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十卷
  5. Scene3
  6. 繁体版

Scene3
2017-06-23 12:08:05

		

Scene3 八重谷菜月:会有不憧憬成为正义伙伴的人吗?
正义感的强弱是天生的素养吗?还是通过教育、电影或动画的影响而后天养成的呢?
虽然这话由自己来说有点奇怪,但我——菜月即八重古菜月,是个正义感非常强的人。而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恐怕是因为受到了周日上午放送的魔法少女动画的强烈影响。
据妈妈所说,自从我四岁懂事起,每到周日的上午都会钉死在电视机前认真观看这个节目。
而这魔法少女动画——『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因为搏得了巨大的人气且是长篇动画,因此放送了整整五年。第一期放映的时候我只有四岁,那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从第三期到第五期,也就是六岁到八岁之间所看的闪亮宝贝,我真的全部记得。不过,也有重复看重播和租的DVD就是了。
六岁生日的时候,父亲送了我『毁灭罪恶!闪亮魔杖』。只要挥动魔杖就会闪闪发光并发出效果音,然后又会发出『闪亮射击!』的配音。闪亮射击是什么呢?那是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在节目渐入佳境之时将邪恶之心从坏人体内赶走的必杀技!
得到魔杖的我像是参加了嘉年华一般陷入了超级兴奋的状态,结果太过激动,一不小心摔倒撞在桌角上受伤了。那个,缝了三针。我记得父母都吓到手忙脚乱了。在医院的时候,父亲还一边抱怨“早知道就不买这种东西了”,一边还哭出来了。
……爸爸,我是个傻女儿真的很对不起……
总、总之,那魔杖成了我的宝物。
头上缝个三针算得了什么。我寸步不离身地带着那正义伙伴用来打倒邪恶的究极兵器。就这样,熊熊公仔、父亲、母亲、邻居主妇带着散步的猎獾狗、公园的野猫,甚至附近织网的蜘蛛或灌木丛中跳着的蟋蟀都成了我施展『闪亮射击!』的对象。高潮迭起。闪亮射击庆典对我而言是每天都要举办的神社庆典。
当然,那个……父母、蜘蛛和蟋蟀都并非正义伙伴所应该打倒毁灭的坏人哦?在魔法少女闪亮宝贝的动画里,恶魔进入普通人的内心缝隙中,渐渐被孕育长大,不断强化后,会操纵人心去做坏事,它是这样描写邪恶的。而对我而言,是觉得应该在恶魔被孕育强大前打倒它,就算只是小小的萌芽,也必须防止恶魔的入侵,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使用闪亮射击更好。
看到父亲所拍下的当时的照片,正在使用『闪亮射击!』的我的表情认真道根本看不出是刚上小学的小女孩,是挥舞着魔杖认真与邪恶在战斗,这份感觉直直地表达了出来。
两年后,似乎是因为常年被使用而老化了,即使挥舞魔杖也只能发出光芒,不再带有声音。而那时候这份狂热也已经淡化,渐渐觉得在人前使用『闪亮射击!』有些难为情了,我忍着不向父亲要求买新的魔杖。
但是,这根闪亮魔杖至今我都有好好保管着。曾在某本书上看到过,人的心之核总是会因为什么风景或体验而转化为什么形态。我的心之核一定是魔法少女闪亮宝贝,或是闪亮魔杖那样的形态吧。
如果是幼儿园生或低年级的小学生,看这种动画感到兴奋的女孩子不在少数。但是,女孩子比男孩子要早熟得多,升到小学高年级后,这份沉溺如同虚幻一般,一下子就淡了下来。而兴趣就会渐渐转向一般套路的恋爱、化妆或时尚。
但是,我却并非如此。
每天进行闪亮射击庆典的热情是冷下来了。但是,我心中的正义之火则以炭火的形式留了下来,并持续发热。
即使我升上小学高年级,星期天上午依然会继续收看魔法少女类的动画片。虽然看了五年的『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已经结束,变成了新的系列,但依然是与邪恶战斗的正义魔法少女类的动画。
我非常喜欢与邪恶战斗的魔法少女。我也一直憧憬着成为正义的伙伴。
在学校,愿意当级长的孩子很少见。因为大家都觉得很麻烦,因此不愿意干。但是我每年都率先表示愿意当级长。然后向欺负人的孩子或偷懒不打扫的男孩子大喊“喂!这不行吧!”因为,这就是我能演绎的正义伙伴。
“菜月总是当级长去讨好老师呢。”也会有这种故意让我听到的冷嘲热讽。但相反也有“菜月,谢谢你帮我”之类的道谢。我作为伸张正义的人,品尝着酸甜苦辣,继续在名为学校的小小世界中战斗着。虽然魔法少女闪亮宝贝是架空的存在,但这份精神依附在我这个存在于现实世界的器上,在现实世界中伸张正义。
但是。
但是……啊。
我是女孩子。
这是一出生就决定好的事情,而在第二性征开始萌芽的小学高年级,我更是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小学低年级的时候,男生和女生的体力差并不明显对吧?但是,当第二性征开始萌芽,身体构造开始激烈地改变了,体格和体力开始产生巨大的差距。
一旦如此,即使女生大声责难,男生们也不会当一回事。
渐渐地,男生们开始无视我的提醒和愤怒。
而常年如此后,作为级长的我渐渐开始有了一种无力感。
而决定性的事件是发生在初中一年级六月的时候。我作为级长,责备了偷懒不打扫的某个男生。而那家伙却反而向我怒吼道:“吵死了!闭嘴!你想被我揍扁吗!”那家伙是这个年级里个子最大,充满肌肉,一副猩猩脸的男学生,而我在那种情况下……那个……因为害怕而沉默,如同逃走一般离开了那里……
在这所中学中,规定级长一定要当满一年。因此既然已经当上,我就不得不在学年结束前继续下去。
而这一年间真的很痛苦。正因为自己意识到不去责备大猩猩却去责备其他孩子是不公平的,我无法去责备其他任何人了。而我也认为这样的自己不配当级长,觉得非常非常的耻辱。
从第二年起,我不再应征级长了。虽然知道我从小学时代起就一直做级长的小学同学推荐了我,但我拒绝了。她担心地问了句“菜月,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却没有告诉她理由。正义的伙伴就因为是女人所以输给了邪恶,这种话就算撕了我的嘴也说不出来。
就因为是女人,是无力的,即使有想要伸张正义的心情,事实上却无法做到,我讨厌那样的自己……
而对那样的我而言,玩掌机上出的魔法少女RPG或动作游戏成了小小的慰藉。
以动画或漫画为原型所做的就是所谓的版权游戏,而那些游戏也有制作上非常敷衍了事的例子。不,不仅如此,甚至还有『衍伸游戏没有名作』的格言。事实上,我所玩的魔法少女类的游戏有很多都是那种制作随便到让人有(嗯,这称得上是游戏吗?)这种疑问的。
当然,这份乐趣是无法放手,有些伤感且微苦的乐趣啦……
那痛苦的初中时代终于结束……我成了高中生……
升高中后过了一年,二月份的时候,我遇到了那个命运中的游戏。
『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
那是早上起就很冷,吐出气会变成白雾的某一天的事情。在那一天,是包括我的原点的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在内,聚集了历代魔法少女,就好像是魔法少女版超级机器人大战那样的S·RPG发售的日子。我想要作为初回特典的历代魔法少女汇聚的海报,因此去了秋叶原某个适合大朋友的游戏店。
成功得到了目标的游戏和海报,打算去高达咖啡店休息一会儿再回去……我向JR秋叶原车站走去的时候,在靠近UDX附近的电梯那里,被分发了『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的免费体验版。只是随意收下的我虽然最喜欢的是魔法少女类的游戏,但最近有点玩腻了,因此想着(是对应父亲参加忘年会时抽中,结果却盖了一层灰的那个游戏机吗……试着玩玩看吧)而有些在意。
那非常有趣。让我一下子就沉迷了。
闯入了剑与魔法的幻想世界埃塔纳尔,我对这明明是被放置的机器,对图像和物理演算能力却很厉害,以及可以让玩家随意演绎善人或恶人的游戏系统感到非常吃惊。魔法少女类的游戏基本上都是以低年龄的女孩为对象制作的,而并不适合大朋友。因此,玩家杀死城镇人物这种野蛮的行为是被游戏系统所禁止的。
但是,『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却并非如此。你既可以去帮助因怪物而感到困扰的村民,也可以在夜晚的街道上伏击无辜的NPC并杀死他们!
当知道这一点的时候,我突然想起。
自己的真心。
想要伸张正义的心。
(想升级!)
(想变强!)
(想惩戒坏人!)
(想帮助弱者!)
(没有力量是无法伸张正义的,想要成为如同我那样抱有羞愧回忆的人们的代言者,作为正义英雄并君临埃塔纳尔!)
我先转职成战士和骑士,然后转职成了圣骑士。这是攻击型的战士职业,在数值上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但是,面对幽灵、丧尸之类的不死族,或是恶魔、魔界生物之类的恶魔生物、宝箱怪、幽灵铠甲之类的被诅咒的器具,我学会了拥有强力效果的技能。也就是说,当遇上邪恶存在的时候就能发挥其真正的价值,就是这种职业啦。
诶?
你想问我为什么明明喜欢魔法少女,却没有选择魔法职业吗?
嗯,在转职的时候我的确有纠结过该晋升魔法职业还是战士职业啦……但最后还是决定选了战士职业。我想,那大概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我对于腕力的缺少感到绝望的关系吧。而对应着这份绝望,才希望腕力能够变强。因此,我才选择了能够挥剑使用腕力来打击邪恶的这个职业。
但是,当然,我并没有忘记我的原点是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啦。
闪亮宝贝挥舞闪亮魔杖所发出闪亮射击,并不是将坏人打得凄凄惨惨戚戚的破坏技能。
而是为了打倒构筑了坏人之心的邪恶心灵——在动画中,是以进入人心灵空隙的魔物来描画的——而存在的技能。
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
坏人都是被恶魔所诱惑的可怜人,真正该去打倒的是让人如此改变的恶魔!
而闪亮宝贝正是如此惩戒邪恶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
不,是想要这么认为。
坏人是彻头彻尾,连骨子里都坏透的人,要打倒他只能将他连同存在一起破坏……这样……
这样也太可悲了。你不这么认为吗?
“诶诶!你是说要我们演坏人吗?”
当从丽萨姐那里听说要演戏的事,我露出了如同在说“那怎么可能”的表情。
“是的。”
丽萨姐露出了有点困扰的笑容。
为了与魔神古梦战斗而赶来,参加了死斗的旭日骑士团成员只有梵依欧、丽萨姐、我和次郎四人。但那之后,为了在联盟军结集成功的那一天担任其中一队,丽萨姐让分散在各地的团员们集合起来。因此现在,旭日骑士团正规团员总共六十二人中,有四十八人聚集到了这优古德拉希尔。
而这里是我们所逗留着的优古德拉希尔旅店『大树亭』的一楼大厅——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反教团联盟的结成并不顺利。现在认真打算参加联盟的,只有尕尔刚西亚王国、阿莱茵王国和这个优古德拉希尔三国而已。但是,考虑到在这里复活的魔神古梦的可怕力量,仅凭三国联合也是无法应对的。如果能让大陆东边最大·最强的贝尔亚当皇国能加入的话,我认为有一试的价值。”
丽萨姐环视了在做的所有团员,以热烈的口吻说道。
“哼。让自称正义伙伴的我们装成教团的家伙们去做坏事吗?那也行吧,既然转动着命运之轮的女神这么说的话。”
除了脸以外穿的一身黑的梅尔库琉斯装模作样地抚了抚头发。他是个正犯中二病的初中二年级男生,会以认真的表情说出让听的人都感到害羞的台词。只是……骑士团成员很多都是被他那副装成有邪气眼的样子所吸引了,而我对此也并不讨厌。虽然以眼睛为要点的言行很多这一点是事实,但他是个认真想要演绎正义伙伴的孩子。顺带说一句,他的职业是暗杀者,lv44。这是AGI很高的攻击型战士职业,虽然跟忍者有些接近,但如同忍术一般的魔法型技能是完全无法学习的。但作为代替,STR和DEX都比忍者要高,还能装备小刀这样的小型武器,并以此使用二刀流来战斗。
“也没什么关系吧。在这附近升级也有点厌了呢。”
扎帕打着哈欠,轻轻耸了耸肩。他是总面带笑容的轻浮男,上身穿着夏威夷衬衫,下身则是沙滩裤,这打扮更是增加了他的轻浮感。职业是lv52的幸运强袭者。这是能够学习众多拥有随机效果特殊魔法的奇怪魔法职业,运气好的话可以引出夸张的攻击力。但是实际上缺乏稳定感,因此完全靠不住。埃塔纳尔没有重置键也没有复活道具,一旦死掉就全完了,而在这世界是不能依靠这种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不安定攻击力的吧?
“我也觉得狩猎岩龙什么的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呢。虽然经验值不错,但将它作为猎物来狩猎实在是太单调了嘛。去了贝尔亚当后,顺便再去吃点什么好吃的吧。”
摩可跟着扎帕,以毫不认真的语调说道。她和丽萨姐相同,是擅长使用异常状态魔法的魔女。但是等级比丽萨姐低,只有lv51。虽然与我差不多大是个女高中生,但该说太过斯文了吗,说真的有点太迷糊了,和我的性格完全不合。
旭日骑士团是与教团战斗的正义军团……虽然如此,但也不是所有成员都是充满正义感的人。『都是日本人,聚集起来会更安心』,『虽然对与教团战斗没什么兴趣,但和强大的成员组成PT更容易升级和赚钱』,『丽萨姐的胸部好大』,因为这些无法让人佩服的理由入团的人也不在少数。扎帕和摩可就是这种人啦。
“但是,这和我们不太相称吧?居然让身为正义伙伴的我们去装坏人!不用这种做法,而是该用更堂堂正正地方法去战斗吧?首先,即使我们是在演戏,那些神殿骑士团的人可是在认真战斗的哦?出现死伤者该怎么办?”
反教团联盟的结成不顺利,这一点我也明白。但是,我依然还是持反对的态度。
“菜月,就算是我,也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做法。因此,如果有能够迈向胜利的策略的话,我自然会选择那边。那我问你哦,菜月有能打破现状的好主意吗?”
丽萨姐问道,我哑口无言。
“是啊是啊。就如丽萨姐所说。管他呢,反正就算那场戏中出现了死伤者也不会是我们这边的,而是神殿骑士团那些家伙吧?lv20多的家伙们才不是我们的对手呢。”
扎帕的话让我非常火大,我狠狠地瞪向他。他则回了我一句“啊,抱歉抱歉,我失言了。”这种毫无诚意的道歉。
“我……赞成。贝尔亚当的大神官好不容来帮忙的,就这么拒绝也很失礼。虽然没见过他,但我听说那个大神官是个非常诚实的人物。毕竟要对那个神殿骑士团手下留情,小心不要杀死他们,恐怕也只有我们旭日骑士团能做到这点了吧。”
莱汀的视线直直地盯着我。他是lv63的盔甲骑士,等级仅次于身为lv65圣骑士的我。虽然在盖亚的时候是高中三年级生,但他身材魁梧,脸也很老相,再加上装备着防御力拔群的重盔,一眼看去像是有三十岁似的。盔甲骑士是防御型的战士职业,总是作为大家的盾,没有勇气可做不下去。他正义感也很强,和我一样,作为丽萨姐的左右手支撑着骑士团。
“…………”
主要成员持反对意见的,难道只有我……?我为了看看有没有其他反对者而将视线游移在成员之间。
然后视线停留在次郎的身上。
(次郎是怎么想的?)
虽然很想问,我却没能说出口。
毕竟次郎虽说只有一段时间,但还是加入过教团的。据他所说,他并不是出于本意加入教团,而是一心想要回到盖亚,无奈之下才成了教团的手下,而这似乎也是真实的。
这份经历旭日骑士团的各位都知道。虽然非常可惜,但骑士团成员们中也有讨厌的家伙对他之前的经历冷嘲热讽。如果去征求次郎的意见,那种家伙——干脆点说就是扎帕——就会出言讽刺了,我觉得这会对不起他。
但是。
“我——”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视线了,次郎犹豫地开了口。
“我赞成。因为我有在教团手下做过坏事。我想要以某种形式对教团复仇。装成教团的家伙,做出会将目标转向他们的恐怖活动,那倒是求之不得的。”
“哈啊?复仇?你是以自己的意志加入教团的吧?现在才来装好人可不行哦。”
扎帕像是好不容易等到了一般开始嘲讽。
“扎帕!”
我不禁拔出剑往他脚边刺了过去。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还是对着自己的伙伴!”
“呜哇!喂、喂,菜月!冷静点!你才是啊,别拿剑对着伙伴刺过来!”
“次郎才不是坏人!只不过稍微有点懦弱而已!要说真正的坏人,是抓住这份弱点的教团成员啦!”
“知道了,知道了啦,你先把剑收起来!很危险的!”
“扎帕。如果你再说这种话,我就真的用剑把你砍成渣渣。”
我瞪着他,发出“唰啦”一声将剑收回鞘中。
莱汀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像是寻求意见一般看向丽萨姐。
丽萨姐的视线直直地盯在我身上。但是,对于这件事她却什么都没有说。扎帕说这种破坏骑士团和气的话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我想丽萨姐从以前就一直很伤脑筋了。
(哎……)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
为了伸张正义,及时在日常程度的事中也不能放松。
更何况教团是极为强大的邪恶,即使等级很高,也不可能独自战斗。因此身为正义的骑士团,我们才必须聚集更多人数来加强力量。
话是这么说,但胡乱增加人数,就会有像扎帕这样让人伤脑筋的家伙混进来。该怎么应对这个伤脑筋的家伙,真的很难。
(以我个人的感情而言,想要立刻把扎帕这样的家伙赶出骑士团。但是这样单方面地处理掉让人伤脑筋的家伙,骑士团的战力就会下降。)
要伸张正义也很不容易呢……真的……
“还有其他想提意见的人吗?”
莱汀看向周围。
没有出来陈述意见的人了。
“如果没其他意见的话,现在就进行民主的多数决策吧。赞成的人举手。”
丽萨姐这么说完,自己先举起了手。
莱汀举手了。梅尔库琉斯、扎帕、摩可还有次郎,其他人也接连举起了手——
(丽萨姐真狡猾啊。)
一瞬间,我对她的做法如此想道。虽然放入了以民主为前提,让人产生公平感的演出,但如果没能看出赞成者占多数,丽萨姐是不会提出按多数人的想法来进行决策的。
但是,她很擅长演出这种公平感。也就是说,她比我要成熟得多吧。
没有举手的除了我仅有四人。
“决定了呢。”
扎帕像是在说“可惜啦,赞成者压倒性的多呢~”一般,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看向我。呜……这家伙真的让人火大。
“菜月,你会理解的吧?”
丽萨姐像是在顾虑我一般,以温柔的声音问道。
“既然大家这么决定,我会尽力的。”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是感情会表现在脸上的类型,即使想要装作平静,我对是否成功还是抱有疑问的。
“谢谢。那——各位。今天就好好休息一整天养好精神。明天一早就要在古雷斯的引导下去贝尔亚当了。”
就这样,会议结束了。
在会议结束后,我离开了旅店。
因为想到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让心情平静一些。
(一看到扎帕就让人烦躁。)
要说看不惯扎帕的哪一点,那就是他明明正在伤害他人却毫无自觉这一点吧。
(有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在,就会伤害到别人。对加害方而言即使觉得『这没什么』,被伤害的那方却会觉得『非常受伤』的。就这样——『魔』会在此时出现,然后将那个人变为坏人。)
比起无法原谅,该怎么说呢……这样……会让我非常讨厌。
虽然还没对这个世界,对人类这种生物绝望,但却有过厌恶和愤怒。
我来到青草还散发着热气的城郊,拔出了剑。
阳光让刀身闪闪发光。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杰里阿迪斯之号角。杰里阿迪斯是如同肉食恐龙一般的巨大怪物,而那家伙的额头上长着与这把剑十分酷似的金属突起物。这把剑就是从那个怪物那里得到的稀有道具。攻击力一百九十,是攻击力高到不管怎样高级的武器店都没有卖的单手剑,材质因为是奥尔哈利钢的关系,还有着强大的神圣属性,攻击不死族或恶魔这种弱点为神圣属性的怪物时,居然能有三倍打击的特效。甚至它还有着可以不耗费HP或MP,无限施放名为剑气的远距离攻击技能的特殊效果!是我那想要『一起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伸张正义!』而信赖着的最棒伙伴。
心里乱糟糟的,我看向那把剑。
虽然它是个不会说话的伙伴,但会默默听我的心声、抱怨和所有的一切,我有这种感觉。无法向其他人诉说的烦恼和痛苦都可以一起分享。如果魔法少女闪亮宝贝的伙伴是善良魔杖的话,那圣骑士菜月的伙伴就是杰里阿迪斯之号角了,我是这么想的。
“那个……”
突然,有人从背后向我打招呼,我吓了一跳,转过身去。
是次郎。我将爱剑收回鞘中。
“菜月。刚才谢谢你。”
“……不要背叛哦。”
“背叛?”
“次郎知道魔法少女闪亮宝贝吗?”
“诶?闪亮……?啊啊,嗯,我知道名字。周日上午放的魔法少女类的动画对吧?虽然也许我还有看过,但那是我还很小的时候放映的——”
“我啊,最喜欢那个动画了。说真的,现在也喜欢。正是因为看了那个,我才会憧憬成为正义伙伴的。”
“是吗?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虽然我一直觉得菜月的正义感很强啦。”
“闪亮宝贝会使用闪亮魔杖施放闪亮射击。这样一来,隐藏在坏人心中的邪恶之心……只会将心灵染成邪恶的魔物打倒。你明白我想说什么吗?”
我以认真的眼神凝视次郎。
如果次郎此时没能认真地去理解我的话,而是开始谈论动画的话,我想我恐怕会愤怒地揍他。
次郎他——
他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菜月。你认为我会成为教团的爪牙并不是因为我自己的错,而是因为魔物吗?”
“事实是怎样的我并不知道。但是我想要如此相信。”
听到我的话,他紧绷起脸,露出了毅然的表情。
“谢谢,菜月。我不会背叛你的信任的。我也会为此而努力。”
“嗯。也许这很任性,但我也希望能向次郎证明这一点。闪亮宝贝是正确的。以前的你是坏人。是教团的爪牙。但是,邪恶化身的魔物已经从你的心中被赶走了。因此,希望你以后也能作为善良的人活下去。”
我像是要刻在次郎心中一般说道,但是,我觉得(他已经完全改邪归正了呢)。
因为次郎自从加入旭日骑士团后,在工作上一直表现出献身精神。
即使是大家嫌麻烦而不愿做的打杂活,也会和我一起默默去做。为了帮上大家的忙,只要一有空就会去打怪,拼命升级。在优古德拉希尔,与扎帕和摩可这种光会玩的家伙相对,他还帮忙一起去清理瓦砾……我看到他这样子,认为他并非只是为了让大家承认他是旭日骑士团的正规成员,感受到了他今后也想站在正义这方与邪恶战斗的意志和真心。
在埃塔纳尔世界,对战斗的贡献度影响着能得到多少经验值。
因此,召唤系的魔法使是很难升级的。毕竟让召唤兽打倒敌人得到的经验值中,召唤者只能得到一半(不过,如果明明是召唤兽努力打倒的敌人,经验值却全部给只在后方支援的术者的话,那反而会更奇怪啦)。而次郎的职业是死灵术士,擅长状态异常类的魔法,再加上可以召唤不死族或恶魔。换而言之就是擅长状态异常魔法的召唤系魔法职业。
次郎在加入旭日骑士团时是lv47。
但入团后,因为他积极打怪努力升级。在短时间内就连升了3级,现在已经lv50了。而这个数字是他努力和真心的具体表现和证明,我认为这已经很足够了。
“菜月……啊。”
“什么?”
“菜月有玩很多RPG吗?既然都因为玩『吉亚斯巴尔克的复活』而来到埃塔纳尔了,应该玩了很多吧?”
“我并不是什么高端游戏玩家。只不过喜欢魔法少女类的游戏,这种方面的RPG或A·RPG倒是玩了不少。”
“这样啊。我对游戏有着很深的依赖性。父母、同伴的家伙们还有老师,我很讨厌在意着周遭的家伙而活的自己。因此靠尽可能地赖在RPG世界中来安慰自己。”
我想,次郎对旭日骑士团成员说这些话恐怕是第一次吧。因为他也认真听了我的话,因此我老老实实地侧耳倾听着。
“玩RPG时,大家一开始都是lv1。最初是弱小的,只有微薄之力的存在。”
“嗯。”
“在某些时候也会觉得升级很累。也有去买金手指,开挂一下子变成最强的lvMAX然后再开始玩游戏的时候。但是……不管是怎样的敌人,如果轻易打倒不断向前也是很无聊的。没有任何乐趣。既然如此,我觉得还是从lv1开始玩起要好得多。”
“…………”
“一定是因为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最强的话,既没有实感也没有投入感情的关系吧。所以——经过努力慢慢变强,那一定是非常快乐的事吧。”
这回轮到我吃惊了。
女人的纤细手腕反正是比不上男人的。过去的我这么想着,放弃了去成为小小的正义伙伴。
但是,既然长时间憧憬着成为正义伙伴,那未免也太轻易放弃了吧……?会不会有什么其他打破状况的做法呢?我未免太轻易放弃去努力摸索那条道路了吧——
“次郎。你觉得现在努力着的自己是否开心呢?”
我问道。
“开心啊。”
次郎立刻回答。
“虽然很痛苦,但也很开心。在我十七年的人生中,我想现在是最充实的。”
“这样啊。”
我微笑起来。渐渐覆盖了这个世界的邪恶是那么的强大,虽然让人失落的事情很多,但我觉得自己能继续努力一会儿。
(没有力量就无法成为正义的伙伴。正因为这么想,我在盖亚的时候才放弃成为正义伙伴的。但是,现在我是lv65的圣骑士。拥有遥遥凌驾于常人的力量。如果连在埃塔纳尔成为正义伙伴的事都放弃了,我的心就会完全死去了。)
我与次郎凝视着彼此,风也持续拂过。并没有害羞。我有种如同天空一片蔚蓝的清爽感觉。而次郎应该也是吧?
“呵……在绝望几乎覆盖了世界的这一刻,居然在战场谈恋爱吗?还真是无忧无虑啊。不过,这也不错吧。”
突然,中二病患者那破坏了这清爽的气氛的声音传了过来。
“梅尔公!你啊,每次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虽然也不是从今天开始的,但你就不能别用这种好像很了不起的台词吗?”
被我和次郎瞪视的梅尔公毫不在乎地甩了甩头发,说出了“起风了呢……有股死亡的味道”这种蠢话。
“你来做什么的?我们可是在聊大人的话题。小孩子还是到一边去吧。”
“哈,我还真是被讨厌着呢。但是,这没办法。我不在任何地方,但同时也是无处不在的。我就是这样的存在……下次在哪里再见吧。也有可能会在梦中相会。”
梅尔公微笑着(应该说是将嘴角扯到一个非常不自然的角度,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搞什么啊?你难道脸上在神经抽痛吗?这话几乎冲到了喉咙口),缓缓离去了。
“就没办法做些什么管管那家伙吗?”
次郎浑身无力地说道。
“如果能做到的话早就做了吧。中二病居然严重到这种地步,除了他我就没见过。”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啦。”
“是啊。”
“但是,那个……说不定,为了正义而战斗的旭日骑士团在一般人眼中就是那样的……吧?”
“不知道呢。不过,既然我们能认同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不就够了?”
“是呢。”
我们继续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吹了会儿风。幸运的是,总打扰他人的梅尔公再也没有出现。
虽然我当初是反对去演这场戏的,但既然事情已定,就不能光闹别扭。而且,既然要做,自然要尽全力。
但是……
“贝尔亚当的玛雷卡,那里的饭好吃吗?”
“我有去过一次,还蛮好吃的。有种将塞有蔬菜的鸡整个烤熟,叫做玛雷亚娜的有名料理。不过,既然是大城市,只要不心疼G当然能吃到好吃的。”
“我还是第一次去,真让人期待啊。”
“但是,等戏一演完就得立刻撤退了吧?要买土产还是尽早为妙。”
吃晚饭时在饭桌上欢快谈笑的团员们完全没有一丝紧张感。
旭日骑士团都是高等级,一般的怪物根本就入不了眼。再加上这些人组成PT去讨伐强力的怪物,赚G,还打到稀有道具充实了装备,更是所向无敌。只不过是lv20到lv30左右的神殿骑士团?那又怎样?他们看起来是小看了对手呢。
梅尔公也一边嘀咕着“哼……”一边高高兴兴地用看起来像番茄酱的番茄酱汁在盘子上写了个『死』字,完全说不上是认真的态度。
“我吃饱了。”
我迅速解决了晚饭,回了房间,在桌子上摊开羊皮纸,打开了墨水瓶。
(大家会赞成肯定不是为了伸张正义的使命感。觉得这份工作很简单,出于好玩的心情而赞成的家伙也不在少数……这样很危险的。)
我将羽毛笔浸到墨水瓶中。
在想要写字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
但是,我还是下定决心开始动笔了。
(有种不祥的预感。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做两手准备会更好吧。)
这是要寄给团长——梵依欧的信。
那条暗黑龙在名义目上是旭日骑士团的团长。但是,如果要借用它的力量就要支付一千万G或是与之等价的宝石或贵重品。明明是个蠢样百出的傲娇(笑),这是多么强烈的欲望啊!因此,如果不是事关重大,一般不会以自己的一己之见去擅自借用它的力量。
(但是,虽然会不会有需要动用它的场面还是未定的,但也许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态,作为预备策略,希望它能在附近待机呢——)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吧。我以自己的判断联络了梵依欧,打算让它在贝尔亚当皇国的附近待机。
(不过,这个性情不定,甚至可以称为麻烦制造者,埃塔纳尔首屈一指的笨蛋能不能靠得住倒是个问题……但是,大家那种完全轻敌的态度!能以防万一的话应该没有损失的。)
梵依欧在埃塔纳尔有五个居所兼财宝放置处,现在大多都呆在在大陆左边(是它说的,至于它是指向了北方还是东方,我们完全没能弄懂)第四个财宝放置处……在我们有事找它的情况下,它依然是那副了不起的态度,丢下一句“要找本大爷就用这家伙!”而为我们人类所准备的并非信鸽,而是传话鹦鹉。
等我把信写完,我打开窗户让夜风吹入。
等到墨水干了,我将它卷了起来用绳子绑好。为了让它即使被雨淋到也没关系,我在上面又包了层油纸,再捆了一圈。
这样弄好信,我悄悄离开了旅店。
“皮维克!”
来到旅店附近的榆树旁,我喊道。立刻有了“在~”的回应。
皮维克拍打着绿色的翅膀,立刻飞了下来。梵依欧作为自己专用的联络员,一共给了我们三只传话鹦鹉。旭日骑士团的主要成员或是身负重要任务,进行单独行动的成员都会带一只行动。而这只皮维克现在被放在我的身边。
顺带一提,这是一种名为绿宝石鹦鹉种类的鹦鹉,在埃塔纳尔和信鸽相同,邮局公会使用它们来携带信或小东西送到远方。不过它比鸽子要聪明(大概有人类四五岁左右的智商吧?)得多,夜视能力也很好,还比鸽子飞得快,能够携带更重的东西,这些方面比起信鸽要好。而要让邮局公会派绿宝石鹦鹉来送信或物品时,必须付高额的费用,恐怕只有国王、贵族或富商才能利用吧。
“皮维克。把这个送给梵依欧。”
“好~”
“尽量快点哦。”
“交给我吧~”
皮维克紧紧抓住我递出的信,像人类那样频频点头,飞了起来。
(这样就行了。总之,我把能做的都做了。)
我回到房间。
脱下水手服,那下面穿着设计如同竞速泳装一般的连身衣。正式道具名叫做神秘连身衣。是用某种蜘蛛型怪物的丝织成的,物理防御力和魔法防御力等能和还算上乘的盔甲匹敌。又轻又光滑。对DEX和AGI有加成这点,对攻击型战士职业的我而言也是非常让人高兴的。
我脱下它,赤裸着身子。
房间的一角准备着一个代替浴缸的水缸。打开盖子泡了进去,我松了口气。
沾湿毛巾擦了擦脸。
突然……我有了一种好像从以前起就一直这样生活的错觉。
(埃塔纳尔没有手机、洗衣机、电视机或煤气。一切都和原来的世界天差地别。但是——)
但是,我却对曾经一度放弃,却能再一次演绎正义伙伴的自己感到满足。并且,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活得很像自己,而生活方式也很适合自己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