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一卷 恶魔鸢一
  5. 第六章 挣扎
  6. 繁体版

第六章 挣扎
2017-06-23 09:44:00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Naztar(LKID:wdr550)
「……请问,你看完了吗?」
听见战战兢兢如此询问的声音,五河士道赫然抖了一下肩膀。
看样子,他似乎发呆了一阵子。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士道发现一名戴著眼镜的娇小女性──通称小珠的冈峰珠惠老师正一脸困惑地对著他摊开记事本。看来是因为自己目不转睛地注视著记事本,才害她不得动弹的样子。
「!看……看完了……非常……谢谢你。」
士道如此说完,轻轻低头道谢后回到原本的姿势。
不过,也难怪士道会被记事本夺去目光。
理由很单纯。因为记载在上面的日期──是距「今」五年前的日期。
士道咽了一口口水湿润喉咙后,再次环顾四周的景色。
似曾相识,却又与记忆有著微妙差距的街景。
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季节景色。
以及──不认识士道的小珠老师。
这些要素一点一点地证实了记载在她记事本上令人难以置信的讯息。
「那么,我就先告辞喽……」
小珠歪著头说道。于是原本皱眉沉思的士道猛然瞪大双眼。
「啊,好……不好意思,谢谢你。」
士道说完后,小珠一脸疑惑地歪著头离开现场。
士道目送她的背影离去后,靠在围墙上。
「……五年前?不会吧?」
他扶住额头发出呻吟。想对这荒唐不经的事情一笑置之的常识,与显示在视野内的种种证据在拔河。
这也难怪。时间这种东西无法倒流也无法侵犯。时光一旦流逝,就不可能再复返。只要接受一般的教育,小学生都能理解这种事吧。
然而,士道却无法否定。
他的脑海里掠过一种可能性。因为士道来到这个世界的前一刻,遇见了某位少女。
「狂……三──」
士道湿润乾渴的喉咙呢喃著这个名字后,脑海里便清楚地回想起那名少女的姿态。那一头绑成左右不均等的漆黑长发、装饰了红黑色洋装的白暂肌肤,以及刻在左眼上的时钟表盘。
狂三。时崎狂三,人称最邪恶精灵的未封印精灵。
她拥有的天使〈刻刻帝(Zaphkiel)〉能力是──操纵时间。
外形为时钟的天使,表盘上的每一个数字都隐藏著不同的能力,将那个表盘渗出的影子装进子弹里,便能快转或停止射击对象的时间。
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前一刻,狂三向士道射击了两发子弹。士道抚摸著毫发无伤的额头,咽了一口口水。
违背常理的存在,精灵与天使。
只要运用她的能力,搞不好──
『──嘻嘻嘻……嘻嘻!』
「……!」
就在士道费心思考的时候,从某处传来一道轻笑声。
「是……是谁!」
『哎呀哎呀,真令人伤心呢。你那么快就忘记人家了吗?』
听见那个声音、那个口吻,士道猛然倒抽了一口气。
「难不成……你是狂三!」
『是啊、是啊。呵呵呵,你能发现是我,还真是万幸呢。』
声音的主人──狂三接著如此说道。这感觉真奇妙,明明到处都看不见她的身影,却只有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就像是有个透明人在你耳边呢喃,要不然就是有个小人住在你的脑海里那样的感觉。
士道连忙左顾右盼。不过,没瞧见四周有任何类似人影的东西。狂三或许是觉得士道的模样很有趣,嗤嗤窃笑了起来。
『呵呵呵,你这么做也找不到我的──因为,我现在和你待在不同的「时间」里啊。』
「什么……!」
狂三的发言令士道屏住了呼吸。
虽然「那是」刚才一直悬在士道心中的可能性,但重新被告知,心脏还是会强烈紧缩。迷失在理应不可能存在的世界的感觉以及来历不明的不安感在士道的心中扩散。
士道好不容易将差点变紊乱的呼吸调整好后,对不知身在何方的狂三说道:
「这里──果然是五年前的天宫市……吗?」
『哎呀哎呀。』
狂三发出感到意外的声音。
『你已经察觉到那里是「什么时候」了吗?呵呵呵,真有一套呢。』
「……我只是好狗运罢了。重点是──你会解释给我听吧?」
士道皱著眉头说完,狂三便点了点头回答:『是啊。』
『正如你所推测出来的,我利用了〈刻刻帝〉最强之弹【十二之弹(Yud Bet)】的力量,将你送回到五年前的天宫市。』
「【十二之弹】……」
恐怕是〈刻刻帝〉拥有的能力之一吧。他本来就认为〈刻刻帝〉是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天使,但没想到竟然连回到过去都办得到。
『而我现在能和你说话,也是靠〈刻刻帝〉【九之弹(Tet)】的力量。它是能将意识与位于不同时间轴的人连结的子弹──不过,因为这发子弹用途有限,我不太常使用,所以在连结意识上花了一点时间。』
「连结……意识?」
『对。不仅能像这样和你对话,甚至连你的所见所闻都能和我共有。』
「……总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呢。」
士道垂下视线,试著将手一张一合。这片景色也会传到狂三的眼里吗……感觉像是受到远端操控的机器人一样。
『呵呵呵,所以我劝你尽量别做出对人难以启齿的行为哟。我倒是完全不在意就是了。』
「谁……谁会做啊!」
听见狂三打趣似的说完,士道不禁大声吶喊回应她。一名偶然走在路上的女性像是看见怪人一样,快步通过士道的后方。
「总……总之,马上让我回到原本的时代!我现在可没空在这里闲晃!我在做这种事的期间,十香她们会……!」
士道紧握著拳头倾诉般大声吶喊。
没错。士道必须立刻回到原本的时代才行。
原本时代的天宫市现在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大灾害侵袭。折纸的反转体突然出现在天空,无数的光线从天而降,将城镇蹂躏得体无完肤。
十香、八舞姊妹和美九等人打算阻止折纸,四糸乃和七罪则为了拯救市民而到处奔波。再加上赶来帮助士道的〈佛拉克西纳斯〉被折纸击落,仍不清楚琴里和船员们是否平安无事。能封印精灵灵力的士道从这样的情况中消失,不难相像原本的世界究竟会落得何种下场。
『嗯──是啊。「这边」的情况惨不忍睹呢。放眼望去,大地化为一片焦土,就算是地狱,也不常看见如此凄惨的光景吧。』
「……!所以,快点──」
不过,狂三摆出一副像是在说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表情,感叹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都不做就回到原来的时代,这样真的好吗?亏我还用〈刻刻帝〉超级机密的【十二之弹】把你送到过去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士道不明白狂三话中的含意,呻吟般发出声音。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如果你想挽回这绝望的状况,只能在五年前的天宫市想办法阻止折纸了。』
「阻止折纸……?等……等一下,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里确实也有折纸没错,但五年前她还是小学生吧?我到底要怎么做──」
『不是的。你应该见的是已经变成精灵的折纸哟──她应该会靠我的【十二之弹】,回到五年前才对。』
「什么……!」
士道不禁发出高八度的惊愕声。
「折纸……会来到这个时代!」
『对。我将你回溯的时间拉长了一点,她应该还没回到五年前,不过我想马上就会到你那边的时代。』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折纸会回到五年前……」
『为了替父母报仇。说得更正确一点──是为了在父母被杀害之前,先击败那个敌人。』
「…………!」
听见狂三淡淡的发言,士道感觉心脏一阵揪痛。
原本分散在脑海里的讯息逐渐汇整成形。
五年前,折纸的双亲被精灵杀害、折纸所获得的超越人类智慧的力量,以及──狂三的【十二之弹】。
「你的意思是,折纸她……是为了打倒〈幻影(Phantom)〉才回到这里的吗……?」
士道回想起五年前待在火灾现场的另一名精灵,呢喃似的说道。
「不过,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回到原本时代的折纸会反转啊!她到底在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为了调查这一点,并且颠覆那件事──才对你发射【十二之弹】呀。』
「……原来如此。」
士道将手放到胸前,抑制从刚才起就剧烈跳动的心脏。
找寻回到五年前的折纸动向,查明她反转的原因并且解决事态。如果狂三说的没错,确实似乎只有这个方法了。
不过──士道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他像是在瞪隐形的少女般,露出锐利的视线开启双唇:
「……狂三,假如你说的没错,为什么会愿意为我做出这种事?不只是我,你会将折纸送回到五年前,也是因为折纸拜托你的吧?」
没错。这就是士道无法理解的部分。
狂三在违背常理的精灵之中也是性质特别不同的存在。狂三确实也曾经帮助过士道,但那不过是因为两人利害关系一致的缘故。她会为了某人使用天使,令士道一时之间无法置信。
士道说完后,狂三沉默了片刻,然后回答:
『我也并非……没有得到利益哟。能用别人的灵力试射【十二之弹】可是难得的机会呢。不过……这个嘛……』
狂三吐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
『硬要说的话,是希望你证明吧。』
「证明?到底是要证明什么?」
『──历史可以靠人力改变。』
士道感觉狂三说出这句话的语调跟平常她戏谑人时有些不同,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改变……历史……」
『对。让我见识见识吧。「抹消」这无可救药的毁灭、希望落空的悲剧吧。』
「那种事情……我做得到吗?我听说过历史有所谓的修正力……」
士道面有难色地说道。他对科幻知识没什么研究,但以前在看有关穿越时空的电影时曾经听过这种理论。
简单来说,就是即使利用时光机器回到过去做出什么改变历史的重大事情,结果更改过的部分还是会像遭到修正一样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形成接近原本历史的世界。
不过,狂三听见士道说的话后哈哈大笑。
『士道,你说这话还真是奇怪呢。』
一道诡谲的叹息声在士道的脑海里响起。要是狂三在场,肯定会挑衅地抬起他的下巴吧。
『到底是谁提倡那种理论的呀?那个人有实际穿越时空证实他的想法吗?』
「这……这个嘛……」
『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广大,能干涉无法倒流的时间的,就只有我时崎狂三以及〈刻刻帝〉而已,请不要听信空有理论的学者和作家一派胡言。只有士道你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才是唯一的真理。』
狂三以淡淡的口吻说道。
彷佛不是说给士道,而是说给自己听一样。
「狂三……?」
『……我太多话了呢。虽然我提早了一点时间发射出【十二之弹】,但你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那个世界。开始行动吧。』
狂三重振起精神说道。于是,士道紧咬牙齿,点了点头。
他现在仍有许多不明白的事,但要阻止折纸反转、拯救化为炼狱的城镇,似乎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
「好……我们走吧,狂三。」
士道说完后便抬起头,转过身子。
折纸的目的是打倒杀死双亲的精灵,而那个对象恐怕是──〈幻影〉。既然如此,她势必会出现在火灾现场天宫市南甲镇。
士道握紧拳头,下定决心,迈开步伐朝目的地奔去。
虽然不知道正确的时间,但太阳已经西斜。然而,盛夏的太阳威力丝毫没有减弱,仍火辣辣地照射著士道的身体。每动一次手脚就满身大汗,毫不留情地夺走士道的体力。
然而,士道并没有因此停顿下来。不知道能在这个时代逗留多久而感到焦躁也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十香和四糸乃等人都在原本的时代奋战,自己怎么可以坐视不管。
不知道跑了多久,士道终于抵达熟悉的场所。
「南甲……镇……」
他慢慢地减缓速度,在呼吸急促的空档低声呢喃那座城镇的名字。
没错。扩展在他眼前的,正是遭火灾肆虐前的天宫市南甲镇的风景。
真是奇妙的感觉。看见曾经居住过的城镇景色,士道的心中微微泛起一股既像乡愁又像怀旧的情感。
就在这个时候──
「啊……」
士道发现了某样东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士道,你怎么了?』
狂三疑惑地问道。不过,士道无心回答她的问题。
在他眼前的是一间房子。
一间有醒目深红色屋顶的两层楼住宅,并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特色……不过,当士道看见它的瞬间,便宛如被震慑住一般动弹不得。
因为,那是直到五年前为止士道住过的家。
然而,士道并非因为看见这间屋子本身才不禁停下脚步。
而是因为看见它的瞬间,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五年前。现在士道所处的地方是五年前的天宫市,是折纸的双亲遭精灵杀害,她因此在内心发誓要消灭精灵的那一天。
不过,五年前发生的并非只有那件事。当折纸认定仇人的那个时刻,城镇正被火焰包围。
──被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所引发的业火包围。
狂三要士道接触回到五年前的折纸,并「抹消」折纸反转的事实。
所以士道心想:既然如此……是否也能「抹消」琴里五年前被〈幻影〉变成精灵的事实?如果现在琴里在家,是否就能叫她今天别去公园,叮咛她别靠近理应会遇到〈幻影〉的那个现场。
当这个念头掠过脑海时,士道的双脚下意识地朝自己过去的家移动。
虽然记忆模糊,但五年前的八月三日,士道应该已经上街去买琴里的生日礼物。照理说,不会碰见以前的自己。士道熟练地打开大门后,沿著庭院走向家里的后方。
就在这个时候,写著「五河」的门牌映入他的眼角。于是,狂三应该也察觉出士道行动的意义了,便以稍微强势的语气对他说:
『士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请你放弃琴里的事吧。』
「我没打算忽略折纸的事……!可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如果琴里「没有成为」精灵,不知道从「那个时间点」到五年后会产生什么影响吧?』
「……!啊──」
听见狂三这么说,士道赫然瞪大了双眼。
士道被琴里不用成为精灵的可能性冲昏了头,考虑得不够周全。如果琴里此时此地没有成为精灵──她根本也不会被〈拉塔托斯克〉发现。
如此一来,〈拉塔托斯克〉或许就不会知道士道拥有封印能力,甚至连封印十香、四糸乃、耶俱矢、夕弦、美九、七罪等人力量的事实也可能「不存在」。只有这一点绝对必须避免。
士道一脸懊悔地紧咬牙齿,轻轻点了点头。
「……抱歉,看来我一时失去了理智。」
『没关系。能改变过去的可能性,既是能使人疯狂的美酒也是毒酒。我不会责备你。』
狂三以一副大彻大悟般的口吻说道。
士道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强烈认为狂三的话和刚才一样,含有自我警惕的成分。
不过仔细想想,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想必每个人类都希望得到能改变过去的可能性。士道无法想像握有那种权力的狂三至今有过何种思量和苦恼。
「欸,狂三,你──」
正当士道打算对狂三说话的瞬间,大门的方向传来一道声音。
「五河太太,我是隔壁的铃本~~」
「……!」
听见突如其来的声音,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不在吗……我进去一下喔~~」
说完便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
对方是五年前住在隔壁的铃本太太。她常常分送乡下寄给她的蔬菜来家里……说到这里,士道记得他和家人不在家的时候,面对后院的廊檐下经常放著蔬菜。
这件事本身很令人感激没错,但她也太不会挑时机了。因为现在的士道不是应该在这里的小学生,而是五年后的高中生,怎么看都是可疑人物。要是铃本太太报警,很可能会浪费掉宝贵的时间。
「该……该怎么办……!」
在士道感到不知所措的期间,铃本太太的脚步声也愈来愈接近。士道急忙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可以躲藏的场所。万事休矣。
──就在这个瞬间,焦急不已的士道脑海里突然掠过一个想法。
「──哎呀。」
住在五河家隔壁的主妇铃本尚子踏进五河家后院时,看见一名少年的身影。
大概是高年级小学生吧,中性又可爱的五官是他最大的特徵。
「士道,你在啊。不好意思喔,我按了门铃,可是没有人出来应门。」
「……不……不会!我才不好意思,我好像没听到门铃声……」
这个家的长男五河士道不知为何露出僵硬的笑容如此说道。尚子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后,将手上的塑胶袋递给士道。
「这是乡下寄来给我的,不介意的话,你们全家一起吃吧。」
「非……非常谢谢您,感激不尽。」
士道接下塑胶袋,低头道谢。
「……哎呀?」
「请问,哪里有问题吗?」
「没什么啦,只是士道你散发出来的感觉好像跟平常不一样呢。」
「咦!怎……怎么会,没这回事啦……」
「是吗?唔……是我多心了吗……算了。帮我跟你妈问声好。」
「好的,谢谢您。」
尚子听著士道的声音,走出五河家的庭院。
「…………呼!」
确认铃本太太离开庭院后,士道吐了一大口气。
『呵呵呵,你头脑动得真快呢,士道。』
「……是啊,还好成功了。」
士道擦拭著汗水回应狂三,然后便发现自己擦拭额头的手比记忆中小了一号。
不只手,连身体、脚,甚至是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全都小了一号。
没错。当士道快要被邻居看见时,掠过他脑海的是过去七罪曾用她的天使〈赝造魔女(Haniel)〉将其他精灵变成儿童时的画面。
如果是小学生的士道,即使待在这个地方也不奇怪。而且,士道将七罪的灵力封印在自己体内。既然如此,他应该也有办法做到,于是便试著施展了〈赝造魔女〉的力量……虽然和十香的〈鏖杀公(Sandalphon)〉以及四糸乃的〈冰结傀儡(Zadkiel)〉不同,士道一次都没有使用过这个天使,但看来是顺利发挥出力量了。
「抱歉,浪费了一点时间。我们走吧。」
士道将刚才接下的塑胶袋放在廊檐下,呼唤狂三后,使劲地在全身施力。
不过────
「……嗯?」
『你怎么了?』
「没有啦……只是,我要怎样才能变回原样啊?」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并且皱起眉头。因为是临时变身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变回来。
『哎呀哎呀,真是伤脑筋呢。接下来得去找折纸才行呢。』
「嗯……得想办法变回原貌才行……」
就在士道垂下双眼低声呻吟的时候,狂三在他脑中嘻嘻嗤笑。
『士道,在你变回去之前,能不能先站在镜子前面一次呢?』
「咦?为什么?」
『因为我看不见你难得变可爱的脸啊。』
「……我说你啊。」
士道眯起眼睛叹了一口气。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
「……!」
天空突然闪起红色的光辉,士道猛然回头望向那个方向。
只见一道巨大的火柱矗立在鳞次栉比的民房屋顶彼方,下一瞬间,火柱便在半空中四溅,周围一带被热浪侵袭。
火焰剎那间便包围住整个广阔的城镇,燃烧房子和树木。附近发出好几道哀号和尖叫声,城镇的居民同时开始避难。
「这是……琴里产生的火焰吗?」
『看来似乎没错呢。』
狂三回应士道。士道气愤地咬牙切齿。看样子,琴里似乎早就去了之前的那座公园。
然后,就在刚才被〈幻影〉变成了精灵〈炎魔(Ifrit)〉。
「唔……!」
士道坐立难安,当场迈步奔跑。身体虽然还是维持矮小的模样,但也没时间理会了。琴里变成精灵,就代表〈幻影〉在那里──而折纸将会穿越时空来到这个地方。
不过,大群避难的居民和被火焰燃烧坍塌的房屋堵住了道路,无法顺利前进。
士道搜寻著五年前的记忆,好不容易绕远路来到了之前提过的那座公园。
「……!那是──」
在士道抵达公园时,已经有三个人比他抢先一步到达。
一位是抽抽噎噎哭泣的年幼琴里,另一位则是趴倒在地的五年前的士道。
以及──站著俯视两人,类似杂讯的「某种东西」。
「〈幻影〉……!」
就在士道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
一道光线从天倾注而下,随后〈幻影〉的身影便一瞬间消失无踪。
「……!」
士道感觉脑海里有火花四射。
没错,士道曾经看过这样的画面。五年前,确实有光线从天空射向〈幻影〉。
士道猛然抬起头,彷佛在搜寻天空──刚才释放光线的源头。
于是,看见了一名人物的身影。
那是一名身穿梦幻的白色洋装,带著许多有如「羽毛」般的东西的美少女。不过,她的容貌如今因憎恶和愤怒之类的情感而染上了愤恨之色。
「折纸……!」
士道不由自主地大声吶喊。没错,待在那里的,正是从原本的时代穿越时空来到这里的精灵,鸢一折纸。
折纸变成精灵的过程至今仍然是个谜。不过,现在的折纸还没有变成反转体。
恐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发生令折纸──那个坚毅的少女跌入绝望深渊的事情。
天空除了折纸之外,士道还看见了刚才消失踪影的〈幻影〉。想必是闪过折纸的一击,逃到天空了吧。
只见折纸挥了挥手,飘浮在折纸周围的「羽毛」便立刻朝〈幻影〉释放出光线。
彷佛以此为信号,两人开始在空中四处奔驰。
『士道,快追上去,要不然跟丢。』
「好……我知道了!」
士道听见狂三说的话后,反射性追著两人,再次迈步奔跑在熊熊燃烧的街头。
折纸接二连三发射出光线攻击〈幻影〉,然而〈幻影〉似乎只是一个劲地躲避攻击,没有做出像样的反撃。宛如在玩你追我跑的游戏,在天空东西南北到处飞翔。
「折纸!折纸!是我!听我说!你不能继续这样!」
士道追著两人拚命扯开嗓子大声呼喊,但折纸完全没有回应他。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原本距离就已经够远了,更何况在折纸眼前的是她多年来恨意愈来愈强烈的仇敌。就算是折纸,会没注意到周围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就此放弃。士道拚命追著两人的身影大喊:
「折纸!折纸!」
「折纸!」
就在这个时候──
「咦……?」
其他人呼唤折纸的声音突然传来,令士道停下脚步,将视线移回地面。
视线所及是一对看似夫妇的男女。大概是从烈火燃烧的家中逃出来的吧,只见两人的衣服脏兮兮的,身上也有许多细小的伤痕。
士道虽然一时纳闷为什么他们会呼喊折纸的名字,但是──他立刻知道了理由。
因为他们的前方站著一名年纪大约是小学生的女孩。
她有著一头及肩的发丝以及看似伶俐的五官。
没错,那就是……折纸五年前的模样。
「爸爸、妈妈──!」
折纸眼角泛起泪光,对父母平安无事感到开心,出声呼唤两人。
然而,下一瞬间──
「…………!」
士道感觉自己的视界剎那间染成一片纯白。
紧接著,一股强烈的冲击波侵袭四周,轻易地吹飞士道变小的身体。
「唔啊!」
士道狠狠撞上水泥墙,发出痛苦的声音。
『士道,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还行。重点在于──」
士道好不容易坐起身子后,望向折纸和疑似她父母的夫妇。
──然后……
「什么──」
士道目睹的画面令他哑然无言。
前一刻夫妇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大窟窿,而刚才理应还是人形的好几个「部位」悲凉地躺在窟窿里。
这凄惨的光景若是常人看见,想必会不由自主地胃液逆流吧。不过,士道只是瞪大双眼,站在原地。
因为──他看见了。
他看见五年前的折纸站在比他更近的位置,目睹了这幅光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折纸发出沙哑的声音,像是要紧紧抓住原本是她父母的东西般在地上爬。
紧接著,咬牙切齿地抬起头瞪视上空──倾注光线的根源。
然后──
「天──使……」
折纸仰望著天空,轻声低喃。
听见折纸的声音后,士道也反射性地抬起头──嘟哝:
「……!难……道是──」
士道像是有虫爬过皮肤一样打起寒颤,并且发出颤抖的声音。
没错。在他眼前的……
正是身穿纯白灵装的精灵折纸的身影。
从这里无法看清释放光线的精灵长相,五年前的折纸大概只能勉强看见人型的轮廓吧。不知道精灵存在的人会将那个身影形容为「天使」,或许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就……是……你……」
折纸瘫坐在地上,纯真的眼眸涌现强烈的恨意,大声怒吼:
「不能……原谅……!杀了你……!我──绝对要杀了你……!」
那道声音理应不可能传到高空,然而身穿纯白灵装的折纸却在这句话吐出的同时,扭动似的抖著身体。
不知情的人看见这幅情景,可能会以为她在哈哈大笑吧。
不过,士道心里非常清楚──那名精灵不可能在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换算成时间的话,仅仅数秒。不过,一切的事情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发生,然后结束──接著,士道理解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
折纸回到五年前双亲遭到杀害的现场,试图「抹消」这个事实。
不过,折纸「得知」了──杀害她双亲的真正犯人是谁。
『……原来如此。』
与士道共享视觉的狂三在士道的脑海里发出声音。
『我本来就认为像折纸那么坚强的人竟然会变成「那副模样」,肯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狂三话还没说完,飘浮在空中的精灵便像融在空气中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消失了……?」
『大概是【十二之弹】的效果到达极限了吧。她应该已经回到了原本的时代。』
「……怎么会!那么……!」
士道不禁大叫出声。这也难怪。因为士道和把他送回五年前世界的狂三两人的目的,是要调查同样回到五年前的折纸经历了何种事态才造成反转,并且消除那个原因。
反转的理由确实以无上的形式显示在两人的面前,但目的本身也同时消失了。这下子,已经不可能改变历史。
「到……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束手无策的士道在此时突然屏住呼吸,止住了话语。
理由很单纯。因为燃烧坍塌的建筑物一部分倒向瘫坐在地的五年前的折纸。
「──折纸!」
士道顿时如此吶喊,说时迟那时快扑向折纸,两人就这么滚落在地。下一瞬间,燃烧的建材倒向折纸刚才所处的地方,卷起漫天的尘土和火花。
「唔……!」
继续待在这里太危险了。士道不停轻咳并拉起折纸的手,奔跑在染成一片火红的街道上。
好不容易逃到火舌没有蔓延的地方才停下脚步,随后折纸也无力地跪倒在地。
「呼……呼……你……你还好吗,折纸?」
士道说完才察觉到自己的疏失。虽然瞬间展开行动,但这个时代的折纸应该还不认识士道才对。脱口叫出她的名字,或许不太妙。
不过,士道的担忧只是杞人忧天。
折纸似乎完全没发现有陌生人呼喊她的名字,只是颤抖著露出空洞的眼神仰望天空。
不对──说是空洞,可能也形容得不是很恰当。
愤怒、怨恨、失落、悲哀──所有人类可能拥有的负面情感纵横交错,混浊了她的眼眸。
「爸爸……妈妈……」
折纸开启乾燥的嘴唇,发出微弱的声音。
「…………!」
那副模样太过令人心疼,士道不禁皱起了脸孔。
「我──」
「…………折纸!」
士道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不过,他知道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著她不管。士道半下意识地用双手紧紧搂住折纸,宛如要抑制住她波涛汹涌的情感般,用颤抖的双手用力地紧紧拥抱她。
「……你……是……」
折纸这时才总算像是发现士道的存在一般,发出细小的声音。
「没事的!没事的,所以……!」
士道紧紧抱著折纸,像是抽泣又像是低吟般说道。他知道这句话太不负责任,但他就是无法不这么说。
女孩娇小得连体型变小的士道用双手就能紧紧抱住,她要面对的世界未免太过冷酷无情。
这名少女将来理应要走的艰辛道路以及最终势必会抵达的「真相」,这结局太过残酷,令士道不得不大喊:
「折纸……你总有一天……一定会发现……所有的事情还有真相……!不过──千万不要忘记!你不是孤单一人……!」
「你在……说什么……」
折纸以困惑的声音回应士道。这也理所当然。然而,士道无法止住话语。
「你的悲伤,由我来承受……!你的愤怒,由我来接收……!如果感到迷惘,就依赖我!如果面临无可奈何的事态,就使唤我!全部、全部都发泄到我身上没关系!所以、所以──」
士道用力抱住折纸,继续说道:
「千万──不要感到绝望……!」
「…………!」
折纸怔怔地听著士道说话,可是──不久便开始微微颤抖。
「──啊……呜……啊……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折纸抓住士道的衣服,将脸埋进他的胸口,发出压抑的声音开始哭泣。
也许是因为士道的出现放松了紧张的心情,也或许是失去父母的哀伤如今才一涌而上。士道无法判断,不过──此时此刻,折纸才终于表现出她这个年龄的女生该有的情感。
「爸……爸……妈妈……──」
「折纸……」
折纸抽抽噎噎地哭泣,士道在颤抖的手上施力,抚摸她的背。
然后──不知道这么做过了多久。
「…………谢谢……你……」
哭过一阵子的折纸如此轻声说完便放开士道的衣服,站了起来。
接著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将充血变得通红的眼睛朝向士道。
「你……到底是谁?」
「啊,呃……这个嘛──」
仔细想想,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问题,但突然被人这么一问,士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因为他没有想过这个答案,立刻就冲了出去。
随便打马虎眼也不是办法,于是士道下定决心回望折纸的眼睛。
「我是……五河士道,住在这附近。」
「五河……士道。」
折纸像是再三思量士道的名字般呢喃过后,转过身。
宛如──不让士道看见自己的表情一样。
「……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咦……?」
「你愿意全部承受吗?」
「对……对啊……!当然是真的。」
听见折纸说的话,士道大大地点了点头。虽然是半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语,但他说的话皆出于真心。
「这样啊。那么──」
于是,折纸依然没有让士道看见她的表情,接著说道:
「我的眼泪,交给你保管;我的笑容,送给你;开心和快乐也请你全部带走。」
「咦──?」
听见出乎意料的话,士道瞪大了双眼。
「──这是我最后一次哭泣,也是我最后一次露出笑容。」
折纸说完一瞬间回头望向士道。
看见她那被眼泪濡湿的笑容,士道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折纸再次别过头。
「不过,只有这股愤怒是属于我的;这份丑陋的情感,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不管要花多久时间,不管要用什么手段,我都要……杀了她,杀了那个──天使。」
「────」
天使。士道听见这个字眼,微微颤了指尖。
但是,他说不出口,说不出那名精灵就是未来的折纸。他无法告诉这名幼小的少女。
「所以,在那之前请你保管那些感情,直到我──杀了天使为止。」
折纸背对著他说道。
「折──纸……」
士道只能怔怔地呼唤她的名字。
年幼的复仇鬼留下士道一个人,迈步离去。
◇
「…………」
狂三在黑暗降临的夜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与士道共享感觉的狂三眼里此刻映入了两种情景。
打开眼睑,在视野中扩展开来的,是因反转的折纸从天空释放出漆黑的光线而快被破坏殆尽的街道;闭上眼睑,则能看见发誓要向精灵复仇后离去的五年前的折纸背影。
──如今,狂三和士道一起得知了所有的事情。得知从五年前回到现代的折纸成为反转体的理由。
「还真是讽刺呢。」
狂三抬起头望著飘浮在漆黑空中的折纸。
然而,如今出现在狂三视线前方的精灵一点都不像她所认识的折纸。
身穿丧服般的漆黑灵装的精灵彷佛漂浮在羊水中的胎儿,蜷缩起身体飘浮在空中。有大大小小无数的「羽毛」围成一个圈,悬挂在她的周围,不停向眼下的地面传达破坏的意志。
「这──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狂三抚摸著下巴低喃。
把士道送回五年前固然是个好主意,但结果只调查出折纸反转的原因。这样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
「……哎呀?」
狂三突然挑起眉尾,回头望向后方。
理由很单纯。因为狂三的背后传来一道轻微的脚步声。
「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狂三像是要牵制神秘来访者似的说道。
于是停顿一拍后,彷佛回应狂三的声音般,有人走了出来。
「……!你是──」
狂三看见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瞪大了双眼。
◇
「……我──」
只是目送著折纸背影的士道跪倒在地。
内心充满了庞大的无力感。结果,士道根本无能为力。
然后,映入视野的地面却与士道做出的动作相反,离他愈来愈远。
「咦……?」
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身体违背自己的意志擅自动了起来──然而,并非如此。士道将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体后,发现之前变成孩童的身体正变回原来的大小。是灵力用尽还是有时间限制?或是另有原因……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形,但七罪的能力似乎解除了。
此时,士道的脑海里响起狂三不耐烦的声音:
『……真是看不惯呢。』
「……抱歉。难得你特地为我施展了【十二之弹】……」
『我不是指这件事。』
不过面对士道的赔罪,狂三语带叹息地继续说道:
『──折纸的杀亲仇人就是她自己……?原来如此,这确实足以构成她绝望的理由。但是──这情形很明显是因为我使用了〈刻刻帝〉才造成的……』
士道听见「喀」一声紧咬牙根的声音。总是令人捉摸不定的狂三会做出这种行为,实在非常难得。
『士道,我问你。你第一次遇见折纸是在什么时候呢?』
「咦……?这个嘛……是在高二开学换班的时候──」
『会不会当时你以为是第一次见面,但折纸其实早就认识你了呢?』
听狂三这么一说,士道才回想起来。折纸当时确实早就知道士道的名字。
「啊──」
士道这才发现──
折纸会认识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折纸在「五年前」的「这个时候」就已经遇见过他。
士道的反应令狂三更加不悦地开口:
『真没意思。不开心,太──不愉快了。』
「狂三……?」
『折纸憎恨精灵的原因、士道会和折纸相遇──以及建构原本世界的主要因素,全都与我的力量有关。如果我没有将折纸和士道送回五年前,就无法构成原本的世界……』
狂三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或许正如狂三所说,如果没有狂三这名精灵、没有〈刻刻帝〉这个天使,士道等人生活过的世界也许会全然不同吧。
「可……可是,你也不是为了造成这种结局才使用〈刻刻帝〉的吧……?」
『当然不是啊。可是,「想要改变历史的行为」本身,正是建构现有历史和世界的要素。本以为拚命挣扎过了,结果不过是被「世界」这个绝对性的存在任意操弄罢了──这个事实,令我非常气愤。』
「……!」
听见狂三唾弃似的语气,士道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不过,他的脑海里同时浮现一个想法……便开口说道:
「狂三……你也有什么想重新来过的事情吗?」
『……哎呀哎呀。』
士道说完,狂三顿时沉默,然后又回到了平时戏谑般的语气。
『说到这个,重新和士道相遇或许很有意思呢。呵呵呵,如果是现在的我,肯定能在那个时候「吃掉」你哟。』
「…………」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噤口不语。但他并非是对狂三的危险发言感到害怕,而是发现狂三明显是想藉由吓唬他来回避话题。
逼人说出不想说的话不是他的嗜好。况且,现在有一大堆比那更令人在意的事情。
「……可是不管怎样,一切都结束了。」
士道一脸悔恨地紧握拳头说道。
既然折纸已经回到原本的世界,就无法阻止折纸反转。既然五年前的折纸已经亲眼目睹双亲被杀害的情景,也无法消除她想复仇的心。套一句狂三的话来说,士道只是被世界操弄罢了。
虽然不清楚【十二之弹】的效力还能维持多久,士道应该也很快就会被送回原本的世界吧。回到反转的折纸蹂躏大地,那个如恶梦般的世界。
『是……啊。』
狂三像是在回应士道的话一样如此说道。
『你说的确实没错。你无法阻止折纸,无法改变世界──那似乎是在「这个世界」决定的「未来」。』
「……狂三?」
士道皱起眉头。他觉得狂三的表达方式有些奇怪。
或许是察觉到士道的疑惑,狂三嘻嘻嗤笑。
『我刚才听说那似乎已经成定局了呢。』
「听说……你究竟是听谁说的?」
『──听「距离现在数十分钟后的士道」说的。』
「啥……?」
士道听不懂狂三在说什么,瞪大了双眼。
「你那是什么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距离「现在」数十分钟后,「在士道从五年前什么都没做又回来后的世界」,我施展了【十二之弹】将未来的士道送回来。不过,大概是节省灵力的关系,你大约一分钟后又回去原本的世界,所以我无法跟你聊太多就是了。』
「……!你那边的世界,又有未来的狂三……!」
士道震惊得瞪大了双眼,不过──仔细思考过后,也并非不可能。
士道和折纸都是藉由狂三之手来到了五年前的世界。既然未来也有狂三存在,那么也可能藉由她的力量将未来的某人送到现代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士道产生了一个疑问。
「未来的我……为什么要特地穿越时空回去呢?」
没错。仔细想想,这太不自然了。
【十二之弹】应该是狂三的杀手锏,实在难以想像她会只为了传达绝望的未来而消耗保贵的时间,射击那样的子弹。
像是要回覆士道的疑问一般,脑海里的狂三回答:『就是说啊。』
『阻止折纸失败的士道似乎失望地等到【十二之弹】失去效果,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不过,据说在那之后,他想到了一个方法。』
「一个……方法?」
『没错。但是已经回到原本时代的士道没有办法实行。』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所以,未来的士道拜托狂三,对数十分钟前的狂三──「处于士道还在五年前世界的状态下的」狂三传达他的想法。
为了改变历史。
为了打破已成定局的未来。
──将希望托付给过去的自己。
士道感觉自己已经冷冰透顶的身体再次燃起热度。
「狂三……!」
『是啊,事情似乎还没结束呢──大干一场吧,士道。破坏这个「该死」的世界吧。』
听见狂三不像平常彬彬有礼的模样口出秽言,士道不禁吐出一口气,然后扬起嘴角。
「没问题……我什么都干,如果能拯救大家──拯救折纸。」
『呵呵呵,这才像话嘛。』
可能是感受到士道内心的振奋,狂三在士道的脑海里愉悦似的笑道。
「所以……那个方法是什么?」
『我这就回答。仔细想想,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不过沉浸在失意中、内心焦躁的士道或许想不到这个方法吧。』
「唔……」
听狂三这么一说,士道的脸颊流下汗水。
「总……总之……没有时间了吧?快点行动吧。」
『是啊是啊,你说的没错。时间比金钱还要珍贵呢。』
狂三打趣似的说完后,继续说道:
『你无法阻止折纸的最大理由就是在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嗯……可能真的是这样吧。」
士道露出苦涩的神情点了点头。
看见来自原本世界的折纸的下一瞬间,她已经开始和〈幻影〉交战──电光石火之间,一切便已终结。倘若能事先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许有办法阻止。
此时,狂三有些无精打采地叹了一口气。
『老实说,我实在不想这么做……但也并非没有办法。』
「咦……?要……要怎么做?」
『道理很简单。只要再次重头来过就好。』
「……啥?」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发出错愕的声音。
「是……是没错啦……你的意思是等我回到原本的世界后,你再使用【十二之弹】把我送到五年前的世界吗?」
『这个方法不太实际。发射过一次【十二之弹】后,应该会消耗掉大量储存在你身体的灵力。也许并非做不到,但要是消耗掉之后我「享用」的分量,那可就伤脑筋了呢。』
「……我说你啊。话说,回到过去也用了我封印的灵力吗!」
『呵呵呵,那是当然啊。就算我再怎么心血来潮,也没好心到为了你使用自己的灵力。』
狂三表示:『有意见吗?』士道虽然有许多不满,还是决定先暂时保持沉默。于是,狂三继续说道:
『不过,若是从你现在所处的时代将时光倒流一些,应该能重新来过。』
「……!啊,对……对喔──!」
狂三说的确实没错。
『──交叠使用【十二之弹】。原来如此,很有趣的想法。不过,我想……你必须在第一发子弹的效果还没消失前达成目的,否则你会被强制送回原本的时代。』
「那……那么,得快点行动才行!狂三,快对我发射【十二之弹】!」
然而,狂三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我,终究只是借用你的感觉器官罢了。我无法从这里干涉你那边的时代,更别说是传送〈刻刻帝〉的子弹了。』
「那……那么,该怎么办啊!」
士道忍不住高声吶喊,于是狂三像是在耳边吹气般轻声叹息后,继续说道:
『──不是只有一个方法吗?』
「咦……?」
听见狂三说的话,士道皱起了眉头。
几分钟后,士道爬上矗立在火灾现场附近的大楼逃生楼梯。
「呼……呼……」
从刚才开始就不断运动的身体早已发出哀号,夏天的炎热和火焰的高温毫不留情地夺走他的体力。
不过,他可不能抱怨,能留在这个时代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士道踏著铿铿的吵闹脚步声,一层一层向上爬。
不久,士道来到大楼的顶楼,气喘吁吁地环顾四周。
「在这里……没错吗?」
『对,我想应该不会错。』
「应该……我说你啊……」
士道眯起眼睛回应狂三暧昧不清的回答。他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移动脚步,想察看从入口看不见的死角地带便走向顶楼边缘。
从彷佛俯视住宅区而建的大楼顶楼上,能将现在火势仍猛烈的南甲镇景色看得一清二楚。消防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声在附近响个不停,使得傍晚时分的街头异常喧闹。
「…………」
士道不忍目睹如此凄惨的光景,移开视线后,再次转头张望大楼顶楼以免有所遗漏。
然而──他什么都没看见。
「喂,没有人在耶。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真是奇怪呢。不可能会──』
就在这个时候──
狂三话还没说完,士道便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当场动弹不得。
「……啊──」
──有人在他的背后。
士道本能感受到这件事,咽了一口口水,屏住呼吸。
接著,彷佛回应士道一般,后方传来听似对士道的来访感到兴味盎然的声音。
「──哎呀、哎呀。」
熟悉的语气。
「…………」
士道举起双手避免刺激站在他背后的绝对性捕食者,并且慢慢回过头望向后方。
──站在他眼前的是……
「哎呀,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会有客人来呢,真是难得。」
说完这句话露出妖魅笑容的时崎狂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