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二卷
  5. 第四章 从零诞生出的无限可能性
  6. 繁体版

第四章 从零诞生出的无限可能性
2017-06-22 21:09:57

		

「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你自己才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宛如秋老虎气候的一天,在屋顶上。现在的时间是刚过早上十点。本来这时学生应该都在上室内课才对,但不知为何本科二年级的彼方跟预科二年级的莉子都现身于屋顶。
彼方的特训开始已经第三天了。
明天就是模拟战的日子。今天是特训最终日。
两人都跷掉了室内课,却还非常光明正大……
「唔——总觉得今天没有上课的心情啊。」
「我也是同样的理由。没义务去奉陪那些无聊的课程。」
彼方正在水塔旁边睡午觉,刚才就是莉子挡住了洒在他身上的和煦阳光。莉子带了一张飞龙(Wyvern)图案的野餐垫,在彼方身边摊开。
「嗯,这图案还真可爱啊。」
「唔嗯……只、只是因为有学术研究的兴趣才用的!」
莉子躺在那张野餐垫上。昨天上学后,她就因为觉得听课很烦,随便找了个借口去保健室睡觉。然而连续两天泡在保健室还是会被怀疑,于是今天就直接上屋顶了。
阳光从云的缝隙间洒下。
「哼,真刺眼呢。不过身为女神的我比太阳更加耀眼。」
「……你这家伙,竟然能轻易说出那种厚脸皮的台词啊。」
「如果是凡人说的,那就是厚脸皮,但身为女神的我早就超越了一般人,根本没必要感到羞愧。」
真要说起来,面对跷课后还一脸开朗表情的莉子,彼方就显得很没精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他今天之所以要跷课,是因为本科二年C班正在做健康检查。由于内容包括魔力测量,丧失魔力的彼方待在那里就糟了。
他得对周遭保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不论是自己几乎失去所有魔力,以及人类天敌魔甲虫的力量——咒力隐藏在自己体内的事。如今彼方担任教官戮力教育后进,也是为了抽空探索这种力量的真相与使用途径。
当初没出席排名战并刻意让众人视自己为叛徒,自己体内有人类天敌的力量正是主要因素之一。
有句话说拥有过度强大的力量会毁灭自身。
那是理所当然的,彼方心想。超过己身容许的力量只不过是暴力罢了。不论那种力量有多强,只要无法控制都没意义。
这放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上次跟魔甲虫战斗之际,他解放〈崩力〉,但由于力量过剩,身体内部几乎被撕成碎片,还因此昏厥。虽说在那之后,利用咒力的治愈能力,几天内就把伤完全治好了。
自己的身体陷入了扑朔迷离的状态。
不论何时会出问题都不奇怪。
正因如此,他才开始觉得教育后进是很有意义的事。
即使自己明天就粉身碎骨了,还是能留下其他浮游都市的守护者。
如今在眼前的莉子,就是彼方认定值得托付自己理念的其中一人。
「怎么了吗?难不成你迷上我了?」
彼方坐起上半身,凝视着莉子的脸。
莉子恐怕已经完全掌握特训的意图了吧。不过,美空到现在还没察觉。
三个学生中,脑袋最好的就是莉子。尽管她的个性让人不敢恭维,但她的确身负智慧的结晶。
「不是。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如果是告白,我拒绝喔。能射中女神之心的,唯有跟女神处于同一阶级的对象。」
「我怎么可能跟小女孩告白啊。」
「……嗯唔,是、是吗……(失望)」
「嗯,为什么你会露出觉得可惜的表情啊。」
「……才、才没有!比起那个,你到底想拜托什么,快说吧!」
「是关于美空的事,想请你给她一些建议。」
「为什么身为女神的我非得给美空建议不可啊?」
「因为,你已经掌握到我特训的意图了吧。」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莉子·弗拉梅尔啊。」
莉子也坐起上半身,用像是贵族公主的动作撩起背后的秀发。
「所以啰,我希望你提供建议的用意,你也懂吧。」
「哼,就算我给她建言,她那个笨蛋也无法理解吧。那只是白费力气。」
「哦——美空无法理解吗?确实那家伙是比你笨多了,大概真的无法理解吧。」
彼方随口嘲讽一下自己的学生,随后浮现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不过,那家伙也有用自己的方法拼死进行思考喔。例如我要求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如何才能让小队变得更强等等……呐,莉子,假使你真的是女神就稍微造福一下身边的人吧。毕竟我特训的意图,你可是最早理解的。」
「我虽然理解,但并不代表认同你。以结果论我们是十二连败,这就代表过去的特训并没有带来成果。」
批判很严厉,不过却是现实。美空跟蕾克蒂经过彼方的特训后,战斗技巧提高了一层,不过还是赢不了排名战。
即使被点破这颠扑不碎的事实,彼方依然不改其色。
「哦,所以你想获得成果吗?还是不想?」
「……我讨厌输。与其不断品尝失败的苦涩滋味,我更想赶快脱离这支小队。我就直说了吧,要是明天的模拟战又输,我就要离开这支小队了。」
仿佛在威胁恫吓般,莉子的发言比刚才更严苛。
不过,彼方的嘴角却顿时放松了。
哦,莉子。刚才你说的话,就是在无意识中反证我们的小队还有一线生机啰。
「你干嘛一脸开心的样子?我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
「天晓得。」
觉得自己被彼方敷衍,莉子瞪了他一眼。
彼方毫不退让地正面承受她的视线。
「……喂,莉子。你是聪明人,或许你会觉得我理想中的小队模样只不过是空中楼阁。不过啊,人类所抱持的理想——那的确就是一种无中生有的想像。至于你讨厌的那些笨蛋,他们可都是为了实现这空中楼阁而拼命忍受苦难呢。虽然我知道你讨厌流汗,但豁出一切尽全力挑战的身影,不是也很美吗?」
「……」
「稍微麻烦你一下而已。午休时,美空会在射击场进行自主练习喔。你就去跟她说几句话吧。我想那家伙会很高兴的。」
彼方露出难以压抑兴奋的表情。不知为何,看到教官这种脸色,莉子觉得这是她打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家伙。
在训练场一隅的射击场,来到了午休时间。
「真受不了,我最讨厌自主练习这种充满汗臭味的事了。」
最近吃完午餐后,美空总是立刻就不见人影。之后要等到午休时间快结束,莉子才会发现美空重新在小队室现身。
不过,莉子之前并不知道美空是来射击场做自主训练。
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
要莉子客观评价那个教官的话,就是他尽管飘忽不定,做事却找不出任何破绽。如果是其他人就算了,对于那个无法以常识掌握的彼方,莉子承认自己具备某种共鸣(Sympathy)。
姑且不论那些吧。
「……枪法逊翻了。」
不只是对于平地轨道上滑行的移动目标,就连设置在崎岖裸岩上的固定目标,美空都狙击不顺利。在射击区里,额头滑落汗水的美空,再度以要射穿靶子的眼神举起魔炮剑。
莉子一下子就能看出,她的确是拼了命进行训练。
莉子忍不住走过去。不过,即使到了她的背后,美空还是没有察觉。她把全神都灌注在狙击上了。
「……美空。」
「咦?莉、莉子……你怎么会跑来这里?」
「你说呢。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你先照着我的指示去做吧。」
莉子这莫名冒出的发言,令美空一脸愕然。不过,她也感觉出莉子的气氛跟平时不同,所以就决定乖乖听从指示。
莉子立刻继续说了:
「射击的时候要收紧下颚,别想得太复杂。你的腋下松掉了,夹紧一点。很好。接下来是瞄准。往右调十二度,往上调十三度。你刚才那样是打不中的……调过头了。往上修正三度。呼嗯,最后屏住呼吸扣下扳机。」
美空依照莉子所吩咐扣下扳机。武器发出咚一声传来轻微的冲击。
炮击就像被距离三〇〇公尺的固定靶吸住似的笔直刺穿过去,木制圆靶顿时化为粉尘。
「……打、打中了!」
「那还用说。因为是我指导你的啊。」
望着变成木屑的靶子,美空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然而,莉子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仔细观察着美空。
不论莉子怎么在旁边提供建言,要命中靶也没那么简单。
即使真有狙击之神存在,祂也只会保佑不断努力练习的人。
将狙击动作重复几千几万次。在命中或落空的一喜一忧间,依然持续苦心磨练狙击技术。唯有每天都埋头苦干相同的作业,狙击女神才会降临。
刚才产生的结果,并不单纯只是莉子的指点。
那是美空每天努力的奖励。很明显她进步了。
尽管努力跟莉子无缘……但她还是瞬间就搞懂了这一点。
「喂,美空。关于小队特训的事。」
「干嘛啊?」
「倘若你需要建议,我给你一些也无妨。」
这难得的提案,让美空放掉预备射击姿势,重新转向莉子。
「……我才不要。你跟蕾克蒂明明都是自己想通的,只有我得到建议,岂不是太卑鄙了。」
「哼,是吗?」
之后美空立刻又将魔炮剑举到腰际,重新专注于狙击。
「既然这样,接下来算我自言自语好了。」
目睹美空如此的身影,莉子头一次衷心对她提出建言。
假使刚才美空软弱地拜托莉子给她提示,莉子原本打算对她冷嘲热讽。不过看来美空并不是那种不中用的小女孩。
「多尝试留意一下周遭吧,在广阔的天际,你的四周能看到什么?」
「咦?」
「我的自言自语到此完毕。」
说完要说的话以后,莉子就悠然离开现场。
因莉子那稀奇行动而震惊的美空,只能张着嘴目送对方离去。
〈密斯特岗〉上空高度四〇〇〇公尺的第三训练空域。进入特训第三天。
今天抽到的位置为:前锋美空,中锋莉子,后卫蕾克蒂。彼方则跟在美空身边行动。
特训开始。
水委一级飞靶在前锋空域四散开来。彼方观察以全部飞靶为目标尽量进行炮击的美空,并对她说:
「最近你在午休时间也很努力练习对吧。我听莉子说过了,为了精进狙击术,你每天都在锻炼。」
「……我还以为莉子怎么会难得跑来找我,原来是你派她来的?」
「这个嘛。比起讨论那件事,莉子给了你什么建议?」
「……她说要更加注意周遭。」
这建议挺不错的嘛。彼方暗地佩服。因为美空很容易冲动,经常会不知不觉忽略四周。
「啊——真讨厌,从刚才就一直到处乱窜……!」
美空的思绪全被身为前锋的职责——确实削减敌人数量——所占据了,对眼前交错而过的飞靶胡乱发射炮击,同时脑中好不容易开始思考起来。
就算要自己更加留意周遭……
「我的周遭……」
没错。就是你的周遭。
「难不成……是你?」
唉——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笨啊。
「什、什么嘛!总觉得你刚才内心降低了对我的评价……」
「那不是你的错觉所以放心吧。不过,比起那个,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彼方点破试图让她领悟。
「试着更放松一下肩膀吧。」
然而,美空已经摆出把魔炮剑举到腰际的炮击姿势。
她到底有听进去还是没听进去,彼方无法确定。
为了阻止迫近的敌军洪流,美空不停扣下扳机。
美空负责的正面很宽,以一人防守的话,这空域太大了。
于是她充分运用天赋的加速力。
上前迎击如洪水般袭来的水委一级飞靶。
美空单挑所有敌军,只要还有体力就继续飞,发射魔炮到魔力耗尽为止。
然而,要堵住这滚滚洪流,靠美空这座水坝实在太小了。
果然,很快就有几只水委一级飞靶突破防线。
现在还来得及瞄准,正当美空这么想着并慌忙回头时。
『莉子同学,要出击了吗?』
『是啊,那从左下方突破的敌人就交给蕾克蒂。我负责解决从右上方突破的敌人吧。』
咦……?
那两人在不习惯的位置上应该会困惑才对啊,结果却轻易做好了分工。中锋莉子负责狙击远距离的目标,完全无视近距离的敌人。她不勉强追击任由飞靶突破,留给守株待兔的后卫蕾克蒂加以收拾。
在愕然的美空双眼中,映出了两人绽放着从容笑意的身影。
美空马上转回前方,继续对从正面接近的飞靶持续发射炮击。
同时她心想——
明明大家都是分到不习惯的位置……那两人却能合作无间。
为什么她们能合作?
要想合作,就必须先掌握同伴的行动。
同伴会怎么行动?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跟癖好。不过,比起那个还有一项远远单纯许多的法则存在。
那便是各位置的性质。每个位置都有与其相应的行动模式。
假使是蕾克蒂……美空心想。当蕾克蒂任前锋时,她会采取更灵活的行动。而且会更巧妙地消灭敌人。
如果是蕾克蒂当前锋,她会以较小的回转半径飞行、以集团为单位确实消灭敌人。
美空想像着她的打法并发炮。聚集在一块的三架目标被击落了。同时,她被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所袭。
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天空好像突然变宽了……?
我看见了。
莉子正冷静地观察情势并进行射击,蕾克蒂则迅速挥舞着魔双剑。
我看见了。
又有四架飞靶朝前锋飞来。其后方则有十几架飞靶编队在一块逼近。
我看见了。
在自己身边,彼方正扬起嘴角守候着。
……难不成,过去我总是无视他人,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努力?
其实并不是天空变宽阔了——而是视野放大了。
尽管担任不习惯的位置,但我还有同伴在。搞不好,我所需要的其实是更加仰仗同伴,也就是信赖?
束缚美空的是一种名为「不习惯」的咒语。
打破咒语是靠美空自身的努力。
此外还有会在紧要关头支援她的伙伴的存在。
这种状况下身为前锋该做的是——让敌人的攻势分散并导向后方,然后尽量多削减敌军的数量。
『莉子,蕾克蒂。接下来有四只会通过我旁边,能交给你们吗?』
『我没问题,不过美空同学你还好吧?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没那回事啦。』
『哼,看来你好像想通了呢。那就赶快动手吧。这种麻烦的特训越快结束越好。』
假使是这种场面,中锋莉子跟后卫蕾克蒂一定会帮自己打下漏网之鱼。
放心吧。这种程度的敌人规模……看吧,果然如此。
好像掌握到什么诀窍后,美空把魔炮剑举至腰际,一直不停收束魔力。她笔直地紧盯着敌人飞来的那个方向。
嘿,你已经找出答案了不是吗,美空?
彼方露出微笑。
只要经历过不同位置,对其他位置的伙伴的同理心就会获得飞跃性的提升。不只如此,战术与战略的广度以及战斗中的视野都会放大,这能获得确实提高小队总合战力的结果。
就好比刚才这个时候,前锋美空在临机应变下把背后交给莉子跟蕾克蒂一样……
魔炮剑战技——收束魔炮。
爆炸声响起。手臂几乎要被后座力震飞了。从魔炮剑的剑尖,朝前方展开一道银白色的光涡,一口气扫光了所有水委一级飞靶。
霎时,莉子跟蕾克蒂都安静下来,望向美空。
美空还在剧烈喘着气。
她之所以尚未解除炮击姿势,是因为她还没有理解到自己做了什么。
彼方以温暖的口气对她出声说道:
「干得好,美空。你也合格了。」
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彼方砰一声把手拍在美空的肩头上。
特训结束后的反省会,在小队室展开。
为了说明模拟战时的作战策略,需要借投影机,彼方先去器材室一趟。这当中,房内变成只有美空三人开特训反省会的形式。尽管她们就在小队室里围绕桌子而坐,但是——
「这么说来,莉子跟蕾克蒂的感情好像变好了呢。」
看着对面并肩而坐的两人,美空喃喃说着。
「是的!那、那个……不知为什么,最近总觉得比较可以理解莉子同学的想法了。」
「啊!我也有同感。虽说只有一点点,但好像比较能理解你们了呢……」
这是为什么?美空跟蕾克蒂不解地歪着头。
只有莉子交叉双臂,一脸得意地说:
「呼嗯,因为那项特训的影响并不仅是让我们了解各位置的任务这一点。」
「?什么意思……?」
「要掌握各位置的职责,就必然会对担当那个位置的空战魔导士有所理解。即使是担任同一个位置,也会因癖好跟性格不同而导致行动有极大的差异。也正因如此,掌握彼此的位置跟理解对方有很密切的关联。」
「咦?那么,这也就是说……」
「不只停留在对彼此位置的相互理解上,以此为起点强化了我们小队间的战术基础,还增加了深化团队合作的可能性。」
听了莉子的说明,美空跟蕾克蒂面面相觑。
「莉、莉子!你竟然观察得那么深入……」
「彼、彼方教官有考量到这么多吗?」
「天晓得。我是不确定他算盘打得有多精。不过,如果是那家伙——」
房门打开了,抱着投影机的彼方走进来。
「好,搬来了。看来你们的反省会应该也结束了吧,那作战会议就……嗯,怎么了吗,莉子?」
「……不,没什么。」
为什么人在外头的彼方会知道反省会已经结束了呢?
莉子尽管抱持疑惑但没有追问,决定放下不管了。
反正就算问他,他也只会随口蒙混过去吧。
「呜,看影片也觉得他们的动作好厉害呢……」
在五脏俱全的小队室里,投影机正播放出对手的战斗影片。美空她们看得都出神了。毕竟那可是明天模拟战的对手,B227小队的排名战影像剪辑。
鹤立鸡群的体能与身轻如燕的脚步。行动感觉非常顺畅,再加上背后其实是有理论为基础的团队合作。
在对手身上看出了过去美空她们未曾出现过的要素。
人们对自己所缺乏的事物自然会紧盯着不放。
「这个叫莉莉·兰卡斯特的女孩,是比你们大一届的优秀小队长。她的行动随时都很灵活,看起来就像在玩耍一样。此外她的视野也很宽广,技巧相当高明。」
「不过,如果不击落那个莉莉学姊,我们就没有胜算吧?」
「没错。然而,跟那家伙一对一单挑的危险性很高。她只要抓到机会就会往我们的弱点狠狠打,给同伴的指令也很确实。我猜优莉对这家伙的期待很高。」
这么一来,果然攻打莉莉就会成为比赛关键,不过——
「该怎样才能打倒她呢?」
「唔——不客气地说一句,我们能用的王牌就只有一张啊。」
说到这,美空以外的三人都沉重地叹了口气。
「但、但是,用那个真的没问题吗……?」
「我规划的战术就是为了要使那个尽量能派上用场。老实说除了那个以外,我们也没有其他获胜手段了。」
「确实除此之外,我们就没有其他战术了。」
「不过,我们还是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发挥我们最大限度的力量才行。为了让我们变强,为了让我们能撑更久。」
「就算这样,我们跟对手的实力差距还是不会改变吧。不管是个人技巧或经验都是B级小队占压倒性优势。」
「个人技巧跟经验吗?的确是有某些层面不可能经由这么短时间的训练弥补。」
「可是,你在开始特训前不是说过『经历过这次特训,你们一定会获得可跟B级小队抗衡的实力』吗?」
「个人技巧跟经验可没那么简单就能弥补啊。这一点我没说过吗?」
「「「从来没有!」」」
「不过,就算那样又会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
很想如此吐槽的美空努力按捺住了。
要说彼方完全是无心的吗?他并不打算隐藏自己那几乎称得上是脆弱的纯真想法,也没有什么刚毅朴实的霸气可言。然而,像这种时候只要望着彼方的双眸,很不可思议地就会丧失言语的能力。
然后彼方他就会把坚定不移的勇气与自信分给大家。
「一支小队要看整体力量。如果是论彼此弥补弱点的团队合作战斗,你们也不会逊色。况且你们也拥有了能掌握胜利的战术。剩下的必要因素就只有运气了。新手不可能一下子就跟这一行的专家匹敌。你们八成会犯几个愚蠢的错误,搞不好会表现得比外行人都不如。尤其是美空你。」
「咦?我、我吗……?」
觉得意外的美空反问,但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人都点头同意。
「不过,不管多糟的家伙都至少会有一个亮点。每个人都是要经过磨练才会发光。这也是你们在这里,加入空战魔导士E601小队的理由……好了,那你们明白三人当中应该要给对手致命一击的人是谁了吧?」
除了美空以外的人都把视线集中在那个用炮攻击自家的笨蛋身上。
为了让美空她们能理解那个细密的战略,彼方花了一点时间。
美空无法理解自己那个位置要负责什么,蕾克蒂也费了一点工夫才掌握自己该做的动作。为此他们回家时间变得很晚,早就超过学院统括长规劝大家的放学时间。离开一片寂静的校舍后,彼方他们正要通过校门。
那里冒出了一个人影。是之前的犯人在埋伏吗?彼方不自觉摆好架势,然而——
「嗯?什么嘛。你是刻意在等我吗?」
「我、我才不是在等你呢!谁会等明天模拟战的对手小队教官啊!」
独自一人伫立在校门边的,是身穿制服的优莉。
她恐怕已经等很久了吧。手边有一个塑胶袋,里面只装着三明治的包装纸。她铁定是等了很久不会错。
「哦——可是,我总觉得你等了很久耶。况且你的小队早就解散回家了吧。」
「就说了,这只是凑巧碰上!我刚好遇见彼方学长跟你的小队成员罢了!然后我还有点事……要跟她们说。」
优莉走向一脸愕然的蕾克蒂身边。
「那个……之前的事真的很感谢你。」
「不,我、我才是,那个……不、不用客气!」
优莉跟蕾克蒂就像恭谨有礼的白领上班族般不停朝对方鞠躬。
那家伙还是一样超守规矩的啊。彼方不禁感佩起优莉的这点坚持。
随后优莉就跟彼方他们一起踏上归途。
除了夜间有连续伤人犯出没的情报,接着又有谣言说那是于任务中殉职的空中魔导士幽灵,于是众人的警戒心都提高了。
走在商店街上,许多店都已拉下铁卷门,熄了灯。〈鸦巢〉出来夜间巡逻,或许也是街上人烟稀少的理由之一吧。
基本上学生被禁止夜游。
「嗯,蕾克蒂跟优莉好像感情很好啊。对了,你不跟她交个朋友吗?」
彼方对走在身边的美空如此说道。
「现在还不行。毕竟她是明天战斗对手的教官。感情太好的话就会被情绪影响,害动作变迟钝。」
「哦——是这样吗?」
「不过话说回来,能被蕾克蒂喜欢,优莉学姊意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什么意外,你这家伙真没礼貌。我猜那家伙应该会很照顾学妹吧。唉,你不要看优莉一副孩子气的样子,搞不好你还会被她捉弄呢。」
通过静悄悄的商店街后,彼方他们来到前往郊外的交叉路口。
从这里向右转就能安全返回丰年虾宿舍,不过——
「哦,我说啊,你这家伙,不是很重视小队同伴的关系吗?明明如此……」
美空冷不防说出这个话题。
害怕教官与学生这种单纯的关系会崩坏。她当然也免不了。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维持现况,一直保持教官跟学生的关系。她不想亲手搞砸这种适度的距离感。
然而,比起这个,她更在意的是彼方个人的问题,以及那个秘密……
「你会背叛大家,是跟那个神秘的力量有关吗……喂、喂,你有在听吗……?」
「抱歉,我突然想到还有急事。」
是听了这个心情变差吗?彼方直接左转走掉了。
那条岔路可是通向娱乐设施集中的四号区。
「难不成,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才不是那样呢。我真的有点事要办……优莉,很抱歉让你等那么久,不过今天你就跟蕾克蒂她们一起回去吧?」
「咦?……好、好吧,那、那样也行……我没意见啦……」
「那么就先这样啰,明天见。模拟战开始一小时前要到竞技场集合喔。」
彼方往后挥了挥手,同时加紧脚步离开。
他的背影还是跟往常一样潇洒而难以捉摸。神出鬼没的行动也丝毫未改变,所以除了美空以外,没人特别留意他的举动。
「等、等一下……!」
无视想要叫住他的美空喊叫声,彼方开始留意周遭的气息。
他的脚步来到远离大家的偏僻场所,也就是四号街中的重划区废墟。这里被荒废的水泥建筑物包围,环境显得很煞风景。
彼方以一双提高感官敏锐度的眼眸,严厉地搜查四周。
「唔——本来觉得是在这附近,难道搞错了。」
如此喃喃自语的他正打算要打道回府。
但此刻正有个家伙在荒废的建筑物屋顶上,俯瞰底下的他。
「哦——明明是叛徒还挺行的嘛,竟能从那种距离感觉出我的视线。」
全身都被漆黑长袍裹住的雷亚尔,不知为何好像很开心似的,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他已经超越了人类。
他从研究所偷拿变异种的细胞,在自家进行培养,不停对自己注射。
自家虽然没有大型培养槽,但简易的培养槽也已经够了。上次输给彼方的那天,回到家里后他的脑中便直接响起了声音。
快用我 实现 你的 愿望
没必要问这是谁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清楚,说话的家伙跟放在培养槽里的肉片是同一个对象。
有别于人类意志的其他意志正在对雷亚尔开口。
要听从那个恶魔的窃窃私语其实很简单,且对方的提议内容也深具魅力。
没错。我这回只要真的能变强,便可以将优莉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在没有铁丝网围绕的屋顶上,雷亚尔俯瞰底下的废墟。
一旁放着一本B4尺寸的相簿,他拿起来翻开。贴在里头的,全是优莉·弗罗斯特尔的图片。
包括从杂志剪下的报导,以及学生私底下贩卖的偷拍照等一应俱全,大量网罗了她的个人资料。
与优莉有关的事他全都知道。
身高156公分,体重47公斤,三围从上往下是B81、W56、H85,生日三月三日,喜欢甜食,讨厌苦的食物,兴趣是裁缝等。没有什么是他不清楚的。
潜入保健室偷翻健康检查的资料,或是在更衣室安装针孔摄影机,为了查出优莉的一切他不管什么都愿意做。
自从认识了她,雷亚尔没有一天不把她放在心上。
正因如此,雷亚尔心想。
我跟优莉明明是彼此深深了解的关系……为什么大家都要妨碍我们相恋呢?
「拆散我跟优莉的关系,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行为了吧。」
浮现出要是有旁人看到会觉得很恶心的笑容后,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