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4.5章 非阿宅女主角感化法
  6. 繁体版

第4.5章 非阿宅女主角感化法
2017-06-23 04:37:23

		

御宅族和非御宅族之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墙。
人的兴趣千差万别。但人类仍然会用自己的标准评定他人。
而且,对于和自己的标准比照过而无法理解的兴趣或思考方式,也会出现歧视跟迫害。
不只被歧视的一方,那对于非得歧视人的一方也是不幸的事。
毕竟人既然活在社会当中,不与他人接触就无法活下去。
像那样对相互接触的旁人抱持着消极情绪,并且予以敌视,要将人生活得幸福只会适得其反。
没错,人要关爱他人,并且打开心胸,然后就会受伤,感受到吹进空隙的风而心寒吧。虽然我不太清楚啦。
这是一段像那样被分隔成御宅族和非御宅族的两人,隔着一道墙所发生的故事。
有歧视、融合、迫害、拉拢交错其中,藉拔河分胜负的故事。
如果无论如何都要用宅一点的方式来比喻,讲成「A○力场消失」或者「美智留之墙沦陷」,受迫害的可能性就比较低。
嗯,果然作品不红就没有意义(歧视)。
※  ※  ※
十月底的周末,秋意正浓的大白天。
「欸,阿伦,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商量。」
「怎样啦,美智留?想吃肉的话我可不会分你。」
地点则是御宅街秋叶原旁边,开在有乐器街之称的御茶水车站前面,一间只有吧台的小小猪丼店。
在那种典型的男人用餐圣地,有一对感觉不识趣的男女坐在一起。
「你把我当成什么啊?」
「只要一起吃饭,随时都可能从我这里抢菜的贪心食欲魔人吧。」
「欸,什么嘛!你那样说女生会不会太过分?」
「要抗议的话,你先把伸到我碗里的筷子拿开!」
「弹吉他会饿的耶!你也来练乐团就知道了!所以我开动啰~~♪」
「住~~手~~啦,把我的肉还来~~美美~~!」
……像这样,在秋高气爽的中午时分,将食欲之秋和艺术之秋巧妙融入对话而显得妙语如珠(我讲的算)的其中一个人是我,秋……不对,安艺伦也。
在社会上被视为阶级金字塔最底层的恶心阿宅,在歧视及迫害中,仍不停地高声主张自身嗜好及权利的专业御宅族。
另外也有亲戚把我当成「成绩优秀能念少爷私立学校的都会小孩」,捧得像阶级金字塔顶端的菁英高中生一样,使我对言过其实的谣言头痛。
「先付缓那贺,侯想夯杨的是哼生赫的温咦啦(我不管那个,我想商量的是更深刻的问题啦)。」
「……假如你没有边讲边吃从我这里抢走的肉,那句话我就会比较相信。」
然后,从我的大碗猪丼中抢走大量肉片,正大快朵颐地说着话,以女孩子而言有点难以置评的另一个人名叫冰堂美智留。
就读邻县的县立女校,和我同年的表亲。
和我几乎差不多,以女生来说算高的个头。
兼具弹性和柔软度的结实肢体。
略卷的短发外加上吊眼,有男孩味的凛然长相。
种种特质让她在学校里拥有傲人的超高人气,属于在学校的阶级金字塔最高层的现充女(再次强调,这家伙念的是女校)。
另外亲戚间则把她评价为「没定性又散仙的不良少女」,和我呈对比的负面谣言……倒没有让美智留产生困扰,她果然就是每天活得像散仙一样随便的不良少女。
那样的她,在这个月初和父母吵架,忽然跑到了我家。
于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的几天时间,经历过种种波折,我终于成功追求到身为表亲的她……
「其实啊……我那个都没来耶。」
「那个是哪个!你说的那个是什么啦!」
「简单说,就是激情都没有来。我想不出新曲子的形象。」
「别用意义深远的指示代名词来取代那种特殊字眼!我心里明明完全没有数,心脏都差点停了!」
……呃~~在此重新做个补充,我主宰着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tware」,为了在冬COMI推出最强的同人美少女游戏,日日夜夜都领着社团不停迈进。
那个社团坐拥最强的插画家和剧本写手,游戏的基本内容无可挑剔且逐渐在完成,然而点缀故事及图画的配乐却成了一大死穴……应该说根本没有人负责。
此时在我面前出现的美智留,拥有吉他和作曲的真本事,在我眼里好比命运中的对象……是的,做为一名负责配乐的人选。
换句话说,「追求」指的是请到她这位社团成员,请容我在此声明,当中绝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所以先告诉你喔,在明天社团开会之前,我目前仍然一首曲子都没有做出来。」
「……你人都来了才讲这些也很困扰耶。再说明天开会主要就是想讨论配乐方面喔。」
「哎~~既然这样,明天延期就好啦~~不过我也是刚刚才发觉那个问题的。」
「你说自己有深刻的烦恼是假的吧?对吧?」
「不要生气啦。对了,你这么紧绷肯定是肚子饿的关系。来,好温柔好温柔的美智留姊姊把饭饭分给你~~」
「抢了肉再还我白饭喔……话说你不要擅自把饭添过来啦。」
「哎~~不要那么拘谨嘛~~我们两个最要好了不是吗~~」
刚才我也提过,这里是只有吧台的猪丼店。
在全是男人的狭窄店里,同样点猪丼还夹来夹去分着吃的我们,在其他男客人看来应该只像超烦人的情侣吧。
证据在于,店里头的气氛从刚才就差得不得了,隔壁大哥一直用手肘顶过来,让我的侧腹部好痛!
可是请大家相信我。错不在我,这家伙只是表亲罢了。
只不过,从小互相认识的亲切感,加上名为「女校」的无菌室培养出奔放性情的境遇,才让她在言行上对我太没有戒心。
这样下去,我看这家伙在将来只会被坏男人拐骗,然后得到「这小妞是上等货喔」之类的赞赏(?),这要怎么让人放心啊?况且她确实是毋庸置疑的上等货。
「所以,你那深刻的烦恼是?」
「其实呢……最近,我和乐团的大家处得不太好。」
「你们几个吵架了吗?」
「也不是那样啦……」
来我们社团负责配乐以前,美智留就跟自己学校的同学组成了名叫「icy tail」的女生乐团并担任主唱。
她们从大约一年前开始活动,还在上个月的校庆中独领风骚,据说最近就快要以独立音乐的方式出道,是一支新锐的摇滚乐团。
没错,直到先前都是那样的……
「不过这阵子,我们四个人就算一起聊天,我也有种落单的感觉,或者说一下子就完全跟不上她们的话题……」
「呃~~你说的状况是从……」
「嗯……从她们表明自己是御宅族以后就那样了。」
「啊~~……」
先前,在「icy tail」举办第一场演唱会的日子,她们的音乐性面临了决定性转机。
应该说,美智留发现除了她以外的所有团员,原本就属于「我们的圈子(御宅族)」。
那天之后,「icy tail」的女生们就从「假扮出来的硬派摇滚乐团」,戏剧性地转型为「实力派动漫歌曲乐团」……呃,先不管那算不算改变,至少招牌是换掉了。
「以前聊到的歌手话题,现在都变成了声优的话题……」
「还、还好啦,毕竟现在声优也会上红白歌合战啊。」
「而且,本来聊电视节目都是聊Countdow○TV或星期一九点档,现在几乎都在聊深夜动画。」
「你想嘛,Countdow○TV也直接请声优上节目了啊。仔细看还会用3D动画呢。而且星期一九点档也有用轻小说当原作的啊。」
「还有,回家路上顺便去逛的店,也从淘儿唱○行变成安○美特了……」
「那两家店到现在也差不了多少了,我说真的。」
「就是啊,我都没有发现……以往自己生活的地方,被御宅族文化污染的这么深……」
「你用『污染』来形容喔……」
「可是,却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感觉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就赶不上时代了。」
「美智留……」
「我真的可以表现得和以往一样吗?我会不会被她们抛弃?」
虽然美智留现在已经正式成为动漫歌曲乐团的一分子了……
直到前几天,无知留……不对,美智留对御宅族文化仍一无所知,如今御宅族满地开花的状况应该让她相当迪卡鲁洽吧。(注:「迪卡鲁洽」是动画《超时空要塞》系列中,杰特拉帝星人用来表示难以置信的感叹词)
乐团那些女生也不是坏人,对美智留总可以收敛一点吧。
……像我这种宅到可以吓傻那些女生的长舌型阿宅,也没资格讲她们就是了。
「所以啰,阿伦,回到我们一开始的话题……」
「那就是你想商量的烦恼吗?」
「拜托……我已经撑到极限了!」
「……那我要做什么才好?」
美智留的眼里秋波荡漾。
原本拿着筷子的手,现在紧紧地裹住了我的手。
接着,她终于用大一级的音量向我恳求。
「将我染上你的色彩!」
「……那样行吗?」
那是我一直在主张,却始终被美智留拒绝的事。
「把我变成一听到那些话,身体就会起反应的女人!」
「这一次,我真的可以让你觉醒啰?」
「嗯……教我感受喜悦。」
要把这家伙……要把一个对于御宅族话题比加藤更生疏的现充女,浸淫成道地的御宅族而非半桶水,可说是最高难度的传教活动。
「我知道了……我会从头开始灌输。」
「谢、谢谢你,阿伦。」
以往,都是我在白费热情。
可是,我终于将美智留点通了……或许,应该说是她被周围的环境逼着改变,即使如此美智留还是鼓起了意愿。
所以,我会全心全意去回应她的期望。
「但是,你要做好觉悟喔。之后就算哭着要我放过你,我也绝不会罢手喔。」
我回握美智留的手,并回以热情目光。
「没关系……只要和阿伦在一起,我就克服得了。」
那是新一代御宅族师徒诞生的纪念性瞬间。
……照理说,我们这种互动应该是热血男儿喜欢的桥段,旁边那些客人怎么会露出鬼哭神号般的惊恐模样啊?
※  ※  ※
从御茶水站前只有一站路程。搭电车也嫌浪费,所以我们花了大约十分钟走下坡道,来到我平时的主场。
美智留拜托过「想到处看吉他」,上午我们就照着她的意愿在御茶水逛,下午总该轮到我关心的领域……不对,结果我们依旧是照着美智留的意愿来到秋叶原。
只不过,今天和我平时逛的路线有微妙不同,是到中央出口一带而非电器街。
「所以啰,美智留……这里就是○桥相机秋叶原分店!」
「呃,我再怎么不熟也会认得这里啦……毕竟之前来过几次。」
由于开了这家店,到电器街「逛街」的概念被推翻了,现在光是到这边「逛店」就可以让秋叶原的存在价值告终……罪孽深重又功绩显著,那便是淀○相机秋叶原分店。
目前,我们正站在有大量顾客人挤人的出入口。
「没错!连非御宅族的你都来过几次的地方!那就是重点!」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欸,美智留,你到最近才第一次去安利○特吧?当时你有什么感觉?」
「嗯~~……怎么说呢?我会有一种自己好像不应该待在那里的感觉。」
「……具体来说呢?」
「上门的客人全是女生这一点倒无所谓啦,可是我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讲什么。」
「呼嗯。」
我想那些人应该不至于发出「Homo~~」的叫声,不过一揭开她们会话的内容,十之八九都会归结到那方面。
「而且那里卖的东西……和我平常去的书店根本不一样,看起来都很莫名其妙。」
「……我懂,不必全部讲出来。」
要说的话,○利美特当然不会摆村上○树或深○吸减肥法之类的书。明明要买影子篮○员的话,全高中全角色的周边都齐全的说。
「连那样的你,都来过这家店几次……表示你并不觉得那么排斥,对吧?」
「因为所有人都会来这里嘛。」
没错,所有人都会来这里。
包括逛秋梨原的菜鸟、老鸟、腐女、亲子、恶心阿宅、情侣,所有人都会来。
「可是这里铺的货,种类并不输御宅类店家吧。」
「当然啦,商品数量差太多了嘛。」
而且,这里什么都买得到。
手机、钢弹模型、普通书籍、动画光碟,甚至是成人游戏……不过那种商品在最近似乎少了许多,让我对将来感到忧虑,但是这且不提。
「所以啰,你要先在这种店慢慢让自己适应。」
「喔,原来是这样啊。」
说明到这里,美智留似乎才听懂我想做的事情。
「先试着在这种复合式商店接触御宅类商品。适应以后就去专卖店。」
御宅黄门  作词:安艺伦也
先到淀○和Sof○ap
再去○穴○特Game○s
莫忘Z○N与Me○on
去不去Ge○和darak○随君喜好
要从非阿宅变成御宅族,这是我所提倡的,最理想的秋叶原漫游路线。
此外,搭配某出时代剧的主题曲旋律也能唱得上口,希望大家试试看。
「原来如此……简单说○桥就是前戏啰?」
「会用那种比喻的有诗羽学姊就够了。」
交谈间口出猥亵的我们,缓缓地侵入了那狭窄的入口。
※  ※  ※
「走吧美智留,往这边。」
「等我一下啦,阿伦~~」
进入店内,搭电梯上了好几层以后,总算抵达的是影音光碟的专柜。
不同于专门店里狭窄又人挤人的空间,宽敞楼层中充斥大量电影及电视剧集的光碟,还摆有种类丰富的宅类商品。
尽管商品经过分门别类,区块倒没有划分得那么清楚,御宅族和普通人都平均分到了充裕的空间,不会有莫名其妙的压迫感或疏离感。
「先看这种的如何?」
「哦~~武道馆演唱会啊……好厉害,原来声优也会在这种地方唱歌。」
「你说什么啊?这年头巨蛋也好、体育馆也好,日本根本没有声优不去献唱的场地喔。」
为了让美智留适应御宅族,我先拿了几位正式展开歌手活动的人气声优的演唱会DVD。
因为就我判断,对于没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就听惯动漫歌曲的美智留来说,这肯定是比较亲切、门也开得宽的御宅族之路。
假如这样子,能让美智留对声优的唱功及表演能力之高醒悟,转换跑道来我们这个圈子发展音乐……
「来,你看这边的荧幕。」
「唔哇,爆满耶。」
店里装设的萤幕上,正在播和我手里那片DVD不同的演唱会展示影片。
「你看,能这么High的演场会也不多吧?」
那段画面中的影像,歌曲和舞台演出效果自然不用说,席卷会场整体的气氛更是惊人。
萤光棒的颜色及挥法、群呼、跳跃。
将那些全部算进去,已经比别的偶像或摇滚乐团更加统率有方,光是那光景就值得一看。
而且歌手和观众很显然都用全力享受这场演唱会,让我们暂时忘了自己被隔在荧幕的外面。
「…………」
美智留似乎也暂时说不出话,茫然地望着那副光景。
「欸,阿伦。」
「怎样?」
然后,她才像回神似的开口。
「关于这位声优……不对,这位歌手。」
「很厉害吧?这一位在声优界可是……」
「她几岁?」
「……………………十七岁啊。」
……而且,就特地为了问这种多余的事。
「……那岁数,再怎么说都是假的吧?」
「我说啊,美智留,你不觉得只用假与真来界定那个很蠢吗?」
「也对啦,她那种声音和服装确实有够年龄不详的就是了。」
「既然你也觉得不详,少问几句才符合一般常识吧!」
「可是要套用一般常识的话,照她的年龄还打扮成这样……」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声优的使命就是替角色注入生命啦!当时所饰演的角色年龄,才是她们的年龄!」
「不过这是声优自己开的演唱会对吧?和角色无关对吧?」
「叫你别说了!不要向声优的广大粉丝找碴!」
「不是啦,我没有要找碴啊。要说的话,在网路上公开讲这些也许会造成问题,不过我现在只有跟自己人在聊嘛。」
「这、这样喔……」
也、也对,没让别人听见就无妨吧……?
这终究只是不懂御宅界常识的非却宅族基于纯粹求知心及用功不足才说出的失言,并没有暗指任何人或任何事,单纯属于闲话家常对吧?
真的可以就此带过,对不对……?
各位都大人有大量吧?对吧……?
※  ※  ※
「来来来,美智留!这边就是你等候多时的动画专柜!」
「我并没有等候就是了……为什么要离开声优那区?」
「呃,那里稍微……」
嗯,还是别谈论真人好了。
那样不只会跟粉丝为敌,还可能在唱片公司面前抬不起头。
……我并没有向美智留多透露这类连我自己都不太懂的政治性判断,只是若无其事地将她引导到动画专柜。
「来,你对哪种作品有兴趣?机器人、奇幻、爱情喜剧、搞笑、悬疑、世界系、钢○……所有的虚构世界都在这里喔。」
「咦?○弹不算机器人动画吗?」
「钢○就是○弹啦……等你变御宅族以后就会懂了。」
「……虽然我不太清楚,不过御宅族也满复杂的耶。」
美智留一边嘀咕,一边状似不知所措地望着摆了大量光碟的货架。
「总觉得种类太多了,我已经不知道要看哪一部才好啦,阿伦。」
然后,她不到十秒就放弃找了。
哎,我倒不是不懂非御宅族的那种心情。
近年来,光是每周播放的电视动画就有几十部。
由于那些在每三个月一次的节日更换都都会下档,以整年来算就会轻松超过一百部。
如果不靠朋友或网路的评价,连御宅族也很难从中找出散发着光芒的寥寥几部作品吧。
可是……
「不要紧,包在我身上!为此才有我和乐团的伙伴们不是吗!」
没错,不要紧的……现在的美智留,有道道地地的御宅族朋友。
「……呃,乐团成员不是为了介绍有趣的动画,而是为了演奏摇滚乐才募集的耶。」
「那种小细节不重要吧!别在意别在意!」
说着,我从货架里随手抽出看中的一片,递到美智留面前。
呃,这并不是为了对种种不利于我的真实视而不见喔。
「欸,美智留,这片你觉得如何?我个人相当推荐喔!」
「……《忧郁乐园》?」
「一开始就搬出艰涩设定的动画门槛会太高,所以先从传统的爱情喜剧看起比较好吧……而且这一部在去年的作品中算品质出色的!」
「呼嗯……」
美智留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递出的DVD外包装看。
那上面,画着一个貌似优柔寡断的男生被四个穿制服的女生包围,在校园题材的动画中属于满常见的构图。
「啊,你有兴趣的话就来办上映会吧?不要紧,我家买好全套了!」
另外,含保存用的在内当然有两套。
而且我自然也不会吝于将另一套改成推广用。
「呃……主角静寂洋介是就读私立耀铭学园的二年级学生……?」
于是,这会儿美智留把包装翻到背面,念起剧情提要了。
【剧情提要】
主角静寂洋介是就读私立耀铭学园的二年级学生,今年春天,由于父母在到海外出差,
他一边悠然自在地独自起居,一边和青梅竹马嘴宫实乃梨、同班的千金小姐本妙寺艾蕾娜、
宅女学妹谷沙姬祥子等人度过愉快的校园生活。然而这时候,却有一名自称和他是双胞胎的
神秘少女——由良之峰手鞠找上门来,让洋介原本和平的日常生活掀起了惊涛骇浪……
「…………」
「怎样?开场看起来满有趣的吧?这部后来的剧情真的是一波三折,看了都没空喘气喔!」
「是喔……」
对于我的说明,美智留显得心不在焉,静静地望着包装背面动也不动。
看她这么投入……难不成……该不会是落坑了?
「序盘的剧情是在探讨手鞠是不是真正的妹妹,然后洋介就从以前的照片,回想起自己妹妹在大腿根部有三颗连在一起的痣……」
「哦……」
「演到故事中盘,那件事就获得解决了,结果其他女生又不请自来地陆续跑到洋介家……」
「……欸,阿伦。」
这时候,美智留总算抬起落在包装上的视线,缓缓地将充满探求心的眼睛转向我。
照她这样看来,果然……
「怎样,美智留?有什么想问的尽管……」
「我从以前就在好奇……动画里面,为什么登场人物全是取一些奇奇怪怪又难念的姓啊?」
「……咦?」
「像什么『静寂』啊、『由良之峰』啊、『谷沙姬』的……一般来想,这么怪的姓氏才不可能全聚在同一个地方吧?」
「没、没有啦,那是为了让角色有特色……假如跟其他作品的角色重复,会让印象变薄吧。所以才……」
「说是那么说,我却觉得演的剧情还有设定和其他作品有够雷同耶。」
「……美智留?」
……该怎么说呢?刚以为推广有望,结果美智留抛来的问题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欸,阿伦……为什么动画男主角的家里总是父母都不在,只有他一个人住?」
「那、那是因为……呃,因为那样比较容易推动剧情……吧?」
而且,感觉上她问的内容都让我尴尬得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是心理作用吗?
「为什么男主角身边会聚来这么多可爱的女生?而且还全都喜欢男主角,会不会太扯了?」
「因、因为主角就是那么有魅力啊,这样讲能不能让你接受呢……?」
「另外,为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反而都喜欢动手动脚又凶巴巴的,还每次都被画成金发混血儿角色?」
「咦!你拿那个来问我喔?真的要问?」
「而且在最近,有好多喜欢动画或成人游戏的宅女型女主角耶。那果然是为了迎合顾客的需求吗?」
「我没办法回答你问的那些啦!」
「顺带一提,为什么青梅竹马感觉上大多只有当炮灰的分啊?」
「别说了……别再说了……!」
「还有,还有就是……先不提够不够格当主角,明明和女主角同居却什么都不做,那样身为男人又算什么?女生明明就在勾引他,得到的反应却是:『咦,你说什么?刚才我没听清楚耶。』我看了就想一把掐死那种主角,阿伦你觉得呢?」
「叫你别说了啦,美美!」
拜托,真的别说了……不要将现实生活的标准套用到虚构的故事里面……
※  ※  ※
「哎呀~~今天走了好多路喔,阿伦。」
「是啊……」
等我们离开秋叶原,在离家最近的车站下电车以后,周围已经完全染上夜色了。
「怎么了?你从刚才话就变得好少不是吗?累了喔?」
「我已经连一步也走不动了。」
在我们穿过往来人车众多的国道,来到平时走的那条坡道之后,美智留的话就越来越多。
始终活蹦乱跳的耶,这家伙。
「……像你那样完全是平常运动得不够喔。」
「我和你在基础体力上本来就差多了啦。」
还有,虽然我希望美智留可以考虑到,她用来装过夜用具的包包是由我一肩扛起,不过既然找她来参加明天会议的人是我,就算赌一口气我也不会提及那一点。
「这样喔,好,那回家以后我帮你来一套好久没有做的按摩服务!」
「……欸,我从小时候就想问了,逆虾式固定真的可以按摩到腰吗?」
因为如此,今天我们俩会直接回我家。
……只住一晚而已,所以这样并不叫同居吧?
「话说回来,结果我好像还是当不了御宅族耶。」
「会吗?」
到最后,我和美智留的秋叶原巡礼,并没有得到任何成果。
「毕竟,你教了我那么多,结果我还是只会问一些感觉满外行的事情。」
「不,你那样听起来也很像老门道的人在吐槽就是了。」
没错,美智留差那么一点就要切入御宅族产业近来的黑暗面了……
「哎,不管怎样,我在不感兴趣时就被判出局了嘛。」
「…………」
没错,到最后,美智留对我点到的作品,一次都没有显得食指(请各位注意,在这句用语中动的可不是「触手」喔)大动。
「我真的能做出游戏用的配乐吗?」
对于声优演唱会、动画、游戏、漫画……
感觉美智留并没有故意挑毛病,或者赌气不肯接触,她所表现出来的,真的是目前还提不起兴趣的调调,有好几次都在短暂犹像后又把东西放回架上。
「我这样…………会不会让乐团的大家傻眼呢?」
随着那么一句和平时略有不同的示弱话语,美智留抬起目光朝我瞟了过来。
即使是平时常常想着「假如美智留是男生就好了」的我,看了也会觉得胸口不平静,在种种意义上都显得微妙的一副表情。
然而……
「应该不要紧啦。」
我摆着什~~么都不在意的调调,将美智留的那种不安踢到一边。
「总觉得,你的口气听起来什~~么都没有思考……」
那种口气和调调,当然一下子就传达给从小就长期来往的表亲了。
然而我真的什~~么都不在意,也不担心。
「欸,美智留,你还是保持那样就可以了。」
「可是……」
「即使你维持原样,乐团那些人肯定还是超喜欢你的啦。」
「为什么你会那么说?」
「毕竟我今天和你在一起,就玩得很愉快啊。」
「咦……」
「今天的你,完全是站在反阿宅的立场,对我带的话题也丝毫没兴趣,就算这样我还是玩得很愉快啊。」
嗯,真的很愉快。
我的热情宅力一再被否定、被吐槽、被践踏……
不过那些都还可以用一句「对方是美智留所以没办法嘛」痛痛快快地带过。
……这也许跟「反正对方是加藤啊」有一点相通的部分。
「到头来,你把顺序想颠倒了。」
「颠倒是什么意思?」
「欣赏对方的话,那么宅或不宅都无所谓吧。」
我说的,是内容普通过了头,感觉实在太老套,连讲出口都会难为情的大道理。
「就算彼此的兴趣或嗜好不同,还是可以努力试互相理解,互相体贴,假如办不到就只好道个歉,最后大家都不计前嫌。那样子也够开心了吧?」
不过,结果我只能搬出那一套。
「好比你今天跟我的互动一样。」
「阿伦……」
而且,美智留早就懂那些道理了。
既然如此,她还需要追求什么?
「根本来说,你又是怎么想的?那几个女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陪你聊现充话题,就没有用处了吗?你要找别人组其他的乐团吗?」
「谁会啊!我哪有可能那样!」
「好吧,那她们几个呢?你觉得她们事到如今会抛弃你,再组一个御宅族社团吗?」
「…………」
「我本身是个阿宅,也会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当阿宅……可是就算对方当不成阿宅,我也不会因而讨厌对方啊。」
人会喜欢上别人,不只是因为对方的兴趣或想法跟自己合得来。
有时候是因为第一印象,或者认识时的情况,也可能出于小小的偶然。
……比方说,碰巧在落樱缤纷的坡道上,帮忙捡了顶帽子,就这么简单而已。
「你也是一样吧?美智留。」
剩下的,只要懂得珍惜自己当时那份「喜欢」的心意就可以了。
彼此聊喜欢的事情,万一聊了觉得合不来,也不要否定对方,努力一起同乐就可以了。
「阿伦,我总觉得你刚才说那些,好有型男的感觉耶。」
「……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最大级的侮辱吗?」
「啊哈哈,在你听来或许是那样。」
果然到现在,美智留对于我所说的话,还是会亏个几句。
不过,我倒不打算咬着她的毛病不放。
毕竟我现在好像散发出「型男的感觉」。
真正的型男无论面对谁、有什么样的嗜好,都能和人互相协调。
顾到的不光是表面,还能打从心里尊重、体贴对方。
哪怕被批评成八面玲珑,型男也不会动摇。
听说就是有那样的好家伙,连男人都会迷上。
……我讲的绝不是自己就是了。
「哎,算啦……」
美智留站在坡道上,忽然朝我回头。
她的表情,与刚才那种稍有自虐味道的脸不一样了。
「阿伦,你会那样对我说,意思就是你肯理解我,也不会抛弃目前的我啰?」
「啊~~或许啦。」
和她平时有点像,带了一点挑衅,以及使坏的调调……
「所以说,阿伦……你最喜欢我了对不对?」
「废废废废废话,因为我们是表亲啊!还有你不要擅自加上『最』啦!」
从那副表情说出来的话语,果然为我带来了和表情一样的冲击。
「哎~~好害臊喔~~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于是,美智留看见我狼狈的模样,就露出了短瞬的心满意足似的笑脸,直接冲上坡道。
我当然追不上她那双到现在还跑得动的健腿,只好望着那道蹦蹦跳跳的背影,发出带有苦笑味道的叹息。
在那里的,是亲戚中和我年纪最相近,又爱欺负人的女生。
连要光顾只有吧台的猪丼店都能自在成行,相处起来用不着费心的女性朋友。
而且……
当晚,美智留跑来我房间,一夜没睡。
一夜没睡地……转眼间就做出了三首游戏要用的新曲。
※  ※  ※
隔天,星期日。
和昨天一样,秋意正浓、令人神清气爽的大白天。
社团「blessing software」在我房里举办了会议,做为当初课题的剧情配乐,按照预定交出来了,而且品质无可挑剔,因此会议进行得比平时更加顺畅,比预定早了一个小时结束。
「欸,听我说一下……你是叫泽村对吧?」
「…………」
「同学,你叫泽村英梨梨,对不对?」
「…………」
「喂,家里有钱又爱动手动脚的御宅族大小姐兼炮灰级青梅竹马,感觉像把艾蕾娜和祥子和实乃梨加起来除以三的那个人。」
「你不要用动画女主角来形容别人!还乱取平均值!」
「什么嘛~~还不是因为我叫了这么多遍,你都不应声。」
「冰堂同学,基本上你之前不是大肆炫耀过自己和伦也是老交情?那至少把炮灰的地位拿去啦!」
「……你不只比想像中更缺乏余裕,还心胸狭窄呢。」
「好啦,你想干嘛?我还有工作要忙耶。」
「没有啦,我想问关于那两个人的事……」
「哪两个人?」
「呃,你看那边嘛……阿伦,还有那个叫加藤的女生。」
「…………然后呢?」
「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啊?」
「……………………你不会自己看完做判断吗?」
「不是啦,我从刚才就想自己理出头绪啊。」
「好,那接下来换第六话。」
「那个,安艺。」
「剧情从这里就要急转直下了。也许可以判断手鞠到底是不是真正妹妹的可能性在剧情中被演出来的机率终于大幅提升……」
「不是啦,我说安艺。」
「怎样啦,加藤?我现在忙着推广,有事长话短说。」
「呃,我也忙着被推广所以简短说重点就好,我今天跟爸妈说过会乖乖回家才来的耶。」
「能不能回家,得看你的努力了……」
「我都没有听到该怎么努力的说明就被逼着将动画看到第五话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还问要怎么办?加藤!都将《忧郁乐园》看到这里了,难道你什么感觉都没有?」
「啊,呃~~我是觉得这算最近满常见的后宫系动画啦。」
「混帐!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啊~~对呀,那一点我想我比任何人都有自觉。」
「听好了,这部作品的第一女主角手鞠,是妹系角色吧。而且还是跟主角出生有关的超重要角色。」
「嗯,那个我懂啦。」
「换句话说,加藤……那跟我们做的这款游戏里的第一女主角,也就是在前世同属妹系角色的丙琉璃有极深的设定关联性啦!」
「是喔,原来琉璃的设定是从这里抄的啊?」
「不对!那只是参考!但是手鞠在这部作品里的心境,绝对可以运用到我们的游戏制作过程上!所以加藤,你非得接触这部作品的本质!」
「我非得接触喔……」
「所以啰,想回家你就得好好体会手鞠的心情再走。在达成以前,我会让你将正篇、有声书CD、OVA、改编漫画通通吸收完毕!」
「咦~~」
「…………」
「…………」
「为什么她都不会排斥?她和我一样属于非阿宅吧?」
「那你去问她本人啊。」
「还有,为什么阿伦只会逼那个女生当御宅族?宅不宅不是都无所谓吗?」
「唔,我从一开始就宅了所以不知道啦!」
「总觉得,那两个人很奇怪不是吗?该怎么说呢……」
「……你是因为『最放松的交往关系』快要被抢走才会焦虑吧?冰堂。」
「咦……?」
「不过,那是你旁边的泽村在几年前就走过的路……交情最久的青梅竹马地位被你抢走;爱徒地位被波岛出海抢走;然后,尊敬的创作者地位则是被我抢走,找不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因而凋零沉沦的金发双马尾堕天使……唉,凄惨总该有限度呢,呵呵,呵呵呵!」
「你不要因为一直被排挤就自己跑来插嘴啦,霞之丘诗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