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web版
  5. 22.莫诺之战
  6. 繁体版

22.莫诺之战
2017-06-22 20:43:05

		

=============
我是佐藤,交通法的判罚虽然比较轻,但是这里没出现过太多的事故。
大概在驾驶马车的时候大家都会格外小心把。
=============
男爵派了两辆马车来迎接我们,全都是两人乘坐的厢型马车。马车上还特意装饰了显示身份的浮雕,并用金箔和宝石来点缀。
哈尤娜夫妻和我们分乘两辆车。
事前调查过了,这座城市人口相当稀疏,面积有赛琉市的两倍,但是人口只有六分之一。正门的地方房屋还建造得挺满的,走了一会就到处都是空地了。
“好多空地啊!”
“先生您知道20年前的事情么?”
“虽然事实是怎样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过传闻。”
“应该说都是真的吧,这些空地是当时王家的军队为了收拾城里的亡灵在街上放火烧出来的。”
我提出疑问车夫就回答,因为马车的噪音所以谈话的声音有些大。
“王军?”
“没错!为了向侯爵复仇的亡灵们在杀光侯爵一族后就没什么行动了,但是总不能他们不动就不处置吧。结果最后,本来在家老老实实呆着就不会被亡灵杀死的市民都被火烧死了,因为大火而死的人比亡灵杀的恐怕多了几十倍吧
最少“等市民避难完了然后再放火吧”但我也不知道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也许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
“再加上还有许多人离开了领地,现在这块土地上只有20年前的两成人留了下来。”
“不过城市本身还在啊!”
“那是因为这里有守卫城市的城墙啊!这段王祖时代的建造的城墙有固定魔法的加持,所以至今保持完好,能够挡住魔物的侵袭。如果想要重新建城的话,不是财政相当富余的贵族是做不到的吧。”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穷到这样的领地能有这么好的城墙啊!
========================
前面的马车咚的声音和居民的惨叫声混在一起,然后那辆车压过什么东西就扬长而去了。
“先生,小姐,抱歉,一会可能会有点摇晃,一会我们的路上会有跑“停下!”出来的贫民。!”
车夫话说了一半,爱丽莎就说出了命令。真不愧是原王女,发起号施令相当有气势啊!车夫去爱丽莎的命令起了反应停下了车。
看来是被马车碾过的少女啊。我在车停下前就从马车上跳下,向着被压过的少女跑去,眼看她的hp正逐渐下降。
“给我让一让!”
少女周围站着一群市民,一个一个让开也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是总算是赶上了。
我坐在少女的边上,取出一瓶回复药喂给她。是因为昏倒还是因为呼吸停止的原因呢,反正药有很多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不过喝进去的一点药水就已经让少女的hp停止下降了。
我想着挤压胸口做人工呼吸,但少女的胸部被压得凹了进去,所以看起来没办法啊!
于是我又取出了一瓶含在嘴里嘴对嘴喂了下去。
但是这似乎没什么效果,少女的hp啪得增加之后,又开始慢慢减少了。
被剑砍得快死的大叔能救好,但是这个小孩却不行么?难道是断掉的肋骨扎入内脏,持续的造成着伤害啊!
那么就不顾风险,使用储存器里效果不明的那些家伙么?
终于赶过来的爱丽莎从我的腰上拔出了短杖。
“借我用用!■■■■■■ ■■■ ■■■■■■ ■■■治愈之光(Light heal)!”
光系回复法么?爱丽莎真拿出了不错的东西呢。
但是我连能松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不行,效果太弱了!”
“马上去神殿那里找神官吧!”
但是这个选项被周围的人否定了。
“现在城里已经没有能用神圣魔法的神官,他们全都因为贪污或者其他罪名进去了。”
“无论如何这伤也没救了,就叫她安静的去吧。”
胸部凹陷,一只胳膊折断,刚刚一时之间还回复了少许的hp又开始下降了。现在只剩一成hp,真的是命在旦夕了。
不用那些作用不明的药可能就真的没救了,这时我的脑海中突然回忆起制造魔法药时的情景。
普通的药加入秘药注入魔力后就变成魔法药。
秘药是单纯固定魔力用的东西。
那么,是不是魔力越多药效越强呢?
我又喝了一口回复药含在口中,在喂给少女之前,先在口中赋予魔力。嗯,满级的魔力赋予应该可以的。
强行注入了三倍量的魔力
“等……等等,那是什么技能么?口中发出光了!”
之后再回答爱丽莎的问题吧。我吧嘴对在少女的嘴上,将加工完毕的魔药喂了进去。
然后少女就散发出了红色的灵气,又慢慢的被身体吸收了。
虽然没有完全好,但是hp恢复到4成,凹陷的胸部和折断的腕部都回复了,关键是看起来已经没有继续恶化的样子了。
》获得技能“魔力治愈”
》获得称号“药师”
》获得称号“治愈师”
》获得称号“圣者”
=================
“姐姐活了么?”
“嗯,已经没问题了。”
“太好了!魔法师先生真的好厉害,真没想到那么严重的伤势也能治好!”
我给似乎是少女的妹妹的女童另一瓶魔法药。
“一两个小时之后还没醒就给她喝。”
“嗯,我知道了!”
似乎是认识少女的大妈有点难为的和我说。
“魔法师先生,非常感谢,但是我们这些穷人实在是拿不出可以支付治疗费用的钱了。”
“压过那个少女的马车里坐的是我认识的人,不需要什么治疗费,反而是你那边找我们要赔偿金啊!”
千万别再说要卖孩子给我抵价的事情了。
但是大妈的表情还是没有好转。
“请求赔偿金什么的,在那之前那孩子就有拦贵族座驾的罪名吧!”
“对啊,就算现在托您的福活过来了,之后被卫兵发现还是会被抓起来贬为奴隶或者绞刑呢!”
接着大妈的话,将马车开过来的车夫说道。
好沉重的幻想世界!
我觉得是伸手就能救活的人,所以才为了满足自己的成就感去救活的。
但对于当事人而言,活过来也只能成为奴隶或者被处死,这不能说是被救吧!“
不过还好,周围的市民都是少女的友方,证人只有车夫一个。
总有办法叫他沉默吧。
虽然如果男爵会重赏告密者的话可能也无济于事,但是总也比什么都不做强吧。
“为被马车压死的可怜少女祈祷的事情也做完了,现在没什么事,咱们就去见男爵吧!”
我这么说着塞了一银币给车夫。
暗示他,就当我没能救活少女,也不知道少女叫什么。
“是,先生,别再为已经死去的人伤心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真是机灵的家伙啊!真想让多撸码大叔学学!
车夫在收下贿赂后也跟着我演戏。即便如此,刚才那口气,并不是严肃的语气,而是声泪俱下的语气因该也是演戏的一部分吧!
周围的人们也跟着开始装哭。真是相当会看气氛的人啊!只有妹妹的女童茫然失措的望向四周,但是旁边的大妈在她耳边嘀咕几句后,她也明白状况,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我们回到马车上,向着男爵邸进发。
男爵军已经于群居哥布林遭遇了,开始了大范围的战斗,目前处于优势中。
》获得技能“演戏”
》获得技能“演技”
》获得称号“穿帮了”
》获得称号“小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