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一卷
  5. 第二章 最弱所带来的可能性
  6. 繁体版

第二章 最弱所带来的可能性
2017-06-22 21:09:57

		

午休时间的瞭望中庭(Garden Terrace)。在整理得很美观的花圃与草坪上,能尽情享用午餐的这个场所很快就被大批高年级生占满了。蔻依与优莉也围着附有阳伞的圆桌而坐,讨论接下来的行程。
「那么今天的实地操演就提早结束,出发协助维持都市内的治安可以吗?」
「嗯,今天该完成的任务大概就是这些吧。」
一旦升上特务小队,除了一般的实地操演,校园外的小队活动也会变多。这回她们预定要跟在都市内维持秩序的〈鸦巢〉联手出击。
在瞭望中庭来来往往的学生们几乎都若无其事或露骨地瞄向蔻依与优莉所在的位子。他们的视线充满了敬意与信赖感。
当中也有一些女学生跟蔻依或优莉视线对上后忍不住尖叫吵闹起来。
「……优莉你怎么了吗?」
优莉为了掩饰害羞,将方糖咚咚地扔进红茶里。
「呃,该怎么说……不管过了多久我还是很不习惯这样。」
接着她优雅安静地啜饮起那杯甜死人的红茶。
「啊哈哈。这么说来确实是如此呢。去年的现在,我们还过着每天艰苦训练的日子。」
蔻依当初也是这样,不过被繁忙的特务工作淹没后就不知不觉适应了。
蔻依自己也没太多余裕去关心对方,不过优莉装出说话谨慎的成年人模样时,依旧残留着稚气。
顺道一提,她因为咖啡太苦了不敢喝,而红茶如果不加一大堆糖同样无法下咽。
「对了,有件事……彼方学长目前还是被当作在养病中吗?」
或许彼方本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优莉每次遇到蔻依都会问起他的现况。
以养病为藉口,彼方才能任意缺席各种特殊任务,这是蔻依帮忙想出来的苦肉计。其他还包括拜托空战魔导士科长通融等,蔻依为此煞费苦心。
虽然每次蔻依都能顺利蒙混过去,但养病养了好几个月以后,优莉终于忍不住怀疑其真伪了。
「是呀,暂时还是这样吧。不过养病虽然不能上前线作战,昨天他还是就任E级小队的教官了。」
「就任教官——彼方学长当了教官!」
「嗯,是呀。是我拜托他的。」
「……我无法赞同这种安排!为什么要找那个叛徒!原本以为他不参加小队活动是去帮后方支援科的忙,结果现在却变成教官了?
他以前明明是拥有压倒性实力的王牌啊……虽说过去大家就很难搞懂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结果到头来那个学长还是一样我行我素——」
「……优莉,拜托,别再说彼方的坏话好吗?」
蔻依委婉地制止对方,并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环顾四周。
她的视线前方有正在激烈讨论些什么的机械科学科学生,还有正谈笑着享受短暂午休时光的经济经营科(Econmic)学生等,许多同学都在度过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
「守护这群人的日常就是我们空战魔导士科的职责。我想彼方他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见对方露出这种微笑,优莉也只能不自在地喝起甜得要死的红茶。
下午的实地操演,在E601小队室。
等彼方进房间的时候,美空她们三人早已到齐,在里头等着了。
「咦——还没开始上课就全员到齐啦,你们也是有可取之处嘛。」
众人皆关注着翩然入室的彼方。昨天这个时候她们都只对叛徒彼方抱持负面的评价,不过今天就有点不同了。
「那么待会就要展开一对一的个人特训了……嗯,美空你的眼睛怎么闪闪发亮?」
「我、我的眼睛才没有那样哩!不、不过,或许真的有点期待等一下的特训内容……」
即使还是有点闹别扭,但美空也渐渐承认彼方的实力了。经过昨天的训练,不能否认彼方身为前王牌依然有两把刷子。
关于这点,美空以外的人也体会到了。只见蕾克蒂怯生生地扬起楚楚可怜的视线。
「那、那个……能接受彼方教官的指导,人家真是太高兴了!」
她甚至对彼方投以尊敬的眼神。彼方总觉得有点困窘地搔搔后脑杓表示:
「我先说好喔,等会的特训可没有你们想像中那么欢乐。所谓的特训当然是以严格为主,想要轻轻松松就变强根本不可能。」
彼方说完,特别留意起最后一人——莉子的反应。她是个平常老是将自己根本不想做累死人的训练这种豪语挂在嘴边的问题学生,一般人听了应该都会很想吐槽她「干嘛还待在空战魔导士科里」吧。
察觉到彼方的注意后,莉子哼地用鼻子笑了一声,然后拨起秀发。
「哼!我可没兴趣陪你们一块待训。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的狙击技术早就进入女神的领域了。」
「等、等一下,莉子!就算他再怎么变态,也不能对教官说这种话吧!」
「呃,我已经强调过我不是变态了吧。」
美空慌忙指责莉子。不过对彼方而言,莉子的反应在意料范围内。
「嗯,你的狙击天分跟状况判断能力确实无可挑剔。至少目前在三人当中,你是战力最强的。」
「哼!你可以尽量夸奖我没关系。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这点你就跟其他凡人不同,还能理解我才华的一小部分。」
莉子装模作样地露出充满自豪的喜悦。不过,彼方的话还没说完。
「此外,你还能在瞬间看出自己跟我的实力差距,继续狙击时感觉接下来也打不中,所以干脆放弃扣扳机了。」
莉子被彼方说中,清纯的美丽脸孔明显皱了起来。
「我已经具备标准以上的能力,没必要接受训练。」
她说完就打开门离去了。
「等、等一下,莉子……!」
「没关系,别管她吧……」
「什么别管她!莉子不接受训练怎么行呢?」
「如今比起别人,管好你自己的事更重要吧。还是说你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余力去在意别人呢?」
彼方完全没有惊慌失措的反应,莉子会跷掉训练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判断现在与其对桀傲不逊的莉子勉强进行训练,还不如专注在剩下的两人身上,对小队的整体战力比较有帮助。
等美空与蕾克蒂从刚才那突然的发展中恢复冷静后,彼方才接着问:
「——那么回到关于特训的话题。之后我会对你们单独进行特训,条件是最少必须持续一周。你们已经做好觉悟了吗?要先有即使是不擅长的事也得咬牙苦撑的心理准备喔。」
「「……」」
不擅长的事……美空与蕾克蒂顿时陷入沉默。尽管彼方口气轻松却隐含着一股奇特的沉重感,就好比几度闯过生死关头的人所释放出的强大压迫感一样。
「……彼、彼方教官!」
蕾克蒂不知想起什么,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身。她一脸紧张的模样从彼方脖子的高度朝上望着他。
「怎么啦?看你紧张成这样。」
被这么一问,蕾克蒂才怯生生地一字一字说出口:
「能变强……您要对我们实施能变得比现在更强的指导吗?」
「是啊,就是那样没错……」
「既、既然如此,我、我就没问题!不、不论是何种训练,我、我都会努力撑过去!」
蕾克蒂率直的心意立刻传达到彼方心中。
「……我知道了。那等会就来帮蕾克蒂特训吧。不论多严苛,你都要努力撑下去喔。」
「是、是!」
蕾克蒂说完深深一鞠躬,接着赶紧坐回椅子上又害羞地低下头。
「那么美空,你的答覆呢?」
被彼方看了一眼后,美空尽管有些迟疑……
「你、你明知故问。我的答案也是……yes。」
或许是回答不太干脆,彼方再次确认她的意思:
「真的没问题吗?你不是把我视为眼中钉?」
「我现在也没有原谅你的背叛——背叛大家的期待、擅自长期缺席比赛的行为呀。我最讨厌那种超级不负责任的家伙了。」
美空骂完以后又继续说下去。老实说,要她欣赏彼方这个人恐怕有点困难。
「即使如此,我的魔炮剑术还是打不中你。因此,为了要让自己变强,就算我很难苟同你的行为,也只好姑且利用一下了。」
彼方露出无畏的微笑。
「哦——你们两人都有相当的觉悟嘛——」
就这样,美空与蕾克蒂的特训开始了。
一到了下午,以经济经营科的学生为中心,从事商业活动的人们就会活跃起来。
营运商店街也是学生的职责。学园都市一开始就不鼓励会产生贫富差距的行为,因此生活必需品的税率都调得很低,而奢侈品则课以重税。
在这当中,彼方首先跟蕾克蒂一块来到都市中心地带的商店街来个精品店巡礼。他让蕾克蒂一一试穿所有适合她的服装,还买了好多她中意的商品。
起初蕾克蒂也以为这一定是非常严苛的训练,所以极为认真地试穿,然而当逛到了第四间精品店,彼方的双手已经提了一堆塞得满满的购物纸袋,蕾克蒂终于感到怀疑,并下定了决心。
被迫换上藏青色女仆装的蕾克蒂拉开试衣间的帘子,一脸羞赧地低着头问:
「那、那个,彼方教官。我、我我我、我做这种事,真的会变强吗!」
这么可爱的衣服是彼方自己挑的,但他也稍微吓了一跳。该怎么说……因为太可爱了,对那方面的癖好似乎会因此觉醒。
「唔——或许兔女郎装会比女仆装更适合你吧。毕竟你跟美空不同,身材很好。」
恢复冷静的彼方只以这套衣服是否适合蕾克蒂来评论。
「那个……彼、彼方教官!请、请问您有听到刚才的问题吗?」
「不过接下来还有时间,或许两种款式都可以试试看。」
彼方说完就指示蕾克蒂换回制服,并在第四间精品店买下女仆装与兔女郎装。
接着请蕾克蒂帮忙拿纸袋,于是两人就在商店街正要放学回家的学生杂乱人流中逆向前进,前往校舍。
越来越搞不懂彼方到底想做什么了。所谓的特训到底是指什么?而且个性严谨的蕾克蒂还很在意另一个问题。
「那个,彼方教官……把宝贵的小队活动费用在这种地方好吗?」
她以充满不安的眼神害羞地仰望彼方说道。
然而彼方丝毫不在意这种事,用一如往常的随兴口吻回答:
「嗯?这也算很正当的活动,难道不行吗?」
「……感、感觉好像不太好吧?」
「呃,没问题吧。这是很有意义的活动嘛。」
到底哪里有意义了?蕾克蒂因罪恶感作祟,双手捧着的纸袋愈发沉重。
「买这么多衣服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当然是拿来穿啦。在学校蕾克蒂要穿过这里面的每一套衣服。」
「咦——我要在学校穿这个……不、不行啦——!」
购物袋差点从蕾克蒂手中滑落。
「为什么?放心吧,每一套都很适合你。」
「不、不是那个问题啦!那个,彼、彼方教官,呜呜……人、人家觉得打扮成那样来学校,感、感觉很丢脸……」
「可是刚才试穿的时候,蕾克蒂不是很开心吗?」
彼方回顾蕾克蒂的表现。在第一间店,蕾克蒂还露出凝重的表情,但到了第二间、第三间,她就恢复少女该有的样子,对试穿这些时髦的洋装感到非常欣喜。
「但、但是我当初没想到要在学校的众人面前做一样的打扮……」
尽管蕾克蒂这么解释,彼方却直接无视她,继续朝更衣室里头走去,一路抵达女子更衣间的门口。
「已经到啰。那我在更衣间外面等你,你先挑一套喜欢的换上吧。」
「挑、挑一套喜欢的换上……那个,我、我真的不换不行吗……或者该问一下,究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啊——我忘记说了,这就是蕾克蒂的特训内容。」
「咦!这、这就是我的特训吗……!」
「是啊。改变形象就是蕾克蒂的特训内容。你换好衣服后试着在校舍里随便逛几圈。」
「这、这种训练真的能……呃,让我变强吗?」
这种行为很明显会吸引他人的目光,对生性害羞的蕾克蒂而言,将会带来无比激烈的沉重压力。
一脸惶恐不安地将手抵在胸前感觉快哭出来的蕾克蒂,给彼方的印象就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动物。
面对这纯真无邪的少女困窘的模样,看似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彼方口气还是不知不觉变得缓和起来。
「你的魔双剑术,就是由剑神亚伯特·艾森纳赫所创始的艾森纳赫流魔双剑术对吧?毕竟蕾克蒂的姓氏也是艾森纳赫。」
「那个……您知道我们家吗?」
「关于艾森纳赫的魔双剑术我大略懂。要以艾森纳赫这个姓行走江湖,就只有经过相当修行后的高手才可以。即使是本家的子女,一旦不具备相应的实力也会被逐出家系,可说是非常严苛的家规。」
彼方说到这里,蕾克蒂就完全不出声了。艾森纳赫这个姓对她而言好像有很重大的意义。观察过她的反应后,彼方才低声说下去:
「昨天玩捉迷藏的时候,三人当中最厉害也最逊的就是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剑戟就像在弥补美空出现的空档般对我出招,如果你能专心盯住我并使出全力,应该能发挥足以跟A级小队成员抗衡的技巧才对……」
即使被这么夸奖,蕾克蒂还是一头雾水。果不其然,彼方的话还没说完。
「不过,你却完全不敢正视我的眼睛,结果就怯生生地光凭感觉在战斗。这样一来你连全部实力的十分之一都无法发挥。你知道为什么吗,蕾克蒂?」
「那个,人、人家……很、很容易怯场!」
尽管有些不知所云又吞吞吐吐,蕾克蒂还是继续说明下去:
「从以前只要有人跟人家的视线对上,或是出现在有很多人的场合,我就会突然觉得很害臊……也无法随心所欲地行动。」
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吧,容易怯场就是她最大的缺点。
之前蕾克蒂自己也几度想要改掉这种毛病,却怎么样也办不到。如果这种病真能简单治好,那就不必那么辛苦了。
对于因为真的感到很抱歉而低下头的蕾克蒂,彼方温柔又使劲地抚摸她的刘海,摸到头发都变乱了。接着他以大剌剌的口吻说:
「有这种情结又有什么关系嘛……对自己不满的人才会变强啊。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为了改变自己而拚命努力。」
本来以为自己会被骂别说些天真的话的蕾克蒂,这时恍然大悟地扬起怯生生的脸庞。她现在的表情就像内心被彼方感动般一副敬佩的模样。
「你想改变自己吗?」
「……我、我想!希望以后在众人面前不会再怯场了!」
「是吗?那你就换上衣服在校舍里逛几圈吧。如果觉得害怕想逃跑也无妨,不过那样一来就算是放弃我的指导,特训也告终啰。总之你自己好好努力吧。」
彼方只抛下这番话,接着就搁下蕾克蒂自行离去了。
然而,当彼方的身影一消失,蕾克蒂就顿时变得胆怯,又突然害羞起来。
「……可、可是……」
蕾克蒂在放在更衣室前的三个大纸袋旁边呆立不动,尽管没看到附近有其他人,还是独自垂下头。
「……果然.这、这样还是太丢脸了!」
下午的实地操演训练时间,与彼方一同在校门口待命的美空叹气道:
「在这种地方到底要做什么特训啊?所谓的特训|般不都是要去训练场吗?」
放学的学生意外地多。空战魔导士科每天都一定会有实地操演,不过其他学科就不然了。彼方检视放学回家的团体中有没有熟面孔。
「在这里就可以了。」
跟蕾克蒂采购完毕后,彼方先确认过那家伙还待在校舍。就他的估算,对方这时也差不多该准备回家了……霎时彼方的表情放松了。
「看来我们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哇,那、那不是莉子吗……!」
莉子一手提著书包独自放学的身影映入视野。混入回家的人潮当中,彼方开始跟在莉子后头,美空自然而然地也追了上去。彼方趁机对美空说了句完全出乎意料的话:
「好,从现在起,你的特训内容『跟踪莉子』开始了。」
跟踪?我跟踪莉子——这就是……特、特训?
「……你、你是认真的吗?说要跟踪莉子,你到底在想什么!」
美空不自觉提高音量,但彼方一派平静。
「嗯?我一直都很认真啊……」
「认真的家伙会想出这种无聊的特训内容吗!我的梦想可是成为魔炮剑士呀……」
这时彼方突然动了起来。他似乎察觉有什么动静而迅速抱起美空躲到遮蔽物后方。
「唔,我刚刚好像听到美空的声音。」
同时因美空的怒吼而回过头观望的莉子,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而面露不解。
彼方与美空纠缠在一起迅速躲进只能勉强容一人通过的狭窄小巷。两人挤在一起,几乎无法动弹。
「等、等一下,你在做什么啦。快放开我!」
「你很吵耶。如果我这时放开你,就会被莉子发现。况且这样根本无法动吧。」
彼方的脸孔下方就是美空的脸庞。他从背后抱住她,四肢呈现奇怪的姿势缠在一块。
「噫呀,慢着,你别乱碰-——摸、摸到了……」
不知为何,美空突然脸红低下头,如此低声喃喃。
「摸到了?摸到哪里啊………」
这一瞬间,彼方也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弹性。彼方的左手刚好从后面一把抓住美空的胸部,这种触感该怎么形容……些许的隆起再加上几分暖意与柔软……
「抱、抱歉.我、我一时没注意到……」
难得内心动摇的彼方在狭窄的空间中想强行抽回自己的手,而还纠缠在一块的美空也强行扭开身子。
「……你没注意到?你没注意到是什么意思呀!」
「是啦是啦,都是我的错,不过你也别在这么狭窄的地方乱扭乱动啊。况且我才不会对比自己小三岁的小鬼有兴趣咧——」
接着好不容易从狭窄的小巷挣脱出来,继续展开跟踪。美空还在低声跟彼方争论:
「小鬼?我哪里像小鬼了……在特训时要求我跟踪莉子的家伙哪有资格说我是小鬼我看你才比较像性罪犯吧!」
「要这么想都是你的自由,但我陪你也只陪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行动,你必须自己负起责任……」
「~~!我才不干这种接近犯罪行为的事哩!」
「喂喂,你别随便联想到那个方向好吗?我又不是怂恿你做怪异的性犯罪——」
相对于狠狠瞪着自己的美空,彼方脸上浮现自信满满的笑容并放话:
「你啊,给我好好掌握莉子的弱点。」
美空顿时不解地歪着脑袋。
「?莉子有弱点吗?」
「天哓得——」
「天晓得……喂!」
「不过,只要是人都会有一两项弱点。平时总是冷静处世的莉子搞不好也有出乎意料的弱点喔。」
完全搞不懂彼方的意图,于是美空大吼:
「拜托,你从刚才就一直说要掌握弱点,到底是想要我做什么呀!就算莉子再怎么难以亲近,我也不打算对她做这种卑鄙的霸凌行为……」
「总之,你今天要做的首先就是跟踪莉子。接下来还有后续动作,不过你先尽量掌握莉子的弱点就是了。」
彼方说完以「一切都交给你啦」的态度轻轻拍了拍美空的肩膀,然后就离去了。
掌握莉子的弱点。虽然美空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也觉得这种手段非常随便,不过最后还是偷偷跟在翩然在商店街闲逛的莉子后头。
这时闲逛了好一会的莉子忽然停下脚步,倏地朝后方转过头。惊觉大事不妙的美空马上躲到自动贩卖机后面,然而……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做什么呀,美空?」
莉子冷不防朝这边走来。看来美空什么都还没调查到,跟踪行动就被对方发现了。
「~~!为、为什么你会发现嘛!你、你这家伙……难不成有什么超能力吗!」
「………………你是瞧不起我吗?」
莉子以非常不高兴的口吻不悦地问了。
「我并没有瞧不起你呀。只不过……没想到会被你发觉,害我吓了一跳而已……为什么你会察觉到我在跟踪你?」
莉子唉地叹了一口气后,才以百般无奈的态度公布正确答案:
「从刚才我就一直重复左转的路线,你也跟我一起左转了五次。假设每次遇到十字路口都有三条路线可选,连续五次一样的机率是两百四十三分之一。一下子就能看出这绝对不是巧合了吧。」
更何况美空根本就不懂跟踪的技巧,莉子从刚才就已经发现她一直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尾随。
因此,莉子不觉得美空在跟踪自己,而是好奇她为什么要走在自己后头却不跟自己打招呼……难道是待会想做什么恶作剧吗?莉子不免提高警戒。
等莉子下定决心揪出对方后,从美空身上却又感觉不出什么恶意。甚至刚好相反——
「……你、你这家伙的脑袋还真灵光呢。」
这真的是美空吗?美空的态度比平时和善,甚至让莉子不禁这么怀疑。莉子提防这家伙是不是在玩什么把戏,一副好像很开心的模样用鼻子哼笑一声。
「哼!我身为女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还有你为什么要跟在我后头呢?」
「那是因为……呃……那个……——」
「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你一定是因为吃饱没事干吧。」
「呃……对、对呀。大概就像你说的……」
「哼!不过很遗憾,我身为女神跟你不同,平常可是很忙的,待会还要去购物。你别做这种无聊的事,赶快回家去吧。」
美空当然很想赶快回去,但跟踪莉子可是她特训的一部分。
「那、那个,莉子……」
「干嘛?」
「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买东西吗……好痛!你、你为什么要捏我的脸颊嘛!」
「没事,我只是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使用幻术罢了。至少就我所认识的美空来说,应该对我的私生活完全不感兴趣才对。」
原来对方是这么看待自己的——美空不禁严肃地反省。
另一方面,莉子则交抱双臂思考了一会后才缓缓开口:
「呼嗯,也好。你就跟在我这位女神的身边吧。」
在那之后,美空与莉子逛了好几间专卖店,结果让美空深深体会到双方的嗜好差了十万八千里。
「唔哇!你这家伙,竟然会买这么无聊的书?」
「哼!你还无法理解探究真理的乐趣呀,毕竟还是个小孩子。」
在起初进去逛的书店,莉子买了几本美空光是看一眼就会头痛的哲学书,而且买了以后还不知为何心情似乎很好,对着大街旁橱窗上微微映照出的身影,仿佛在赞叹自己很美似的拨了拨秀发。
「等一下,莉子!你竟然会穿这种衣服……」
「确实正如你所言,不论何种衣服跟我的美貌放在一起都是相形见绌。不过,我总不可能不穿衣服吧。」
接下来逛的是精品店,美空目睹莉子试穿了以自己的体型根本撑不起来的高级礼服,还听到店员说出绝非客套话的真心夸赞。之后莉子又对着店内的镜子照了许久,仿佛在感慨自己真美似的拨了拨秀发。
「唔哇——你看这个!超可爱的!」
「呼嗯,的确很讨人喜爱……更正,学术上令人玩味。」
最后她们逛的是一间玩偶专卖店。莉子煞有介事地以「有学术研究价值」为理由,买了造型特别设计成讨女性喜欢的翼龙吉祥物。喜欢可爱物品这点虽然跟美空类似,但莉子顽固地强调这是为了学术研究。
莉子装得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但美空发现她双眸莫名闪闪发亮。
到此应该算购物结束了吧。虽说还是无法掌握莉子的秘密——美空如此不安地胡思乱想,结果这时莉子对街上一间眼镜专卖店的立牌踢了一脚。
「眼镜……讨厌死了。」
「咦?」
「没事……」
「你这家伙,难不成很讨厌眼镜?」
「我不是说没事了吗?完美的我是不会有弱点的。」
既然莉子现在不想谈那就算了。不过怎么会是眼镜呢……?美空内心顿时涌现一股疑惑,然而她接下来脱口而出的话却不是无关紧要的闲聊,比较接近抱怨。
「唉……虽说现在才在讲这个也很奇怪,不过你这家伙还真叫人难以理解呀。」
「那是当然的啰。像美空这种低等的人类怎么可能理解我这位女神嘛……难道你瞧不起我吗?」
「不不,我并非瞧不起你,只是在反省自己。我以前竟然完全没有想要努力试着去搞懂你这个人……」
「虽然不太懂你想表达什么.不过我要在这里告辞了。光阴是很有限的,如果不有效利用很快就会流逝喔。」
不知为何,莉子抛下一句类似警世格言的话就快步离去了。
被抛下的美空别说要掌握对方的秘密了,反而因为发现自己对莉子一无所知而感到丢脸、震惊。这应该算训练失败吧?美空颇为失望地返回学校。
「呜呜……米、米空同鞋~~」
蕾克蒂躲在教室角落的扫具柜后头哭泣。美空一找到她,她便立刻抱住对方,接着大哭起来。
由于她躲在难以发现的地方,美空要找她费了好大一番工夫。美空的第二项特训内容是要协助蕾克蒂。
「我说蕾克蒂呀,你要哭就算了……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显眼……还穿着女仆装?」
「这、这是……(抽噎)特、特训!」
「?穿女仆装算什么特训呀?」
「不、不是那样的!特训的重点并非穿女仆装……而是穿女仆装在走廊上闲晃!」
「?我还是搞不懂这哪算特训。」
被追问的蕾克蒂一副似乎经历了什么很艰辛的事、回想起什么的样子,一边啜泣一边喊着「呜呜……米空同鞋~~!」却始终没回答。
尽管还是搞不懂详情,美空姑且先温柔地摸了摸蕾克蒂的头。
「好啦好啦,蕾克蒂,打起精神来。没有人在看你。」
之后美空一直温柔安慰蕾克蒂到她停止哭泣为止。
虽然美空以前从来没像这样陪伴过蕾克蒂.但蕾克蒂还是毫不顾虑地抱住了美空。等她终于稍微恢复冷静后……
「好啦,你冷静一点了。我是不清楚你遇到了什么事,不过如果是我帮得上忙的,你就尽管说吧。」
「呜呜,美空同学……(抽噎)你、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吗?」
「嗯,如果是在我能力范围以内……」
总觉得莫名有股不安的美空立刻拉起防御线,但蕾克蒂却轻易跨了过去。只见她从鼓胀的纸袋中慢慢取出洋溢着清洁感的纯白服装。
「……请、请穿上这个,跟人家一起在走廊上绕几圈!」
「这是——什么呀?难、难道你要我穿兔女郎装在外面逛大街!」
美空发出斥责对方的声音,蕾克蒂听了点点头。这已经算是一种自暴自弃的恳求了。平日怯生生的蕾克蒂上哪去了?
如果是平常的美空一定会严拒,但这回她却深思熟虑了一番。毕竟自己已经先说好要协助对方,况且蕾克蒂现在看起来真的很痛苦。
「嗯,既然蕾克蒂好像真的很苦恼,那我也没辄了。只有这次特别破例喔,我也换上这个帮你一下吧。」
这种无法抛下对方不管的感觉迫使美空有气无力地点头答应了。
瞄瞄瞄瞄——走廊上的学生们投来让人刺痛的视线。当中有以失礼的视线死命猛看的家伙,也有指着她们窃窃私语的学生。
唉——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不可呢?美空胸前颇没看头地穿着兔女郎角色扮演装,在走廊上深深叹了一口长气。
一旁的蕾克蒂好几度企图从这种状态逃跑,但看了陪伴自己特训的美空,也总算是勉强忍了下来。
「那个,美、美空同学!请、请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现在蕾克蒂还用快哭出来的水汪汪纯真眼阵拜托自己,美空也无法说不。
看来这跟彼方进行的特训应该有关,只是从蕾克蒂嘴里也问不出更多详情。
沐浴在其他学生狐疑与好奇的视线下三十分钟后,刚好在美空感觉快厌倦时,彼方飘然现身了。
「喂,你这家伙!到底让蕾克蒂做什么样的特训呀!虽然不知道你想干嘛,可是刚才蕾克蒂躲在教室角落哭耶丨」
美空心想果然不该信任这家伙,顺便替胆怯而不敢说出自己想法的蕾克蒂痛骂他一番。
「你看,她一副痛苦的模样!」
蕾克蒂好像终于无法再忍耐害羞,正胆怯地躲在美空背后,能被他人少看一眼算一眼。这时若无其事的彼方对她说:
「喂,蕾克蒂,我说你啊,倘若真的那么痛苦,干脆停止特训如何?这时停下来也不会对谁造成困扰,如果你觉得很不想做,那不继续下去也无妨。」
结果,蕾克蒂躲在美空的背后正想缓缓点下头……
刚好就在这个时间点,彼方满不在乎地继续说:
「不过不管怎么看,蕾克蒂穿这样都很适合,根本没必要觉得丢脸嘛。」
原本想点头的蕾克蒂猛然停止那微小的动作。
「等、等一下!关、关于我的打扮你就完全无视吗!」
「……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谁、谁跟你大概就是这样啊!」
接着彼方又瞥了蕾克蒂一眼,然后才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后便打算离去。
「那么,美空,之后就拜托你啦。」
「慢、慢着!是你让蕾克蒂陷入这种状态的吧。既然如此你就自己负起责任!……竟然落跑了。」
被留下来的美空即使觉得那家伙不负责任,依旧继续陪伴蕾克蒂。就算这是特训内容,性格就是很难抛下他人不管的美空打从心底设身处地安慰蕾克蒂。
「来、来吧,蕾克蒂,你也不要一直哭哭啼啼的,打起精神来。不过到底为什么你不穿制服,要做这种可爱的打扮?」
对可爱这个词汇有所反应,蕾克蒂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点。她因流泪而红肿的眼眸看来还是很软弱.不过倒是确实说出口了。
「呜……不、不是那样!这是……特训!是我的特训内容!」
「?从刚才我就搞不太懂,如果你真的觉得很丢脸,大可不要做呀。要透过我跟那家伙说也行。」
这么一来蕾克蒂就会罢手了吧。美空如此确信,但蕾克蒂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我、我还要继续。除了彼方教官,美空同学也说我这样很可爱。此外彼方教宫还说,只要这样我就会变强。」
蕾克蒂说完后,即使仍然抽抽噎噎的,还是从美空背后这道帘幕中走出来,主动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羞耻心很快染红她的脸,因强烈害臊而膝盖颤抖的她正努力忍耐这种状态。
「这到底算哪门子特训啊……」
美空皱着眉咕哝。
「所以,美空,今天的训练成果如何?」
「虽然说来很不甘心,不过彻底失败了……我终于体悟到过去我对她们两人有多么缺乏了解……」
放学以后彼方询问今天的训练成果。美空似乎不住宿舍,所以只能跟彼方走一小段路。至于蕾克蒂,好像受到很大的精神打击,说要休息一下再回去。
「莉子明明会读很难理解的哲学书,却意外地喜欢可爱的东西,落差真的很大……而蕾克蒂做什么都很拚命努力,但我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会那么容易害羞……」
失落的美空走路时视线落在自己脚边。
就在这时,彼方突然走向商店街一家很受欢迎的冰淇淋摊,自怀中取出钱包回答:
「是吗?你训练的成果很好。」
「拜托……我都说我完全搞不懂了耶!这样的成果到底哪里好了?你是打算找我吵架吗……噫呀!」
美空抬起生气的脸庞时刚好被彼方把冰淇淋塞进嘴里。淡淡的甜味在口中扩散开来,瞬间冰镇火冒三丈的脑袋。彼方有点冷淡地说了:
「你今天很努力,这是给你的奖赏。好吃吗?」
「我刚才不是在说这个……不过要问好不好吃,那里卖的冰淇淋当然非常好吃啰……但总之还是先言归正传……」
整个人好像很没劲的美空悔恨地弓着背说:
「根本就没有得到什么成果,这样哪里好了?我甚至还反省了自己对莉子与蕾克蒂非常缺乏了解。」
「嗯?所以这不就是很好的成果吗?」
从刚才这家伙就一直在说什么呀——美空小口地舔着冰淇淋同时凝视着彼方。
「我在天空飞行时可不想把背后交给不熟悉的家伙保护。毕竟在空中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他察觉美空正注视着自己,仍仰望着夕阳西下的天空这么说。这时美空不知为何突然发出混着愤慨的声音:
「等等!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什么意思你自己应该懂吧。要不然,你就不会生气了不是吗?」
彼方超然问道,美空只能发出「唔」的声音词穷了。
正如他所指出的,美空先前就隐约体会到了。明明是有紧急情况时必须在天空互相仰赖的同小队伙伴莉子、蕾克蒂……但大家始终无法彼此理解、信任。
「我是有觉得过去对同伴几乎不会想去了解的自己很丢脸。」
说完便陷入沉默的美空垂头丧气。彼方面对这样的她,以充满自信的表情露出了无惧的微笑。
「既然这样,以后你们就一起吃午饭吧,让大家能有更多的机会交流沟通。」
美空愕然抬起头,彼方又若无其事地说:
「所以今天的特训你及格了。你已充分掌握到让自己变强的契机。」
这番话一下子把美空的迷惘都吹跑了。她露出跟刚才截然不同的表情,脸上挂起清爽的温柔笑容。
「所以从明天开始就是真正的特训啰。今天掌握到的契机你以后也要牢记在心,真正在紧要关头时能仰赖的就只有同小队的伙伴了。」
「等、等一下!真正的特训是指……?」
「嗯?我没跟你说吗?今天的特训只是让你当合格的小队长,跟明天开始的特训是两码子事。」
彼方说完便走向通往丰年虾宿舍的岔路。等他的身影远去时,美空才猛然察觉。
「~~!这、这么重要的事,他根本连提也没提过嘛!」
就任教官的第二天结束了。彼方深夜还在丰年虾宿舍的房里阅读大量资料。那全都是属于美空她们的资料。
「你这家伙,别大剌剌闯进来好吗?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啊。」
「唔——可是从窗户进来舍监也不会发现嘛,况且会造访彼方房间的就只有我跟洛伊德而已。其他人都很讨厌你吧。」
「就算这样,被其他人知道还是会传出流言吧。我可不喜欢那样,如果被人谣传我把女生带进男生宿舍……」
彼方乱七八糟的房间地上散着垃圾,几乎连站的地方都找不到。或许因为明明是两人房却没有室友,蔻依有时会使用飞行魔法偷偷溜进来。这两人都还穿着制服,绝非男女朋友。
同小队的队友都很自然倾向住在同一间宿舍,所以丰年虾宿舍除了蔻依外,也住了洛伊德跟优莉。
「哎呀哎呀,我们不是同小队的伙伴吗?」
脸上嫣然浮现天使般微笑的蔻依委婉地安抚他,之后又问起关于美空她们的事。
「所以说,你打算对那位女生小队长实施什么样的特训?你已经找出她有那种加速力的原因了吗?」
「唔——老实说,那家伙的魔力值超过A级。我想应该跟这个有关系吧。」
「哦——是个很有才华的孩子嘛……不过这样为何会变F级小队呢?」
坐在床上的蔻依慌得差点弄掉了抱在怀中的坐垫。
魔力是所有魔法的根源。这种力量不是靠训练就能轻易进步,有很大的比例要看天分。因此要说美空天生拥有的魔力是天赋的才能也不为过。
「这个嘛,说穿了就是浪费自己的才能吧。那家伙太缺乏魔剑术的才能,所以我想让她发挥潜在的魔力转为魔炮士,不过……」
「不过,怎么了吗?」
「我看完资料以后,发现那家伙对魔炮剑士有异常的执着。毕竟一般人经过一百三十四连败,都会发现自己不具备魔剑术的才能吧。所以那家伙一定很想成为魔炮剑士。」
「唔~~所以你想让她转为魔炮士?还是不想?」
「嗯,老实说关于这点——」
听完彼方的想法后,蔻依苦恼地歪了头。
「……要说很有彼方的作风好像还满动听的,不过你搞不好会被那孩子讨厌。她一定会说叛徒毕竟是叛徒。」
蔻依一副很不安的样子,以劝阻彼方的态度委婉说道。然而彼方却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一派轻松地回答:
「如果我被讨厌可以让那些家伙变强,那种事根本没什么好在乎的。」
彼方实施特训的翌日午休,美空身为小队长下了决断。
这天在空战魔导士科预科二年C班的教室,还有美空找来的莉子与蕾克蒂。三张桌子并成一个三角形,桌上分别摆着小篮子,大家面对面而坐。
「嗯,谢谢大家今天聚在这里。」
美空满脸笑容地说着。一大早到校后,她就在另外两人的抽屉里留下希望中午一起吃饭的字条。
「哼,我可是孤高的女神,不喜欢跟别人成群结队。单纯是因为美空写了崇拜我的内容才特地赴约的。」
「嗯,谢谢你专程参加,辛苦了。」
莉子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
「你好像稍微改变了嘛。本来我预期你会火大得痛骂一番……」
这时,蕾克蒂面对美空深深行了一个礼。
「那个……美空同学,昨天谢谢你帮我的忙。托美空同学的福,我总算撑过第一天的特训了。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那没什么,不用在意啦……况且昨天我根本没帮上什么忙,不好意思。」
「绝、绝对没那回事!都是多亏美空同学陪着我,我昨天才好不容易撑过去的……」
「嗯?昨天怎么了吗?」
「那个……美空同学换上兔女郎装跟我一起在走廊上绕了好几圈。我穿的则是女仆装,感觉快丢脸死了……」
「……呼嗯,美空打扮成兔女郎吗?」
「等、等一下,莉子!你为什么只盯着我一个人瞧呀?」
「我以前不知道你有这么特殊的癖好。」
「不、不是那样啦!那、那是因为某些复杂的理由……」
「因为有复杂的理由才要扮兔女郎吗?凡人的思考方式真难理解呀。」
「拜、拜托!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是自己喜欢才做那种像是角色扮演的装扮——」
「哼!开玩笑的。美空跟蕾克蒂会一起角色扮演,随便想也知道铁定不是正常情况。」
「咦?是这样吗……」
美空说着感到不知所措,莉子用鼻息哼地笑了,蕾克蒂则不解地歪着脑袋。这搞不好是自己跟她们两人第一次这么悠哉地对话——美空心想。尽管还没有完全掌握要领,但感觉好像还不赖。
只不过,由于彼此对对方都还不甚了解,所以之后三个人也无法聊得很热络。静静地吃午饭虽说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美空如此思索,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缓缓开口了。话题则是空战魔导士科最常见的内容。
「对了,这么说来,你们为什么想成为空战魔导士呢?」
「怎么,你想知道这个啊?」
哼!莉子用鼻子一笑置之。
「为了证明我这位女神的存在,有个女的我非要亲手打倒不可。独自一人占据〈密斯特岗〉顶点的那个女人,我绝对无法容忍。」
不知为何表露出复仇心的莉子激动地诉说。
「我、我的话……那个……因为想以之前学的魔双剑术……守护浮游都市的居民们,所以想成为空战魔导士。」
战战兢兢的蕾克蒂明确说出了自己的意志。
「那美空同学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嗯,我吗……我有个不能遗忘的对象。为了避免自己忘掉对方才要成为空战魔导士,尤其是要成为当中的魔炮剑士。」
美空露出仿佛在遥望远方、如梦似幻的表情。
「魔炮剑士?我记得好像听说过那个男的在排名战中也是使用魔炮剑……」
比较那个前王牌叛徒跟自己脑海中浮现的人影,美空忍不住露出苦笑。
「那家伙完全不能比啦。那个人比他有责任感多了,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尊敬、最感谢,也绝对不能遗忘的对象。」
然而,难以压抑内心亢奋的美空对今天到底要进行哪种特训感到雀跃不已。接受彼方的训练好像也不赖——至少到这时为止她还这么认为。
下午的实地操演训练。被叫到训练场角落的美空一副闲得发慌的模样,一个人远眺那群正在努力训练的学生身影。
手持魔剑、魔枪、魔战斧等武器的学生们正在进行战斗训练。
金属与金属间的撞击声.,扬起的沙尘.,尖锐的嘶吼。
这样的光景在空战魔导士科中每天都会上演。
小队间立体机动战术的训练虽然必须在空中进行,但地上的锻炼也不能偏废。少了随时需要展开型术式的飞行魔法负担,学生们就能专心练习其他战技了。
事实上美空也不会在飞行中锻炼魔炮剑,而是在地面从事空挥与剑法的操演。尤其是空挥,为了达成自我目标.每天都得进行可观的次数,花两小时才能完成。她从未有一天间断这样的锻炼。
就在她的身旁,彼方仅比约定时间稍晚一点出现了。
「抱歉。我花了一点时间准备,所以稍微迟到了。」
虽然他身为叛徒,应该是在〈密斯特岗〉被众人厌恶的学生,但美空却在不知不觉中对他投以充满期待的视线。
面对美空,彼方一如往常摆出光明正大的态度,将准备好的东西递过去。
「那么美空,关于你的个人特训——就是这个。」
彼方说完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取出了比魔枪枪身还要长许多、几乎有树干那么粗的加农炮型武器——也就是魔炮杖。
「这、这是什么玩意呀!」
美空露出介于混乱与困惑之间的表情。
彼方仔细观察她,确信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即使如此,他还是用平常那副不当一回事的口吻说道:
「嗯?这是魔炮杖啊。」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的待训主题要从魔炮剑士转换成魔炮士。我觉得你走后者这条路会变得更强。」
或许美空是对彼方抱持过高的期待了吧。她以为这个叛徒尽管经常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但基本上是个好人。或许正因如此,从彼方口中吐出的话才会更让她不爽——觉得自己被他出卖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
美空发出冷漠不带感情的声音。这真是我的声音吗——就连她本人都不禁感到怀疑。这句话真是冰冷彻骨。不过,彼方刻意装出一派平静如此告诉她:
「嗯?你没有听到吗?你之后就从魔炮剑士转魔炮士吧。为此你必须先使用这个进行射击训练。」
「……」
「我考虑了很久,你还是不要当前锋魔炮剑士,改当中锋,也就是用魔力炮击支援的魔炮士比较合适。因为你虽然缺乏魔剑术的天分,但飞行魔法的加速度与魔力量倒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这方面并不是靠训练就能轻易有所进步,所以我决定让你转为魔炮士,彻底发挥你的才能。」
彼方说完开始解释之后进行魔炮士修行必须注意的事项。
美空从刚才就没有抬起垂下的脸,彼方也察觉到她那头红色亮泽长发就像面纱一样遮住了表情……
「……关于这点绝对不可能。不论可以变得多强,只有这点我绝不答应!」
美空依然垂着头,用静得可怕的口吻说着。不过,彼方故意装作没发现。
「蕾克蒂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但她今天还不是乖乖听话训练了,所以你也不要任性。魔炮剑只是一种平衡性不佳、生手很难熟练的旧时代武器罢了。」
美空感觉自己充满执着的魔炮剑被人狠狠羞辱了。
彼方自己因身为魔炮剑使用者而闻名,应该知道美空对这种武器特别执着才对。但她并没有发现眼前的矛盾。
美空变得前所未有地情绪化,简直就像面对杀亲仇人般恶狠狠地瞪着彼方。
「——这才不是什么任性!我除了魔炮剑士什么都不想当!就算我身上确实有成为魔炮士的才能,我也绝对不走那条路!」
「可是,你根本不具备魔剑术的才能啊。个人实地操演测验还一百三十四连败了。」
「就算那样,我还是要当魔炮剑士!如果不是魔炮剑士我就不要!我会努力!一定会努力做出成果,拜托请让我当魔炮剑士!」
美空拚命恳求。然而,努力这个词汇却被彼方轻易舍弃了,他直截了当地说:
「维持过去的努力方式,你只会一直这么弱。我不太清楚你有多努力,但按照过去的做法也只会带来相同的结果而已。」
感觉自己过去的努力完全都被否定了。美空心想,这个男的根本不知道我过去做了多少努力。
明明如此……他却一副好像完全理解我的口吻,根本不懂我想成为魔炮剑士的理由便擅自为我决定出路……真是差劲透顶的教官。
「一无所知的你不要自作主张!——我要回去了!」
回过神来,美空才发现自己正如此大吼。
随后她就把魔炮杖推回给彼方,满脸通红地用手擦拭眼角,大步离开现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