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三卷 web版
  5. 3-6 勇者x忌讳颜色的女孩
  6. 繁体版

3-6 勇者x忌讳颜色的女孩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是认为勇者只要存在于游戏中就足够了的佐藤。
勇者从游戏中出来是要做什么阿。
◇
「是吗,第二人是沙嘉帝国的勇者吗」
不想跟他扯上关系阿。
一不小心接触到可能就被抓去魔王讨伐队里了。
「是呢,有跟18岁的年龄不相称的俊美脸蛋,而且体毛浓密」
「哦,相貌很好吗,是怎样的性格呢?」
「是个变态绅士萝莉控唷。第一次见面时是『YES!萝莉,NO!TOUCH』发出了这样的怪声后,被随从的女性给殴打了」
爱丽莎白著眼这样说著。
「跟你不是同类(正太控)吗?」
「以前是这样,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向少年全力地奉献著爱哟!」
努力著吗。
「说回来以少年嗜好(正太控)的人来说,15岁不算守备范围外吗?」
「阿拉!没有那样的事唷!喉结也还没长出来,这个时期下巴也没有胡子,声音也还没变吧?刚才看过了唷,大腿跟小腿都光溜溜的!!!!」
爱丽莎将被子踢开并吼叫著。
从这边能看到各种裸体让我停了下来。话说给我把衣服穿上阿。
「你的主张我是明白了,在我下命令前快把衣服穿起来」
「是,是,知道了」
太过激动了吗,有点呼吸不整的慢慢穿上衣服。
坐下时往我的膝盖坐了上来
总觉得感觉到了贞操危机。
「话题偏离太远了,我不是想知道勇者的性癖,而是想知道他的性格」
「是呢~耿直富正义感的笨蛋,的感觉?如果有人说『那就是恶』便不会多加怀疑而挺身前去对抗的类型而且身旁还有参谋类型的眼镜娘在,被贵族或者官僚利用当做战争道具这种事情,我想应该不会发生吧?」
不擅长的类型呢。
朋友也有,不过那种类型是不听别人解释就一头栽进去的呢。何时会被他卷进去都不知道。
「既然是勇者,应该很强吧?」
「没看过呢~作战时的样子没见过唷,不过,召唤时好像就已经有50LV的水准了」
「见面时有确认过他的技能吗?」
「当然确认过罗,61LV,剑跟枪这些基本的技能到能力增加这些有的没有的技能都持有呢。如果有兴趣的话,以现在我还记得的内容写出来给你看如何?」
「哦,拜托你了。」
天亮后,将纸和笔买回来了。
「但是,固有特殊技能我不知道喔?」
「能力鉴定也看不到吗?」
「嗯,看不见。好像是从沙嘉帝国得到的圣铠甲的能力,反正也能隐藏技能呢~」
没错。COST的问题吗,趁对手大意而诱惑他吗?
理由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
「但是本人告诉我了。想听吗」
「阿阿,想听」
「『我的特殊技能是矛盾』」
这样跟直接告诉我答案一样呢~爱丽莎笑著说。
韩非子的故事就算了,如果是不符合逻辑的能力,还真是麻烦呐。
好,如果遇到要战斗的状况的话,就全力逃跑吧!
◇
膝上的攻防战我处于劣势。
因为外观跟孩子一样,不能打她真是痛苦阿。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抓住她朝远方投掷出去呢。
爱丽莎,疲倦的靠在了我的身上。
「BOY,想听的事情,已经问完了吗?」
「形象变了喔?」
爱丽莎用手指抚摸著我的下巴。
「欧尼酱,我想睡了。能不能直到早上前都握著我的手呢?」
「耍小聪明!」
从膝上捞起的露露在旁边滚动著。
「忘记问了,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真正身分的」
「真要说的话从最初就知道了」
震惊了。原本想很好的应对的说。
「因为有张日本人的脸,虽然起先怀疑过」
「只因为这样就断言了,证据也太薄弱了吧」
「第2个是『我开动了』。在这边听到了日本式的用法」
爱丽莎竖起第2根手指这样说著。
「第3个是『蛋白质』营养素之类的只有在大和先生的的时代里有文献稍微出现了一下,现在知道这个词的人几乎没有了。而且,尽情的用日本语说著『蛋白质』一般也不会忽略吧?」
粗心了。
「第4个是」
「还有吗!」
「接下来是最后了。在我公开说我是日本人时,你动摇了吧?那时要做个扑克脸吧,日本人是什么?说给我听听~」
被虚张声势唬住了吗。
「对不起,还有一个」
她指向了我的内裤,「有洗涤标签的合成纤维内裤,在这个世界是绝对不会有这种东西的」(笑)。
◇
「接下来,道具箱里装了什么。万一在睡觉的时候被你从里面取出毒刀杀掉这可不行」
这么危险的事差点忘记确认了。
「嗯~《精神魔法》之类的魔法书5册」
书在床上堆叠了起来。
「如果把这些书卖掉不是就可以买下自己了吗? 」
「这也算奴隶的一部份。回答结束。而且被人忌讳的精神魔法书卖出去会被怎么使用呢……」
「没有写下其他的魔法吗?」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他所用的魔法都是自学的」
真搞不懂这种心情。
「除了刚刚的水瓶还有你拿出来的衣服,里面没有其他的?」
「啊啊,都拿出来了。我只要刚才的水瓶就好」
爱丽莎拿出来的衣服看到就头疼。
浴衣、水手服、银白色的女仆服……。
全部都是自己做的。
裁缝技能是没有转生前的特技。
我把魔法书的标题记了下来,将所有东西还给了她。
「你不要吗?」
「我现在没有想读魔法书的心情」
爱丽莎倾著头一副不可思议的脸看著我。
留下幼女尺寸的水手服和女仆衣服,会被当作变态吧。
◇
稍微冷静以后,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让我买你也就算了为什么连露露也要我买下呢?」
「姐姐啊。露露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所以你才想在一起吧……」
爱丽莎抚摸著在床上露露的头发恳切地说到。
「不只如此。主人看到露露时也没有蔑视吧?我故乡的人们,一直在背后说她丑陋恶意的中伤她。」
「这算美丽的少女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也和我一样。我的紫色的头发很少见吧?」
爱丽莎用双手举起自己的头发看向这里。
「啊,除了奶奶的时尚染发剂以外就没有看过了」
「为什么要和那个扯在一起啊……」
突然爱丽莎就垂头丧气了起来,但马上重新振作起来继续说道。
「紫色的头发和眼睛是被认为不吉利的东西,没有人知道理由,不过,一有什么坏事都会被当成罪魁祸首的感觉。」
所以才卖不出去吗?称号「亡国的魔女」是这个原因吧?
「为什么变成奴隶了?这不是命令。不想说的话也不勉强」
犹豫了一下后爱丽开始缓缓道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