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四卷 web版
  5. 幕间 主从对话
  6. 繁体版

幕间 主从对话
2017-06-22 20:43:05

		

翻译:笑死人了
“——也就是说,在市内各神殿和魔法师们的协力下,防止迷宫向城镇地下扩展的神圣结界已经完全张开了。之后要在东街的一部分地区建造几座圣碑来强化结界。为了保证进行后续工作的土地,请在这份文件上签字。”
白头发的文官,伯爵领地的执政官奥鲁迪斯调整了一下单片镜,然后读完了手中的报告书。
“那就快要能投入使用了么?这座迷宫?”
满面喜色的从公务桌前弹起身来的男人——赛琉伯爵问道。
迷宫的商业化运营是可能的么?的意思。
“帕利昂,伽里昂,迪尼昂,三大神殿进行了神托的仪式,出现了‘诺’‘励’‘诺’这种比较好的结果。”
执行官话锋一转,在最后加上了“但是”。
“向了解迷宫的人的咨询的时候,他指出了几个问题。”
“第一点是迷宫的出口在城市内。”
“这确实是个问题。其他的迷宫每隔几年就会发生一次大量的魔物从迷宫跑出来的事情。为了防止这些魔物窜到市内,必须解决迷宫入口的防御问题。”
“在结界外侧建造内城墙么。相当的费钱呢。石材的话,三年前建造的采石场就可以解决,真正有问题的是人力么?”
“是的,正好奴隶市场正在运营中,所以我就把男奴隶和看起来有些力气的女奴隶先预定了下来。”
伯爵对执政官的回答感到惊讶。
“需要特意买奴隶么?征募劳役就足够了吧?”
“征募劳役会失人心的。而且就算是城墙造完了,奴隶仍然有用武之地,可以让他们去矿山工作,把比较听话的当作士兵的补充就也不错。”
伯爵斟酌了一下先行投资的利弊,如果迷宫的魔核生产能稳定下来的话,领地的经济发展也能更快一些。
“(城墙完成之前)暂时将出口封锁如何?”
“那些对迷宫了解的人警告过,完全封锁迷宫是非常危险的。”
“理由是?”
“有因封锁迷宫而亡国的前例。”
“《伊什特恩的噩梦》这部戏曲么?本来我以为是创作出来的,难道真的是史实改编的?
200年前有个叫做伊什特恩的国家。那个国家有一座迷宫,因魔物攻击而产生的伤害事件多到无法忽视。对魔物伤害事件感到头痛的国王请有名的魔法师封住迷宫的出口,出口被顺利的封住了,魔物伤害事件不再发生了,国王也被称为明君。但十年之后,魔物们突破了迷宫口的封锁,洪水般一涌而出,不到一天时间,这个国家就从地图中消失了。
“伊什特恩不是10年才出问题么?这么说的话,短时间堵住是没问题的吧?”
“是的,虽然无法断定,但是大概没问题。”
“好,那么内城修建完成前,先暂时封死迷宫入口。”
“那么就立刻安排下去吧,请现在这份文件上签字。”
执政官将事先准备好的指令书递出。
看见伯爵签好字,执政官继续说之前的话题。
“这个迷宫还有一个问题。”
“迷宫之主就是先前袭击城市的上级魔族这一点。”
听到这件事后,伯爵的表情一下就变了,马上向执政官追问道,“这是真的么?”
“是的,城市防卫战参加的领军魔法兵当时就在场,而且伽里昂神殿的尼比尼斯副神官长大人也做出了看见魔族手臂的证言”
“嗯,魔族的目标还不知道,神托却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令人在意也是没办法的事。”
执政官皱了下眉,继续说出谏言。
“职责上,我们得向国王陛下报告关于迷宫的事情,人选您已经决定了么?”
“是啊,记得迷宫的生还者中有一位贵族吧。”
“贝鲁顿子爵么?“
“那么就叫贝鲁顿子爵带着几名文官去做这件事就可以了吧。”
“我知道了,那么就决定将贝鲁顿子爵作为登城面圣的使者。”
重新调整了一下单片镜,执政官叫来部下,将证书的制作和使者的安排交代下去。
向王国报告这件事本身已经通过使用魔法镜的联络完成了,但是在形式上,还有派出贵族作为使者前往王都面圣,这种礼仪方面的工作要做。
“迷宫相关事务就已经处理完了么?”
摸着不太适合自己的络腮胡子,伯爵确认道。
“不,还有向迷宫都市赛里贝莱派出考察团的事情。”
“向前辈学习么?应该派出多大规模的考察团?”
“武官,文官,商人,一般市民四个群体都派出人选比较好吧。主要是考虑到需要获得的有治安上要注意的问题,税制和探险者公会的结构等职业相关知识。如果可以的话能招来高位的冒险者,了解对方迷宫的级别就好了。”
“也要派一般市民过去么?派庶民过去有什么意义啊?”伯爵诧异的问道。
“一般市民的说法确实有问题,只是将市民中有能力的人送过去,这是我思虑欠周了。”
对能让执政官修改自己的看法这件事感到满意,伯爵高兴的下达了许可。
“好吧,人选就由你决定吧,等候补名单制定好了就通知我."
“我明白了。”——
“调查出银假面的真面目了么?”
在市民中被称为勇者的银假面,直到现在伯爵他们还是没有把握到他的真实身份。能够与上级魔族势均力敌战斗的人在市内潜伏
着,这是为政者是无法无视的,所以伯爵不仅派出了正式的谍报人员,还命令执政官出动他培养的间谍来调查这件事。
“我们已经将可能的人选缩减为几个人了,但是缺乏决定性的证据。”
“都有谁?”
“第一人。骑士团的奇高利卿。拥有身体强化系魔法和刚力的技能。当天在家歇班。虽然有长金发等许多共同特征,但如果他是银假面的话,早就跳出来邀功了。”
“是啊,简直就是自我表现的集合体的男人啊。”
“第二人是探索者的亚萨库先生。45级的战士,高等级再加上探索者所拥有的强大魔法装备保护之下,就算是魔族的强力攻击也能轻易抵御吧。而且也应该早就习惯与魔族和魔物战斗了。但问题是他是黑发的。”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来这样的边境地区?”
“阁下,把自己的领地称为边境这种自卑的话请不要再说了。”
伯爵一边苦笑一边轻轻举手道歉。
“目的大概是龙之谷的龙鳞吧。”
“他是要自杀去么?”
“不,我的说法不是很正确,目的应该是环绕在龙之谷周围的龙的巢穴里的龙鳞。无论如何进到龙之谷里也没法活着出来吧。”
“是啊,在见到龙之前,大概就已经被鳞族干掉了。”
执政官咳嗽了一下,将话题带了回来。
“有点跑题了。第三人是亚萨库先生的同伴魔法剑士的谭先生。他有42级,和亚萨库先生一样,早已习惯对付魔族了吧。他是金发,不过以上级魔族为对手不用身体强化以外的魔法这点有点令人想不通。”
“是啊,明明不是魔法抗性高的对手。”
“还有就是,探索者一般都以队伍为点位战斗。”
短暂的沉思之后。“确实谁是银假面都不奇怪,但是缺乏决定性的证据。”
“是的”
“有其他的候补么?”
“虽然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三人以外的候选人从实力上考虑是不可能的。”
“就没有隐瞒实力的可能性么?”
伯爵有点得意。
“候补漏选的有四人,第一人是前代伯爵的庶子拉兹先生。两次骚乱的现场他都在,身高,金发的条件也符合。但是以他的立场没有隐藏身份和实力的必要。话说回来,是他的话大概会看到最后吧。”
“是啊,我的弟弟就是这种人。”
在伯爵脑海中浮现的弟弟的面孔,比实际上要凶恶的多,这大概是兄弟间常年争执的结果吧。
第二件事与银假面没有关系,但是与上级魔族有关系,所以执政官留意了这件事。
“第二个人是炼金术师赤鼻。经常穿着和银假面相近颜色的长袍,家里也有和银假面同样的面具,当天在广场,后来还去救护所露了面。”
“哦,相当可疑呢!”
执政官摇着头否定了伯爵的话。
“但是银假面本身不是很稀罕的,收获祭上被当作避魔的护符,所以卖同样东西的店铺大概有十家以上吧。”
“嗯,他是能战斗的人么?”
“不,身体白痩到病态的程度,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绝对不可能和暴力扯上关系。”
“增加身体能力的药品这方面的可能性呢?”
“老师说是有这种药,但是副作用极大。如果是身体弱的人使用的话,那根本就等于是在自杀。”
“这样啊。”
虽然是可能,但是如果对身体有较大危害的话,去战斗也没什么意义吧。伯爵如此考虑,将兴趣转移到下一个候补。
“第三人是犯罪集团沟鼠里一个叫乌斯的男人。”
“和勇者完全相反的家伙出现了!”
“这个男人身材和发色都和银假面一样,已经确定在两个事件发生时都在现场,而且是发生暴动骚乱时魔族的手腕的宿主。”
“哦,砍掉魔族的手腕后被这个手腕依凭了?”
“有这种可能性。”
执政官将手中的文件打开,从中抽出一张报告书给伯爵看。
“这是老师送过来的假说,难道附身乌斯的恶魔和攻击城市的恶魔并不是用一个恶魔?还有”
“同一时期两个上级恶魔出现了,这不也是可能的么?”
“附身的魔族为了制造迷宫而进行了长期的潜伏并且”
“因为后来者在自己的地盘乱来而生气,所以就将自己的同族杀死了,么?"
“假说是这么写的。”
“雷爷说的话总叫人觉得有真实感?”
伯爵捂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其他人说的话大可一笑了之,执政官口中的老师——伯爵所说的雷爷,是这个伯爵领内首屈一指的魔法师,在王国内都是只手可数的强者,就算令人觉得荒诞无稽的事情,他也能轻松做到。
“是的,没有物证的话怎么说都行,但是事实是符合的。”
“银假面异常的防御力么?”
“没错,和上级魔族对打,被三十个魔法师齐射,受到这样的攻击还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他大概不是人吧。”
使用魔法装备做到这一点大概也是可能的吧,但伯爵也好执政官也好心里都没数。
最初提起的三人,也是因为这个问题就没有解决,所以也只能成为候补。
“同样是魔族的话这个问题就能解开了吧。”
“指挥战斗的骑士团长也有‘确实是强者,但是在战斗和行动的方式上给人的感觉是他跟本就是一个外行。’这样的报告。”
“没有习惯战斗的高级魔族么?”
“或者,是因为依凭的身体和原本身体的差异造成的么?”
如果还有其他魔族潜伏的话,那无疑是无法忽视的威胁。
伯爵这样考虑着,决定采取行动。
“好,将沟鼠的成员全部抓起来,把乌斯这个男人彻底调查清楚。”
“我明白了。”
================
“对了,泡沫候补的最后一人忘记提了。”
执政官开始翻阅文件寻找报告书。
“是自称商人的佐藤。”
“自称?”
“本人虽然自称是商人,但是在商会里确认后却发现根本没人认识他,来到赛琉市后,似乎也没做什么商业活动。”
对此深感兴趣的伯爵在这个话题上添了一把火。
“是别国的间谍么?”
“不,恐怕不是间谍。他到城里来之后做的事情无非是观光和与女性约会之类的。经济条件看起来比较好,但也并没有做什么特
别花钱的行动。”
“观光??在这边……不,观光资源匮乏的城市么?”
“虽然这确实是调查国力,都市设施,道路的好方法,但是这太显眼了。”
“是啊,我都没见过来这赛琉市观光的人啊。”
执政官轻咳着吧话题带回来。
“这个人成为候补的原因和其他三人一样,在两起事件的现场,还有就是他是迷宫的生还者。”
“自称商人,其实是探索者么?”
对于这个结论,伯爵感到一点意思都没有。
“啊,不过贝尔顿子爵给出了‘虽然指挥亚人奴隶的本事不错,但是本人就不怎么样了。是个不会用剑,又不会魔法,只会躲在
亚人奴隶的身后靠投石蹭经验的胆小之辈。’这样的评价。“
“他认识贝尔顿子爵?”
“认识,而且将被魔物抓住的贝尔顿子爵救出来的人就是他。”
“哦,需要赐封他什么勋章么?”
“子爵自己会给他报酬的,所以大概不需要。”
伯爵点了点头,回到话题。
“虽然个人没什么战斗能力,但是从迷宫中安全脱离,看起来是有经验的吧。”
“不只是亚人奴隶很强么?”
“大和之石显示,无论哪个奴隶的等级都是13,相当于正骑士的平均强度。”
执政官淡淡的说出这件事,从他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对亚人差别对待的表情。
“无论哪个都?正骑士级别的奴隶难道不止一个?”
“是三人。”
“相当强力的战力呢。”
“是的,兽人奴隶在市内是禁止携带武器的,所以没有治安方面的问题,但作为自称商人的护卫可真是超规格的啊。”
看见伯爵在沉思,执政官开始等待他的主人。
“外国的贵族、富商的儿子……不,那就应该带人类做护卫。亡国的王子……”
“我认为这想法有点不太可能。”
“确实,如果能想象得出正体的话,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是的。”
“可以把他选入迷宫都市考察团么?”
“您是认真这么想的么?”
“就叫他进入候补吧。”
“我明白了。”——
“在到达赛琉的第二天就卷入上级恶魔袭击的现场,然后在第三天又被卷入暴动中,最后还被卷入到迷宫的骚动中。这家伙真是
相当的倒霉啊。”
“如果恶魔是这家伙招来的,只要把他驱逐出境就能解决问题了吧。”
“那种事不太可能吧。尼比尼斯大人给出的证言说,他是制止暴动,并有看穿主犯是魔族这种眼力的人。”
因执政官的报告,伯爵的视线抬高了。
“相当有能力。不会是尼比尼斯说谎了吧。”
“不仅有尼比尼斯,领军的魔法兵也给出了同样的证言。”
“哦,真是充满谜团的人呢……虽然有兴趣,但是真的没有见面的时间呢。”
“是的,重新编制领军,重建破坏的街道,隔离迷宫。要做的事情已经堆成山了。”
突然想出恶作剧般的主意,伯爵嘴角露出了坏笑。
“刚才说的勋章的事情。”
“果然,您要授予他勋章么?”
“不,不是授予勋章,是授予他名誉士爵的爵位。”
“……是爵位么?”
听到伯爵的回答后,执政官的话语罕见的动摇起来
“没关系吧,每年有10人的爵位赋予名额,不用给他什么职位,也不用发俸禄。只不过在这一代位列贵族的末席,以及不用缴纳人头税的这种无关痛痒附加福利罢了。”
“给身份不明的人爵位,世代服侍伯爵您的家臣们肯定会反对的吧。”
预料到执政官会反驳的伯爵说出了很有道理的理由。
“将这家臣中资格最老的贝鲁顿子爵救出来,制止暴动,阻止魔族的阴谋,这些功绩难道不够么?”
“从功绩角度讲确实是无可挑剔。”
“士爵和准男爵姑且不说,不过是家臣们都当作伪贵族的名誉士爵而已。”
看了看伯爵的表情,执政官发现他不是认真的。
“玩笑请适可而止,现在对伯爵领而言可是极其重要的时期。”
“抱歉,饶了我吧。我只是觉得,在听说要给来历不明的人爵位后,家臣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一定会很有趣就是了。”
接受了执政官的忠告,伯爵道了歉。
通过玩笑舒缓气氛后,伯爵和执政官就开始讨论下一个议题。他们的夜晚还很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