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0卷 Ver2.0
  5. 四月九日
  6. 繁体版

四月九日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雨宫林道  romaily
【五河士道 四月九日(日) 13时30分】
“嗯嗯……缺的东西还有……”
五河士道在自己家里的卧室中一边用左手的手指计着数,一边把物品名用活动铅写在便条纸上面
四月九日 星期日
今天是春假的最后一天,明天开始就要上学了
简单地吃完了午饭的士道,买晚饭的食材时顺便把明天开始上课要用的还不足的文具一起买了很多。
“活动铅的铅芯和长尾夹,还有笔记本……啊。”
因为太过注意左手的计数,所以把字给写错了
士道轻轻地叹了口气,想要从笔盒里把橡皮取出来,却皱了皱眉
“欸?橡皮到哪里去了?”
把笔盒仔细找了一遍,却没有找到,是在放春假之前就忘在学校里了么?……其实,从放春假开始,笔盒就一次都没打开过,所以刚才想到的是很有可能的。没办法只好把写错的地方用斜线划去之后再在旁边写上正确的了,于是在下方下上了“橡皮”的字样
“嗯……就是这样了吧。”
士道一边让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再看了一次刚才写在便条纸上的东西
接着再脑海里再次确认是否有写错,发出了一声如同年老之人般的“好嘞——”的声音后站了起来
“啊,对了。”
拿着便条纸走出卧室的士道,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这么转向楼梯的方向,从喉咙深处发出声音
“喂——琴里——我现在出去买东西,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士道这么叫着在二楼房间里的妹妹琴里,但是却没有任何回音
感觉很奇怪的士道,再一次,用比上次更高的音量喊道
“琴里!!!———喂!!!”
但是,依旧没有回应
“……怎么了?难道是睡着了吗?”
士道皱起眉头发出一声叹息
应该是在睡春天下午的午觉吧,刚才因为泼了士道一身蛋包饭的酱汁而感到相当满足的琴里,带着那好闻的奶油香就这么睡着了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话虽如此,琴里明天开始也要上学了,还是得把她叫起来再确认一下还有什么东西需要的,现在发现有何遗漏也好处理
“真是的……”
士道耸了耸肩,直接上了楼梯
随后敲了敲上面挂着亲手制作的写着名字的金属板的门
“琴里,你睡了吗?我进来咯?”
果然没有回应,士道直接转动把手进了门
六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放着床、书桌、书架,还放着一些很可爱的玩偶做装饰,很有女孩子房间的感觉
“嗯?”
士道环视了了房间一圈,歪了歪头
不论是床上还是椅子上,都没有琴里的影子
“怎么了,原来是上厕所去了啊……”
士道用手搓了搓下巴,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会没有声音回应也是很有可能的了,琴里嘛,就连这么坐在坐厕上睡着了也是做得到的
一瞬间,想到这个可能性的士道,觉得这样对琴里是太失礼了的想法
“这样的话……”
士道的目光一下变得锐利,打开了壁橱的门
在白天,被士道用“饭前饭后不许吃零食”为理由阻止了,但是琴里对加倍佳的喜爱可是不能轻视的
所以在士道到来之前,琴里就会慌慌张张的把自己藏起来,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也不止一次发生了
但是……
“……阿勒?”
壁橱里面没有琴里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里面堆积的衣服、杂志和杂物,全部散落在了脚边
“什么啊,真的不在啊,什么时候出去的啊……”
士道再次皱了皱眉头叹息
平常出门一定会留言的妹……是到了叛逆期了嘛
大脑这么思考的同时,很适合和白色缎带的、天真无邪的琴里的脸就这么浮现出来了,还不由得自然而然的“哈哈”的笑了
怎么说呢,“琴里的反抗期”这种东西还真是没法想象呢
大概,士道是没有听到琴里说她出门了吧。下了这样的结论,士道准备关上壁橱的门
但是,被脚边散落的杂志和衣服所吸引,门没有动,士道小小的叹息了一声,就地蹲下来开始拾捡
“真是的,怎么能这样胡乱的塞进去呢?等她回来了一定要让她收拾下。”
然后,开始把衣服叠整齐的士道,突然之间眉头动了一下
在时尚杂志和漫画之间,似乎看到了什么不怎么常见的杂志
“嗯?这是什么?”
士道把那本不知道讲什么的杂志拿起来,看了看封面
《大满足约会地图  天宫市篇》
“……嗯嗯?”
瞬间,额头流下了一滴汗,感觉表情开始变得僵硬
“很好,先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啊士道,知道吗?”
就这么自言自语,把杂志放在远处闭上眼睛,做了次深呼吸,眨了眨眼睛鼓起脸颊,“好的!”为自己打气之后再次拿起杂志
但是,当然的是,杂志的标题不会有任何改变
抽动着脸颊把杂志快速的翻阅了一一遍……都是可以进行非常开心的约会的地点的介绍,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士道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琴里和未曾见面的男子在繁华街约会的情景
(抱歉抱歉琴里妹妹,等很久了?)
(没有哦,我也刚到而已——)
(那么,我们去哪里呢?)
(嗯,我昨天找到了家不错的店!在这里在这里!)
(哇,等等啊琴里妹妹!)
(呼呼,在这么慢的话就不等你了哦)
(哇哈哈哈哈)
(呜呼呼呼呼)
“不不不不不不,怎么可能!”
士道咚咚的摇着头
因为突然之间的事情有些惊讶了……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样的书也有可能是为了在女性朋友圈里决定游玩场所而买的吧,围绕着书可以很热烈的讨论。只是这样一本书,怎么能证明琴里就有男朋友了呢?
“是啊是啊……这是不可能的啊,不管怎么说可是琴里的男朋友啊。”
士道的脸上浮现出了干笑,就好像被自己说服般的点了点头
把手放到胸前让混乱的呼吸平静下来,再次开始整理
——但是,在那里堆积着的这种书可不止一本
看到再次引入眼帘的杂志的标题,士道直接停止了全身的动作
《有些大人感觉得约会路线  愉快地夜生活》
《完全情趣酒店指南》
“这,这是……”
拿起和刚才看到的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和气氛上的书,士道的脸上开始渗出冷汗
用颤抖着的手翻开书,里面有:深至小巷的酒吧、非常高级的会所餐厅的介绍,甚至连……没满18岁禁止进入的那些酒吧的介绍也有
而且其中的一家——就在士道家不远的商店街里,外观像城堡一样的酒店被红笔圈了起来
士道想都没想就用手直接抓在书页上
“可恶啊!!哪里的混蛋敢对我家的琴里出手啊!!!!!!!”
怒睁着双眼大叫着,两手就要抓出血痕了
在士道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的想象的继续画面,琴里和少年(不知为何比刚才闪亮汗多)在夜里走在满是霓虹灯的商店街中
(哎呀……末班车已经开走了呢)
(诶?已经这个时候了吗?真是不妙啊……哥哥一定会生气的吧。)
(嘛这也没办法了啊,这样吧,今天就不回去了,在外面找一间酒店过一夜吧?)
(诶?但是……)
(没事的没事的!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真的……?)
(真的真的!我是很认真的男人!)
(嗯……那……我,就选那座城堡好了)
“可恶可恶可恶啊!!!!!!究竟是哪里的家伙!!是一个中学的人吗?!绝对要找出来然后杀了他!!!!!!”
琴里现在是中学二年级,才13岁,不可原谅!就算是神会原谅士道也不会原谅一定要制裁诳骗这么纯洁琴里的男人!!!!
士道露出如同恶魔般的面容在壁橱里搜索者,说不定那里有这个家伙的蛛丝马迹
但是,检查这堆积如山的书中剩余的每一本的士道,每看一本,身体就月越僵硬
新发现的那些书,那些标题引入眼帘
《说服女孩子的方式》
《实录!最强搭讪术》
《解明女生内心的一百种方法》
“……诶?……”
士道到现在所有的怒气全部都消失了,目光开始游离
“女孩子……吗?”
反复不断的地重复着这句话,为了让混乱不堪的大脑冷静下来而敲了敲脑袋侧部
士道重新整理了一下现有的前提条件
五河琴里是士道的妹妹
是的,妹妹
是比自己年轻的女性
这个关系是不会有错的。如果琴里真的是男孩子的话,那双亲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把他当女孩养大呢?…….但这也不可能的啊,实际上,幼年期的士道曾经和琴里一起洗过几次澡所以这不会有错的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士道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睁开眼睛,开始想象
琴里带进酒店的不知哪根葱(士道命名),一进到房间里之后就用手把脸上经过特殊化妆的面具摘了下来,面具之下是长长的秀发、端正的五官,原本很平坦的胸部也出现了两个球状物,原本被束缚的胸部变得丰满
(呼……扮男生可真是累啊)
(姐姐大人,你果然还是这样最棒呢)
(呼呼,琴里妹妹啊,你的嘴还真是甜啊,总是说些让我高兴的话,来……今天也来欢快一番吧?)
(是……但是……)
(没问题的)
(姐姐大人,我……有些害怕……)
(没关系的,全部交给我就好)
(是。嗯……嗯、嗯啊……)
视线里真白的百合花在盛开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不停地摇着头要把想象驱离出去
接着,脚下如同小山般的杂志也塌了
然后,一些士道从未看过的书散落一地
《盖世太保式拷问术》
《绑缚方法百选》
《主从关系制作方法   主人和奴仆的构造学》
《魔性的人心掌握术~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
士道的脸上浮现出困惑的神情
想象中的“姐姐大人”玩弄的琴里突然变成了施虐者,下一瞬间她的全身,换上了带有光泽的紧身衣
相反“姐姐大人”的身体被想龟甲那样束缚着,并跨坐在了三角木马之上
(…….你,你想做什么琴里妹妹?)
(琴里……妹妹?)
啪,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拿起了皮鞭,重重的打在了地上
(咿!咿!)
(你能再说一次吗?)
(琴里……大人)
(呼呼,挺不错的嘛,我喜欢聪明的孩子)
妖艳的笑着的琴里,温柔地抚摸着“姐姐大人”的脸颊
(是,是……)
(好孩子就应该给予奖赏,馁,喜欢吗?)
(是…喜、喜欢……)
(是吗,那就好了呢……哇!)
啪
(咿咿!)
(啊哈哈哈哈,真是可爱的姐姐大人呢?喜欢吗?馁喜欢吗?)
啪!啪!
(不……啊……啊啊……喜……喜欢!很……很喜欢!)
“不,不可能有这样的是吧。”
超越了界限的想象反倒让士道冷静了下来
脸上浮现出无力的笑容,重新开始整理散乱的书本
就算是士道,这样的想象力也未免太过丰富了,不管怎么想性格都不对,那么开朗天真的妹妹,究竟怎么样才会变成一个那么腹黑而且好虐的女孩呢。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士道可以用鼻子吃意大利面和用眼睛开花生的程度
这样的书一定是朋友放在这里或者是街上捡来垫东西的,一定是这样的,不会有错的
士道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之后,把书和衣服整理好之后放回了壁橱里,关上了壁橱的门
但是最后的最后还是被什么吸引了,没有关上壁橱门。士道不快的挤挤眉,看向门的下面
“嗯?是什么?”
接着——表情冻结了
因为卡在那里的,是SM女王大人才喜欢用的,漆黑的皮鞭
——隔天,四月十日
士道知道了以前从未想过的世界的另一面……并且,知道了可爱的妹妹的另一面
【鸢一折纸 四月九日(日) 14时20分】
季节是春天、时间是下午、天气晴
话虽如此,但是这所公寓的一间房间现在,窗户被厚厚的窗帘遮住,室内想黄昏一般昏暗
但是,这间屋子的主人——鸢一折纸并没有睡觉,写不是想要在房间里拍照,仅仅只是面向放在房间一角的电脑,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房间内部唯一的发光体上
“……”
这么沉默着,在这个21.5寸的画面上打开了数个窗口,折纸一边注视着罗列着的复杂文字链,一边断断续续的敲击着鼠标
折纸现在,正在尝试着“黑”进自己所就读的都立来禅高校的局域网
这就是为什么要在大白天把窗帘拉紧的理由
还有,这间房间的窗玻璃都是经过防弹处理的,防止偷窥用的贴纸也有贴,除非使用特殊器材否则是不可能拍得到的,怎么说呢,制造这个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的理由是,为了能在进行作业时心里更加安定
电脑旁放着的是卡路里伴侣(芝士味)【为什么我觉得这是压缩饼干呢?= =】,用来代替午饭,让手和脑不停地工作
不管尝试几次最后,都会有新的窗口出现在画面中央,折纸操作着鼠标,庞大的数字列突然出现在上方,有好几个文件夹的窗口都展开了
看起来,已经成功突破保安系统了,虽然不是明确的想定敌,但是学校的保安系统还是让折纸花了不少功夫
“……”
没有声音,没有变化表情,只是把手握成了拳头
折纸把卡路里伴侣送入口中,一边咀嚼一边用手操作着鼠标
应该是创建文件夹的老师觉得很麻烦,所以直接在桌面上新建了文件夹,而名字则是,“新建文件夹1”、“新建文件夹2”、“新建文件夹3”……以下省略,总之一眼看上去完全不知道里面的内容
到了现在,只能逐一确认里面的内容了,折纸移动鼠标的光标,双击“新建文件夹”
里面是几分文书文件(说白了就是.doc23333)
一瞬间有“目标发现”这种想法——不对,因为这个,好像是新学期开始要用的实力测试的考卷
“…”
似乎是没有什么兴趣,折纸关闭了文件夹
那可是普通学生梦寐以求的文件啊。但是对于折纸来说,对这个的兴趣就如同路旁的石头一般,就为了这个花上好几小时突破安保系统,还不如用这些时间看些参考书,起码没有风险
折纸想要的东西并不是这些
让她宁愿背着被发现了就会被退学甚至不止得风险都要找到的东西就是——
“分班表——在哪里?”
自言自语着,打开了“新建文件夹2”
没错——折纸想要的东西就是明天会贴在出入口的新学年分班表
既然有着价值观不同的人,那么也就会有想折纸这样为了这个东西花费大量劳力的异常人在,但是对折纸来说,不是开玩笑,这可是价值千金的重要情报
当然——是有这样做的理由的
大约是距今一年前,折纸刚到都立来禅高校上学时候的事情了
在入学式的新生入场的时候,折纸在别的班级,看到了一个少年
那一瞬间带给了折纸很大的冲击
精悍的面容,正直的眼神,外表上看起来确实有些成熟…….这不可能有错,他就是那、个、时、候、的少年
以这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相遇虽然开心,但是也让折纸的懊悔以及不甘心无限扩大
理由很简单,难得在同一所学校上课,但是却被分在不同的班级
当然,社团也好委员会也好,高中生的学生生活有很多,但是不管怎么说,能长时间相处的,还是和自己在一个班级最好
实际上,这一年间以及试过了各种方法,可是最终一直以他没有注意到折纸的存在而告终,这全是两人不在一个班级的原因
折纸所能做的,就是在结业式要移动教室的那时刻,拿到她的“战利品”
“要是在同一个班级的话……”
折纸边摸着放在桌子上的橡皮一边说道
是的,如果在一个班级的话,他一定能注意到折纸的存在的
不对,应该不止这样,说不定还有能向对方告白的可能性,是的,没错
所以这次,折纸就在尝试调整分班表
折纸是不会去贿赂老师或者用老师的把柄来达到目的的
(当然,折纸也准备了足够的现金,和全部老师教授班级的偷拍照片,不过这些也都是最终手段而已)
基本上班级的编成,首先是以学生们所选择的科目来划大范围
折纸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反复的调查,完全掌握了他会选择的科目,自己也配合着他进行了课程的变更
虽然老师建议过自己为了考试还是好好地分配学科安排,不过对于折纸来说这都是耳旁风,比起考试,当然是能和他在一个班级更重要
艺术课是美术、理科科目是物理的班级有三到四组,也就是说,折纸和他分到一个班级的概率的二分之一
也就是说,还是有50%的几率是会被分到不同的班上的可能性
所以说,在分班表正式出来之前,还是有必要确认一遍的
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按顺序打开文件夹
给监护人的通知…….参观上课要项……社团活动预算内审…….虽然有各式各样的重要文件,却没有找到目标
折纸终于来到最后的文件夹,“新建文件夹9”了
“……”
双击文件夹的瞬间,折纸的肩膀一阵抖动
理由很简单,在昏暗的房间内,传来了电脑的驱动音和鼠标的声音以外的声音
“叮咚”,的声音
“……”
折纸稍微有些厌烦的吐了口气,起身走到内线电话那里,拿起了话筒
“你好。”
“啊,你好,我是田川快递,请问是鸢一小姐……吗?这是寄给折纸小姐的快递。”
小小的屏幕里映出快递员的声影,把手里拿着的瓦楞纸箱向这里展示
在那一瞬间,折纸想起来两天之前在网上买过东西
“请进。”
折纸简短的回答之后,打开了公寓的门
从画面上看见了快递员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公寓之后,折纸就慢慢的移动到了玄关处
接着,按照平常的节奏,解除了在玄关设置的红外线感应器以及会与其联动发动的催泪瓦斯发射装置
当然,快递员突然施暴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不过折纸依旧在腿上绑了9mm弹头的手枪以防万一,毕竟女孩子一个人住会有各种危险,就把它当作淑女的嗜好吧
刚松了一口气,就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折纸同时去除了防盗链,打开了门
“您好,请在这里签章。”
“……”
折纸默默的从口袋里取出笔,签了字,(当然,期间也一直注意着快递的气息),接过了快件
“是的!非常感谢!”
说完。快递员轻轻掂了下帽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折纸再次启动机关,抱着快件回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小心的撕开了胶带,确认里面的物品
“……”
里面是铅笔芯、尺子和笔记本这类的文具
明天是新学年,所以准备了这些
话虽如此,现在用的活动铅笔和尺并没有损坏,笔记本也还没写完
因为这些只不过是他使用的文具相同品牌和型号的罢了
会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能在同班之后,可以趁机把他的文具替换成自己的,可不是为了做这么跟踪狂似的行为才特意买一样的文具的…虽然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是主要的理由还有其他
是的,要是能同班,还能够邻桌的话,在同一个小组、同一个委员会的话,就能在上课和工作的间隙,以使用同一型号的文具作为打开话题的开口的可能性,说不定,还可以让他先注意到向这边对话的可能性
“……”
虽然折纸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从鼻孔里喷出了兴奋地气息,就这么把文具收拾到了书包里
虽说这样,能引发这样的事件的前提依旧是能和他分在一个班上
折纸回到了刚才被中断的作业上,坐回了电脑之前
接着移动鼠标,双击最后的文件夹
“……!”
折纸咽了口口水,这个文件夹中,收录有名字为《20XX年度班级分配表》的标题的表格文件
终于找到了,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打开了文件,画面上是新的二年级学生的名字
接着,以防万一,从第一组开始按顺序确认学生的名字
一组、二组,都没发现他和折纸的名字,这也是预料之中的
问题是接下来的,折纸的名字应该出现在三组的名单里的,用中指滚着鼠标滚轮
就在那一瞬间,房间里想起了哔噜噜噜噜噜噜噜,这样轻快地铃声,折纸的动作一下子停止了
“…?”
折纸皱了下眉头转过头去,那是熟悉的声音,是折纸手机的来电铃声。名字就是“来电音1”,这是买来就默认设置着的铃声,买回来之后就没改过
真是在一个很好地时机来碍事了啊,没办法,折纸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确认了画面上显示出的事“藤村二曹”的名字后,折纸按下通话键,把手机贴到耳边
“喂?”
“喂?你好?是折纸吗?哟~!我是大家都喜欢的美莉哦!~~”
超高的音量以及音调,从电话那里传过来
她是折纸所属的AST的机械工,美多尔利特•F•藤村二等陆曹,是不怎么与人交往的折纸,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有什么事吗?”
折纸略带烦躁的问道,而美莉则是用不满的声音回答
“啊?你这是什么态度啊?难得折纸之前摆脱美莉我的‘那个东西’已经报告入手了的说!!~~”
“……!”
一听到这话,折纸得眉头跳动了一下
“到手了?”
“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啊,那可是被国家禁止持有的东西啊——”
“感谢你。”
“不不,只要你付出相应的费用就好。”
“那,使用方法是?”
“小菜一碟啦!只要混在咖啡这种东西里溶解了喝了就可以了,虽然只是一瞬间,就会变成猴子啦!!哇!搞砸了!”
电话那边似乎在麻烦当中,有听到东西破裂的声音
“不过,这是只需要1克就可以让大象兴奋地高纯度精品呢,一定要注意使用啊,一次用不好就麻烦了。”
“明白了。”
折纸简短的回答,美莉则是若有所指的笑道
“嘻嘻嘻,那么,折纸你是想和谁一起应付少子化对策呢?还是说你不打算用在繁殖之上?”
“我不否认使用状况,现在正在确认中。”
边说着,折纸望向电脑屏幕
“咿呀!——想不到你这么好色啊!!有什么不好啦?说嘛说嘛,究竟是——”
“……”
看起来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折纸这么判断后,挂断了电话
接着把手机放回桌子上,回到电脑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二年三组的班级编程表,仔细确认上面的名字
“……”
就这么看完了最后一行之后,再一次从第一行再看一次——折纸,面无表情的握紧拳头
因为三组上,也没有两人的名字
也就是说——两人都在二年四组的可能性最高
“不,还不能安心。”
折纸小小的压抑着激动地内心,再次移动鼠标
对,还是会有万一的,说不定也有他在最后变更了科目的可能性。有些课很多人都会选择,通常都是分配在两个班的学生,今天也许会有分配了三个班的可能,绝对不能说的那么死
折纸和他的名字必须要用双眼亲自确认才行。这才可以开心起来
滚动着画面,二年四组的分配表出现了
接着,用和刚才一样的慎重的视线逐行看着——
“……!”
一瞬,折纸屏住了呼吸
被沉默支配的房间里响起高昂的声音,是的,第三次了,第三次被妨碍了!
虽然这次的声音,是有访客的铃声,并不是手机的来电铃声
——AST的专用通信终端正在发出“哔——哔——”的急促声音
还真是无法无视它,折纸快速的离开座位,按下了通话键
“……!鸢一一曹,现在在天宫市西部区域一带,出现了空间震警报!这个反应和上个月一样——恐怕是‘公主’!请求紧急出动!”
“…….”
“鸢一一曹?”
“…明白了,现在立刻就去。”
折纸简单地回答了之后,挂断了终端的通话。
“……精灵,在这种时候。”
然后咬牙切齿的让电脑进入睡眠之后就跑出了房间
——翌日•四月十日
折纸与他——五河士道到了一个班级
还在战场上,与士道相遇
【五河琴里 四月九日(日) 14时30分】
“——让您久等了。”
在五河琴里边这么说边走进会议室的同时,坐在房间中央设置的圆桌旁的成员们,一起起立向她敬礼
“不用了,就这样吧。”
琴里举手示意他们不用这么做,但是组员们的动作还是整齐的完成了,琴里耸了耸肩,走到了最里面的位置坐了下来,组员们也跟着坐了下来
——从边上看,这房间里的情景相当诡异
琴里从鼻子里哼出自嘲般的气息,望向了手边打磨的如同镜面般光滑的个人显示屏
那里映照出的,是用黑色缎带把头发邦成两束马尾,一脸嚣张的女孩子,肩上披着一件与大家完全不同的深红色夹克,样子很傲的翘起二郎腿,嘴里还含着加倍佳
如此无礼至极的女生,竟然能让在场的大人们毕恭毕敬的迎接,要是被不知道真相的人——例如被琴里的哥哥士道看见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哼哼。”
仅仅是想象了下,就让琴里松开了嘴角
士道啊,来到这里会目瞪口呆是毫无疑问的了,琴里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般,压到面前的桌面上
虽然一般情况下是感觉不到的,但是如果意识集中的话,可以感觉到轻微的驱动因以及震动感
是的,这个会议室所在的地方,既不是耸立在地面上的建筑里,也不是在地下的地库里
而是在位于天宫市上方15000米处浮游着的空中舰——“佛拉克西纳斯”的正中
当然了,正常思考的话,全长超过250米的巨大金属块,想要就这么稳定、安静的在空中保持静止时不可能的,明显的,使用的异常等级的技术
但是那样——拥有超越人的智慧的技术力也是极为困难的,因此琴里她们的任务也是非常令人焦头烂额的
然后
“那么,既然全员到齐了,开始定期报告会吧。”
坐在琴里右手边的副司令•神无月恭平这么说的同时,他的脸也消失在了琴里的视线里,全黑的显示屏上开始映出了影像
那是通过望远镜拍摄的天宫市的部分影像
但是……那样的天宫市在别人看来,与自己平常所认识的居住地有些不同
不知为何,地上有被陨石撞击似的坑,建筑物被破坏的破破烂烂,道路被无情地撞破,高架桥只剩下了支柱,完全没有可以让人类安全且有文化品质生活的城市的样子
再加上——
“——全体人员,开始攻击!”
房间里的喇叭传来这样声音的同时,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传来了这样的响声,画面也因为强烈的爆炸而硝烟弥漫
画面上方——天空里,浮游着几个缠绕着机械的人们,刚才的攻击不会有错,就是她们发出的
AST,是一个为了保护世界不被“空间震”侵蚀而成立的特殊组织
就像电影的场景那样,但是这并不是CG合成的场景,也不是妄想出来的,这是在日本国内发生的现实
但是,影像并没有到此为止
其实呢,她们并不是无谓的为了消耗手上的弹药和装备而出击的
“——”
“——哔!”令人耳鸣的刺耳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画面内浓密的硝烟,被一分为二斩断了
不,不仅是硝烟,就连地面以及崩落的建筑物残骸,也被利落的斩断,甚至延长线的空中也能看到剑气把空气一分为二
尽管那里的AST队员们回避了,但是一部分装备仍然被削去了,在空中滞留了一段时间之后落在了地上
烟雾散开之后——出现了手握大剑的人
站在那里的,是用“开玩笑吧!”来形容也不为过的少女
全身穿着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辉的长裙,右手握着一把刀刃相当巨大的剑
随风飘动的黑发如同夜色,在端正的脸庞上有着水晶般的双眸
但是,在这样的美貌上浮现出来的表情,却无法让人觉得她极具魅力
阴郁的皱起的眉头,紧缩的嘴唇,双眸充满敌意与憎恨
这些全部都在昭示着——她那毫无理由的怠倦与绝望
“……又是,你们吗。”
少女口中吐露出声音,握紧了手中的剑
下一瞬间,就像之前那样把街道一刀两断,眼前的景色一下子改变了
——压倒性的,绝对的力量
虽然外表如此美丽,但是她是与人类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存在
她正是“空间震”的原因,特殊灾害指定生命体——通称•精灵
“……啊,再看一次还是觉得好厉害啊。”
圆桌旁的组员的一人——“社长”干本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说道
“真的……可能吗?这样的少女来当对手。”
“现在我可不想听到你们哭丧着脸说话。”
琴里对部下的示弱嗤之以鼻,拖住下巴发出叹息,再次看向画面中的少女
精灵,毁灭世界的灾难
有着那样美丽名字的东西明明也是个美丽的——可怜的少女
“——如果我们不干的话,毫无疑问世界会毁灭,AST和世界各国的对精灵部队也在虽然,现在并没有对手——而且。”
琴里咬了口嘴里含着的加倍佳
“我们放弃了的瞬间,她们也就失去了世界的救赎。”
琴里的话让所有组员都吞了口口水
琴里他们“拉塔托斯克机关”的目的
就是——用和平手段把空间震的原因,精灵给无力化,让她们过上平稳的生活
仔细考虑的话,这可是比一般的歼灭作战要难得多的任务
但是,如果琴里他们被干掉了的话,精灵就会陷入永劫——对着人类举刀相向才能活下去
这样的事情……琴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只要走错一步,琴里也会变得和那名少女一样
“……!”
面对组员投来的不可思议的视线,琴里轻咳了一下,可能的话,能够伪装成在思考的样子
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之后,说着大言不惭的话,部下陷入了不安,这样还行吗?
“……那么?这是什么时候的影像?”
“……嗯,大概是三个星期之前。”
琴里这么问道,坐在左边的女性,用有着厚重的黑眼圈的双眸看过来,发出一副睡不醒的声音
村雨令音,“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琴里的挚友
“三周前啊……那之前一次现界是?”
“……这样说了是在大约一个月之前。……不过那也是‘公主’啦。”
令音的话让琴里交叉双手、立起了加倍佳的棒子
“果然,现界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啊,——差不多,我们也该进行到下一阶段了。”
“……也就是说——要用上他了?”
“嗯嗯。”
琴里嘴角上场,大大地点了点头
不管“拉塔托斯克”有着多强大的技术力,它也无法把精灵笼络其中
作战是否成功的关键人物—— 必须是一个能与精灵直接接触对话的人
然后
“……嗯?”
琴里微微皱了皱眉
披在肩上的夹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稍微失陪一下。”
边说着便拿出电话,看了看画面之后,琴里稍微耸了耸肩
“看来传闻是真的呢。”
“……?”
“那件‘秘密武器’啊。”
令音往这里点了点头,琴里按下了通话键
不知为何在听到琴里说话的瞬间,令音耸了耸肩膀,想说什么但是没说
“喂喂?怎么了士道?”
“……是,是琴里吗?……你,真的是琴里吗?”
电话那端传来的是哥哥•士道的声音,究竟为什么呢?有种奇妙的颤栗感,声音在颤抖,简直就像——对,就像是明明打电话给妹妹,却发现接电话的不知道是谁的样子
“嗯?你究竟是什么反应啊?真失礼啊,我可是很忙的啊,要是有事的话就简短的——”
“琴里,琴里。”
一旁的令音摇着琴里的肩膀
令音不是会没事恶作剧的人,她做的事都是有理由的,琴里这么想着向令音发出疑问的视线
令音沉默的伸出手指,指向琴里的头
正确的说,是指向了琴里两侧头发上的缎带
“……诶?”
琴里突然意识到了,惊讶的反应——
“……啊!”
配合着令音的手势,琴里睁开了眼
绑着头发的蝴蝶结,那是琴里性格切换的开关
绑着白色缎带的时候,是天真开朗的士道的妹妹
绑着黑色缎带的时候,是强势冷酷的司令官。
但是士道,并不知道后者的琴里
“不好……”
虽然这个摆明了是个秘密,但是在被拆穿之前还是想保持着,琴里慌忙的把手机放好,用熟练的手法在一瞬间换好两个缎带
之后轻咳了几声,再次把电话贴近耳朵
“哦哦!怎么了呢哥哥?”
琴里故意调高了音调,房间里的组员都露出了苦笑
但是琴里并没有理会这些,毕竟从电话那头传来的“琴里……琴里直接叫我的名字?……不不,也有可能是听错了…….不,果然是那些书……”更让人在意
“你在说什么呢?有什么奇怪的事吗?”
“啊!啊啊…没什么。”
被琴里一问,士道有些迟疑之后继续说了下去
“琴里……你,现在在哪里?”
“诶?”
琴里吓得眼睛一转,看了看房间四周之后说
“朋友家里啊。怎么了?”
怎么能说现在是在离天宫市15000米高空之上的空中舰里呢?当然要找些借口
“朋友……”
但是士道他,为什么会用颤栗的声音咽口水呢
“琴里,你那个朋友,是普通的朋友吗?”
“什么?当然是普通朋友啊…….不普通的朋友指的是?”
“不……没什么……”
士道开始吞吞吐吐了,从一开始用司令官模式回答了他之后,他的语气明显的就奇怪了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对,对了!琴里,能让你的那个朋友接电话吗?”
“诶?”
琴里眉头一紧
“为,为什么?”
“不……那个呢,毕竟妹妹去麻烦别人了,多少应该和别人打个招呼吧。”
“……”
虽然迄今为止在朋友家里接士道的电话有好几次了,但是他却没说过这种话,难道是听出琴里在说谎了?
但是呢,直接拒绝掉的话又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琴里再次环视了房间——准备把手机递给令音
“嗯,你等一下哦。”
向令音使了个“你说些适当的话”的眼色之后,把电话给了令音
“……嗯”
令音做出“交给我吧”的表情点了点头,接过了电话
“……电话转过来了。你好,感谢琴里和我做朋友。”
流畅的回答着的令音,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根
“…和琴里的关系?……是的,我们是朋友…….”
看起来士道,并不是很相信令音的样子,嘛,这也是没办法的呢,作为琴里的朋友,令音的声音稍微有些成熟的感觉呢
但是现场也只有令音可以接这电话的了,要是给了神无月应对的话,今天晚饭之前就会召开紧急家族会议了
“……?其他的……是吗?是,嘛,因为是上司和部下的关系…说是主仆关系也没错……对,琴里是主人。”
“……!”
琴里不禁思考了起来,注意到了令音有可能是在被诱导问话,就慌忙的把手机拿了过来
“哥,哥哥?已经够了吧?啊哈哈,她是个有趣的人对吧?真是的,她只是在开玩笑啦!”
“……琴里。”
士道,用担心的语气继续说
“我,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站在琴里这边的。”
“那个……哥哥?”
“所以,那个……要是遇到什么痛苦的、烦恼的事情,都可以和哥哥我说的,好吗?我不会笑话你的烦恼,也不会轻视你的。”
“并,并没有什么烦恼啊。”
“嗯…是,是吗,我知道了。想说的时候就来和我说吧——对,对了,琴里,今天想吃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可以做!”
“那,那个……”
士道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了,琴里露出了困惑的微笑——
接下来的瞬间舰内响起的紧急警报声,抹消了琴里的表情
“……!司令,确认到天宫市西部出现空间震预兆!”
“这个波长……恐怕是‘公主’!”
“等——”
琴里按下手机,指示着部下
但是这阵响声早就传到了电话另一端,士道再次发出了迷惑的声音
“琴,琴里……?刚才的声音……那个,好像有很多人的样子……”
“那个……对,对了!我们正在玩游戏呢!到最终BOSS了所以我要挂了!”
“等等。琴——”
无视士道的呼唤,挂掉了电话
接着把手机的电源也关闭放进夹克口袋里,再一次换成黑色缎带
“真是的……想不到在这种时候……”
脑袋一片混乱,看来今天回家之后,一定会被士道各种逼问吧
但是,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甩了甩脑袋把烦恼抛开,发出了声音
“准备好摄像机!在作战正式开始之前,尽可能多的收集精灵的情报!”
“明白!”
应对琴里的号施令,组员们齐声呼应
——翌日•四月十日
琴里他们的作战,开始了
【 ??? 四月九日(日) 15时45分】
一睁开眼睛,就从混沌的睡眠意识中觉醒
完全融入视界的景色,让自己有了醒来的实感,实际上,在场面之间不经意看到的风景,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动摇过她的内心
最初看到的是天空,蔚蓝的天空和纯白的云朵,简直是绝妙的组合
但是随着视线越发往下,——看到的是她熟悉的景色
“啊——”
像是被采掘过般消灭的大地,被破坏的破破烂烂的建筑物。这个空间仿佛有自我意识般的在拒绝着她的现界,灰色的世界
看到这一切的瞬间,她全身都发出了激烈的痉挛
经历过好几次的现界的感觉
那是——表示没有希望的斗争的开始
“——目标,确认是‘公主’,攻击开始。”
在遥远天空上响起这个声音的同时,她的眼前出现了好几个圆筒状物体——确实,那是被称为导弹的东西——后面紧跟着烈火和硝烟
“……”
忧郁的叹了口气,右手举向上方,一下子,向她飞来的导弹在空中停止了
接着在她手握紧的同时,导弹就在空中爆散了
不,说是爆散有些不对,就像是被注入魔力的炸药块,和她的手部动作相呼应一般,因为内部的重力压缩而自爆了
……究竟,这是第几次了呢?
不由自主的睡眠醒来的的同时,就被未知的世界驱赶——被全副武装的人类攻击
这样的事,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但是,在上空展开的人类似乎并不害怕的样子,继续向她发出导弹和弹药
“……呼”
露出不耐烦的样子歪了歪头,跳到了地面上
“——‘鏖杀公’。”
就在平静地呼唤此名的同时——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比她还高的王座。天使“鏖杀公”,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守护她的“有形的奇迹”。
她站到了王座的扶手之上,握住收藏于王座背部的剑柄
然后,一口气拔出
那是一把宽度足以与盾牌媲美的大剑,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她移动时就会描绘出轨迹
“死吧,人类……”
她吐露出略带憎恨的话语,挥舞着大剑,一剑砍下
瞬间,她的大剑挥舞出来的剑气震动着空气,将延长线上的物体也一并横扫砍到
即使在空中也不例外,全副武装的人类们,慌忙的回避着她的剑击,也许是害怕追击,在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的情况下包围了她
只是——
“嗯……?”
紧锁眉头,在躲开她的斩击的数个人里,有一个人类少女降落在她面前
她和其他人一样,全身覆盖着机械铠甲,有着一副完全不适合战场的美丽容颜…….而且还有一副无法接受这一切的表情
确实名字叫——鸢一折纸,听她同伴是这样叫她的
“…你是。”
皱起了眉头,她应该是人类自己也没法应付的类型,没错的
当然,力量的差距是必然的,确实在人类当中也有战斗技术强弱的分别,即使如此也不是她的对手
实际上,她已经袭击过自己好几次了,但是折纸都没能伤到她的灵装
但是…….
“……”
折纸的目光如同刀刃般锐利,就像是想要放出能够刺杀她的视线
“……!”
她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是的,就像人偶一样……这么形容她应该是不会有异议的。折纸正事无法窥视到她内心的感情的
就算是人类中也是更强大、更深入、更激烈。在如同面具般的表情之下,对她产生的敌意、恶意、杀意——都强烈的表现了出来
“呜……”
心脏突然产生了被缠绕住般的绞痛,不由得皱起眉头
——啊啊,不行,这感觉,太讨厌了
无论多强大的兵器都伤不到她的灵装
但是,这种没有声响的敌意
从视线里传来的恶意
想要将她抹杀掉的杀意
却能轻易地,撕裂她的内心
“…住,手…….”
“……”
用能够刺穿的力道握住手中的剑柄
“不要用这种眼神望着我——!!!”
大叫着的同时,她挥舞起手中的大剑,和先前一样,延长线上存在的瓦砾都很漂亮的被一刀两断
“……!”
但是折纸就像预测到了这次攻击一般翻了次身,漂亮的躲过了这一次攻击
而且还以不自然的姿势在空中停止,用手上巨大的大炮发出数发子弹
“呼……”
但是却没能攻击到她,她锐利的看了眼子弹之后,就跳到空中避开了
啊——恐怕,这一切都在折纸的预想当中
“嗯……!?”
抽搐了一下脸颊,眼前出现的子弹爆裂而形成的烟雾,瞬间,折纸的身影消失在了烟幕里
“——库…!!”
感受到了折纸锐利的敌意,她举起大剑
下一瞬间,出现在她背后的折纸,用奇妙的机械放出的光刃把她的大剑镇压住——但是,她竟然知道接下来发射的子弹,一把挡住
她的“鏖杀公”和折纸的高振动粒子刀相打,爆散处火花
“不要小看我……!”
“——!”
加大握剑的力度,就这么一口气划过折纸的刀刃,就在同时,折纸的粒子刀的光芒消失了
“嗯…….!?”
应该是突然增加的力度,让折纸措手不及
但是折纸立刻恢复姿态,再度握住刀柄让刀刃恢复光芒,挡住了她的剑击
“你这……!”
她将体重加在右脚上,左脚在踩在右脚上,用鞋底挡住折纸的粒子刀
火花四散,细微的震动通过灵装传达过来
“啊——”
因为对方释放了预想外的连击,折纸跳到后方与她保持距离
从鼻子里哼出不甘心,举起的左脚落到地上
包裹着灵装的身体状态,应该是感觉不到侧腹受到的攻击的痛楚的
但是——虽然心里理解,身体上还是有所迟疑
她,望向那名散发着狂暴敌意的少女
“……为什么?”
然后,几次都想问的问题,突然自口中发出
“为什么,你们要向我刀刃相向…….?!告诉我,我究竟做了什么?!”
“……为什么?”
折纸没有犹豫的举起光景,就这么说道
“你就是灾厄,你就是恶意,仅仅是‘存在’就能让世界产生不和……‘公主’,你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折纸的话让她气的咬牙切齿
完全答非所问——“公主”这个称呼,却在她的内心引起了涟漪
她也从折纸的话里察觉到了什么,那是识别名,是判断她是攻击目标的记号
被冠以这个名字的话,就说明她自己只是一个无机质的需要歼灭的对象罢了
“,,,,,,不要用,‘公主’这个称呼。”
“你没有这个权利,‘公主’。”
折纸再次使用这个称呼,她向前狠狠地踏出一步,握紧拳头
“我都说了不要了!!我不是‘公主’,我是——”
可是,她却停止了话语
——不得不去停止
“我,我是……”
非常简单而且残酷的理由
因为她——连名字都没有
是一开始就没有吗?还是后面忘了?在记忆当中,找不到可以表示自己的词语
不,这件事,不是现在才知道的。只是,再次被揭露出来——灰色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被遗留下来的错觉袭击全身
“我……我是……”
呆然的,发出声音,折纸并没有错过这个绝好时机,立刻以完全状态一跃而起,朝她从上而下挥下粒子刀
“哈啊!!”
“唔……”
一瞬间,防御动作慢了一步,折纸的刀深深地砍在了她胸前
当然,最强的铠甲灵装毫发无损,但是她,仍然感觉到了些微的攻击负荷,虽然没有负伤
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
她放声尖叫,把‘鏖杀公’乱挥一通
“给我消失!!给我消失!!给我消失!!从我眼前消失啊…….!”
向四面八方放出剑击,眼前的景色在一瞬间完全改变
“库……”
就算是折纸也知道这攻击不能轻易避开,她往地上一蹬,跃到空中顺势后退
但这些事情,都与他没有关系,仅仅只是挥舞着“鏖杀公”把眼前的景色砍成碎片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谁也无法解开的——
悲痛的,名为“救我”的叫声
——然后翌日•四月十日
她,与一名少年相遇了
【 五河士道 四月九日(日) 15时55分】
“——诶?”
冷不防的,五河士道转过头来
就这么环顾了四周查看状况——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啊?
士道的视线里只有熟悉的五河家的卧室墙壁,而传到士道鼓膜中的,也只有远处传来的鸟鸣声,和时不时响起的汽车引擎声
“…….奇怪啊。”
咯吱咯吱的把头往后转皱了皱眉,又转了回来
为什么呢——并没有听到别的什么声音啊——但总感觉有谁在呼喊着
“……”
怎么说呢?稍微有些担心自己的感觉器官了,就像耳朵进水了那样敲了敲两下耳朵,胆但是果然,耳朵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嘛,也许是错觉吧,士道得出了如此结论,把视线回到了摊在桌子上的杂志封面上
《要是孩子被拐走》
《如何接受性别认同障碍》
《鼓励才是正确的教育之道》
“……果然,我是不能惊慌失措的啊。”
双亲从今早开始就去海外出差了随意家里是没人的,现在能照看琴里的只有士道一个人了
士道对刚才的奇妙感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暗下决心今晚要做琴里最喜欢的料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