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3.3章 不退缩、不阿谀、不自省女主角攻陷法
  6. 繁体版

第3.3章 不退缩、不阿谀、不自省女主角攻陷法
2017-06-23 04:37:23

		

Hunting Location——通称取景。
在电影或电视节目的制作上,主要是指寻找户外的摄影场地。
即使是动画或电玩等不会实际到场摄影的作品,也会为了替背景或设定添加真实感,而进行取景以收集素材。
还有一部分案例是和自治团体相互提携,进行大规模取景,藉着「在地动画」提升作品及取景地双方的人气,带来相辅相成的效应,尤其在近年的制片过程中大多占有重要地位。
不过事情有其光明面,自然也就会有黑暗面。
有制作人一听说要到女子高中取景就格外生龙活虎;唯独总监可以带着老婆用经费在高级旅馆过夜;明明都还没有决定舞台,却不得不用董事长不知何时到国外取景拍来的照片编故事,种种牵扯到大人物而不便明讲的悲欢轶闻一向不会少。
而这次,在矢志制作最强美少女游戏的某社团中,也有一场制作人兼总监和招牌原画家围绕着取景的战斗正准备揭幕。
※  ※  ※
狂热的夏COMI结束后过了几天。
燥热的暑假已经来到尾声,不过八月下旬自然还是很热。
「…………」
「……怎样?」
在我家玄关前面,距离集合时间晚了十分钟才碰面的两个人,都用微妙无比的表情相互望着彼此。
「你……真的打算穿那样出门?」
其中一个人是我,安艺伦也。
小举时期是「小伦」;国中时期则是「那个宅男」;如今,在就读丰之崎学园的时期又变成了「伦也」,称呼方式在特定的某人口中有这么一段演变史的高中二年级学生。
「难不成你有意见?」
然后,另一个正是那特定的某人,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小学时期对多达十七种的绰号都会做出可爱的反应;国中时期无论怎么叫都坚决不理;到了就读丰之崎学园的时期才终于会对「英梨梨」三个字起反应,学历和我完全一样的高中二年级学生。
「呃,这不是有没有意见的问题……你打算去哪里啊?」
「指定今天要去游乐园的不是你吗?现在还问这个干嘛。」
「话虽如此,你也打扮得太过头了吧……我们要去的不是梦与希望外加著作权的国度,而是搭个电车马上到的『丰乐园』游乐园耶。」
而我们现在的话题,就是英梨梨外出的打扮。
令人联想到夏天,感觉十分昂贵的天蓝色派对礼服。
上半身是露肩的贴身小可爱,下半身是滚着大片荷叶边的迷你裙。
还有白色及膝袜当萌点。
和她平时的金发双马尾发型搭配在一起,难道只有我觉得那套打扮跟社会的脱节程度,简直像是哪家豪门贵族要举行派对,或者秋叶原开的高中妹舒疗馆吗?
「有什么办法嘛!我说今天要去游乐园以后,家里的助理就让我穿成这样了!」
「衣服总可以自己选吧。」
话说她居然有专属的助理……泽村家依然有够布尔乔亚的耶。
「谁叫我平时在假日又不会出门。今天其实也应该留在家里画原稿的,都是伦也你硬要拉我出来……」
哎,说起来也算比平时的运动服加眼镜和蓬头乱发像样啦……不过,这家伙在穿着方面上,该不会没有「简便的外出服」这种概念吧?
「等等,我记得我有讲过吧——『取景这种事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包在我身上。』」
「你的品味怎么可能让人放心嘛。不用自己的眼睛和铅笔实际确认,我才信不过。」
「我倒是作梦也没想到会被穿成那样的人嫌品味……总之,在这里争论也没用。今天要忙的事很多所以赶快出门吧。」
哎,差不多该把服装的事情放到一边了,都还没交代关于今天外出的藉口……我是指说明。
高中男女生两人结伴去游乐园,感觉是满容易对各方面造成误解的行动,不……不过这可不是约会喔!
傲娇词就讲到这里,如刚才提到的,今天的目的在于取景。
我和英梨梨,还有人不在这里的同班同学加藤惠,以及大一个学年的霞之丘诗羽学姊……
这四个人在我组成的社团「blessing software」,是联手立誓要一起制作最强美少女游戏的同志(注:此为社团代表的个人感想)。
我们这一群的游戏制作工程,在暑假期间同样进行顺利,诗羽学姊操刀的剧本已经完成将近一半,英梨梨操刀的人设也几乎进入收尾阶段。
此外在这段期间,为了不干扰忙着工作的大家,加藤也顺利地消去了本身的存在感。
哎,经过东忙西忙,在上次会议中谈到差不多该着手准备游戏正篇要用的素材时,诗羽学姊嘀咕了一句。
「差不多需要背景素材了呢」……她如此表示。
因此在今天,终于到了总监兼制作人出马的时候,对我来说有像这样拿着数位相机到处拍摄背景照片的超重要任务在等着。
然后,「顺便也负责背景CG」的英梨梨就说要一起到现场。
而且,她是在会议开完,等另外两个人都回家以后才提出的……
※  ※  ※
「喔~~总觉得好怀念耶,丰乐园游乐园。」
「好热……」
就这样,走路加电车车程还不到二十分钟。
不同于某座火红的主题乐园,附近这间即使在售票亭也几乎不需要排队的小小游乐园,里头环境也和预期的一样清闲。
眼里所见的云霄飞车及旋转木马等设施,排队人群都只要稍等一下就能立刻轮到,感觉要在一天内玩遍所有设施也是可行的。
多亏这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似乎只有游泳池人声鼎沸,尽管离我们这里仍有段距离,水花及小孩欢笑的声音依然传了过来。
不过呢,这种恰如其分的人潮,对我们今天的目的来说倒是方便。
「好啦,那我们立刻上工吧!首先……」
我立刻从包包拿出数位相机,一步踏进园内……
「先到冷气够凉的咖啡厅休息。」
「……我们才刚到的耶。」
接着,工作就忽然触礁了。
「呼~~这杯柠檬红茶真好喝。里面用了不错的人工香料呢。」
「你夸的是香料幄……」
进入游乐园以后过了五分钟。
我们俩来到同样才刚开始营业,因此顾客零零星星的咖啡厅里,一面享受冒牌柠檬红茶,一面度过优雅的时光。
在早上十点半这种连下午茶都称不上的时段。
而且,点的还不只饮料……
「一号号码牌的客人久等了,您点的鲜鱼堡和炸薯条好了。」
「啊,来了来了,伦也,去帮我拿Fish&Chips。」
「你这英国人为什么可以当得那么假啊?」
而且什么事都没做就想先用餐。
「欸,伦也,总觉得我们从刚才就被周围的人盯着看耶。」
「大概被当成表演节目的一部分了吧,主要是你。」
貌似还没有发现自己打扮得有多奇特的这位同学嘴里说归说,对于周遭的视线倒没有显得多在意,只顾着对加足了塔塔酱的炸白肉鱼咂嘴。
这家伙明明从小就被当成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养育,但是对这种垃圾食物却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哎,因为她有一半是英国人,所以味觉(以下略)。
「话说回来,天气这么热,我已经一步都不想从这里移动了呢。」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啦?」
容我一再重复,我们在园内还走不到十分钟。
所以我才讨厌把身为虚弱茧居族代名词的同人作家带出来走动。
虽然我对所有把信念燃烧于创作上的作家都怀有敬意,但我也希望他们可以先锻炼一下身体再来画本子。
「总之先来开作战会议吧。这么大热天的,在外头绕要是不讲效率,难保不会中暑呢。」
「哎,或许是那样没错。」
「那么,今天接下来要去哪里绕?」
「呃,你等一下。诗羽学姊有帮忙制作指示书。」
「……要照霞之丘诗羽的命令行动?总觉得很讨厌。」
「我说啊,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为什么我会不慎跟这种任性妄为的家伙恢复邦交?
「呃……首先,最要紧的重头戏就是游泳池。」
「是、是喔……」
在诗羽学姊的指示书中,一如学姊(仅在创作方面)有条有理的作风,满满地列出了游戏里会出现的舞台。
「而且要拍的好像不是远景,好像要实际进场才可以。」
「……要下水啊?」
「你排斥吗?」
「那、那个……」
而且,针对每一处个别的舞台,学姊都注明了这张背景会在哪个时段、哪种场面用上,对于负责取景的人来说相当好办事。
没有这些资讯就胡乱收集素材,也会碰上「想用在傍晚场景却只有大白天的图面」,或者「想安排遥遥仰望的角度却只有特写」之类的状况而白跑一趟。
学姊无论担任剧本写手,或者当我这种菜鸟总监的执行顾问,真的都是十足可靠的行家。
「只有这里想拍照也不方便,可以的话希望由你来素描。」
「这、这样啊……说的也是。」
而且在清单上的补充说明中,还细心地添上了「泳池里想来会禁止摄影,所以要留意」的指示。
「没带泳装的话,这里好像也有在出租。」
「啊,那倒没关系……我有带。」
换句话说,能在游泳池素描,正是今天英梨梨一起跟着来的最大好处。
因此我游说英梨梨的语气自然也变得来劲。
「拜托你了,英梨梨……这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梦想。」
「你那么想看我穿泳装?」
「不对啦,我想要的是背景素材!」
「……你想看吗?」
「……唔」
英梨梨连嘴边还留了一丝塔塔酱都没发现,只顾盯着我。
她脸上浮现的是不安或者期待,虽然我分不清楚,但至少看起来完全不像厌恶。
那表示,英梨梨将我的热忱解读到其他方向了吗?还是说……
「我、我都说不是那样了,这是为了让游戏完工……为了这个剧情事件!」
于是,我将诗羽学姊列的背景清单交到英梨梨眼前。
那么做,或许单纯是在掩饰害臊。
或许,那是我为了不让真正的心声被英梨梨发觉才做的伪装。
然而……
「…………这算什么?」
「嗯?」
结果,诗羽学姊安排的陷阱实在巧妙。
背景16:游乐园的游泳池
登场角色:附属女主角(青梅竹马)
背景构图:可以的话希望从下水的角度取景
剧情内容:主角安昙诚司和附属女主角河村·史拜达·希良梨(暂称)来到游泳池。不过
当场却发生了青梅竹马型女主角希良梨(暂称)泳衣脱落的常套剧情事件。将慌忙想遮
住身体的日英混血千金小姐希良梨(暂称)和主角的互动描写出喜感。此外,小朋友体
型的女主角希良梨(暂称)再怎么遮也没有肉可以将泳衣撑起来,因此穿好之后又会立
刻滑掉(笑)。
「…………」
「奇、奇怪~~?」
针对每一处个别的舞台,学姊都注明了这张背景会在哪个时段、哪种场面用上,对于负责取景的人来说相当好办事。
……我想对收到这份清单时,曾经因为条目详尽就大赞「诗羽学姊实在太可靠了!」,而没有好好检查过内容的自己说一句:
「那个暗黑作家哪会这么便宜你啊!」……
「论也……」
「哎、哎呀~~这个剧情事件真有喜感耶!对不对?」
说着,我连忙将清单收进包包,想催英梨梨先跟我离开咖啡厅……
「我不去。」
「英、英梨梨……」
「我绝对不下水……而且可以担保一辈子都不会!」
「啊、啊哈、啊哈哈……」
结果,工作再度触礁了。
※  ※  ※
「我回来了……」
「…………」
一小时后……
英梨梨用叼着吸管啜饮冰红茶的声音,来抚慰一脸疲惫地回到咖啡厅的我。
……同样的杯子已经摆了三个这一点就当作没看到好了。
「总之,我到游泳池画了几张素描回来。」
「……让我看。」
「拿去。」
于是,我递出向英梨梨借来的素描本。
英梨梨一副不高兴地翻了翻素描本,然后冷眼瞟过那些画在本子上马虎的铅笔线条。
「真是的,画这种程度的草图要花多少时间嘛……都是因为拖这么久,我在你回来以前已经被五个男人搭讪了。」
「啊~~那真是过意不去耶~~」
我只有摆出一点呕气的态度,但没有多说什么。
之所以多花时间,又只能交出这种成果,还让男人跑来搭讪,全都是因为英梨梨不肯跟我去工作……讲这些直指症结的话都会犯忌。
说起来,虽然受侧目的程度不比摄影拍照,但我太过低估貌似御宅族的男生独自在游泳池畔摊开素描簿时会让旁人有的反应了。
连救生员在内有好几道视线狠狠地扎来,在那种气氛下根本不能安安稳稳地素描……
「这种图根本不能用嘛。结果,还是只能靠想像来补足……你这个总监真的很没用。」
「是是是。」
「算啦,辛苦你了。要不要也吃一点司康?」
英梨梨数落归数落,最后还是对我释出了一点温情。
扯来扯去,无情地丢我一个人工作,她多少还是会觉得亏心吧。
话又说回来了……
「你明明是英国人,提到司康却是吃那个啊……」
「谁叫这个好吃嘛。」
「哎,也是啦……」
没错,英梨梨递给我的司康,并不是圆形的英式松饼,而是湖○屋的同名玉米棒零嘴。
为什么这家伙身上的英国人气息会假到像故意一样啊……?
「…………」
「哦……」
「怎样?」
「没事,我在想你果然是职业好手。」
「捧我也得不到便宜喔。」
「那我要吃司康。」
「你只是硬想从我这里拗个什么东西吧?」
我一边抓着玉米零嘴往口里塞,一边探头看着英梨梨捧在手里的素描本。
可以看见,英梨梨正飞快地在我刚才画的草图上添加线条,要把那修饰成完整的素描。
于是,那幅盛夏中的泳池光景,已经看不出我原本画的任何影子了。
……当然,这是正面评价。
艳阳,喷溅的水花,嬉闹的情侣及小朋友们。
汗流如注地将这一幕烙进眼底的明明是我,一直在建筑物里纳凉的英梨梨,反而才画出了像是亲眼目睹过的画。
这家伙不只会画角色,连风景都不马虎。
看到这种能耐,我会觉得除了当情色同人画家以外,英梨梨还有许多路可以走。
「我问你喔,你将来想要怎么办?」
「什……」
然而,下个瞬间,铅笔猛地一滑,将画到中途的素描划成两半了。
「啊~~~~~~~~!」
随后就冒出了英梨梨的惨叫声……哎,毕竟她几乎快画完了。
「将、将、将……」
「呃,问这个冲击性有那么大吗?」
我之所以对那样的英梨梨有既视感,是因为这种举动,就是这家伙在心慌时的常套反应。
「怎、怎样?怎么了伦也?你问那个是什么意……」
「你要上大学吗?会考美大?还是打算赶快当商业作家?」
「唔~~那种事情我根本还没有决定啦!废话!」
「是、是喔,抱歉。」
虽然我觉得自己问的事情并没有尖锐到需要气成那样……算了。
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懂这家伙的地雷在哪里。
「……好啦,先不要讲我,伦也你自己又打算怎么样?」
「咦?我吗?」
我本来以为话题就此结束,理应坏了心情的英梨梨,似乎却还想继续聊这个跟她犯冲的话题。
哎,她的手依然动得超快就是了。
「之前的升学规画调查表,你是怎么填的?」
「啊~~那个哦。」
这么说来,记得在放暑假前夕,是有收到那张升学规画调查表的样子。
明明才二年级,我们学校对那方面也太性急了。
「你要读文组?还是理组?我记得在三年级会让文理组分班耶。」
哎,对我来说,太早规划这些倒不会构成问题。
毕竟,我早就决定了。
「那个的话,我读哪边都可以,反正毕业后我就会找工作。」
「咦……」
结果,我断然作出的选择,却莫名其妙地让英梨梨听得相当狼狈。
「伦也,你不升学吗……?」
这一次她就没有划破素描本了,相对地手却完全停了下来。
……我真的不懂这家伙的要害在哪里耶。
「哎,我也认同上大学比较能增广见闻。」
毕竟时间会多到有找,动画和游戏绝不会积着无法碰,应该也可以增长对于许多类别的大量作品的见识。
「可是,我一直都看着老爸的背影长大。我想赶快像他一样工作。我想出社会啦。」
「是、是喔……原来,你满认真在思考啊。」
「这是当然的吧。」
我当然要认真思考啦。
因为,我知道正职职员的薪水领多少。
我知道光一个月的薪水就能买多少款游戏……
啊,为什么大人的收入会那么吸引人呢?
差不多一年前,我在影音出租店打工时,就听说了从总公司派来对我们呼来唤去的饭桶正职职员能领到多少津贴,并且重新巩固自己想立刻出社会的决心。
然而……
「伤脑筋……」
「英梨梨?」
不知道为什么,从十年前就认识的熟人似乎很难理解我那崇高的决心。
「你只有高中学历,我会很困扰……」
「喂,你的语气好现实耶!」
「呃,那个,抱歉……你不念大学就困扰了。」
「你为什么会困扰?」
「咦?不对,与其说会困扰的是我,倒不如说是我家……」
「不是啦,所以为什么史宾瑟家会困扰?」
「…………」
「英梨梨?」
「…………」
在这之后,英梨梨讲的话就莫名地少了许多。
即使我陪小心地搭话,感觉她的兴致也不太好,只是默默地拿着铅笔在素描本挥洒。
所以,尴尬得待不住的我又搁下英梨梨,一个人逃去取景了。
背景21:游乐园鬼屋
登场角色:附属女主角(青梅竹马)
背景构图:鬼屋内,将园里的主要鬼怪(番町皿屋敷、辕首、阿岩姑娘等)都摆进画面右
半部的那种调调。
剧情内容:主角安昙诚司这次和河村·史拜达·希良梨(暂称)来到了鬼屋。可是这时候却
发生了诚司察觉千金型女主角希良梨(暂称)其实最怕鬼怪的常套剧情事情。败犬女主角
希良梨(暂称)惊吓过度,露出了表情恍惚而且双手比「YA」的丑态(笑)。
「…………诗羽学姊~~」
先不管那些,这回背景指示书绝对没有摊开来见人。
※  ※  ※
「我回来了……」
「…………」
几小时后……
今天,对于不知道返回活动基地第几次的我,英梨梨已经连看都不看一眼,只顾着面对素描本。
话虽如此,我对那一点也已经完全没有道理抱怨了。
毕竟,英梨梨把我拍下的景物照一张接一张的画进素描本,光今天一天就完成了近二十张的背景草图。
在那之后,我又「一个人」去了各种娱乐设施。
从云霄飞车到旋转木马到咖啡杯到镜子迷宫。
搭乘那些满像专供两人同乐的设施时,其尴尬度值得大书特书。
……说真的,我们是为了什么才两人一组来取景?
结果,到了下午以后我几乎都没有跟英梨梨讲话。
「啊……」
后来,我依然找不到讲话的时机,园内播送的音乐换成了感觉乱落寞的曲子。
「快要到闭园时间了呢。」
「…………」
看向时钟,时间是下午五点四十五分。
如英梨梨所说,能待在这里的时间,只剩十五分钟。
「那么,我们走吧。」
「英梨梨……」
相隔数小时,英梨梨搭理我了。
不过,那不代表有什么部分改变或者被修复。
应该说,我根本连哪个部分出了问题都不清楚。
只是我们彼此,都怀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空虚情绪。
「剩下的照片用邮件寄给我,我会在开学典礼前把图拟好。」
英梨梨起身走向咖啡厅出口,然后走向游乐园出口。
换句话说,取景就这样结束了。
我也确实完成了诗羽学姊指定的所有任务。
所以,这样就……
「抱歉,其实还剩下一个地方还没去。」
「是喔?那我先回去了……」
「不,不好意思,只有这次要麻烦你和我一起来。」
「咦……?」
「拜托啦……求求你,英梨梨。」
「伦也……?」
哎,总不能让一天就这样结束嘛……
背景47(追加):游乐园摩天轮
登场角色:本日限定的第一女主角(青梅竹马)
背景构图:坐在摩天轮包厢,从坐席面对面互望的构图。
剧情内容:由主角(安艺伦也)决定。
※  ※  ※
「啊,那里不就是你家吗?」
太阳落得较晚,在略偏北的西方。
唯有小山丘上的宅邸没被高楼掩没,映入我们眼底。
……之所以如此,全是靠我们现在的视野大幅开阔的关系。
「我家的话……就实在看不见了。」
游乐园不停播着闭园的曲子。
结果,我们最后搭乘的是摩天轮。
「…………」
英梨梨依旧不讲话,但还是跟了过来,现在则坦率地望着我指的方位。
看来上午的事情,她似乎并没有气到现在,也没有记在心里那么久。
只不过,英梨梨依旧不来劲,散发出一种让我难以搭话的气氛。
看来,她似乎对自己这几个小时的态度怀着内疚。
「那个,英梨梨。」
所以,我看准摩天轮刚好绕到顶点的时候……
「今天谢谢你。」
我决定主动向她伸手。
因为,我认为那对我们是正确的选择。
「我又没做什么需要你感谢的事。」
「没那回事,背景的制作进度一举向前了。都是因为有你加紧努力……为了社团。」
毕竟,现在看英梨梨坦然道歉也乱不对劲的。
那种乖乖牌角色,她应该在小学时就不当了。
「那只是因为……我闲着也是闲着。」
不过相反的,这个强势女的弱点在于只要我够诚恳,她立刻就会软化。
「就算那样你还是帮了大忙,谢谢你。」
「我才没有理由让你感谢……毕竟,我也知道自己今天态度很不好。」
假如这时耍宝来一句「反正你平时态度就不好嘛」,我有自信她立刻又会变凶,然后前功尽弃让一切回到原样。
可是今天……
「就算那样,这是我用来表达感激的心意。」
「咦……」
我不会让事情朝那个方向发展。
英梨梨盯着我递出的东西。
万一事先知道有礼物,那玩意儿肯定会让人失望透顶。
毕竟,那是在园内自动贩卖机买的,附了日期的丰乐园游乐园纪念币。
既没有品味,也没有御宅族味道,拿来当礼物未免太过半吊子,不知道这年头谁收到会高兴的玩意儿。
然而我现在能送英梨梨的,顶多只有那玩意儿。
我们随时都会交易御宅族精品。
高价礼物对这个千金小姐根本不具任何意义。
既然如此,我想,送一项能证明我们今天曾经在这里相处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假如,我们以后走上不同的路……」
「咦……?」
「即使毕业后的规画、社团、住的地方都不一样了,别说不能每天,甚至一个星期或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面。」
白天一个人取景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思考。
在那之后,英梨梨为什么会安静下来?
我想,她是不是对什么感到不安、感到落寞?
「就算那样,我们一定还是能相聚吧?」
结果到现在,虽然我对自己想出的结论还是没自信。
「每一年,我们还是可以在Comiket相聚两次吧?」
我在想,英梨梨是不是也对我们现在这种微妙恢复的邦交,多少抱有欣慰?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脱离御宅族。而且绝对不会不去Comiket。」
正因为如此,我猜,她大概是对再过一年半就要各分东西这一点感到落寞吧。
「英梨梨你呢?你会脱离御宅族吗?」
我的结论,就是那样推敲出来的。
「你以后,会不去Comiket吗?」
英梨梨依然沉默地望着我。
对于我瞎猜出来的想法,她脸上留着一丝不太能释怀的表情。
不过……
「你觉得这年头有女生收到这种东西会高兴?」
「不要紧,就算是男的我也不知道有谁会高兴。」
「啊哈……」
结果,英梨梨微微地笑出声音,并收下那枚显得廉价的纪念币。
我不知道她那样是出于补偿心理、体贴,或者觉得无所谓。
可是,她肯定已经不同于刚才的她了。
「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忍不住跟着高兴得笑出来。
英梨梨也还是嘻嘻笑着注视那样的我。
接着,等她再次开口时……
「欸,伦也。」
「嗯?」
「把眼镜拿掉。」
「咦……?」
「然后,闭上眼睛。」
「英、英梨梨……?」
她说出了,好像有点容易造成误会的话。
「好啰,伦也……眼睛张开。」
「咦……?」
在我拿掉眼镜、闭上眼睛的几分钟后……
等英梨梨下一次叫我,已经是摩天轮快要着陆的时候了。
相隔数分钟才重见光明的我,先是让夕阳照进眼睛。
接着在眼睛慢慢适应以后,这回看见了窗外的园内景色。
然后,才总算看清摩天轮包厢的内部。
到了最后,我看到眼前的英梨梨,还有她手上拿着的……
「好了,这就是诚司。」
在我闭上眼睛的这段期间,一直都有听见铅笔的挥洒声。
所以,我知道她是在画东西。
不过没想到会是……
「……会不会帅过头啦?」
「那当然啰,谁叫他是主角。」
「是那样……吗……?」
虽然画在纸上的,确实是一张经过大幅美化的男生脸孔。
即使如此,五官的蓝本看起来确实只像拿掉眼镜的我。
英梨梨则说,那就是我们要制作的游戏主角「安昙诚司」。
那么,她的意思是……
「来,这张图给你。」
「咦?可是……」
英梨梨随手从素描本撕下那张型男肖像画,然后推给我。
所以,这是刚才那枚纪念币的回礼……?
「造型我已经烙进脑海里了,所以我不需要那张草图。」
「英梨梨……?」
「好了……我们下去吧,伦也。」
英梨梨为什么要画那张图,又为什么要把图给我,虽然我到最后还是摸不着头绪……
「也对。那我们差不多该回家了。」
就算那样,我也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英梨梨当时是笑着的。
因为,她笑得比片刻前的微微笑容更加开朗,好比杂念尽除似的神清气爽……
※  ※  ※
接着,燥热的暑假结束,不过九月初自然还是热。
「加藤,那时你真的帮了大忙。」
「我什么也没做喔。」
前往开学典礼,许久没走的通学路上。
还有,虽然并不久违,但已经许久没穿制服亮相的加藤惠。
国小国中时期和我完全没有接点,就读同一所丰之崎学园经过一年、又分到相同班级经过一个月,却在这段期间内都没能认识的同学。
……如今,则是反省了本身淡薄的个性,在我们的社团「blessing software」,每天磨练身为第一女主角的存在感,虽然可爱却显得淡定的女孩子。
「不是啦,就像加藤你说的,送礼物超有效耶。」
「啊~~……你是说,之前和泽村同学去取景那次?」
「对对对!抱歉,在放假时忽然打电话给你。哎呀,那时候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另外对我个人而言,她「目前」是个讲起话来不需要拘泥任何小节的善良朋友。
「不过,我才没有给什么特别的建议啦。那不是针对泽村同学的建议,应该算『是女生的话都一样』的泛泛之论。」
「不会,就算那样还是帮上忙了,真的谢谢你。」
「好、好啦,唔……不客气。」
对,就像这样,连要怎么和其他女生相处都可以找她商量。
因此,傍晚在游乐园的那次也是。
「啊,所以说呢,虽然我并不是要答谢啦,你下个星期六有空吗,加藤?」
「啊……」
「没有啦,这次还是要取景,你想嘛,剩下要去的地方,是像上次六天场购物中必那样的商店大街。」
「那个,安艺……」
「虽然这次并不需要什么帮忙,不过要我一个人去那种地方还是会觉得抗拒,应该怎么说好呢……」
「呃,这个话题差不多……」
「你还是随便逛街买东西就好了,我会采用从旁摄影的方式。」
「该打住会比较好……」
「拜托啦!这次我一定会奉陪到最后,对了,你想不想要新的帽子?」
「啊~~……」
「加藤,怎样啦?后面有谁……吗?」
「啊,早安,泽村同学。」
「…………」
「……泽村同学?」
「啊,早、早安……石卷同学。」
「怎么了吗?感觉你的脸红通通的耶。而且流好多汗喔!」
「没、没事,没有什么……好久不见了……!」
「你果然在发抖吧?而且牙齿也没有合拢……欸,我们去保健室吧?」
「不、不必了,我真的没什么……真的没有……!」
「这样不行喔,你别逞强。」
「…………」
「…………」
「呃,安艺……」
「加藤……」
「我有先警告过你喔。」
「哈哈,哈哈哈……」
于是,后来有足足两个星期……
英梨梨虽然都有来参加社团活动,没擅自请假,但是这段期间,她一句话都不肯跟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