈妈带着,而且发色和爸爸一样的同年纪女生。
当时我还不是御宅族,好奇心倒和四处可见的臭小鬼一样旺盛,对那样醒目的女生十分有兴趣,就跟着她一起走到学校,仿佛理所当然地直接和她进了同一间教室。
……假如我和那家伙不同班,会在入学第一天就变成迷路儿童吧。
之后一直到小学三年级上学期,我和英梨梨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不了的戏剧性事件,在彼此心里的存在感自然而然地逐渐变大……顺带也受了她父母的影响,彼此耳濡目染地逐渐变成御宅族。
毫无特点的男生,跟特点实在太多的女生,总是在两人世界里热烈讨论动画或电玩的模样,在同班同学看来或许相当异常吧。
不过,当时大家见过的世面还很窄……连组成小圈圈排挤异类的社会性都还没有学会的那些同学,就任由我们照着我们想要的方式相处了。
于是在之后发生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成长过程中理所当然会碰上的阻碍。
到了三年级下学期,突然面临周围的冷漠视线以及动粗行为的我们,才对出生后头一次碰上的明确恶意感到强烈困惑。
对于那仅仅一次的挫折,原本就是死小鬼的我拚命抵抗,然而英梨梨原本是个真正善良的千金小姐,所以一下子就屈服了。
在之后的几年间,英梨梨按照旁人对她的印象,将「爱好绘画的千金小姐」演得天衣无缝,结果反作用使她的本性变成了比我陷得更深更彻底的臭阿宅。
为了卖本子不惜染指十八禁和凌辱题材,选用没看过的动画出二次创作,重视亮丽的门面更甚于内涵……
可是她自己却不到人前露脸,也不在网路上现身。无人知晓真面目的蒙面同人作家——柏木英理就此诞生。
所以,那无论怎么想都不是出于自我表现欲或上进心。
难道说……不,我到现在依旧不明白她创作是为了什么目的,在我所知的人当中,她是最扭曲的御宅族。
那样的我们,能够克服漫长又漫长的寒冬时期并且稍微达成和解,靠的是超过五年以上的时间。
……话虽如此,那并非我们共度的时间,而是周围流逝的时间。
来到没有人认识以前的我们,和居住地稍有距离的丰之崎学园以后,与其用心灵交流,我们先重启了物质上的交流。
身为无脑购物狂的我,提供的是动画或电玩最新作。身为知名同人作家的英梨梨,则提供一般来讲就算排队也买不到的墙际社团同人志。
尽管在政治上反目相向,经济上却彼此合作,我们这种冷漠而频繁,好比某两个国家的贸易就这样开始了。
接着,在考进丰之崎学园以后,又过了一年……
于成立社团之际,面临「候补原画家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比英梨梨更好的人选」这项严苛现实的我……
只好无视于长年以来发酵熟透的心绪,大举将勇气、忍耐、妥协全副动员,向就我所知最强的原画家低头。
……当时,我心里是对着哪边低头,至今仍没有定论。
哎,不过这种半吊子的关系,到最后只要遇上一点小问题就会轻易破裂。
由于在夏COMI发生了些微的意见不合,我们终究将那种虚假的和平毁弃,并且打起真正的战争。
那是在以往十年前始终没发生过,还赌上了我们所有自尊的一场大吵架。
我们受了以往一直放在心上无法消解,而且积了又积的意念驱使,像傻瓜似的互相发脾气、叫骂、哭来哭去。
……那根本是内容既低俗又无聊,简直像在小学一年级就该吵一吵结束的一场架。
结果,我们之后并没有和好。
因为英梨梨没有道歉,所以我也不道歉。
然而,在那次以后,我们应该改变了一点点。
嗯,那使得我们,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  ※  ※
「……停一下,伦理同学。」
「喂,你喔!社团票不分给我是可以理解,可是你连逛摊打招呼的时候都不肯送我本子吗!那样实在太冷淡了吧?」
「要说的话,本子当然要优先卖给平时排队支持的一般入场者呀。根本来说,就算本子送给你……你又没有本子可以跟我交换,而且也算不上朋友。」
「……伦理……!」
「啊~~你这家伙!居然把不该讲的话讲出来了~~…………什、什么事,学姊?」
于是,就在我微微地沉浸于感伤,却又丝毫不肯表露出来,嘴巴只顾着和英梨梨越争越激烈的时候……
有一阵感觉冰冷得可以让现场彻底降温的恶魔嗓音,从我旁边冒了出来。
「你们两个……都停一下,不觉得太吵了吗?这么大半夜的。」
「啊,对不……」
「啊,对不起喔!霞之丘学姊……我们两个都完全忘记你的存在了~~」
「…………哼。」
「英、英梨梨……?」
在我打算乖乖听从诗羽学姊的「纠正」并退让的瞬间……
有一阵听起来乱挑衅又具攻击性,而且感觉充满恶意的愉~~快嗓昔,让本来就冷森森的现场结冻了。
「也对啦。说来说去你又不是纯正的御宅族。我们聊的话题对文学少女(笑)来说可能太偏『圈内』了,你是不是都跟不上呢?」
「被你误解可就伤脑筋了,泽村。我只是想说,你们闹得太大声,会给人家家里造成困扰,总要顾虑到这个房间变成外人止步而耽误游戏制作的风险……」
「那种事用不着担心嘛。我从小就跟伯父伯母认识,而且他们都是抱持放任主义又大而化之的人啊。对不对,伦也?」
「是、是那样没错啦……」
「……都已经当高中生了,我觉得事事都要家长包容你们也不太对喔,伦理同学你说呢?」
「学、学姊说的是,对不……」
「跟你说不要紧了嘛。有什么状况的话我会先道歉,反正泽村家和安艺家关系这么好。」
「英、英、英梨梨……?」
结果,在我这次准备乖乖遵从诗羽学姊搬出的「道理」并退让的瞬间……
显然比刚才更加充满优越感及鄙视感的口气和语句,顿时让结冻的现场迸出裂痕。
「…………」
「…………」
「那、那个……」
于是,寂静如诗羽学姊期望的降临于四周。
像那样,尽管争执的原因去除了,不知为何她们两个却好像搞错了目的及手段,应该说绝对是搞错了什么才依旧瞪着彼此。
就在我心里正为了接下来即将展开的经典一役(?)感到颤栗时……
「呼~~我先用过浴室啰~~下一位请用~~」
在战意浓厚的讨论串……不对,房间里,忽然闯进了一道略为沙哑又悠哉的讲话声。
声音的主人大大地推开门,步步有声地走进房间,然后使劲跳上床铺,大剌剌地在床上盘腿坐下,还拉开贴身背心的领口,频频往里面扬风。
「呼~~好热~~……刚才的热水澡真舒服~~」
「…………」
「…………」
那一连串行云流水而旁若无人的动作,使冷战一直打到刚才的两人愣住一瞬,沉默状态依旧持续了一阵……
「冰、冰堂……!」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你穿那是什么模样啦!」
紧接着,她们重拾舌锋,只换了目标又开始发动攻击。
突然闯进房里的……不对,实际上,那依然是从集宿开始的星期五晚上就待在房里,但为了洗澡才稍微离席的另一个社团成员。
「你、你喔……至少下面该穿东西吧!」
「咦~~我有穿不是吗?有内裤啊。」
「一般都会在那上面再多加一件吧!基本上这是别人家里耶!还有男人在耶!」
「唔~~就算有男的,反正阿伦是家人嘛~~」
「……冰堂,『家人』和『类似家人的人』之间,有一条绝对无法填起的沟,你知道吗?」
「对、对啊!你只算表亲嘛!那只是四等亲嘛!像那样才不算什么家人!再说表亲之间也是可以结……结、结婚……!」
「……泽村,你也该改掉自己开口折磨自己的毛病了。」
像那样,即使面对毒舌系和尖叫系两种数落也能完全当耳边风,还自在地坐在床上,显得比英梨梨更加旁若无人,比诗羽学姊更加不知道该让人看哪里的这个女生,名叫冰堂美智留。
微卷的短发,带着刚洗完头的湿润光泽;长相则属于上吊眼的英挺美女。而且手脚修长身材出色。
……话虽如此,除了黑色贴身背心和白色内裤以外什么都没穿(八成也没戴胸罩),一副散散漫漫地在家里晃,心灵层面好比欧巴桑的她,可以说真不愧是和我有同样血统的表亲。
「呃,音乐……欸,美智留,你在工作人名单上的名字,打成小美可以吗?」
「啊~~不要打片假名,麻烦用英文。用M、I、E、C、H、I、E拼成小美。」
「喂,伦也!你现在不准看她那边!」
「那倒没关系。最近我养成美智留一进房间就先拿掉眼镜的习惯了。」
对于那种散散漫漫不遮不掩的模样已经差不多适应,或者应该说对策万全的我,正朝着只能朦胧看见的荧幕,靠指法打下『配乐:Mitchie』。
「没、没戴眼镜版的伦理同学……?让、让我看清楚一点!」
「对不起,请学姊不要挡住画面。」
哎,虽然打字时稍微被诗羽学姊碍到了,不过先别管那些……
「到现在还会被那种算不上稀奇的景象钓到,说你肤浅都还算好的。」
另外,虽然我被英梨梨尖酸起来不分对象的苛薄话稍微伤到了心灵,不过也别管那些……
她是那么一个毫无戒心,光靠自然本色就显得火辣撩人,性格又表里如一不拘小节的女性表亲,冰堂美智留。
不过,当初为了让这家伙加入我的社团,也得先克服第一道障碍……御宅族和非御宅族之间的对立情结……
※  ※  ※
其实美智留和我的交情之久,长到在人类史上排行第三,仅次于父母。
毕竟,我们是出生日期和出生医院都相同的表亲。
老家都在长野的我们,更是一起在那里被扶养长大,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缘分比谁都深远的关系。
啊,不过即使如此,最近我们每年顶多只会在亲戚聚会时见个一两次就是了。
……先不管我是不是在帮谁打圆场,反正就是那么回事。
哎,说来说去,亲戚中年纪最相近的我们,就算在次数不多的相处时间中,也培养出了亲得感觉不出性别的友情。
……倒不如说,亲昵过头了。
从以前在女生间就比在男生间更受欢迎的美智留个性爽快,或者可以说有男子气概,即使随着年纪增长而升上国中、高中,她和我之间的距离与其说是男和女,感觉上依然像亲朋好友。
停止一起洗澡是在国中二年级。停止在房间一起换衣服是在国中三年级。停止对我用贴身的摔角招式……不知要等到何时。
只不过,相较于美智留和我相处零隔阂,其实有一段时期,我面对这个散仙,在心灵上曾经感受到一点距离。
毕竟要刺激我的自卑感,几乎没有人比得过这个万能型天才。
她从小就发挥出能文能武的罕见才华,练什么都能立刻登峰造极,然后立刻就会感到厌倦,又在下一项兴趣站上巅峰,是个在凡人看来只能大叹「拚不过啦」的才能化身。
尽管美智留的父母只看得到她的唯一弱点也就是读书考试,把她当劣等生对待,然而在我们这些小孩的价值观里,美智留就是英雄,是君临天下的人,同时,也是强烈嫉妒的对象。
而且没学乖的美智留这阵子又迷上了乐团,把那当成接档的兴趣,还组了一支名叫「icy tail」的女生乐团展开正式活动。
她就像这样,始终属于非阿宅,又是个现充,对事情只有三分钟热度……我本来以为,自己往后都不会和她有血缘关系以外的接点。
没错,直到我听了这家伙弹的吉他……
和爸妈为了音乐活动的事吵架,而跑来赖在我房间的美智留,弹出的旋律莫名触动我心弦,转眼间就让我成了俘虏。呃,在音乐方面。
对于碰巧在同一时期,正为了制作中的游戏配乐而苦恼的我来说,当时的美智留,好比捧着吉他的候鸟……不,女神才对。
然而,就和迎接其他成员时一样,在准备将那位女神拉进社团的我面前有苦难等着,不对,其难度更甚以往。
毕竟,对御宅族完全没兴趣的美智留,对于我的活动及热忱也全然不表示关心。
何止如此,这家伙心里充满了不理解御宅族的样版化偏见,居然反过来展开游说,想限制我的御宅族活动,拉拢我当现充。
结果,不懂客气也不懂收手的我们,甚至用解散彼此的乐团和社团当赌注,发动了阿宅和非阿宅间的宗教战争。
后来,我们那场激烈的战争,突然迎接了戏剧性十足……应该说,夸张得让人合不拢嘴的大翻盘。
让美智留对音乐活动产生兴趣,促使她组乐团的那群伙伴……
结果,那三个身为「icy tail」成员的女同学,其实都是和我程度相当的御宅族,这就是等在后面的爆点。
东忙西忙下,最后我甚至也大肆借助她们的力量,才终于将社团的音乐负责人「Mitchie」、演唱主题曲的「icy tail」同时纳为同伴。
……虽然,我和美智留之间的关系,就因此朝着比过去更奇怪的方向加深了。
※  ※  ※
「好啦~~那我也来忙自己的工作吧~~」
「等、等一下,冰堂美智留!你在这大半夜弹吉他,再怎么说都会妨碍到邻居安宁吧!」
「没事的啦~~我已经跟姑丈他们报备过了。今天隔壁没有人在家,所以再怎么吵都可以。」
「……看来你和某个只会吹牛的泽村不一样,是真的跟安艺家交情良好呢。」
「啊唔……喂,霞之丘诗羽!你有空损我的话,还不如来阻止这个女生啦~~」
美智留说着拿出了吉他,然后手脚迅速地接上扩大机,开始演奏曲子。
英梨梨放在绘图板的手依旧没歇下,连嘴巴都动个不停。
诗羽学姊从刚才就专注于荧幕跟冷冷的吐槽。
尽管平时都闹哄哄的,尽管在旁人看来感情似乎非常不要好……
即使如此,她们正是我的最强伙伴。
今天,还有明天,我都会带着这支团队向前迈进。
朝着已经近在眼前,名为「冬COMI」的终点迈进。
为了实现我「制作最强美少女游戏」,这种有的人会觉得微不足道、有的人则会觉得太过远大的梦想。
如此立誓的我,在结尾工作人员名单的最后一行,补了这些字:
『制作/著作:blessing software』
「各位,我带宵夜来啰~~」
「唔!我、我并没有忘记你的存在喔,加藤!」
「怎么了吗,安艺?突然说那种话。」
「没、没事,没什么……」
如此这般,我用略为上扬的讲话音调,欢迎又一个外来者进房里(当然她其实也从周五晚上就……以下略),而且为了掩饰心慌,我又在结尾工作人员名单的倒数第二行,若无其事地多加了一排字。
『第一女主角:加藤惠』
不,我打到一半……
『程式码:安艺伦也、加藤惠』
又改成这样了。
「万岁,有披萨耶!好棒好棒,我就是在等宵夜~~肚子饿瘪了~~」
「喂,你不要一下子就抢走一半啦!」
「刚刚我又烤了一块,所以没关系喔。霞之丘学姊要不要也来吃?」
「我不用了。大半夜哪能吃热量那么高的东西。」
「啊~~全身肉多的人真是烦恼多多呢~~」
「泽村,我想你只要改一改那种什么都要呛的毛病,就可以少为自己制造一些敌人。」
在这里,有个当大家叽哩呱啦地闹起来,马上就会埋没于背景,存在感薄弱的幕后功臣……不是啦,该叫她第一女主角加藤惠。
她和我同年级,呃,是和我同班的女同学。
要拉拢身为……身为同学的这家伙,在我的游戏里担任象征性角色,那可是经过了好大一番波折才……抱歉,并没有。
※  ※  ※
与加藤初次相识,是在今年春天。
在我家附近的陡坡被风吹走了帽子,伫立着不动的白衣女生。
那幕光景和情境,让我有了长篇巨作即将开始的预感。
……然而,后来我才知道,当时遇见的少女其实是同班同学,明明在教室都会碰面却丝毫没发现,邀她加入社团也没想太多就立刻说0K,其不起眼事迹可说不胜枚举。
※  ※  ※
「来,安艺也请用。要加Tabasco吗?」
「嗯,麻烦你,加半瓶左右。」
「……原来冰箱里总是摆了五瓶这个备用是有原因的啊。」
谈到的内容会远少于其他女生,并没特别含意喔。
毕竟,我们从认识到现在才短短半年。
再说这半年来感觉也发生了不少事,不过该说是她本人的性格或角色性质,对御宅族而言太缺乏吸睛的焦点,或者以三次元而言实在太普通……
「那么安艺,进度做多少了?」
「结尾算完成啰。」
「哦~~终于好了耶。」
「是啊,终于好了……对了,既然好不容易才完成,你要不要用大荧幕看看?」
「嗯,好啊,让我看让我看。」
即使如此,可以喻为现实世界骄女的加藤,和自封虚拟世界骄子的我,其实在来往时比谁都还要自然。
从平凡性情就能看出,不会让人感受到三次元严苛现实的她有多好哄……不对,有多么温柔好相处。
由淡定态度造育而成的,这种为胆小御宅族带来勇气的攻略低难度……不对,这种坦率气质很讨人欢心。
所以我敢说的只有一句。
这种「怎样都好的美少女」可找不到第二个。
……既然找不到第二个,总觉得角色性是不是可以再鲜明一点,不过那码归纳码。
「好期待冬COMI呢。」
「是啊……」
离冬COMI,不到一个月。
离送厂压片的期限,只剩一周。
无论是哭是笑,仅存的时间都不多了。
但是,我们不会慨叹时间有限,只会全心全意地画图、撰写、弹奏……
「奇怪?」
「嗯?」
「啥!」
「咦……」
「嗯~~?」
于是,在我打开大型液晶荧幕电源的瞬间,房里响起了所有人抓狂的声音。
不,那只是事情的结果,问题在于导致状况发生的理由……
「……安艺,停电了耶。」
「唔,咦……?」
「伦、伦也,这种情形……」
「该不会是……断路器……?」
「啊~~这样看来是跳电了啦。」
在陷入黑暗的房间里,像跑马灯一样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刚才的用电情况。
冷气、绘图板、好几台电脑、扩大机,加上大型荧幕。
楼下的厨房,还有微波炉正在运作……
「赶工的资料……该不会都没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离冬COMI,不到一个月。
离送厂压片的期限,只剩一周。
无论是哭是笑,仅存的时间都不多了。
但是,在这有限的时间,我们不会慨……对不起,还是让我哭一下好不好?
※  ※  ※
同一天,同一时刻,与这里不同的另一个地方。
「欸,哥哥。」
「嗯?怎样了,出海?」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世界遗弃了……像我这样有存在的意义吗?」
「…………就算正在为冬COM赶工,我想你也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