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3
  5. 登台美九(On Stage MIKU)
  6. 繁体版

登台美九(On Stage MIKU)
2017-06-23 09:44:00

		

「……好了,谢谢你的支持!下一位请上前!」
五河士道一发出声音,排在队伍最前端的一名大约是国中生的女孩子便带著有些紧张的表情踏出脚步,经过士道的面前,站在一名少女前方。
「你……你好……」
她发出高八度的声音如此说完,将微微颤抖的手伸向少女。
于是,少女用双手温柔包覆住她的手。
「你好~~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
说完,少女握著女孩的手莞尔一笑。
那是一名身穿可爱的衣裳,身材高挑的少女。她有著一头蓝紫色长发以及讨人喜爱的脸庞。不过,若问起构成她的要素当中哪一点最令人印象深刻,想必大多数的人都会回答是她的声音吧。那温柔地萦绕在耳边如银铃般清澈的声音,甚至会穿过听者的鼓膜,令人产生直接渗透心灵般的错觉。
这也难怪。毕竟她是在日本也拥有最高人气的偶像明星诱宵美九本人嘛。
士道目前位于大巨蛋型的会场。现在有许多人潮蜂拥而至,排成一条人龙。
没错──士道所处的地方正是所谓握手会的会场。
士道今天担任美九的经纪人──而且,是以所谓「剥除人员」的身分待在这个会场。
对方是自己崇拜的偶像明星,因此歌迷会想尽可能多握一秒钟。如此一来,当然会出现不听引导员的指示,超过规定时间也想继续握手和聊天的歌迷。所谓的剥除人员,就是指将这种歌迷从偶像身边「剥开」,让握手会顺利进行的人员。
不过,虽说是剥除人员,士道的工作又跟普通的剥除人员有著微妙的差异。
「那……那个,我最喜欢美九的歌了……!」
「真的吗?呵呵,有这么可爱的女生支持,人家好开心~~」
「咦……!我……我哪有可爱……」
「呵呵呵,你害羞的表情也很可爱哟~~怎么样,活动结束后要不要一起去喝个茶──」
「…………!」
士道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一把抓住女孩子的肩膀,半强制地将她拉离美九。
「好了!谢谢你的支持!」
说完,士道将女孩子引导到出口的方向。女孩子虽然一瞬间大吃一惊似的睁圆了双眼,但马上行了一个礼后离开。
没错。士道的工作不是要将快要超过握手时间的歌迷剥开,而是事先防止美九对可爱的女生下手。
「讨厌啦~~难得气氛不错,太过分了啦~~」
美九一脸不满地鼓起脸颊。不过,下一个排队的女生可能又是她喜欢的类型,她立刻露出开朗的表情,主动跟她握手……这次可能又得早点剥开两人比较好。
士道从刚才起就照这样子的状况不断地在工作。
话虽如此,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如今这个会场同时举办美九和另一位偶像的握手会,但美九的握手会只有女性歌迷在排队。
虽然症状比以前改善了许多,但美九还是没有完全克服对男性的厌恶感。因此,这次的握手会只限女性歌迷参加。
相反的,去排隔壁偶像摊位的歌迷,男性的比例似乎比较高。
士道不经意望向在隔壁举办握手会的偶像。朝仓日依。据说她是个人气与美九不相上下的偶像天后。
笑咪咪的表情与谦恭的举止,完全是专业的应对方式。当然,也不会偶尔对女性歌迷送秋波……士道有一点羡慕那边的工作人员。
「────啊啊~~你也好可爱呢。方便的话,下次来我家──」
「……!好了,谢谢你的支持!」
才稍微移开一下视线,美九就想趁机把自己的联络方式塞给歌迷。士道慌慌张张地剥开歌迷,唉声叹了一大口气。
照现在这种情况,前途恐怕堪虑啊。士道有点后悔自己接下了这份工作。
◇
昨天,士道接到美九打来的电话,被叫到市内医院的某个房间。
「──你就是五河士道?」
刚见面就抛出这句话的是一位脚裹著石膏躺在病床上,年约二十五岁的女性。
「对……我是。」
士道回答她,然后将视线投向站在病床旁的美九。美九察觉到士道的疑问般点了点头。
「啊,这位是我的经纪人,昴姊。」
「你好,我是美空演艺制作公司的暮林昴。」
「这样啊……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士道询问后,昴便叹了一口气。
「我想你看了就知道……我早上发生了一点意外。」
「是。」
「所以,我暂时没办法处理经纪人的工作,在我思考必须找人代替的时候……美九就提出了你的名字。」
「什……什么!」
听见意想不到的话语,士道发出错愕的声音望向美九。然而美九却只是微微笑。
不过,昴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窥探士道的脸。
「……我说,五河小弟。我还是姑且问一下,你跟美九究竟是什么关系?」
「咦!」
「喔喔,这个嘛──」
美九竖起一根手指,打算开口说话。士道本能感受到危险,大声吶喊:
「我们是朋……朋友!」
「……真的吗?」
「真的!对吧,美九!」
士道额头冒出汗水如此说了,美九便露出别有深意的表情回答:「没错~~」
「……那就好……因为偶像最怕爆出绯闻。」
「就……就是说啊……」
昴耸著肩说道。于是士道露出乾笑。
「──所以,可以拜托你当临时经纪人吗?至少只帮明天一天,我会很感激你……」
「不……不好吧,我有点不方便……」
面对对方突然提出的要求,士道摇了摇头表示拒绝。然而,昴却一点也不在意,擅自继续延续话题:
「明天有个活动,将会决定由哪个偶像来唱世界动漫博览会的官方形象歌曲。竞争对手是那个朝仓日依,和美九人气平分秋色的强敌。不过,只要在这场活动胜出,以后就不缺赞助商了!美九绝对不能落选,所以拜托你!明天是星期日,学校也不用上课吧!」
「问题不在这里!既然这个工作那么重要,就更不应该找我帮忙吧!难道没有其他的经纪人可以代替吗?」
「哈哈哈哈!你要是小看弱小的制作公司,我可就伤脑筋了!公司成员就只有社长、行政人员和我三个!哪来其他的经纪人可以代替啊!」
「这没什么好夸耀的吧!」
士道忍不住大声吶喊。不过话说,他曾经听美九说过,在她以不露脸的神秘偶像身分开始演艺活动时,为了避免麻烦,尽可能选择小模规的制作公司,职员少或许是理所当然吧。
「放心吧。我不会叫你做什么非常专业的事。我希望你做的只有三件事,其中一件当然是让美九获胜。」
「不不……这根本超重要的吧。」
「你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只要替这孩子打理环境,让她能展现最棒的演出就好。如此一来,这孩子就会靠自己的实力赢得冠军。」
昂如此说完,拍了一下美九的背。美九「嘿嘿嘿」地露出得意的微笑。
正当昴想继续话题的时候,她将视线投向美九。
「──啊,美九,抱歉,你可以暂时回避一下吗?接下来我得让他好好记住经纪人的一百二十条守则。」
「什么……!」
「好~~请加油喔~~」
即使士道高声吶喊,美九仍然挥挥手就此离开。
等到听不见美九的脚步声之后,昴才继续说道:
「抱歉打断话题。」
「不会……」
士道隐约感觉到昴打算谈论的话题并不想让美九听到,于是他轻轻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我不想让美九听见──那孩子无庸置疑是个天才。老实说,待在我们这种弱小的事务所,太糟蹋她的才华了,因为我们的能力不足也错失过许多工作。美九明明是个能更加光芒四射的孩子,这一点我觉得很对不起她。」
「暮林小姐……」
「所以,我非得拿下这份工作。如今那孩子答应露脸,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拜托你,短时间就可以了。请你助我……不对,是助美九一臂之力。」
昂直勾勾地盯著士道,令士道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士道也同样希望美九能更加大放异采,而且要是冷淡地拒绝,因此惹得美九不高兴的话,那才是「大事一件」。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
「……只有明天一天喔。」
「!真的吗!太感恩了!」
昴露出开朗的神情后,握住士道的手上下甩动。
「……然后,事情只说到一半吧。我另外该做的两件事是什么?」
「喔喔,对耶。第二件事是……监视美九。」
「监视?」
昴突然说出的话语令人心神不宁,士道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没错。其实那场活动在上午也会顺便举办握手会……我希望到时候你能阻止美九对她中意的女孩子做出不得体的举动。」
「……………………啊啊,原来如此。」
士道苦笑著点点头。
刚才提到的诱宵美九这名偶像其实非常喜欢可爱的女生,在就读的女校让她喜欢类型的女生服侍自己。
「……我非常明白了。那么最后一件事情呢?」
士道询问后,昴突然露出严肃的表情。
「……这件事十分机密,希望你务必要保密……」
「好……好的……」
士道点了点头后,昴便以沉重的口吻继续说道:
「……其实,美九好像交男朋友了。」
「噗唔……!」
士道不禁喷出口水。
然而,不知道昴是如何解读士道的反应,她语带叹息地接著说:
「也难怪你会大吃一惊,要是被人发现美九交了男朋友,会是个大丑闻。可是,那孩子毫无防备,害我担心得要命。在现场也毫不犹豫地达令、达令的一直叫。」
「不……不过,那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吗……?」
「没有人会对恋人以外的人喊『达令❤』吧。」
「这……这可难说喔。也有可能只是外号……」
「怎么可能嘛……保险起见,我还是先问一下,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达令』……吧?」
昴露出有如杀手的视线瞪向士道。士道脸色苍白,摇头否定。
「……我想也是。像你这种平凡的男孩不适合美九。」
「这……这样啊……」
「啊,如果惹你不开心,我跟你道歉。我说这话并没有恶意……总之,请你提醒她,别不小心在歌迷或相关人员的面前提到那个达令的话题。这关系到美九的偶像生命,务必谨慎。」
「……我……我会妥善处理。」
士道无力地点点头。
……该怎么说呢,士道强烈认为这是世界上最不适合自己的工作了。
◇
「累……累死了……」
握手会后,士道踏著蹒跚的步伐走在会场后方的走廊上。
不过,也难怪他会觉得疲惫,因为美九在握手会中试图邀请喝茶的歌迷竟然有一百零九名;想要塞联络方式的歌迷有七十二名;企图拥抱的歌迷有四十六名;想在脸颊献吻的歌迷有八名。士道总共从美九的魔爪中拯救出高达两百三十五名少女。
当然,士道昨天已经事先向〈拉塔托斯克〉报备他接下了这份工作。由于美九的精神状态相对稳定,因此〈拉塔托斯克〉将这件事全权交给士道负责,不过……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恐怕得考虑请求支援。
「呼……总之,在上台表演之前,先让我休息一下吧。」
士道走在走廊上思考著这种事情,接著打开休息室的门。结果──
「──哎呀?」
待在房间里的美九发出这种不慌不忙的声音,并且回头望向士道。
「…………!」
士道看见她的模样后,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美九正脱下刚才穿著的服装,呈现几乎只穿内衣裤的状态。
插图006
「什么……!美九,你这是在干嘛啊!」
士道满脸通红,放声大喊。然而,美九却表现出一副不怎么慌张的模样,歪了歪头。
「咦?我在换衣服啊。因为也流了汗嘛,我想说乾脆早点换穿下一套服装……」
「那你去更衣室换嘛!在这种地方换,不知道谁随时会进来吧!」
「没关系啦~~今天的工作人员都是女生……」
「不是有我在吗?我!」
大吼到这里的时候,士道发现自己一直在盯著美九的性感姿态。他赫然抖了一下肩膀,连忙移开视线。
「讨厌啦,达令是特别的,用不著在意这种事──」
这时,美九似乎察觉到什么事情,突然止住了话语。然后……
「呜呜,被男人看见我冰清玉洁的肌肤了,人家嫁不出去了啦~~」
这次则是用极其死板的语调说出这句话。
「什么……!」
很显然跟刚才说的话完全相反。士道整张脸冒出汗水。
「一切都完蛋了,美九的身体已经不再纯洁~~」
「喂,你……」
当士道手足无措的时候,美九突然拉起他的手,然后半强迫地逼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喂……喂……」
「所以,你会……负起责任吧?」
美九跨坐在士道的大腿上不让他逃走。
「美九……!」
微微的香水味和汗味刺激著士道的鼻腔,令士道满脸通红。
「喂,要是被人看见这个画面,该怎么办啊……!」
「呵呵呵,到时候就叫媒体过来,公开发表交往宣言吧~~」
「这怎么可以啊……!总……总之,你先起来!好吗!」
「这个嘛,那么如果你答应实现人家任何一个愿望,我就考虑看看。」
「任……任何一个愿望,范围也太广了吧……!」
士道发出高八度音大声吶喊后,美九便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双手环绕士道的脖子。
「噫……!我……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就是了啦!」
「真的吗?那么──」
这个时候……
就在美九打算继续说下去的瞬间,有人打开休息室的门,一名穿著可爱衣裳的少女随后走进了房间。
年纪大概跟士道差不多,看似柔顺的头发上夹著一个代表她正字标记的太阳图案发饰。
那张脸似曾相识──是刚才在美九隔壁摊位举办握手会的偶像,朝仓日依。
「辛苦了──」
日依说出这句话,正想点头打招呼的时候,顿时停下动作。
「……!美九!」
「哎呀?」
士道急忙让美九站起身之后,向日依解释:
「日……日依小姐!你误会了,这是美九开的玩笑……」
「…………」
日依呆若木鸡地伫立在原地一阵子后,瞥了美九一眼,恍然大悟般用鼻子哼了一声。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辛苦呢,经纪人先生。用不著担心,我会当作没看到。」
「谢……谢谢……」
士道低头道谢。
不过,这个时候,日依的视线已经没有停留在士道身上。她望向美九,露出愤恨的表情。
「……诱宵……美九小姐。」
「啊,这不是日依小姐吗~~呵呵呵,人家可能是第一次像这样跟你见面呢。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精彩的表现喽~~一直很想见见你呢~~」
美九表现出一副没有察觉到日依敌意的样子朝她走去。不过,日依迅速闪开身子,一脸不悦地皱起眉头。
「我可不想见你。」
「哎呀?」
美九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人家有做出什么惹你讨厌的事吗?」
美九如此说道,露出困惑的表情后,日依便咬牙切齿。
「当然有啊!你太小看偶像这份职业了!」
然后突然高声怒吼,露出锐利的眼神。
「咦?人家没有这样想呀……」
「还敢说……!我老早就听说你各种不好的传闻了,今天见到本人,我更加确定你根本没有资格自称是偶像!」
日依大声吶喊,竖起手指狠狠指向美九。不过,美九完全没受到打击的样子,只是「哎呀」一声,慢悠悠地瞪大了双眼。
「……那个,不好的传闻是指?」
士道提出疑问后,日依便垂下眼眸深深点了点头。
「例如硬是把Live House的工作人员全部换成女性,或是从去参加秘密演唱会的观众当中选出喜欢的女生带回家!甚至还对经纪人下手,种种恶劣的行径根本不配当偶像!太荒谬了!」
「…………」
士道虽然想反驳她捍卫美九的名誉,但很可悲地,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再说!明明是偶像却不露脸,是想怎样啊!你懂偶像这个字的意思吗!就是让人崇拜的对象!偶像不是唱唱歌就没事了!她的身体!存在!都得担负起偶像的责任!」
「咦~~可是人家现在已经有露脸了呀……」
「这一点我又更看不过去了啦────!这个人一定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我曾经这么以为的心情,你要怎么赔偿我啊!」
「不……不是啦,这件事情美九确实有她的苦衷……」
士道话都还没说完,日依就「砰砰!」地用力拍打桌面继续说道:
「你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漫不经心、悠悠哉哉!露脸就露脸,连表演都完全抄袭别人!你身为偶像的责任感!自尊心!觉悟都不足!啊啊,为什么我的唱片销售量没办法赢过这种人啊!」
日依抱著头发出至今为止最宏亮的声音。
这时,士道轻轻皱起眉头,因为他很在意日依说的某句话。
「表演完全抄袭别人……?这是什么意思──」
「总之!我等今天能跟你正面对决等很久了!我要打趴你!」
然而,日依却一副完全没听到士道说话的模样,再次竖起手指狠狠指向美九。顺带一提,美九则是拍了拍手,彷佛十分佩服日依热烈的演说。
「呵呵呵,人家也很期待能跟日依小姐同台唱歌哟。因为你是现在所有偶像当中,人家最欣赏的一个。」
听见美九说的话,,日依臭著一张脸。
「……!胡说八道……!」
「人家是说真的呀~~我有你全部的唱片,也曾经私底下去看你的演唱会哟。你唱歌跳舞还有给歌迷的福利全都是一流的,很棒呢~~」
「你夸奖我也没用──」
「可是~~」
美九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嘴唇前。
「人家也觉得日依小姐你有点太过完美了呢……我没打算否定你想追求完美的心情,但你是不是太勉强自己了呢?人家不会叫你放松心情,但自由自在地唱歌比较开心,我想也会更添加你的魅力哟~~」
「请你不要说得那么随便!我的歌迷都是为了看我完美的表演而来!我怎么能辜负他们!」
日依握紧拳头大声吶喊。于是,美九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像是陷入沉思般发出「唔……」的轻声呻吟。
「该怎么说呢……人家觉得你可以再更相信歌迷一点哟。大家不会因为你一点小小的失败就离开你的。你看起来好像很害怕你的歌迷呢。」
「……!你说什么……!」
日依似乎无法忍受这句话,她的脸宛如沸腾一般逐渐涨红。
不过,美九却表现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数秒后像是想起什么主意似的捶了一下手心。
「啊,对了!这么做如何?人家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是你的歌迷,所以你再更自由自在地──」
「开什么玩笑啊!」
日依以至今不曾有过的粗暴语气高声怒吼,以拳头用力敲打桌面。
「──我会在舞台上让你见识见识,谁才适合当真正的偶像……!」
然后留下这句话后,离开了休息室。
门「砰!」一声被粗暴地关上,短时间内房里鸦雀无声。
「……好大的火气呢。」
「是啊,好像台风过境一样呢~~」
美九以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看见她的态度,士道不禁露出苦笑。
「话说回来……还真稀奇呢。你竟然会插嘴管别人的闲事。」
士道表示疑问后,美九似乎也自觉到了这一点,耸了耸肩后搔著脸颊说:
「嗯……总觉得没办法放下她不管呢……因为日依小姐实在太像了。」
「太像?像谁?」
「──以前的我。」
说完,美九感触良多地叹了一口气。
「那孩子简直跟『月乃』时期的我一模一样。感觉她如果继续那样下去,似乎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没错,美九过去曾经以「宵待月乃」这个名字进行偶像活动。虽然不像现在那么火红,但是脚踏实地累积工作经验,每天过著充实的日子。
不过,当时有人故意捏造她的丑闻,导致歌迷不再支持她,因精神压力过大而失声,甚至一度想寻死。
「所以,人家才稍微多管了一下闲事。不过──」
美九吐了一口气。
「人家没办法像达令你一样呢。达令果然很厉害~~」
「咦?」
听见意想不到的话,士道偏了偏头。于是,美九「呵呵」两声露出微笑。
「讨厌啦,你忘记了吗?人家对日依小姐说的话,跟达令当初对人家说的话一样哟。」
「啊……」
听美九这么一说,士道瞪大了双眼。还真的是这样呢。
由于美九说得太过自然,士道并没有发现,不过那确实是士道曾经对美九说过的话。
「人家因为那些话得到了救赎。因为有达令你在我的身边,才会有现在的我。」
「呃……」
当面听别人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有点难为情呢。于是士道改变话题:
「对……对了,美九,你有这么多歌迷,其中总该有人知道『月乃』时期的你吧?」
「不,我想应该没有喔~~」
「?是吗?」
士道歪著脖子表示疑问,美九便竖起一根手指说明:
「人家为了消除过去的自己,一直在歌声中加入灵力,让听了那首歌的人对『宵待月乃』的存在没什么印象。」
「啊啊……原来如此啊。」
「虽然现在人家的灵力被封印住,但如果没什么契机,我想不会有人想起来。所以,不用担心会被骂贱女人。」
美九打趣似的说道。于是,士道赫然抖了一下肩膀。
「抱……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呵,人家知道啦。」
美九看著士道,露出微笑后,原地转了一圈,将手授在腰上。
「好了,那么人家也该去准备了。虽然我对日依小姐说的真正的偶像没兴趣,但毕竟是达令难得站在特等席看我表演的珍贵舞台──」
说完,美九伸出食指和大拇指比出手枪的样子,做出射穿士道心脏的手势。
「达令,人家会让你重新爱上我。」
她的姿态帅气得即使不用站上舞台也能夺去士道的心。
◇
──数十分钟后,巨蛋里充满了狂热的气氛。
这也难怪。毕竟是诱宵美九和朝仓日依,人气平分秋色的两大偶像明星正面对决。
待会儿美九和日依将依序演出。然后,评审和观众会在舞台上进行评分。实际上,双方歌迷为了让自己支持的偶像多少占一点优势,拚命地抢票。
不过,美九本人似乎没那么干劲十足。
「那么,人家上台喽~~」
美九挥著手从舞台侧边走上尚未亮灯的舞台,站到定点准备好。从她的举止感受不到紧张或压力这类的情绪。
──接著,聚光灯随即照射在舞台中央,美九的表演开始了。
『──────────────!』
美九澄澈的声音随著流丽的曲调响彻整个会场。听见她出色的歌声,全场热烈欢腾。
「……果然很厉害呢。」
士道在舞台侧边这个特等席观看这幅情景,不禁屏住呼吸。
站在舞台上握住麦克风。光是这样,美九便从悠哉从容的大小姐摇身一变为偶像明星。美九开始歌唱的瞬间,士道甚至有种在看著别人演唱的感觉。
简直是名副其实的歌姬,拥有压倒性的存在感。自己的歌迷自然不用说,连理应占了会场近半数的日依的歌迷都目不转睛地盯著她。
就在这个时候……
「……嗯?」
士道察觉到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来到了舞台侧备。是朝仓日依。
日依似乎没有发现先行到来的士道,脸颊垂著汗水注视著在舞台上表演的美九。
「……好精彩。不过,我还是……」
然后自言自语般低声细语。
「非赢……不可……我不能……输给那种人──」
「朝仓小姐?」
「……!」
士道出声呼唤后,日依便抖了一下肩膀。
「你……你是……美九小姐的经纪人……?」
「啊……对。我是临时经纪人五河。」
就算强调「临时」,日依也没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将视线移回美九身上。
不对──应该说,日依看起来没有余裕搭理士道。美九的歌声、一举手一投足都吸引住她的耳朵及目光。她搞不好是这个会场中最专注欣赏美九舞台表演的人。
──日依没有移开视线,轻启双唇: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呢。竟然给那种不认真又随便的人如此厉害的才能。」
「咦?你误会了,美九才不随便……」
「没关系啦,我不会告诉别人。我知道你吃过很多苦头。」
「这个嘛,我……呃……」
被她这么一说,士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日依直勾勾地凝视著在舞台上表演的美九,握紧拳头。
「──我绝对不能输。因为偶像……必须完美无缺。」
「……咦?」
听见日依微微颤抖的声音,士道皱起眉头望向她。
日依凝视著在舞台上表演的美九,脸庞确实表现出紧张和焦躁。
当然,是因为接下来就必须换自己站上那个舞台表演。就算是经验再怎么丰富的偶像,也还是会紧张吧。不过,看见日依脸庞的瞬间,士道的脑海里浮现美九刚才所说的话。
(感觉她如果继续那样下去,似乎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现在从舞台侧边盯著美九表演的日依看起来只像个快被紧张压垮的孩子。
「为什么……」
「──咦?」
「为什么,你那么坚持……追求完美呢?」
士道说完,日依瞥了士道一眼又移回视线。
「……是美九小姐叫你来问我的吗?」
「不,并不是这样……我只是觉得你对偶像的定义要求很严格……」
「…………」
日依沉默了一会儿后,吐了一口气。
「……我曾经很喜欢一个偶像。她当时才刚出道,不是那么有名,但声音非常动听……她唱的歌曲让人光听就感到心情雀跃……套句老话,她曾经是我的憧憬。」
「这样啊。」
士道随口附和后,日依便点了点头回答:「没错。」接著继续说道:
「明明只和我差一岁,却能用歌声振奋许多人的心,我很佩服她。那就是我为什么想当偶像的原因。」
「……那个偶像,该不会是超级完美主义者吧?」
「不是,反而相反。」
「相反?」
士道歪了歪头表示疑惑,日依便露出遥想过去的眼神,开启双唇:
「……那个人发生了许多丑闻,歌迷都不再支持她,她就自杀了。」
「咦──」
听见日依突然说出的情报,士道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周刊杂志上面写的内容并不一定是真的。可是,因为一个不确定的八卦消息就轻易毁掉前途似锦的新人偶像。她的歌声货真价实,如果没发生那种事,现在整个日本肯定都会为她的歌声疯狂。」
日依心有不甘地紧咬双唇,握紧拳头。她的表情染上了绝对不能让歌迷看见的憎恶之色。
或许她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放松全身的力气。
「……所以,我绝不能犯错。『偶像』不是歌唱实力一流、舞技高超,更不是只要长得比别人漂亮就能当的。不能有任何缺点,就算有也不能被人发现,整个存在都必须光彩夺目才行。」
「日依小姐……」
听见日依过于悲痛的觉悟,士道不禁屏住了呼吸。
他认为日依的决心并非只是因为「崇拜过的偶像因闹出丑闻失败,自己也得以此为警惕」……这种单纯的理由。
她要让在花朵绽放前摘下花蕾的人们见识原本应该能灿烂盛开的大花朵。士道强烈感受到她的表情流露出这种带有复仇的情感。
「……我不能在这种地方原地踏步,我绝对不能输给那种冒牌货。」
「咦……?」
听见日依说出来的话,士道疑惑地歪了头。不过仔细回想过后,发现日依刚才在休息室里也说过类似的话,说美九的表演完全都是抄袭别人。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士道说完,日依再次以带有恨意的眼神望著美九,开口说道:
「美九小姐的表演……跟我刚才提到的偶像──宵待月乃很像。不对……不是很像,根本是一模一样……不论是身为一名偶像还是那个人的歌迷,我都无法容许。」
「咦……怎……怎么这样──」
听见日依说的话,士道发出颤抖的声音。
士道明白美九有多么热爱唱歌,他一时之间无法相信美九会去模仿别人的表演。不过,日依看起来也不像在说谎或胡说八道。难不成,美九真的──
「…………嗯?」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歪了歪头。
日依所说的偶像名字感觉好耳熟啊。
「……那个,日依小姐。」
「什么事?」
「你刚才该不会……说了宵待月乃吧?」
士道小心翼翼地询问后,日依便惊讶得瞪大双眼。
「你知道她吗?真令人开心,竟然有人还记得她。」
「不,应该说……」
士道搔了搔冒出汗水的脸颊后,指向舞台的方向。
「……她现在就在那里唱歌跳舞。」
「咦?」
日依发出错愕的声音,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日依数次来回望向台上的美九和士道的脸,赫然屏住了呼吸。
然后露出一副现在才发现事实的模样,惊愕得皱起脸。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样子,她似乎也中了美九歌声中隐含的暗示。因为士道点出这一点,她才终于察觉两人是同一个人。
「咦?咦……?呃,可是,月乃小姐不是自杀了吗……」
「那个,她是自杀未遂。」
「美九小姐模仿月乃小姐的表演……」
「不是,与其说是模仿,不如说她就是本人……」
「…………」
日依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
「怎……怎……怎么会这样啊啊啊!」
──在日依大声吶喊的瞬间,美九的表演宣告结束,会场响起如雷贯耳的掌声。
◇
『──好,那么接下来有请朝仓日依小姐上台!』
主持人的声音从扩音器传来的同时,会场掀起热烈的掌声和呼喊日依名字的口号。紧接著,观众席上接二连三亮起萤光棒。
「──达令你是第一次看日依小姐表演吧?呵呵呵,很精彩哟。不过,歌唱实力是人家比较优秀就是了~~」
回到舞台侧边的美九用毛巾擦拭著汗水对士道说。不过,士道无心回答,随便敷衍:
「嗯……嗯嗯……对啊。」
「?你怎么了吗?」
「没有啦,有点事……」
士道神情紧张地凝视著舞台上的日依。
歌曲开始播放,日依的歌声回荡整个会场。她那落落大方的态度正是偶像的风范。
不过──
「……啊!」
美九大叫一声。因为日依在唱歌的途中看了美九一眼,随后彷佛内心产生动摇似的抖了一下,中断了歌声。
虽然她露出焦急的模样试图再次跟上节奏演唱,却绊到了脚,当场跌坐在地。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事态,会场充满了骚动。
「日……日依小姐是怎么回事,真不像她会犯的错……」
「…………」
美九忧心忡忡地凝视著日依,而士道则是脸颊流下了汗水。
……该怎么说呢,关于日依的动摇,士道完全心里有数。
虽然日依察觉到自己崇拜过的偶像真面目,但或许没必要在她即将登台表演的时间点告诉她。事到如今,士道才对自己的行为有多么鲁莽感到后悔。
若是把重点放在让美九获胜这一点,身为经纪人,士道的行为或许是正确的。不过,美九不可能对这样的胜利感到满足,士道本身也希望日依能呈现出最精彩的表演。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难堪的处境才行……!
美九不知是否察觉到了士道的心思,她慌慌张张地来回望向日依和士道。
「啊……啊啊,不行啦~~日依小姐,你怎么可以愣在那里,得快点站起来才行……!没什么好担心的,大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讨厌你!」
美九感同身受地惊慌失措,十指交握放在胸前祈祷。
「……!美九!」
听见美九说出口的话,士道瞪大了双眼。
「你在休息室说过吧?说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都会是日依小姐的歌迷。那是真心的吗?」
「咦?嗯,当然是真心的呀~~」
美九毫不犹豫地点头称是。听见她的回答,士道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么,你再对她说一次那句话。我想──现在能拯救日依小姐的,就只有你了。」
「咦?可是,她对我……」
美九一脸纳闷地皱起眉头,但她似乎察觉到士道并不是因为开玩笑或胡言乱语才说出这种话,只见她立刻点了点头,转身面对舞台后,吸了一大口气。
「啊……啊啊……」
日依怀抱著绝望的心情瘫坐在舞台上。
致命性的失态。她在偶像最应该大放异采的地方表现出这种丑态。她的视野扭曲、心跳加速,脑袋一片混乱──
「──日依小~~~~姐!加油啊~~~~~~!」
「咦──?」
冷不防地……
一道宏亮的声音响彻陷入骚动的会场,日依发出呆愣的声音。
不过,她马上便认出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答案是美九。美九在舞台侧边看著舞台上的日依,即使不用麦克风,声音仍然传到日依的耳里。
「美九……小──姐……」
日依再次望向舞台侧边。她一直以来崇拜的偶像宵待月乃的身影就在那里。
声音、外貌都残留著日依记忆中月乃的影子。为什么她以往都没有发现呢?
月乃现在正看著日依,为日依加油打气。
这件事让日依开心得都要流下眼泪。
──回想起来……
美九在休息室说的话简直说到了日依的心坎里。
日依得知月乃悲惨地迎向死亡,从此便立志当个十全十美的偶像,由于太过追求完美,渐渐将自己束缚得愈来愈紧。
理应乐在其中的工作变成连续不断的义务,而观众的眼睛也变成监视人员的眼光。不知不觉间,连自己为何歌唱以及想当偶像的初衷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啊……啊──」
不过──啊,对了。日依总算想起来了。
自己是为了想让那个人──让宵待月乃听自己唱歌,才参加选秀会;为了想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才一路练习歌唱跳舞至今;为了继承那个人的遗志,才想变得出名。
──日依想起美九在休息室里说的话。对美九来说,可能只是玩笑话或信口开河。但那个宵待月乃对日依说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是日依的歌迷。
──既然如此,日依便无所畏惧。
就在日依试图站起来的瞬间,观众席上有如草原扩展开来的萤光棒宛如被美九的声援打动一般,开始规律地摇晃,接著热烈呼唤日依名字的口号声响彻整个会场。
「……!大……家──」
日依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
没错。位于日依眼前的,不是一群冷静透彻的监视人员,而是期盼日依歌声的歌迷。直到刚才,日依都遗忘了如此简单的事情。
──这种女人,还敢谈论什么是真正的偶像,未免太大言不惭了。日依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言行举止,发出轻笑。
自己终于站上了起点。不对,是终于能够回到原点。
「那么──就献上现在的我最精彩的表演吧!」
日依重新握好麦克风后,舞台上响起她的歌声。
『──那么,现在公布评审结果。』
在日依的舞台表演获得满堂彩落幕之后,大约过了十分钟。美九和日依并肩站著的舞台上响起主持人的广播声。
『演唱世界动漫博览会形象歌曲的歌手是──』
在数秒的鼓声之后,聚光灯啪的一声照射在美九身上。
『对决的结果,决定由诱宵美九小姐来演唱!』
于是那一瞬间,观众席响起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非常恭喜你,美九小姐。请发表一下你现在的心情。』
『呵呵呵,谢谢各位的支持~~人家好开心哟~~』
主持人将花束交到美九的手上后,美九笑咪咪地对观众席轻轻挥手。可能是看到美九的举观众席再次掀起热烈的欢呼声。
「赢了……啊。」
士道从舞台侧边看著这幅光景,吐出安心的气息。
总之,他达成了身为一个经纪人最重要的工作。而且──
「…………」
看见站在美九身旁的日依的脸,士道嘴角绽放出笑容。她的表情看起来洋溢著以往不曾见过的满足感,并且染上了纯粹的祝福之色。
『──那么,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舞台上的主持人转过身,举起手指向舞台上的装置。然后,装设在台上的萤幕便播映出声光效果丰富的影片。
『事不宜迟,下星期日将举办世界动漫博览会形象歌曲演唱歌手出炉的纪念活动!表演的歌手当然就是刚才夺下优胜的──诱宵美九小姐!』
主持人高声宣布的瞬间,观众席被更热烈的欢呼声包围。
「……嗯?」
可是,士道看著这幅光景,一脸纳闷地皱起眉头。
因为在主持人如此宣告的瞬间,感觉美九的脸抽动了一下,表情变了。
『──请等一下,你说下个星期日吗?』
『咦?对,是啊……』
『人家没有听说这件事耶~~』
『没有啦,因为这毕竟是惊喜活动嘛。不过,大会应该已经事先请事务所空下行程了……』
『…………』
美九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抢走主持人的麦克风,高声宣言:
『各位!人家有一个请求!你们愿意听人家说吗?』
美九说完,歌迷们便以有如地鸣的热烈声援声回答:「愿意!」
『人家也希望有投票权。人家想把自己得到的分数全部献给日依小姐!』
观客席上充满了支持美九提议的声援声、难以判断她有何意图的骚动声,以及希望日依在世界动漫博览会演唱的歌迷的吶喊声。主持人因为美九出乎意料的发言而慌了手脚。
不过,美九毫不在意地走向目瞪口呆的日依。
『──日依小姐,你的表演非常精彩哟。』
『咦?月──不对,是美九小姐,我……那个……』
『你愿意答应人家的请求吗?』
日依虽然对突如其来的事态感到不知所措,但听见美九温柔地这么对她说后,便用力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
美九莞尔一笑,将手里拿著的花递给日依──并且直接在日依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哇唔啊……!』
日依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吧,只见她发出惊愕的声音,满脸通红地颓倒在地。会场响起莫名其妙的热烈欢呼声。
「喂……喂,美九……!」
有点太超过了吧。士道大声制止美九。
不过,美九毫不在意地投下今天最大的震撼弹。
『呵呵呵,人家跟──达令,都很期待日依小姐的活跃哟。』
◇
「这是怎么回事啊──!」
几经波折的活动结束后,士道战战兢兢地回到医院,迎接他的果不其然就是暴跳如雷的美九经纪人──昴。
「喂!请你冷静一点啦,暮林小姐……!」
「你要我怎么冷静啊!让美九获胜!别让美九对女孩子乱来!别让美九谈论男生的话题!你没有一件办成功的!」
昴用力摇晃士道的脖子一阵子后,发出「唉────」的长叹声。
「……对不起,我失去理智了。明知道百分之百是美九的错……还如此追究你的责任,对你太严厉了……」
「不……不会……我才觉得很对不起你……」
士道说完,昴放开士道的脖子,再次叹了一大口气。
「总之……谢谢你的帮忙。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有办法……解决吗?」
士道小心翼翼地询问后,昴便郁郁寡欢地点了点头。
「只能尽全力去做了。首先关于演唱世界动漫博览会形象主题曲这件事,应该是无法挽救了。这确实是个大好机会没错,但美九就算没接到这份工作也能够大红大紫。把胜利让给朝仓日依,反而是一段佳话,就算了吧。」
「说……说的也是呢。」
「而亲吻脸颊这件事……只要对方没来抱怨,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就当作是炒作有点刺激的百合卖点。」
「……原……原来如此。可是──」
士道开口后,昴像是察觉他内心的想法似的点了点头。
「……最大的问题在于达令的事。以前美九在天央祭舞台喊出达令的时候,我把气氛营造成达令就等于是各位观众,想办法蒙混过去了,不过……这次恐怕有点困难……」
「该……该怎么办才好呢?」
「……最坏的打算,就是让她养只叫作『达令』的小狗一起上电视,介绍那是她养的迷你腊日肠犬,叫作『达令』。」
「……这样有办法蒙混过去吗?」
「只能这么做了。」
昴无奈地耸了耸肩。该怎么说呢,真是一名可靠的女性。
「抱歉麻烦你那么多事,五河小弟。报酬我之后会汇进你的户头。」
「不会……不好意思,没帮上什么忙。」
「别在意。希望你别吓到,继续和美九当好朋友。因为那孩子没有其他男生朋友。」
「啊……啊哈哈……我知道了。」
就在士道打算离开病房的时候,背后传来制止的声音。
「对了,五河小弟,我记得你是就读来禅高中吧?」
「咦?对,没错……」
士道回答后,昴朝放置在病床旁的架子伸出手,拿起一张照片给士道看。
「其实,美九手上的照片拍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从制服看来好像是来禅高中的,你有看过她吗?如果她愿意,我想请她来我们事务所当模特儿……」
「这样啊……」
来禅聚集了十香、折纸、八舞姊妹等多位美少女,大概是相中了她们其中某一位吧。如果是折纸倒还无所谓,要是传进十香或八舞姊妹耳里,好像又会引起麻烦事……士道一边这么想一边探头看照片。
「……!」
然而,看见上头拍到的意想不到的人物,士道僵住了身体。
那是一名头发夹著四叶幸运草形状的发饰,身材高挑的少女。五官有些中性,缺乏自信弯起的眉毛是她最大的特徵。
要是问士道对这张脸有没有印象,答案是肯定的。
那名少女的名字叫五河士织。没错……和美九并肩拍照的,是依照琴里的指示被迫穿上女装的士道身影。
「怎么样?你有看过她吗?她的名字好像叫作士织,美九只愿意告诉我这一点资讯。这孩子很有潜力,只要经过琢磨,会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让她拍一次泳装写真,我想所有人都会被她迷倒。啊,如果她会唱歌的话,走偶像路线来捧也不错──」
「没……没有,我没看过她……」
士道满头大汗,发出沙哑的声音如此回答后,一溜烟地逃离了病房。
「啊,你们聊完了吗?」
在病房前等待的美九发出与昴呈现对比的悠闲声音。
「嗯……我被骂得狗血淋头呢。」
「啊哈哈,昴姊真是的,真爱瞎操心呢~~」
「…………」
虽然士道认为只是美九太过天不怕地不怕了,但他还是姑且保持沉默。
「……对了,美九。」
「什么事?怎么了吗?」
「你好不容易获得优胜,为什么要把胜利让给日依小姐呢?要是拿下那份工作,你的活跃就能被更多人看见,不是吗?」
「嗯……因为人家觉得那个工作比较适合日依小姐。如果是那个人,肯定会表现得更加完美。而且……」
「而且什么?」
士道歪了歪头,美九便「呵呵呵」地露出微笑。
「──下个星期日,附近的神社有举办秋季庆典哟。」
「咦?」
听见美九说的话,士道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你……你就为了这种事?庆典什么的,其他神社也有举办吧!」
「不行啦,那间神社祭拜的是月老,听说在秋季庆典时去参拜的情侣一定会永结同心。」
「……咦?」
「你说会答应人家任何一个愿望吧?」
「啊……」
……这么说来,士道好像有说过这种话。他发出傻里傻气的声音。或许是看见士道这副表情,美九莞尔一笑,竖起小拇指。
「──你当然会邀人家去约会吧,达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