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二卷
  5. 第一章 叛徒的调职
  6. 繁体版

第一章 叛徒的调职
2017-06-22 21:09:57

		

在一望无际的苍穹世界中,少女们交错发射炮火。
模拟巨大苍蝇状怪物——水委一级的飞靶掠过视野。
空战魔导士科的少女们散开成前锋、中锋、后卫三个位置展开迎击。
『可、可恶!动来动去烦死人了……!』
一头红色亮泽长发的少女——美空·惠特儿在中锋的空域大喊。
手持魔炮剑的她,视野内捕捉到三具飞靶的踪影。
她的机动性像生手般杂乱无章。然而,她却能以让人瞠目的速度横越天际,让目标承受炮击的洗礼。
行动,行动,行动。
强制驱使身体动起来,并专注在眼前的敌人上。
紧接着她以耳边的通讯结晶联络同伴。
『现在可是好机会。莉子,你能支援一下吗?』
『要配合美空那种犯规的机动性怎么可能嘛。你自个儿好好努力吧。』
仿佛女神转世的绝代美女——莉子·弗拉梅尔从后卫的空域告知。
她也曾盯着瞄准镜尝试支援美空。
不过,要支援对方那种无视空战理论的紊乱动作是不可能的。
对魔枪士而言,误击友军完全是一种耻辱。
莉子脸上浮现出不耐的表情,「呼啊」一声轻轻打了个呵欠。
偶尔来参加一下训练,她也觉得累了。
『哼,累死人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那、那个……我这边也忙不过来耶……』
金发碧眼的娇小少女——蕾克蒂·艾森纳赫在前锋的空域感到束手无策。
以强力魔双剑术战斗的她正迅速歼灭敌军。
可是,敌人并不是每次都从正面攻来。
蕾克蒂感到惶惶不安。
对于从广阔的天际各处来袭的敌方踪影,蕾克蒂忙得团团转。
于是水委一级的飞靶突破了蕾克蒂的前锋空域,逐渐渗透进中锋跟后卫的空域。
『呜,美空同学跟莉子同学……请、请救救我!』
『蕾、蕾克蒂!怎、怎么会!我这边也有敌人……』
『别动,美空。你乱动我的支援就会……唔!』
『唔!怎么能在这时候放弃。我们一定要打起精神撑下去。』
『那、那个……请、请冷静点,美空同学!』
『莉子替我掩护一下。我要赶去帮蕾克蒂了!』
『这种情况怎么帮你掩护啊?是要我把你打下来吗?』
『谁、谁叫你把我打下来了!』
『拜、拜托不要吵架嘛!美空同学、莉子同学!』
『你很吵耶,蕾克蒂!』
『就是说嘛,蕾克蒂。你给我闭嘴。』
『那、那个……对、对不起——!』
残缺不全的小组作战,不像样的团队合作。
除了个人的战斗技能无法充分发挥,整支小队的行动也乱七八糟。
只要从上空俯瞰,对此便能一清二楚。
「嗯,还是这样吗?」
在漆黑冲浪板〈扫帚〉上的高挑纤瘦少年——彼方·英司喃喃念了一句。
他的职务为空战魔导士教官。教导旗下的E601小队——通称F级小队——队员乃是他的工作。
彼方望着那群面对接二连三障碍的学生们——
「看样子是时候该展开新的『那个』了吧……」
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当彼方正要着手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书工作时——
「话说回来,我们明明那么努力了,却完全得不到正面评价,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在实战训练结束后的小队室中。
彼方被迫听美空跟莉子的怨言。
美空嘟起嘴唇。
「你也觉得我们无法获得正面评价这件事非常诡异吧!」
「姑且不论美空,身为女神的我无法获得好评确实令人难以理解。」
「嗯?是吗?因为谁也没有亲眼目睹你们的努力,所以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啊。」
「理、理所当然……!讨伐〈心宿二变异种(最大的猎物)〉时,你不是也在场吗!结果现在竟然没人知道是谁讨伐成功的,岂不是气死人了吗!」
小队长美空很不甘心地说着。
彼方拿笔的手顿时停下动作。
「美空很不满吗?因为大家都不相信你们把〈天津四变异种〉打倒了。」
「毕、毕竟……那可是我们拼死才打倒的耶……」
「哦——原来是这样啊。」
「?难道你不会不甘心吗?」
「嗯,那种事随便怎样都行啦……」
在前几天的遭遇战过程中,彼方将〈密斯特岗〉从险境中救出来的事要是传出去,对他的责难想必会锐减,搞不好会恢复他沦为叛徒之前,那种人人赞誉的都市英雄身分。
从住进丰年虾宿舍后美空就发现,彼方被众人视为碍眼的家伙。宿舍的活动没人找他,擦身而过也没人跟他打招呼,简直是被彻底无视了,谁也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结果,这家伙却……美空难过地捂着胸口。感觉他真的一点也不当一回事。
是因为他不把众人放在眼里?还是说,他没空去管那些琐事?
美空不清楚哪一个才是正确答案。老实说她对他的了解还太少。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有一件当务之急的工作。
还有想拼命守护的事物。
在那场大规模遭遇战中,他单独与新的变异种交锋。结果他成功守住了〈密斯特岗〉,将人们救出险境,这些都是很好的证明。
美空偷偷观察着彼方的脸。
隐约有种感觉……这家伙并不想成为英雄。
虽说是个让人捉摸不定的男子,但似乎也是个诚实的家伙。
只不过,有时候也真的猜不透他脑袋里在想什么就是了……
「嗯?你盯着我有事吗?」
「没、没什么啦……!」
恰好在这时,心情调适完毕的蕾克蒂来到彼方这边。她小巧的手掌抓着一包柠檬糖。
「那、那个……彼、彼方教官!今天也劳烦您指导了!这、这个!请、请您收下享用!(叩!)」
她只是想鞠躬,却用力过度而一头撞上了彼方的讲桌。
「你还好吧,蕾克蒂?」
「对、对不起!我、我没事……一、一点都不痛!(吸鼻涕)」
羞耻跟疼痛濡湿了她的眼眶,她慌忙想要走开。结果彼方却揪住她的手,把脸凑向她红肿的额头。
「彼、彼彼彼、彼方教官!人、人家没事啦!」
「嗯——看起来眼睛没受伤。以后要小心啊。」
彼方拍拍蕾克蒂的肩。随后他打开包装,将酸酸甜甜的柠檬糖放进口中。天性怕生的蕾克蒂愿意主动跟他交流,看来是很信赖他吧。
这么说来,剩下的那个人——彼方看了莉子一眼。她正阖起看到一半的书,发出「唔」的一声伸了个懒腰。原本一直说大话表示懒得参加训练的莉子,最近偶尔也会心血来潮地加入了。
莉子「呼啊」地打着呵欠,懒洋洋地用手捂着嘴。
「嗯?怎么了,莉子?你累了吗?」
「是啊。睡眠不足吧。昨天看哲学书到深夜。不过多亏了今天上午都是无聊的室内课,让我稍微补了眠。」
「咦?室内课你都没在听吗?那你的考试可以拿高分又是什么缘故?」
「哼,那种课程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理解。我反过来问吧,那种程度的考题,为什么还有必要听人讲解呢?」
美空跟莉子的智力有如天壤之别。
「室、室内课的教官也太混了吧!有学生打瞌睡也不管一下!」
「呼嗯,有一次教官因为我没在听课,就问我有关『鲁德尔的航空战术论』(注:鲁德尔是二战时纳粹德国的王牌飞行员)的问题想教训我。不过,三分钟后教官就因为发现自己懂得很少而大受打击,哭着跑出了教室。从此以后,不论我上课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管啰。」
莉子一脸跩样地说了。
气得牙痒痒的美空恨不得一口吞了对方。
「冷静点,美空。这并不是因为你脑袋差,只是莉子智商过人罢了。」
「哼,正是。身为女神的我可是万能的天才。对了,美空……」
「干、干什么?」
「说真的……千万别爱上我喔。还有,也不要因为我而变成跟踪狂。」
「我绝对不会再做那种事了,况且谁会爱上你啊!话说,要我跟踪莉子你的,还不是这家伙!」
「嗯?我有说过吗?」
「当、当然有啊!你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啊!」
美空好像真的快气哭了。火冒三丈的她正想一把揪住彼方,就在这时,小队室的门被「叩叩」敲了两下,蔻依现身了。
「怎么了啊?」
「空战魔导士科长有话要跟彼方谈,要我来带你过去。」
「哦——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吧——」
蔻依的表情跟平常一样一派平稳。不过,彼方似乎察觉出她说话的音质很僵硬。
「咦?等、等一下!所谓不是什么好事是指……」
「不过,真没办法……那么因为这样,今天就先解散吧。莉子,请你重新缴交一份关于破坏民间设施行为的连带责任检讨报告。如果你不好好道歉就只能不断重写啦。」
一张文件轻飘飘地落在莉子的桌上。正打算回去的她,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彼方则潇洒地走出了小队室。
不是什么好事的外找。美空顿时浮现泄气的表情。
在遭遇战的最终场面,彼方发挥出超越人类认知的力量。美空本来想找机会问清楚,但他似乎试图隐瞒……究竟有什么理由?被空战魔导士科长叫去,说不定就跟那种力量有关。
美空猛然发出声响站起来。
「?你要去哪里吗?」
「去追那家伙。虽然一直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不过总觉得很不安,所以要跟去看看。」
「呼嗯,你要跷掉放学后的自主训练吗?」
「我的自主训练就是跟踪那家伙啦。」
美空慌忙离开小队室。
莉子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用鼻子哼笑。
「哼,她果然是个跟踪狂啊。」
「就、就是说啊!美空同学难不成有跟踪别人的嗜好吗……」
「喂,蕾克蒂,既然大家住在一起,还是要提防一下美空比较好。我想你也明白了吧,她是以跟踪他人为兴趣的变态,哪时会袭击你也不知道啊。小心起见,你还是把魔双剑放在枕边吧。」
「啊呜啊呜,我、我懂了!我、我会这么做的!」
笼罩着危险气氛的这个房间传出了超然的说话声。
「哦——我被解职了吗?」
「一点也不错。看你好像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意愿,所以解职不是刚好吗?你就任教官后又二连败,小队总共累计十二连败,在第一季以全败收场。更何况比赛状况还糟透了,同伴起内哄,简直有必要让她们从幼年学校重新教育起啊。」
「嗯,这么说来的确是如此。」
「既然这样,你没有异议吧。」
在空战魔导士科办公室中,芙隆斩钉截铁宣告要撤换掉彼方。
不过,他丝毫没有焦急之色。既然没有好的成果,被解职也是在预料范围内。
「可是,我拒绝喔。我还有一些非做不可的事。」
「……你是什么意思?」
「哪有什么意思。我接任那些家伙的教官,已经发过誓要把她们培养成独当一面的空战魔导士。要是我舍弃了那些学生,还有谁会来培养她们啊。」
「你打算培养F级小队……?」
「是啊。」
「哈,别说笑了。都市的叛徒怎么培养得了那些女孩啊。就算蔻依全力推荐你,我也不可能认同……」
「没必要取得你的认同吧。」
彼方平静地撂话。
「我需要取得认同的对象,就只有美空、莉子、蕾克蒂三人。除此之外的家伙不论怎么说,我都只会专注在让学生们变得更强。这才是合格的教官,不是吗?」
「……姑且不论指导的实际情形,你的精神倒是很了不起啊。」
这预期外的发展让芙隆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换掉你这件事已经确定了。剩下的就是找继任者,如果找不到,整支小队解散也是可能的选项。」
芙隆再度告知撤换彼方的意思。
她是〈密斯特岗〉的最高权力者之一,空战魔导士科长断言的事,没人能回嘴……理论上是这样才对,不过……
「我说啊——我可没空在半路上打混摸鱼,身为教官的工作还堆积如山呢。」
彼方用轻松的口吻心平气和地跟对方交涉。
芙隆先是皱了皱眉头。
「不论你的精神如何,〈密斯特岗〉可是不需要毫无成绩的教官。」
「既然这样,只要有好成果就行了吧。」
「你那是什么意思……?现在才争取成绩未免也太迟了吧。难不成你是想拖延到第二季开始?」
「不需要等那么久。反正你也没那个打算吧。」
「……这你倒是很懂嘛。」
彼方环顾办公室内。眼前除了芙隆以及把自己带过来的蔻依,另有一人在场。那号人物正狠狠地瞪着自己。
彼方摆出堪称桀骜不驯的表情对那号人物问道:
「喂,优莉,你之后就要以教官的身分就任于新小队了吧。」
「是没错……那又怎么了吗?」
听了彼方别有深意的确认,优莉感到困惑。
一得到优莉的答案,彼方就咧嘴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那么,让优莉就任的小队跟E601小队进行模拟战吧,要是我们赢了就让我继续当教官。只要能打赢优莉当教官的小队,就证明我当教官的才能比优莉好。这么有水准的教官总不能随便撤换吧。」
「「「………………!」」」
除了彼方,所有人都面露紧张之色。
没有人认为F级小队具备获胜的可能性。
然而,彼方却一副莫名有自信的样子,很容易就被他的气势震慑住。尽管大家都批评他是学园都市的叛徒,但他好歹也是特务小队的一员。
就在这时,走廊传来「砰咚!」一声有人摔倒的声响,但不知为何房内根本没人在意。
惊愕的蔻依问道:
「你是认真的吗!彼方?」
「当然。我可没蠢到会投入毫无胜算的比赛。」
彼方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所以啰,你打算怎么做,优莉?难不成你怕输给我?」
「怎么可能会怕!况且,你为什么说得一副我一定会输的样子!」
「嗯?难道你觉得你会赢?」
「那是当然!谁会输给十二连败的F级小队啊!」
「哦——既然如此,要是我赢了,你就来当我们小队的队员吧。」
「……!」
优莉气得身体微微颤抖。
「你究竟要瞧不起我到什么程度才甘心啊!谁会吞下这种乱七八糟的条件——」
「怎么?看来你果然觉得自己会输吗?」
彼方露出从容的笑容说道。这很明显是挑衅。
「……空战魔导士科长,请同意我参加这场竞赛。」
姑且不论叛徒彼方,这次可是出自平日严谨的优莉的意见。不知如何决断的芙隆朝蔻依一瞥,蔻依也露出拜托芙隆同意的模样轻轻点着头。芙隆只好叹了口气。
「……真没办法。不过,有一点我要先确认,只要让优莉率领的小队跟你的小队比赛就行了吧。也就是说,优莉率领的不一定是E级小队,其他等级的小队也无所谓啰。」
「嗯,老实说,如果双方都是E级小队,条件对我们这边就太有利了。」
「什么叫条件对你们太有利啊!」
优莉狠狠瞪着彼方。
「好吧,撤换教官的事就看模拟战的结果来决定。在第一、第二季中间——也就是调整期间内——这件事要搞定,所以模拟战的日期就定在四天后,如何?」
「没问题。」
「那么你离开吧,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
彼方依对方吩咐,转身挥了挥手并离开现场。
「这是什么意思?一旦我们输了你就要被换掉……?」
彼方开门来到走廊,撞见一脸苍白的美空。
「嗯?你那一脸严肃的表情是怎么了?」
美空亦步亦趋地走在彼方后头。
「这件事当然很严重啦。我们小队可是少不了你的力量啊。」
「哦——怎么说?」
「……托你的福,我们才能撂倒一只变异种。我认为我们培养出如此的实力了。」
彼方停下步伐转过头。他盯着美空的脸。
「所以,你将来希望这支小队怎么样?」
「我……希望我们小队能越来越强。所有队员都要一起进步,爬上更高的等级。」
「哦——你的抱负还真远大啊。」
「什么抱负远大……再、再怎么说我也是小队长啊!」
「……的确是如此。」
他已经胸有成竹了吗?
尽管美空无法确定这一点,彼方却咧开嘴贼笑。
随后他又在走廊上迈开脚步。
美空慌忙跟到他旁边。
「喂,美空,你知道要怎样才能让我继续当你们的教官吗?」
「……」
「答案很简单。」
彼方充满自信地撂话。
「——只要你们不输掉那场模拟战就行了。说穿了其实就是这样。」
「……不输就可以……但我们,那、那个……」
「我明白。已经十二连败对吧?对战成绩〇胜十二败,胜率是〇%。」
「既、既然你这么清楚,为、为何还要……?」
「就算是十二连败,只要下一场赢就够了。这跟连败或连胜无关,胜败的关键靠当时努力与否。难道不是吗?」
口气尽管沉稳,却是充满了力量的一番话。彼方超然的态度让美空觉得要赢好像并不困难。她不由得认定如果是这位教官,或许真能办到。
被对方这种独特的气质所震慑,美空霎时停下脚步。
「啊,等、等我一下!」
慌忙追上彼方脚步的美空露出不安的表情。
「……可、可是再怎么说,用撤职做赌注未免……」
结果,彼方并没有听进这些话。
那是因为他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他在胸前交抱双臂,口中似乎念念有词。
「嗯——果然啊,这时候就该『那个』了。」
「?你说什么『那个』?」
「遇到这种局面,果然就只有那个了啊,那个。」
「就说了,那个是指什么嘛……?」
「说的也是——这时候不那个,包准行不通啦。」
「我、我说,那个到底是什么啦!」
「嗯。我决定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位于小队大楼的E601小队室门前。彼方用力打开门。
房内有刚写好第二份检讨报告的莉子,以及帮小盆栽观叶植物浇水的蕾克蒂,两人都朝这边转过头。
紧接着在美空她们所有人的注视下,彼方宣言:
「——从明天开始要进行新的特训,所有人都要打起精神,因此今天就先解散……!」
突如其来的特训宣言。
美空「呃!」地叫了一声皱起脸,莉子用鼻子轻轻冷笑,蕾克蒂则惶惶不安地以手捂着胸口。
* * *
「……另外一人好像也走了。」
芙隆留意到刚才门外有另一人的气息。
然而关于彼方职务更迭的事,重要性完全比不上接下来要讨论的这件事。正因如此,刚才就没有必要特别赶人了。
「我猜你们应该也想到了,刻意找特务小队的两位来不可能单纯只是为了讨论刚才那件事。甚至该说,接下来的才是正题。」
芙隆带着严肃的眼神在办公桌上双手交握。
空气仿佛急速变冷般变得紧绷。这种跟先前截然不同的严肃程度,让人领悟到撤换彼方的事真的就跟玩笑话差不多。
「关于上回不知被谁讨伐成功的〈心宿二变异种〉尸骸,交给医疗医学科回收、分析的结果,查出了一些有趣的东西。那是关于再生医疗的重大发现喔。这一点,希望能听听〈密斯特岗〉战斗经验最丰富的二位有何高见。总而言之,接下来我们要前往地下研究所了。跟我来吧。」
依照对方所言,蔻依与优莉被带往地下研究室。既然是设在地下,就不难想像那里有许多特别需要避人耳目的东西了。
特务小队的两人以略显紧张的脚步跟在芙隆后头。
气温经由空调妥善地进行管理。
地下这个词汇让人联想到阴暗潮湿的环境,但跟这间研究所完全无缘。只不过才刚进入室内,就捕捉到一股足以令人皱起鼻子的异臭。
「走这边喔。」
蔻依与优莉与刷了安全通行证的芙隆一起进入房间。穿过门以后,前方就是专门进行高度机密研究的第五研究室。
「我想你们应该听过风声,但实际来这里还是头一遭吧。魔甲虫研究就在这里进行。」
蔻依问道:
「魔甲虫研究……是指解剖吗?」
「嗯,你说对了。例如原种的解剖资料等,你们在敌性生物学的课堂上也学过吧?」
「还在当预科生的时候,那些东西我背得脑袋都快炸了……」
讨厌恶心玩意的优莉有气无力地回答。
室内空间意外地深入到后头,包括无数缆线与荧幕类的器材在内,这里杂乱放置着许多用途不明的大型机器。至于其他的,就是埋头于实验当中的五六名研究人员的身影。
这个场所对一般学生而言是高度机密的设施,在〈密斯特岗〉中属于只有少部分高层才知道的秘密区域。在此进行研究的光景,简直让人联想起黑魔法的仪式。
在这个异样环境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房间中央位置上一座大型的培养槽,感觉就像是用来贡献活祭品的仪式祭坛。
培养槽当中有淡蓝色的培养液,还有形状奇特的肉块。
肉块看起来就像想要变成某种东西般死命挣扎。那玩意想变的不是人而是其他东西,而且就像毛毛虫般从内部蠢动着。
察觉芙隆她们抵达后,一名应该是主管的男子过来打招呼。芙隆的注意力转到跟主管对答,另一名研究员则被派来帮蔻依跟优莉做设施介绍。
「初次见面,有幸帮两位介绍这座设施。我叫雷亚尔。」
自称雷亚尔·努亚的这位医疗医学科本科二年级生相貌平凡,身披研究者风格的白袍,隔着衣服看也能发觉他肩膀狭窄,是个身材纤瘦得显眼的男人。
雷亚尔一边跟蔻依打招呼一边偷瞄优莉好几眼。他炯炯有神的目光看来似乎很兴奋。
察觉对方视线的优莉问: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只是能跟特务小队知名的弗罗斯特尔同学相见,觉得很高兴罢了。」
雷亚尔的脸庞浮现假笑,不知何时炯炯有神的目光也消失了。
「我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啊。」
优莉则以纯粹社交意味的笑容回应。
接着解说完这里面的设备以及研究目的跟理念后,他们移动到可以从房间中央俯视全体的培养槽前方。
「这个是?」
蔻依问道。雷亚尔为她解释:
「这是前阵子不知被谁讨伐成功的变异种肉片。我们想试试能否利用其高速生长的性质,利用于再生医疗方面,所以才加以回收、培养并进行研究。由于不论怎么切割肉片,只要不是致命伤都能高速再生,因此实验用的样本绝对不虞匮乏。」
原来如此。看来刚才闻到充满整座设施的异臭原因就出自这肉片。
根据雷亚尔的说明,只要肉片成长到某个程度就会变成魔甲虫的形状,到那个阶段就必须从培养槽取出,挖掉内脏取得作为标本的样品。
尽管雷亚尔说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这可是一弄不好就跟亵渎生命扯上关系的研究。先不讨论科学发展需不需在意伦理这个争议点,从能平心静气投入这种恶魔研究的那一刻开始,这里的所有研究员脑袋就陷入疯狂了。
至少蔻依有这种感觉。
「优莉,你还好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呃,我没事……」
虽说优莉努力撑出没事的样子,但从刚才她就脸色发青,回话也有气无力。
「欸,我来到地下后就觉得很紧张,也口渴了。优莉,你可以先回去帮我买喝的吗?」
「是无妨啦,可是关于这次视察的报告……?」
「之后再弄吧。我会跟空战魔导士科长说明。关于饮料,就麻烦你尽快处理了。」
蔻依推了推优莉的背,自己也很想赶紧离开这里。
芙隆还在跟设施主管严肃地讨论,蔻依忍不住插话,获得先回地上的许可,并顺便告知芙隆之后会提出报告。
正当蔻依巴不得要赶回去之际,自始至终都在进行解说的雷亚尔唐突地提问:
「这么说来,弗罗斯特尔同学她好像只对比自己强的人有兴趣吧?」
蔻依想了一会才搞懂对方在问什么并回答:
「呃——你是指之前《空战魔导士科月刊》的报导吗?如果是的话应该没错吧。优莉好像只对比自己强的人有兴趣。」
那恐怕是对嫌麻烦的采访随口回答的吧。毕竟要找到比特务小队更强的人并不容易。
不过,雷亚尔却好像获得了肯定的答案般点点头。
「原来如此啊。果然弗罗斯特尔同学只会喜欢比自己更强的人呢。」
不理会喃喃自语的雷亚尔,蔻依加紧脚步离开令人不快的地下研究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