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二卷
  5. 第六章 交错而过的最弱与最强——终于她们理解了彼此
  6. 繁体版

第六章 交错而过的最弱与最强——终于她们理解了彼此
2017-06-22 21:09:57

		

「我说啊,你们干嘛不逃跑呢?」
这是所有人当中发出的第一句话。
彼方全身散发出不悦的气息,盯着美空看。
「怎、怎么能抛下你独自逃跑啊!」
「果然又是美空的馊主意吗?」
「嗯,是没错……呀啊!」
彼方靠向美空,轻轻捶了一下她的脑袋。
「你怎么没提醒她啊,莉子?有你在场,应该不可能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吧。」
「哼,我觉得情势的变化已经正确传达出去了,但笨蛋美空的想法我实在无法理解。」
「那个……小队长美空同学说要来,根本不听莉子同学的提醒。我觉得与其让美空同学一个人去,不如……」
不能让还在气喘吁吁的美空独自涉险,就是因为这样,身为她同伴的莉子跟蕾克蒂才会为难地一起跟来吧。
得知详情后的彼方搔了搔后脑勺说:
「啊,抱歉……没把笨蛋美空的想法计算进去是我的失误。」
「等一下!你说谁是笨蛋啊!」
听到这里,彼方、莉子、蕾克蒂三人同声谴责:
「「「就是你啊!」」」
「呜、呜呜……但、但是,我怎么能抛下你跟优莉学姊不管呢……」
轻轻叹了口气后,彼方重新调适心情,把手掌搁在沮丧的美空头顶上。
「嗯,刚才多亏你相助。谢谢你。」
接着彼方望向自己的学生们心想——
当空战魔导士的第一个条件是,绝不放弃。
应该要好好夸奖她们勇于面对这种诡异的怪物对手,还是要责骂她们参加无胜算的战斗是一种愚行呢。
即使是在这种紧绷的状态下,彼方还是悠然地放话。
「不过,你们别管我了,赶快逃吧。那家伙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可、可是你一个人……」
「不,我还有同伴喔。」
「同伴……优莉学姊是那家伙的目标吧。」
「我不是指优莉。」
彼方抛下这句,正要再度跟雷亚尔对峙时。
一道红光毫无预警地从天而降,贯穿了雷亚尔所在的空间。
爆炸掀起高高的烟雾与粉尘,在另一头的上空,举起魔炮杖不敢大意的身影正是蔻依·瑟凡尼。
「看吧,同伴不就来了。」
在这种状况下会连上空也一起警戒的,除了彼方就没有其他人了。就连敌人雷亚尔也包括在内。
烟雾渐渐散去,里头的人影现身了。
「哎呀哎呀,冷不防就开炮……真是痛死我了。」
完全不见苦闷的表情,雷亚尔如今依旧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
然而,他右肩以下的部分全都消失了。
刚才他并无法躲掉那一击。
「要投降就趁现在喔。现在认输还可以饶你一条命。」
「啊哈哈哈哈哈!是谁要饶谁的命啊!」
仔细看,雷亚尔的右肩根部似乎有什么东西。那就像是巨大的癌细胞般,露出漆黑的肿块。随后那块状物尖端长出了无数的肌肉纤维,扭曲交缠成手臂的形状,重新构造出组织——瞬间就长回了一条手臂。
这种再生机制远远凌驾于〈密斯特岗〉医疗医学科的技术。
在上空睥睨对手的蔻依喃喃说道:
「看来不是等闲之辈呢……」
接着正当蔻依以稳定而精确的动作要射下第二发时。
「〈寂灭姬〉的炮击太棘手了,恕我不奉陪。」
雷亚尔突然像交响乐的指挥般挥动着双手。配合他的动作,周围开始掀起一股紊乱的气流,然后瞬间就转化为昏黄的旋风。
型态变成镰鼬防壁的这招,化为了覆盖整座竞技场的障蔽,将雷亚尔与蔻依隔了开来。
尽管蔻依毫不留情地继续炮击,但依然贯穿不了障蔽。她也考虑过使用大规模炮击,但要是她使出全力,就有可能造成足以影响学园浮游都市机能的损害。
这是一道抗拒所有来者的绝对防御屏障。
竞技场摇身变为封闭空间。
「啊哈哈哈,你就在上面安静欣赏我跟优莉相爱吧。」
想像蔻依懊悔的反应后,雷亚尔若无其事地重新转向彼方他们。
「……蔻依无力参战了吗?」
彼方同时下定决心。
这种情况下,能保护优莉加上美空她们的就只有自己了。
真受不了,姑且不论美空她们……真不想在优莉面前使用那种力量啊。
那种力量已经被美空隐约注意到了。在这里使用的话,恐怕连优莉都会发现彼方养病背后的真相吧。
不过,如果现在不战斗又无法保护同伴。
彼方闭上双眼集中意识。
将呼吸调匀后把自己全部放空。
在无意识中感受到万物的流动,唤醒潜意识中两种不同的力量。
其中之一是魔力;另外一种则是咒力。一个属于人类;一个属于非人类。
两种力量在意象中合而为一。
融合、蓄积、交织在一块,最后收敛。
自彼方的体内深处,有某种扭曲的黑色玩意诞生了。接着那些玩意全都混合在一起,逐渐诞生出单一的力量。
彼方所制造出的,是能够崩解万物原理的力量。
〈崩力〉。
那是两种原本不会结合的相反力量的合成物,即使是万融炼金士,目前也无法证明这种破坏世界原理的叛逆力量真的存在。
彼方所释放的气息,并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察觉到这股妖异,优莉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甚至一瞬间她还有种敌人变多一个的错觉。
「嗯,接下来就交给我想办法吧。你们所有人都给我退到后面。」
站在自己身边的明显是彼方没错。不是其他玩意。
他理所当然似的从空无一物之处取出了漆黑的魔炮剑〈格拉迪乌斯〉。
然而,隐藏在他体内的力量既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魔甲虫。
跟眼前那个怪物散发出来的气息属于同性质。
「那、那股力量是什么啊?」
「天晓得。某天早上醒来,就莫名其妙长出来了。」
「……请、请不要开玩笑!」
优莉在后头这么说道,彼方则继续悠然地朝雷亚尔走过去。
简直就像确信自己已经获胜了般。
雷亚尔将魔剑还原成光粒子,然后摊开双臂,做出一个夸张的架势。
瞬间,彼方的左上臂前端有什么玩意以残影的型态快速移动。同时,雷亚尔的左颊冒出了一道斜向的伤口,血慢了半拍才渗出。
彼方使出了受限战技——闪光剑。
「……你别太嚣张啰。」
彼方的魔炮剑摆在中段的位置。
他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多余的紧张或压力,处于最自然的状况。
「哦——以人类而言,你算是挺有能耐的嘛。」
雷亚尔瞬间治好了脸上的伤口。他继续毫不留情地迅速挥动双臂,对彼方连发镰鼬。
彼方则用双手握住剑柄,以闪光剑的连击回应。
两人同时使出肉眼无法辨识的闪击。冲击力道化为足以撼动大气的烈风,在竞技场内轰隆作响。
这是技能跟技能的相互碰撞。
彼方与雷亚尔睥睨着彼此。
「哦——区区一个人类也有能耐……不对,这个感觉是——啊啊,原来如此。你跟我一样都是被魔甲虫看中的存在吧。」
「被魔甲虫看中吗?很遗憾,我并不像你那么乐观,所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
「觉得自己特别是哪里不对了?既然能听到那个低语声,会有如此的想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竟然乖乖听从那种鬼话……不想当人类了吗?」
「是啊,难不成你不肯定这种力量吗?啊哈哈,那你之所以变成叛徒,也是因为跟周遭格格不入的缘故吧。」
「………………」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原来如此,所以你不敢出席排名战。要是被人发现你体内隐藏着人类天敌的力量,那可就麻烦了。」
「……给我闭嘴。」
彼方增强了闪光剑的能量。左手的肌腱与肌肉纤维还发出超过负荷的诡异声响。
他以攻击次数压过了镰鼬。挥舞的刀刃直接触及雷亚尔。对方的双臂顿时被斩断。不过,雷亚尔立刻又高速再生,这种情况重复了好几次。
一想到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彼方便尝试一口气缩短距离。他用魔炮剑摆出大上段的架势,企图挥出一记从右肩到左腰的袈裟斩。不过,雷亚尔却采取了意想不到的行动。
他以肌肉纤维裸露的手臂保持平衡,像是要保护自己的右肩般扭转身子,试图拉开跟彼方的距离。
「突然做这种事,你未免太过分了吧。」
欣赏正在高速再生的手臂,雷亚尔隐约露出从容的表情。
他还没有发现一点。那就是彼方已经知道他的弱点了……
哦——既然不在意双手被砍,刚才为何要闪躲那一招呢?
所以雷亚尔的能力果然跟那黑色细胞肿块有关吧。
「哪里过分了。反正你不管怎么被砍还不是一样能再生。」
彼方仔细观察对方伤口的痊愈情况。
在分胜负的时候,大意的那方总是会输。
「不过,还真怪啊。我从你身上听不到那个声音。那个充满憎恨的低语声!」
才刚说到这,雷亚尔的身体就开始痉挛并恶心地蠢动。
从那家伙身上的制服裂缝中,可以窥见黑色的硬皮。接着硬皮很快就遍覆全身,跟前阵子遭遇的变异种一模一样。
虽然目击了突然变异(Metamorphose),彼方也没有丝毫动摇。
「嘿!真不好意思。你说的那个声音也曾想控制我,只不过——」
彼方以双手重新抓稳魔炮剑。
他紧盯着跟自己搏命厮杀的对手。
「我郑重拒绝了!」
语毕,彼方便二话不说连发闪光剑,试图再度耍弄雷亚尔。
这时,犹如腿上装了弹簧般,雷亚尔展现出超人般的跳跃力,一眨眼的时间就缩短了跟彼方间的距离。即使是闪光剑也无法伤他那强韧的硬皮半分半毫。
彼方像斗牛士般轻盈翻了个身,冲刺过猛的雷亚尔停不下来,直接掠过彼方旁边。
看来他还没适应这种怪物般的身体啊……
从现在起,才是真正的死斗。
之前只不过是一些小把戏的较量罢了。
单纯比蛮力的话,雷亚尔占上风。即使进入持久战,已经放弃人类身分的雷亚尔也有优势吧。不过,战斗技巧跟经验的差距也会如实反映出来,只要速战速决,光靠彼方一人还是能打倒对方才对。
只要不搞错战斗方法,自己就有充分的胜算。
就在这时,不知在想什么的优莉焦急地参战了……
「我来支援你了,彼方学长!」
优莉摆出魔剑的中段架势。她一口气缩短跟雷亚尔的距离,以巧妙的剑术戏耍对手,试图一口气压倒对方。
「不管你动作有多快,只要被缩短距离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雷亚尔的魔剑术等战斗技巧根本是大外行。对老练的优莉而言,要打倒他应该很容易。
然而,雷亚尔的蛮力跟挥剑速度还是不能轻视。
「结束了!」
「不对,别大意啊,优莉!」
彼方才刚发出警告,火大的雷亚尔就挡住了优莉的魔剑。
双方直接进入武器硬碰硬的阶段,优莉赶忙抽开身子。
遗憾就是在这时发生。
「咦!」
等她回过神已经太迟了。只见雷亚尔欣喜地持魔剑从正面迫近。局势完全逆转了。
只要具备像雷亚尔那种爆发力,要追击是轻而易举。结果,下一瞬间,优莉便被轻轻撞飞,同时左腹部被贯穿的彼方身影也冒了出来。
「为、为什么……?」
「你说呢?身体自己动起来了啊……」
彼方无力地当场倒下。
无意间得了便宜的雷亚尔狂妄大笑起来。
「啊哈哈哈,刚才还真危险呢……对吧,优莉,幸好有叛徒挺身保护,我才能继续疼爱你啊。」
雷亚尔的刀刃朝着无法动弹的彼方。
「要是这时你不接受我的爱,叛徒就会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啰。所以,你打算怎么办?现在立刻对我誓忠的话,我可以考虑饶他一命喔?来嘛来嘛,快投入我的怀抱吧。」
「……」
「所以,你的答覆呢?现在的我可是比你强多了。这时你果然该回应我的爱才对吧。」
这种场面要是弄不好,彼方学长就会代替自己被杀。
没有其他办法了。优莉解除武装。
为了拯救同伴的性命,唯有牺牲自己。
如此看开的优莉内心很焦虑。
至少让我帮负伤的彼方学长止一下血吧——她以满腔的诚意试图自口袋中取出手帕。但就在这时,另一种触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摸到了彼方学长送她的丑陋梅莉公仔。
当空战魔导士的第一个条件是,绝不放弃。
彼方的话在她脑海中苏醒。
可是,要怎样才能逆转这个状况啊?优莉觉得现实中没有那么凑巧的事,奇迹也不会轻易发生。
不过,她现在已经对彼方学长——那个在紧要关头挺身保护自己的叛徒恢复了一点信赖,既然这样,稍微相信一下这只公仔应该也无妨吧。
我绝不会放弃,绝不……
正当优莉想再度召唤出魔剑时——
「那种卑鄙的行为,我绝对无法容许!」
蕾克蒂手持魔双剑并踏出左脚,将剑举高至腋下上方并竖直剑身,现身于雷亚尔面前。
「你是谁啊?真教人不愉快。」
当雷亚尔对准彼方的凶器要加重力道时,蕾克蒂的魔双剑瞬间把它拨开。
二闪十杀。只要使出艾森纳赫流魔双剑术,这种程度简直是轻而易举。
「呼嗯,接下来就轮我了。」
莉子往雷亚尔的脚边施放魔弹。断断续续来了三发。这是弹壳(Bullet shell)调成比平常更不稳定的炸裂弹。
猛烈的尘埃掀起。当雷亚尔的视线被瞬间遮蔽时,美空急忙冲到彼方身边,揪住衣领把他拖走。
F级小队这预料外的行动,让优莉完全傻眼了。
「咦,真没想到我会被你救耶……」
「什么嘛,不希望我救你吗!」
「怎么可能。谢谢你救了我。」
「~~~~!向、向来都是受你的照顾,所以这点事根本不需要道谢啦!」
烟尘还在弥漫。
彼方捂着在出血的侧腹部,勉强坐起上半身。
「小心起见,我问一下,你们待会有打算设法逃出……」
「不逃!」
「没那个打算喔。」
「一点也不想!」
「——真拿你们没办法啊。」
不知不觉以彼方为基点,美空她们组成了一个圆阵。退开一步在旁守候的则是优莉。环顾这四人后,彼方绽放出充满信心的笑容。
「好,那么接下来……」
光看眼神就可以清楚明了,这里没有一个人放弃。
在场的每个人,都蕴含着坚定不屈的强大意志力。
「啊,没有时间了。啐,真没办法。你们都给我听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家伙的弱点在右肩。那里埋了一个黑色的细胞肿块,只有那个部位他会拼命保护。所以,我们也只能锁定那里了。前提就是这样,接下来是战术……」
「——都听你的吩咐。」
「喂,我什么都还没说耶,你确定吗?」
不论再怎么没有时间,也不该这么轻易把性命托付出去啊……
「托了你所传授的战术之福,刚才我们才能获胜。要是学生不愿相信教官,那还能相信谁啊。你担任我们的教官已经获得了成果,达成了之前的承诺,这就已经非常足够了。所以,所以……为了胜利,请给大家下达指示。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取胜?我们大家啊……全都相信你!」
就像在同意美空的话般,莉子哼地用鼻子笑了一声,蕾克蒂也露出眯眯的微笑。
哦,这些家伙都成长了啊——彼方心想。
刚才战胜B227小队,似乎让美空她们心中萌生了自信。
这么说来,真想赶快举办庆功宴呢。回去以后就在小队室吃蛋糕吧。
在非常事态下还能考虑着那些的男子,深受在场所有人的信赖。
「让美空她们当诱饵,最后一击则交给优莉。」
彼方简短传达出最后的结论。
尽管深深信赖他,但这出人意表的作战计划还是让美空她们脸上笼罩了阴霾。
「咦?可是就算想跟那家伙打,他的身体好像也太坚硬了吧……」
「是啊,我明白。所以,我需要优莉派上用场啊。」
美空她们不安地望向优莉。
只有她一人尚未完全相信彼方。正因如此,刚才她才退开一步离开圈圈。美空心中有了疑惑,真的能跟初次合作的对象并肩作战吗?要是像以前的排名战一样吵起来……
与不安的美空恰好相反,优莉坚定地点点头,向前迈出一步。
老实说,优莉现在还尚未理解彼方在想些什么。
尽管无法理解,但他的学生似乎都很相信他,作战本身的成功率也绝不算低。
况且,优莉还得报答他方才挺身保护自己的恩情。
有恩必报是优莉的行事风格。
「没问题,就交给我吧。」
她很明白,彼方的挺身而出跟叛徒的身分根本是格格不入。
「嘿!优莉是特务小队,根本不需要配合你们的行动吧。」
听完彼方的话,所有人都相视点头。
她们为了完成各自不同的任务而飞上天际。
加上优莉在内,美空她们四人在竞技场内流畅地巡航,急遽进行交错飞行。至于巡航的中心点则是雷亚尔。雷亚尔的位置就好比圆规的那根针,将美空她们形容为在周围交错环绕应该比较好理解吧。
「在地面赢不了,所以才逃到天空吗?」
雷亚尔瞧不起这种肤浅的想法,于是嘲笑道:
「呵呵,少了那个叛徒,你们还以为能赢我。」
要把目前负伤并靠在外墙上休息的彼方解决掉真是易如反掌。
不过,那样就没意思了。
猎人与猎物。
说起强者与弱者的力量差距,这种场合明显是雷亚尔占上风。
雷亚尔的攻击只要承受一下就会变成致命伤。反过来说,据美空所知,她们根本没有突破硬皮的手段。
现况是以一整支小队对抗单一的高威胁性目标——采取骚扰战术。
这也可以看成是玩命的捉迷藏游戏吧。
鬼是雷亚尔,一旦被他的镰鼬抓住就意味死亡。
美空她们努力奔逃,毫不歇息地采取灵活的移动方式,一边掩护队友的死角一边牵制雷亚尔。四人都将假动作夹杂在攻击中,试图让对手吓一大跳,还得要趁机挖出敌人的破绽才行。如果能掌握那家伙的破绽,接下来就只要打出能杀死鬼的决定性王牌了,然而……
『蕾克蒂,你被盯上啰。』
美空敏锐地提醒。雷亚尔对着在周围绕圈的蕾克蒂发出镰鼬。幸好,美空从侧面发射魔力炮击把它处理掉了。
雷亚尔的下一个目标变成了美空。
『美空,你继续吸引那家伙的注意力。拖延四次攻击的时间。』
耳边的通讯结晶传来莉子的声音。
设法以全力逃出困境的美空开始加速。她连回头往后看的余裕都没有。
骚扰战过了五分钟。由于先前才打过一场排名战,美空的疲劳已到达顶点了。
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放弃战斗。
『莉子,你能掩护我吗?』
『哼,真没办法啊。你就像这样继续飞吧。』
不知从哪飞来的魔力射击直接命中朝美空一直线而去的镰鼬。
正跟美空她们联手努力吸引敌人注意力的优莉,对此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这种杂乱的轨道中还敢帮同伴进行火力支援,真是惊人的胆识啊。
不只莉子,只要实际身处跟她们同一个战场,优莉就能清楚明了美空她们的实力。
尽管还有许多粗糙未成熟的惊险场面,但她们每个人都各自具备耀眼的天赋技能。美空是魔力炮击跟加速力,莉子是狙击技术与冷静的判断力,蕾克蒂则是压倒性的魔双剑术。
光是有这些力量,再加上团队合作也不赖,为什么还会被蔑视为F级小队呢?
优莉并不清楚这里面包含了彼方担任教官的功劳。
目光锐利的莉子抓准空隙,对雷亚尔进行狙击。
魔弹钻入了雷亚尔毫无防备的脸部。
直接击中。爆炸。
结果,在爆炸烟雾中现身的雷亚尔却毫发无伤。
『哼,也太硬了吧。』
姑且不论伸缩自如的手臂,除此之外的部分强度搞不好超过了莫氏硬度15(钻石)。在变异种当中这也算是超强韧的硬皮了。不过原本魔甲虫硬化过的表皮,就具备比虫子的外骨骼系统远高出许多的强度。
即使那家伙原本是人类,变异种的硬皮依旧健在。
『请放心,莉子同学!接下来轮我上了!』
蕾克蒂从雷亚尔的六点钟方向悄悄接近过去,试图对硬皮挥剑。这记袈裟斩对曾是人类的对手可说是毫不留情。
然而,只听见啪一声,传来了物质结合后又分解的声响。魔双剑的其中一把轻易在剑柄根部折断了。
『唔……!』
『蕾克蒂,快离开!』
雷亚尔立刻转过头,朝蕾克蒂挥动手臂。镰鼬像是要追杀蕾克蒂般逼近,幸好一名魔剑士及时介入其中,阻止惨剧的发生。
『优莉学姊!』
「请放心。还有我掩护你们!」
优莉边说边警戒着四周。
明明是面对这种怪物,优莉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样子。或许方才蕾克蒂那种偷袭的方式可算是有勇无谋。多亏优莉惊险地把她救了下来,不然一个弄不好就会造成死伤了。
可是反过来说,蕾克蒂毫不犹豫挥出斩击的决断力,优莉也给予很高的评价。
真是的,这些女孩哪里像劣等生了……
在这种状况下还不愿放弃,光就这点她们便已经满足空战魔导士的首要条件了不是吗?
「呵呵,优莉。啊啊,真想早点跟你在一起啊。」
位于地面的雷亚尔用充斥着欲望的眼睛望向上空。
该说是终于撑够了吗?由于美空她们以逃跑意外地拖延了很久,不耐烦的雷亚尔终于用飞行魔法上了天空。
『那个怪物起飞了呢……』
『是啊,进入第二阶段(Phase two)吧。』
『我们到上面去。』
美空三人依照作战计划,聚集到昏黄障蔽的顶点位置。
要准备进行最后的攻击了吗?
「呵呵,全都聚集到那种地方,不是叫我去收拾你们的意思吗?」
雷亚尔逐渐逼近过去。
美空她们就像被胁迫的羔羊般紧密地贴着身子。
三人宛如在做组合体操般背靠背挤成一团,同时瞪着雷亚尔这边。
结果,雷亚尔这时突然冒出一个疑问。
「哎呀?优莉上哪去了?」
他边说,边往地上的方向寻找。
结果,他只看到背倚领域外墙的彼方身影而已。
优莉总不可能穿过昏黄色的障蔽逃出去了吧。
也罢。先把这些家伙抓起来再逼问吧。
总觉得她们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
包括高速再生、超硬度皮肤、高速移动等,雷亚尔列举自己的优势,简直说也说不完。
尽管他很傲慢,但目前他的确是掌握了完全的主导权。
「喂——优莉在哪啊。只要你们乖乖说出来,我就让你们死得痛快一点。」
美空她们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等待雷亚尔的接近。
当逐渐逼近的雷亚尔朝前伸出魔剑,正打算采取攻势时。
『『『……趁现在——!!!』』』
这一瞬间,美空她们猛然四散开来。
躲在她们背后的人影——优莉露脸了。
那里有手持状似三叉戟(Trident)的魔枪——〈能贯穿一切之物(托里修拉)〉并摆出下段架势的优莉。
看来她是趁躲在死角的时候,把新的武器自左手戒指——魔法师的宝石箱中取出。
刻在魔枪上的如尼字母发出光辉。
周围的空气开始微微震动起来。那是由于长枪尖端正发出超高速的振动。
「……果然还是拿枪比较顺手啊。」
手持形状酷似三叉戟的长枪,优莉摆出突击的姿势。压低身子夹紧腋下后,枪尖一直线对准了雷亚尔。
「请觉悟吧!」
紧接着,优莉就像炮弹一样朝雷亚尔袭去。
* * *
数月前遭背叛的那天,少女的信赖被粉碎得体无完肤。
自己全心信赖、托付的那位少年,竟然没出席最重要的排名战。
自己如今再度来到这位不负责任的男子身边。但明明如此,很不可思议地她并没有任何厌恶的情绪。
「咦?只要这样就够了吗?」
「对。这样就够了。」
彼方下达关于作战的指示。
「那个怪物无法对付出其不意的攻击。他一定得用眼睛确认,等做出判断后才能行动。所以,我让美空她们虚晃一招,你在空中趁机偷袭。」
「你说趁机偷袭……真的可以信赖你的资讯吗?」
「是啊。那家伙先前无法躲过美空跟蔻依的炮击,代表他对周遭放松了警戒……不过,既然具备那种高速再生能力跟硬皮,他当然会傲慢大意。要你在空中迎击他,正是为了不让他利用弹簧般的腿力逃掉。」
「可是,真能像你说的那么顺……」
「那家伙认定自己就算受到攻击也无妨。况且他经验不足,动作外行。正因如此,偷袭才可能成立。另外那家伙也不知道我们还有〈托里修拉〉这张王牌。喂,优莉,让那家伙见识一下你为何会得到〈空穿之闪迹〉的绰号吧。」
「……叛、叛徒不要把那个名称叫得这么亲热好吗!」
「是吗?那好吧……身为我看重的第一号弟子,你给他点颜色瞧瞧。」
突然露出自信笑容的彼方就跟昔日一模一样——优莉有种过去那段时光又复苏的错觉。看重的……第一号弟子吗?优莉在内心微笑着。自己并不只是普通的学生,而是加了「第一号」的称谓。
她放松肩膀的力道,用跟过往一样的眼眸凝视彼方。
「……呐,彼方学长。」
「?怎么啦,优莉?」
「只有此时此刻,只有这一瞬间我原谅你。所以,把你的小队交给我吧。我会赌上〈空穿之闪迹〉的名号誓死守护所有人。」
从提议作战计划的彼方身上,看不出丝毫虚伪的迹象。
刚才挺身保护自己的他,一定能……
就因为如此,优莉想再相信他一次。
相信眼前这位难以捉摸的学长。
* * *
「啊啊,优莉!你终于要回应我的爱了吗!」
在竞技场的领域上空。
雷亚尔亢奋起来,试图以魔剑来迎击。
宛如一枚炮弹射出去般,优莉继续加速。在这种情况下,重力加速度以及动能都会成为她的助力。
雷亚尔的胸部皮肤具备足以折断魔装炼金的硬度。对准他右肩胛骨稍微偏外侧的部位,优莉用〈托里修拉〉精准地刺了进去。
雷亚尔感受到轻微的冲击。
抵挡不了优莉从高空俯冲下来的气势,雷亚尔被压回了地面上。
不过,这一瞬间雷亚尔也确信了自己的胜利。
那是因为这世上不存在能贯穿他身体的东西。即使他被直接打回地面,之后优莉也会顺势回到他的掌心……
就在这时。
「不、不可能啊!为什么我的硬皮会被这种枪……!」
雷亚尔的硬皮被削落了。
他急速坠落的身体无法违反重力。勉强抬起脖子后,雷亚尔注意到刺入自己右肩根部的魔枪正发出叽叽声,产生超高速的振动。
视线再往上移,那位魔枪士露出不论处在何种困境都不会动摇的空战魔导士的表情。
「什么叫这种枪……?别把这魔枪跟其他武器相提并论好吗?」
雷亚尔喷出了绿色的体液。
优莉握住枪的手继续加重力道钻入。
「要是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吧。这一把魔枪名为〈能贯穿一切之物〉,其中搭载了魔力超振动装置(Schneider),是对付变异种用的特装魔枪,没有什么东西是它刺不穿的。」
这魔枪不是拿来切割物体,而是进行分子等级的削除。
魔枪迅速贯穿了雷亚尔的肩部。用力过猛的优莉直接从雷亚尔身边掠过,接着才紧急刹车。只见她在半空中连转了好几圈,最后才顺利着陆。
「当初彼方学长劝我当魔枪士时,我简直气炸了。不过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他果然是对的。」
即使右肩根部被打穿一个洞,雷亚尔依然用双腿着地。
伤口大量流淌出绿色体液。不过即使如此,似乎还是没造成致命伤。
他的肩膀立刻又开始高速再生,但再生速度变慢了。
刚才的那一击明显有效。
「看吧,只要我再生……」
「不,你已经输了。」
抛下这句话后,优莉再度以魔枪恣肆割裂雷亚尔。
原本凌驾魔装炼金的硬皮,这时就像硬纸板一样被切开了。
他的双臂才刚要再生,斩线就划了上去,将肌肉与神经系统悉数分离。再生需要经过构成肌肉组织、形成皮肤、长出黑色硬皮这三个阶段。结果在构成肌肉组织的时候就被优莉妨碍了。
当然,雷亚尔也没有任人宰割。他在双臂惨遭破坏时就试图拉开距离。只不过,在优莉巧妙的魔枪技术面前,他根本拉开不了。不仅如此,相反地他身上还被划下了无数道伤痕。
这招并没有名称。
是以疾风突刺、棒打、回马枪、乱刺——全都是以基础战斗技巧组合而成。
不过,是一招挥动时宛如电光石火的战技。
当初彼方看出优莉担任魔枪士的潜力,并要求她持续砥砺自己的魔枪术。
闪亮的刀刃仿佛能刺穿天空,还留下了残影。
就是因为这样,人们才会昵称她为〈空穿之闪迹〉。
「……这么一来就结束了。」
对裸露出来的黑色细胞肿块,优莉精准地予以刺穿。
枪尖插进去后,肿块立刻迸发出大量绿色体液。
右肩则好像若无其事般继续再生着。
不过,在那之后,雷亚尔突然无力地趴倒下去。并不是因为他腿软了。那家伙简直就像漏气的气球般,感觉全身的力量都逃逸无踪。黑色硬皮也变回了普通的皮肤。
「……骗、骗人!这、这怎么可能!」
等回过神,雷亚尔已凄惨地俯卧在手握长枪依旧不敢大意的优莉面前。
除了身体无法如之前那样再生外,还有另一种情绪更强烈侵蚀着他的精神。
——发自本能的恐惧。
自从进化为这种超越常人的身躯,他就再也没有体验过对死亡的恐惧了。
好不容易勉强爬起身的雷亚尔还想战斗,咽喉却被〈托里修拉〉抵了上去。
「你的企图已经被识破了。所以,我劝你最好打消主意。要是你轻举妄动,这回我可绝不会轻饶。」
雷亚尔意志消沉似的折膝跪下,当场低下了头。
接着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等一下,请先等等。我也不是故意要袭击你。」
他说出了想讨饶的空话。
优莉很不快地皱着眉。这时,雷亚尔的本质终于显露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背倚着外墙坐下的彼方身影。
雷亚尔不禁浮现出令人感觉恶心的笑容。
咯咯咯,这样我就能扭转战局了。蠢蛋……
他绞尽最后的力量,强化双腿韧带。接着他便一口气跳向彼方,缩短两边的距离。
正当雷亚尔要对毫无防备的彼方出手时。
「……卑微的存在就连想法也是如此低劣呢。」
雷亚尔的正后方传来了侮辱的声音。
「刚才我不是警告过,你的企图已经被识破了。所以,我劝你最好打消主意。对吧……给我跪下!」
不知不觉移动到雷亚尔背后的优莉,给对方来了一记扫堂腿,接着又将〈托里修拉〉抵到趴在地上的对手喉咙上。
雷亚尔这种卑劣的偷袭,对特务小队不可能每次都行得通。况且优莉早有警戒。
为了不让他再伤害那位重要的学长……
「一个劲的死缠烂打。等情势不利了,又以虚弱的对象当人质……你这种卑鄙的攻击,以为每次都会有效吗?」
「怎么可能。明明只要解决掉彼方·英司,我就不可能会输……」
「嘿,真遗憾啊。你早就掉进我的陷阱里了。」
优莉挡在彼方面前,试图保护他,然后又告知雷亚尔。
「你的战斗经验不够老练,对情况的研判也像个外行人。觉得自己是最强的生物,所以才会如此傲慢。因此,就算你是最强的,但并不等于无敌。这一切都是彼方学长教我的道理。」
原本应该无力靠着墙壁的彼方这时露出了自信满满的微笑。
那副模样简直就像在说「看吧,就跟我讲的一样」……
「彼方学长的优势,并不只有长期锻炼出的体能而已。他直到最后一刻都不会轻言放弃,不论面对何种状况也不愿屈服,这才是他最强的地方!」
这回,雷亚尔总算真的低下头了。
「这家伙是我重要的学生,我不会让你对她乱来。」
在美空她们的严密包围下,优莉迅速以加了钢丝的捆绑绳索将雷亚尔五花大绑。
「……彼方学长,你的那种力量是?」
面露不安的表情,优莉如此问道。
不过,彼方却什么也没回答。他就好像事不关己般耸了耸肩膀。
「你说呢。我累死了,想赶快回去。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啰。你先把他带到〈鸦巢〉吧。」
现在竞技场的观众席已空无一人。彼方跨大步走过充斥着寂静气息的场内。
侧腹的负伤不知不觉就愈合了。不用说,这都是受到那种人类未知的力量所影响。
「刚才打倒他,彼方学长也有份吧。」
「嗯,你在胡说什么。给他最后一击的人是你吧。身为叛徒的我怎么可能会战斗。我是一个胆小鬼,早就吓得跑掉了……痛死啦。」
彼方装模作样地揉着腰。
「唔哇,好像闪到腰了。这如果放着不管绝对会变成慢性病。况且我也累了,如果不马上回宿舍睡大觉搞不好会死翘翘。总之我要先回去了。再见。」
彼方随口乱扯了一大串,接着就朝后挥挥手离开竞技场。
美空、莉子、蕾克蒂三人都跟在教官的背后。
「呵呵,彼方果然没变呢。」
「咦!蔻依学姊?」
蔻依的身影不知何时来到了优莉附近。她嫣然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同时额上滑落了汗珠。由于进行过好几次魔力压缩,蔻依身上还发出了烧焦味。
这是蔻依为了钻入旋风防壁而努力的结果。
「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彼方为何会变成叛徒,不过你也看见了,他总是像那样任性地单独打拼,胜利后又毫不骄傲地翩然离去。真的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耶——」
原来如此。事实正如蔻依学姊所言。
想要去了解彼方学长这个念头本来就有问题。只要能跟彼方学长在一块,其他的优莉都不在乎了。
这么单纯的道理,优莉现在才发现。
「彼、彼方学长!」
试图要告诉对方什么的优莉大喊:
「即使现在不行,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助力!对你身上那种异质的力量,我也会努力设法解决的!」
彼方并没有回头。
他只是继续若无其事地向前走。
如果不这样做——他就会笑出来了。
至于无法获悉真相的优莉并没有难过得哭出来。
而是绽放出笑容。
那个不擅长克制情绪的优莉已经消失了。
如今的优莉,必定能当个称职的优秀特务小队成员。
哦——你终于成长了啊,优莉。
对自己第一个教出的学生,彼方感到非常快慰,于是背对她举起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