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十卷
  5. Scene7
  6. 繁体版

Scene7
2017-06-23 12:08:05

		

Scene7八重谷菜月:试炼之时到了。
丽萨姐。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会做出这种事?
我非常尊敬她,因此才会帮助她将旭日骑士团撑到今日。内心的混乱太过激烈。我如同中了石化的异常状态一般,只是傻傻的看着如同化为别人的她。
“快逃,菜月!快逃跑!”
如果不是次郎抓住我的手拖着我逃跑,我恐怕就会被崩坏的歌德斯神殿所掩埋而亡了吧。
我就这么被次郎拉着朝外面跑去。
(双重人格?丽萨姐是双重人格?而那个魔女是真正的丽萨姐?)
如同巨大的直下型地震一般,那是从下方冲上来的强烈震动。
魔神的咆哮从封印之间中传出,如同冲击波一般炸响。
明明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却仿佛在做梦一般。就如同似乎有其他人在控制这个身体,而我则在无人的电影院里呆呆地看着银幕上映射出的一切……精神与肉体分离,充满了毫无现实感的轻飘飘的感觉……
(丽萨姐。你骗了我们吗?)
明明生命正受到威胁,我却尽想着这些。外向爽朗,有些小孩子气,所有人的都喜欢的丽萨姐的脸庞不停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菜月!跑起来!不逃的话会死的!会死的啊!”
次郎的声音狠狠穿透了鼓膜。那声音的紧迫终于迟迟让我回过神来。
(唔……!)
我知道自己正以摇摇晃晃的不稳脚步逃跑着,于是将心神分给了那里。脚步渐渐有力起来。踏着地板,凭自己的意识让身体向前移动。加速——
离开了神殿。
以莱汀为首,大家不知为何,都驻足在那里。也许他们也还觉得自己在做梦吧。
“莱汀!撤得更远些!魔神要出来了!快逃————!”
次郎大喊道。大家露出惊吓的表情,再次开始狂奔。
但是,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逃远。
在下一个瞬间,难以形容的爆裂音响起。
被震倒在地的我看到了。
神殿被炸沉一片粉碎,漆黑的巨人的全貌展露了出来。别提梵伊欧了,它巨大到连古梦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手很长,佝偻着背部,看上去像类人猿似的。即使身子向前倾斜,它脑袋的至高点离地面至少也有四十米以上的距离。
“好……好大……这也太巨大了……”
莱汀牙齿打颤地说道。我还从未从勇猛果敢的他口中发出过如此惊慌失措的声音。
“神啊!”
瓦砾的粉末还在飞扬,就站在这烟雾腾腾的包围圈中,我仰天长啸。
“军神歌德斯啊!请封印住魔神!”
有关在优古德拉希尔复活的魔神古梦的记忆复苏在我的脑海。但是那时候,以大树优古德拉希尔为中心的巨大光之封印出现了,将那怪物定在了那里。
(这次也一定可以的!应该会有什么为了阻止魔神的装置起动!)
我想要那么认为。想要那么相信。我并没有信仰军神歌德斯。但是,我信仰着正义之神。信仰着闪亮宝贝。正义一定会胜利。一定阻止暴虐的邪恶之力。比如镇守着神殿四方的歌德斯从属神的神像突然动起来去战斗之类的——
但是,
什么都,
什么都没有发生……
魔神就那么呆呆地站着,如同刚诞生的孩子被外界的一切所吸引一般环视着周围。
“不好!喂,快逃!快逃啊!”
“是,是呢,要逃!要逃跑!”
有谁说道。如同傻了眼般盯着魔神看的大家才回过神来。
突然,我心中的火炎突然爆燃起来。
“笨蛋!要战斗啦!”
我拔出爱剑杰里阿迪斯之号角喊道。几乎所有的骑士团团员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说、说要战斗,要怎么跟那个打啊——”
“不可能打败那么巨大的怪物的!”
“那家伙HP起码有十万百万的吧?”
“即便如此也要战斗!就算打不倒也要争取时间!为了让这城市里的人们能尽可能地逃走!为了能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
我为了盖过抗议声,挤出所有的肺活量大声喊道。
用自己的声音让(只能去做了,要去做!)的决心更加坚固。
那邪恶的怪物会去破坏这个城市已经是显而易见的。那夸张的HP没有数以万计的人是不可能打倒的,从魔神古梦的战斗就已经可以想象到了。
但是,必须有人去阻止!必须有人去做!
“拜托了,大家都坚持到最后吧!现在是半夜,城市里的人们都在睡眠中。如果没有人去争取时间的话,会有很多人死掉的!”
我拼命诉说着。不管多么有干劲,凭我的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只要这拥有高等级成员的旭日骑士团齐心协力的话!也许至少能争取到时间!
“哈啊?真的假的?不可能啦!绝对不可能!这游戏不可能玩得下去!”
扎帕尽是喊着不可能而抗议个不停。
但是。
“……好。打吧。”
莱汀投了第一张赞成票。
“我……我也做。战斗吧!”
紧接着,梅尔公也同意了。虽然看起来已经没有说中二台词的从容了,但他环视伙伴们,说着“战斗吧,呐!”而为我进行了援护。
梅尔库琉斯是旭日骑士团中年纪最小的初中二年级学生。生日还没过,因此只有十三岁。而他正说要战斗。那似乎效果拔群,好几张脸紧绷起来。
“要……打啊?”
“可恶,拿你没办法呢!”
“好~吧,哥哥我就稍微认真起来吧~”
向着退缩一边倒的气氛发生了改变。原则上是为了声张正义而组成的旭日骑士团。事实上其中也并非全是正义的伙伴,而是各有各的想法。
但是,在从未有过的危机面前,我们都有了壮烈的心情,从旭日骑士团渐渐变为真·旭日骑士团。
“扎帕。我觉得此时不战而逃就称不上男人了。不是吗?”
我以尖锐的视线注视着他。
“……可恶。根本不适合我啦。我走的不是皇○骑士团这种正经路线,而是半熟○雄那样的搞笑路线啊。为什么非得——”
“要问原因,是因为我们必须去做。试炼之时到了。”
扎帕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切。真没办法。那,就在知道不行的前提下稍微努力一把!就稍微一点点哦!一旦不行了就要立刻撤退!就这么办吧。”
“当然。我也不打算白白送死。”
我握紧杰里阿迪斯之号角的剑柄。
(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是,这里可不能退让。我一直憧憬着成为正义的伙伴!我要以自己的方式来演绎闪亮宝贝!)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魔神嚎叫起来。
它作出了用力吸气的动作。从被黑色瘴气所覆盖而无法确认五官的头部,喷涌出了吐息。
那漆黑的吐息席卷了十幢左右的房屋。虽然并不是朝着我们喷吐的,但风压还是波及了我们。如果不是用力稳住,就会被吹倒在地!简直像在台风的暴风圈里一般!
啊哈哈哈哈哈哈!
头顶传来哄笑,让我吓了一跳。
从下向上看,因为角度的原因,别说是角色名了,连她的身影都看不到。但是,我知道,丽萨姐……不,那个魔女就坐在魔神的左手之上。
(丽萨姐。为什么?为什么你会——)
我们打从心底信赖,在各个方面都依赖的头领,现在已经是敌人。
我用力咬紧牙关。没有时间让我去问“为什么”了。
“剑气!”
摒除感伤,我大喊着挥下爱剑。刀身如同星球大战的光剑一般发出荧光色,复写了刀身形状的光芒像导弹一般向着魔神飞了过去。
就这样,殊死的战斗开始了。
“各位!把披风和斗篷都脱下来!”
我下达命令后,将为了伪装成教团成员而准备的服装丢向了一边。
“就这么僵在原地是会被一口气干掉的!按PT分散开来!恢复职业注意HP,要在恢复上留有余地!能用召唤魔法的人把最强的怪物召唤出来!”
我并没有作为统帅旭日骑士团全员的经验。但是,作为率领PT狩猎怪物的战斗队长,却是身经百战。
(我必须去做。在失去了丽萨姐的如今,我必须作为头领来率领大家!)
下令散开的我忍着想要一口气冲上去大砍特砍的想法,不停使用剑气进行远距离攻击。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像对付魔神古梦时那样,用什么手段封住这怪物的移动。但是,虽说等级很高,但这里的人数只有五十人出头,那是不可能做到的。首先,如果被那怪物一脚用力踩下的话,对我们的等级而言恐怕也是即死等级的伤害。我认为避免接近战,在远距离攻击能勉强够到的范围内进行攻击是最好的。
“剑气!”
“龙卷风!”
“摇曳火神!”
我们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进行最大程度的攻击,一心向漆黑的巨人施展着。
“火球术!”
“刺击!”
“风隼!”
值得庆幸的是,发现了异变而从房子中冲出的市井中的魔法师和冒险者里,也有不少看到我们所作的事情而加入进来的人。吟唱咒语的声音此起彼伏,火焰弹和雷击劈开黑夜,炸裂飞舞着。
“嘿呀,攻击别停下来!”
“别害怕!战斗!”
“要保护城市!”
突然,发出威势满满喊声的一帮人吸引了我的目光。
(啊。果然来了!来了啊!)
是神殿骑士团。虽然因为与我们的战斗而暂时撤退,但看到从神殿出来的巴尔扎而回来了!
正因为预想到了这一点,我才向大家下达了指示,让他们舍弃变装为教团成员的服装。看来是做对了呢。他们没有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并加入了这场战斗。即便他们的等级和装备比我们差,但勇气却绝不能小觑,这一点已经通过刚才那张闹剧知道了。而我也因此多了些勇气。
(好,我也要加油!)
战斗圈内,魔法的火炎和闪电纵横交错,爆炸音不断轰鸣,就仿佛是节日骚动一般。毕竟魔神巴尔扎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攻击不可能会打偏。我们的攻击几乎完全命中。
但是——
“不,不行。完全不起作用!”
“好强啊!你是神龙王吗!闪光神龙王吗!”(PS:ヤズマット「Yiazmat」,FF12的隐藏BOSS)
“有没有弱点?应该说,就算有,在那种火力下也不可能分辨出来啊!”
伙伴们接连喊出了惊愕而绝望的话语。怪物头上的HP槽没有减少!正确而言应该是虽然有缓缓在减少,但那量实在太过微小了。
(不行。那是就算结集我们所有人的火力也无法打倒的对手。)
我不得不这么承认。
“四面射击!”
如同气急败坏了一般,米可举起杖吟唱了咒语。青白色的巨大魔法阵出现在空中,不停旋转。而从那中央,一个光芒闪现,长约一米的正方体伴随着轰鸣发射了出来。
四面射击。这是只有攻击型魔法职业的最高峰——魔法强袭者才能学到的超火力无属性单体攻击魔法。说真的,虽然对MP的消费量而言效率很差,但威力绝对是超群的。
包括我,所有人虽然持续着战斗,但目光都追随着正方体的能量弹而去。
必杀攻击刺入了魔神的左肩,发出爆炸一般的强烈光辉并消失了。
但是……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显示魔神HP的红槽也只是稍微减少了一点点。怪物如同在说“是被蚊子叮了吗?”一般将脸转向了左肩,但却并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
“呜……连四面射击都不行吗……喂,菜月!那不是能挑战的敌人,已经够了,还是撤退比较好啦!”
扎帕发出了尖叫一般的声音劝道。
“等等!变换攻击模式!使用状态异常的魔法来攻击!说不定会奏效!”
我一边与叫嚣着想要逃走的自己的心进行抗争,一边如此命令道。这种BOSS怪物不吃毒或石化这种异常状态,作为游戏玩的不多的我也是知道的。但是,凡事都有万一……
“哇啊啊啊啊啊啊!”
“那,那是什么啊!”
“妈妈!妈妈!”
就在伙伴们改变战术,开始施放“恐惧!”“睡眠!”“麻痹!”“缠绕!”“心灵崩溃!”之类的状态异常系魔法时,马雷卡城已经化作了地狱。悲鸣。惨叫。到处逃窜的人们。孩子的哭泣。寻找双亲的孩子。呼喊孩子名字的双亲。不知怎么回事,到处都窜出了火苗,完全无视绵绵小雨,越烧越旺,甚至映红了夜空。
而在火光的照射下,从下仰望魔神的样子,看起来充满了威压,几乎要让人崩溃。
怪物对我们的攻击完全不屑一顾,故意重复着以缓慢地动作深深吸气,然后吐出盛大的漆黑吐息来进行攻击。
被吐息吞没的房屋变色成如同焦炭一般的漆黑,凄惨地崩塌了。而正面吃了这一招的人们,HP槽干脆地变为了白色,就这么倒了下去。而比这更可怕的是,虽然每次使用吐息,显示怪物MP的蓝槽都会减少,但那减少的量也是微乎其微。看它没办法连续使用吐息,应该是和强力的技能或攻击魔法相同,是有一定的CD时间的。而那怪物却可以几十次,不,说不定可以一百次或两百次吐出那漆黑的吐息。
(它在耍着我们玩。)
我的直觉这么告诉我。那个怪物沉醉在压倒性的自己的力量之下。光是进行移动,被踩踏的一切都会变得粉碎,它正在享受留在神殿遗迹的我们进行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抵抗……!
然而,该说是理所当然,还是非常可惜呢,状态异常魔法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奏效的倾向。事实上,如果奏效的话,表示HP的槽会变色,立刻就能知道了。魔神的HP槽依然是红色的。
“喂!你们!这里已经不行了,应该撤退!”
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似乎是神殿骑士团队长的人物正看着我。脑袋上显示的角色名是泊尔古。
“请先撤退!我们还可以再稍微!稍微撑一会儿!”
“你说什么……你们是什么人?虽然看起来像有点名气的冒险者集团,但到底如何!”
“我们是——旭日骑士团!”
“这名字我已经深深记在心底了。但是,既然无论如何都打不过,那撤退也并非耻辱!此刻应该撤退!”
我粗略地眺望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一开始参加攻击的市井魔法师和冒险者们不是已经逃了,就是成为了尸体……
“等等!瞄准脚!将攻击集中在脚上!在埃塔纳尔,就像是辐射那样有部位损伤的设定,至少让脚受伤,就能让它无法行动!”
突然,梅尔公提出了有建设性的意见。
(啊!就是这个!只能赌在这一点上了!就算撤退,也至少要封住这家伙的移动,或是让它受到能够降低其移动速度的伤害,这样的撤退才能留下战略意义!)
我做好了觉悟。
“采用!就这么办!各位,将攻击集中在魔神的膝盖!集中在左边的膝盖!剑气!”
将目标定在魔神的左膝盖而放出剑气,我向梅尔公使了眼色,跑向了莱汀的PT那里。
“莱汀!梅尔公!要上了!”
“诶?”
“去哪里?”
“装作要攻击左膝盖,其实去瞄准右脚的阿基里斯腱!有去尝试的价值!”
说真的,我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价值。但是,至少对我来说,那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好,好的。”
“哼。要在此时做出真正一击吗!”
两人几乎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真的很有毅力啊!
我向着魔神冲了过去。
(如果被那脚丫踩中,会被削掉多少HP呢?恐怕会像吃了即死魔法那样,一招毙命吧……)
但是,正因为那怪物太过强大,才会看不起我们而戏耍着。还是有机可趁的!
我们三人在瓦砾的阴影处奔走穿行,来到了巴尔扎脚下。
将视线上移,瞥了一眼。大家还在向左膝盖施放着魔法。巴尔扎如同在说“这些攻击怎么可能奏效”一般,完全不打算避开攻击,依然就这么站着不停重复吐息攻击。
绕到怪物背后。
巨大的脚。那部分果然也被黑色的瘴气所覆盖。但是,如同黑色火炎一般的瘴气因风而摇曳,不时可以看到如同阿基里斯腱一般的部分。大概有树木的树干那么粗!
我挥动了杰里阿迪斯之号角。
“怎么能让你得手!黑暗龙卷!”
突然,黑暗龙卷从上方袭来将我们吞没。
(糟了!被巴尔扎手掌上的魔女发现了!)
忍受着痛苦向她看去的我不禁毛骨悚然。
不仅是魔女,连魔神也正俯视着我们!
风吹散了覆盖在魔神脸上的瘴气,能看到它那因怒气和憎恶而充血的眼睛。
我忘我地向握着爱剑的手注入力量。
“神圣流线斩!”
挤出最大音量吼完,我放出了必杀技。这在圣骑士所能学习的技能中是威力最强的技能——神圣流线斩!普通攻击的十倍攻击力+将神圣之力寄宿于剑之中并斩下。但是会消耗大量的MP,即使在MP全满的状态下也只能施展一次。
杰里阿迪斯之号角的刀身放出强烈的银光,看上去膨胀了近两倍。我竭尽全力的一击不偏不倚地打中了目标——魔神的阿基里斯腱。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神咆哮起来。确实地混杂着痛苦的音色。从战斗开始至今,怪物还是头一次发出这样的声音。
(奏……奏效了!)
我不禁神采飞扬。
在埃塔纳尔,能让武器或防具附上特殊效果的材料有好几种。打比方要让武器加上神圣属性的话,银制武器能对以圣属性为弱点的不死族或恶魔产生1.2倍的攻击力。黄金或白金则能让攻击力变为1.5倍,秘银就是2倍,奥利哈尔钢的话则是3倍。
还有,能让武器附加圣属性的魔法,只有牧师或盔甲骑士能学的神圣武器。神圣武器能产生圣属性二倍打击效果。
不过……当这些的效果重叠的时候,只有更强力的效果能够发动。比如没有圣属性的铜或铁制造的武器在施加了神圣武器的时候,对不死族和恶魔的攻击力会变为两倍,效果显著!但是,奥利哈尔钢制造的武器就算施加的神圣武器,也只会发动奥利哈尔钢所持有的圣属性三倍打击效果,完全毫无意义。
可是!
圣骑士的技能是不同的。圣骑士的所有攻击技能都拥有神圣的力量,光是这样就由圣属性双倍打击效果。而且这个效果与神圣武器那样通过辅助魔法所附加的圣属性效果不同,是能够叠加的。也就是说,圣骑士使用银制武器施放技能的时候,能有1.2X2,也就是2.4倍的圣属性。使用白金制武器,则1.5X2,能有圣属性三倍打击!这一点也正是面对邪恶敌人便会更加强劲的圣骑士的真正价值。
而且,我的爱剑杰里阿迪斯之号角的材质是奥利哈尔钢,本来就是有着圣属性三倍打击效果的武器。
如果魔神巴尔扎的弱点是圣属性,那么奥利哈尔钢的效果加上圣骑士的神圣之力,那双方的效果同时发动了的话?
我所施放的神圣流线斩,10X2X3,计算下来就有比普通攻击翻了60倍的攻击力。要说这有多么厉害,比如攻击力是一百的战士对防御力九十的敌人重复进行60次攻击,伤害量是10X60=600。但是,攻击力是60X100,也就是说攻击力有六千而去攻击防御力只有九十的敌人时,伤害量就会变成5910那么多。说的更严谨些,攻击力一旦变动,也会影响到暴击率等要素,而这也只不过是粗略的计算……
(不管这魔神的防御力有多么惊人!不管它有多么庞大的HP!只要是与不死族或恶魔一样是以圣属性为弱点的邪恶存在,那这一招会让它吃不了兜着走!)
成功了!就在我的眼前,怪物的阿基里斯腱被横着切了个大口子,看上去像是血液?一般的漆黑液体喷涌而出。
绝对没错!这邪恶怪物的弱点是圣属性!
“成了!这果然能成嘛!”
梅尔公发出了欢呼,紧跟着我活用暗杀者的敏捷,用短剑不断刺向伤口处。
但是。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愤怒的吼声,漆黑的吐息席卷而来。
魔神从上向下吐出的吐息,那风压实在是太可怕了。被吐息所吞没的我因激烈的疼痛的同时,被风压所压倒,摔了出去。就这么一会儿朝上一会儿朝下地翻滚着,然后——
“菜月!喂!菜月!”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莱汀的脸。他正在用力地摇晃着我。
“呜……”
我的视线飞快地望向四周。记忆消失了?明明应该在魔神的脚下,如今却并非如此。这里是在进行突击前施放剑气的附近。魔神巴尔扎正在“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地不断吼叫着,到处喷洒吐息。
“我、我能站。能站起来的。”
恐怕是莱汀架着被吐息正面攻击而失去意识的我逃到这里的吧。心里有了底,我摇晃着站了起来。
“已经够了,撤退吧。可以吧?”
莱汀和原本就十分担心地看着我的梅尔公以不太好意思开口的语气说道。
我点了点头。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打倒那怪物。既然已经让那家伙的脚受伤了,至少也达成了一开始定下的争取时间的目的!
“撤退!”
我转向大家喊道。
“撤退!各位,快撤!”
此时此刻,火势已经大到无法与战斗开始时相提并论了,整个城市都被火炎所覆盖燃烧着。是觉得不能在这里拖延一秒了吧,大家就好像终于等到了这个命令一般,飞快地逃窜起来。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
魔神发出了一声极为巨大的咆哮。我一边逃跑,一边转头看向怪物。
它的脸正对着我。虽然因为被瘴气所覆盖而看不清表情,但我觉得它正以充满杀气的眼睛注视着我。
怪物看上去想要追赶我。但是,它的右肩却不自然的下垂着。仔细一看,是因为拖着右脚的关系!
(太好了!我的攻击奏效了!)
正当我如此确信的时候,看到怪物吐出了吐息,我的心里不禁一寒。
完全没有避开的时间。我被吐息所吞没,虽然身体因全身的皮肤如同被烧伤了一般的剧痛而颤抖,我还是拼命地努力保住意识。
火炎所卷起的热风吹散的吐息。
街道上有或趴或蹲的同伴。因为遭到吐息的袭击,HP槽大大减少了。
不,不仅如此!代表HP的槽变为了绿色或紫色!
(这、这和丽萨姐向怪物施放黑暗龙卷后的情景相似!也就是说巴尔扎的吐息和黑暗龙卷一样,有随机附加各种异常状态的效果吗?)
街道上到处都是被吐息攻击,HP槽变为白色的尸体。这些等级低HP少的普通人在状态异常效果出现前就因HP变为0而即死了。所以我们直到此刻才知道了那怪物的吐息有这种效果。
(果然,我们能活到如今,只是因为那个怪物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罢了。它如果认真起来,我们绝对敌不过。)
我咬紧嘴唇,没等痛苦消失就奔跑起来,“站起来!快逃!”我将蹲着的同伴们拉起来。
踉踉跄跄地奔跑。
要逃离如此邪恶的敌人实在是屈辱。但是,因为向它成功施展了一招,我心中的勇气火炎比战斗开始之前要燃烧得更加猛烈。
(现在只能逃走。但是,我会再一次与它战斗的!击中能够胜利的战力,下一次一定要赢!不过——)
虽然事已至此,我突然想起自己给梵伊欧写过信。那个笨蛋,到底在哪里偷懒呢?在这种程度的大骚乱下居然都没来,是信没有送到吗?或者是去哪里打酱油了吗?虽然一开始就知道那是个没常识的笨蛋所以没怎么期待啦,真是的——
(嗯?)
突然,我看到次郎出现在前方。
他正像个笨蛋一样,傻傻地杵在那里。
“次郎!你在做什么呀!快逃!”
向他大喊后,次郎如同弹起来一般地跑了起来。
看到这一点,我明白了。不,是注意到了。
次郎傻站着的地方比起能向魔神进行魔法攻击的范围,明显要远了许多。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那家伙,没有参加战斗吗?)
毕竟是手忙脚乱的情况,我完全没有去一个个在意个别成员的从容,所以完全不知道次郎在做些什么。但是,我觉得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
(……次郎。太让我失望了。你啊,真是个没用的家伙呢。)
这是痛苦而悲伤的幻灭。就好像看到了没用的自己一般。
突然,不知为何,次郎在逃跑的途中停下脚步,向着其他方向冲了过去。
(?)
他向着化为瓦砾的某件房屋残骸冲了过去。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有个脚被瓦砾压住而无法动弹的少女!
“喂!你没事吧!喂!”
次郎冲到她身边,试着想要将她拉出来。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后方。
魔神巴尔扎……正向我们追来。虽然拖着右脚,但毕竟步幅巨大,绝对称不上缓慢!
(次郎!没时间帮那个孩子了!必须快逃!)
直到刚才为止,我还在对他的没有勇气感到幻灭。明明如此,却自私地认为他此刻的勇气并非勇气,而是鲁莽。
“没事的!一定会救你的!”
听到了次郎的声音。他挖开瓦砾,想要将少女的脚拉出来——
“次郎!”
我大喊。
希望他能别管那个并不相识少女而逃跑。
就在这时,我明白了。
我是将他和过去那个向邪恶屈服的自己相重叠了。
无法将他所抱有的郁闷和痛苦当作别人的事情,怜爱着他的懦弱。
次郎没有回头。他正为了拯救少女而一心不乱地挖着瓦砾。
“次郎!魔神!攻击过来了!次郎!”
就在我尖叫的同时,次郎成功地救出了少女。
紧接着,他的视线越过我看向魔神,身体颤抖起来。
“快逃!”
次郎一把推开少女。从他的动作可以看出魔神已经吐出了吐息,我一下子卧倒在地上。
可怕的风压。身体被紧紧地压在地面上。但是强烈的痛处并没有袭来。勉强从吐息的射击角度逃开了——
但是,我看到了。吐息直接席卷了次郎所在的房屋。
(次郎!)
他所救出的少女不知是摔倒了还是卧倒了,总之正趴在地面上,躲开了吐息的威胁,平安无事。我向她说了句“快跑!”就一头冲进了黑色瘴气还在漂浮的空间。
风很快吹散的吐息。
那里只有一片废墟。没有次郎的身影。
“菜月!你在做什么啊!喂!”
突然,肩膀被抓住了。是莱汀。
“次郎!次郎被埋在下面了!”
莱汀看着废墟说不出话来,但很快就将视线移向了紧追过来的魔神。
“快逃吧,菜月!”
用力甩开他想要强拖我走的手,我开始清理起瓦砾。
“你在做什么啊!”
“喂,菜月!菜月!”
虽然听到了伙伴们的呼喊,我却没有回头。就如同没有因为我的声音而回头的次郎一样。
“不行!快逃啊!没时间了!”
莱汀发出了难以想象是他所发出的尖锐声音,想要强拉我逃走。
我却给了这亲切的男人一记肘击,继续埋头去做能够拯救次郎的工作。不知算不算幸运,这里是埃塔纳尔,并非盖亚,作为攻击型战士职业的我的STR要比防御型战士职业的莱汀要高。就算莱汀想要拉我走,只要我没这意思,他就办不到。
“魔神!又来了!摆出了吐息攻击的架势!”
终于,有人回头发出了叫喊。是梅尔公。
“莱汀!梅尔公!快来帮忙啊!次郎!次郎被活埋了啦!”
后来想想,这真是自私且无情无义的话语。向着重要的伙伴,就像在让他们为了自己的任性赌上生死一般。
“不行!要逃走才行!”
莱汀虽然总是十分温厚,但这次就是不肯让步。
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神大吼。吐息要来了……!
“让开!菜月,让开!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就放弃吧!”
突然冲进这紧张场面的某人喊道。是米可。她将杖尖朝向废墟,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给我,就吟唱了“双重螺旋!”。
龙卷凭空出现,向废墟之山突进。风声呼啸如同野兽低吼。石块被弹飞,灰尘被卷起,很快就渐渐远去——
这简直是能称为胡闹的粗暴手段。但是,这确是『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瓦砾的上半部分被吹飞后,我们能看到次郎那无力低垂的手。
“次郎!”
“振作点!”
我和莱汀与梅尔公用力将次郎拉出后,这才仓皇躲避。
向前狂奔的我不禁惊愕了。
大家都跑回来了。
“这、这个混蛋!”
“烈火强袭!”
“雷电球!”
是为了至少要牵制魔神喷出吐息吧。大家都拼命挤出所剩不多的HP和MP来进行攻击。连那个我认为坏心眼又嫌东嫌西的扎帕也在其中……
但是,即使遭到了我们的集中攻击,巴尔扎却不会退让。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风伴随着巨大的压力袭来。攻击也是枉然,怪物喷出了吐息。
(啊啊,这次真的要不行了……抱歉,各位。都是因为配合了我的任性。)
我死心地闭上了眼睛。
但是——
“冰墙!”
“上啊,守护恶魔!”
“防住吐息!”
水系法师的赫皮张开了高达七八米的冰墙,而召唤职业的各位则召唤出许多召唤兽来撑住了冰墙的两侧。
吐息撞了过来。冰墙剧烈地颤动着。被墙壁所遮挡而向两边分开的吐息席卷了召唤兽们。
这真的是绝妙的计策。吐息被遮蔽而没能危及到我。
“逃啊!”
莱汀将次郎背起,大声怒喊。
就这样,我们进行了撤退。
但是,我们心里都明白。
只要那个怪物和它的爪牙没有被打倒,这埃塔纳尔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