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3
  5. 惩罚士织(Penalty SHIORI)
  6. 繁体版

惩罚士织(Penalty SHIORI)
2017-06-23 09:44:00

		

「那么,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位特别旁听生。进来吧。」
「…………好……好的。」
听从小珠老师的呼唤,五河士织表现出一副放弃挣扎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后走进教室。
她是一名长发上夹著四叶幸运草形状的发夹,身材高挑的「少女」。化著淡妆的脸庞散发出一种尚未变声的少年般妖媚的性感,让人感受到一股吸引目光的奇特魅力。
不过,现在她的表情因不安而皱在一起,从针织衫袖子露出的双手像是要按住每次走路就不可靠地摇来晃去的裙襬般,固定在下方。
「…………!」
在士织进入教室的同时,班上充满了吵嚷声。
士织一瞬间还以为「被发现了」,然而──并非如此。所有人的表情虽然都染上惊讶之色,但似乎并没有发现士织的真面目。
尤其是亚衣、麻衣、美衣还有殿町,对士织的登场感到十分吃惊。这也难怪。因为今天并不是士织第一次现身在他们面前。
「好了,那么士织同学,请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说完,小珠老师催促士织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士织拿起粉笔后背对所有人,用左手压住裙襬,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我叫五河士织,是五河士道的堂妹。虽然时间不长,还是请各位多多指教……」
士织用透过变声器发出的可爱声音如此说完,鞠了一个躬。于是,教室里响起同学们热烈的掌声。
不过──她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因为她听见「啪啪啪啪」的掌声当中掺杂著「喀嚓喀嚓」的机械声。
「嗯……?折……折纸……同学!」
士织抬起头后,发现原本应该坐在靠窗位子的同班同学鸢一折纸竟在不知不觉间出现在他眼前,面不改色地拿著一台小型照相机拍摄士织。
「鸢……鸢一同学?你在干什么啊?乖乖回座位……」
「老师,请你不要妨碍我,人生苦短。」
「什……什么……?」
即使小珠老师出言警告,折纸仍然没有停止。她从左右方不停将士织的倩影纳入照片里。
「等一下……那个……!」
「不要害怕,交给我,敞开你的心胸。」
即使士织用手遮住脸,折纸仍毫不理会,继续按下快门。于是,在传来「喀锵」一声椅子倒下的声音后,十香立刻挡在折纸和士织中间。
「喂,鸢一折纸!你没看到士道……不是,是女同学不喜欢这样吗!」
「跟你无关,让开。士织难得的美照会拍到脏东西。」
「你……你说什么!」
十香和折纸又跟往常一样开始拌嘴。不过,折纸照相机的镜头依然笔直朝向士织,持续响起喀嚓喀嚓的快门声。
「不要……!」
怎么能继续让这副模样留下纪录啊。士织扭动著身躯避开镜头,同时对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昨天轻率的发言感到后悔。
◇
「喂──琴里,你还没好吗?」
昨天,整理好准备出门的士道在自家玄关高声吶喊。
由于昨天是星期日,士道决定久违地跟琴里两人出门上街,不过……琴里却准备得特别慢。
「嗯!再等我一下!」
琴里的声音从家里深处传来。然而,听她说再等一下之后,已经过了数分钟,琴里还是没有出现。
「琴里,我要丢下你走人喽!」
「再……再一下下就好了!」
不久之后,琴里才终于来到玄关。
她这名少女的最大特徵是用白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头发,以及有如橡实般圆滚滚的眼睛。如今她的身上穿著平常不太会穿、有点成熟风味的时尚服装。看见琴里有别于以往的模样,士道不由自主地心动了一下。
回想起来,要是当时坦率地说出感想就好了。可是……长时间等待的士道也许是因为疲累和不耐烦,或是掩饰害羞的心情──而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唉,总算来了啊……那个,该怎么说呢,为什么女生准备出门要花那么久的时间啊?」
士道说完的瞬间,琴里的脸颊抽动了一下。
「……?琴里,你怎么了?好了,快点走吧。穿上鞋子──」
士道话还没说完,琴里就一语不发地解开绑住头发的缎带。
然后以流畅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黑色缎带,再次将头发绑成双马尾。
那是琴里切换思维模式的开关。她会藉由替换缎带,从天真无邪的妹妹转变成态度强势的司令官。
「琴……琴里……?」
「……士道,你似乎还不懂身为女孩子的辛苦吧。」
琴里露出锐利的视线,以寒冷刺骨的声音说道。她散发出来的气息与以往大不相同,令士道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若是普通的男生,或许可以用单纯太迟钝这个理由原谅,但你身负要让精灵迷恋上自己的使命,还做出这种表现,可就伤脑筋了呢。你要是不能更理解女孩子的辛苦,可能会为往后的生活带来障碍。」
「辛苦,男生也一样啊──」
「男生当然也有男生的辛苦吧!但是,女生的辛苦跟男生的辛苦又大不相同!男生踏出家门可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敌人,但女生除了显而易见的敌人之外,还有装成同伴向敌人泄露情报,或是假装误射朝自己背后开枪的家伙在等著!」
「好阴险!」
士道大声吶喊后,琴里便「哼」的一声扬起嘴唇。
「……如果有机会,你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只有女生的对话,十之八九都在讲不在现场的女生朋友的坏话。」
「呜哇,那是怎样,我才不想听咧!」
「不只如此,还有明明没有尿意却不得不陪同上厕所的同侪压力;在更衣室的谍报和牵制:上体育课若是认真较劲就会被说成是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一到家政课的烹饪实习,男生就会对自己投以期待的眼光;穿裙子经常得注意会不会不小心曝光;一旦出门就会置身在色狼和搭讪男的威胁之中……!这就是处于现代社会的女生的辛苦啦……!」
琴里不同于以往热烈地述说……士道虽然觉得她太过恶意强调,但被她的气势所震慑,一句话都无法反驳。
「……我……我知道了啦。抱歉啦,我以后会注意──」
士道脸颊垂下汗水如此说道,但琴里似乎气还是没消。她一脸不悦地交抱双臂,怒气冲冲地说道:
「不行!这不是只要留意就能解决的问题!我必须直接让你体会到身为女孩子的辛苦!」
「直接……那怎么可能办到啊?」
士道语带叹息地说完,琴里便露出奸险万分的表情狞笑。
「哎呀,是这样吗?我说……士织美眉?」
「什么……!」
士道听见琴里喊出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听到的名字,便僵住了身体。
◇
……然后,时间来到了现在。
「唉……」
士道在上课中将手肘拄在书桌上,叹了一大口气。顺带一提,他的座位还是老地方,在十香和折纸的中间。刚好「士道」被当作请假看待,所以老师吩咐他坐在那里。明明是坐习惯的位子,只不过是穿了裙子,触感竟然如此不同,令士道超想飙泪。
没错。士织是以前士道对讨厌男人的精灵展开攻势时,穿女装所产生的名字。
当然,士道有对怎么想都是琴里故意找麻烦而想出的主意提出抗议,坚决反对。不过,琴里手上握有士道过去的各种弱点,令士道无权反抗……结果,士织便以一日限定的方式再次重生。
而且,他还被迫宣誓今天一天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以女孩子的身分度过……不过,反正士道最害怕的就是被人发现士道和士织是同一个人,所以就算琴里没这么说,士道也必须完全扮演一个女孩子。
就在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宣告下课的铃声响起。这下子,第二堂课也结束了。只要再挨过四小时的课程,士道就能回复男生的姿态。士道打算准备下一堂课要用的东西,便开始收拾桌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察觉到不对劲。
「奇怪……?」
收起课本的同学们接二连三离开座位,走出了教室。
「怎……怎么回事?大家为什么都离开了教室?」
正当士道感到惊慌失措的时候,十香歪著头从座位站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士织。下一堂课不是体育课吗?」
「噢……什么嘛,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这样呢……所以说──」
士道吐出安心的气息,还没吐完──脸色就瞬间刷白。
体育课的话,就代表──
「士织,差不多该去女子更衣室喽。」
士道僵住身子,折纸便牵起士道的手,然后用力拉他让他站起身。
「啊!喂!」
可能是受到折纸的行为影响,十香也握住士道的另一只手。士道慌慌张张地用力摇摇头。
「其……其实啊!我忘记带体育服了,今天打算在旁边看大家上课……」
「那这个是?」
折纸打开士道带来的书包,让他看里面的内容。书包里确实放著装体育服的袋子,看来琴里似乎事先准备好了。
「什么……!未免太周到了吧……」
「不快点去的话,上课会迟到。」
「喂!要跟士织一起去更衣室的人是我!」
两人互相竞争抓著士道的双手,就这么拖著他走。
「喂……!你们两个!应该说,先不论折纸,十香!我去女生更衣室,就代表你也要在我面前换衣服喔!」
士道说完,十香一瞬间抖了一下肩膀,但随后又像是改变想法似的摇了摇头。
「唔……那确实有点难为情。但……但是,没关系。」
「什……什么没关系?」
士道询问后,十香便将脸靠近士道的耳朵。
「……我听琴里说了,其实你一直很想当女生。所以她拜托我,希望至少今天一天把你当作女生看待。为了士道,我会努力。」
「那家伙干了什么好事啊!」
琴里事先做的准备事项太过面面俱到,令士道发出哀号。
在谈论这件事的期间,士道也确确实实被拖著走,踏进没有「男人」踏进过的圣地──女子更衣室。
有好几名清纯年轻的少女无惧他人的眼光,露出她们柔嫩的肌肤。从后颈到肩膀的性感曲线、包覆著内衣的乳房、苗条的腰身、令人不禁想来回抚摸的臀部。士道被这些画面包围,发出不成声的哀号。
「……!」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这里是女生的圣域,不可能有男学生存在。没错──除了一个人以外。
「呜哇……!」
「提问。你怎么了,耶俱…………!」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两道熟悉的声音。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有一对长相别无二致的双胞胎站在那里。她们分别是就读士道等人隔壁班的精灵,八舞耶俱矢与八舞夕弦。
由于体育课是和隔壁班一起上,她们会在更衣室里并不奇怪,不过──
「什么!」
士道不由自主地大叫出声后,满脸通红,屏住了呼吸。理由很单纯,因为八舞姊妹的模样。两人大概也在换衣服吧,耶俱矢脱下裙子,只穿著女用衬衫,而夕弦则是反过来,脱掉了上衣,露出被内衣包覆的丰满上围。
八舞姊妹也注意到士道的视线了吧,只见两人涨红了脸,急忙遮住肌肤。
不过顿了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般深思后,再次缓缓露出肌肤。
「呵……呵呵,原……原来是士织啊。这样啊,汝这一堂也是体育课啊。」
「提醒。耶俱矢,你的声音在发抖。士织是女生,女生。」
「不……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我又不觉得害羞!」
耶俱矢以明显感到害羞的模样高声说道。看样子……琴里似乎也事先跟八舞姊妹沟通过了。
「你们两个,关于琴里的事啊……」
怎么能让她们再误会下去。士道出声打算解释,不过──话还没说完就中断了。
因为士道发出声音的瞬间,有人突然把他身上穿的裙子一把往下拉。想都不用想,是折纸。
「呀──呀啊啊啊啊啊!」
即使士道急忙想把裙子拉回原来的位置,但为时已晚,裙子早就被折纸以高超的技巧夺走。
「你……你干嘛啦,折纸!」
「帮你换衣服。动作不快一点的话,体育课就要开始了。」
「不……不用你帮我,我自己会──!」
士道原本想出声抗议,不过……又止住了话语。因为他眼角余光看见八舞姊妹脸上露出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的表情。
「呵呵……这样啊,换衣服啊。那么吾等八舞也得一起帮忙才行啊。」
「肯定。换穿衣服这方面,夕弦和耶俱矢经验丰富。」
说完,两人蠕动著十指,逐渐逼近士道。
「什么……!怎么连你们都这样……!」
士道怀抱著绝望的心情低喃后,对十香投以求助的视线。
然而──
「唔……士织不是觉得很困扰吗?」
「呵呵,吾之眷属啊,汝无须担心。士织只是在害羞罢了。」
「唔……真的吗?」
「当然。汝想想看,待会儿要上两小时的体育课,若是没换衣服会如何?吾等只不过是帮忙他而已。」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嗯!那我也来帮忙!」
「不要受骗啊,十香──!」
即使士道高声吶喊也没有起任何作用。十香、折纸、耶俱矢及夕弦一步步逼近后退的士道。
「别担心,士织,我会确实帮你换好衣服的。」
「…………」
「呵呵,夕弦,准备体育服。」
「肯定。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从袋子里拿出士道体育服的夕弦赫然屏住了呼吸。
「唔……?夕弦,你怎么了?」
「战栗。大家看看这个。」
「…………!」
夕弦摊开体育服后,所有人都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没错。因为眼前的并非最近成为主流的五分裤款式的体育服,而是魅惑人心的三角运动裤。
「什么……!」
看见这出乎意料的裤形,连士道也不禁哑然失声。虽说是琴里准备的东西,但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到这种地步──
「呵……呵……想不到竟然藏了这么个怪物呀。」
「惊愕。超乎夕弦的想像。」
「耶俱矢、夕弦,这到底是什么啊?跟我的形状不一样耶。」
「…………」
在精灵们谈话的时候,折纸慢慢地从自己的体育袋里拿出相机。而且,不是刚才拿来猛拍士道的小型数位照相机,而是装有巨大镜头的单眼相机。
「喂……喂……你们……?该不会……要我穿上那件体育裤吧?」
士道战战兢兢地发出声音后,四人便同时转身面向士道。
她们的眼里除了先前的兴奋之外──似乎还散发出带有某种使命的战士般率真的光芒。
「喂……等……一下……啦。听我说──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透过变声器发出的可爱惨叫声响彻了整间女子更衣室。
◇
「呼……呼……!」
上完体育课,回到教室的士道肩膀剧烈地上下摆动。
在那之后,士道拚命抵抗,并且抛下自尊心哭著哀求她们,才总算守住男生珍贵的东西。
……最后,还是以忘记带体育服为由,借了备用的五分体育裤,混进女生当中上课。
不过,这下子六小时的课程已经上完了四小时。只要避免引人注目地撑过剩下的两小时,就能结束这有如恶梦的时间。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然而──
「好了……差不多该移动喽。」
十香如此说完,便从座位上站起来。
「咦?移动……」
「你在说什么啊?下一堂课不是家政课要烹饪实习吗?要去调理室啊。」
「啊……」
说到这里,士织因为刚才的骚动而忘得一乾二净,今天确实有家政课。怪不得午休时间拿出便当来吃的学生异常地少,大概是算计好要把家政课做出的菜拿来当午餐吃吧。
「家政课啊……」
士道搔了搔脸颊。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上像国语或是数学那样只要安静坐著就能上完的科目……但是,总比刚才的体育课要好太多了。
……应该说,如果是夏天,大概会被逼著穿上学校泳装到游泳池上体育课吧……这事态光是想像就令人害怕得直打颤。
「对喔……好,那我们走吧。」
「嗯!」
「…………」
士道说完,十香和折纸便点了点头。
拿起围裙和三角头巾(这些也早已放在书包里),前往家政教室。调理室里已经有几名学生先到,似乎在为实习做准备。
士道从袋子里拿出围裙和三角头巾穿戴上。这时,一张写著「正确围围裙的方法」的纸条从袋子里掉了出来,士道看见纸上画的裸体围裙图,一语不发地将它捏皱。
不久后,宣告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家政科老师和剩下的学生陆陆续续移动到调理室。在来禅高中,这类实习大多以不固定的规则编排上课的学生。比如说,以前就曾经为了充实个人的作业量而男女分开上烹饪实习课,或是两个班级同时实习,再彼此吃对方做的菜。
然后,今天好像是合在一起──像刚才体育课那样,三班、四班的女生一起上实习课的样子。于是,八舞姊妹并肩走进教室。
「哦,又见面了呢,士织。」
「首肯。士织非常适合穿围裙和戴三角头巾,令人嫉妒呢。」
「哈哈……总之,请多指教了。」
士道露出苦笑后,看起来温柔婉约的家政老师彷佛算好时间一样高声说道:
「好,那么各位同学,今天来做蛋包饭吧。」
老师简单地说明做菜的程序。说明完后,各组人员开始做菜。
通常一组由五到六名同学组成。顺带一提,士道那组有他自己、十香、折纸、耶俱矢、夕弦五人。
「好,那么开始做吧!」
「是!」
听见十香说的话,八舞姊妹精神百倍地举起拳头。士道看见三人的模样,露出苦笑。而折纸则是拿著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像是电视台摄影师使用的那种巨大摄影机,拍摄士道的模样。
「……折纸?」
「什么事?」
「……不,没事。」
总觉得吐槽她就输了。士道尽可能不去在意,也开始做菜。
将洋葱切丁,切鸡肉,放进锅子里炒,一边撒上胡椒盐调味,然后加入白饭,用番茄酱增添色彩。
接著煎蛋,包住鸡肉饭就大功告成了。
不过──
「唔……士织,蛋要怎么煎啊?」
在打完蛋的时候,十香一脸困惑地皱起眉头。
「嗯?喔喔,那我示范一次给你看好了。你要用蛋皮包起来,还是切开会有浓稠蛋液流下来的那种?」
士道询问后,十香便露出闪闪发亮的眼神。
「我要浓稠蛋液流下来的那种!」
「了解。那你看一下我怎么做喔。」
说完,士道在热过的平底锅上溶化奶油后,倒进蛋汁,接著快速地晃动平底锅,煎成漂亮的蛋包,然后把它放到盘子上的鸡肉饭上方。
「唔……?士织,这是什么?」
「呵呵,你看好喽。」
说完,士道拿起菜刀将刀尖抵在蛋包上,纵向划开一刀。
于是煎好的美丽蛋包表面因为自身的重量而往左右垂下,露出浓稠的切面。
「喔喔!是浓稠的蛋包饭!」
十香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结果彷佛配合这个时间点似的,周围也响起赞叹声──士道班上的长舌三人组亚衣、麻衣、美衣快步从隔壁组走来。77人
「喔喔!」
「好会煎喔!」
「我可以尝一下味道吗?」
三人一边说著一边拿起汤匙和番茄酱。
「啊,请等一下。」
士道制止三人,在蛋包饭上淋上他用刚才调理室现有的酱汁、番茄酱、奶油和清汤等混合在一起熬煮而成的士道特制半釉汁(风)酱汁。
「请用。」
士道再次端出盘子后,亚衣、麻衣、美衣便咽了口水,用汤匙舀起蛋包饭,一口丢进嘴里。
然后仔细咀嚼──接著瞪大了双眼。
「啊,真是味道的珠宝盒啊!」
「滑嫩的口感砰的一声在口中跳舞!」
「实在是太~~好~~吃~~啦啊啊啊啊啊啊!」
亚衣的脸上染上惊愕之色,麻衣露出陶醉的表情,至于美衣则是嘴里吐出了光芒──看起来像是啦。顺带一提,士道不觉得有放什么会在嘴里砰一声的东西,她到底是吃了什么?
看见亚衣、麻衣、美衣夸张的反应,调理室里的其他同学也说著:「怎么了?怎么了?」纷纷聚集过来。
于是,这次换十香和八舞姊妹拿起汤匙参战。
「士……士织!我也想吃!」
「献上供品给吾等吧!」
「恳求。吃一口就好。」
「喔……喔喔……可以啊。你们吃吧。」
士道说完,十香、耶俱矢以及夕弦便同时在嘴里塞进一大口蛋包饭。
结果──
「唔唔!」
「啊呼……!」
「陶醉。啊啊──」
这次换三人露出了心荡神迷的表情。四周充满了闪耀的光芒,总觉得一瞬间有种三人变成全裸做出反应的画面浮现眼前──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啦。不过,重点部位都有用头发和光芒巧妙地遮住。
插图007
「你……你们未免也太夸张了……」
正当士道搔著脸颊露出苦笑时,他感觉到有人在拉他的围裙裙襬。往旁边一看,发现折纸拿著盛著鸡肉饭的白色盘子站在那里。
「嗯……?怎么了,折纸?」
「也帮我加上──士织的浓稠汁液。」
「说法未免太邪恶了吧!」
即使士道发出哀号声,折纸似乎也没有放弃的打算,死皮赖脸地将盛著鸡肉饭的盘子递到士道眼前。顺带一提,摄影机用三脚架固定住,依然朝向这里。
「我想要……士织浓郁的……」
「我……我知道了!知道了啦,你给我安静一点!」
此时,他发现到……
站在周围的学生们都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表情,时不时地瞥向士道。
「咦……?大……大家……?」
士道说完,学生们一瞬间移开视线──不过,马上又对他投以视线。
士道叹了一大口气说:
「……请排成一排。」
「…………!」
学生们剎那间露出开朗的神情,在士道的身边排成一条人龙。
◇
「终于……结束……了……」
士道听著下课铃声,放松全身的肌肉,无力地趴在桌上。
但是,应该没有人会责怪他吧。因为士道终于过完了当士织的一天,放学前的班会也已经开完,接下来只剩下回家了。如此一来,也能跟这轻飘飘的裙子说再见了。
「好……回家吧。现在立刻回家,尽快回家吧。」
「唔……?嗯。」
士道整理好东西后站起身,趁还没被同班同学逮到之前,拉著十香快步走出教室。
「呵呵,汝这么急是打算去哪里啊……喂,你要去哪里啊,等一下啦!」
「制止。请不要丢下夕弦和耶俱矢两个人走掉。」
然后,途中在走廊和八舞姊妹会合,换好鞋子,走到校舍外。士道这时候才终于吐出安心的气息。
「呼……这下子我就安心了。」
不过──事态并没有到此结束。
「啊!」
士道带著十香和八舞姊妹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突然有一道熟悉的悦耳声音传进他的耳里。
往声音来源一看,发现一名身穿水手服的高挑少女正吃惊得瞪大双眼。
「美……美九……!」
士道不由自主地呼唤她的名字。
没错。站在那里的是精灵,同时也是日本人气首屈一指的偶像诱宵美九本人。
美九一脸兴奋地快步走近士道后,一把抓起他的手。
「达令……不对,士织!你怎么会在这里!」
「喔……喔喔……有点原因……」
士道要蒙混过去似的游移视线后,美九便以凶猛的气势拉著士道的手。
「没……没想到人家还能再次见到士织!太感动了!老天爷并没有抛弃人家!啊啊,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有……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才不夸张呢!啊啊!而且大家都在!这真是太巧了!只能去喝茶了吧!人家刚好发现了一间不错的店,正想邀大家一起去呢!」
「咦……!」
听见美九说的话,士道颤了一下肩膀。喝茶……这就表示,要直接前往咖啡厅吧。也就是说……以士织的装扮去。
「等……等一下啦!至少让我换完衣服再去……」
「怎么可能让你去换衣服嘛!人家好不容易才见到士织,就这么分开实在太令人伤心了!欸,大家也想去喝茶吧?也有美味的蛋糕可以吃哟~~」
美九说完,十香和八舞姊妹的耳朵抽动了一下。
「喔喔,真不错呢!」
「呵呵……今天是供品的庆典啊。」
「期待。好想去吃看看。」
「好!那就拍板定案喽!啊,机会难得,也邀请四糸乃和琴里一起过来吧!电话、电话。」
「你……你们……!」
士道露出愕然的表情。这也难怪。因为士道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回家,却万万没想到要再延续当士织的时间,要他不绝望才难吧。
不过,美九一点儿也不在意士道的表情,只顾著打电话给四糸乃和琴里,告诉她们会合的地点和时间后,便一脸愉悦地踏著轻快的步伐拉起士道的手。
「好了!我们走吧!店家在车站前面,我们搭公车去吧~~」
「喂……喂!等一下……!」
反抗也没用,士道被美九拉到附近的公车站牌。
然后好巧不巧,在士道一行人抵达站牌时,前往目的地的公车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到站。
「好了,士织,我们上去吧。」
「我……我不要!我要回家──!」
即使士道像个赖皮的孩子一样大声吶喊也丝毫起不了作用,被半强迫地拖上了公车。
或许也是放学时间的关系,公车里非常拥挤。士道被推进先上车的乘客之间,挤到了公车的中央地带。
「呜……呜呜……」
既然已经被逼上公车,反抗也没有意义。士道以一种像是坐上载货马车,一路摇摇晃晃要被卖到市场的小牛的心情,轻声发出呻吟。
──不知经过了多久,在大约停了两个公车站,数名乘客上下车的时候──
「……咦?」
士道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感觉,于是发出细小的声音。
刚才,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屁股一带。
「…………不……不对,是我多心了吧……」
士道嘴里喃喃自语彷佛在说服自己似的,轻轻咳了咳,将视线移向窗外。
不过,几秒后,又有什么东西在抚摸士道的屁股。
「……!」
士道抖了一下肩膀。刚才的感觉显然不是自己多心。
没错。有人在挤满人的公车中,趁著人多拥挤偷摸士道的屁股。
──是色狼。
「不……不会吧……」
在士道脸色苍白时,色狼的行为变本加厉,慢慢把手伸进士道的裙子里,不断抚摸他的大腿内侧。
「……!」
即使士道想大声斥责,却没办法好好发出声音。身体因恐惧和羞耻而僵硬,无法动弹。
「……请……请不要这样……」
士道拚死挤出声音,恳求般对应该是站在自己后方的人说了。
不过,这似乎成了反效果。色狼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抚弄士道臀部的手部动作旋即益发激烈,色狼的指尖从内裤下方侵入里面。
「噫……!」
面对意想不到的事态,士道害怕得牙齿直打颤。
「唔……?士织,你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十香似乎察觉到士道不对劲而对他说话。于是,士道满脸通红,眼眶渗出泪水,对十香呢喃:
「有……有人……在摸我的屁股……」
「你……你说什么?」
士道说完,十香便瞪大了双眼,立刻抓住站在士道后方的人的手。
「喂,你这家伙在做什──嗯?」
然而,十香话说到一半便止住话语,露出疑惑的表情。
身体放松的士道循著十香的视线望向后方,然后──跟十香一样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
这也难怪。因为站在那里的人是──
「折……折纸!」
没错,正是刚才应该早就在教室分开的折纸。而且她用没被十香抓住的另一只手拿著手持型摄影机,目不转睛地凝视著士道。
「找到你了。」
「不是吧……还找到你了咧。我刚才真的怕得要死耶……」
士道发现不知为何,自己知道犯人是折纸后感到莫名安心。
总觉得感觉已经麻痹了。
「拍到了好画面。」
「…………」
士道对面无表情如此说道的折纸叹了一大口气。
十几分钟后,公车抵达了目的地。士道一行人从乘客中挤出来,依序下车。
「呼……所以,美九,那间咖啡厅在哪里啊?」
「在这里哟。不过……呵呵!」
士道说完,美九一脸愉悦地微笑。
「不……不过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你一开始还心不甘情不愿的,现在倒是挺有兴致的呢~~」
「……我只是知道自己插翅难飞,所以想早点喝完走人罢了。」
士道眯起眼睛,像是在发牢骚似的说道。于是,美九又「呵呵呵」地浮现笑容。这时,八舞姊妹环抱双臂对美九说:
「哼,汝让吾等体会到挤成沙丁鱼的难受滋味。若是甜点味道太平凡,本宫可无法接受。」
「首肯。到时候夕弦会大肆宣扬诱宵美九推荐的东西没什么了不起的。」
「呵呵,放心吧。人家保证绝对好吃~~不过……」
美九继续说道:
「最近电视上好像有介绍那家店,所以马上就大排长龙了呢~~现在又是放学时间,动作不快点的话,可能会没位子哟。」
「唔,那可就伤脑筋了啊。我们快点走吧!」
十香催促著说道。不过,美九却轻轻摇了摇头。
「在那之前,我们得先去和四糸乃、琴里约好碰头的地点迎接她们才行。失策了呢,要是集合时间再约早一点就好了。」
美九望著街头的时钟嘟哝。士道见状,耸了耸肩高声说道:
「那么,你们先去吧。我去接她们两个。」
「咦?你该不会是打算找藉口逃走吧,士织~~」
美九对士道投以怀疑的眼神。于是士道的额头冒出了汗水。
「我……我不会逃走啦……」
「呵呵呵,人家闹你的啦。那么,可以拜托你吗,士织?人家和她们约在对面百货公司前面的喷水池。店家叫作『Premier』,从这里直直走下去就能看到了。」
「好,我知道了。那么,待会儿见。」
士道轻轻挥了挥手后,美九和夕弦同样向他挥了挥手,十香精神奕奕地挥动手臂,而耶俱矢则是装模作样地竖起两根手指,像是在说「Adios(注:西班牙语,再见之意)」一样举起手。就在这个时候,士道发现折纸背对著所有人。
「嗯……?折纸,你不去吗?」
「我要……准备一点东西。等一下再跟你们会合。」
「……这……这样啊……」
士道虽然对准备一词隐约感到不安,但他轻易就明白深入追究想必对谁都没有好处。于是,他带著僵硬的笑容目送折纸快步离去的背影。
「好了……那么,我去接四糸乃和琴里吧。」
士道一边注意裙襬,前往碰面地点。不久,便看见指定的大喷水池。
「我看看,她们两个人在哪里……」
士道寻找理应被美九约出来的两人,探头探脑地环顾四周。于是,在喷水池前发现一名少女的身影。
那名少女身材娇小,戴著一顶报童帽。她宛如蓝宝石般的美丽双眸与戴在左手的兔子手偶令人印象深刻。她是四糸乃,与十香等人一样,是士道过去封印灵力的精灵。
不过──在看见四糸乃身影的同时,士道察觉到不对劲。因为四糸乃被三名左右的男子搭话,低著头一脸困扰的模样。
而且看起来似乎并不像在问路。男人们死皮赖脸地邀四糸乃和他们去玩,这就是俗称的……搭讪吧。
「喂、喂……真的假的啊。」
士道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四糸乃确实有著一副可爱的容貌,但是……外表看起来像是国中生。那群男人未免太没有节操了吧。要是琴里在,应该就能顺利把他们赶走吧。不过……看来,她还没有抵达碰面的地点。
也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士道下定决心后,介入四糸乃和男人们之间。
「……好了!不好意思!」
于是,四糸乃和左手的手偶「四糸奈」大吃一惊地发出声音。
「啊……!」
「士道……不对,士织!」
「嗨,四糸乃、四糸奈。抱歉,我来迟了。」
士道朝她们微笑好让两人感到安心,接著望向之前纠缠四糸乃的男人们。
「……事情就是这样,这孩子在等我。所以不好意思──」
士道话还没说完,男人们互相对视,耸了耸肩。
「不是吧,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呢?」
「就是说啊,一直吊我们胃口,结果拍拍屁股走人,未免太过分了吧!」
「啊,对了,要不然你也一起来玩嘛。这样不就好了吗?好,就这么决定了!」
其中一名男子如此说完,亲昵地触碰士道的肩膀。
士道皱起脸孔。看来,他们似乎听不懂人话。
「……告辞了!」
士道拨开男人的手后,牵起四糸乃的手打算离开现场。
不过──
「喂,给我站住!」
可能是士道的态度惹火对方了,刚才被士道拨开手的男人用力抓住士道的手臂。
「唔……」
「士……士织……!」
士道瞄了一眼四糸乃。她看起来非常害怕的样子。如果没有「四糸奈」在,她的精神状态可能早就变得不稳定,造成灵力逆流。
当务之急就是让四糸乃远离这群男人。士道如此思考后,将脸凑近四糸乃耳边小声说道:
「大家在前面一家叫作『Premier』的咖啡厅,你先过去。」
「咦,可……可是……」
「别可是了,知道了吗?我也会马上过去。」
士道如此说完,推了一下四糸乃的背。四糸乃虽然忧心忡忡地看了士道一眼,但随后便下定某种决心般抿起双唇,奔驰在路上离开。
「啊~~啊,跑掉了。」
「真可惜。」
「算了,无所谓。反正找到更可爱的女生了。」
男子们如此说完便包围住士道。
「那我们走吧。」
「你要逃也行,不过我们就不得不去追刚才那个女生喽~~」
说完,男子拉起士道的手臂,半强迫地拉他前进。
「唔……」
士道无法反抗,穿过大街,被带到杳无人迹的小巷子里。
「好了……该拿你怎么办呢?」
其中一个男人说完,其他两个男人便扬起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
「你说怎么办是吗?」
「那还用说吗,对吧?」
说完,对士道露出淫秽的笑容。
对方采取如此露骨的态度,就算是士道,也明白自己的贞操有可能不保。一道汗水流过他的脸颊。
不过,士道还有一个大绝招,应该能让他们在一瞬间失去斗志的必杀绝招。
「抱歉在你们兴致高昂的时候扫你们的兴,不过,我想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喔。」
「啊?」
「很可惜的──」
士道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后,撕下贴在喉咙的变声器。
「我是男的。」
接著,用男生──士道的声音如此说道。男人们的脸上一瞬间染上惊愕之色。
「什么……!真……真的假的啊……」
「你长成这样!是男生!」
「喂、喂……不会吧……」
三人露出宛如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的表情,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士道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下子,他们把士道抓来应该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然而──
「……你们……觉……觉得怎么样?」
「问……问我怎么样啊……你说呢?」
「就……就是说啊……对吧?」
男人们互相点了点头后,同时竖起大拇指。
「「「因为很可爱……我可以!」」」
「什么……!」
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高八度的声音。
「你……你们头脑还正常吗?振作一点!就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这样很奇怪吧!」
「不……我本来应该是直男啦……但你,我好像可以!」
「没错、没错……反而比普通女生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性感魅力……」
「男人就是要有胆量,什么都要试一试嘛……」
说完,男人们呼吸急促,一步步逼近士道。
「噫……!」
士道这次真的感觉到危机,缩起身体。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
「…………」
一名少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士道等人所在的小巷子里。
那名少年一身黑色的穿著,身材娇小。由于把帽檐压得极低,难以窥探他的表情,不过从他冷静沉著的态度看来,想必并非等闲之辈。
「啊……」
男人们因为士道的视线,也终于发现到少年的存在了。他们顿了一拍后,回头望向后方。
──不过,太迟了。在男人们回过头的瞬间,少年朝地面一蹬,用脚尖往上踢向离他最近的男人的下巴。男人的头晃了一大圈后,无声地昏了过去。
「什么……!」
「你……你这家伙是谁啊!」
剩下两名男子惊慌失措的声音响遍整条小巷。
不过,少年丝毫没有动摇地压低姿势后,用和刚才一样的方式踢向男人们,让他们晕厥。
换算成时间,仅仅十秒。身手非凡无比。
「……!」
士道怔怔地看著这幅情景,过了数秒后,赫然抖了一下肩膀。由于事出突然,他一下子意会不过来,但后来总算理解有一名神秘的少年出现,并且救了他。士道连忙将变声器重新贴到喉咙上,高声说道:
「那……那个……非常谢谢你替我解围。」
「小事一桩,用不著道谢。」
少年以沉著的口吻如此说道。
「……嗯?」
不过……士道在这时皱起眉头。因为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好耳熟。
「你……你该不会是……」
「刚才真是危险呢。」
士道露出哑然的模样指著少年,少年便脱下压低至盖住眼睛的棒球帽。
「折……折纸……!」
没错。站在士道眼前的,就是将头发向后扎起的鸢一折纸小姐本人。
「你……你怎么打扮成这样……」
虽然士道自己的打扮也没资格说别人怎样,但他就是忍不住想问。于是,折纸理所当然般点了点头。
「现在的我不是折纸,而是──鸢一折远,折纸的堂哥。」
「什……什么!」
「如果是现在的我,就能接受士织。」
说完,折纸整个人贴向士道。看样子,她所谓的准备就是指这件事吧。
「等……等一下啦!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今天一天,我已经了解你的决心。如果你打算以士织的身分活下去,我也会支持你。」
「你误会了啦!话说,你不要趁乱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啦!」
「没关系的。我可以满足士织。」
折纸一本正经地把脸靠过去。这就像是原本来了只猫,却被更凶猛的狮子给打败。而猫咪的猎物士道则是发出「噫噫噫」的窝囊声音,扭动著身躯。
就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耳熟的声音。
「给我等一下!到此为止!」
「你这混帐就是带走士织的男人吧!」
发出声音的似乎是琴里和十香。往声音来源望去,发现两人的背后还站著四糸乃、八舞姊妹以及美九。看样子,是四糸乃把大家叫来的,琴里似乎也在中途跟她们会合。
不过,精灵们看见向士织求爱的「男人」后,脸上纷纷染上惊愕之色。
「什么……!」
「鸢一……折纸!」
「…………」
折纸因为十香等人登场而一瞬间停下了动作,但马上又开始抚弄士道的衣服。
「等一下!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你干嘛若无其事地继续啊!」
「我……我觉得这样不好……」
「呵呵,竟然想一个人独享,真是无礼的家伙!」
「首肯。也让夕弦和耶俱矢加入。」
「讨厌啦,人家也想女扮男装,跟士织做禁忌的事!」
精灵们大声吶喊著这些话,一起涌进小巷内。
◇
「……对不起。」
约过了两小时后,士道回到家中,终于从士织模式换回平常的服装,然后向琴里深深地低下头道歉。
「你……你干嘛突然跟我道歉啊……」
「……今天一天,我深刻体会到女生有多么辛苦了。我不会再说出藐视女生的话,请你原谅我吧。」
士道真切地述说赔罪的话语后,琴里才总算谅解似的用鼻子哼了一声。
「知道就好……今天的事情我也有该反省的部分。那个……幸好你没事。」
说完,琴里一脸尴尬地挪开视线。士道抬起头后,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我太轻率了。对不起喔,琴里。」
「?对不起我什么?你刚才不是已经道过歉了──」
「啊……不是那件事啦。我是想说……那个……昨天的衣服,你穿起来很好看喔。」
「什么……!」
士道说完,琴里的脸瞬间涨红。
「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因为想要你夸我……!」
「我知道……是我自己忘记说而已。别在意。」
「哼……哼!那是当然的啊。不过……总之……谢谢啦。」
「嗯。」
士道轻轻点了点头后,琴里便别开脸,整个屁股往后坐在沙发上。
「对……对了,你不用准备晚餐吗?」
「噢,对喔。慢慢开始来准备吧。」
士道露出微笑,伸了伸懒腰后,收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嗯……?」
看了手机萤幕,发现上面显示出「殿町宏人」这个名字。他跟士道就读同一个班级,是士道的朋友。
「──喂?是殿町吗?」
『喔喔,五河!你身体还好吗?听说你得了流感,发烧到五十六度……』
「喂,等一下,你是听谁说的啊?是哪个群马县会发生的事啊?」
尽管士道额头渗出汗水如此问道,殿町也只是悠哉地说著:
『是听谁说的呢?哎,那种事情一点都不重要啦。对了,五河,听说今天来特别旁听的女生士织是你的堂妹?所以你应该知道她的联络方式喽?』
「……知道是知道,但我不告诉你。」
听见士道这么说,殿町发出「啊唔……」的痛苦呻吟。
『我……我又不是为了要她的电话才打给你的……好啦,是有点想要啦……总……总之!那你帮我转告士织!事情闹大了喔!』
「事情闹大……?到底是什么事?」
『别管了,你立刻上网捜寻「诱宵美九」!是最新报导!你看了真的会大吃一惊!』
「什么啊……?」
士道听不懂殿町在说些什么,皱起了眉头。但之后殿町仍然啰嗦地重复同样的话,士道只好敷衍地回答:「知道了、知道了啦。」然后挂断电话。
「受不了……到底是怎样啊?」
反正一定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士道还是有些在意,便用手机连上网路,搜寻「诱宵美九」。结果──
「什么……!」
士道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搜寻结果显示在页面最上方的,是疑似某人拍到的美九私底下的照片,不过……她的旁边,正巧拍到了士织模式的士道。
「这……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士道双眼游移,用颤抖的指尖查看情报出处。
看样子,来源似乎是今天偶然看见美九的歌迷擅自拍下照片,伴随著一句感想将图档上传到某个社群网站上。仅数小时的时间便被转发到世界各地,还上了新闻网站。
不过,恶梦还不只如此。
针对这篇报导的留言大多数是在谈论美九,但是……也能看见许多提及她旁边被拍到的神秘少女的留言,数量和美九不相上下。
「隔壁的女生是谁?」「是美九九的朋友吗?」「超可爱的。」「怎么看都是模特儿,要不然就是偶像吧?」「没看过她耶。」「是哪一间事务所的?」等等……
到最后甚至有人把士织的部分裁切下来,经过编辑,加上像漫画一样的对话框,让士织说出自己喜欢的词句,到处流传这种加工过的图片……而且大多是猥亵的言词,已经呈现小规模的网路偶像状态。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当士道僵住身体的时候,琴里似乎察觉到他的状况,探头看手机萤幕。数秒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呵呵!你很受欢迎嘛,士织。」
「我已经……受够……当女生了……」
士道看似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