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十卷
  5. Scene9
  6. 繁体版

Scene9
2017-06-23 12:08:05

		

Scene9 八重谷菜月:几乎所有的RPG都会允许玩家选择『从战斗中逃跑』。根据情况,识时务地撤退也是必要的。
马雷卡是很大的城市。
老人,孩子,病人……我想一定有不计其数的人们因来不及逃跑而殒命。
但是,既然挤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打倒魔神,我们就无计可施了。
我们在被地狱之火所渐渐吞没的街道上拼命奔跑。旭日骑士团的成员中,重伤者只有莱汀背着的次郎。但是有好几个轻伤者。或是架着,或是让召唤兽背着,大家只是埋头拼命奔跑,疾走——
目的地是我们所住所的『赤熊屋』。那里有来这个城市时乘坐的马车。
(不,是应该有。希望有。)
虽然我是如此祈愿的,但在来到旅店之前就有着不好的预感。
丽萨姐是与教团勾结的背叛者,那么那个提议要演戏的男人——古雷斯一定也是一丘之貉。而这个叫做『赤熊屋』的旅店是古雷斯安排的。那么对我们而言能作为逃跑手段的马车,他们怎么会就这么放着不管呢?
能看见旅店了。
每个人都把一些零零碎碎地东西放在房间里了。但是没有人回房去取。大家都与我一起冲进了马厩。
(……是呢……果然如此……)
马车消失了。而马则一匹都不剩。
“喂!各位,喂!”
突然,声音从上方传来。
大家一齐抬头看去。一个粗眉毛的矮小男人正从面向马厩的二楼窗户那里俯视着我们。脑袋上显示的名字是平平淡淡(PS, ノッペラボー念起来与のっぺらぼう一样,是平平淡淡的意思,因此译为平平淡淡)。
“平淡男!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因为这意外人物的登场而睁大了眼睛。虽然他是旭日骑士团的正式团员,但总是云游四方,联系不上,也没有为这次的作战前来集合。
“喂,到底怎么回事!那怪物到底是什么啊!”
这么说着,平淡男从窗户跳了下来。虽然体形胖墩墩的,但他是盗贼的上位职业——欺诈师,身子的轻盈度能与忍者或刺客相提并论。他在一楼窗户上方的遮阳篷借力,让身子在空中回转了一圈。然后无声地落到了我们眼前的地面。
“是丽萨姐!丽萨姐原来是教团的团员!她背叛了我们,让那个怪物复活了!”
扎帕以几乎咬到舌头的速度喊道。
“诶诶?丽、丽萨姐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平淡男装备着名为小丑服,由金线银线和铜线织成的闪亮过头的服装。武器是红白相间的拐杖,在这紧张的场面下简直称得上非常不合时宜!再加上他露出的惊愕表情,在服装的映衬下看起来非常可怕。
“扎帕,平淡男,没时间慢吞吞地说话了。总之,必须在魔神追上来之前从这里逃走!不——等等。平淡男,我们所乘坐的马车不知何时从马厩中消失了。你知道些什么吗?”
莱汀问道。
“诶?马车?不知道。我才刚到城里。因为收到了丽萨姐写的信,上面写着名叫『赤熊屋』的旅店是作战前的据点,如果来得及的话就来吧……过来看看大家是不是在,却发现旅店早已人去楼空,还想着哎呀没赶上呢——”
“丽萨姐写的……信?”
“啊!但是我有准备逃跑手段哦。嗯,有马。按人数准备好了,大概比人数稍微再多一点吧。”
“诶!每人都有?在哪里?为什么会准备呢?”
“还问为什么……那个……你们没从丽萨姐那里听说吗?丽萨姐写给我的信里作出了准备马匹的指示。”
“……哈啊?”
“说是那个叫做古雷斯的神官传来的话太过全面而觉得不太放心,为了以防万一,让我准备好逃跑手段来着。所以我就带了很多马来。所以才会迟到啦,嗯。”
大家都露出了(???)的表情。
“喂,平淡男。丽萨姐的信你带着吗?如果带着就给我看看。”
“嗯?哦。给,就是这个。”
我急急地阅读起平淡男递给我的信。
的确是丽萨姐的笔记。代表着旭日骑士团名义的黄金熊,收件人是平淡男——恐怕是在到达马雷卡的那一天从邮政工会——寄出的东西。以这次作战的概要为首,还写着如果来得及的话就来马雷卡的『赤熊屋』,来的时候就为了预防预料外的事态而准备好马匹的话语。也就是说,平淡男没有说谎。
那么,背叛了我们而让魔神复活的丽萨姐,为什么会下达让我们保命的指示呢?
(是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我心中清楚地抓住了丽萨姐的『真相』。
“平淡男!你说你是按丽萨姐的指示办事,那你也是丽萨的同伴吗?是教团那边的人吗?说什么准备了马匹,是打算骗我们入陷阱吧?”
扎帕因恐惧和心慌意乱而表情狰狞。
“啊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是教团成员?你到底怎样才会得出这没边的——”
“扎帕,平淡男不是背叛者!应该说,丽萨姐也压根没有背叛我们!”
“诶诶?你在说什么啊菜月。丽萨现在已经……”
“等会儿再详细说明吧!比起这些,现在必须先逃走!平淡男,马在哪里?快点带路!”
对我而言,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现在立刻将『真相』告诉大家。想要大声说出这一切并不是丽萨姐的错。但是我也很担心次郎的身体,当前必须与魔神拉开距离,逃进安全范围才行。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巴尔扎的喊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在井边闲聊的时候。
“马在城外。总之要先逃对吧?跟我来!”
平淡男转身就跑。我们则跟在他身后。
街道上不知该逃往何处的人们徘徊,看上去是被众人践踏而死的尸体滚在一边,简直可以说是一副地狱景象。我想着(如果我们的马车不是被古雷斯拿了,而是被谁为了带家人逃跑而无奈顺手牵羊就好了)。
“别跟丢了!别被冲散了!”
就如同在满员电车的拥挤中一般,莱汀声嘶力竭地喊道。他所背着的次郎的手脚,依然无力地低垂着。
必须快点逃走。
必须给次郎治疗——
“这边!在这边!”
平淡男的AGI很高,所以跑得很快。再加上DEX也高,动作也非常轻柔。他灵活地穿梭在人海中,很快就跑到了非常前面。但是,因为他装备着夸张的服装,就算拉开些距离也不至于跟丢。
终于能看到城门了。在冲出去的瞬间,夜晚那冰冷的空气充满了肺部。
平淡男一边喊着“过来!这边!”一边用力做出挥手地手势催促大家,然后更是加快了速度——
“在那里!”
终于,平淡男如此喊道。在被露水所沾湿的草原上,能看到马匹们被夜色所染黑的身影!
大家都兴高采烈地骑上马。平淡男似乎是急急忙忙准备马匹的,其中也混杂着没有马鞍的裸马,但是现在可不是贪心的时候。
“呼……总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吗?看来幸运女神并没有离我而去。”
在与魔神的战斗中恢复本性的梅尔公,此时总算是松了口气一般嘀咕道。虽然平时总会有(这家伙又开始了)这样的心情,但此刻能从他的蠢话中感受到日常的味道,反而让心松弛下来。
“大家都骑上马了?那要逃了哦!”
确认所有人都骑上了马,我立刻掉转马头。
丽萨姐已经不在了。必须有人代替她成为首领。我下定决心,要再次扮演曾经发誓永远不当的级长。
“等等,菜月,你说逃是打算去哪里?”
莱汀问道。
“西边!穿过贝尔亚当西边的库拉迪斯王国,去尕尔冈西亚王国。必须尽快将这些事报告给尕尔冈西亚王!”
“啊,对哦!要说这怪物会去的地方——”
“嗯。以这怪物的体格无法穿过传送门。要说我们所掌握的魔神所在地中,离这里直线距离最近的就是尕尔冈西亚王国所封印着的纳丁古拉吧?让巴尔扎复活的教团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其他魔神也复活。因此我认为巴尔扎一定会向着尕尔冈西亚王国去的。快走吧!”
就这样,我们想着西边的国境冲去。
就在我们拼命策马飞奔,向库拉迪斯王国进发的途中,与好像是贝尔亚当西边国境守卫队的军队擦肩而过。我想大概是有人飞快地来报告过因为巴尔扎而产生的破坏活动了吧。
“是非常可怕的怪物!不是能打倒的对手,快撤退吧!”
“快逃!不逃会死的!”
我们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向他们如此说道。虽然个别士兵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但率领着他们的将军却似乎认为我们是一般的难民而不屑一顾。
(……他们有他们的职责。而且,当知道国难当头却装作不知不战而逃,也会没脸见皇帝的吧。)
而我们也已经没有时间停下脚步去劝说他们了。
(如果那个将军非常有才能,可以让魔神停下脚步,争取到时间的话,那倒是求之不得的……但恐怕是不行的吧。)
我只能一边祈祷着(当亲身体会到魔神强大的时候,那位将军能立刻发出撤退的命令。不要让这些士兵们白白送死),一边目送他们离去。
贝尔亚当的旧马雷斯王国与库拉迪斯王国的国境是相连接的,离马雷卡非常近。大概花了一小时左右,我们就到了国境。
“喂,喂!停下!停下!”
库拉迪斯的国境守卫队立刻就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喂!你们是从贝尔亚当的马雷卡来的吗?”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空被映红了。是发生了大火灾吗?”
“我们接到报告,贝尔亚当的国境守卫队出动了。不是山火,而是马雷卡城烧起来了吗?”
他们眺望着东边的天空,七嘴八舌地问道。事到如今,直到回头望去,我们才知道东边的天空被火光染成了一片鲜红。
“魔神——从歌德斯神殿内出现的名为巴尔扎的怪物正在破坏马雷卡!”
“什么?你说是怪物干的?”
“喂,怎么回事?魔神?巴尔扎?”
“稍微等一下,马雷卡有皇帝直属的神殿骑士团在吧?”
“怎么可能?是强到连神殿骑士团都无法压制的怪物吗?”
虽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库拉迪斯的士兵们大家都表露出半信半疑的态度。
“那个,喂,听我说,大叔们。把耳朵挖干净听好了。那是贝尔亚当军都无法应对的怪物。这并不是把你们当笨蛋,光凭你们就算打了也绝对赢不了!要立刻逃命!”
虽然扎帕咂着舌头这么说,但他们依然露出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
但是,是从我们狼狈的样子感受到了真实吧,名叫纳巴尔,看上去是队长一般的任务大声喝道:“派快马!立刻去向国王陛下报告此事!”
但是。
“你们。虽然很不好意思,但在弄清真相前我们必须将你们拘禁起来。”
纳巴尔对我们说出了让人困扰的话语。
“这不行。我们也在赶时间。虽然没有时间详细说明,但那个名叫巴尔扎的怪物会穿过库拉迪斯去更西边……我们预测它会去尕尔冈西亚王国。因此必须尽快向尕尔冈西亚王报告此事并做好准备!请让我们过去!”
在最坏的情况下,也许需要兵戎相向,强行突破。我做好了觉悟。
“唔……唔嗯……”
看上去无法以一己之见作出决定,纳巴尔支吾起来。
“不,稍等。菜月,现在这里稍作休息吧。必须看看次郎的情况。”
莱汀说道。
“啊!对——对哦。”
我翻身下马,慌慌张张地冲向绑着次郎的马。
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无力下垂的次郎的右脚……没有穿着鞋子。
只有裤子空荡荡地摇晃着。
右脚不见了。
“诶?怎、怎么会?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脚会——”
莱汀以惊慌的口吻喊道。至少从废墟下将他拖出来时,次郎的脚应该还在……但是……
“次郎!次郎!”
我把次郎从马上放下,并让他仰躺在地面上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睁开眼睛!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对吧?回答我!”
在闪光的魔发光球下所照射出的次郎的脸色比夜光还要苍白,毫无生气。代表他HP的红槽只剩下了十分之一左右!
“大治愈术!”
“高级治疗!”
“大治愈术!”
伙伴们急忙吟唱恢复魔法。
次郎的HP在一瞬间回满。但是又立刻渐渐开始变白。
“继续!不要停下恢复!”
我将次郎的裤子卷到膝盖处。他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浸透,染成了黑色,血腥味重到呛人。
他的右脚……脚踝以下的部分消失了。
伤口先是被废墟压得血肉模糊,之后又被硬拖出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我想……恐怕因为魔神的吐息让房屋倒塌,被大量瓦砾压在下面的时候就已经……房梁或其他什么的东西压断了他的脚,只靠一点点皮勉强挂在腿上而已。这之后,在骑马来到这里的期间,因为震动而让脚踝以下的部分掉了下来吧……只能这么认为了……
“喂、喂!这个!这就没什么办法了吗?呐!必须止血!必须处理一下伤口!谁来帮忙!”
我惊慌失措地尖叫起来。雷杰克喊着“让开!”把我向旁边一推,蹲到了次郎身边。
(啊。对、对了。雷杰克是lv51的专职恢复魔法的觉醒德鲁伊。)
这个职业除了恢复HP的治疗系魔法外,也有很多解除毒、麻痹或石化这种状态异常的治愈魔法。当然也会学习像这样治疗重伤的魔法——
毕竟旭日骑士团都是些高等级成员,与强敌战斗陷入苦战的经验大家都几乎没有。因此像雷杰克这种门恢复职业没什么活跃机会而存在感淡薄。但如今,我简直觉得他背后光芒四射。
雷杰克将手掌对准次郎的伤口,吟唱了“护士铃铛”的咒语。身高十公分左右,散发着光辉的圣灵出现了,轻轻地向伤口吹了口气。
虽然圣灵很快消失了,但柔和的白色光芒摇动着,渐渐让可怕的伤口愈合起来。
“……呜……”
次郎轻声呻吟着,微微睁开眼睛。
“次郎!次郎!”
“喂,次郎!振作点!”
“你还活着哦!”
不仅是我,大家都出声呼唤他,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水。给他点水喝会比较好。毕竟大量出血了,不给他补充水分会很危险的。”
雷杰克以冷静的口吻说道。他在盖亚似乎是因为没犒赏医大而去予备校重读的无业人士。但是,在大家都内心动摇的此刻居然能如此镇静,就好像真正的医生一般。
很快就有好几个水壶被递了过来。我抢过其中之一想让次郎喝水,但他的视线徘徊着没有焦点。
我将水含在口中,覆在他身上,嘴对嘴地喂给了他。
咳咳。
次郎喝了一点点水,就皱起眉头小声咳嗽起来。
意识的光辉再次回到了他的眼中,能看出视线的焦点聚集在了我的脸上。
“次郎!是我哦?知道我是谁?给你水,喝下去!水!”
雷杰克拉起次郎的上半身,撑住他的头部。我将水壶抵在次郎的唇边,小心着不要一口气注入太多而微微倾斜。次郎如同找到了绿洲的沙漠旅人一般咕嘟咕嘟地大口喝水,不一会儿水壶就空了。
“怎么……样了?”
他颤抖着失去血色的嘴唇,轻声问道。
“你还活着哦,次郎!”
“不是我,是问……那个孩子。”
我花了些时间才明白那指的是次郎想要搭救的少女。
“多亏了次郎,那孩子得救了哦。是次郎救了她!”
“这样啊……”
我在此时,第一次看到了。
第一次看到了次郎的笑容。
然后,次郎虚弱地转动脖子,看了自己的脚。
“把我……留下吧。我……不想变成你们的……累赘。”
如果不是他身负重伤,我真想揍他。
“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就如同次郎救了那孩子一般,大家也齐心协力救了次郎啊!别那么简单就放弃!”
听到我的怒吼,次郎轻轻地倒吸了口气,闭上了嘴。
“在你们忙的时候插嘴,真不好意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能告诉我们更详细些的情况吗?”
纳巴尔以强硬的口吻差了进来。我给莱汀使了个眼色。
莱汀将纳巴尔带到一边,开始从头将有关教团和吉亚斯巴尔克的事情告诉他。
对现在的我而言,纳巴尔会不会相信莱汀的话都无所谓。我恐惧着只要一移开视线,次郎就会闭上了眼睛,再也无法醒来。
“丽萨姐……她……”
突然,次郎开口了。
“到底是怎么了……呢……”
“…………”
“……我……又被……利用了吗……?”
“不是的。我认为不是的。”
我握住次郎的手,将视线定在他的脸上。但是,我大声地说道。这并不是只说给次郎听,更是说给所有团员听的。
“这是从让魔神复活的魔女的说法,与至今为止丽萨姐的行动得出的结论。她是双重人格。同一个身体中有邪恶的丽萨姐,也有善良的丽萨姐。并不是在欺骗我们。身为旭日骑士团首领的,是真正能让人打从心底尊敬的,善良的丽萨姐。如果是坏人演好人,就一定会在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丽萨姐……我和次郎所认识的丽萨姐,是能够胜任旭日骑士团首领的那个丽萨姐哦。她一定完全没打算欺骗我们。”
“啊……难不成……是这样吧?丽萨和古雷斯联手利用了我们,但是另一个丽萨却因为信不过古雷斯而联系了平淡男,让他准备了逃跑用的马匹——”
扎帕边想边说。
“没错。邪恶的丽萨姐为了让魔神复活而利用了我们。但是,还有另一个善良的丽萨姐存在着。而善良的丽萨姐,恐怕并不知道还有另一个邪恶的自己存在。作为我们首领的丽萨姐只不过是基于自己的信念,为了正义才组织了旭日骑士团。”
“真够复杂的。就算如此,既然事态已经发展至此,那个女人也已经是敌人了。没错吧?”
听到扎帕寻求意见一般地提问,好几个人犹豫着点了点头。
“也是呢……”
“那个魔女说了哦。什么支配人格,从属人格的。”
“从她的口气来看,善良的丽萨姐应该是从属人格吧。”
“也就是说——”
“就算我们所认识的丽萨姐是善良的,本体也是邪恶的丽萨那一方……”
我轻轻咬住下唇。
我想要说并非如此。
丽萨姐一定是被恶魔控制了,只要赶走那个恶魔,我们所熟知的丽萨姐就会回来了。我想要如此相信。
她是值得尊敬的人。那是让一度放弃成为正义伙伴的我看到坚决与邪恶对立态度的人。
(我能成为闪亮宝贝吗?我的闪亮射击能将控制了她的恶魔赶出去吗——)
就在我沉思的当下,有人将手拍在了我的肩上。
是纳巴尔。
“事情我已经听完了。说真的,我不知道该信到什么程度。但是,凭自己的单独判断,我给你们通行许可。带着这个走吧。”
他将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递给了我。
“这是?”
“你们要去尕尔冈西亚王国的话,就不要从这里向西走,而是向南去吧。草原上有传送门。只要通过传送门,就能到库拉迪斯西边,应该能大幅缩短时间。还有,如果被库拉迪斯西边国境的警卫队拦住去路,就把这个给他们看吧。只要说是应国王的命令要赶去尕尔冈西亚王国,应该会让你们通过的。”
“非常感谢!”
“路上小心。”
纳巴尔注意到我的手没空拿,将令牌给了梅尔公。
“魔神……会追过来吗……?”
次郎无力地问道。眼皮直向下闭。我想是因为流血的关系而非常疲劳。
“嗯。所以要像尕尔冈西亚王报告此事。”
“……我……已经不行了……”
“才没有这回事——”
“不,等等,菜月。”
雷杰克沉思着插嘴说道。
“次郎是重伤。不管怎么想都会绊手绊脚。再加上如果继续让他骑马,积累疲劳的话会非常危险。菜月,各位,你们先走吧。我会留在这里照看次郎。既然魔神的目标是尕尔冈西亚王国,应该只是会穿过这库拉迪斯的领土。我想只要藏起来就没事了。”
这是决断的时刻了。
至今为止,这都是丽萨姐的工作。
但现在我是首领。我是以自己的信念而打算当此重任的,其他人应该也不会有异议。
“次郎。”
“……嗯。”
“活着再见吧。”
“如果能再见……就好了。”
“一定会的。约定好了。”
“…………”
次郎没有回答。只是虚弱地露出了苦笑一般的表情。
我靠了过去,轻轻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离开后,他似乎吓了一跳般睁圆了眼睛。
没有人嘲弄或起哄。在这无与伦比的庄严气氛中,甚至女孩子中有轻轻抽泣的人。
“那,雷杰克。次郎就拜托你了。”
“好。”
“各位,走吧!”
我站起身,轻盈地翻身上马。
很想回头。很想最后再看次郎一眼。
我忍耐着这股冲动,调转马头向南。
就这样,策马狂奔。
呐,次郎。
我认为次郎是弱小的。
但是,却并不是坏人哦。对吧?
我也能做到吧?就像次郎所作的那样,为了正确的事而战。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站在善的一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