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七卷 教师研习的女武神
  5. New Life.
  6. 繁体版

New Life.
2017-06-23 12:26:04

		

奥罗斯开始进行战斗后的善后。
镇上……到处都是邪龙留下来的痕迹。学校周边更是惨不忍睹,这附近已经没有一间房舍、没有一块田地是完整的了。
学园本身也是……大概是因为欧几里得的那击爆炸吧,校舍已经半毁了……一直到了最后关头,还是著了他的道啊。不过,没有全毁就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冥界的士兵赶到之后,正在学园里和镇上进行调查和清运瓦砾的工作。我们这边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以上,但听说外面只过了三分钟左右。他们真的把内外的时间比例弄成一个小时等于一分钟了啊……
恐怖分子的主谋之一──欧几里得,刚才已经被传送到魔王领去了。那个家伙一直到最后都挂著惹人厌的笑容……算了,剩下的就交给瑟杰克斯陛下吧。
圣十字架的魔女──华波加,在那之后好像就立刻和阿日•达哈卡以及剩下的量产型邪龙,一起利用转移型魔法阵撤退了……圣遗物的使用者对恶魔而言是强敌,必须认真拟定今后的对策才行……
体力耗损特别严重的匙和塞拉欧格,还有和我们一起战斗的那些爸爸们,先由爱西亚治好了他们的外伤之后,医疗小组便带著他们转移到医院去了。听说大家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可能得住院一段时间。
……匙、塞拉欧格、小朋友的爸爸们,大家都是为了保护学校而拚上了性命。多亏了他们,小朋友们才能都平安无事。被我们称为希望的那群小朋友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受伤。我认为……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刚学会变身为禁手的匙消耗的体力特别多,在解除铠甲之后便立刻失去了意识……和格伦戴尔交战之后,他原本就已经超越极限了吧。
小朋友们和其他家长,以及小镇的居民都陆陆续续回到地面上来。
「被打得好惨啊。」
听见熟悉的声音,我转过头去──是阿撒塞勒老师。
「不好意思啊,这次没能参加。」
我摇摇头说:
「不,我们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些家伙顺利将阿格雷亚斯整个带走了。都市里的居民好像全都先被转移到地上来,也就是说,他们抢走的只有那个空中都市。
我问老师:
「那些家伙的目的……到底是那个空中都市的什么东西啊?」
阿格雷亚斯使用的是旧魔王时代的技术,至今仍然有许多无法完全解析的不明部分。苍那会长她们说,身为前路西法的李泽维姆知道其中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定。
老师叹了口气,并说:
「……搞不好里面藏著巨大兵器,或者是会变形呢……也许负责那里的阿杰卡•别西卜知道些什么,去问问他比较好吧。」
老师似乎也完全没有头绪。
……拜托不要真的是会变形成巨大机器人之类的啊。
他们的目的是阿格雷亚斯,以及666的相关情报。没错,欧几里得也曾经提到过罗丝薇瑟的论文。
老师好像也在想同样的事情,并说出口:
「罗丝薇瑟的那篇论文,我已经分析到一定的程度了。」
「……是关于666的封印方式,对吧?」
「什么嘛,欧几里得那些家伙已经提过了吗?没错,就是这样。罗丝薇瑟的论文并不是关于如何解除666的封印,而是想要写出封印本身的术式。那个家伙是真正的才女。当初有一半是当成消遣而著手研究的论文,居然能够触及封印的可能性。」
……不是解咒,而是封印啊。意思就是说,即使666就快要复活了,只要罗丝薇瑟的论文完成,就可以再施加新的封印啰?
老师说:
「……接下来,那家伙的术式解析能力将会成为关键。今后敌人还是很有可能会对罗丝薇瑟出手。没想到那个罗丝薇瑟会变成我们的王牌,还真是世事难预料啊。」
老师叹了口气。就是说啊,罗丝薇瑟很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逆转关键。我的眷属伙伴真的都是一群很厉害的家伙啊……
老师伸手在我头上乱摸了一阵。
「帝释天要我转告你们──第一代孙悟空原本在天帝身边担任的职位是对抗『祸之团』的尖兵,那个位子现在由曹操接任了。」
──!这样啊……那个家伙果然回来了吗。那把长枪……破坏了包围这里结界的,就是那个男人……总觉得最近可能会再见到他呢。
「还有,即使对欧几里得获得了完全胜利也不能太大意。你得更进一步发挥赤龙帝之力,否则赢不了克隆•库瓦赫它们。不过,你应该有办法才对啦。」
既然老师都这么说了,我也想更相信自己一点。
……吶,德莱格。我还要变得更强喔,因为那些家伙动了绝对不可以遭到破坏的事物。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德莱格无所畏惧地笑了。
『好啊,那有什么问题,我们就一起大闹一场吧。这样才称得上是赤龙帝。』
没问题。只要有伙伴们和德莱格在,我就可以一直战斗下去──
正当我重新下定决心时,在一旁的老师忽然露出认真的眼神。
「……还有,我们也得设法找出引发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才行。」
……引发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说的也是,对手策划的所有事情,都能够进行得这么顺利也太奇怪了。原则上,那些动手窜改魔法阵、转移了阿格雷亚斯的魔法师当中,我们逮到了唯一的活口。他是因为爆炸术式有缺损,而捡回了一条命。
阿格雷亚斯对于透过时间与空间进行的恐怖攻击的防范措施还不周全,还有知名魔法师聚集到这个小镇来,这两件事应该都和幕后黑手有关。否则,利用转移型魔法阵夺取阿格雷亚斯,这种规模浩大又大胆的行动根本不可能发生。而且还封印了格恩达尔女士以及其他魔法师的术式,设想得如此周到。
唯一想得到的,就是有人一边估算著我们「D×D」的实力,一边推动这个计画。
……有个对冥界的状况非常了解的人,在泄漏我们的情报给恐怖分子。
──对你而言是和平,却会让某些人感到痛苦。
忽然,瓦利这句话又浮现在我的脑中。
这时,气喘吁吁的杜利欧终于赶到了。
「啊!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该怎么说呢……我会努力收拾善后!」
看来,就连天界的王牌也没办法处理这次只发生在三分钟之内的事情啊。
我前往设置在校园内的临时帐棚。
伤势比较轻微的成员都在这里,大家都累瘫了。爱西亚好像也治疗完伤患了,正在稍作休息。一直制造暗兽的阿加似乎也已经精疲力尽,就这样坐在摺叠椅上睡著了。
我也找了一张摺叠铁椅坐下喘口气。
我重重呼了一口气,然后说:
「……不久之后就要放寒假了呢。啊──这个第二学期发生了好多事情啊。真的是从放完暑假之后就有如惊滔骇浪一般,一直发生重大事件。」
在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内,真的一直发生让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的事情……啊,我的肉体确实也死过一次了。是怎样,我好像每个学期都会死一次耶!以这个步调来说,进入第三学期之后我搞不好还会再死一次,太可怕了。而且这还很有可能成真!
莉雅丝说出她的决心。
「──寒假期间,大家再集合一次吧。」
「要在寒假办集体特训吗?找『D×D』的成员一起?」
「即使是在如此重要的时期,我也很想让大家好好休息。只是,有个地方请我们在寒假之前去帮他们一个忙。」
「哪里啊?」
「──是教会。直接说是天界也可以吧。」
天界!……恶魔去那里没问题吗?啊,洁诺薇亚为了修复杜兰朵,好像暂时在那里待过一阵子是吧。
不过,我没去过天界,所以有点期待呢……那边应该就是天堂没错吧?明明还活著,而且身分还是恶魔,却可以上天堂,感觉还真是奇妙。
莉雅丝微笑著说:
「看来我们十二月底会和天使们一起度过呢。关于这件事,伊莉娜和葛莉赛达修女正在敲定各项事宜。」
喔喔,我越来越期待了──这时,洁诺薇亚从地下回来了。
「啊,找到了。原来你在这里啊,社长。」
「怎么了吗,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点了点头,望著我们吉蒙里眷属说:
「嗯,我想,差不多该是时候先跟大家说一声了。而且一诚也在这里,更是刚好。」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伊莉娜也站到洁诺薇亚身边,挺起胸膛,得意地笑著。
洁诺薇亚说:
「听说进入第三学期之后,就要举行明年度的学生会总选举。」
是啊,第三学期开始之后马上就是总选举了。
「对喔,苍那会长和真罗学姊都要毕业了,得选出新的学生会干部才行……难不成,你是要──」
我想像到某个结论!应该说,这个家伙已经自信满满地双手抱胸了!
洁诺薇亚举起手指著天,如此宣言:
「一诚,我要登记参加下次的选举──我想成为学生会长。」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木场、小猫、蕾维儿都吓了一大跳!正在睡觉的阿加姑且不论,从莉雅丝、朱乃学姊、爱西亚、罗丝薇瑟她们并不特别惊讶的样子看来,可见是已经事先知道这件事了!
不不不不!参加学生会长选举,这种事情谁料得到啊!啊──!她之所以对课业和学校的活动那么有兴趣,就是因为这样吗!
莉雅丝说:
「她来找我们商量的时候,我们也很惊讶。没想到,洁诺薇亚居然想当学生会长……她最近对学校的活动特别关心,就是因为这样。」
洁诺薇亚不住点头,接著又说了下去:
「进入第三学期之后,我就会开始跑竞选行程……到时候可能得离开神秘学研究社了,但是我已经冒出这个野心,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当上学生会长,还请各位见谅。」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下又冒出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了呢。那个洁诺薇亚……居然想选学生会长!一想到苍那会长的接班人可能是这个家伙,我就觉得很夸张!
我问莉雅丝:
「这、这样好吗?洁诺薇亚离开神秘学研究社也没关系吗?」
原则上,她是吉蒙里眷属,神秘学研究社又是以我们为中心在经营。
莉雅丝点了点头。
「可以啊,应该不成问题吧。她是吉蒙里眷属,这一点并不会改变,由洁诺薇亚担任学校活动的推手好像也很有趣呢。」
哎呀,这么随便啊!这、这样真的好吗~~
莉雅丝对大家说:
「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在寒假之前想好因应对策吧。」
爱西亚像是忘了自己的疲惫,抱住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同学,我也要帮忙!」
伊莉娜也扑到洁诺薇亚身上。
「当然,我也是!传教、宣教之类的事情,我都相当拿手!」
「没错,我也还算擅长传教喔!我要当上学生会长!」
「「「喔喔!」」」
洁诺薇亚、爱西亚、伊莉娜气势大振!
竞、竞选和传教应该不太一样吧。这样啊,教会三人组都要协助洁诺薇亚的竞选活动是吧。不过,我也会帮忙就是了。哎呀──真是吓了我一跳。
我无意间看向莉雅丝,她带著有点落寞的表情这么说:
「……进入第三学期后,距离毕业也不远了,得决定神秘学研究社的新社长才行呢。」
「你已经决定好要选谁了吗?」
我这么一问,莉雅丝便将食指挡在嘴前面,眨了一下眼。
「还得保密才行。不过,我已经和朱乃一起决定好了。」
这样啊,我也很在意这件事。
话说回来,不久后很多事情就都要世代交替了呢……学生会也是,神秘学研究社也是。
莉雅丝拍了拍手,对大家说:
「好了,寒假之前还有工作等著我们去做呢。首先,就从处理这个地方做起。」
「「「「「「「是!」」」」」」」
大家一起回话之后,再次开始工作──这时,伊莉娜拉了拉我的衣袖,笑得很奇怪。
「对了,一诚。不久之后就是我们约定的时期了呢。」
「咦?」
面对灿笑的伊莉娜,我只能露出一脸傻愣的表情,但她毫不介意,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小时候的那个约定,我相信到圣诞节你就会想起来了喔♪」
─○●○─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格恩达尔女士在校内的一角展开了移动型魔法阵。在这次事件当中,格恩达尔女士已经消耗掉很多体力,所以决定先到冥界的医院去就诊。转移的工作其实可以交给医疗小组负责,但她却说自己一个人就去得了,并展开了个人用的魔法阵。
于是我和罗丝薇瑟决定来送行。
「…………」
「…………」
格恩达尔女士和罗丝薇瑟并没有多谈些什么。在难以言喻的氛围之中,我感觉到有好几个气息往这边跑了过来。仔细一看,是小朋友们,而李连克斯也在里面。
「罗丝薇瑟老师──!」
「奶奶老师──!」
小朋友们落寞地对罗丝薇瑟和格恩达尔女士说:
「老师,你们真的要回去了吗?」
「你们已经不会来这间学校了吗?」
「我想要老师多教我一点魔法!」
「我想学会用魔法!」
格恩达尔女士摸摸小朋友们的头说:
「我还会再来喔。而且,罗丝薇瑟老师一定也愿意再找时间来教你们才对。」
听她这么说,小朋友们都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格恩达尔女士对罗丝薇瑟直截了当地说:
「罗瑟,你一直以来走过的路、学过的知识,即使和我们的家系不同,也绝对不是错误的,你看……」
那些小朋友们脸上都带著笑容──
「这些孩子们的笑容是你走过的路程所得到的收获。是因为有现在的你,才成就了他们的笑容。你应该更以自己为傲一点才对──罗瑟,因为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孙女。」
听了这句话,罗丝薇瑟摀起嘴拚命压抑著心中涌现的情绪。尽管如此,泪水还是从她眼中倾泻而出。
「…………是,谢谢奶奶。」
听到她这么说,格恩达尔女士加强了传送的魔法力。就在即将进行跳跃之际,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说:
「那么,我要走了。啊──对了对了。」
格恩达尔女士看著我,眨了一下眼。
「罗丝薇瑟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男朋友。」
「不,我……」
正当我准备摇头时,格恩达尔女士笑著说:
「还是交给你,我最放心。」
留下这句话,格恩达尔女士消失在转移之光当中。
…………
这、这次送行变得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呢……我苦笑著看向旁边,看见的是满脸通红的罗丝薇瑟。
「罗、罗丝薇瑟?」
我叫了她之后,她便红著脸,这么对我说:
「……你、你……你表现得很帅气。而、而、而且……我很高兴,谢谢你追过来……」
「那是当然的啊,我一定会去救罗丝薇瑟。」
听我这么说──她低下头来,喃喃说著:
「下……下次……我们一起去……两百圆商店好了。不,你愿意陪我去吗?」
两、两百圆商店啊……也罢,这样才像她。我笑著说:
「好啊。」
罗丝薇瑟随即露出微笑。不过,周围的小朋友们这下开始起哄想看好戏了。
「会亲下去吗?吶吶,你们要亲亲吗?」
「胸部龙要和不是开关公主的人亲亲!」
罗丝薇瑟慌了起来,带著方言说:
「亲亲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偶才不会做!」
实在很有罗丝薇瑟的风格。
─○●○─
送走格恩达尔女士后,回到协助重建小镇的工作上,我和莉雅丝一起在学校清运瓦砾。
……终于,可以两人独处了。最近发生太多事情,连邀莉雅丝去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我又好想尽量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
我顺了顺呼吸,对正在以魔力搬起大型的墙壁碎块的莉雅丝说:
「……不、不好意思,有一件非常难以启齿的事情……应该说,我其实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不,我想还是向你确认一下比较好……」
我发出了突然变高的不自然语调,让莉雅丝显得一脸疑惑。
「怎么了吗?」
……说吧,兵藤一诚!这种时候不勇往直前,算什么赤龙帝!你不是很早以前就决定要这么做了吗!要是不趁现在说的话,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说出口!
我在心中激励自己之后,缓缓张开颤抖的嘴。
「……私底下独处的时候,我可以不用敬语吗?那个,因为……我很想跟莉雅丝用最自然的方式说话。」
莉雅丝听了──手一松,巨大的碎块不禁摔落到地上。或许是没料到会听见我这么说吧,她的表情有点呆滞。
──不过,她立刻湿了眼角,并点了点头。
「──嗯。」
……太好了!我在心里摆出胜利姿势,然后郑重对她说:
「谢啦,莉雅丝。」
「不,我很高兴。一诚,我爱你。」
我和莉雅丝牵起彼此的手。在我们注视著彼此时,我说:
「我才是,我最喜欢你了。」
啊啊,终于能够自然地和她说话了!她是比我年长的大姊姊,又是我的主人,说话不用敬语让我觉得很惶恐。可是,既然彼此都已经互诉心意了,应该不用那么毕恭毕敬才对。不,应该说会让人非常想要自然地说话。
幸好我说出口了。因为我……爱著这个人……!我很想尽量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就在气氛正好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有人清喉咙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和莉雅丝一起转过头去,看见的是苍那会长。
被她看到了?会长看见刚才那一段了吗?
我和莉雅丝害羞起来,并松开了手!
苍那会长只说了一句话。
「要不要在这间学校帮两位立个纪念碑?」
「「不需要!」」
我和莉雅丝忍不住这么回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