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六卷
  5. 第三章 不,我并没有刻意追求圣地化喔!
  6. 繁体版

第三章 不,我并没有刻意追求圣地化喔!
2017-06-23 04:37:23

		

于是,到了隔天的星期六早上。
「呜、呜呜……嗝,嗝……呜呜。」
「好啦,别哭了。你是男生吧。」
耀眼的晨曦从窗帘缝隙间照了进来,始终开着的电视正在播送地方旅游节目,还闻得到微微飘散的咖啡香……
「可、可是、可是……我受了这么大的屈辱。」
「没关系,阿伦你别动。全部包在我身上。」
「美智留……」
如此颓废又悖德的气氛,弥漫于我的房里。
「那么,我要开始啰,阿伦……嗯!」
「啊、啊啊……!」
「不好意思,伦也,我也点事要谈……喂,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忽然间,闪亮亮的头发和嗓音翩然而至。
「英、英梨梨?别、别看现在的我!求求你,不要看!」
「咦~~?小泽村早安。哎~~真是个舒服的早上呢~~」
「伦、伦也……还有冰堂同学?你、你们两个,在昨天晚上解散以后,该不会……!」
在床上,有赤裸上身哭哭啼啼地俯卧着的我,和骑在我身上用双手帮忙揉背的美智留。金色的来访者一看见这种景象,全身上下都在频频颤抖。
「拜托你讲话不要太大声。会让我腰痛发作。」
「你、你说……腰?腰痛发作?」
「就跟你说别大呼小叫了……痛痛痛痛痛。」
「哎~~对不起喔,阿伦。我昨晚实在做得太过火了~~」
「做、做、做做做……」
「啊~~英梨梨,之后我再说明,麻烦你安静一下。」
一大早忽然目击这种画面的英梨梨有什么误解,我心知肚明,但现在我比较重视自己的自尊心,所以不太想解释真相。
……是的,我居然年纪轻轻的就伤到腰了。
我居然在睡醒以后发现自己起不来。
而且居然是女生对我施展悬吊式关节锁造成的……
顺带一提,真的就只有那样喔。
先声明,我们没睡同一个房间喔。
美智留用我的身体尽情施展摔角招式以后,抛下一句「呼~~过瘾了」就早早回去楼下的客房了喔。
至于美智留现在会在这里,单纯是因为她乖乖早起上来叫我起床,在目睹我的惨状以后,才心生内疚帮我贴膏药而已喔。
「受不了,就算是表亲,就算情况是不可抗力,但你们的肢体接触也太过火了啦!」
「会吗~~?亲戚都这样的吧?」
「不,美智留,连我都觉得那样不太对……」
没错,我和美智留的这种煽情乌龙事件,几乎已经成为一种传统表演了。
虽然本质确实是乌龙,实际上我们就是在玩摔角、敷膏药、厮混瞎闹,不过这种状况的问题在于,我会占到相当大的便宜……也就是肢体接触太过激烈这一点上面。
真的,像我们两个这样,就算擦枪走火插进一小截也不奇怪了。
「哎~~随便啰。小泽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哼……不必!」
英梨梨狠狠瞪了自从秋天翘家以后,每次来都自在得把我家当自家的美智留,然后做了三次深呼吸、用两手拍了拍自己脸颊,好似念咒地诵唱着:「我没问题,我没问题,我就是没问题。」
……喂,你那一点也不叫没问题吧?整个人完全慌了吧?
「伦也,我有点事想谈。你能不能出来?」
「抱歉,我现在腰痛……」
我个人认为高中二年级学生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拒绝女生邀约是相当屈辱的,不知道客观上看来如何?
「这样啊,不然冰堂同学,能不能请你离开一下?」
「怎样怎样?要谈不能让我听的事情吗?可是你想嘛,我从一出生就和阿伦血脉相系,不管怎么瞒都会马上传到我耳里喔。」
「唔……我都已经对社会地位和人前评价的压倒性差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向你低头拜托了,多少要懂得看脸色才上道吧。还是说,判断这些对粗线条又粗神经的粗壮女而言困难度太高了吗?」
「假如你真心诚意地说一声『求求你小美♪』我就答应喔。」
「你别闹了,冰堂美智留。」
仿佛受过师父诗羽学姊特训的英梨梨滔滔道出尖话毒语,临阵绝不退缩的美智留则始终贯彻着自己的步调。
先不管那个,美智留什么时候开始对社团成员称呼都加「小」的啊?
「我并没有在闹就是了~~只不过,我有我的先住权啊。」
「你又跟我打哈哈!叫你出去听不懂吗?你滚啦,从我的眼前消失……明、明明人家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时间都已经不够了……现在根本……不是瞎闹的时候……唔,伦、伦也~~!」
「啊~~……美智留,不好意思。」
英梨梨被美智留根本不当一回事的草率应对重挫,只见她的态度越来越萎缩,逐渐失去了从容。
……说真的,这家伙最近落魄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还记得泽村·史宾瑟·英梨梨这个女生,其实不只在丰之崎学园,而是在这一带所有高中里都被评为一等一的美少女吗?
「哎,没办法啰。不然折中一下,我不听你们谈的内容就是了。」
说着,美智留坐到房间角落,戴上了耳机,将插头接到吉他,然后缓缓地出指拨奏。
于是乎,隐约从吉他盈落的乐音,正是这家伙昨天发表要用在游戏结尾的新编原创曲。
「……唔。」
「……唔。」
不知道为什么,我那已经被训练得像是巴甫洛夫之犬的啜泣声,好像跟另一阵类似的声音重叠了。
「受不了,霞之丘诗羽也好,冰堂美智留也好,你身边的女人尽是色情狂!」
「……我想她们两个,都不想被你这个在同人界屡屡推出超级伤风败俗的二次创作的人那样说喔。」
英梨梨总算让美智留退让半步以后,一放松脸色再次面对我,就仿佛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多落魄,还生龙活虎地批评起社团的同伴。
嗯~~我实在拿这种小人物嘴脸没辙。
「那只是我诚心回应读者需求的方式。我才不像霞之丘诗羽那样,本质是色情狂就让作品里的角色通通被爱冲昏头。」
「……先不论学姊写的角色昏不昏头,我喜欢那种明确表现出作家色彩的作品就是了。」
以这层意义来说,我也超爱美智留的奔放歌曲。
可以见识到天才那种出乎意料,或者遥遥凌驾于想像的才能,于我来说是一大乐趣兼快感。
所以,尽管内心战战兢兢地顾虑着下次会被怎么耍弄,我对作品还是很期待。
「像她那种人,不是动不动就会拖稿、失控毁掉自己的作品,或者变得根本写不出东西而对身边的人造成困扰吗?」
「听好喔?接下来你可不要举出具体的作家姓名喔?绝对不可以喔?」
「我和那种人不同。我从一开始就会将作品构思彻底,在脑海里确实描绘出完整形象,然后让作品照着规划好的模样出炉。」
哎,英梨梨的本子确实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没错,一切都要依照规划……开头、剧情演变、结局、页数、情境、男主角的射精次数、女主角的高潮次数……」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虽然这家伙出的普遍级作品实在太少,我几乎没读过几本就是了。
帮忙处理过的作品除外。
「角色言行不会走样,故事方向也不会变调。比如突然走致郁路线、忽然更动取向、突兀地跟以前的女人重逢,这些没格调的小伎俩我一概不用。」
「最后那个还OK吧,最后那个。」
「总之我可以背叛读者的预料,但绝对不会背叛他们的期待。举例来说,你看上一期的动画不就……」
「预料和期待满难界定的耶!好,这个话题谈完了!」
拜托你不要专程举具体的例子来批评啦。
「话说回来,英梨梨你对创作这件事,果然既谦虚又诚恳。应该说创作意识很高吧。」
「喂!把我当『意识形态高涨』那一型的人,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先不管那个字眼在现代用语中是什么时候偏向贬意的,我真的是在夸奖你啦!」
语言这种东西时时都在成长呢……于好于坏都一样。
「哎,谁叫不谦虚立刻会被抨击,不诚恳也立刻就会被放弃。」
「就是啊,假如你在现实生活中也能谦虚点就好了……」
「和旁边那只悠哉的母螽斯一比,我活得很认真不是吗?」
「你明明是装出来的优雅千金大小姐。」
「什么话。我的产地可一点都不假。」
「不,问题在加工方面……」
于是,正当我们两个越扯越远时,美智留弹的吉他也在方才换成了极轻松逗趣的曲子。
那家伙真的没听我们讲话吗?
算了,那个暂且不提,要说到英梨梨的主张和态度,果然很有她的本色。
稳定地供给质与量齐备的作品。
总是能充分回应期待,总是不会超出预料。
所以事情才能放心交给她。用不着忐忑或紧张……
……不,我单纯是指作风上的差异。并没有谈到好与坏。
差别只在于,我比较喜欢谁的作品而已。
坦白讲,我心目中的理想创作者,应该要从英梨梨和诗羽学姊身上各自撷取其优点。
遵守期程,维持品质。
在重要场面展现出异彩。
不屈不挠地持续动笔,随时能取得联系,和社会适度妥协。
另外,产出的作品要好卖,到头来这才是重点。
连我都怀疑,能够让这两个人搭档的自己是不是天才……先不说我其实没别的选择。
「好啦,伦也。接着要谈正题了。」
「嗯?」
「总之希望你放心。因为我接下来打算做的事全都是规划好的。」
「……等等。」
「不要紧,我每天绝对会发一次报告。手机电源也会记得开着。啊,不过在那边收得到讯号吗?」
「…………我叫你等等。」
关于英梨梨总算要谈的正题,我光听开场自就已经满是不好的预感了。
※  ※  ※
「那、那须高原?」
「对,我们家的别墅。伦也你也来过一次吧。」
「啊,对喔,是那里喔……」
英梨梨提到的地点,刺激了我脑中的古老记忆。
即使在那须高原的高级别墅区中也格外显眼,于名于实都呈现出「布尔乔亚」一词的泽村家第二栋大豪宅。
在小学二年级暑假,我曾被英梨梨和她的父母邀去那里待了一星期左右,巨大屋邸、豪华装潢、打理过的庭院,以及外头整片广阔的大自然,所有环境都迷人得足以用高级度假区称之。
……只不过,伴随着对那块地方的记忆,我想起的却是带到别墅用Dre○mcast玩的《樱○大○》系列、还有马拉松式看完所有集数的《你所○望的○○》和《真○谭○姬》动画,实在无法不反省自己在山中别墅住了一星期,从早到晚都在做些什么。
真的,我和英梨梨都一样……简直完全没有成长。
「所以,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今天。其实车子现在还在外面等我。」
「所以,到什么时候为止?」
「我和你确认一下,母片送厂压制的交货期限,是在下周末对吧?」
「…………」
「…………」
不过,问题焦点并不在那个地方,而是为什么那个地方会出现在话题里。
「……你打算拖到那时候?」
「相对的,我一定会赶上。相信我好吗?」
呃,各位知不知道有个字眼叫「闭关」?
顺带一提,我指的是「闭关写作」或「闭门赶稿」那回事。
简单说,那是在难以赶上稿期的情况下,为了避兔作家逃跑……呃,为了方便让作家专注于作业,就把他们关进饭店或别墅的一种行为。
「话说,我们后天还要上学吧。」
「不翘课实在赶不上了。」
「…………」
离截稿还有一星期。
然后,交由英梨梨负责的剩余原画张数,则是十张。
「这次比以前更急迫一点。」
「是、是喔……」
于是,被逼急的原画家做出了一项大抉择。
对创作始终真心。
不逃避,而是勇于面对。
她选择将自己和俗世的喧嚣切割开来,接下来这几天只管画、只管画、画到天昏地暗……
「可、可是你的出席天数没问题吗?过去你为了配合同人活动也请过满多假吧?」
「不要紧,有个万一的话可以捐款给学校解决……」
「不要用那么现实的方式啦!」
唉,虽然她在其他方面逃避得满严重的。
将英梨梨的话做一个总结,简单来讲就是:
这家伙从现在起,要到那须高原的别墅茧居。
然后,她会一口气将剩下的原画完工。
在这段期间,我们没办法直接见面交谈。
基本上,只有英梨梨那边可以联络我。我这边不能联络她,就像一出幸福的戏幕后那样。(注:日文歌《一出幸福的戏》的歌词;在一出幸福的戏幕后,打电话的都是我,那个人都不会打来)
所以,要是她原画没画完就把东西甩到一边溜了,我也无法阻止,也不能一再催促施压或者硬逼她画。
如此一来,我只能相信英梨梨会把东西完工……
「不要紧的,伦也。你要相信勇于相信你的我。」
「英梨梨……」
「基本上,我以前有说过谎吗?」
「你的日常生活不就全是用谎话堆出来的吗!」
她讲了什么?刚才,装了八年的千金大小姐好像有讲什么耶?
「……在意小细节的男人会被讨厌喔。」
就是在意小细节才会变成御宅族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做到那种地步?」
一星期画十张原画,先不管其他插画家,换成我所认识的柏木英理,连上色算在内仍是绰绰有余的数字。
再说,要闭关赶工也不用专程跑去那须高原,光是窝在家里,工作环境对英梨梨来说就已经够万全才对。
毕竟这家伙的父母对御宅族很宽容……应该说,那两位都是道行比我们更深的御宅族,情况告急的话还可以替我们做许多交涉、找人手帮忙,能出力的部分比比皆是。
英梨梨却宁愿抛开那些,一个人(附司机)关到别墅里,我只觉得她根本是想用不利的条件来逼迫自己。
「这是为了让我觉悟。」
「觉悟……觉悟什么?」
于是乎,像是要回答我的疑问,英梨梨声音严肃地把话道来:
「成为这个社团招牌的觉悟。」
「啊……」
原来如此,英梨梨这家伙终于萌生自觉了。
被激出领导风范的她,打算用图画的力量带领我们。
她有了决心、有了拚劲,想为大家尽一份力量,让作品成功。
「尽管包在我身上,伦也。」
「英、英梨梨……!」
我们社团独缺的拼图,终于到了拼上去的这一天。
那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种大家都卯上全力,和同伴互相协助,以胜利为目标的团队精神……
「在这一星期,我会将霞之丘诗羽和冰堂美智留都彻底打垮。」
「……什么?」
我心里刚想完,英梨梨脸上浮现的却不是自信、悲壮感,或者相信同伴的安稳表情。
「最近呢,有很多烦人的小角色,都在对你强调……我是指她们都在对社团强调『自己好有贡献喔~~』,很让人看不过去。」
「呃……咦~~?」
如今,英梨梨脸上浮现的是焦虑、是侮蔑、是想将同伴比下去的扭曲表情。
「根本来说,剧本也好音乐也好,对作品销量贡献不知道有没有一成的微薄要素负责人还敢装腔作势,光看就觉得可怜了。」
可是,我觉得让人看不下去的,是你现在的言行;光看就觉得可怜的,是你那种幼稚的敌意耶,难道我错了吗?
「因此,我觉得是时候夸耀自己的力量了,非得让你们知道自己的贡献顶多只有小指头一般的价值才可以。」
「小指头的价值很高啦!都可以洗门风了!」
果然,这家伙还是一点成长都没有……
她生来就是任性妄为的化身。只求自我表现的魔鬼。
「哎,我那些话一半当玩笑就好。」
「即使只有一成真心话也会让我在意到不行就是了。」
「那么,我差不多要走啰。」
「英梨梨……」
于是,似乎放话得心满意足的英梨梨,忽然露出了笑脸,并且面对面望着我。
「我会按时联络你的。」
那是她一如往常的,无分男女都能骗得了的娇怜表情,以及柔弱态度。
「我每天,绝对会发邮件给你。」
属于矫饰千金的虚伪面具,语气及含意都充满虚假的人工语音。
「然后,我一定会回来。」
经过长年来往,比谁都明白这家伙本性的我,绝不会上那些谄媚工夫的当。
「回来有伦也等着的,这座城市。」
「…………懂了啦,我会等你。」
「嗯,要等我喔,伦也。」
……明明如此。
明明知道那是假的,明明知道那是表面话。
我这没药救的二次元阿宅,居然会动这么深的感情。
「啊……」
「怎么了吗?」
此时,英梨梨忽然思索似的,用了富含萌要素的角度微微偏过头……
「呵呵……呵呵呵!」
「怎、怎样啦?有什么奇怪的?」
然后,她突兀地摆出富含萌要素的表情,呵呵地笑了出来。
「没有,没什么奇怪的,不过……」
「不过?」
「总觉得,光听对话的内容,是不是很像远距离恋爱?」
「什……」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来到最后,她就用富含萌要素的定场词,给了我致命一击。
只靠表面、只靠演技,居然可以勾住男人的心到这种地步……
先不论身材,这家伙在美少女路线怎么会成长得这么显著?
我明白。
英梨梨在这种关头,有她实实在在的本事。
无关于正确与否,她就是有她的本事。
所以,这家伙肯定画得完。
她会画出迷倒世上男人,兼具可爱、漂亮、火辣,任谁都想要又「好卖」的插图。
可是,现在的我……
明明是这样地期待、放心、相信她……
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抹灭不了那一丝的不安?
这股茫茫的不安,是怎么回事?
无法化为形体、化为言语的想法,渐渐涌上我的内心。
不知为何,我怕英梨梨会跑到某个遥远的地方。
我怕相通的心意会在不知不觉中离散,令一切都变成过去式。
没错,那好比从小培育的一段远距离恋爱,正缓缓地转变成回忆所带来的惆怅……
「唔,原来都是你在搞鬼!美智留!」
「咦~~你说什么~~?听不到~~」
猛一回头,美智留弹的吉他曲子,已经不知不觉中换成乱能勾起乡愁的离别曲调了。
应该说,美智留改弹《秒速○公分》的主题曲了。
我和英梨梨谈的内容,你绝对都听在耳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