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一卷 恶魔鸢一
  5. 第七章 幻影
  6. 繁体版

第七章 幻影
2017-06-23 09:44:00

		

「『五年前的──狂三』……?」
在来到大楼顶楼的数分钟前,狂三说的话令士道发出惊愕的声音。
『对。正如我刚才所说,这个世界上能干涉时间的就只有我。所以──在你那个时代拥有〈刻刻帝〉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五年前的我。』
「可是,我能待在这里的时间有限吧?现在开始找的话──」
『别担心。我记得五年前,我应该有去过那附近。』
「这附近……?」
这偶然实在太巧,令士道差点皱起眉头,但他立刻「啊」的一声瞪大了双眼。
「……你该不会要说,你五年前也见过我吧……?」
『没有。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没有发生过那种事。我以前会来到那个城镇附近,也只是来看看突然发生的火灾情况。』
「来看火灾?」
『因为这么严重的灾害,可能与精灵有关。』
「…………」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冒出冷汗……心想如果他当时没有封印住琴里的力量,两人可能早就被狂三发现,成为她吸取灵力的粮食。
或许是从士道的沉默感受到了什么,狂三发出轻笑。
『真是讨厌呢,我也不是那么没有节操呀。』
「……这……这样啊。」
士道含糊地回答后清了清喉咙,重新打起精神。
于是,狂三像是配合他一样继续说道:
『我五年前在那附近。不过,并没有遇见士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可是──不对,正因如此,这个行动才具有意义。』
「怎么说?」
『请你想想看,如果你遇见了原本不该和你相遇的我──光是这样,虽然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历史的确改变了,对吧?』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
『总之,快点行动吧。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好──我知道。」
士道说完,一把握住拳头。
「狂三,告诉我,我该往哪里走?」
士道下定决心后,询问脑海里的狂三。
然后──时间来到了现在。
「…………」
士道深呼吸,好让剧烈跳动的心脏缓和下来,并且目不转睛地凝视著站在大楼顶楼上的一名少女。
站在那里的,是和士道印象中分毫不差的狂三。
不对──说得更正确一点,不变的只有外表看起来的年龄,她的装扮倒有几分不同。点缀著蕾丝和荷叶边的单色调女用榇衫和裙子,头发没有绑起来,而是戴著附有蔷薇装饰的发箍。
更具特色的是她的面容吧。她的左眼宛如要掩盖时钟的表盘似的,戴著医疗用的眼罩。
士道看见那副装扮,微微皱起眉头。然后以只让脑海里的狂三听见的细小声音询问她:
「……狂三?你为什么要戴眼罩啊?」
『请不用介意。』
「该不会是受伤了吧?」
『请不用介意。』
「可是……」
『请、不、用、介、意。』
狂三用强硬的语调如此说了,士道只好保持沉默。
接著,像是配合这个时间点一般,站在眼前的五年前的狂三做出反应。
「哎呀哎呀哎呀。」
狂三如此说完摆出逗趣的姿势,可爱地歪了歪头。
「你在嘀咕些什么呢?来这种地方有什么事吗?」
狂三以轻松的口吻对士道说,却看不见一丝像是松懈的成分存在。表情虽然露出微笑的形状,眼神却冷静又正确地在观察士道的容貌和举动。
不过,士道的时间所剩无几。他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狂三!我有事情拜托你!」
「……哎呀?」
士道呼唤狂三的名字后,她便一脸疑惑地挑起眉毛。
「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狂三一边说著一边举起右手。于是,一把老式手枪从狂三脚下扩展开来的影子中飞出,不偏不倚地飞进狂三手中。
狂三就这么以流畅的动作将枪口对准士道。士道急忙挥了挥手。
「等……等一下!我没有敌意──」
话还没说完,子弹便瞬间在士道脚下的地板上爆炸。
「呜哇!」
「没有我的允许,请不要随便乱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要是你不老实回答我,你的性命可就难保喽。」
要是不回答问题,感觉子弹下次就会射穿心脏。士道高举双手开口:
「我……我叫五河士道,来自五年后的世界!狂三……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你刚才说什么?」
士道说完,狂三立刻改变脸色。
「你要是开玩笑,可是会玩火自焚哟。」
「我才不会因为想开玩笑而站在你面前咧……!求求你,听我说!」
「…………」
狂三像是在揣测士道的本意般眯起眼睛。接著,像是对这幅情景感到吃惊一般,士道的脑海里响起一道声音:
『哎呀、哎呀……以前的我还真是慎重呢──不过,我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士道,想办法触碰那个我。』
「触碰……你别为难我了啦。」
「……你在说什么吗?」
将枪口对准士道的狂三一脸纳闷地皱起眉头。这也难怪。从她的角度看来,大概只看见士道一个人喃喃自语个不停吧。
士道做出可能会再被狂三射击一次的觉悟,向她伸出手。
「求求你。你继续举著枪就好。可以握住我的手吗?」
「我可不是纯情的少女,会傻得乖乖听从来历不明的对象所说的话。」
「『狂三』说──她想和你说话。」
「……!」
听见士道说的话,狂三抽动了一下眉尾。原本时代的狂三之所以能和士道共享感觉,也是因为狂三的能力所导致。这个狂三心里应该有数吧。
「哦……是吗?」
狂三小心谨慎地瞪著士道前进,触碰士道的手。
于是──
「……!」
宛如有一股微弱的电流窜过般,狂三微微抖了一下。
『应该说……好久不见吗?我。』
「……原是这么回事。这的确是我的声音……呢。五年后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来五年前的狂三似乎也能听见士道脑海里响起的狂三的声音。原来如此,这的确比任何游说都来得有效果吧。
原本世界的狂三简洁地说明了状况。两人改变历史失败的事,以及──为了再次重头来过,希望借用这个时代的狂三的力量。
「……你要我对这个人发射【十二之弹】吗,我?」
『对,没错。可以拜托你吗,我?』
五年前的狂三沉默了一阵子后──轻声叹了一口气。
「……好吧。就让我尽一点棉薄之力吧。」
「!真……真的吗!」
「是啊──不过,你要自己付出需要的灵力。」
狂三放开士道的手,「咚、咚」地踏著跳舞般的步伐向后退。然后,交互敲了敲两只后脚跟,同时高举左手。
「好了、好了,过来吧,〈刻刻帝〉,该你上场喽。」
一只巨大的时钟表盘彷佛回应狂三的呼唤般,从影子里现身。那是天使〈刻刻帝〉,将士道送到这个时代,操纵时间的狂三天使。
与此同时,原本盘踞在狂三脚下的影子膨胀般扩大它的面积,随后伸出手缠住士道的脚。
下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倦怠感侵袭士道全身。
「唔……咕……」
他记得这种感觉,和他从原来的世界被送到这个时代的前一刻,狂三抓住他时的感觉一样。
「〈刻刻帝〉──【十二之弹】。」
狂三将手里的手枪举向正上方。接著,浓密的影子从〈刻刻帝〉表盘上的「ⅩⅡ」渗出,并吸进枪口。
「好了。那我要开枪喽。」
狂三缓慢地将枪口指向士道。虽然士道明知道被【十二之弹】击中并不会感到疼痛,但还是反射性地僵住身体。
或许是看见士道这副模样,狂三扬起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
「你说……你叫士道吧──祝你好运。」
「……对,谢啦──还有,狂三。」
「?什么事?」
「我觉得那个眼罩,你戴起来很好看喔。」
『……!』
「哎呀?」
听见士道说的话,脑海里的狂三屏住了呼吸,而眼前的狂三则是露出微笑。
「──很荣幸得到你的称赞。那么,五年后再见吧。」
狂三最后说出这句话,接著发出惊人的灵力克制不断抖动的手枪,然后扣下扳机。
漆黑的轨迹从枪口朝士道的胸口划出一条直线。
被【十二之弹】命中的瞬间,士道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卷进子弹的旋转似的,逐渐形成螺旋状。
然后,好似随著子弹的劲道被吞进漩涡──士道的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
『──道、士道。』
「……!」
听见脑海里响起的声音呼唤,士道猛然睁大双眼。过了一会,他发现自己仰躺在原地。
士道所处的地方是和刚才一样的大楼顶楼。不,「和刚才一样」这种表达方式或许有语病吧。顶楼已经不见五年前的狂三身影──更重要的是,从顶楼望去的南甲镇并没有窜起火舌。
「成功──了吗?」
『看来是成功了呢。』
狂三回应士道的自言自语。
没错。虽然不知道正确的时刻,但是士道再次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
回到火灾发生前的世界。
回到琴里变成精灵前的世界。
──回到折纸杀死父母前的世界。
『没有时间沉浸在感慨里了,士道。』
「嗯……我知道。」
听见狂三的提醒,士道当场站起来,再次放眼望向在眼下扩展开来的南甲镇景色。他握起拳头,低声呢喃,好似在叫唤只有声音的狂三。
「──去改变世界吧。」
狂三像是一瞬间倒抽了一口气似的停顿了一会后,点头回答:『好的。』士道听见狂三的回答后,立刻沿著逃生楼梯爬下大楼。
「不过,虽然成功回到了火灾发生之前──但具体来说,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呢?」
『难得那么帅气地出发,气氛一下子全被你破坏光了呢。』
听见士道说的话,狂三发出像是吃惊又像是嘲笑的声音。
「唔……我……我有什么办法啊……话说,总觉得从刚才开始,你的语气就很冷漠耶。」
『才没那回事呢。』
狂三闹别扭似的说了……士道说了什么惹狂三不高兴的话吗?
「狂三,该不会是因为那个眼罩……」
『总之──』
狂三发出声音制止士道说话。
『如果只像只无头苍蝇一样鲁莽行动,又会重蹈覆辙。现在的我们和刚才的我们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根据这一点来整理一下状况吧。』
「好……好的……」
『首先,我们非做不可的事情是什么?』
狂三以一副老师说话的语气问道。士道没有减缓下楼梯的速度,仔细思考。
「应该是──不让折纸杀死她父母吧?」
『没错,就是这样。那么,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你能做什么?』
「……想办法阻止折纸……之类的?」
『那的确是最浅显易懂的方法,但我认为不太实际。』
「唔……你……你说的对……」
士道愁眉苦脸地发出有如呻吟的声音。
相信〈幻影〉就是杀亲仇人的折纸一心只想著报仇。即使士道大喊,折纸也未必会发现他。
再加上变成精灵之后,她的力量就只有强力无比一句话可形容。而事实上,折纸和〈幻影〉展开一连串眼花撩乱的空中战时,士道光是追著她跑就已经竭尽心力。
当然,可能性并非为零。折纸还是有可能发现士道,愿意听他说话。
只是,狂三撃出的第一发【十二之弹】的效果应该就快要失效了,这恐怕是最后一次能重新来过的机会了吧。把一切赌在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上,未免太危险了。
「那么……让折纸的父母逃到安全的场所──之类的呢?」
『原来如此,这应该比阻止折纸本人的成功机率要来得高。』
「对……对吧?那就──」
『不过,就算有陌生少年到家里告诉他们这里很危险,要快点逃走,他们会乖乖听话吗?』
「只……只要向他们解释原因──」
『说你来自未来,他们即将被未来的女儿杀死,所以希望他们相信你的话,跟著你一起逃走──这样吗?』
「唔……」
这说词太过可疑,令士道冒出汗水。
刚才五年前的狂三之所以会相信士道的说词,是因为狂三自己的能力能造成时光倒流──最重要的一点,则在于士道脑海里响起的狂三的声音。况且,折纸的父母压根不知道精灵的存在,要是向他们说明原因,恐怕解释到一半就发生火灾了吧。
『再说……假设所有事情顺利进行,真的成功让折纸的父母去避难好了,也不确定事情会就这样圆满结束。』
「咦……?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世界想要遵循原本的历史──折纸的光线也有可能朝她父母避难的场所发射吧?』
「……!」
士道哑然无言。狂三说的没错。在士道经由五年前的狂三之手再次回到这个时代时,现在的世界就已经和士道他们知道的世界有著微妙的差异,还认为所有事情会按照两人的记忆进行是很危险的想法。
……不过,士道感到十分纳闷。他眯起眼睛对狂三说:
「狂三,你之前不是否定历史的修正力吗?」
『哎呀,我可不记得我有否定哟。我只是对是否已经证实抱持疑问罢了。』
「…………」
总觉得被呼咙过去了,但现在不是争论这件事的时候。士道甩了甩头,重新打起精神。
「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啊?」
『这个嘛……』
狂三陷入沉思般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
『──不要让折纸发现自己就是杀害父母的犯人,你觉得怎么样呢?』
「啥……?你……你在说什么啊!」
听见狂三的提议,士道大声吶喊。
『哎呀,我觉得意外地还满合理的呀。折纸之所以会反转,是因为对自己就是杀害父母的凶手感到绝望吧?』
「是……是没错啦,可是,折纸杀死自己父母的事实不就没有改变了吗!」
士道忍不住大喊出声。
狂三说的方法或许真的可以避免折纸反转,可是如此一来,她亲手杀死父母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
况且,只要父母是被精灵杀死的这个事实还存在,折纸炽热的复仇心仍旧会针对某人。像是引起火灾的琴里,或是给予她精灵之力的〈幻影〉──
「啊……」
士道想到这里,发出轻微的叫声。
『?你怎么了呢?脚步停下来了哟。』
脑海里的狂三如此说道。士道这时才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停在原地。
不过,士道在移动脚步之前,先将脑海里浮现的话语随著声音吐出来。
「我说,狂三。」
『什么事?』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折纸出现时,现场没有『敌人』……就好了吧?」
◇
大约五分钟后,士道躲在公园的草丛中,目不转睛地凝视著秋千。
秋千上坐了一个头发绑成双马尾的少女,年龄顶多七八岁吧。可爱的脸庞露出忧郁的神情,无聊似的荡秋千,秋千因此发出叽叽的叫声。
士道不可能看错──那就是五年前的琴里。
「琴里……」
士道看见她那无精打采的表情,胸口感到一阵揪痛。他记得这一天应该是琴里的生日。士道为了给琴里一个惊喜,特地到邻镇买礼物……没想到琴里竟然会露出如此寂寞的神情。
正当士道因为琴里忧伤的模样而心痛时,他的脑海里响起一阵嘻嘻的嗤笑声。
『士道,你好像变态哟。』
「……你很烦耶。」
被说中内心在意的点,士道发出低吟般的声音回答。
不过事实上,要是被别人看见有高中男生躲在公园的草丛里盯著小学女孩不放的情景,马上就会引发问题吧。想必明天可疑人物情报的传单将会散布到整个城镇,提醒居民提高警觉。
然而,士道并不是想将年幼琴里一去不复返的剎那间的光辉烙印在视网膜。
他是──在等待。
等待〈幻影〉出现在琴里的身边。
『话说回来──你还真是豁出去了呢,士道。』
狂三以兴味盎然的口气说道。士道顿时支支吾吾,然后回答:
「……我也没办法啊。而且,你不也赞成吗?」
『哎,是没错啦。如果能在折纸出现之前把〈幻影〉赶走,她就会失去原本攻击的目标。』
「──如果可以……我想跟他谈谈。」
士道自言自语般脱口而出。
『谈谈?和〈幻影〉吗?』
狂三有些讶异地问了。
『真是意外。我还以为你对〈幻影〉怀抱著敌意呢。』
「……当然有啊,毕竟是把琴里她们变成精灵的家伙。我不否认确实对他抱有敌意……不过,重点在于我对〈幻影〉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现阶段就擅自断定他是邪恶的一方,不就跟只把十香和四糸乃她们当成灾害的人没两样吗?」
士道说完后,狂三呆愣地沉默了一阵子后……
『呵──呵呵!啊哈哈哈!』
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怎样啦?」
『没有……只是觉得真不愧是你呢。』
狂三再次发出笑声后,继续说道:
『不过,我不太建议你这么做。他的个性难以捉摸,像你这种好好先生可是会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哟。』
「咦……?狂三,你对〈幻影〉的事……」
士道话才说到一半就停顿下来。
理由很单纯。因为视野前方──在公园里一个人玩耍的琴里身边出现了一名奇特的来访者。
年龄、性别、体型都不明的「某种东西」。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那个东西」宛如要隐藏这些外观上的资讯般,笼罩著类似杂讯的物体。
──〈幻影〉,将琴里、美九以及折纸变成精灵的存在。
而现在,他就出现在琴里的面前。
「…………!」
看见他的姿态,士道的皮肤感到一阵刺刺的感觉,因为士道的脑海里浮现琴里变成精灵〈炎魔〉时那副痛苦的表情。
『士道,不能心急。』
「……嗯,我知道。」
受到狂三制止,士道吐出悠长的气息以保持冷静,并且环抱双臂抑制颤抖的身体。他的指甲陷入上臂,微微渗出鲜血。
他不能阻止琴里成为精灵。刚才狂三已经向他说明过了。
──〈幻影〉和琴里交谈了几句话后,便拿出了一颗类似红宝石的东西给琴里。
然后,琴里在触碰那颗宝石的瞬间,身体释放出淡淡的光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与此同时,她的四周卷起猛烈的热浪,矗立起一道火焰漩涡。
「唔……!」
士道压低姿势后屏住呼吸,好不容易挨过侵袭而来的热浪。
数秒后,士道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便看见琴里的身影。她的身上穿著宛如和服的灵装。
没错──琴里变成了火焰精灵〈炎魔〉。
「琴里……抱歉。」
士道神情苦涩地呢喃后,露出锐利的视线。
「…………!」
然后下定决心,冲到站在琴里眼前的杂讯团──〈幻影〉的背后。
「──喂!」
士道扯开嗓子大声叫唤。
【……嗯──?】
于是,〈幻影〉响起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这时,站在视野里模糊的马赛克形状的轮廓看似微微动了一下。看样子,〈幻影〉似乎转动脖子,将视线投向士道。
士道配合他的动作,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后,狠狠瞪著〈幻影〉相当于脸的部分。
「嗨,我想见你很久了呢──〈幻影〉。」
接著以冷静的声音呼唤眼前杂讯的名字。
这句话没有讽刺或其他的意味。
再次封印琴里能力的时候,士道回想起了五年前的记忆,从那以后,他的内心深处就一直期盼能和这个真面目不明的存在再次相会。
这个怪物能傍若无人地施展「将人类变成精灵」这种超越常理又荒谬至极的权力。
是将琴里、美九以及折纸化为精灵,向世界散布混乱和破坏的元凶。
士道甚至对这个改变他人生的「某种东西」感到因缘匪浅和类似宿命的关系。
然而,〈幻影〉回应士道的话语,令他感到意外。
【──咦?】
〈幻影〉发出细小的声音,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体。
当然,〈幻影〉的身体依然被杂讯所笼罩。从士道的眼里看来,只看见马赛克形状的扭曲空间在晃动而已。
不过──不知为何,士道强烈认为那个动作包含了动摇和慌张之类的情感。
当然,有人突然从背后呼唤他,他会做出这种反应绝对不奇怪。可是……并非如此。〈幻影〉的反应显然充满了另一种惊讶。
【……不会吧──你……为什么,你……】
「……啥?」
看见〈幻影〉出乎意料的反应,士道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你……认识……我吗……?」
【──】
〈幻影〉以沉默回答士道的问题。不过,他似乎不是漠视士道的疑问或是不给予多余的情报──而是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这令士道更加搞不清楚状况,皱起了眉头。
记忆中那个洒脱的〈幻影〉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某种东西」的言行举止,简直是天差地远,甚至令士道怀疑,扩展在他视野里的杂讯内部站的是否为截然不同的存在。
【…………】
〈幻影〉动了动被杂讯笼罩的身体后,像是在地面滑行般逃走了。
『士道。』
「我知道!」
听见狂三的声音,士道反射性地追在〈幻影〉的身后迈步奔跑。
同时,士道瞥了一眼瘫坐在公园的琴里。幼小的少女获得来历不明的力量后,像是在求救似的不停呼喊著「哥哥、哥哥」。
「……唔──」
看见这幅情景,士道的心脏感到一阵紧缩,却还是下定决心向前奔跑。如果士道记得没错,五年前的士道应该马上就会赶来。士道不能在这里碰到他。
况且,更重要的是──他不能在这时让〈幻影〉逃掉。士道紧盯著一不小心就会追丢的杂讯团,使劲地追赶。
虽然成功使〈幻影〉远离了公园,但光是这样还不够。士道和狂三的目的在于不让来到这个时代的折纸发现〈幻影〉的踪迹。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把〈幻影〉赶到折纸绝对找不到的地方──也就是让〈幻影〉消失到邻界。
『──不过,他的反应真是出乎意料呢。』
追赶〈幻影〉的途中,狂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士道,你认识他吗?』
「……至少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全身都是马赛克……!」
『哦……是这样吗?』
士道狂奔在烈火燃烧的街头大声吶喊后,狂三便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士道并没有说谎。他遇见〈幻影〉就只有五年前的那一次……嗯,说得更正确一点的话,现在就是那个「五年前」。
不过,〈幻影〉显然认识士道的样子。
而士道以前曾经遇过看见他的脸后做出类似反应的人。
没错。那个人就是DEM Industry执行董事,艾萨克‧威斯考特。
在士道为了拯救被掳走的十香而侵入DEM日本分公司时,理应是初次见面的那个男人一看见士道便哈哈大笑。
离开时,他称呼士道为──
──崇宫。
「……!」
不是因激烈运动而引起的收缩震动了一下士道的心脏。
崇宫。这个姓氏和自称是士道亲妹妹的崇宫真那姓氏相同。
而且──身为五河家养子的士道失去了当养子前的记忆。
「〈幻影〉,你到底知道我的……什么事情啊……!」
〈幻影〉不断在陷入火海的街头窜逃,士道追著他大声吶喊。
仔细想想,士道有好几项不明白的事。
被五河家领养之前,他在做什么?
为什么威斯考特会认识他?
再说,士道所具备的能力──封印精灵灵力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如今他已封印了七名精灵的力量并和她们一起生活,却还是对这此事情一无所知。
「唔……」
士道一脸悔恨地咬牙切齿,用力踏向地面。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原本在前方移动的〈幻影〉突然停止了动作。士道也配合他的举动,紧急停下冲劲十足的身体。
「……〈幻影〉!」
【…………】
士道呼唤这个名字后,〈幻影〉便缓缓地动了动他那被杂讯笼罩的身体。看样子,似乎是回头望向士道。
【……〈幻影〉啊……你们替我取了这个名字啊。】
然后像是再三回味这个名字般低声呢喃后,轻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喔,我突然逃跑。因为我认为最好不要在她的面前。】
〈幻影〉接著说道。他口中的「她」恐怕是指琴里吧。
虽然仍不清楚〈幻影〉的意图,但对士道来说,这么做也比较恰当。因为要是继续留在那里,五年前的士道和──变成精灵的折纸不久后就会到达。
【…………】
〈幻影〉沉默无语地伫立在原地。看样子,似乎是在打量士道。
【……嗯,原来如此,你果然……】
接著像是恍然大悟般做出微微点头的动作。
于是配合这个动作,覆盖在〈幻影〉身上的杂讯膜宛如雾一样逐渐消散。
「什么……」
士道瞪大了双眼。
从那团杂讯中出现的是一名少女。
编起头发,表情像慈母一般温柔。士道感觉自己的头脑一阵晕眩。那张脸既熟悉又陌生──心中涌出一股奇妙的感觉。
「那副模样是……」
「……我还无法让你看见『我』的真面目,所以不好意思,暂时用虚假的面貌面对你──难得可以跟你说话,隔著一层屏障就太无趣了。」
士道提出疑问后,〈幻影〉便发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少女清澈的声音回答他。
虚假的面貌。也就是说,这名少女并不是〈幻影〉喽?不过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幻影〉要这么大费周章──
士道思考了一会。〈幻影〉像是看透了士道所有思绪般温柔地微笑后,开启樱花色的唇瓣:
「……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来的?看你的模样,应该是从五六年后来的吧?」
「什么……!」
士道听见〈幻影〉说的话,脸庞染上惊愕之色。这也无可厚非,因为士道万万没想到〈幻影〉不仅认识他,还知道时光倒流的事。
『…………』
不过,与士道惊讶的反应恰好相反,狂三依然保持冷静的态度,简直像是早就预料到她会说中这件事。
〈幻影〉以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
「……所以……你找我有事吗?甚至不惜使用时间倒流的子弹来到这个时代,应该不是纯粹来观光的吧?」
「…………」
士道瞥了一眼后方──刚才〈幻影〉待过的公园。公园上空尚未出现闪闪发光的精灵身影。确认过这一点之后,士道轻启双唇:
「你……认识我吗?」
「……嗯,认识啊。非常熟悉。」
〈幻影〉如此回应士道的话。士道感觉自己的指尖因紧张而颤抖。
「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人?这股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
「…………」
听见这个问题,〈幻影〉沉默了数秒。
然后摇了摇头回答:
「……我很想回答你,但只要不确定未来的你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我就不能告诉你。再说,似乎还有人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咦……?」
士道把眼睛瞪得老大,〈幻影〉像是看穿一切似的继续说道:
「你说是吧……时崎狂三。你听得到我说话吧?」
『……哎呀、哎呀。』
狂三在士道的脑海里发出冷静的声音回应〈幻影〉。
「……你找我就只是要问这些问题吗?那么,你使用『时间』的方式还真是奢侈呢。」
「…………不是。」
士道垂下双眼后,摇了摇头。
「刚才只是我的疑问。我找你另有其事。」
「……是什么事呢?」
「我要你马上从这里消失。」
想要问的事情堆积如山。士道终于找到知道他过去的人,他想知道。老实说,就算不择手段,他也想要从这个「某种东西」身上问出自己的情报。
然而,现在非说不可的是这句话。最应该优先处理的是阻止折纸反转这件事。
「……那是把『我要杀了你』美化过的讲法吗?」
不过,〈幻影〉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
「哎……我也不是完全没料想到啦。假如数年后的你被性情阴晴不定的时间精灵爱上,会有这种想法也是其中一种可能性──虽然我不太想去思考这种可能性就是了。」
「…………」
看来〈幻影〉以为士道是穿越时空来杀自己的。士道一语不发地握住拳头。
说对〈幻影〉完全没有敌意是骗人的。士道至今仍无法原谅她为年幼的琴里带来痛苦一事。不过,士道现在没有想对〈幻影〉做出任何报复的想法。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让心情平静下来后,摇了摇头。
「……我并不是在说要不要杀了你,只是希望你尽早隐藏行踪。你可以到邻界去吧?」
「……哦?」
〈幻影〉兴致勃勃地继续说道:
「我可以问你要我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吗?」
「那是因为……」
被〈幻影〉这么一问,士道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理由很单纯,因为他完全不清楚眼前这名少女的意图和目的。
折纸──五年后的未来被〈幻影〉变成精灵的少女将会来到这里,企图讨伐〈幻影〉。要告知她这件事是轻而易举,而要传达士道等人希望防止折纸因此反转的要求也十分简单。
不过,要是〈幻影〉的目的和DEM的艾萨克‧威斯考特一样是让精灵反转,那么告诉她这个情报势必会完全造成反效果吧。
「…………」
究竟该如何回答才好?当士道苦恼著这个问题时,〈幻影〉感到不耐烦似的叹了一口气。
「……算了,既然你无法回答,那倒也无所谓。不过很抱歉,恕我拒绝。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什么……!」
听见〈幻影〉的回答,士道大吃一惊。
「等一下!不久后这个时代──」
士道打算开口告知折纸的事情。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士道的身体彷佛被一双无形的手压制住,动弹不得。
感觉类似被AST或DEM的巫师(Wizard)所展开的随意领域束缚住身体,就连动动指尖都很困难,也无法发出声音。
『士道,你怎么了?』
狂三疑惑地如此问道,但士道也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于是,〈幻影〉缓缓走近士道。
然后举起单手触碰士道的脸颊。
──就在那一瞬间……
「…………!」
一股无以名状的感觉通过士道的全身。
「啊──」
不知为何,士道剎那间便确定了。
他知道这种感觉。
──他认识这名化为少女姿态的「某种东西」。
「……今天必须感谢时间精灵做出的举动呢。」
〈幻影〉依然用手触碰著士道的脸颊,发出轻声细语。
「时机来临的话,我们再相见吧。到时候──」
她对著士道的耳边接著说出:
「──『绝对不会再分开了,绝对不会再出错了』。」
这句话。
「──!」
士道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不知在何时何地,士道确实曾经听过这句话。
「…………」
你到底是谁?士道想这么问却发不出声音。
〈幻影〉放开士道的脸颊后,再次笼罩上杂讯,「咚」的一声朝地面一踹,飞上天空。
数秒后,当〈幻影〉到达士道再怎么跳都构不到的位置时,束缚他的无形力量才终于减弱。
「唔……呼……咳……咳……」
士道倒向前方,双脚跪地,不断咳嗽。不过,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士道立刻抬起头,望向上方。
「那家伙──到……底……」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光线从东方的天空朝飘浮在空中的〈幻影〉射去。
「……!那是──!」
士道震动了一下肩膀,望向光线释放出的源头,然后僵住身体。
他眼前所见的是一名少女。身穿闪闪发光的纯白灵装,以及宛如具体呈现出杀意般面对仇敌的无数根「羽毛」。散布毁灭的光之精灵就在那里。
答案不言而喻──那是鸢一折纸。
「折纸……!」
士道语带哀号地呼唤折纸的名字。
不过,他的声音当然不可能传到折纸的耳里。折纸只是笔直地凝视著〈幻影〉,然后从羽毛形状的天使尖端释放出好几道如雨水般的光线。
〈幻影〉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灵活动作闪避掉那些攻击,同时像是滑行在空中般移动。不过,折纸并没有放弃。她紧追著企图逃跑的〈幻影〉,不断朝天空划出一条条光线。
扩展在士道眼前的发展是和数分钟──士道拜托五年前的狂三再次施展时光倒流之前同样的光景。
刚才狂三说过的话掠过士道的脑海。
──如果世界想要遵循原本的历史──
「可恶……!」
士道甩了甩头,像是要甩开一瞬间浮现于脑中打算死心的念头后,追在两人的身后,在地上奔驰。
「怎么能──重蹈覆辙啊……!」
刚才目睹的情景掠过他的脑海。
倾注而下的光芒、人类四分五裂的残骸。
以及,年幼少女那点缀著怨恨和复仇的眼眸。
折纸只是想要保护父母而已,只是想要颠覆已成定局的命运罢了。
那种纯粹的感情不应该造成这种悲剧。
这种结局──
「我来……替你改变!」
士道大声吶喊后,使劲地在脚部施力。
他不可能从地上准确地紧追在以飞快速度展开空中战的折纸和〈幻影〉身后。
不过──士道的目的并非准确地追踪两人。他毫不迟疑地在被火焰覆盖的街道中前行。
而且不久后,他将会抵达目的地。
折纸的双亲在「之前的世界」死亡的地方。
没错。士道必须阻止的不是折纸与〈幻影〉交战,而是折纸误杀她父母的事情。
「……!找到了……!」
士道在火红燃烧的街道上奔跑,同时睁大眼睛。
士道视线的前方,是五年前的折纸与──离她不远的父母背影。
已经不能再说废话了。既然无法阻止折纸与〈幻影〉接触,除了让折纸的父母逃到安全的地方,没有其他任何能改变历史的方法。
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吗?如今街上陷入一片火海,处于紧急状态。就算有男人催促人们赶紧去避难也绝对不奇怪吧。他们十分可能按照士道的指示逃跑。
不过──
「…………!什么──」
士道瞪大了双眼,僵住身体。
理由非常单纯。因为不知不觉间,精灵折纸和〈幻影〉的身影就位于上空──折纸父母的正上方。看来在展开一连串混战的期间,他们已经移动到这种地方来了。
「唔……!」
士道一脸痛苦地咬紧牙根,折纸同时释放出好几道光线堵住〈幻影〉的退路。
并且将羽毛形状的天使合而为一,将它的炮门朝向下方──地面的方向。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情景。士道脸色发青。
「不行啊,折纸!」
即使高声吶喊,声音也传不到折纸的耳里。
已经没有时间催促折纸的父母前往避难了。片刻之后,必定毁灭的一击将从天倾注而下,两人势必无暇感到痛苦便蒙主宠召了吧。
「可恶……!」
士道在腿部施力,奋力朝地面一踏。
『士道!』
或许没料想到士道会做出这种举动,狂三大吃一惊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不过,既然事态已经走到最糟糕的地步,士道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
──合而为一的天使朝地面释放出强力无比的一击。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士道同时扯开喉咙大声吶喊,然后跳向折纸的父母──用力推了一下他们的背。
「什么……!」
「呀──」
折纸的父母突然被撞飞,分别发出惊愕声。
士道卯足全力推开了他们,搞不好他们的膝盖都磨破皮了吧。
──不过,这点芝麻小事就别计较了。
就连士道也觉得自己选择了最愚笨的方法。士道在视野因光芒照射而呈现一片白茫茫之中,有些自嘲地扬起嘴角。
「──!」
就在这个时候,某人的声音震动了他的鼓膜。
士道本以为是狂三,然而并非如此。这明显是从外界传来的声音。
于是,在光芒充满整个视野的前一刻,士道才发现那是位于自己眼前的五年前的折纸所发出的声音。
一瞬间,他和折纸四目相交。
她的双眸尚未燃起复仇的火苗,也没有积存怨恨的情绪。
「啊啊──真是太好了。」
士道轻声低喃后,便被白茫茫的光线包围,失去了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