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番外 FD
  5. 第1.5章 不好惹女主角恭维法
  6. 繁体版

第1.5章 不好惹女主角恭维法
2017-06-23 04:37:23

		

根据资料(维基),所谓同人志贩售会,就是配发、公开、贩卖同人志的集会活动。
这是象征日本御宅族文化的活动,会场内流通的漫画、动画、电玩相关的同人志有人来买、有人在卖、有人则是买了再转卖给中古同人店铺,千差万别的参加者都聚集在此。
当中尤其是「卖家」,也就是制作本子的那一方,以御宅族来说算罪孽最深重的一群。
有人为了区区的兴趣彻夜不眠好几天,荒废掉私生活。
有人把盂兰盆节和元月假期全部用来参加活动,放弃了学业、就业或结婚任人生沉沦让父母操心。
有人过于热中活动而失去人际关系。也有人反而建立起讨人厌的人际关系。
另外,也有人是以贩卖同人志为主要收入来源,不从事其他工作也不报税(这是我的印象)并逐渐专业化。
对那些在各方面都特色强烈的人而言……最要紧的日子并非活动当天。
这段故事,是某位同人作家的奋战记录。没错,我要讲的正是她在活动前夕,濒临交稿死线的故事……
咦?说我有偏见?哪有?
※  ※  ※
「好的,好的,我明白……再一个小时……封面的图档十点前一定送到!」
桌上的时钟,时针已经走到大约晚上九点十五分。
「咦,目前进度吗?呃,那个……我想草图差不多快完成,应该准备要上线了!」
房间里播放的音乐,是从某影片网站拽到的九〇年代怀旧动画组曲。
「啊,不是!照当初预定开四色版,不是印黑白的!我们会上色,会上色,会把稿子上完色给你!……呃,凌晨十二点之前。」
于是,听筒传来对方急切的催促声,我这边也用更加急切的语气应对。
「啊,不过能延到那时候的话,就算早上八点交稿也一样对不对?那我们在山川先生明天早上上班以前一定会完成!」
不停穿插在双方交谈间的细微运笔声,是这绝望状况下仅有的一线希望。
「咦?不,那样有点……请、请稍等一下!」
接着,我回过头。
看向那一丝的希望。
「喂,英梨梨!」
「我在忙,不要找我讲话!」
「我会碰到这些麻烦百分之百是你害的,还用那种口气……」
无论我这边交涉得有多么紧迫,那道不讲理的希望光芒也不会特地对我付出关心,她不会做那种违反效率的事。
还有她也不会改正自己超差的坐姿。
她驼着背,将脸贴得快要让眼镜碰到原稿,一心只顾动笔。
「怎样啦?有事长话短说。」
「对方说今天之内没办法交稿的话,印刷费要加两成……」
「我明白了,照付。」
「一说就付吗!」
那样的她,名叫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由上天赐予柔顺金发和白皙肌肤的日英混血儿。
有着外交官父亲的大家闺秀。
因为这样,在学校更是受公认的美少女。
同时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不过,她身上那种太过完美的第一女主角气场……
「反正加价也不会飙到十万嘛,这次页数又不多。」
「那一大笔钱够买三季的动画BD了吧?」
「只要完售就算不了什么啦!」
「你在岛块区中间摆摊也敢那样讲吗……」
在原稿作画期间连续熬夜,弃发质肤质于不顾。
外国阿宅父亲和腐女母亲以英才式教育栽培出的纯正低调型宅女。
因为这样,在活动中更是受公认的人气同人作家。
不过,她终究是我的青梅竹马。
这几层完美过头的幕后设定,让一切气场都被糟蹋了。
「好,封面上线完成。接下来我要画分镜,你帮忙把这分好色区!」
「你在面临绝境时的作画速度可以受到肯定,不过像这样把我当奴隶就……」
另外,被拐到千金小姐府上为她做牛做马的我,名叫安艺伦也。
担任同人游戏制作人兼企画兼总监的多元创作者,就读高中二年级。
不过,纵使我有这霸气十足的头衔……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沦落到这里当奴隶?」
「在你抱怨那些时,活动后天就要到了喔。」
「你那样说,就有理由将和印刷场交涉、出门买宵夜、甚至连帮忙画CG的工作都全部推给我吗?」
对眼前的同人女来说,我似乎只像骗徒兼号召者兼处理杂务的万用助理。
只因为我从来没有制作过游戏,她就这么看扁我……
「没办法啊。谁叫爸爸和妈妈都陪大使回去英国了。」
「……听说他们要和哪国的殿下共进晚宴?」
「真是的,明明女儿被截稿期限逼得这么痛苦,他们真悠哉耶!」
「呃……你要把那两项放在天秤上比吗?」
先不管那些,我这种人会在深夜里待在女生房间,照这样下去还准备一起迎接早晨,置身于有如现充或美少女游戏主角的处境,当中自有原因。
透过上个月发生的某件事,获得天启决定制作美少女游戏的我为实现目标,就靠着三顾之礼迎来了最强的原画工作班底(泽村英梨梨)。
从那之后,这家伙就显露出同人作家或青梅竹马或金发双马尾常有的娇蛮本性,接二连三地把没道理的难题推给我。
收集同人志的作画资料、张罗考试要用的笔记、代为处理网路预约和拍卖标购、替她回应部落格和推特……
更绝的就是今天这种状况。
理应是雇主的我,莫名其妙地被理应是受雇者的英梨梨把她的社团杂务通通赖到头上,像这样和截稿的死线搏斗着。
十年前她明明是黏在我后面的依赖型女生,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七年来,英梨梨明明都不肯当着别人的面找我讲话,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话说这次实在不太妙……正篇内容一页都还没画好,却只剩下二十四小时,真是前人未及的境界呢。」
「光是在活动前一天才送印就已经够扯了,你还打算拖到晚上吗!」
「不要紧,那间印刷厂从我妈妈还在画同人的时候就有来往……应该……不要紧……」
我看准备踏进前人未及境界的应该是那间印刷厂吧……
「欸,英梨梨,到这种关头我就直说好了。」
「到这种关头你就别说了。」
「放弃这次的新刊也是一种选择……」
「就叫你别说了吧。」
「至少可以放弃用平版印刷,改出影印本啊……不然就删减页数,用草稿混过去。」
「我哪有可能那样做嘛!你把来买本子的人当成什么了!」
「抱、抱歉……是我不好。」
英梨梨当时饱含怒气的认真口吻,让我全身上下都被电到了。
没错,虽说是同人,这家伙终究是个创作者。
推出质与量都不足的本子,背叛期待的众粉丝,才是对自己最不可原谅的妄举……
「基本上,你知不知道出限定影印本有多恐怖和多空虚?先要熬夜拚命画,一大早再到便利商店急急忙忙地影印,然后在开场前赶着用钉书机装订,费了这么多工夫还是只能换来赤字,报假社团拿票进场的那些家伙却可以重复排队把本子全部买断,再拿去雅虎拍卖大赚一笔耶。」
「呃……咦~~?」
「而且买不到的人不会去炮轰那些转卖本子的缺德鬼,反而来嫌我!那种人又动不动就叫我过气作家!找了那么多麻烦还随随便便就把扫图压缩档散布到网路上!」
「你是不是别看网路上的那些闲言闲语比较好?」
英梨梨当时饱含怒气的认真口吻,让我全身都受到了毒害。
这家伙赚的终究是投机财。同人业界常见的败类。
「基本上既然你把事情说得那么严重,为什么还要拖到这么晚?提早一点把本子按部就班地画完不就好了。」
「……作家拖稿方没有什么理由啦。」
「……酷耶~~」
在同人界已经能轻松占到墙际摊位的社团「egoistic-lily」的人气作家柏木英理,亦即泽村英梨梨……
这家伙听来含蓄的那句话其实一点也不酷,纯属自作自受,但强烈涌上的同理心却硬是妨碍我做出冷静评断。
大家都要确实遵守截稿期限喔,懂吗?
※  ※  ※
「……欸。」
「…………」
草木入眠,阿宅却不能成眠的深夜动画时段。
「你听我说一下……」
「别跟我讲话,我在工作。」
「像分色区那样的单纯工作根本不用花脑筋吧。总之你听我说就对了。」
我在「自己的收视黄金时段」连电视都不能开,还得跟陌生的图像编辑软体PHOTO SHOP苦斗,结果英梨梨抛来的话却冷酷又无情。
「所以说,怎样?」
「分镜没进度。」
「是喔,加油吧。」
「我想要的不是鼓励,而是有生产性的建议、点子、梗,可以的话直接把分镜给我。」
还有,她抛来的话非常自我中心。
「……为什么要问我?」
「毕竟,你对这部作品很熟吧?反正你已经看了好几遍了吧?」
「要说的话,我确实在第一时间看得心塞不已,录影重看又萌了一遍,目前则是看BD看到哭啦。」
这次,英梨梨选来当同人题材的作品是《雪棱彩光》。
正好是这季播放完的原创动画。
不会下雪的土地——静冈县(偏见),在奇迹似的飘下雪花(偏见)的某个冬日,主角公平发现了一个丧失记忆的少女。
以公平和她的同居生活及其存在之谜为主轴,将同伴间的友情、羁绊、嫉妒与背叛描写得既梦幻又生动,是部清新纠结的传奇系青春群像剧。
……这暂且不提。
「是你自己要出的本子吧。那样的话,梗要自己想啊。」
「就算你那么说,这部我只有看到第三话而已嘛。」
「啥!那你干嘛挑这部画同人?」
「当然是因为它目前最有话题性啊。」
「哇喔,你真是……」
在本季动画当中,这部作品的销量是第三名,不过讨论串的成长度其实排第一。
而且之前才刚播完最后一集,因此市场需求虽然高,却还没有多少社团推出同人本,可以算绝佳的商机。
这家伙对流行趋势真的绝不会看错。
但即使如此,拿自己看都没看的动画出同人志绝对有问题……
「其实我也想持续追到最后一集,不过从五月就变得好忙……有个莫名其妙的社团代表对我提了莫名其妙的企画……」
「有事情请尽管吩咐!」
不过就算世界充斥着不可理喻的事,也不能再拖下去。
制作人兼总监对角色设计兼原画要绝对服从。
这是在游戏制作方面无从推翻的潜规则。
「伦也,在那部作品的二次创作中,你想看到什么样的内容?」
「我的话……果然还是会想看主角和羽衣耍甜蜜的模样吧。」
这部作品的第一女主角名字叫天女羽衣。
取名方式露骨到有点让人诟病……真实身分几乎不言自明的失忆少女。
顺带一提,第一话里主角跟她相遇的地方自然是在三保之松原。
「我说啊,《雪光》的人设相当偏萌系,却因为故事太沉重,看正篇剧情时很难让人脑袋放空只管萌。所以我建议可以用同人来补充。」
一开始公开宣传影片时,我还期待这会是一部什么样的煽情后宫爱情喜剧,结果看了才发现致郁情节、嫉妒眼红、情场互斗全都来。
哎,它就是靠着画风和剧情的落差,才会争取到众多反应热烈的粉丝,所以也不能一概当成缺点啦……对,就是像我这样的粉丝。
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要求「给我们看更多主角和小羽衣的卖萌同居生活啦!」的粉丝留了下来,至今仍在网路上锲而不舍地抗议……对,就像我这样。
「画短短的一小段插曲也可以。比如男女主角独处用餐的场景;或者肩并肩待在同一个被窝里的场景;或者让两个人一起去澡堂,然后羽衣先洗好到外面等,于是天空飘了雪,让红红的肥皂盒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之类。」
「我可以略过许多想吐槽的点只给你一句评语:了无新意。」
英梨梨的反应却十分冷淡,而且并不理想。
「是,是喔?我觉得很稳当就是了……以二次创作而言。」
「要不然你就别问我啊」——这种顶嘴方式,如前面所述,以总监和原画家的关系来说办不到。
「我讨厌那种女主角。」
「不要那么说啦。有句话叫『怨人者,必由二人犯之』喔。」
「……所以,你是想看羽衣被脑残二人组侵犯轮暴的故事啰?」
「你的思考回路是怎么跑出那种结论的啦!」
「还不是都错在你当着女生面前讲出那么下流的比喻!」
「咦,我有哪里用错了吗?」
可是这是擅长国文的学姊(霞之丘诗羽)教我的谚语耶……
「我总觉得那个叫羽衣的女生太八面玲珑,跟人偶一样。感觉都让剧情呼来唤去的。」
「是喔……」
「所以,我比较喜欢有人味的麻里子。」
渚麻里子是主角篠冢公平的青梅竹马。
她和天真浪漫的羽衣呈对比,是个寡言阴沉又朴素的角色。
属于独自扛起这部作品的致郁性……消极的一面,地位重要却遭到埋没的女主角。
当然她对公平抱有淡淡情意的隐藏设定丝毫不会动摇。
虽然再提就重复了,不过麻里子和主角是青梅竹马。虽然感觉不出任何用意或意义,以结果而言她就是青梅竹马。
「哎,确实也会有那种感想啦。」
毕竟,人的感想可以说千差万别。
所以无论作品被如何解读,我身为观众都无权、也无意对别人唱反调就是了……
「反正,我属于可以坦然享受故事乐趣的实惠型观众。」
「啊,是喔。」
也有人笑我这样的消费者好哄。
「况且不管怎么看,这个导演制片的前提就是想帮羽衣冲人气啊,顺着他的思路看作品会比较有乐趣吧?」
不过,好哄又有什么错?
对了无新意的故事过度感动,会让谁吃亏吗?
并没有粉丝会因而遭受不幸吧!
……至少,在梦醒前不会。
「你从以前就那样。老是一路追求王道。」
「请叫我永远当主流的阿伦。」
「甚至不惜扳倒旁人、抛下跟不上的同伴。」
「你在说仟么?」
「…………」
「英梨梨?」
我本来以为英梨梨会「笑我好哄」……
「抱歉,我需要专注一下,别吵我。」
「喔,好……」
结果,她却散发出莫名不愉快的气息并且不再吭声。
「…………」
「……?」
快要到御宅族也入睡的深夜动画结束时间了。
即使如此,我们到现在仍片刻不眠地沉浸于原稿的大海中。
离截稿极限,还剩几个小时……?
※  ※  ※
「……欸。」
「……呼噜。」
「你醒一下……」
「……嗯?」
「…………」
「呼噜……呼噜……」
「…………」
「……啊!」
睁眼的瞬间,早晨的光芒就从窗帘缝隙扎了进来。
接着我看向时钟,时针已经走到大约早上九点十五分。
好险,幸好今天是星期六……假如是从早上就到处在播特摄片和动画的星期日可严重了。
「抱、抱歉!我睡着了。」
……不对,我在交稿日想那些干嘛。
「没关系,反正你负责的部分都弄完了。封面的图档也已经送出去了。」
「英梨梨……?」
平时应该会趁机大肆数落我的英梨梨,现在却默默地面向桌子。
哎,虽然坐姿一样糟糕透顶。她那样子戴眼镜有意义吗?
「呃,那个……你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
「那我去买回来。」
「嗯,麻烦你。」
在我睡醒后,坦率的互动就像这样一来一往地持续着。
之前那种有点尴尬的气氛,似乎都靠我睡着而抹销得一干二净了。
看来,这段中场休息时间让我们获益良多。
所以英梨梨才没有对我发牢骚,一定是这样。
「吃牛丼可以吧。熬夜过后八成也饿了,我帮你点特大碗的。」
「……你一大早就想让女生吃多不好消化的东西啊?」
「还是你要加沙拉?」
「先减少分量啦。中碗就够了。」
啊,原来吃牛丼可以喔……
「结果,你决定画什么样的故事?」
「不要看。」
「把人软禁了一整个晚上,你到现在还要遮遮掩掩啊……」
吃完早餐后,牛丼的味道还没从房里散去,英梨梨就立刻着手接下来的作业了。
……哎,换成一般作家在这时候早就放弃了,她会急着赶工以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当然啦。
「……主角和麻里子要甜蜜的故事。」
「原来如此。」
对第一女主角太受礼遇而显露难色的英梨梨,和我不希望看到心仪女主角被凌辱的想法磨合以后,落到了这个不错的折衷点。
「居然要我画纯爱类……卖不好就是你的错。」
「不对吧,错在你挑了附属女主角出本。」
这应该是不错的折衷点……吧?
「既没有凌辱……也没有最受欢迎的女主角……要卖得好只能靠内容了呢。」
「对啊。」
「同人志几乎都是靠封面吸引顾客嘛」这种直指核心的论调,也可以套用在轻小说和其他领域上,所以我现在讲话要收敛。
「这样一来,就必须安排相当激烈的床戏……」
「……果然还是画十八禁吗?」
「卖普遍级同人根本赚不了吧。」
「有、有爱就不必介意销量!」
「不用说了!所以我现在要开始画床戏的分镜啰。」
「那、那我到其他房间休息以免打扰你……」
「哪有可能让你休息,你负责想公平的台词。」
「喂,不要找我编情色桥段!我未成年耶!」
「我也未成年,所以不会有问题啦!」
「问题大了吧!」
神明啊佛祖啊青少年保护条例啊……请救救受制于人的我。
「公平……公平……我好痛苦、好难过、好寂寞。」
「麻里子……你只是自己在折磨自己。我一直都对你……」
「骗人……你骗人……羽衣出现以后,你明明一直被她吸引。」
「那是因为……」
「我一直好怕……怕你会不会离开……怕你会不会丢下我,自己跑到天上……」
「我哪有可能走呢……我才没有办法抛下你。」
「公平……我好高兴。」
「所以你要笑喔,麻里子。」
「……嗯。」
「就是这样,因为你在笑的时候最可爱。」
「…………」
「所以,往后你也要一直带着笑脸留在我身边……」
「……欸。」
「嗯?怎么了吗,麻里子?」
「差不多该插进来了啦。剩下的页数快不够了。」
「抱、抱歉……麻里……英梨梨。」
笔尖落在纸面重重有声。
拖拖拉拉又没完没了的心境描绘显得青涩。
再加上,呼吸急促的两人。
「好、好痛……!」
「抱、抱歉,我先拔出来。」
「就跟你说页数已经不够了嘛!快点动!」
「好、好啦……」
……在女同学房间里浪声浪语的男生中,没有实际发生行为的人不知道占多少比例耶。
「再爱我……爱我多一点。」
「我刚刚就说过了吧……在这世界上,我最爱你。」
「光用说的……我不信。」
「那要怎么做你才愿意相信?」
「侵犯我。」
「咦……」
「对我燃起更深的欲望。」
「…………」
「对我做更离谱的事。」
「……………………」
「对我做……你根本不可能对其他女生做的事。」
「………………………………」
「而且是激烈得只有能包容你的一切的我,才能配合的事……」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现在最离谱的是我们两个啦~~~~!」
「别恢复理智!会让我想死啦!」
「我感觉自己已经阵亡一百零八次了!」
「好不容易入戏了,你不要把情景打断!」
「亏你可以跟男生独处还做这种工作!」
「在截稿前夕所有过错都是可以正当化的嘛!」
「之后后悔我也不管你喔!」
「快点配下一句台词!不趁进入状况时一口气画完,马上会变成失魂啦!」
「喂,当作家也太牺牲了吧!」
「好,现在就来个爱的抱抱……不,那还是排到最后要体内射○时再画好了,既然如此先从背后上是不是比较妥当……?欸,纯爱作品也可以来个肛○对不对!公平。」
「我是伦也啦~~~~!」
于是在一小时后。
「好想死……我好想一死了之。」
「不就跟你说了……」
在那里,有两个人演足床戏丢尽脸而变成空壳的模样。
明明彼此身体上没有任何接触,这种笼罩着精神的强烈虚脱感却完全让我们进入了办完事以后的世界。
「敢把这件事泄漏出去,我就宰了你。」
「我哪有可能讲啊,白痴。」
「这、这都是因为我两天没睡觉的关系喔!」
「哎,多亏如此,才让你画出这么符合麻里子性格的热情分镜就是了。」
「你、你也觉得吗?其实我在想,这篇是不是画得满出色的?」
「啊~~……是喔。」
为什么我身边的女性作家,对于创作的心都像这样真挚过了头?
※  ※  ※
从窗帘缝隙照进来的阳光,已经大幅西斜。
「还剩几张?」
「嗯……应该剩三张,还有后记。」
「那差不多再两个小时吧。」
印刷厂还在等这份原稿,离假日轰动出勤中的负责人拿捏的真正截稿期限,还有三小时。
居然设法赶上了……这家伙点燃斗志以后,画得真的有够快。
而且品质和平时几乎没有差别,真叫人钦佩。
「交稿是那样没错,不过对我来说还有二十小时才对。」
「你是指……」
二十小时以后,就是星期日的早上十一点。
换句话说,意思是「到开场以前都算交稿喔」。
「明天的活动,我根本还没有准备……连今晚就三夜未眠了。」
像英梨梨这样的人气社团,并不能把本子叠到桌面上就交差了事。
还要制作商品一览的文宣,列印海报、考虑摆设、准备排队最后面要举的牌子……
「然后呢……到现在才跟你讲这个,或许说不太过去就是了。」
「我明白。」
「明天的活动……咦?」
而且,活动当天自然也需要有人顾摊……
「我说明白,就是真的明白。所以交给我吧。」
「伦也……」
之前绝不会停下的运笔声,停住了。
之前绝不会离开原稿的目光,转到这边来了。
「你干嘛偷懒?快点画。这样要是没赶上我可不会原谅你。」
「唔……嗯,谢谢。」
英梨梨说了「谢谢」……?
被她客客气气地用那种温顺的表情答谢,我也很困扰。
因为很困扰,我只好想办法转移话题。
「明天和你邻摊的,是伊吹惠那吧?」
「咦?嗯,没错啊。」
「我在开场两小时前就会到……你可以慢慢来。」
「啊~~是那样喔。」
「我每次都有去排队,可是还没有和她打过招呼耶。」
「毕竟那个人是大美女嘛。」
「而且听说她个性就像天使一样,在同人讨论版大多可以排到前五名。」
「……我就不问那是什么排行榜了,不过她已经结婚了喔。」
「……真的假的?」
「真的。平时都有社团的男代表陪在她旁边吧?那就是她老公。」
「你不觉得就算知道那些事,也应该保留不讲才识相吗?」
「假如女作家的社团代表是男人,那个人大致上就是男朋友或老公。我妈妈说过她以前认识的人有八成以上都是那样。」
「你有听到我刚才讲的话吗!」
「顺带一提,老是和男性作家在一起顾摊的女coser,九成以上是女友或恶婆娘……」
「别讲了好吗?欸,别讲了好不好!」
结果,我不应该转移话题的……
「好的,好的……那么,明天托运的本子……」
桌上的时钟,指针已经走到大约晚上九点十五分。
「嗯……呃,那个时间送到,就不确定能不能在开场前全部搬进去了……」
房间里播放的音乐,是从某影片网站找到的九〇年代怀旧动画组曲。
※  ※  ※
「好的,我明白……至少,再给我们三十分钟。」
于是,听筒传来对方急切的催促声,我这边也用更加急切的语气应对。
「0K吗!好的,好的……我明白了,非常谢谢你!」
不停穿插在双方交谈间的细微运笔声……已经听不见了。
所以,我回过头。
「喂,开心一下吧!我设法请对方赶在开场前把本子送……啊。」
「……呼噜。」
望向那位将一切完成的公主……不对,望向那睡着的暴君。
「英梨梨……」
「嗯~~~~……呼噜~~~~」
她和画原稿的时候一样,用糕透顶的坐姿趴在桌上。
现状是,离战斗结束还剩十小时以上。
再顺带一提,她和男生孤男寡女地在自己房间里,而且父母都不在家。
「嗯呵呵呵呵……呼噜~~~~」
「你白痴吗~~~~?」
……英梨梨带着一脸安心无比的表情睡倒了。
「嗯~~?」
得赶快把她叫醒。
得让她帮忙为明天做准备。
不对,我才是帮手,这家伙不醒来,明天的活动就没戏唱了。
「嘶~~……嘶~~」
「你很虚耶~~」
哎,终归一句,得叫醒她方行。
毕竟,像英梨梨这样的人气社团,并不能把本子叠到桌面上就交差了事。
还要制作商品一览的文宣,列印海报、考虑摆设、准备排队最后面要举的牌子……
「哎,有十四个小时应该够充裕吧……」
我唤醒几年前来英梨梨家玩过好几次的小学时期的记忆,将衣橱打开,里面果然摆着她用的全套寝具。
当我从中拿了一条棉被出来,准备悄悄盖到英梨梨身上时……
「嗯……?」
「临时代表 安艺伦也先生
明天就拜托你啰!
egoistic-lily柏木英理」
我在英梨梨握着笔杆的右手前面,发现了那样一张便条。
「她都预谋好了……?」
我猜,英梨梨肯定是在半睡半醒间写下这段留言的吧。
潦草的字迹看起来比平时更随便,活像蚯蚓在爬。
从中流露出来的,是往常的那种高傲,与以往所没有的一点点信赖感。
还有……
「临时……代表……?」
那个头衔有什么意义,我并不了解。
※  ※  ※
接着终于到了活动当天。
上午十点五十五分……也就是开场五分钟前的活动会场……
「本子有了、零钱有了、一览表有了、海报有了、给排队队伍最后一个人举的立牌有了……一切准备就绪!」
「对、对啊……」
「来确认各自的任务!我负责出货、整理队伍、应付壅塞、应付场务人员、应付客人,还有其他零零总总的事情!」
「你、你好忙喔。」
「相对的,你负责专心顾摊!这项工作很简单,放轻松。」
「是、是吗?」
「另外,排队的人数在开场前似乎已经轻松突破三位数。可以预估开场数分钟以后还会一口气暴增数倍。」
「那、那么多喔?」
「那么多的客人只能由我们两个来应对。很遗憾的,今天无法期待会有任何人来支援。」
「这样啊……」
「所以啰……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吧?加藤。」
「怎么可能嘛!」
「嗯?为什么?」
面对即将揭幕的激烈战役,我们两个如铜墙铁壁般的团队默契正要冒出龟裂。
……哎,虽然这是在短短一小时前仓促成军的团队啦。
「我在星期天早上突然被挖起床,而且前一刻还在纳闷怎么会被带来活动会场,我想普通女生根本不会有心理准备能待在这么兵荒马乱的社团里顾摊喔。」
「加藤,你想嘛,你已经不是普通女生了。我一定会亲手将你打造成超级萌角……」
「你说那些角色论的时候也明白那跟目前状况完全无关吧,安艺?」
没错,目前和我待在这种随时会一触即发的最前线的人……并非泽村·史宾瑟·英梨梨,而是加藤惠。
她兼具一点也不稀奇的名字、一定程度的可爱、还算坦率的个性,和我是同班同学。
……同时,也是在春天和我发生命运性邂逅事件,角色却「不鲜明」得让我一下子就忘记其存在的女生。
应该说她的一切参数都游走于平均值正负百分之五以内,差不多就在中央值和平均值中间,是这么一个由上天选出的普通化身。
存在感好比得到了「可玩度还不错」的评价,并且在一年后就会被忘得干干净净,地位大约能排在平凡作品和佳作中间的美少女游戏……
「还有,你刚刚正针对我想一些不礼貌的事情对不对,安艺?」
「啊,抱歉。我确实对你冒出了一连串不应该有的想像。请原谅我。」
「你那种目光游移又不当一回事的道歉方式很敷衍耶。」
「那怎么可能呢,我的第一女主角!」
没错,她就是一个那么普通的女生,同时也是被大大提拔在某款美少女游戏超级大作担任女主角的灰姑娘。
此外,提到那款美少女游戏超级大作——
企画:我
角色设计/原画:柏木英理
剧本:霞诗子
总监:我
制作人:我
制作:我的社团(名称未定)
正轰轰烈烈地由如此豪华的制作班底准备研发中。
「不讲那些了,泽村同学人呢?基本上这里不是她的社团吗?」
「英梨梨嘛……她溜了。」
「咦~~」
哎,即将在未来变得爆萌的第一女主角,如今也只是单纯的人手罢了。
「没有啦,其实那家伙没有照料过自己的社团。平时都是由她父母包办。」
「真、真是保护过度耶。」
「呃,因为那一家子非常介意让英梨梨的长相曝光。你想嘛,情色同人作家的真面目是高中
女生,这种事传出去问题就大了吧?」
「啊~~那倒是……以泽村同学的情况来想,还要顾虑到她的外表。」
从英梨梨口中冒出「要是有跟踪狂来缠我怎么办?」那句台词时,其说服力实在强大到让我无言以对……
哎,虽然她到今天才讲那种话的从容态度,让我超想宰人的!
「所以啰加藤,和英梨梨的社团没有任何瓜葛,纵使长相曝光也缺少话题性的你就这样雀屏中选了。」
「都是你在选吧,安艺?认定我缺少话题性的也是你对不对?」
「拜托你,加藤……这是为了我们的野心。」
「你又想用那一套混过去!」
我们这种有如糟糠妻拗不过赌鬼老公哭求而下海卖身的互动,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这是因为……
「啊,糟糕,再一分钟就开场了!」
「咦~~这么快?所以安艺,每本五百圆限购两册,还有传单是一个人只能领一张对不对?」
「好记性!那就靠你啰,加藤!」
「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被你靠了嘛……庆功时要请客喔。」
「包在我身上!只要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泽村家保证有办法。」
「总觉得怪怪的……那我们彼此都加油吧。」
「噢!」
看吧,加藤惠这个女生到头来就是这么好说话。
她真的很容易哄……我是指方便使唤……应该说是可爱的家伙。
加油吧,我的第一女主角。
「假如你那么想的话,就好好把我当女主角对待嘛~~」
「啊,抱歉,我不小心说溜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