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十卷
  5. Scene8
  6. 繁体版

Scene8
2017-06-23 12:08:05

		

Scene8古雷斯·蒂塔林德:复仇就像美酒。时间越长越是香醇,当开封之时,香味和味道都会更好。
哦哦,哦哦,多么令人愉快的光景啊!那个可恶的神殿就如同被砸破的鸡蛋一般变得惨不忍睹!英勇耸立的巴尔扎的身影宛如降临大地的神灵!快哉!快哉!
早一步逃出神殿的我——古雷斯·蒂塔林德,正在预先定为观看席的二层废屋的屋顶上,看着这些情景。
“居、居然……”
“那就是巴尔扎吗……”
其他神官们似乎被巴尔扎的威容吓破了胆,喃喃着一些混杂着恐惧的话语。
(哼。明明和我一起完成了能够名留青史的伟业,事到如今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害怕吗?真是胆小又不成器的俗物!我一开始就知道这些家伙只不过是这种货色了。从马雷斯王国毁灭的那一天起……)
轻蔑感从心中涌现,正想要表现在脸上。我注意到这一点,努力地想要平复感情。
(不过,那个叫丽萨的女人,居然那么不可思议……一个身体中寄宿着两颗心灵,简直不是人类。说不定她比起我们人类,反而是更接近神的存在吧?)
抬头看向巴尔扎的左手。虽然因为手指的关系几乎完全被遮住了,但凝神看去,能从指缝间看到坐在其手掌上的魔女的身姿。
从巴尔扎的这个行为,能感觉到我们的神对她是另眼相看的。这又让我对丽萨抱有一种敬畏之感。
我作为想让大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而作战的教团正式团员,已经超过一年了。
但是。虽然表面上向那位大人和教团宣誓了忠诚,但却觉得神能不能复活都无所谓。
那么,要说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动机而加入教团的,那就是为了利用这些人的组织力量,向毁灭了马雷斯王家的皇帝贝莱丁进行报复。只要能达成这个目的,我不管什么都会去做。
是的,我是马雷斯王家的幸存者……!为了复仇而加入了教团。
那位大人为我安排的上司就是丽萨。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挑明了让我吃惊不小的事实。不仅是教团正式团员,自己是连干部都不知道的存在,事实上是地位仅次于那位大人的大干部。要问为什么会与教团保持距离,是因为自己作为率领与教团作对的愚者群体的首领而活动着,这是为了更加了解教团的敌人而进行分离的必要措施。
还有,虽然事到如今也是不必多提的话——她继续说道。自己是一个身体中有两种人格的特别存在。要想统帅与教团作对,装成正义伙伴的笨蛋们,这也只有与那些笨蛋拥有相同人格的自己才能做到的。
也就是说,作为旭日骑士团首领的丽萨完全没有欺骗团员的意图,是认真为了打倒教团而进行活动的。但是,在那人格背后还有另一个身为教团干部的丽萨存在。不过,两个人格从力量关系上看,后者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事实上可谓是支配着前者……
说真的,我对丽萨并不信任。这个可疑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这种家伙的手下干活,真的能成功进行赌上人生的复仇吗?
即便如此,我还是尽力配合了这次由那位大人借由丽萨送来的信纸上写下的作战计划。因为这个作战本身就对贝尔亚当皇国的复仇有具体意义。
(但是,对于让作战完美成功的丽萨,我觉得还是要打从心底表示敬意的。利用装作正义伙伴的笨蛋们去排除皇帝的神殿骑士团,是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部分,只有身体里寄宿着两颗心灵的她才能办到吧。已经没有去怀疑的余地了。丽萨……不,丽萨大人是伟大的人。在教团中,是地位仅次于那位大人的大干部!当大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之时,身为她直属部下的我一定也会得到相应的恩惠。总算走运了,我的人生正从此刻开始!)
是因为兴奋吧,不知何时我握紧了拳头。狂喜欢欣着,不管是谁都好,有种想要殴打他人的心情……!
“古雷斯大人。”
听到呼唤,我回过神来。
“万事俱备。已经在各处都撒油放火了。幸好雨并不大,已经在风的煽动下顺利蔓延了。这里很快也会被火舌吞没。还是请尽快避难吧。”
来报告的是一脸凶相的放浪之人。脑袋上的角色名是邦丁。是统率这个城市中恶徒,换句话说就是暗黑街的头啦。
“辛苦了。这是说好的宝石。基本上都已经上色了。”
“谢谢!多么沉重啊!”
“哎呀,该道谢的是我这边。一旦城市化为灰烬,对你们俯首称臣的酒馆和妓院也会消失。你们却不在意失去权利而接受了这个工作呢。”
“没有没有。既然能够得到这样的代价,那种小气巴拉的权利才不会可惜呢。接下来只要到遥远的地方就能够安度一生了。非常感谢。”
“好了,要道谢的话就向我的上司丽萨大人说吧。通过教团准备了这无数金钱的可是丽萨大人。不过——你们看那边。丽萨大人正和我们的神灵一起,以后会非常繁忙。就把谢意放在心里吧。”
“是……不过这还真是,总觉得——总,总觉得有点可怕呢。那可真是前所未闻的怪物。”
邦丁抬头看向巴尔扎,蠕动着喉头咽下了口水。
“注意你无礼的发言!那不是怪物。是神。不过,一直恶贯满盈的你现在居然怕的发抖吗?”
“是、是啊。”
“既然如此,你以后会长命的吧。以后一切都会改变的。在埃塔纳尔生存的一切生物,都会匍匐在那位大人——猊下的面前。”
“……请向那位猊下大人美言几句。就说我绑定和手下都会为了教团而工作的,请这样传达。”
“明白了。好了,快去吧。”
“是。”
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尔扎发出直冲云霄的咆哮。邦丁如吓了一跳般缩起脖子,快步离去了。
“古雷斯大人,我们也得去避难了。”
“再等等。”
和邦丁一样,神官们听到巴尔扎的咆哮也害怕起来。真是没胆的家伙们。
我将巴尔扎的伟大身姿再一次印在眼中后,进入室内向地下室走去。
被嵌入铁栅栏改造为监狱的地下室里充满着排泄物、血和腐肉的臭味。但是,我却一边走,一边高高兴兴地将那恶心的空气用力吸入胸腔。
铁栅栏的另一边倒着被手镣脚镣夺去自由的白发男人。
脑袋上显示着的角色名是布鲁泰亚。
“能听见吗?大神官殿下。”
听到我特意装出的稳重口吻,布鲁泰亚缓缓地抬起了头。左眼被我用烙铁灼伤而溃烂。虽然右眼还在,但瞳孔中已经失去了意志的光芒。
“巴尔扎已经打破了歌德斯的封印复活了。因为你不肯将解除封印的咒语告诉我,所以费了些事,不过,总算是成功了呢。”
“……咒语……哪个咒语……不能告诉你……不知道的东西……也没办法告诉你。”
“你还在说啊。算了,无所谓。就当是那样吧。反正现在就算知道也毫无意义了。”
“古雷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布鲁泰亚抽泣起来。也许是没伤到泪腺,从溃烂的左眼中也流出了泪水。
“为什么?哈,太天真了!”
我一脚踹向铁栅栏。
“这个国家,自称为皇帝的贝莱丁只不过是个侵略者!这里是世代由我们马雷斯王家守护的大地!你们神官也因为受到王家的庇佑而生活无忧。明明如此,当这个国家因为贝莱丁的侵略而濒临毁灭的时候,你们又做了什么?只是冷眼旁观对你们施以大恩的王家毁灭,不去战斗而向皇帝表示了忠诚!做了这种事,还以为自己是个圣人,不应该被责备吗?回答我!”
听我说完这些,布鲁泰亚的瞳孔中首次展现意志之光,看向了我。
“你……不,您难道……”
“正是。有着马雷斯王家血统的所有人都被流放惨死。但是,让我告诉你,拥有统治这个国家权利的先王的私生子还活着。”
我将秘密告诉了他。
“那,那是无奈之举。是痛苦的决定!保护歌德斯神殿中魔神的封印,使我们神官所背负的,比一切都要重要的使命!”
“哦?这样啊。但是,打从心底那么想的只有你吧?除你以外的神官们都为了金钱而轻易地服从了我。失去了王家的庇佑,在财政上又被剥削,这些俗物就会让人钻了空子……不过,要我说,会招致如今的事态,也是因为统领神官的大神官,也就是你的人望不怎么样的关系。”
“……呜……”
话说到这里,剧烈地震动袭击了地下室。
“呵呵……多么勇猛的神灵。巴尔扎!伟大的神啊!”
“愚蠢!”
布鲁泰亚颤动着喉咙低语道。
“既然你是王家的幸存者,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让会将马雷斯的大地和人民破坏殆尽的怪物复苏!多么可怕!多么愚蠢!”
“愚蠢?才没有,我很聪明哦。才不会去做没好处的事情。当大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之时,那位大人就会掌握埃塔纳尔的一切。而我则会凭借让巴尔扎复活而鞠躬尽瘁的功绩,取回这马雷斯。我要把自称皇帝的侵略者和其手下,以及像你们神官那样背叛的家伙全部杀光。有血缘关系的不管是女人还是小孩也全部杀光,斩草除根。”
“那、那些家伙,你和那个教团联手了吗!和要让邪恶怪物复活,将埃塔纳尔引向毁灭的那些家伙!那才是糊涂!你被骗了!”
“愿意怎么想都随你。不管怎样,你也只能再活一会儿了。很快这马雷卡就会因为巴尔扎和火炎而成为死地。我会在这全新的土地上建立新的马雷斯王国。”
“愚蠢之人!”
布鲁泰亚拉动锁链挣扎着喊道。
“消灭所有无可救药的愚者吧!神啊!歌德斯啊!请拯救人类,拯救埃塔纳尔!”
我看着布鲁泰亚的狂态冷笑起来。虽然很想再多享受一下这愉快的时间,但我已经能听到巴尔扎的激烈咆哮比刚才大声了许多。
是时候了。
“再见了,大神官布鲁泰亚殿下。”
温柔地道了别,我走了出去。
“好了,这里的事已经办完了。离开城市吧。”
在外面等待的神官们恭敬地向我行礼。垃圾们。总有一天我要亲手让你们尝遍比布鲁泰亚更深的痛苦后再杀了你们。
(愚蠢也是罪孽啊。)
我在内心冷笑着,转头离去。
离开玛尔卡后,我乘上事先准备好的迅猛龙,向北边的街道冲去。
目的地是皇帝贝莱丁作为根据地的皇都贝利阿斯。
街道因为仓皇逃跑的难民而拥挤不堪,这也是预料之内的。利用迅猛龙强劲的脚力绕了远路,等不再混杂后再回到街道。之后也一刻不停地拼命赶路。
第二天早晨,到达了贝利阿斯的我骑着迅猛龙来到『蔷薇公馆』的正门。
贝莱丁是毁灭了三个王国,成立了巨大国家的男人……但却住在虽说也不小,但总比城堡要小得多的公馆里。那就是这『蔷薇公馆』。不过,因为有比得上军队驻地那么多的卫兵,保护力度绝称不上贫弱。
“等等!你是什么人!”
“这里是皇帝陛下的居所,不可无礼!”
“停下!从迅猛龙上下来!”
立刻就有卫兵们上来威吓盘问。
“我是在马雷卡的歌德斯神殿当神官的古雷斯。因为有紧急事态,而来向皇帝陛下报告!”
我装出悲壮的神情,大声疾呼。
“从马雷卡来的啊!”
卫兵们露出动摇的神色。理所当然,皇帝在领土内到处都设置了能够报告紧急事态的传令兵。马雷卡的快马应该早就到这里进行了报告——
“情况紧急,我想立刻去向皇帝陛下报告。请别请示了!拜托!”
拼命请求后,我被轻易允许了觐见。当然,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我被粗略检查了一下是否带有危险品后,就被士兵固定住双手,进入了公馆。
(哦?虽然蔷薇盛开的庭院非常气派奢华,里面到造的非常质朴呢。)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公馆内部,亲眼见到皇帝贝莱丁也是第一次。征服结束后,他立刻就搬进了这公馆内处理政务。很少会出现在人民的面前。
我被带往的谒见之间里整齐地排列着仪仗兵,看起来非常森严。但是,房间里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家具,果然还是非常朴素。
王座上坐着一位穿戴着魔法师风系——暗绿色长袍的半老男性。
(……就是这个男人……!)
他既没有带着皇冠,也没有拿着锡杖。手指上也没有带任何一枚戒指。略长的白色胡须成了他唯一的装饰品,非常朴素。
但是,凹陷的眸子发出锐利的视线。虽然远离统领国家的王或皇族风范,但还是有统领魔法使的大师风范。
“说吧,要简洁。”
等我走上前去,贝莱丁发话了。沉静的声音去不可思议地让人感到威慑。
(哼,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但是,能像这样装腔作势也就只有趁现在了。从我这里夺取了王国的侵略者。我要让你走着瞧!)
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内心所想,我老老实实地跪下,低下头。
“皇帝陛下。请让我惶恐地向您报告。我是古雷斯,在旧马雷斯领土马雷卡城的歌德斯神殿当上级神官。”
“…………”
“我就从结论说起。统领我们的大神官布鲁泰亚进行了谋反。联手旧马雷斯王家的幸存者,策划着想要将陛下的士兵们赶出马雷斯的领土。”
“…………”
皇帝应该对旧马雷斯王家的关系者和与王家羁绊极深的歌德斯神殿神官们非常警戒才对。因此才会让直属的神殿骑士团常驻在歌德斯神殿。
但是,皇帝却一言不发。虽然我被想要确认他表情变化的诱惑所驱使,但还是输给了怕从脸色暴露内心的恐惧。
“我得知了他的动向,为了报答皇帝陛下的恩惠而想要报告,因此才进行了探查。终于掌握了他们的全部计划。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
“我一开始以为,这个计划的主谋是大神官布鲁泰亚。但却并非如此。这个谋反的提议者居然并非大神官或马雷斯王家的残党。我所发现的写着谋反计划的文书,居然签着矮人王国阿莱茵的大神官德鲁邦的名字。”
“……德鲁邦啊。”
皇帝第一次开了口。
“是的。矮人是喜爱金钱的俗物。恐怕是打算唆使布鲁泰亚进行谋反,当马雷斯王国再次兴盛之时,可以得到金钱上的回报吧。还有,那封文书上还含有为了谋反『会将优古德拉希尔出产的种子借给你们,养育并使用吧』的文字。”
“…………”
“我在发现那封文书的时候被布鲁泰亚撞见,并被抓起来了。在被丢进牢房的期间,我一直在思考这意味着什么,虽然花了很久,但终于明白了。那是喻指怪物之卵的文字,布鲁泰儿从德鲁邦那里获得了怪物的幼体,并在神殿深处——马雷斯王家代代相传入葬的墓地里养育了它!”
“…………”
皇帝始终十分安静,即便在皇帝面前,仪仗兵们也忍受不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那个怪物是从神殿出现,并让马雷卡化为了地狱。还有,似乎是做好了一旦东窗事发就立刻造成骚乱的准备,自称旭日骑士团的家伙们到处放火,参加了破坏。恐怕是从背后操纵这件事的德尔邦雇来的佣兵……”
“…………”
“在骚乱中,不知算不算幸运,怪物横冲直撞,破坏了牢狱的墙壁,我成功逃走了。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我再次抢走了能够作为证据的文书,为了能尽快将这可怕的事态报告上来而驾驭迅猛龙冲来此地,前来造访。”
我从怀中取出纸片,低着头用双手捧上。
侍从自我的手中取过纸片,说着“陛下,请。”并递出。
……
…………
皇帝阅读着伪造的文书。我享受着此刻的沉默。这是将贿赂拉兰的神官所得到的德鲁邦亲笔书写的信交给伪造家,用相似的笔记写下的东西。而且这伪造的文书上……按着德鲁邦所持有的大神官印绶!在优古德拉希尔我曾谎称“需要向布鲁泰亚提交出你们相信他的证据”而得到了印着印绶的羊皮纸。这是从那里临摹下来的,与真货分毫不差的印记……!
“陛下。报告事态也已经迟了,就算被您责备也是没办法的。但是,请拯救人民!从歌德斯神殿内出现的怪物并不是布鲁泰亚所想得如同召唤兽那样被好好操纵。现在也正破坏着自己所能碰触到的一切,想要马雷卡成为一片死地!”
说到这里,我一口气抬起头,观察皇帝的表情。
贝莱丁已经读完了信,看上去陷入了深思。眉间微微皱起。
(……应该已经上钩了……!)
我看到这些,心中确信。
(『大神官德鲁邦』,还有『优古德拉希尔出产的种子』。在他的脑中,这俩个名词应该已经结合在一起了。为了与邪恶的教团对抗,想要结成联合军,以此为邀约而召开的反教团联合会议究竟是什么?召开此会议的尕尔冈西亚、阿莱茵、优古德拉希尔,这三国的真意也许其实另有所图?他应该会如此错误推断……!)
皇帝贝莱丁是召唤职业的魔法使。
在国内建立了好几个魔法学校,使用大量金钱研究召唤怪物和驯服怪物。在这些研究中,有让强大的怪物进行交配,诞生出个性温顺,容易驯服的强大新品种的研究。
(没错,就这么错误推断吧。被怀疑的云雾所吞没。精灵之国优古德拉希尔是魔法盛行之地。你就推测那里也一定与自己相同,进行着创造新品种怪物的研究吧。破坏了优古德拉希尔的魔神古梦真正的身份,是他们育成失败的新品种怪物,你就得出这个结论吧!)
即便无法错误推断地如此具体也没关系。只要贝莱丁对那三国抱有决定性的不信任感,大规模结成反教团联合军就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能奢侈点如我所愿,希望贝尔亚当皇国能与那三国敌对并互相残杀。
皇帝长时间地沉默着。
但是,当终于开口之时,他如此说道。
“古雷斯,辛苦你了。带他去『雄牛之间』,好好招待他。”
我几乎要笑出来了,不得不快速低下头。皇帝相信我了!
皇帝紧接着向侍从说道:“立刻召集将军。要所有人都来。”
贝莱丁。
愚蠢的家伙。是没能看穿真相的你输了。
你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招致了毁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