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一卷
  5. 第三章 红发少女高唱决心
  6. 繁体版

第三章 红发少女高唱决心
2017-06-22 21:09:57

		

数世纪前,被称为魔甲虫的存在突然出现了。
它们自人类的祖先手中夺去大地,把人类赶到空中——也就是浮游都市定居。意即如今在浮游都市生活的居民,都是过去曾被允许住在地面上的人类后代。
被忽然现身的魔甲虫抢走了霸权之后,人类在接下来几个世纪,分为具备魔力的魔导士以及不具备魔力的普通人两种,居住在飘浮于空中的大地。
我的母亲是空战魔导士中屈指可数的魔炮剑士……过去曾是。
虽然记忆这种东西将不复存在,但有关我母亲的记忆在这当中是特别的。不知道为什么,被魔甲虫杀害的人们存在会从普通人的脑海中整个被消除。也就是说,不具备魔力的人类会完全忘记那些被魔甲虫杀害的人们。
魔甲虫把有关我母亲的宝贵回忆抢走了。
我是魔导士,所以不至于丧失记忆,但我的父亲只是普通人,什么也不记得了。虽然店里摆着全家的合照……但父亲还是全无印象。包括邻居的阿姨或是店里的常客也是——只要是普通人,任谁也不记得我的母亲。
不过,只有我还记得,那个总是带着温柔笑容的身影……
我绝对不会忘了那个人的存在。此外我迟早也会让父亲回想起来。或许有人会问我要用什么方法,不过我哪知道呀!
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不输给任何人的伟大魔炮剑士。
跟母亲一样了不起的魔炮剑士。
足以守护这整个世界的强大存在。
或许将来有一天,有人会从变厉害的我身上想起来。
想起过去为了守护这座都市而失去性命的母亲身影。
为实现这个目标,我决定进入空战魔导士科就读。
摘录自美空·惠特儿的手记  流亡历四三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
彼方就任教官第五天的实地操演训练。这一天,E601小队室连续几天不安定的情势终于发展到了最高点。
「那个……彼、彼方教官?」
孤独一人坐在椅子上的蕾克蒂,用怯生生而无法聚焦的眼神往上看并这么出声。姑且不论莉子,本来应该还要有美空在才对。
「怎么啦,蕾克蒂?发生什么事了?」
明明是异常状态,彼方却一副没事的模样,蕾克蒂心想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同时软弱地问道:
「那个……要说发生了什么事也没错……」
接着她望了美空的座位一眼。
「……美、美空同学不知道怎么了。」
「嗯——她今天应该又缺席吧。这么一来就连续三天了。」
「那个……这种事应该非同小可,该怎么说……」
蕾克蒂畏畏缩缩.不敢直视彼方的眼睛,微微低下头说了:
「……我、我最近午休时间都跟美空同学一起吃饭。不过等午休快结束时,美空同学就会闷闷不乐地提起书包不知上哪去。」
这或许能成为解决如今这种严重事态的线索,蕾克蒂拚命如此诉说。然而,说起彼方的反应……
「哦——果然如我所料。」
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继、继续跟着这位教官真的没问题吗?当蕾克蒂内心正要抱持这种疑惑时突然察觉到一件事。
「……!所谓果然……就、就表示您已经掌握美空同学到底怎么了吗!」
「嗯,说掌握又有点太夸张了。」
「是、是这样吗……」
相对于因为问题又回到原点而大失所望的蕾克蒂,彼方若无其事地说:
「不过,美空会闹脾气百分之百是我的责任,与其说我能猜到,不如说是确信吧。」
「……那、那绝对是彼方教官的错吧!」
蕾克蒂很难得发出这么大的音量指责。
「那个,彼方教官真的有意愿指导我们吗?继续接受这种特训真的能让人变强吗?」
「天晓得。还是要看本人是否努力吧?」
「看、看本人是否努力……彼、彼方教官!为、为什么要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当蕾克蒂感慨地露出难过的表情时,彼方搔了搔后脑杓。
「嗯?啊啊,你说这个啊。抱歉抱歉,我没有解释清楚。」
他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别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啦,蕾克蒂。实际上会不会变强本来就要看你们是否努力,我身为教官顶多只能给你们变强的契机而已。」
「契机……吗?」
「没错,契机。只不过当我制造出契机后,你们努力却没换来成果,届时就得由我来负责了……所以说蕾克蒂你打算如何?要继续接受特训吗?」
那种无法确定是否真的有意义、效果存疑的谜样训练,之前彼方说过至少要持续一周。
「那个……彼、彼方教官今天打算做什么呢?」
不知该如何回答的蕾克蒂反问。她似乎想藉由彼方的回应来决定自己的答覆,因为她实在无法理解彼方的脑袋在想些什么。
被这么一问,彼方交抱双臂一边努力思索一边回答:
「嗯——看这时间,美空也差不多快回家了,我就来个家庭访问吧。如果她真的身体不适就糟了。」
蕾克蒂还是无法判断。这位教官到底有没有心要指导人;到底算温柔还是不温柔……
「嗯——就是这栋房子吗?」
一手拿着地图的彼方来到了位于郊外三号区的美空家。
根据她的个人档案,美空的父亲好像得到了经济经营科的特别许可,在〈密斯特岗〉开设咖啡厅。
彼方知道有一些因为担心子女,无视规定偷偷跟到学园都市来的父母,恐怕美空的父亲也是属于这类吧。
基本上〈密斯特岗〉的空战魔导士科学生是强制住宿的。
刚走进统一成时髦色调的店内,彼方就受到门上所挂的铃铛声欢迎。已经有好几组学生先来这里光顾,正有说有笑地大啖店内的料理。
「欢迎光临。」
有人对进店里的彼方打招呼。一名位于吧台另一头,长相凶狠的光头中年男性正望着他这边。
「抱歉,我不是来吃东西的……」
坐在吧台前的彼方正想说明事情原委。
然而,在他还没开始说之前,店内穿女服务生制服招呼客人的美空刚好送冰水过来,一看到他就大呼小叫:
「为、为什么你会跑来这里呀!」
对于死命瞪着彼方的美空,吧台里头有一道声音传来。
「喂,美空,最近你难得早放学来店里帮忙,怎么对客人这么没礼貌啊。」
「闭嘴!爸爸什么也不知道就别开口!」
尽管被瞪了第二眼,彼方还是若无其事地装傻:
「我来看看你的情况,看来没有生病或受伤啊。」
「你这家伙,现在这种时候还胡说八道什么!应该有其他话要说吧!」
「嗯——我最想说的就是这个啊。要是你出了什么状况,我就伤脑筋了。」
「…………~~(冒青筋)!」
不过,彼方脸上确实隐约浮现安心之色。确认美空真的没事后,彼方身为必须担负起责任的教官,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接着他随口问道:
「反倒是你,应该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
想全力朝对方怒吼的美空顿时皱起整张脸,本来想把脑中所有难听的骂人词汇都倒出来,但运气不好,对话被打断了。
「这位客人,怎么好像认识我们家美空?」
「咦?这位大叔就是美空的老爸吗……怎么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嘎哈哈。因为我家女儿长得像妈妈啊。」
长得像妈妈。老板豪迈地笑着说出这句台词时,美空的表情明显笼罩阴霾。她莫名变得意气消沉。
「……我先去换衣服了。今天就做到这里。」
美空迅速消失在店的后头。她的父亲见状不太自在地抓抓头。
「让你见笑了。我家人的感情实在不怎么好……」
家人的感情不好,是吗?彼方在心中反刍这句话,同时敏锐地注意到柜台上摆着相框。相框摆成仿佛可以守护整间店的角度,里头的照片上头有年幼的美空跟年轻时的美空父亲,以及应该是她母亲的人物。那位母亲跟美空一样有一头红色亮泽长发,是带着魔炮剑的女性空战魔导士。
「大叔的太太是美女耶。美空的确长得像母亲。」
不知为何,尽管终生伴侣被人夸奖了,美空的父亲却没有特别高兴的样子。
「啊啊,你说那张照片吗?」
美空的父亲凝视着相框里的人。
「确实是她没错。不过唯一的回忆也只剩下这张照片了……」
大叔以略显黯淡的表情告诉彼方。
「难不成大叔是普通人……?」
「是啊。我女儿是魔导士,我是普通人,至于我老婆……以前是空战魔导士……啊,我好像说太多了。」
魔导士与普通人;具备魔力者跟不具备魔力者。
前者能记得被魔甲虫杀死的人,后者则否。
〈密斯特岗〉是魔导士的都市,与普通的都市不同,这里的总人口有九成都是魔导士。等彼方察觉这一点恐怕跟美空的苦衷有关时,美空的父亲用抹布擦干洗好的杯子上头的水珠,同时直接切入核心:
「美空以前总是像个傻瓜一样在学校训练到很晚,最近很难得都提早回来。我想她在学校应该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客人,您知道吗?」
然而,彼方还是一如往常用漫不经心的口吻回答:
「嗯——大叔能先告诉我多一点有关于美空的事吗?包括那家伙为什么会对魔炮剑如此执着。」
美空的父亲顿时停下正在擦拭杯子的手。
「在那之前有一点要先请教客人。您是我女儿的谁啊?」
「嗯?我还没自我介绍吗?」
随后彼方望着美空父亲的脸庞,露出自信满满的微笑。
「我是美空的教官,提供美空变强的契机就是我的工作。」
美空把女服务生制服换成防护服后,前往位于咖啡厅后面的再开发地区。那附近有高度应该有五十公尺、以抗咒素材制成的穹窿壁。
这到处都有钢筋裸露或半崩塌建筑物的荒凉环境,正是美空的个人训练场。
「为什么我总是打不赢!」
仿佛为了发泄屈辱与无法排解的怒气而挥下银白色的魔炮剑,剑戟任由激情摆弄。这动作看来就像试图斩开空无一物的天空。
汗水濡湿了红色亮泽长发并沾黏在防护服上。
「为什么我总是打不赢!」
自己究竟已经挥了几下……不,想这个也没用。算了,只要越努力自己就能变得越强。即使如此……
「为什么我总是打不赢!」
就是无法拂去心中的杂念。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美空这么提醒自己。在此之前她已经重复了几万遍空挥动作,她有信心自己的努力程度是其他学生的好几倍。
一百三十四连败也没关系。在与彼方的模拟战斗中一下也打不着他也是一样。
「……我绝不会放弃!」
自己没有才能这种话,只是懒得努力的家伙用的藉口罢了,真正的才能必须不断努力。就算在模拟战中百战百败,只要第一百零一场能获胜就好。为此目的,到底该怎么做——唯有练习。然而……
「……我都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报?」
美空忍不住喃喃示弱。她拚命压抑快哭出来的冲动,紧咬住下唇继续锻炼。尽管这是她打死不落泪的意志表现,但从某些人看来或许会觉得有些难过。
「尽管再怎么努力……」
而彼方也是这么觉得的其中一人。大叔把平常女儿自主练习的场所告诉了他。尽管在那里发现了美空的身影,彼方却迟迟无法出声。
美空缺乏魔剑术天赋到了致命的程度。除了她的身高不足以负担这种大剑,彼方认为她的反射神经也不够优秀……而彼方希望她能够变强到足以撑过跟魔甲虫的战斗。
「咕!」
一股剧痛忽然窜过美空的手掌。茧又磨破了。她差点弄掉手上的魔炮剑,只好慌忙忍住。随后她一直死命抿住嘴唇,用力咬紧牙关。
「我要连母亲的份一起努力,不能认输!」
她再度高举魔炮剑,然后使劲全力挥下。
彼方已从美空的父亲那里大致听说了美空的苦衷。
「美空之所以立志成为魔炮剑士,是因为一心一意不想忘却母亲的缘故。
我老婆在以前居住的浮游都市中是位优秀的魔炮剑士……应该吧。不过,某天出击后她就没有再回来。恐怕从她殉职的那一瞬间起,我的记忆中就完全失去关于她的回忆与存在了,美空应该也隐约察觉到我的变化才对。
我老婆的空战魔导士伙伴只带回了她使用的银白色魔炮剑。虽然不知道母亲临终前为什么要把剑托付给女儿,但她在最后一刻留下了这把魔炮剑。
当时还很小的美空就对身为空战魔导士的母亲感到极为憧憬。她应该曾发誓自己说什么也要成为一名魔炮剑士吧。
当然我老婆的墓在我们移居这座都市时也挪到希望之丘了,但现在谁也不记得她。就连身为父亲的我都彻底忘却的母亲身影,就成了美空想当上魔炮剑士以持续追求的目标。」
美空执着于魔炮剑士的理由、气概、想法,以及其他一切——
即使完全理解了那些,彼方还是觉得自己为了美空着想,劝她从魔炮剑士转为魔炮士的建议没有错。
他已经完全搞懂美空的想法有多么强烈了。正因如此,美空才必须将自己全力想成为魔炮剑士的觉悟传达给彼方。
如果不这么做,她就会一直原地踏步。会连现在担任她教官的彼方也无从了解她,永远被贴上F级小队成员的标签……
「喂,美空。」
「为、为什么你会跟到这里来呀!」
「你现在方便吗?」
彼方半强迫地拉走百般不愿的她,换了一个地方。
一整面坡度和缓的绿色山丘上,竖立着纪念那些守护都市而殉职的学生们的白色十字架。学生们之间都把这个场所称为希望之丘。
「我听说你这家伙每天都跑来这里啊……」
山丘上出现了彼方与美空的身影。随后两人走向美空母亲长眠的十字架前。彼方从美空父亲那里知道了大概的位置。
「要你多管闲事!话说你干嘛随便跟我爸打听我的事呀!」
走在彼方身旁的美空得知过去始终保密的事被对方知道了,总觉得就像有人任意踏进自己的心房一样,让她难忍怒火。彼方本人不用说,任意泄漏女儿私事的父亲也有罪。
之前还稍微相信他不是什么坏人……如今美空却是打从心底轻蔑彼方。
「你的老爸也没错啊。他真的很担心你耶。」
就算是讨论严肃的话题,彼方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你执着于魔炮剑士的理由就出在你母亲身上吧。这里是你母亲长眠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挑这里讨论比较好。」
美空紧紧抿起下唇,死命瞪着彼方。不过,他却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
「喂,美空。你的理由我已经完全懂了,所以你还是赶快放弃魔炮剑士吧。现在你这样绝对无法变强,因此现在你就在母亲的坟前发誓要放弃魔炮剑……」
当彼方粗线条地说出这番话的瞬间。
啪。
美空的右手毫不留情地打在彼方脸颊上。
「——别说得一副好像你很了解我的样子!」
美空的心跳剧烈加速,肩膀也因喘息而上下起伏,还狠狠瞪着被打了一巴掌的彼方。不过,被打耳光的当事人彼方仍旧一派冷静,就好像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就连我的亲生父亲都遗忘了我死去的母亲。这种痛苦、哀伤,你能理解吗?曾担任魔炮剑士浴血奋战的母亲留下的遗物魔炮剑,对我来说有多么重大的价值,你又能理解吗!」
彼方什么也没回答——因为他明白自己无法回答。
「缺乏责任感的前王牌想必不懂吧!我那位死去的母亲.,就连父亲都真的忘却的母亲,她把她的意念跟魔炮剑一起传承给了我!对于背负这股意念拚命努力的我,你究竟又能理解什么!」
「喂,美空。」
「干什么!」
彼方正面接下美空带刺的锐利视线,平常的轻浮态度也完全消失,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用比谁都还精焊的神情回望她。这才是曾立于〈密斯特岗〉顶点的王牌气势。
「在一旁看着的我也了解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是拚命努力的本人不会发现,反而是远远看着的人才能客观察觉。你没有魔剑术的才华啊。」
彼方冷淡地宣告。不过,这严苛的事实就摆在眼前。美空本人应该也很清楚。
然而她还是不肯放弃。正因为她不愿放弃……
「就说了,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成为魔炮剑——」
「不过,也有些事是只有拚命努力的本人才看得到的啊……」
美空本来以为对方会顽固地说服自己转为魔炮士,所以对这番话流露出困惑。她还以为自己的想法一定会被否定。
所以她过去从没直接对彼方传达过自己的想法。每次一发怒她就气得走人,一次也没表明过心声。连一次也没有……
「喂,这个地方被冠上了希望之丘这个美妙的名字,不过你觉得对那些死去的人来说,希望是什么?」
彼方说完环顾包围在两人周围的大量十字架。
那一具具十字架都隐含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学生意念。
「应该是继续守护都市的居民吧。」
「是啊。那些在魔甲虫威胁下守护都市而殉职的人们虽然不希望自己被他人遗忘,但内心守护都市的意志却更强烈,所以才搏命战斗。对死掉的人来说,一定是希望能守护住在都市的同伴们吧……我想你的母亲也是一样。过去你的母亲并非以成为魔炮剑士为目的,身为空战魔导士守护都市的人们应该才是她的初衷。关于这点你认为怎么样?」
成为空战魔导士或成为魔炮剑士。美空认为母亲毫无疑问选择了前者。作为空战魔导士保护都市的人们是目的,当魔炮剑士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
美空也很清楚母亲的想法。她设身处地思考过许多遍。
深思熟虑后,美空一字一句说出口:
「即使如此——就算强迫我非得选一个不可,我也无法舍弃另外那个选项。大家或许会笑我这样太天真,但我两边都不愿放弃。不管是成为空战魔导士,或选择走其中的魔炮剑士这条路……
所以我为了被大家遗忘的母亲,为了她的遗愿,为了不忘怀她,要成为魔炮剑士!为了守护都市的人们!」
首度明白说出志向的美空觉得自己的说法还真是任性又不讲理。
这番话想必无法传达到眼前那名男子的心中吧。
然而,即使自己的这种念头——不断拚命挣扎,想达成目标的念头无法让彼方认同,美空也——
她绝不放弃。隐藏在心中的这股信念不会屈服。
正因如此,她刚刚才毫不保留地将这种心声丢给彼方。彼方体会到在美空娇小的身躯内隐藏了多么炽热的意念后,终于下定决心,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他以那双仿佛能把人吸进去、充满不可思议魅力的漆黑眼眸凝望着美空说道:
「我明白了。那么,我会提供你以魔炮剑士之姿变强的契机。所以,你必须当场发誓一定会拚命磨练自己。」
美空一瞬间还怀疑自己的耳朵,露出呆愣的表情。光看彼方的表情就能理解,这番话并不是现在才突然说出口的。
听完美空父亲说的话后,彼方就已经思考过这么做的可能性。
至于就算被打巴掌也要测试的,则是美空的觉悟程度。
在接下来将会面临的空战魔导士苦难之路上持续前进的强烈意志。
「可、可是,这、这样真的好吗?你不是本来想说服我转魔炮士吗……」
彼方面对有些困惑的美空,明白说道:
「仔细想想我说过的话吧。当时我说——维持过去的努力方式,你只会一直这么弱。关于努力的方向,我可是什么也没提到……嗯.不过你听了很生气,觉得我不理解你的努力就跑掉了。」
被彼方这么一指摘,美空觉得很丢脸。
彼方又如此说明:
「你从母亲那里继承了魔导士的特性,平常还靠基础训练砥砺自己。因此,身为魔炮剑士,你当然有可能变强。」
一听到这番话,美空原本严肃的表情就要恢复明亮的光采,然而……
「不过,你选择成为魔炮剑士,要比走魔炮士这条路困难得多。」
「……困难得多……」
「我之所以劝你当魔炮士而不是魔炮剑士,是因为你当魔炮士的话可以活用你的魔力与飞行速度,以中锋的角色大为活跃。缺乏魔剑术才华的你拿剑只是徒劳无功罢了。正因如此,我之前才想劝你转魔炮士,单纯因为你当魔炮士要变强比较轻松。你懂我的意思吗?」
「……唔,嗯。你想说什么我知道啦。我当然懂。」
被发出严肃光芒的彼方双眸盯住不放,美空总算还是给了肯定的回答。听到这不安但至少是肯定的答覆,彼方的眼神好像一瞬间放松了。
「那么,光是发誓还不够。你必须对自己的母亲发誓,要成为比她强的魔炮剑士。除了守护都市的人们,你还要为了守护自己而变强。」
「为了守护自己……?」
「是啊。你一旦选择了魔炮剑士这条路,在任务中殉职的风险就会提高。说真的那并不是我的作风……不过,我也了解了你无论如何都要这么做。正因为这样,我才需要你发誓。这是为了不让你阵亡,也为了让你成为一位能独当一面的空战魔导士。我也会当场在你母亲的墓前发誓,不让你殉职。身为教官,我会连带背起你肩上一半的责任。所以你一定要变强,美空,变得比任何人都强,获得实现心愿的力量。」
看他的双眼就能理解他是认真的。
「……那、那、那、那个!」
正因如此,美空一副难掩兴奋的模样望着彼方。
「——谢、谢谢!」
美空一边道谢一边露出害羞的笑容。这表情是彼方至今看过最开朗的笑容。
当彼方拚命说服美空的同时,另一方面在校舍——
「咦……?呃,真不好意思。谢谢。」
「哪里,那个……请不要客气!」
走廊上,一名金发的善良青年向蕾克蒂答谢,她立刻害羞地深深一鞠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闲晃时刚好经过现场的莉子面露不解问道:
「嗯,怎么了吗,蕾克蒂?」
就莉子所知,蕾克蒂应该是那种会极力避免与陌生人交谈的超害羞女孩……
「啊,莉子同学。其实刚才有人在走廊上掉了学生证,我问了好多经过的同学,想要物归原主……」
说到这里,猛然发现某件事的蕾克蒂开始面红耳赤并陷入混乱,感觉她的头顶好像能噗咻一声喷出蒸气。
「~~!莉莉莉、莉子同学!」
「怎么了?看你突然慌张起来。」
「我、我我我、我竟然!有生以来跟这么多不认识的人说话!」
没错。在来这里的途中,为了将失物归还原主,向来怕生的蕾克蒂可是难得主动跟许多不认识的同学攀谈。
「啊呜啊呜,该、该怎么跟他们道谢才好!我竟然看着他们的脸说话!」
「不,这种事用不着道谢吧……」
「那个……呃……」
蕾克蒂在胸前戳着手指,一副很害羞的样子。
「刚、刚才我很紧张,不知道要怎么跟别人攀谈时,大家却主动以『你是最近在校内玩角色扮演的人吧?』、『那是什么活动吗?』打开话题。虽说人家还是很慌张,不过总算是努力回答了……!」
看来蕾克蒂是以之前那种可爱的装扮为契机跟许多人展开交流,最后终于找到了遗失学生证的人。此外,她对这样的结果好像也相当感动。
「跟人说话虽然很紧张,不过聊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彼此都会亢奋起来,最后连我都觉得很开心……跟以前完全不认识的人聊天其实是件很愉快的事呢!」
她说到这里一度陷入沉默,思考自己会变成这样的理由。尽管时间很短,怕生的蕾克蒂能够豁出去与陌生人攀谈,其关键在于……
「莉、莉子同学!我、我搞不好接受了非常了不起的训练唷……!」
蕾克蒂突然想起彼方那项效果如何还在未定之天的角色扮演特训。平时很乖巧的蕾克蒂难得有些兴奋,以几乎快跳起来的气势将双手紧握在胸前。
「哼!看来你受的特训很有趣呀。包括不强迫我参加那种会流汗的累人训练在内……那个教官似乎多少有点可取之处。」
莉子说着这番话,似乎露出了自负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