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2.5章 想睡觉女主角安慰法
  6. 繁体版

第2.5章 想睡觉女主角安慰法
2017-06-23 04:37:23

		

《不死川Undead杂志》。
由不死川书店出版的轻小说双月刊杂志。
里面满载着不死川Fantastic文库作品的介绍报导及短篇小说、改编的漫画连载等等吸引人的内容,我推荐喜爱轻小说的读者务必从官方网站定期订阅以免错过。
说到这里,目前有一部轻小说作品正准备登上这本杂志。
该作家的上一部作品兼出道作《恋爱节拍器》,尽管以预测评价而言并不被看好,掀盖后全五集的小说却创下五十万册销量,纵使称不上第一也在读者和业界都得到了认可。
于是这一次,既然要顺应当红作品的风潮趁势推出新系列,Undead杂志这边自然会替招牌作品制作特集……
※  ※  ※
「那么,请容我开始录音……霞老师,感谢您今天在百忙中答应接受采访。」
「所以町田小姐,为什么伦理同学会在这里?」
「不要突然打断话题啦,诗羽学姊……」
「吼~~讲到这个,小诗和TAK-小弟你们听我说!以前和我搭档的外聘写手中有个叫佐佐木的。然后呢,本来这次的工作我也想拜托他接手。结果他人突然就闹失踪了。因为我还交派了其他的工作给他,伤脑筋之下只好跑到他在秋田的老家找人,最后却扑了个空。接着呢,住那边的父亲好像也不知道他的去向,我跟对方约好找到人再互相连络以后就回来东京了。但是过阵子佐佐木的父亲又忽然主动联系说:『哎,那件事已经无所谓了。』……我顿时想通,他是到现在才逃回老家的吧。你们觉得我该怎么把人逼出来?」
「你也不要一开始就聊那么血淋淋的案例啦!」
「停停停!」
于是,随着我下的指示,从喇叭播出来的另一道属于我的声音蓦然停止。
「加藤,把这段录音跳过五分钟左右。」
「要跳过吗?采访好像进行得正热络耶。」
「某种意义上是挺有趣没错,但这些绝对不能写进报导啦……」
平时放学后进行社团活动时供众人齐聚的,学校的视听教室。
……的隔壁的广播室。
大约八坪大的空间以学校设施而言格局较小,当中杂七杂八地摆满了影像、音响器材,有时候做为视听教室的主控台使用,有时候则用于全校广播,在校园里相当于有许多场面可以活跃的管制塔。
在那块零乱狭窄的空间中,有一对男女正在和录好的音讯档搏斗。
其中一个就是我,网名「TAKI」、浑号「伦理同学」的安艺伦也。
身兼丰之崎学园的二年级学生,以及连名称都还没有决定的同人游戏社团代表。
最重视的游戏制作终于起步,将热情挥洒于监制工作和赚取制作费的热血男儿。
另一个人名叫加藤惠。
分到相同班级后,印象薄弱得让我花了半个月以上才记住姓名的同学;不过之后几经周折就变成了和我一起创立放学后游戏制作社团的重要伙伴。
而且,她更是被我逼着要在将来为我制作的游戏担任第一女主角的可怜人……错了错了,幸运女神才对。
还有,这里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别人,她被我带进隔音完善得无论如何哭叫也绝对不会有声音外泄的广播室却一点戒心也没有,即使如此我心里的种种情愫还是不会被挑起,是个兼具随和性情与安心感,明明可爱却在各方面都显得「不鲜明」的女生。
「那我接着播可以吗?」
「嗯,麻烦你。」
如此的我们正在为某段访谈誊稿。
誊稿是指一边听录下对话的录音带或电子录音笔,一边将内容打字出来,并且加上补述让人容易阅读,也会修正有问题的部分,或者为了让文章能装进指定的容量而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内容削减的作业。
像这样从「听的形式」修改成「阅读形式」的文章,会变成杂志用来装点版面的报导,因此在出版作业上是一道重要工程。
然后,要提到我们两个高中生,为什么正在做对出版社那样重要的工作……
「因为如此,我是被找来代打上阵的安艺伦也。今天请多指教。」
「……假如你采访得很无聊,我会中途睡着喔。毕竟,我今天才被那边那个最会拗人的编辑小姐拱着熬夜写完要给店铺当特典的新篇小说。」
「不要那样威胁我啦,诗羽学姊。我第一次做这种工作耶。」
「如果你想要顺利完成采访,今晚可不能让我睡唷。」
「拜托别在大白天就讲那种暧昧不清的话!」
「没关系啦,TAKI小弟。因为小诗嘴硬归嘴硬,她同样是第一次接受采访。心里肯定紧张得都绷在一起喔。」
「什……」
「咦,是喔?学姊明明那么红的说。」
「你想嘛,她那部前作刚好是在走红的时候完结,所以我们这边也错失了造势时机。再说小诗是这种身分,总不能把采访大任交给来往不够久的写手。」
「啊,对喔……女高中生轻小说作家这种跟漫画情节一样的人物形象要是传出去,还满震惊社会的。」
「所以啰,既然彼此都是第一次,我期待你们能做出像初夜般新鲜的访谈!」
「……我不会再说任何话了。」
「……想让这次访谈成功就请你先别讲话了,町田小姐。」
「……抱歉,从这边再跳过五分钟。」
「咦,还要喔?」
「嗯……因为从这边开始,学姊有一阵子真的都没讲话。」
「不要紧吧?这段访谈里面,有能够用在报导里的内容吗?」
「…………大概有。」
是的,正是因为不死川Fantastic文库编辑部的町田苑子女士(三十多岁未婚)亲自吩咐,要我接下替这位难伺候的高中女生轻小说作家进行专访的艰钜任务。
霞之丘诗羽。
丰之崎学园三年级。我的社团伙伴兼剧本负责人。
不过比较为外界所知的,是霞诗子这个笔名。
她在高中一年级时得到大奖,二年级时写完出道作全五集,到了三年级又准备推出倍受期待的新系列,是个实际体现出麻雀变凤凰式的美国梦的轻小说作家。
所以呢,随着那位大牌作家准备推出新作,不死川Undead杂志便决定安排特集报导,其中用来当主打的就是这项「霞诗子长篇访谈」。
访谈本身在昨天,已于不死川书店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二会议室东卡西卡地结束了。
至于现在,我与加藤正在奋斗的誊稿工作是今天内截稿……不死川书店到底多想挑战高空走钢索啊?把我当成某个人气同人作家(泽村英梨梨)吗?
那样重要的工作会转交到身为一介高中生的我手上,全因为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霞诗子粉丝网站的管理员,另外,我之所以会接下如此辛苦的工作,全因为花上两天就能赚到极为吸引人的稿酬三万圆。
制作游戏是需要花钱的……只有加藤肯理解这一点!
「虽然我并不太懂,不过我只是因为被你哭着拜托才勉为其难来帮忙的喔。」
「啊,抱歉,我又说溜嘴了。」
※  ※  ※
「那么,关于粉丝们盼望的这部新作,尽管书名未定,设定的概要终于公布了呢。」
「……是啊。」
「首先形象图就叫人吃了一惊,赫然发现供《恋爱节拍器》当作舞台的『那座城镇』在这次也会登场呢!
「……算是重复利用。」
「如此一来,倒也令人期待本作和前作的关联性呢……」
「……或许吧。」
「比如会有直人、沙由佳和真唯登场,还是前作的配角在这次会担纲主戏呢?」
「……这我也说不准呢。」
「等连载到后面,还可以期待让《恋爱节拍器》在Undead杂志上复活的联名企画呢!」
「…………」
「那、那个,霞老师?」
「…………」
「……小诗。」
「……请你心情快点好起来啦,学姊。」
「我就是想睡啊,有什么办法。」
『我本身觉得《恋爱节拍器》已经发挥完了,所以要谈到复活可能比较难想像。』
『那么,再也见不到沙由佳或真唯了吗?。』
『假如有读者强烈希望,倒也难讲就是了(笑)。』
『这样啊!那么请各位读完这篇访谈以后,务必要在回函里写上「热切希望《恋爱节拍器》复活!」的意见,就这么说定了(笑)。』
「呃……好,大概就这样。」
「好厉害,原来报导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啊……」
加藤似乎既傻眼又佩服地叹了气,直盯着我在笔记型电脑上轻快编造出来的文稿。
「学姊本人似乎都不看自己原稿以外的东西。町田小姐曾经大叹。」
但现在没有时间介意区区的假文章了。
因为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将无法放进报导的对话,写成可以用在报导里的文章。
……也可以说,问不出什么内容能放进报导的我只是在帮自己擦屁股就是了。
「不过,霞之丘学姊确实给人那种感觉呢。她好像都不在意别人对自己怎么想。」
「毕竟学姊在学校的风评都那样了。」
明明是在课堂中打瞌睡的惯犯却不让出全校第一名;对任何人都同样毒舌;只要是看不顺眼的人就算对方是老师也打死不理,因此学姊其实是个受到满多批判的人物。
尽管如此,这位孤傲的天才却完全不放在心上,今天依然在窗边的座位上打着小盹,然后又在各科考试中拿下高分。
她只会在意作品受到的批评……也就是粉丝对自己的书有什么想法。
别人对霞之丘诗羽个人有什么感觉,则完全不关她本人的事……大概。
※  ※  ※
「那么霞老师,接下来想请教大家都关心的故事情节。」
「呃……男生和女生认识,谈起恋爱,然后发生了许多状况差点闹到分手,但结果还是会凑成一对,像这样的故事吧。」
「……原、原来如此!您是打算因袭前作,写一篇既揪心又惆怅而且以恋爱为主的新故事对不对!」
「啊,不过町田小姐叫我这次多写一点可以笑可以萌的内容。」
「表示这次同样算爱情喜剧,不过喜剧的面向会比较强啰?那样操作是出于什么样的意图?」
「谁晓得。」
「哎呀!请让我代霞老师说一句,她的意思是这次想写出让休闲取向的客层也能读得更开心的作品。」
「原来如此,这样做的用意在于扩大读者群啰?」
「我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是啊是啊,就是那样!前作的评价虽然好,严肃桥段终究占了绝大多数,因此回函当中也有许多像『读了好难过』或『内容不快乐』之类的意见。」
「原来有这层因素啊。不过那种深度正是霞诗子作品的精髓所在,朝那种作风深入耕耘不也是一种选择吗?」
「对呢,要我来说也觉得那样比较好……」
「那样在某种意义上可是赌博喔!写出热销作品的作家,在下一部作品往往会像那样过度执着于『自己想写的内容』。等结果一出来,销售成绩大多不如前作。」
「假如才刚产出热销作品,作家确实比较容易坚持本身主张呢。不过这次是刻意压抑了那方面的欲求啰?」
「我都说自己并不打算压抑了……」
「霞诗子接着要着手的才只是她的第二部作品,更重要的是这位作家还年轻。要练到爱写什么都照样能吸引粉丝的境界,还必须多累积一点经验。因此,先决工作就是让目前仍人数众多的读者了解到她的魅力。为此才有这次的新作!」
「原来如此~~表示这次的作品对还会不断进化的霞诗子世界来说,仅仅是个发端,却也是大大地往前迈进的第二步啰?」
「我根本没想过那种事,也没说过那种话就是了……」
「当然是那样啰!我们会尽全力制作出有趣的东西。所以衷心希望能让许许多多的人都接触到这部作品……欸,你能不能把访谈整理得像是小诗讲过这些内容?」
「没问题,行得通的!感觉刚才录的这一段就能混不少页数了!」
「这次的访谈,果然并不需要我嘛……」
「呼~~我有点累了。休息个五分钟。」
全心投入于打字的手指难免开始累了。
隔着广播室的玻璃窗往视听教窒猛一看,那里已经被夕阳染得通红。
「欸,现在几点了,安艺?」
「呃……差不多快六点。」
「体育社团的人几乎都走了呢。」
「嗯,对啊。」
虽然待在被隔音墙围着的广播室里不太能感受到外面状况,不过其他人在学校里活动的动静似乎已经变得很少了。
「所以,你觉得这项工作还要做多久才会结束?」
「这个嘛,我想做完就知道了。」
顺带一提,目前连一半都还没做完这是只能放在我心里的话。
「呃,所以说呢?」
「没有你,作业效率会低落到不行啦。」
「我做的只有照指示放录音档而已耶。」
「光是有你在,我工作的干劲就不一样了。」
「那完全是你临时想到的词对不对,安艺?」
「两个人一起忙感觉就有两倍以上的速度,但我一个人就可能到早上还忙不完。」
「我觉得自己要是和你两个人在这里留到早上,即使想解释也找不了藉口耶。」
「可是不赶完就会让杂志的主打企画开天窗……这已经不是我和你之间的问题。状况升华为诗羽学姊乃至于不死川书店的名誉保卫战了!」
「……我希望至少能有时间打电话回家里。」
「谢谢你,加藤!稿酬进来后我会请客的!」就这样,在一如往常地像个倦怠期人妻一样好拐的加藤陪伴下,我踏进更加惨烈的赶稿地狱下半场。
好啦,离截稿还有几小时呢……唔,最近(这一集)的我老是在担心这个耶。
※  ※  ※
「那么,接下来我想将话题稍微带离新作,将时间用来逼近作家霞诗子的真实面貌。」
「说归说,你也不会实际逼近我呢。就像伦理同学名字里显示的一样。」
「……《恋爱节拍器》是一部率真而纯粹得在这年头难得一见,且十分有魅力的恋爱小说。」
「谈到小说,你明明敢用那种肉麻话坦荡荡地灌人迷汤,为什么换成面对现实中的女生就退缩了呢?」
「…………您是从哪里得到灵感才创作出这样的故事呢?」
「即使我想要找灵感,能参考的范本也只有平时嘴巴上说得厉害,重要关头却夹着尾巴逃走的男生呢,恼就恼在这一点。」
「………………比方有哪部作品成了老师创作的原点呢?」
「我笔下的男主角之所以一直不争气,都是因为有个叫安艺伦也的孬孬型男生被名为『出版尺度』的伦理观限制住的关系。」
「让我正常采访啦!」
「从刚才就想睡得害我思绪不灵光。我去买一下咖啡。」
「…………停止播放,加藤。」
「咦,为什么?」
「因为要跳过,这种内容不能用在报导啦。」
毕竟这一段以某种意义上来说,诗羽学姊讲得兴致都来了,或者因为她毒舌复发的关系,有一堆话题似乎会踩到各界的尺度。
顺带一提,后来在学姊离席的这段空档,我和町田小姐的一连串谈话,说起来也非常不方便让别人听见……
「唉……饶了我吧。」
「会那样使坏,真的是小诗可爱的地方呢。」
「话是那么说啦,町田小姐,但对我的心脏可不好。」
「不过呢,她远比你想像的纯情喔。」
「是、是喔?」
「当然啰。好比你是货真价实的在室男,小诗也肯定是正牌的处女。」
「别说那种让人不知道要生气还是沮丧还是高兴还是惊讶还是困惑才对的话啦!」
「基本上呢,因为恋爱经验丰富才写得出好的恋爱小说,这种观念根本是幻想。无论在哪个时代,能得到人们共鸣的永远是妄想而非实际体验。」
「听了会想相信,信了又好像有输掉的感觉……」
「毕竟,那样比较有梦想。读者追求的世界就在那当中。」
「也就是说,会迷上恋爱小说的读者全是处女或在室男……?」
「我不是要讲那个啦。重点是妄想容易和众人的『美好回忆』同步。相对上实际体验就会让人记起『不想回忆的过去』。」
「原来如此……听了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呃,叫你停了啦,加藤。」
在我那么拜托后过了大约一分钟。
然而,从喇叭放出来的音讯还是不停,处女及在室男之类的敏感字眼一个接一个地在广播室里散播出来。
「啊,抱歉,我忘记把开关切掉了。呃,停止钮是哪一个……」
「……摆明就在你眼前吧。」
你真的忘了吗,加藤……?
「简单说呢,小诗她……霞诗子会一炮而红,是因为她是个作梦的少女。」
「我好像听到了最不适合用来形容那个人的词耶。」
「不知道真正的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又非常憧憬。她很讨厌那样的自己,像是卑感堆砌出来的女孩子。」
「咦……?」
「因为是优等生才会累积压力,因为头脑好才会用妄想来排解那些。」
「…………」
「换句话说,只要剥掉小诗外表的伪装,就会发现有超级病娇的本质沉睡在里面。」
「你、你说诗羽学姊是病……不对不对!别那样说她啦!」
「当心喔,TAKI小弟。你对待她的方式要是出了差错,可就严重了……啊,糟糕。」
「什么糟糕?……唔哇!烫烫烫烫烫!」
「对不起,伦理同学。我把咖啡溅出来了。虽然我摆明是故意的,还是先跟你道歉。」
「学、学姊!不要用热咖啡!至少换冰的啦!」
「哎呀,我以为自己买了冰咖啡,不过看来这接触到我的愤怒都沸腾了呢。」
「还有我不是什么也没说吗!刚才都是町田小姐在讲啊!」
「没办法啊。主犯早就逃之夭夭,所以我只能对共犯泄愤了。」
「啊,她什么时候逃的!」
「啊,抱歉安艺。结果这个是调音量的按钮。」
「弄成这样再怎么说都是故意的吧!」
昨天,我沾得满身咖啡时的惨叫声,不知不觉中就被转成大音量回荡在广播室里面了。
※  ※  ※
『霞老师最擅长写的类别是?果然是恋爱类吗?』
『那是秘密,不过其实是我以往都没有写过的类别。』
『喔!这句发言很有『我还留着两次变身』的味道呢(笑)。』
「欸,安艺。」
「唔~~再花点时间就完工了,你等一下啦。」
「你不播录音笔了吗?访谈好像才进行到一半耶。」
在目前只响着我轻快打字声的广播室里,有点像无聊得没事可做的加藤相隔许久才又让我听见她的说话声。
「嗯,剩下的算不上采访,所以我就把录音切掉了。那里面已经没其他内容啦。」
「那么,你现在写的是什么报导?」
「我只是从町田小姐之前讲过的意见中撷取出合用的部分罢了。」
「果然没有霞之丘学姊也能完成耶……」
结果,在采访过程中,诗羽学姊几乎没有给我任何能用的意见。
哎,尽管从她的立场也许会想反驳都是采访者和陪同者把她晾在一边的关系。
不过在我看来,还有町田小姐大概也是,都觉得那些一概无所谓。
「学姊只要写出能让我掉泪的故事就可以了。因为才能并不该用在专访、后记或推荐文之类无关紧要的地方。」
实际上《恋爱节拍器》的后记全都是町田小姐写的,这件事我在昨天采访中才头一次知道,但这种冲击性真相绝对不能写进报导。
虽然那个人总是在逗弄学姊,但其实她应该对学姊相当着迷吧……
「呼嗯……」
「怎样啦?」
然而,加藤对我随口回的那句话,反应得像是喉咙里梗到了小骨头,在应声时显得有一点点微妙。
「安艺,你真的是打从心里信奉霞之丘学姊耶。」
「说什么啊,你不是也成为信徒了吗?」
「那个嘛,小说本身是有趣啊。让我一个晚上哭了好几次。」
「那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有一样吗……?」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啦?」
于是,加藤听完我那种寻常无奇的疑问,似乎微微偏了头,然后摆出有点暧昧的态度。
「安艺,你在谈到诗羽学姊时表情会很得意耶。」
「有、有吗?」
「嗯,然后,你谈到泽村同学时,就显得有些难过又十分念旧。」
「不、不会啊,并没有吧?」
「是喔……」
「加藤……?」
甚至连跟今天完全无关的某青梅竹马,她都搬出来了。
加藤究竟想讲什么……?
「…………」
「…………」
「……我、我说啊,加藤。」
「啊,已经过九点了呢。」
「……啥?」
「你已经忙完了对不对?差不多可以准备回家了吧。」
「是、是啊,嗯,说的也对。」
……先摆出一丝丝若有所指的态度,到头来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只是随便讲讲,这一招已经算加藤的绝活了。
「现在回到家的话就十点了。总觉得我们好像真正的编辑一样耶。」
「据说真正的编辑每天都要全力冲刺赶末班车喔。」
「求职别找出版社了~~我绝对不要~~」
「放心吧,那道门没那么宽。」
这种特质不知道该说是微妙或想法浅薄,总之她是个让人安心的家伙。
『那么,最后请对读者们说句话。』
『我会倾全力,为新作写出有趣的内容。希望让许许多多的人都能接触到这部作品。』
『今天非常谢谢您,霞老师。』
最后,我将前面这段文字复制贴上,霞诗子长篇访谈才终于誊稿完毕。
……今天非常谢谢你,加藤惠同学。
呃,我真的打从心里感激。
虽然我绝对不会当面告诉她。
※  ※  ※
「唉,我好凄惨。」
「那是我要说的台词喔。结果没喝到咖啡根本没办法提神。」
「学姊,那你躺到那边的沙发不就好了。睡到町田小姐回来为止。」
「可是采访……」
「学姊的部分几乎都采访完了。剩下的由我和町田小姐商量一下就行了。」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地休息啰。」
「嗯,晚安,学姊。」
「等等,这不是让你悠哉地道晚安的时候吧,伦理同学。」
「咦?怎样?」
「给我……过来这边。」
「咦……?」
「奇怪?」
我拿了教室置物柜的行李,再回到理应有加藤等着的广播室接她。
只能从视听教室进去的那唯一一扇门,却莫名其妙地上了锁。
「加藤……?」
广播室的玻璃窗有亮光透出来,所以她肯定留在那里面。
我想到的可能性,只有加藤不知道为什么从里面把门反锁了。
「喂,开门啦。我们走吧。」
「啊,安艺。」
我一敲门,就发现加藤似乎正如预料的还待在里头,而且用了平时的淡定语气应声。
「你在干嘛?」
「唔~~说到这个嘛。」
可是隔音完善的广播室,平常并不可能那么清楚地听见里面的人讲话的声音。
加藤那家伙除了把门上锁,居然还打开喇叭功能,将广播室的声音送到视听教室。
「访谈的录音,好像还有剩一段。这些是不是也要打字出来比较好啊?」
「不可能啦。再说我只有录到刚才那里为止。」
「那么,你没印象啰?」
「我一开始不是就那么说了。反正你开门啦。」
加藤回话的态度就像这样有种不得要领的调调,同时她手边好像还在操作广播室的器材。
而且她那边好像正在忙,完全感觉不到准备开门的动静。
「可是录音就是有剩耶……」
「我说过啦,我那支录音笔又没录。」
「是喔。」
于是,在加藤嘀咕的瞬间,从视听教室的喇叭传来了不同于她的讲话声。
「…………」
「嗯……」
「……欸,学、学姊。」
「嗯?」
「我身上会不会有咖啡味?」
「没关系,对我来说是故乡的味道喔。」
「……你出生在巴西一带?」
「…………」
「…………」
「……欸。」
「什么事,学姊?」
「这种姿势,换个角度看起来就像我把脸埋在你的胯下呢。」
「一点也不像!」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按掉快按掉快按掉!」
我那阵惨叫……不对,我在惨叫时猛敲玻璃窗的声音和模样传到了待在广播室的加藤那边,音讯才总算中断。
「……你真的没印象?」
接着,喇叭又传出加藤淡定的说话声。
「没、没有……」
严格来说,我不记得有把这一段对话留下来……理应是如此。
「是喔。」
「……欸。」
「什么事,学姊?」
「这种姿势,换个角度看起来就像我把脸埋在你的胯下呢。」
「不要特地把录音倒回去啦~~~~!」
「咦?为什么?」
加藤的语气……应该算淡定吧?
「开门!快点把门打开,加藤!趁现在还来得及!赶快投降!」
「听了这些,可以从状况推理出……安艺你让霞之丘学姊枕着你的大腿,对不对?」
「哇~~!哇啊啊啊啊~~!」
此时,有一幕景象在我脑海里复苏了。
取材结束后,町田小姐拿了东西给准备从会议室回家的我,是那个瞬间的光景……
「这是我用的电子录音笔。你拿去当录音失误时的备份利用。」
一直到刚刚,我都忘了她那纯粹又体贴的建议。
没错,那个人的录音笔开关,连在这种绝对不能让人听见的场面中,都还是开着的……
「不过……我真的写得好吗……校园后宫剧。」
「哦,大名鼎鼎的霞诗子也会不安?」
「虽然说,我顺着町田小姐的意思拟了剧情大纲,可是新的女主角每一集都会亮相,又全部都喜欢主角,而且每集都得安排洗澡场景。实在是——」
「……那样子,八成会吓到霞诗子的核心粉丝呢。」
「说不定会受到严重批评。」
「你很在意?」
「自己的事情倒无所谓,换成自己孩子(作品)的事情就会在意了,坦白讲。」
「这样啊。」
「加藤……加藤……!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把脸贴到连接广播室和视听教室的窗口上,而且还频频发抖的我,被加藤从房间里淡定地望着。
「感觉这段对话好有访谈的味道耶。撷取这一段会不会比较好?」
「并不会!」
加藤的眼神……应该算淡定吧?
「不过呢。」
「嗯?」
「我好想读看看喔……学姊写的校园后宫喜剧。」
「是吗?」
「毕竟大名鼎鼎的霞诗子,才不可能让作品以单纯的后宫剧形式收尾吧?」
「伦理同学……」
「后宫随着剧情推展到后半肯定会瓦解,像大逃杀那样让女主角一个一个地被淘汰。」
「那是你的预测?」
「而且我想每一个女主角被淘汰的最后一幕都会被刻划得超有吸引力,构筑成一部每集都让人看了无法不掉泪的故事。」
「呼嗯……」
「没错,《恋爱节拍器》在结尾前的那一幕,会横跨好几集来演出!那样对霞诗子的核心粉丝而言是不是魅力无法挡呢?」
「原来,你想读那样的故事?」
「不这样写也可以啊。即使到最后都还是校园后宫剧,反正我相信只要是霞诗子的作品就会有趣。」
「如果大家也那样觉得就好了。」
「最核心的粉丝都这么说了,应该没问题吧?」
「不是从以前就有信徒的意见不可靠的论调吗?」
「没问题,这个信徒不只声音大而已。还会帮忙炮轰奇怪的作对分子。」
「那样不是叫隐性行销吗?」
「我不会逃也不会躲,再说我从一开始就是粉丝网站的管理员,所以和隐性行销不同吧?」
「哎,现在是不是只能那样指望了呢……靠你啰,伦理同学。」
「虽然学姊话里用的消去法让人在意,不过,请交给我吧。」
「这一段内容不错耶。我好像有点被打动。」
「…………」
理应被打动的加藤,语气依旧淡定。
「不过,虽然我是没关系啦,但这种互动应该会让霞诗子老师的男粉丝大受打击吧。」
「没穿帮就不会受到打击!」
「是喔……那要小心别让这段录音外流才可以啰。」
「担心那些以前先小心不要播出来啦!」
话说,最近我对加藤用了太多「淡定」这个词,感觉现在要判断这家伙的情绪时就变得笼统了。
你应该没有冒出任何情绪吧……加藤?
所以现在的你,角色并没有变得鲜明吧?
「学姊你不去睡不要紧吗?」
「嗯……这次似乎撑到极限了。」
「那么,休息前我再问一句。」
「你想问什么?」
「学姊对下部作品的决心。」
「决心……吗?」
「目标写十集?还是销售百万册?作品终于改编动画?」
「我倒不关心那种没什么大不了的目标。」
「……学姊是不是想讲『远大过头』却讲错了?你其实已经困得脑筋迷糊了吗?」
「比起那些……我更希望,能再一次让那个人读得入迷。」
「咦……?」
「…………」
「学姊?」
「…………」
「欸?」
「……嘶……嘶……」
「……学姊晚安。」
采访的录音播到这里,才彻底中断了。
「不要紧喔。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手凑在窗口,并且腿软跪到地上的我,被加藤隔着喇叭安慰了。
「加藤……你误会了,这是逆向取材。诗羽学姊擅长用这种方式找创作题材……」
「嗯,我懂啊。」
「真、真的吗……?」
「我懂我懂。我真的不会说出去。比如安艺也有温柔的地方,是一个会用大腿让霞之丘学姊枕着哄她入睡的窝心男生,诸如此类的话我都不会跟别人说的。」
「你千万别讲喔!说定了喔!」
恼羞成怒的我一边强调,一边在绝望深渊找到了些许的安心感。
太好了……其实当时我和学姊手牵手、还轻轻摸着她头发这一点,好像可以免于穿帮直接带过。
※  ※  ※
日后,刊载这段霞诗子新作特集的不死川Undead杂志顺利发售,负责采访的我也收到了编辑部寄的赠刊。
另外值得注目的,并非特集中的采访稿……而是霞诗子新写的短篇小说里的一部分桥段。
『……欸。』
『怎样?』
『这种姿势,换个角度看起来就像我把脸埋在你的胯下呢。』
『一点也不像!』
……那个人,居然真的把体验活用到创作上了。
不愧是作家,为了作品可以不惜任何牺牲。主要是牺牲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