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3.7章 妄想的霞诗子
  6. 繁体版

第3.7章 妄想的霞诗子
2017-06-23 04:37:23

		

「学姊。」
「…………」
配合电车的节奏性摇动,频频点着的头将重量靠上我的右肩,柔柔顺顺的黑发晃过眼前,洗发精的香味阵阵飘来。
「诗羽学姊。」
「……嗯?」
我一边对五感体会到的种种幸福觉得不舍(呃,只有一点点就是了!),一边对坐在我右侧座位、从上车瞬间就倚着我倒头大睡的她,讲了一句大约相隔一小时的话。
「差不多快到终点了,醒醒啦。」
「唔!……是喔,已经到新潟了?」
「电车并没有通过国境上的漫长隧道!」
于是那个让人想取个书名叫《文学少女与爱找麻烦的个性》的黑长发女性,就带着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讲出了与这里完全不同且带有雪国味道的终点站名称。
另外因为她对戏剧也很熟悉,要吐槽还有「我们并没有用红色毛线系着彼此的小指殉情啦!」这一句可以还,不过这个梗来自非常古早、得要有重播才能看到的节目,觉得实在没有人会懂的我就自己先节制了。
「是你常来的和合市啦。好了,准备下车吧。」
「知道了……嗯。」
「等一下!不要用我的肩膀擦口水啦!」
「不要紧,没有弄脏。完全没有滴下来的样子。」
「但我希望学姊收敛一下那种自然而然就会做出挑衅行为的危险思想……」
一面穿插让人微妙地分不出是有心或无心的亲密举动,同时在最后又打了个大呵欠才从座位起来的这个危险人物,名叫霞之丘诗羽。
身兼以「霞诗子」这个笔名创下五十万册销量的轻小说作家的她,今天同样强烈散发出才刚熬夜完的气息。
※  ※  ※
九月中旬,天气晴朗的星期六。
对于为了在今年冬COMI推出最强美少女游戏而每天奋斗的我——「blessing software」代表安艺伦也来说,这个周末原本应该要做三项打工筹措游戏制作费,度过个人的勤劳感谢日。
没错,在早上被不死川书店的电话找去以前理应是如此……
※  ※  ※
「早安,TAKI小弟。好了,来谈谈你这次的任务。」
「那就是我假日一大早忽然被找来出版社后听到的头一句话啊……」
以年代来讲彼此应该都只有看过电影版,口气却无论怎么想都属于当年电视影集版的这位是不死川书店Fantastic文库编辑部的町田苑子女士。
至于地点,是大出版社不死川书店的第二会议室。
以前,在霞诗子专访时也利用过的熟悉地方。
哎,原本,这并不是一介高中生宅男会熟悉的地方,不过要说的话,就当成我有同学和学姊在业界当上外挂级人物所带来的灾难……呃,所带来的好处吧。
「其实呢,我今天排了行程要和小诗到和合市取材。」
「喔……等等,我记得七月不是也去过吗?」
「那个时候(第二集第六章)啊,主要的目的是去跟在地人士问候还有取景。不过这次呢,算起来主要是作家大人要找灵感。」
关于作家霞诗子的新系列作品,书名和发售时期都还未定,只有舞台已经发表了会与上一部作品《恋爱节拍器》一样在和合市。
「哦……表示说,要专程到那里和学姊当场讨论啰?明明是假日,町田小姐还真努力耶。」
「对方也是牦费生命在创作嘛,只要能回应那份心,再辛苦我也压根儿不在乎。何况另外有正职只能在星期六日见面的作家可多了。」
「……你要不要当面对诗羽学姊说那些?」
既怕生又毒舌,而且沟通能力其实偏低的诗羽学姊能在这个业界继续当作家,我认为,全是靠这位挺身保护作家的编辑在背后默默付出。
「基本上,假如对方肯一起在假日工作就完全没问题。问题是在我们干活时大剌剌地休息的那些人。比如放连假就一直不开工的印刷厂。你都不知道我们为此得把截稿日提前多少……那些家伙最好都从世界上消失啦!」
「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对我的心理卫生不好请停下来!」
原来出版社不只是组织本身,连员工个人都黑心……
「哎,因为这样,我和小诗讲好九点在饭冢桥车站西口集合。」
「那么,时间上已经不能在这里悠悠哉哉了吧?」
「是啊,连移动时间算在内,再不出门可能就糟了。」
听完我看向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离她说的集合时间不到十五分钟了。
「那现在不是和我在这里闲扯的时候了吧?」
「嗯,再多说就是闲扯了。TAKI小弟这么快就理解状况,真的帮了大忙。」
「不对吧,现在又不是在谈我……」
「所以啰,这就是今天的行程表、紧急联络电话一览,还有钱包……里面装了足够金额可以当目前的取材费,你尽管用别客气。不过一定要开收据。买受人写不死川书店……」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各位能明白,听别人聊辛酸却在不知不觉中变成自己遭殃的恐怖与惊慌吗?目前,我正好在第一时间为自己累积那种没有也罢的多余经验……
「哎~~其实是非由我去不可的,而且我也很想去喔……所以要恨就恨昨天晚上骑机车出车祸的三岛吧。」
「你说的三岛,我记得是Fantastic编辑部里的……」
「据说大腿骨骨折要三个月才能完全康复……居然在这种忙得要命的时候出车祸,干脆○一○算了。」
「不对啦,这时候应该庆幸并没有生命危险……」
嗯,果然出版社的黑心作风大多是由个人带起来的。
「更不巧的是,今天由三岛负责的作家要在秋叶原开签名会。而且,之后还排好要和我们公司的大人物到银座吃法式料理呢。」
「唔哇,那套招待行程听起来乱真实的,好讨厌。」
「然后呢,既然三岛没办法同行了,身为直属上司的我总不能不代打上阵……」
「怎么这样……」
「所以你懂了吗?拜托啦,TAKI小弟……为小诗触发突然和她去约会的剧情事件吧?」
町田小姐就这样提出了有如美少女游戏中用于攻略女主角的必需选项。
她讲的藉口……我是指整桩事情,实在充满了身不由己的因素。
既然如此,应该谁都能体谅,这个人今天自然没办法陪在诗羽学姊旁边。
可是……
「町田小姐……你觉得那样好吗?」
「TAKI小弟……」
「到取景地拟出新作大纲,不是责任编辑最能展现手腕的重头戏吗……把那种攸关作品骨干的重要工作交给区区一个粉丝行吗?」
我并没有看漏……町田小姐眼里蕴含的忸怩情绪。
「是啊。其实我也不想将这么好康的差事交给别人。有空拿香槟干杯,我更想要点一杯咖啡窝好几个小时帮角色想名字!」
还有,她那好像随时都会满盈涌出的真正心声。
「不然就那样做吧!无论有什么状况都以自己负责的作家为优先,那才叫真正的编辑吧!」
「对嘛!真的就像你讲的那样!不过这次签名会原本应该是要替小诗举办的,因为她一点也写不出原稿,我不得已才会下跪求三岛挪调活动的场次!所以我不帮忙善后是不行的!话说你那款游戏的剧本进度如何呢,TAKI小弟?」
「请交给我吧!请务必由不才安艺伦也,代替犀利的副总编町田苑子大人将事情办到好!」
九月中旬,天气晴朗的星期六。
对于为了在今年冬COMI推出最强美少女游戏而每天奋斗的我——「blessing software」代表安艺伦也来说,这个周末变成了投身于硬仗以解救自家游戏企画脱离顿挫危机的日子。
※  ※  ※
再将时间和地点推回,这里是上午十点半的和合市——
我和学姊一面仰望阳光慢慢地变得比上周,也比昨天更加和煦的天空,一面来到熟悉的站前广场。
「好了,总之我们到这一站来了……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我怎么可能知道。」
「哇喔……」
……忽然间,诗羽学姊的情绪指数就一举更新最低点了。
哎,要说的话,专程花了一小时以上出远门结果却毫无规划,我这边——应该说编辑部这边确实有问题就是了。
顺带一提,町田小姐事先交给我那张名叫「行程表」的纸上面,只写了晚上十一点以后发自和合市车站的上行列车发车时刻。
对不起,这应该是电车的行程表而不是我们的……
「基本上,会以为来作品的舞台走一趟就可能有灵感,未免想得太便宜了。」
「照町田小姐的说法,有位作家曾耍赖表示『不到当地我就想不出梗』耶……」
「那明明是我在上个月截稿前一个小时情急说出来的藉口,没想到她会认真当一回事。」
「不,她绝对是故意当一回事的啦。」
爽快地接受作家形同藉口的无理要求,藉此堵住其退路,唯有经历过好几场大风大浪的编辑才懂得用那种高阶战术。
……用得太过火好像会让作家的逃避行为从口头上变成物理上就是了。
「可是,都主动把我约出来了,当事人不只没到场,还完全没有跟我知会一声就找人顶替,不死川书店Fantastic编辑部究竟怀着什么心呢?」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昨晚发生事故以后,所有人都乱成一团了啦。」
虽然我知道在说明时睡着好几次的学姊根本没有听进去,但我仍必须保卫雇主的名誉。
再说对方打工费给得够慷慨嘛……
「责任编辑对待作家的态度那么马虎,我看他们的书系也走到末路了。是不是差不多该放弃Fantastic,改到GAGA文库推销自己了呢?」
「就算玩梗也别讲那种话啦!」
哎,既然学姊没有多加一个「GA」或减少一个「GA」,就相信那是她仅存的良心吧。(注:指实际存在的「GA文库」和「ガガガ文库」两个书系)
话说回来,她今天比平时还要情绪不稳耶……
明明睡着时非常乖又可爱的。
毕竟学姊今天没说梦话、没磨牙、没抖脚。
「基本上要是有怨言的话,出发前就先说嘛。在饭冢桥碰面时,学姊不是和平时一样嘛?
「到现在我才越想越生气啊。尤其气町田小姐对待我的方式。」
「可是我觉得她对你相当爱护耶,诗羽学姊。」
「问题不在那里……不是那个部分喔。」
「要不然,学姊是指什么?」
「那个人是觉得做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安排,也能轻松钓到我嘛……!」
嫌犯做出了这类语无伦次的供述……?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然而场所不变,再不久就上午十一点的和合市站前公园——
「…………」
「…………」
我们像老人会成员一样地坐在站前的长椅仰望天空。
放着不写原稿的作家让她游手好闲到这种地步,这样行吗?Fantastic编辑部……不对,这要问我自己。
「欸,伦理同学。」
「什么事?诗羽学姊。」
「我肚子饿了。」
「我们什么正事都还没有做耶……」
结果,再也按捺不住的诗羽学姊说出来的话,并不是打从心里对创作涌上的渴望,内容反而比较接近于原始的欲求。
「我从早上就什么也没有吃喔。在这种状态下我不认为能想到什么好点子。」
「那倒也是……要不然,我们等午餐时间再找家店光顾?」
「我等不了那么久,你马上去买面包和果汁过来。那是编辑的工作吧。」
「不,那算社团学弟妹的工作吧……」
其实这好像也算编辑的工作。
「……(咬咬)」
「那么,我们重新来思考今天的行程吧。」
「……(点头)」
「虽然主要目的在于构思新作,但我们要是立刻窝到咖啡厅之类的地方,特地跑来和合市也没有意义嘛。」
「……(揉揉)」
「总之,傍晚前我们先逛想得到的地方,从地点编出桥段或设定,等内容累计起来在一口气做整理好吗?」
「……(咕噜咕噜)」
「……所以,这样可以吗?诗羽学姊。」
「……谢谢招待。」
「话说这部分应该学姊才是专业,如果你能帮忙引导外行编辑就好了。」
「肚子满足就想睡了,所以我要休息。」
「你好歹是个作家,不要只会顺从本能过活啦!」
诗羽学姊完全没有接纳别人意见的迹象,在站前公园的长椅上迅速将面包和果汁装进肚子以后,她又跟搭电车时一样,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并立刻把头靠到我的肩膀。
那种触感、景像和香味依旧让人难以抗拒,不过要是让学姊一直顾左右而言他,新作永远也无法完成。呃,或许这就是作品到现在还没完成的缘故吧。
「现在刚吃完东西,血液流不到脑子里啊。我不认为在这种状态下能想到像样的点子。」
「可是你就能一个接一个地想到那种难堪的藉口耶。」
唉,果然不应该拿东西喂她的……
「我们先挑一个会在作品里出现的地方过去看看好了。学姊对候补的场景至少有个底吧?」
再慨叹也无法成事,我耐心坚强地继续出主意。
町田小姐也说过,谆谆善诱让作家愉快地构思,同样是编辑的重要工作。
「候补的场景倒是多得没办法筛选呢。再说要全部绕一遍,光一天实在不够吧。」
「不然,我们从剧情桥段来筛选……对了,就去主角和第一个女主角相遇的地方怎么样?」
「和女主角……相遇?」
「对啊,像在《恋爱节拍器》里面,直人第一次和沙由佳相遇的书店,之后也有出现在令人印象深刻的桥段不是吗?」
「那个嘛,确实也是。」
那一间书店,就是从站前大街过去立刻能看见的帖文堂书店和合市站前店。
主角和女主角相过后,每一集都会在那里交谈,时而在众目睽睽下吵架、和好……还有分手,对《恋节》的粉丝来说是一处圣地。
……另外,其实那也是某个御宅族少年和高中女作家相遇的地点。
「所以啦,先决定好那样的关键性场景,接下来要构思是不是就会顺畅许多?」
「原来如此,那样的话……」
于是乎,诗羽学姊先前的想睡觉模样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知不觉中,她的眼神已经变成盯紧猎物的……不对,编织故事的作家了。
「我想是……水族馆吧?」
「就去那里!」
接着,当诗羽学姊终于讲出一点自己的构想时,我就跟平时一样带劲地从长椅起身并且振臂举拳了。
「前面就有一间小小的水族馆……我是有想过,要用在第一个女主角登场的桥段里面。」
「很好嘛很好嘛,学姊你都有构思不是吗!」
「只是,我还在犹豫要怎么铺陈,去了也可能什么点子都想不出来。」
「我们就是为了构思才去的啊!就算万一想不出好的铺陈方式,肯定也会有什么收获!」
「也对……」
结果,学姊和独自兴高采烈的我形成对比,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点退缩。
她一会儿用指头凑着脸颊作势思索,一会儿若有深意地窥探我的脸,露出有些害羞,又莫名可爱的纯真反应……
「……要去吗?你真的肯陪我一起去?」
「当然了!我今天是学姊的责任编辑啊!」
然而,学姊在最后下了决心直直凝视我,并且点头。
「也对,虽然一个人去那个地方会有点排斥,不过,只要伦理同学陪着的话……」
「好,我们走吧,学姊!」
于是学姊缓缓地拉了我的手,从长椅起来。
「也对,我们上路吧……去那里,迎接我们的第一次。」
「……?」
另外,当时学姊的嘴角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怪扭曲的,还不自然地发抖。
※  ※  ※
时间的脚步稍微前进,差不多快到中午,和合市车站后头的繁华街——
「太好了,里面空着。」
「…………」
由诗羽学姊领路下来到的「水族馆」,从站前走路确实近得用不到五分钟。
「呃,入场费是,两小时八千圆……有点贵呢。」
「…………」
穿过入口大门以后,那里并没有人影,明明是星期六的白天,却散发着某种寂寥气息。
「不过,反正可以报公帐嘛,无所谓啰。伦理同学,结帐时要记得请他们开收据喔。」
「…………」
看向入口旁边的墙壁,附热带鱼照片的面板贴了一整片,营造出南国海洋的情调。
「好了,要选哪个房间?龙鱼房?霓虹脂鲤房?还是要孔雀鱼房或天使鱼房……」
「给我等一下~~~~~~!」
呃,其实我在进来前就察觉了喔。
我看到入口招牌上写着大大的「海洋HOTEL」字样时就察觉了!
「哪有什么问题……我倒想听人说明,能看到这么多种热带鱼齐聚一堂的地方,有哪里不像水族馆呢?」
另外照这里的设计,好像只要按下贴着照片的面板,摆有照片上那种热带鱼水槽的房间钥匙就会掉出来。虽然我不清楚详情啦!
「我说你喔,是打算从第一集就安排这种不该出现在轻小说的高潮戏码吗!」
把这里当初次相遇的地点,究竟是哪门子的外卖女主角啊……
「咦?可是在后宫爱情喜剧这个类别里,不是随时冒出情色桥段都不奇怪,而且登场角色不是插入就是被插吗?」
「喝啊!喝!」
没有啦,我的意思是此稿作废。
※  ※  ※
结果,关于在那里发生过的事就甭提了(我只是想在叙述方式上加点变化,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啦!),不过在那之后,我和学姊又换了几个地方,走遍市内各处,并且拚命讨论。
比方说,下午两点左右去的站前商店街骑楼——
「唔哇,这什么啊?」
「这家店,从我读小学以前就在了喔。」
「真亏店主能经营超过十年耶……这种品味奇怪的店。」
我们的脚步,停在离车站最远、座落于商店街外围的一间杂货店。
略旧……不对,颇为老旧的木造房屋搭配没合拢的玻璃窗。
店头架上摆着的,是和纸艺品及万花筒之类的纯和风礼品。
……没想到,店里摆设的却是浮世绘T恤和忍者周边精品等经过曲解的日本文化。
…………更没想到,店内侧的柜台前陈列的是转蛋奖品及卡牌桌游等御宅类精品。
「所以说,这种店谁会来啊?」
「算是偶尔会看见外国观光客吧。哎,虽然这座城市本来就不是观光客会来旅游的地方。」
提到和合市这地方,人口确实还算不少,却没有什么特别抢眼的观光资源,又没有大规模的企业,属于相对较新的住宅区。
因此无论怎么想,这都是一间跟城市调性南辕北辙而显得不协调的店才对。
……不,先等一下。
反过来想,在那种地方,有这么一间让人感受到历史,而且似乎也不会窜红的店悄悄开着,或许是有一点意思。
没错,比如店主是推理小说迷,会跟安乐椅侦探一样从偶尔上门的外国观光客或御宅族顾客带的精品中推敲出背后历史、客人怀有的烦恼,或者揭出暗藏玄机的事件,像这样的故事……
「……以跟风作品来说都不知道排到第几部了。」
嗯,那完全是古……某部作品的套路。
矿藏早已经被前人开采殆尽,和校园后宫剧又大异其趣,应该说从类别就不同。
唔~~果然从这里也没办法挖掘到什么好点子……
「我想到了……你觉得像这样如何?」
「诗羽学姊?」
于是在我感觉到自己的创意极限,正准备要叹气时,和我一起在店里散步的诗羽学姊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嘀咕了。
她的眼中,仿佛接收到了某种灵感,绽放出强烈光彩。
这下子该不会……
「你看,这里有以外国人为主要客层的礼品和御宅旗精品对不对?」
「诗羽学姊,你是想到什么主意了!」
「这不就表示……这里最适合用来当成外国阿宅女主角的登场舞台吗?」
「外国……阿宅?」
……此时,感到振奋的我背后之所以会窜过一丝寒意,是心理作用吗?
「以铺陈的方式来说嘛……故事会从日英混血的阿宅女主角河村·史拜达·希良梨来到这家店开始。」
「唔啊!我就知道!」
诗羽学姊道出的故事就此揭幕……
然后才过一秒就撞上暗礁了。
「还有,败犬型千金女主角河村·史拜达·希良梨当着主角面前出丑,就是这段剧情的可看之处……」
「很抱歉这么快就打断学姊,但是请舍弃那种铺陈方式!」
「哎呀,伦理同学,编辑在这个阶段就说出那种消极的意见,可是愚蠢至极的喔。集思广益时本来就有不能用否定意见打岔的规则,你知道吗?」
「学姊其实也知道问题不在那里吧?还有我在制作游戏时,也有反对过学姊设定的那个附属女主角吧!」
「放心。上次的反省会发挥作用,这次河村·史拜达·希良梨升格成第一女主角了喔。」
「那样根本不叫什么外国人嘛!她从以前就住日本不是吗!」
「哎,身为败犬这一点依旧不变就是了……真是凄惨呢,河村·史拜达·希良梨……呵呵,呵呵呵。」
「好啦,我接受这个混血儿女主角!不过至少把角色姓名改掉吧!改掉好不好!」
铁了心的我决定,不管怎样最少也要将中间名去掉。
※  ※  ※
比方说,下午三点左右去的散步道——
「这一带,是我国中时的上学路线喔……」
「哦~~这地方不错耶。」
从车站往北走大约十五分钟后,有一条差不多十公尺宽的河沿着马路流过。
沿岸的堤防是用混凝土筑起,河里还排着消波块,四处可见家庭排放出来的水,鲤鱼似乎是刻意放流的,莫名其妙地还有乌龟在晒甲壳……
像那样有一点自然,又有一点人工的河川旁边,有一条同样适度参杂着绿意及人工物的小巧散步道延伸于河畔。
「这次作品呢,我预定在第一集推出三个女主角。」
诗羽学姊走在那样的散步道,一面望着河水流动,一面讲出新作的构想。
「哦,和《恋爱节拍器》相比,步调还真快耶。」
「哎,因为那是投稿大奖的作品,我原本打算一集收尾的。」
在那部作品的第一集(精确来说,集数是从第二集才开始标注的就是了),只有出现沙由佳一个女主角。
换句话说,在一开始完稿的时间点,那本来是属于直人和沙由佳的故事……哎,虽然说,难以预见后续发展也是霞诗子作品的醍醐味啦。
「所以,既然有这个机会,我想将这条路当成主角他们的上学路线。」
「原来那四个人会一起上学啊?」
「对呀,有主角、妹妹、转学生,还有青梅竹马河村·史拜达……」
「不用再提希良梨了啦~~」
同样的梗这个人想玩几次啊?
「然后,在这条路上自然会每天上演甜蜜事件、争风吃醋,还有情侣争执的场面。」
「对啊对啊,果然很令人期待呢,霞诗子写的后宫爱情喜剧。」
「不过,要是试着重新思考,有可能发生那种情况吗?尽管主角每天都闹出跟性骚扰没两样的幸运色胚事件,结果何止没有被美少女女主角们讨厌,还依然左右逢源大受欢迎。」
「……要那样说的话,所有后宫爱情喜剧是不是都无法成立了?」
「至少,我希望解释主角那么吃得开的理由……我无法接受没任何特色又不起眼的主角大受女生欢迎。」
「不、不起眼?」
诗羽学姊提出的那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让我觉得自己心里被冰锥捅了一记。
「基本上,会在后宫状态下让故事推演,我觉得在论及主角多受欢迎以前,那样做为一个人根本有问题。既然生在日本这种一夫一妻制的国家,伴侣就应该好好挑一个出来才对……伦理同学你怎么想呢?」
「我、我制作的游戏主角就很老实!」
「不过,他对任何人都老实,反而弄巧成拙伤害到女主角呢。我觉得那样子到头来也是人渣耶。」
「写出那份剧本的是学姊你自己吧!」
在这走后,诗羽学姊和我对主角的争辩,就越来越流于负面……
「那、那么学姊对外挂型的无敌主角就可以接受吗!」
「可是这部作品并不是奇幻战记类型喔。你要强大的主角在爱情喜剧里跟什么战斗嘛?」
「例、例如东京都啊!」
「……我觉得那还是不要比较好。」
到最后我们两个都吵到不清楚在争什么,演变成单纯感情用事的理论……
「基本上,我也不能接受长相普通,骨子里又宅到可以吓跑女生,明明一开口就让人烦得要死却乱受欢迎的主角……!」
「不要紧,那家伙其实根本不受欢迎啦!」
真的,我已经不知道争的是什么跟什么了……
※  ※  ※
另外,比方说下午六点左右去的后山台地——
「哦。」
「还不错吧?从这里看出去的景色……天气好的时候,以前我就会在这里读书读到太阳下山喔。」
的确还不错。
爬上来所费的工夫,俯望的景色,还有吹过的微风都不错。
那个地方,可以从略高的位置俯望夕阳照耀下的和合市区,以小朋友的秘密基地来说气派十足,然而要当城镇名胜就嫌不上不下而遭到埋没了。
「所以,诗羽学姊。这里预定要用在什么样的场面?」
「唔~~虽然我还没有仔细想过,总之会是男女主角分手的地点吧?」
「那是几集以后的事啊……」
这个人连故事开头都没想好,就已经在构思收尾时的剧情了吗?
「难说喔。也许两集就腰斩了。」
「照目前编辑部强推的方式来看哪有可能嘛。学姊想写多长都可以写啦。」
「不巧的是我不习惯让人捧得那么高……再说我是才出道一年的新人。」
「希望新人就该像新人一样乖乖听责任编辑的话,这是町田小姐的遗言……不是,她要我帮忙传个话。」
「哎呀,刚才,从远方好像传来了发售日要延后一个月的声音。」
像这样,我怎么说学姊就怎么顶,讨论起来跟集思广益差了一百八十度。
特地来到作品的舞台、作家的故乡,始终形影成双地走访各处,忙这些却仅具约会……闲聊的作用而已。
没错,那与一年前,我们还是青涩作家及烦人粉丝的时候完全没有变。
「呃,学姊。」
「什么事?」
「我有想到点子……可以说吗?」
「以往我都没有封锁过你的意见喔……我对你是没有。」
「……首先可以设定这个地方,就在主角家后面。」
我努力将学姊那种「只有我听得懂的挖苦」淡然带过,并继续说下去。
「然后呢,主角习惯每天晚上在睡觉前,跑来这里看夜景。」
「他会在这里一边俯瞰街景一边弹吉他?」
「……别那样比较好。」
玩到那个地步实在太做作了,更重要的是学姊和吉他应该不太合得来。
呃,我心里完全没谱就是了。只是莫名觉得可以看到那样的未来……
「我想让主角在每一集的末章,都跟轮到戏份的女主角来这里独处啦。」
「……要我每一集都安排野合吗?帮男女主角的玩法想变化会很累呢。」
「这是轻小说!内容要健全!我是注重伦理的伦理同学!」
既不是观光景点,也不在登山路线上的这座小丘上,除了我们以外都没有别人。
而且,对方还是一开口就会立刻扯到黄腔的暗黑学姊。
「不是那样,目的是回顾那一集发生过的事啦。然后,主角可以在那边跟女主角和好、插旗或者点燃新的火种。」
在那种只要走错一步路,就会直冲高潮戏码的状况下,我既紧张又揪心,并且悬崖勒马地讲出梦想。
「感觉像以前演的家庭剧呢。」
「诗羽学姊会讨厌吗?以前的电视剧。」
「哪有什么讨不讨厌的,我对那些又不熟。」
「你都在说谎。」
没错,我知道那些是谎话。
说不定,只有我才了解。
比如学姊小时候总是一个人,把书本和电视当朋友。
她都不参加社团活动,回到家尽是在看重播的影集和时代剧。
另外,看过一次的故事内容,她直到现在都记得。
「伦理同学就只有那种无聊的事情都不会忘呢……凭你也敢纠正我。」
「因为我是信徒啊。」
一年前,作者带着想睡的眼神,点点滴滴地吐漏出来的个人资料,狂热粉丝到现在仍然记得牢牢的。
「这样子,该绕的地方是不是大致上都绕过了?」
「对呢,毕竟时间也晚了。」
夕阳不知不觉中西沉,周遭被昏暗笼罩。
方才还被晚霞照耀着的和合市区,不知何时已逐渐转变成由街灯笼罩的和合市区。
「那么取景之旅就到此结束。接下来我们边用餐边拟出第一集的剧情大纲吧。」
「……这样好吗?」
「晚餐钱还有剩啦。哎,虽然吃不成法式料理。」
「我不是问那个……而是大纲。」
「……毕竟,那就是我今天的工作。」
结果,我还是踏进其中了……
之前我不敢窥探,深怕接触到内容,更畏惧对结果造成影响。
「真的可以吗?我也许会直接讲到故事的结局喔?」
我踏进以往逃避过的……霞诗子故事的深层黑暗了。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不想听喔。」
我十分想知道,却又绝不愿知道的东西。
那就是霞诗子的点子、剧情大纲、初稿。
「谁叫诗羽学姊组出来的骨干非常有魅力,可是添血添肉之后就会更加有魅力。」
最棒的作者的作品,我只想接触最棒的部分。
虽然,那就是我内心对霞诗子而非诗羽学姊唯一怀有的,最大的任性……
「那表示,你果然喜欢有肉的女生啰?所以说得好听叫苗条,但身材根本干巴巴的泽……女生不值钱啰?」
「我完全没有谈到那些啦!」
不过,现在我只能踏进去了。
为了完成我想像中的游戏。
为了还人情给不死川书店的町田小姐。
还有……
※  ※  ※
『不过,我还是没有自信……替霞诗子的新作负起责任。』
『的确呢,除了我和TAKI小弟以外应该没有人能胜任。』
『不对啦,我就说你太抬举我了嘛,町田小姐。』
『我可不想听比我卖出更多册《恋爱节拍器》的人这么说呢。』
『我只是个粉丝耶。』
『假如你硬要坚守在那种立场,也许有人就快发飙啰。』
『可是,对于霞诗子的作品,虽然我希望能最早读到,却也最不希望插手干预……』
『你明明找了她帮自己的游戏写剧本耶。』
『所以我也会想要惊喜啊。像《恋爱节拍器》的结尾那样。』
『那个嘛……也算事出有因啦。』
『应该说,我不希望让小说这边染上自己的方便主义,我单纯想沉浸在霞诗子的世界……』
『换句话说,与其自己●慰,你更想让小诗用手帮你●出来,是这个意思啰……』
『和我讲话请意识到我还未成年!』
为什么责任编辑和作家,都喜欢把话题扯到那档事上面啊?
这两个人真的是绝佳搭档耶……
※  ※  ※
再比如说……
半年前仍被我们当据点的,汉堡店里能远望站前公园的窗边座位——
「哎呀,这么晚了?」
「唔,真的假的?」
……时间则是晚上十点。
吃一半的汉堡冷了,咖啡冰块融化完毕,旁边客人都走光。
位于都会跟乡下中间的城市,车站前的热闹程度已经急远收束。
「再不回去,到家时日期就要变了呢。」
「抱歉,搭完电车我再送学姊回家。」
「没关系啦。再说我年纪比你大。」
「可是……」
「要不然,让我在父母发脾气时报出你的名字和电话就好,要是接到联络,你能不能帮忙讲些好听的呼拢过去?」
「我会讲实话,不会呼拢他们啦!我还是送学姊好了!送了还比较安全!」
主要是保障我的名声。
「话说回来,今天真的累了呢……」
「精神上很累……」
没错,我们今天一整天……尤其是入夜以后,可以说比之前都更加卖力、认真而且健全。
我们没有像平时那样,用穿插黄腔的闲聊混时间,也没有在诗羽学姊挑衅下变得气氛危险。
因为,我们只是单纯用作家和编辑的身分,举行了一场超级认真的作战会议,讨论要怎么让霞诗子的新作有趣、好玩、够萌、挑起期待、心悬于于剧情,并成为热卖的作品。
我们时而激辩、时而失控、时而变得无言、时而抱头苦恼。
因为我们想到有趣的梗时会露出笑容,意见冲突时会吼来吼去,还一再用不同的观点验证同一篇故事,想到梗就一条接一条地写进笔记。
「好了,那么在最后……」
接着,诗羽学姊终于从故事的世界回归现实,摆回爱开黄腔又厚黑的态度说……
「我重新问一次,你觉得如何?我所生长的城市……还有新作的舞台。」
她一面准备回家,一面抛来分不出是胡闹或认真的问题。
那并非前一刻的认真眼神,也不是平时那种感觉满心想作怪的恶作剧表情,而是霞之丘诗羽的正常脸孔。
「呃……」
所以,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该怎么说呢,唔……有一点点怀旧感……」
我在圣地巡礼中走过的景点快到二位数了。
然而,今天又去了好几个以往没到过的地方。
「话虽如此,我并不是想嫌这里太乡下啦……毕竟车站前就相当热闹。不过,只要稍微离开大街,感觉就满冷清的。」
我触及了这里是诗羽学姊在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所以,今天看到的景物,应该每一处都让人印象深刻且难忘。
「啊,不过,从那座后山看到的风景应该算不错……嗯,满不错的。」
「要夸奖很辛苦吧?」
「不、不会啦…………抱歉。」
可是,光听也知道……
我只讲得出这种连平凡都算不上的小学生等级的感想。
「你不用道歉啊。我也觉得你大概会有那样的感受。」
「是、是吗?」
「毕竟,很理所当然不是吗?这座城市就是这么鸡肋。」
「鸡肋……这里好歹也是你出生的故乡吧。」
「谁叫连以前住这里的我,都没有能骄傲地推荐的名产或观光景点。」
在言词方面,作家开口就是不一样。
「只有住家还算多,居民也不少,可是产业既不繁荣,绝大多数的人又在都心工作。充其量只是搭一班电车就能到首都圈的卫星市镇。」
口若悬河的学姊用上丰富语汇,接二连三地道出将这座城市形容得恰到好处的语句。
「即使和以往被动画或小说当成舞台,藉着圣地巡礼活动而繁荣起来的城市相比,这里实在太过朴素了。」
……内容则让人相当不方便置喙。
「呃,不死川商店正准备盛大地跟学姊说的那座城市进行联名活动耶~~」
「联名活动那一边肯定会赔钱喔。就算作品热卖也一样。」
「唔哇……」
结果,和合市在企画开始前就被最要紧的作者挑毛病了……
照这种状态,它要等什么时候才会被捧成「动画○镇」呢?
「……哎,虽然,我正是看准那点才会选这座城市当舞台。」
不过该怎么说呢?那些话里,似乎充满着属于这个人的爱乡情感。
「不是因为能活用自己的生活经验……?」
「那当然也算因素之一就是了。」
该怎么说呢?一边用指头转着头发玩,一边批评和合市的诗羽学姊,好像也有一半成分只是想拿这座城市寻开心。
「不过,最大的理由吧,是这座城市什么特点也没有。」
「那表示……?」
呃,就像学姊平时对待我一样。
「基本上,我的作品都是毫不奇特的故事吧?」
「作者自己那样说啊……?」
「没有奇幻、科幻要素,也没有发生事件跟事故。用毫不奇特的爱情故事,搭配毫不奇持的校园后宫设定。」
「后者的类别本身好像就已经毫不奇特了……」
「……正因为如此,才跟这座毫不奇特的城市相衬。」
啊,我的吐槽被忽略了。
「有个对平凡无奇的生活环境以及没有变化的人际关系怀有不满,却什么也做不到的胆小女孩子。」
然而,霞诗子不把那些许的龃龉当回事,仍不停止诉说。
「有个希望能尽量让明天比今天更好一点,结果却反覆过着相同的每一天,不知不觉中连那颗上进心都忘记而习惯成自然的男孩子。」
所以单纯的狂热读者,只能任言语的洪流冲走。
「住在那样毫不奇特的城市里,毫不奇特的女孩子同样会恋爱。毫不奇特的男孩子在将来同样会改变。」
明明有可能被耍,却甘愿被耍。
「……因为,我真的就是想写,那种普通的故事。」
像平时那样,任由霞诗子变的戏法所摆布。
「诗羽学姊是……」
「嗯?」
「在这座城市,谈了恋爱吗?」
……光受摆布也不太痛快,所以我稍微试着反击。
「像《恋爱节拍器》的沙由佳或真唯那样?像这次新作的女主角们那样?」
换成平时,我明明知道这些话是危险性十足的回力镖,却不能不跨出这一步。
毕竟,假如我不说那些……
「嗯,我有啊……」
「唔……」
「对方是将来会相遇的,长得帅又有数亿圆年收还住在都内高级公寓的青年实业家……分手以后,两个人的爱在我拿到每年数千万的慰问金以前也都会持续。」
「罗曼蒂克的故事一下子变得腥膻味十足了!太没有梦想了啦,学姊!」
看吧,要是我不那样说,学姊的话就无法了结了。
……嗯,能了结实在是得救了。
「基本上要是有那种空间,我宁愿早点睡觉。谁叫我平常就忙着写稿和读书,只能睡两个小时……」
「哇~~炫耀自己没睡觉好酷~~」
「虽然也有作家喜欢用那种设定逼迫登场角色,不过那真是下下策。」
哎,说来说去……
今天别说是两小时,根本彻夜未眠又走了一整天的路、讲了一堆话的诗羽学姊。
在最后的最后,又摆回一如往常的想睡表情了。
※  ※  ※
「学姊。」
「…………」
频频点着的头将重量靠上我的右肩,柔柔顺顺的黑发晃过眼前……
「诗羽学姊。」
「……嗯?」
我对从刚才就倚着我倒头大睡的她,讲了一句大约相隔几小时的话。
「差不多该醒醒了啦……」
「唔~~……是喔,已经到了吗?」
「……没有,我们还在和合市。」
「……嗯?」
然而,那里并不是电车中,而是车站月台。
而且并不是回程目的地,而是起点站……
「呃,我们两个好像都在等电车的途中睡着了。」
「……呼嗯。」
「然后,更糟糕的是,末班车好像已经走了。」
「……喔~~」
……时间则是凌晨十二点半。
其实,我也才刚刚睡醒。
「怎么办,学姊?」
「我想想,那在首班发车以前先打发时间吧……要不要去水族馆?」
「我不会去啦!」
结果在那之后,我们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家庭餐厅窝到了首班车的发车时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