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BD特典
  5. 折纸Normalize
  6. 繁体版

折纸Normalize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时崎狂三吧
翻译:otosimono
“呐呐,五河你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啊!”
“……”
某日,来禅高校二年四班教室里正在准备下一节课的折纸对这不经意间敲响了鼓膜的话为之一振,挑起了眉毛。
保持着面向将视线向右移去,引入眼帘的是两个男生。
懒坐在椅子里一脸感到麻烦样子的少年——折纸的恋人·五河士道以及手撑着桌子的其友人·殿町宏人。
“哈?什么啊突然……”
士道皱着眉不快地回道。见状殿町打开了手中的备忘录咕噜咕噜的转起了笔。
“啊啊,这个月开销透支了导致钱包有点寂寞呐。为了小赚点零花钱,想作一份你的简历拿去卖”
“卖……给谁啊。哪会有想要那种东西的家伙……”
“不,我认为会意外地有潜在需要哦。因为想从与代表着来禅高校的两名美少女如此亲近的酒池肉林王那里学习的男生不会少的呐。挂上士道老师的亲身指导这样的题目去卖的话一定……”
“别,别开玩笑了!这种事谁会帮你啊!”
士道做出厌恶的表情转过了身去。
但是殿町没有放弃,像软体动物似地粘到了士道身上。
“唉——。好嘛又不会少块肉。帮帮你的挚友吧”
“把别人的情报拿去卖的家伙谁会称之为挚友啊!”
士道像是要推开正缠着的殿町的脸似的把手张了开来。
士道如此地不情愿,如果是平常的折纸的话就会去阻止殿町,可能早就已经出手相助了。
但是,折纸没有动。
理由很单纯——折纸也,对士道喜欢的类型很感兴趣。
身高,体重等身体的数据,家族构成或来历等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自己已经调查过了,但是士道感情方面的要素即使是折纸引以为豪地庞大的数据库中也是极其宝贵的情报。因为有可能向同性友人泄露这样的秘密,如果殿町制作的士道简历中有折纸还不知道的情报的话,按照要价买下来也不错,折纸这样想到。
“呐!拜·托·了!”
“说了不要了!”
“呃……那我就随便写了卖了啊”
“是是,你随便写吧”
“那么……五河士道实际上对女孩子没有兴趣,其实是对男……”
“等等!你在写什么啊!”
“什么啊,不是说过让我随便写吗!”
“随便也要有点限度啊!”
“啊—啊,那五河你来说的话呢——”
“呃……”
士道后悔的呻吟道。之后放弃了似的叹了口气,乱乱地挠了挠头。
“喜欢的类型啊……没什么,普通的吧。普通的最好了。”
“呜—哇,竟然说出了最无聊的回答”
“吵死了。本来也不需要有趣的吧”
半睁着眼的士道说罢,殿町略微耸了耸肩在备忘录上快速写了起来。
“……普通的最好”
旁边座位上的折纸听到了这个回答后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并轻轻握起了拳头。
这之后,向士道另一边的座位上瞥过视线。
在那里坐着一名女生。夜色的长发,水晶的瞳孔。其样貌只要进入视网膜就会让折纸的幸福感减少的充斥着不快感的集合体·夜刀神十香。
现在正装着人畜无害的样子上学,但实际上她是对人类,对世界造成巨大灾害被称作【精灵】的怪物。
而且不知怎么的她越来越缠上了作为折纸恋人的士道,并且各种妨碍着折纸与士道的蜜月。对于折纸来说,她就是比夏天晚上在耳边的蚊子还要令人烦闷的存在。
——但是,士道今天清楚的说了,女孩子是,普通的最好。
没错。果然士道不会对精灵什么的,而是会对折纸这样的普通女孩产生好感。折纸表情没变,用鼻子哼了口气。
似乎是注意到了折纸的视线,十香向着折纸的方向看了回来。
“……唔,怎么了你这家伙。有事吗?”
“没有”
折纸悠然地说道,视线回归了前方。没错。这就是胜利者的从容。理会败者什么的时间——
“……”
折纸在这里突然挑了下眉毛。
——普通的最好。
脑中再一次重复了士道说的话。
折纸是为了打倒精灵的部队——AST的一员,头部通过外科手术埋入了电子部品的魔术师。不会被说成【普通】吧……?这样的忧虑在脑中掠过。
不,士道是折纸的恋人,士道所说的“普通的最好”的“普通”中不言自明一定包含了折纸,但是……果然折纸也是女孩子,也到了在意一些琐事的年龄。
即便如此,现在对于头上埋入的装置也没什么办法,也不能离开为了为双亲报仇而加入的AST。
“……至少,要取得这之外的平衡”
折纸如此决意后,咬紧牙抬起了头。
这一瞬间,折纸普通女孩化计划开始了。
——————————————————————————
步奏一 降低成绩看看。
普通的女孩子和什么有关……折纸这样考虑时第一个脑中浮现的是学业的成绩。
位于高中生活相关的序列中最接近自身的顺位。对外的【普通】会被以数字表达出来,也就是这样的东西。
这么想的话,折纸自从进入这所高中,测验几乎都是取得了满分。当然,排名也是常驻年级第一位。确实可能对于普通来说稍微有那么点极端了。
并且,也常听说头脑好的女孩会被敬而远之。当然士道不可能会因为这样的理由而讨厌折纸,但是消除不安材料应该也不算过分吧。
幸运的是,对于折纸来说成绩之类的东西是怎样都好。测验的分数也只是为了拿而拿而已。
折纸嗯嗯地点头,总之先决定把学业成绩变得普通些看看。
“……真是的,殿町那家伙,给我记住了……”
第四节课中,士道手撑着脸皱着眉头。
结果在那之后,上课之前一直被殿町不停地质问。虽然用差不多的回答糊弄了过去……但现在也只能祈祷没有告殿町欺诈罪的学生了。
即便如此,也不能一直在意那种事。现在是第四节课·世界史。士道转移回注意力似的轻轻地吐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将视线转移向了正在黑板上书写的冈峰珠惠,通称小珠老师。
“来,这里很重要,一定要好好记住哦”
说着,小珠老师转过身体,拿起了讲台上放着的教科书。
“那么……下一个问题,有谁知道?”
说着,环视教室一样转动着脸庞。
但是,似乎没有学生举手。小珠老师眉毛皱成八字苦笑道。
“嗯……有一点太难了呢——没办法,那么鸢一同学,拜托了”
小珠老师咯咯地挠着脸叫出了那个名字。
这是小珠老师的——不,在这个二年四班授课的老师中几乎全员的最终手段。学校的第一秀才·鸢一折纸,没有回答者时无论什么情况都能给出正确回答的答案承包人。
“……”
士道左边座位上的折纸无言地站了起来。
一直以来的授课,一直以来的光景。那之后折纸会静静地毫无抑扬顿挫地给出完美的答案,小珠老师会“好的,答得不错”地拍拍手。只要是二年四班的学生,都无数次见到过的这样的情景,今天也应将会再次出现。
但是。
“不知道”
一直以来的声音,一直以来的语调,折纸说出的话一瞬间将教室的空气冻住了。
“……唉?”
士道也无法相信刚刚听到的话而一脸惊讶地转过了头。是不是谁发出了和折纸很像的声音呢……脑中掠过了这样傻乎乎的想法。
全班也与士道一样的表情盯着折纸。只有士道右边邻座的十香觉得大家的样子很不可思议,睁大眼左右咕噜噜地张望着。
“那,那个……”
那之中,小珠老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啪地拍了下手。
“啊!难,难道是不知道是哪个问题吗?不能不好好听课哟。刚刚的问题是第三问的——”
“不”
但是,折纸像是要阻止小珠老师的话一样摇了摇头。
“我很明白问的是哪个问题。纯粹地不知道答案而已”
“……”
小珠老师暂时呆住了似的身体僵直了起来,脸上浮出了着急的汗水。
这之后不知道如何是好似的把出席簿什么的吧啦吧啦地掉了一地,在那里双脚相互纠缠着左右踱起了步。
“老,老师!没事吧!”
听到学生这么叫后,小珠老师一点点止住了颤抖者的手,摇摇晃晃地停下了脚步。
“嘛,嘛嘛,鸢一同学也有—这样的时候呢……,好,好的!打起精神来我们来做个小测验吧!好吗!”
小珠老师用飘渺的声调说道,发起了卷子。这种时候一直会有“唉—”这样的不满的声音的班级,今天也只是安静地向后面传着卷子。
“好,好的,那么……开始”
小珠老师说话的同时,班级一齐将卷子翻向了正面。
小珠老师这么说完,班级将全部精力放在卷子上时,总算稳住了呼吸,把之前散落的粉笔啊出席簿啊收拾了起来。
之后,十分钟过去了。
“——好的,那么,请从后面把卷子收上来”
遵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小珠老师的话,大家开始向前方传递卷子。
“咦!?”
最后,拿到临窗那一列的卷子的瞬间,小珠老师作出了看到了不可相信的东西一样的表情,呼吸停住了。
完后就那样踉跄着,猛然倒向了墙壁,瘫坐在了地板上。
“老,老师……?”
“怎么了!”
“小珠没事吧?”
全班露出担心的样子疑问道。之后,就在这个时候,走廊上传出了拖鞋的声音,“嘎啦”一下把教室门打开了。
“怎么了,冈峰老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骚乱的样子”
这么说着的是一位中年男性教师,是同时担任着学年主任的数学老师。大概是在隔壁的教师授课吧。
“啊……唉……”
但是小珠老师脸色铁青,犹如被扔到岸上的鱼一样嘴啪啪地张合着,指向了手中的卷子。
果然觉得很蹊跷吧,男性教师向小珠走了过去,拿过了手中的卷子。
之后将视线落了上去。
“嗯……!?”
一瞬间作出了和小珠同样的表情,焦急地向着士道的旁边——折纸的座位走去。
“鸢,鸢一……?发生什么了?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去保健室……”
“不。身体没有问题”
“那……那么,这个是……”
说着男性教师将小测验的回答放到了桌子上。
“唉……?”
在那里,士道睁大了眼睛。因为是邻座,所以能看到小测验的卷面。
那个——有一半题没有回答的卷面。
“只是不知道答案而已”
“什……什……”
折纸以平平的语调说道,男性教师一瞬间同时张大了眼睛和嘴巴,露出了愤怒的样子,回到了小珠老师的身边。
“喂,冈峰老师!你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啊!那个鸢一折纸都答不出来的……”
“是,是普通的问题啊……平常授课听了的话就会拿到满分这种程度的东西啊!”
“但是现在她可是说不知道哟!?哈,难道说,虽然问题是普通的问题,但是要用什么国家的少数民族语言来回答那样无理的……”
“那,那样的事我可不知道啊……”
小珠老师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似的答道。
在那样的光景面前,折纸那无表情的脸上,也隐约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
“……”
失算了。折纸看着教室前的光景桌子下面的手指甲深深陷入了手掌中。
本想在士道面前做出普通女孩子的样子,但是却做了预想以外惹人注目的事。这样就完全是反效果了。
“……但是,还没完”
但是,折纸的计策还没用尽。重新决意后折纸视线锐利了起来,轻轻地点了下头。
——————————————————————————
步奏二 女孩子喜欢闲聊。
キーンコーンカーンコーン(下课铃声音,请自行想象)……早已听惯的铃声响起,昭示着授课的结束。
结果自那之后教师们被弄得非常慌乱,最终也没有把课程进行下去。在最后,在存在什么造成折纸无法学习的重大悬案事项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有什么的话请不要顾虑要说出来哦”,“我们学校会对欺凌问题积极地解决的哦”,“每周周一和周五学校生活指导的老师也会很欢迎你的哦”之类的,操着奇怪的心离开了教室。
折纸把那些话当耳边风一样敷衍了过去。向着下一个普通女子化计划寻思了起来。
根据所听到的情报,所谓的女孩子似乎很喜欢闲聊。
虽然折纸本来寡言少语,几乎感觉不到与同年级女孩子会话的价值,但是还是再次观察了一次,班级的女孩子们到了休息时间会分开到特定的小组中,看起来很高兴地聊天。这一定就是所谓的普通女孩子了吧。
会话的内容各式各样,但其共通点是全都是些说不说没什么差别地不着边际的话题这之类的东西。原来如此,她们相对于共有会话中所包含的重要情报而言,对于“闲聊”这种交流行为本身能感到某种快乐。
这一点理解了的话就好办了。很幸运现在就是在午休时间。折纸也立刻为了加入正在午餐的朋友们的聊天当中拿着便当站起了身。
“……”
但是,这时突然意识到了。
折纸可以平常聊天的朋友在这间教室里一人也没有。
事情变得困扰了。折纸用吐沫润了下喉咙向教室内巡视了起来。
为了作战准备与队员们的联动是必要不可欠缺的,所以在AST时会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交流,但是在学校的教室里的话就没有必要了。被搭话时也只是做出相应的反应而已。
但是。在这种地方放弃的话就不是折纸了。
折纸如同搜寻猎物的猛禽般眯起了眼睛,静静地靠近了聚集在了桌子边的一组女孩。
~
“士道!吃午饭吧!”
十香边叫着边把自己的桌子接了过来。
“好的好的……嗯……?”
士道边做出回应时,边感到了些许违和感而转过了头。
总是会与十香同时把桌子拼过来的折纸不知为什么没有动静。
觉得很奇怪而看过去,发现折纸正静静地手中提着便当,向着教室前方合桌的三名女生的方向走去。是经常照顾十香的亚衣,麻衣,美衣三人组。
之后折纸站到了正在谈笑的她们的身后,开了口,
“——加入”
以毫无抑扬的声音说道。
“哎……?”
亚衣麻衣美衣三人同时发出了声音,皱着眉头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又把目光转向了折纸。看来是一瞬间没有明白折纸所说的话。
这种感觉士道也能够理解。寡言且几乎不与人交往的折纸竟会说出那样的话,是这个班级的人的话就绝不会觉得正常。
但是,折纸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三个人,再次张开了嘴唇。
“加入”
“那,那个……”
亚衣困惑地挠着脸。
“那是指……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是”
“那倒也没有关系……怎么了,突然”
“不想说没用的话”
“!?这,这样啊……那么,请”
美衣对于这意想不到的情况惊讶地说道。
折纸轻点了下头,坐到边上的椅子中,加入了那三个人。
“……”
“……”
“……”
该说是果然吗,先前热闹地闲聊地三人尴尬地沉默了起来。
但是折纸没有注意到这个气氛似的打开了便当,不可思议地歪着头。
“不闲聊吗?”
“啊,啊啊……是,是要说点什么……”
麻衣冷静不下来的样子说着……这时,想起了什么似的“啪”地拍了下手。
“啊,对,对了!大家知道吗?站前的双子大厦(twin building)中,这次好像有新的复合店(selectshop,不知道该叫什么店……还是译成选择店更合适?到了这里怎么感觉自己这么缺乏常识……)加入了。似乎正在新店开业优惠,去看看不?”
“唉?真的吗?好嘛,那就去吧。正好想买夏天的衣服了”
“莫非亚衣你说的是新泳装?去年不是才买吗?”
“才不想被万年幼儿体型这么说!”
“什么啊,你这么说了哦?”
“——select shop?”(还是就直接拿英文吧……)
如同要加入三人的会话中一样折纸歪了下头。
“啊啊,那个,是主要卖服装和杂货的店哦”
“鸢一同学也有兴趣吗?”
“啊,说起来鸢一同学平常去什么样的店啊?”
对于三人的提问,折纸轻轻地点了下头。
“仅仅邮购最低限必要的衣服”
“唉—,这样啊。啊啊,不过我偶尔也会用呢,网上购物”
“嗯嗯,很便利呢”
“但是,看着实物选择的话也很有趣哦?”
美衣这么说完,折纸有一瞬间作出了思考的动作之后开了口。
“说起来,我知道一家不平常的洋品店”
“唉,在哪在哪?”
“天宫大街的背面”
“唉—。那边没怎么去过呢。是什么样的店?”
“有其他地方不常见的商品。我也已经有好几次受那家店的照顾了。是家紧急的时候非常有用的店。记住的话没有坏处。”
“什么啊那个说明,好厉害的样子。这次真想去看一看呢。都买过什么样的东西?”
折纸对三人的反应很得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
“女仆装,以及学校泳衣”
“哎……?”
“还有就是犬耳,尾巴套装”
“……”
三人由于折纸的话对视了起来。
“虽然我购入的都是新品,但是那里也有卖中古的。只是,不知为何那些的价格都很高。恐怕是高级品”
“……”
“去吗?”
对于折纸的问题,三人咕噜咕噜地摇头。
“说,说起来啊!”
像是要转换话题,亚衣说话时扬起了必要以上的声音,从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数码相机。
“这个怎么样。前不久刚买的”
“啊—,什么啊那是,真可爱!”
“唉—,照一下照一下”
“嗯,好的哦。来,鸢一同学也一起。来,茄子”(原文是チーズ,cheese,和我那里照相时喊茄子作用一样,不过因为我不清楚喊茄子是不是全国都用所以在这里注明一下)
随着“咔”的一声,快门被按了下去。麻衣和美衣做着V字形的手势,而折纸则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
“唉—,真不错呢,多少钱买的?”
“嗯,大概一万元左右吧。打工赚了些钱所以买了呢”
“呜—哇,好遥远,真是大土豪”
“相机的话,我最近也新添了一件”
“唉,鸢一同学也照相啊”
“真是意外”
“买了什么样的?”
“最新型的CCD”(电荷耦合元件)
“哎……”
折纸的发言再度冻住了全场。
“迷彩上好的话,就算是专业人士也难以察觉”
“……”
“有需要的话,可以安排”
对于折纸的话,三人再次咕噜咕噜地摇起了头。
“啊……,对,对了对了!比起那个!”
这次是美衣,要转变话题似的朝向了亚衣。
“现在重要的是为什么亚衣会在这个时候买相机”
“啊,难道说和岸和田君有什么进展……!?”
但是亚衣低下了视线,缩着肩摇了摇头。
“让你们这么期待真不好意思,完全没有哦。这边是邀请过,但一次也没成功过。果然没希望了啊……”
“没有那样的事了啦!岸和田君属于草食系所以亚衣要主动才行哦!”
“没错没错!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不能放弃!”
麻衣和美衣热烈地主张道,为了表示同意折纸也点头肯定。
“我对那个意见赞成。对于晚熟的男朋友,除了由我们这边来引导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哦哦!鸢一同学做出了大胆发言!”
“唉—,鸢一同学,难不成是肉食系?”
麻衣和美衣有点反应过度地叫道,亚衣则抖了抖肩膀。
“看吧,鸢一同学都这么说了,要从现在开始哟,从现在”
“对对。强势地扑过去吧!”
“嗯,嗯—,是呢,我加油看看”
亚衣握了握拳,定下了决心一样使劲点了点头。
折纸对此也支持似的点了下头。
“对于正在恋爱的你,传授一个非常有效的魔咒”
“哎?魔咒?”
“唉—,鸢一同学意外地很少女”
“好嘛亚衣,好像挺有益处的。让她教教你吧”
麻衣和美衣这么一说,亚衣“嗯嗯”地点了点头。
“该怎么做呢,鸢一同学”
“用这个”
说着,折纸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放到了桌上。
“这个是……?”
“唉—?真格的一样”
“好厉害。用这个怎么做?”
“——适量染于手帕之类的东西上,把他的口鼻捂住”
“哎……”
折纸的发言第三次把空气冻住了。
“他被摆平后”
“……”
“就可以自由作成既成事实”
再一次,三人咕噜咕噜地开始摇头。
“在,在干什么啊,那些家伙……”
士道脸上渗着汗水,低声说道。
——————————————————————————
步奏三 女孩子喜欢可爱的东西
步奏二以相当不错的成果结束了。
吃完午饭的折纸满足地点着头,瞥向士道的方向。
结果大概士道也在往折纸这边看吧,突然视线重合了起来,士道慌张地把视线避开了。
折纸的心中摆出了胜利的手势。士道对和平常不一样的折纸的女孩子的一面心动了。仅仅是这个午休,便超越了那个令人憎恨的夜刀神十香一大步吧。
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折纸想起了之前和那三个女孩的对话。
她们在午休结束之前,说过“说,说起来,为什么鸢一同学讨厌十香酱呢?”,“嗯,嗯嗯。见到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话一般都会觉得很开心呢”,“对吧”这样的话。不知为什么那语气中有点拼命的感觉……也罢,大概是错觉吧。
没错。看来以普通的女孩子的感性为准的话,夜刀神十香,那个令人讨厌的精灵似乎属于“可爱”的范畴。
之后——普通的女孩子,总会喜欢可爱的东西。
仅仅是想都会令胃酸大幅翻腾,但如果那是对普通女孩子的定义的话就没办法了。为了士道的话,折纸早已做好了无论刀山还是火海都可以进的觉悟。
“……”
折纸定好了放学后的目标,集中精神开始了。
~
“士道,该回去了!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班会结束的同时,做好了回家准备的十香向士道的桌子探过身来。那过于活力的样子让士道不由得苦笑起来。
“真性急……不过,怎么办呢。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回去的时候稍微向商店街那边顺便饶下路吧”
“哦哦!买东西吗!”
士道这么一说,十香眼睛闪闪发光了起来。
“士道,士道!”
“……是是,两个为止哦”
士道哎呀哎呀地耸耸肩,向十香竖起了两根手指。仅依靠表情就理解了十香的话。难得要去一趟商店街,大概是想买什么吃的东西吧。
事实上,那个猜想似乎是正确了。十香“嗯!”地非常有活力地点了下头。
这时,十香身后无声的人影露了出来——是折纸。
“夜刀神十香”
“唔”
刚被叫到名字,那极为活泼的十香的表情瞬间就被霾上了阴影。
“什么啊你这家伙,有事吗?”
十香毫不隐藏敌意用锐利的视线转头瞪向了折纸。
但是,一瞬间之后,那脸上便变交织上了惊愕与困惑。
理由很单纯。折纸突然抱住了十香。
“干……,干什么……!?”
“……”
折纸有一瞬间皱起了眉,露出了极力抑制呕吐感的表情。但是很快折纸便回到了以往的表情,开始轻轻地抚摸十香的头。
“可爱。可爱”
虽然十香慌张地扭动着手脚,但折纸制止了这些动作,用毫无抑扬顿挫地声音这么说着……怎么说呢,一幅微妙地令人毛骨悚然的光景。
“你这个……!”
十香总算挣脱了折纸的抚摸,拉开了距离。
“你,你这家伙!突然打算做什么啊!”
“可爱所以想摸摸而已。普通女孩子的普通行动”
“目,目的是什么!?”
“没有目的。一定要说的话,想和你好好相处而已”
“什……!?”(这句是士道十香两个人一起出声的)
由于折纸的话,士道和十香的声音漂亮地重合了起来。
“去买东西的话,也希望能把我也带上”
“别,别开玩笑了!谁会带你这种……!”
“冷,冷静下来,十香”
士道马上站了起来安慰十香,同时保持着惊讶的表情看向了折纸。
……今天的折纸很奇怪。很明显不是普通状态的折纸。
第四节课的时候的那种表现是如此,午休时的举动也让人没法想象是平常的折纸。之后的课程中也是一直望着天空,给人是不是生病了的感觉。
但是……无论折纸的样子怎么奇怪,现在的状况对士道来说都不是坏事。
总的来说,就是那位折纸,那位恐怕是士道所知的最讨厌精灵的AST的鸢一折纸小姐,说出了要与十香好好相处这样的话。
或许可能确实如十香所说别有目的,也说不定只是一次性的反复无常。
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这都是近乎于奇迹的好机会。
“呐,十香。折纸都这么说了,一起过去不也挺好嘛”
“什……但……士道!?要相信这家伙说的话吗!?”
“不是……虽然不是因为这个……不行吗?”
“唔,唔……”
十香露出十分困扰表情,然后突然用手指向了折纸。
“别,别误会了!是因为士道说了所以没办法的!”
“……”
从十香的话中,折纸有一瞬间烦躁似的眉端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如同先前一样回复了表情,颔首点了一下头。
“好高兴”
“呃……!?”
折纸说完后,十香毛骨悚然似的肩膀抖动了一下。
“喂,你这家伙,不离远点走吗”
“这是适当距离”
“明,明显太近了吧!”
“我只是在做普通的女孩子该有的行动而已。女孩子面对可爱的东西会变得盲目”
“哈,哈哈……”
士道看着在商店街上并排走着的十香和折纸苦笑了起来。
不,并排走着……这样说的话大概会被认为有问题吧。是十香在普通地走着,折纸则和十香紧紧地贴在一起。十香厌烦地把距离拉开,折纸马上就追上去……这样不停地重复着,断断续续的朝着目标方向前进。
……但是,不知怎么的,虽然应该是十香觉得没办法,却是折纸那边微妙地脸色很差。
“折纸……?你没事吧?总感觉是不是在勉强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对于士道的问题,折纸似有似无地回答道。虽然明显地给人一种难受的感觉……但是好像准备一直无论如何都要否认下去了。
“这,这样啊……”
被那样说了的话继续追问也无济于事,士道乖乖地作罢了。这时,被折纸追着的十香露出委屈的目光,弱弱地发出了声音。
“士,士道—……”
真是变得越来越可怜了。士道挠了挠头,再度对折纸说道。
“呐,折纸。十香这么走路也挺不方便的,稍微再离开一点好吗”
“……那属于,普通的行动?”
“哎?啊啊……我想,大概是的”
“明白”
折纸轻微地点了下头,意外顺从地和十香拉开了距离。十香“哈”地吐了口气。
之后,大概是缓过来了,十香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起了可爱的声音。
“唔……士道,吃点什么好吗?”
“啊啊,好啊。这周围的话……啊,那边有一家可丽饼店哦”
“哦哦!可丽饼吗!那个的话就太好了!”
十香先前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开朗了起来。
与此同时,十香边上的折纸飞奔了出去,以卓越地速度买好了可丽饼,回到了十香边上。
“给”
之后,将可丽饼向十香递了过去。
面对这预想以外的行动,十香脸上浮现出警戒的神情,后退了一步。
“你……你有什么目的?”
“……?讨厌巧克力香蕉的?”
“不,最喜欢了……但不是这个问题”
“给”
折纸再次将可丽饼向十香递了过去。十香用惊讶地视线盯着折纸,慢慢地把手伸了出去,接过了可丽饼。
之后使劲闻起了味道,伸出舌头舔了舔奶油,确认了安全之后,咬了一大口。
“……好,好吃……”
从折纸那里得来的东西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以及舌头上的甜美的感觉,十香以复杂的表情说着。
但是,美味这点似乎是真的,从第二口开始就豪快地大口咬了起来。脸上不知不觉沾上了奶油。
这时,折纸眉毛突然动了一下,迅速地把脸靠近十香,伸出舌头把沾上的奶油填了下去。
“呀……!?”
十香惊得肩膀颤抖了一下,脸色完全变青了。
但是折纸并不理睬,表情一动不动,用食指突然向十香的鼻子指了过去。
“冒失鬼”
“……!?……!?”
十香眼睛不停地转动,用手捂着刚刚被舔过的脸颊,后退了一步。
但是,折纸没有动。保持着指着十香鼻子的姿势,在那里完全停了下来。
“喂,喂,折纸……?”
感觉到奇怪的士道向折纸的肩膀抬起了手——
“呜,呜哇!?”
折纸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咚”地向地面倒了下去。
~
“嗯……”
发出小小呻吟的同时,折纸睁开了眼睛。
马上了解到自己正躺在床上。按着疼痛的头部,慢慢地抬起身子。
“……这里是……”
折纸小声叨念着向周围看去。这是一个被白色的帘布隔开的空间。外面大概是夕阳正照射着吧,顶棚被染上了赤红色。
“噢,醒了吗”
熟知的声音敲响鼓膜的同时,周围覆盖着的帘布被打开了。夕阳炫目地填满了视线。
“没事吧,折纸。果然是太勉强了吧”
“士道……”
没错。那里站着的是士道。
眼睛习惯了后,窥向周围。看来这里是高中的保健室。
“士道……把我送过来的吗?”
“嗯……啊啊,嘛。不过,十香也帮忙了。之后要道谢哦”
“……”
听到那个名字的同时,折纸不自觉地闭上了嘴。
“喂喂……”
士道苦笑着坐到了边上放着的园椅子上。
“那么,到底今天发生什么了。不像普通的你哦,明显地”
“…………!”
不普通,在这句话面前,折纸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啊……”
察觉到了折纸的样子吧,士道歪着眉说道。
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了,折纸静静地开口说了出来。
“……想变成普通的女孩子”
“普,普通……?”
士道惊讶地皱起了眉头。
“嘛,可以是可以……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因为士道说喜欢普通的女孩”
“哎?”
士道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之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小地“啊”了一声。
“但是,不行。我没法变得普通”
“不,不不,那是因为殿町太烦人了所以适当地回答了而已。我并没有……”
“!真的?”
折纸一下子抬起了头。士道继续挠着脸说道。
“啊啊……怎么说呢,和我喜欢的类型没关系,折纸……就像折纸一样不是很好嘛?当然,对我也是对十……”
“明白了”
折纸打断了士道的话点头肯定道。
“你这样说的话,明天开始就按照往常一样行事。因为我是——你的女朋友”
“不,那,那个……嗯……”
折纸说完,不知怎地士道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把眼神移开了。
【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