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0卷 Ver2.0
  5. Nurse A Live
  6. 繁体版

Nurse A Live
2017-06-23 09:44:00

		

某日放学后
正在来禅高中东校舍四楼的物理准备室为课题评分的村雨令音,突然抬起来头
装饰着厚重黑眼圈的双眸一下一下的眨着,微微歪头
理由很简单,因为从门外,似乎是听到了有什么在走廊上狂奔一般的噪音
“……什么啊?”
轻声呢喃,把红笔放在了桌子上
在这瞬间,物理准备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了,一名女学生探进头来
“馁…令音?在吗?”
“……十香?”
看到了少女的容貌之后,令音歪了歪头
长到腰部的夜色长发,陶瓷般白皙的肌肤,是个走在街上的话谁都会回望的美少女
但是那头长发,现在却是乱的披头散发,肌肤上也有刮伤,制服凌乱不已,外套上的纽扣都掉了
——简直就像,刚才被什么人袭击了那样
“哦哦,令音你在啊!救……救救我!”
危险的话语让令音皱起了眉头
“……你这么气喘吁吁的,发生什么事了?”
被这么一问,十香用兴奋地语气开口说道
“告,告诉我打到腮腺炎的办法?”
“…….唔嗯?”
不明白十香的话的意思,令音搔了搔脸颊
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十香的方向,把脸探出门外看了看走廊的左右
…….但是当然,并没有发现袭击十香的怪物什么的
“令音?你在做什么啊?”
“…没什么,来你先坐下来。”
“唔——嗯。”
令音这么一说,十香就很乖的坐在了附近的椅子上
“……那么,刚才我是没听懂,能说明下吗?”
“嗯,嗯…!”
十香用力的点了点头,像是为了稳定心跳似的深呼吸了之后,开始了讲述
那一天早上,夜刀神十香,正义一副焦躁的样子盯着教室的入口看
“……唔,好慢,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边嘟囔着,一边把视线转向挂在黑板上方的钟
短针位于8和9之间,长针则指着6。已经到了要开晨会的时间了
但是——十香左手边的位置上,还是不见五河士道的声音
“士道……”
喉咙轻微颤抖,发出谁都听不到的声响
五河士道既是十香的同班同学——也是恩人
平常总是比十香早到学校的
“……唔。”
然后,十香双眉紧蹙
和坐在士道的位置再往里面一个的少女,对视了
长度刚到肩膀的头发,毫无生机的双眸,脸上的表情聊胜于无,像个人偶一般的少女
“……”
少女——鸢一折纸,沉默的从十香身上移开视线,把脸转向前方
还真是无趣,十香从鼻子里发出“哼”的声音,也移开了视线
然后,像是为了配合这一时机一般响起了铃声,教室里走进了娇小的班主任
负责社会学科的冈峰珠惠老师,昵称小珠,跟平时一样把点名簿放在了桌上,嫣然一笑张开了嘴
“那么,大家好啊——”
“小珠老师!”
像是为了盖过这声招呼似的,十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咦?咦?什么事?”
是被这突发状况吓到了吧,小珠老师睁大了眼睛
“士道还没来……”
十香一边用手指着士道的桌子一边说,珠惠则是“啊啊”的点了点头
“五河君的话,有和我联系过了哦。”
“是……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嗯,说是流行性腮腺炎。”
“腮腺炎……?”
这时,听到了像是晃动椅子的“咔擦”声
望向旁边,很难得的看到折纸在书桌上握住了拳头
“难道你,知道什么吗?”
“没什么。”
折纸,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虽然很在意,但是继续追问也不是办法,十香把视线转回来
“那么,那个腮腺炎对士道做了什么?”
“嗯?嗯……主要是因为生病身体不舒服,今天没法来学校了。”
“什,什么……”
十香瞪大眼睛,晃晃悠悠的做到了椅子上
“就是这么回事。”
“…啊啊原来如此,是流行性腮腺炎啊。”
令音轻轻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今天早上令音的上司五河琴里,也说了同样的话
原来如此“打到的方法”,还真是有十香风格的表达方式。其实是,治好士道腮腺炎的方法吧
“……但是。”
令音的表情稍有松懈,又把视线移到了十香身上
“……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这身打扮。”
令音看着十香凌乱的头发和衣服这么说道,十香则是不高兴的嘟起了嘴
“嗯…这个啊。”
十香知道士道缺席之后,大约过了7小时
二年四班的教室里,正在进行放学后的活动,分发给监护人的印刷品有四份,珠惠也在对各种联络事项进行口头说明
“…唔——”
但是,十香以贴在桌子上一样的姿势,对小珠的话充耳不闻
总算是忍耐了六节课……果然没有士道的学校,总觉得有些奇怪
事实上也没什么食欲,午休时买来的面包,一个都没吃完
“呃,那么,就是这样。”
小珠一边清了清嗓子一边说。看起来,联络事项的通知似乎是结束了。
然后,小珠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
“啊,对了,关于今天的印刷品,谁愿意送到五河同学家——”
“——哦哦?!”
鼓膜捕捉到这句话的瞬间,十香立起了摊在桌子上的上半身
“要去!我要去!”
叫喊着举起了右手
但是
“咦?呃…….”
珠惠把滑落的眼睛推了回去,很困扰似的脸颊渗出了汗水
理由很单纯,十香把头抬起来的那一瞬,折纸已经把手伸向了似的桌上,因此要拿印刷品的两只手就此重叠在了一起
“你……你这家伙,做什么啊!”
“这个由我来转送。”
十香拔高了抗议的音量,折纸则是一脸无表情的说道
“啥!……不要擅自决定啊!交给我!”
十香为了夺回印刷品,当场站了起来,刚把手伸出去,折纸一下子就把抓着印刷品的手往边上移开
“呜呜……”
“你的话,能力不足。”
“你,你说什么!?只是送印刷品这种程度的事我怎么会——”
“我会在把印刷品送给他之后,继续看护他,因为他的父母正在海外出差,饭都是他亲自做,应该十分困扰。”
“为,为什么你会连这种事都知道啊……?”
“这件事并不重要。”
就算十香惊讶的这么说了,折纸仍然是淡然的回复
但是,十香不可能因此退缩
“看护就由我来!晚餐我也会想办法!”
“很不现实——而且,这不只是他的问题。就算对我来说,也是不能忽视的重大事件。”
“你说什么…….?”
用和至今为止多少有些不同的神态说话的折纸,让十香用怀疑的眼神望了过去
折纸眯起眼睛,轻启双唇
“流行性耳下腺炎,通称流行性腮腺炎,是因为被流行性腮腺炎病毒感染而引发的病毒性疾病。”
“唔?”
突如其来的喋喋不休,让十香皱起眉头
但是,折纸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
“大多数案例都是在幼年时期出现病症,可是如果过了青年期的男性出现这种病症,还会并发睾丸炎等,生殖机能很有可能会受到严重的损害。”
“你,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为了我们的将来,这是不能忽视的事情。”
“……?”
说实话后半段是在说什么虽然听不懂,但是算了,折纸本来就没有道理对十香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反正就是不轻松的事情吧
十香弓起身子,像是要把折纸踢飞一般地把手伸了出去。
“哈!”
“…!”
这似乎是在预料之外。被十香的体重压制,折纸身体往后仰
就在这一刻,折纸手上的四张印刷品从开着的窗户往外飞去
“唔——”
下一瞬间,折纸就抓着窗框,“啪”的一下跃到空中
从背后传来了班级同学“哦哦!!”的叫声
然后,折纸用手抓住在空中飞舞的两张印刷品的同时,以安全跌倒的姿势,落到了地面上
“什么!……”
十香愕然的睁大眼睛
但是,没时间这么做了。剩下的印刷品,慢慢的随着重力就要落到地面上了。这样下去,就要把所有印刷品都交到折纸手上了
“怎么可以…!”
十香这么叫着,和折纸一样从窗户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被折纸接住的时候,抓到了剩下的两张
顺带一提,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安全跌倒,因此是强行用双脚着地
“好…唔…….”
教室在三楼,痛的想哭
但是呆站在这不是办法,先着地的折纸,狙击着十香拿着的印刷品,把手伸了过来
“——!”
“唔……!”
就在差一点点的时候形势交换了,相反的把手伸向折纸左手拿着的印刷品
但是折纸并没有那么天真。立刻扭转身子,躲过了十香的袭击
“你应该老老实实的交给我。”
“那是我的台词!士道家应该由我去!”
与之前相比,更加无法靠沟通解决了
火花四溅的两人拉开距离,之后,几乎同时蹬地
“…….事情就是这样。”
说完,十香把那两张皱巴巴的印刷品从裙子的口袋里拿了出来,在桌子上摊开……看起来,似乎是不分胜负啊
“……原来如此。”
算了,反正是理解了。一边用缝纫套件修补着外套,一边点了点头
然后,就像是配合这一时机一般,门被“咚咚”的敲响了,物理准备室迎来了第二名访客
“令音,能进来吗?”
嘴里含着加倍佳棒棒糖的双马尾少女,向内窥视着房间
——五河琴里,令音的上司,也是之前提到的腮腺炎患者•五河士道的妹妹。初中制服再加上外来人员专用拖鞋的打扮,手上还拎着书包
琴里一进入房间,瞪大了如同栗子一般圆滚滚的双眼看着十香
“哦?十香也在啊。”
“哦哦,这不是琴里吗。”
“真是难得,发生什么事了。”
这么说着,但是琴里没有看向十香,而是瞄向令音那里。是认为令音能简洁明了的说清楚吧?
“……啊啊,事实上……”
令音简洁的把刚才从十香那里听来的情况说明清楚了,琴里发出“哈啊”的叹气声,耸了耸肩
“原来如此,刚才会有报告说精神状态不稳定就是这个原因吧。”
“…….?精神状态?”
“啊啊,不用在意。”
十香明明歪着头,琴里却是挥挥手回复她
“嗯…….”
然后琴里一边发出唔嗯的声音一边露出陷入沉思的表情,突然又竖起手指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十香,你可以看护士道吗?”
琴里这么说了,十香啪的一下满面生辉
“可以吗!?”
“是的,现在家里就只有士道一个人,我想会有各种不便呢。我又有工作,要很迟才能回去……可以拜托你吗?”
“哦哦!交给我吧!”
十香“啪”的一下站了起来,“咚”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膛
“……”
看着两人一系列的举止,;令音无言的摇了摇头,算了…….既然琴里这么说了,令音现在也没必要多嘴
然后,刚才还自信满满的十香,立马呢喃了句“啊”,重新坐回椅子上,看着令音和琴里
“嗯…对不起,看护是要怎么做才好呢?”
“是呢……要擦盗汗吧,还得准备替换的衣服,还要煮粥……算了,就直接问士道他想要什么吧。”
“嗯,知道了。”
十香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琴里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怕了下手
“啊,对了对了,十香,你有一个人去买东西过吗?”
“嗯?就是向收银员付款的那种吗?”
“就是这个,如果可以的话,能到半路上的超市里去买些东西吗?”
“哦哦,可以啊,我应该买什么好呢?”
被这么问道后,琴里“唔”的抱起胳膊
“也是呢……感冒的时候吃什么好?”
一边这么说着,琴里一边看了一眼令音
“……嗯,也是呢,还是买不会对胃造成负担,好消化的食物比较好吧?”
“啊啊,没错,那么就写上煮粥的材料……桃子罐头也不错吧?”
“唔……有什么可以写字的吗?”
十香一边做出了像是握笔一样的动作一边环顾四周
“……嗯,这个可以吧。”
令音把便利贴和笔递了过去,十香很好理解的表情变得开朗,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在便利贴上写下了“桃子罐头”
看到便利贴的琴里苦笑着,继续说道
“还有……碗装汤料或者方便食品之类的,不麻烦的就好了,还有什么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的东西也适当买几个。”
“嗯,能让身体暖和的东西。”
“——啊,这个,大葱如何呢?”
“大葱?那种长长的蔬菜?”
“是的,把它卷在脖子上的话,发烧就会退了,不是有这种说法的吗?虽然是民间偏方,但是也就和心病的说法很像把。”
“唔嗯…….”
十香用笔在纸上快速的划动(确切的说是近似于划动的速度),用眼睛扫视写下的文字,呢喃着“嗯嗯”的点了点头
“桃子罐头,以及让身体暖和的东西,还有大葱啊。”
“是的,唔,有这些的话暂时来说够了吧。”
“知道了!那么,我出发了!”
十香精力充沛的说道,把便利贴对着塞进了裙子口袋
然后,从令音手上接过外套,取过来展开在桌子上要转交给士道的印刷屏,轻手轻脚的走出了物理准备室
“……这样好吗,琴里?”
直到看不见十香的身影数秒之后,令音开口说道
“什,什么啊?”
琴里轻轻地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不,其实本来,是琴里你自己打算去看护的吧?”
“别,别说蠢话!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
“……那么?为什么今天会来学校?我猜你根本是来取印刷品的吧。”
“不是啦,今天——那个,我是来找令音你说话的!”
“……这样啊,算了,既然琴里都这么说了的话。”
令音这么一说,琴里就像是故意般的清了清嗓子,然后再里面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不动了
“——比起这个,令音,能让摄像机跟去吗?我还是想确认十香有没有做不该做的事。”
“……嗯,可以啊,稍等一下。”
令音说完后,一边晃动着白大褂的下摆一边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唔嗯……”
在位于学校和住宅区之间的超市,十香一边左手提着购物篮,另一边则注视着右手的便利贴
步入整齐码放着罐头的区域,左右查看
“嗯…….首先是桃子罐头——唔,这个吗?”
十香蹲下身去,拿起了小小的易拉罐罐头
“很好,这么就解决了一个……”
那一瞬间,十香的腹部发出了“咕”的声音
“…一罐或许不够呢!嗯,得让士道多吃点才行啊!”
自言自语的说着,又往购物篮里放进了十来个那种罐头
“然后…接下来是让身体暖和的东西啊。”
一边在卖场里走着一边用视线盯着便利贴,咳嗽了下
然后,视线抬起了头,取下了架子上陈列的货品
“唔,这是……”
包装有印象。确实,电视上说了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对现在的士道来说正合适吧
继续沿着货架寻找,结果又发现了貌似能用的东西
“哦哦,这个也是,写着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
轻轻点了点头,顺手把小瓶子放进购物篮里
“很好,只剩大葱了。”
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蔬菜卖场,再沿着通道摆设的冷藏库中发现了写着大葱的金属牌
然而,贴着“大特价!活动商品”标签的目标物就只剩下一根了
“好险…差点就出局了呢。”
呼的吐了口气,把手伸向大葱
——但
“唔?”
伸向不由得拔高了音量,在十香握住大葱的同时,隔壁伸过来的另一只手也紧紧握住了大葱绿色的部分
“唔…对不住,这根葱——”
十香停止了话语
要说原因的话——
“鸢一折纸……!?”
“……夜刀神十香。”
十香瞪大了眼睛叫喊着对方的名字,握着大葱的少女还是面无表情毫无抑扬顿挫的说道
“嗯…似乎是抵达了超市呢。”
琴里一边看着安装在物理准备室的电脑显示器,一边转动着含在口中的棒棒糖塑料棒
画面上,映照着刚刚离开不久的十香的影像。像是在追逐着她一般,小型的自动摄像机,实时传送着影像
“……嗯?”
坐在旁边的令音再出来声音
“怎么了,令音?”
“…….不,十香拿着的东西啊。”
“咦?”
被这么一说,琴里也凝视着身处卖场深处的十香的手部动作。像是发现了什么,蹲下身去……以为她是要拿桃罐头……不对,像是大大的圆筒形桃罐头,而是更小一些的,易拉罐式的——
“……为什么是烤鸡肉串的罐头?”
琴里皱了皱眉头搔了搔脸颊
没错。不知为何十香自信满满的地伸手拿的是填满了又咸又甜的佐料的烤鸡肉串罐头。而且还不止一个,放了十来个到篮子里
“……唔嗯,或许是和腿肉搞错了呢。”
“嗯,应该是如此…….”
搔了搔头……说起来,十香或许没吃过桃子呢
接下来十香换了场所,从架子上拿下了大大的纸袋
“那是……酒?”
一边眯着眼睛看着画面,一边呢喃着。详细的标签内容虽然看不到,但是这明显就是日本酒的包装袋
“咦?为什么是酒?打算给士道喝吗?”
“…不,说不定是打算做蛋酒。”
“如,如果是这样的话……”
…十香知道那种东西的制作方法吗?
琴里还走着眉头,这次十香是从调味料专柜上,取下了一小瓶辣椒粉
“果然不对啊!完全是打算晚上喝酒啊!烤鸡肉串稍微烹饪下就是美味的简单下酒菜了,完全就是这么打算的吧!”
面对这种通常是老头子才会做的选择,琴里一边搔着脸颊一边抵住额头
然而,表情马上就发生了变化
在画面中,朝着蔬菜卖场走去的十香,和天敌撞个正着
“……能把手放开吗?”
“那是我要说的。”
十香狠狠地瞪着说道,折纸也是射出了宛如会刺伤对手一般的视线,但语气依旧平缓
“这对于打到腮腺炎拯救士道来说是必须之物啊!绝对不会交给你的!”
十香叫喊着,拉扯着大葱。但是,折纸并没打算放开大葱
“我应该已经说了士道的看护由我来。”
“什——你这家伙,还没放弃啊!?”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折纸手边,她也和十香一样提着购物篮。里面放入了各种各样的食材。看了折纸似乎一样是来买看护士道的必需品
“当然——我可不认为你能够看护他的病症。”
“才没有那种事!我也是能做到的啊!”
“那么?具体要做什么呢?”
“唔……?”
被这么问道,十香把视线往上移。总算想起来刚才从琴里那里听来的事情
“对…对了!一定会盗汗,所以要准备替换的衣服!”
“……”
但是折纸低垂着眼睑摇了摇头
“关照不够。”
“你,你说什么!那你倒是说说看要怎么做啊!”
十香这么问道,折纸理所当然似得说道
“若是感染上流行性腮腺炎的话,可以认定会发烧的很厉害。总之,自己一个人更衣存在困难的可能性很高。只是准备好替换的衣服并不足够。有必要帮他把衣服脱掉,用毛巾等细心地擦拭全身,再帮他换好。当然这种情况下引发的各种事情完全要归咎于不可抗力。”
“唔……唔唔……”
虽然不是太懂,但却有种微妙的说服力。十香嫉妒的咬牙切齿
但是,看护并不只是如此而已。她想起琴里说的话
“我…….我还会为他煮粥啊!”
…….其实并不太懂制作方法,或者该说是对粥这种东西具体是怎么样的都不清楚——算了,细节只要问士道就知道了。十香提高音量。
“这样还不够。”
“什…什么?!”
“确实粥易于消化,非常适合在身体虚弱时食用。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在高烧的情况下就连进食应该也相当困难。”
“那……那到底要怎么做啊?”
“嘴对嘴喂食,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做法。”
“嘴……对嘴……?”
“就是先含在自己口中,再直接送到对方嘴中。”
“直….直接…是指!?”
十香的脸变得一片红,暗暗地吞了吞口…….没,没想到要做到如此地步
折纸继续说道
“更为重要的是,不能让士道感到不安。”
“这,这是什么意思!”
“患病之际,多数人心里都会感到不安。心变得脆弱的话,就算能治好也好不了的。”
“哼…哼!这种事的话,我也有想到!直到士道睡着为止,我都会陪在他身边!”
“不像话!”
折纸立即反驳
“你说什么?那……那么你说该怎么做!”
“终极的安心感。是肌肤之亲。以毫不掩饰的姿态,紧紧贴在士道身旁陪他一起就寝才是正确解答。”
“什……?!”
十香的脸变得比刚才更红了
“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你就该老老实实的退出。”
说着,折纸一把想将大葱抢过去
“怎,怎么可以让给你……!”
但是,才不要被抢走。为了不输掉,十香也使出全力
然后——似乎就要再一次陷入胶着状态的那一瞬间,折纸把购物篮放到了地上,然后用折纸空出来的手一个手刀砍向十香的手腕
“唔……?!”
十香的手一下子使不上力
像是趁着这一缝隙,折纸把大葱扯了过去——但是,十香可不甘一直受制于人。左手一用力,把提着的购物篮朝折纸的方向甩过去
“——”
然后,趁折纸忙于招架,十香再次把大葱握在手里
“……”
“……”
一边握着大葱一边沉默不语,十香和折纸交换着眼神
然后,双方几乎同时——把空着的那只手,握成拳头的形状
“啊!!真是的,在搞什么的她们两个——!”
目睹了在画面中刚刚开始的街头争斗,坐在令音隔壁的琴里把刘海弄得乱七八糟
十香和折纸,在超市的蔬菜卖场,进行着非常猛烈的拳脚往来。……归咎起来就是,一根大葱引发的血案
察觉到骚动的顾客们议论纷纷,围观的人慢慢聚集起来。继续放着不管的话,恐怕会引来警察吧
若是平时的话,起来会用耳机下达指示,让士道来阻止——但是现在没法这么做
“…真是的,拿她们没办法啊。姑且先回到‘佛拉克西纳斯’再想办法——”
说完,琴里焦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但是,令音在这一刻,像是为了劝阻琴里一般的拉住了她的衣服
“嗯?怎么了嘛,令音?”
“……接下来交给我吧。琴里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好了。”
“啊……?”
琴里歪着头……但,一秒之后就似乎明白了令音的意图。脸颊微微变红了
“唔……真拿你没办法啊,令音。”
“……天性如此。”
微微耸了耸肩,继续说
“…而且,没有必要劳烦琴里出手也是事实吧?就算是出面制止,比起初中女生,也是身为副班主任的我更有说服力。”
“……”
琴里做了个短暂思考的动作——大概是觉得令音说的确实有道理,随机发出了“哈啊”的叹息声
“……那么,交给你了。接下来就拜托咯,令音。”
“…啊啊,交给我吧。”
令音说完,琴里就提着书包走出了物理准备室
但是,几秒之后,琴里再一次把门打开了几厘米的缝,探向屋内——
“……谢谢你,令音。”
以细小的声音说完就离开了
“……”
听到那样的话语,令音轻轻伸了个懒腰,把视线上移
“…算了,就算你偶尔如下愿,也不会有谁责怪的吧。”
令音小声的说道,为了制止在超市混战的小怪物们,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