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BD特典
  5. 琴里Mystery
  6. 繁体版

琴里Mystery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惰性大发的某罗
图源:死亡外科医生罗
浮游在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米处的空中舰<Fraxinus>。
<Fraxinus>舰长•五河琴里和她的友人分析官•村雨令音一起行走在走廊中。
「令音、之前的那份分析资料待一会儿能传给我一份吗?」
一边说着一边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棍竖起来。
把深红色的外套披在肩膀上的十四岁少女。用黑色缎带扎起来的头发、圆圆的双瞳。作为舰长而言未免太过年幼了。
「……嗯,我知道了。我待会儿就给你发过去一份」
然而走在她旁边的令音却完全不在意这一点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随意扎起的头发、充满睡意的双眼、浓厚的黑眼圈以及左右摇摆的步伐,是一名充满特点的女性。
不用说现在没有任何船员对于琴里担任舰长以及司令员这一点提出异议。然而从正式就职后连从来都没有对琴里的年龄、容貌表现出任何惊讶和不信任的就只有令音一人。
当然也有可能她本来就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是正是因为如此,琴里和令音才能够构建超越等级和年龄的良好朋友关系。
「——啊、虽然没什么关系,你下周有空吗?」
「……下周什么时候呢?」
「嗯——,其实什么时候都行,不过最好还是在周六呢」
「……很遗憾,周六正好有点事」
「这样啊,那还真是遗憾呢。听说『La Pucelle』出了新甜品本来想去尝尝看的」
「……新甜品?」
「使用了大量当季水果和最高级马斯卡绑奶酪的特制千层派冰激凌」
「……我会空出时间的」
「就得这样呢」
令音用呆呆的表情说道。琴里则是挑起嘴角露出笑容。虽然她是个很难读出表情的人,但是交往时间长了,琴里也变得能够发现她感到高兴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人会很多,所以我们就上午早点去吧。我也会在前一天把工作都完成——」
就在琴里转动着手指开始说起周六安排的时候。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走廊前方传来尖锐的惨叫声,琴里不禁颤了一下肩膀。
「究……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貌似是琴里办公室那边呢。快点过去看看吧,貌似出了什么事情」
「嗯、我知道了……!」
琴里点了点头,和令音一起在走廊奔跑起来。……话虽如此,由于令音跑步速度实在是太慢,因此两人之间拉开了不少距离。
没过多久就跑到了走廊的尽头——琴里的办公室前面。电子门已经被打开,琴里看向房间里面发现<Fraxinus>的船员椎崎雏子惊愕地瞪大眼睛站在那里。看来刚才的惨叫声是她发出来的。
「椎崎!?发生什么事了!」
「司、司令……!就、就是、那个……!」
处在混乱状态的椎崎在用力挥了挥手后,把手指向办公室里面。
「我、我刚才进来后发现了那个……!」
「所以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琴里诧异地皱起眉头,绕过椎崎的身体窥探起房间里面的情况。
然后——和椎崎一样不禁把眼睛瞪圆。
「什……!?」
琴里办公室里面的左侧。
有一个男子面朝地面倒在了那里。
细长的身体并留有一头长发。由于他趴在地面上因此无法看到他的面孔,但是却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琴里的副官、同时也是<Fraxinus>的副舰长•神无月恭平。
在他身体周围洒落有大量花瓶的碎片——由于从头部流出大量鲜血,因此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滩血泊。
没错。
神无月流出大量鲜血倒在琴里的房间之中。
这就像是某个俗套恐怖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就算自己跟别人说起这事,估计对方也以为自己是在开玩笑而一笑了之了吧。
然而充斥整个房间的血腥味,却让这份荒唐的情景显得越来越真实。琴里为了抑制住自己胃中翻滚的呕吐感不禁用手捂住了嘴。
「……这是」
就在琴里和椎崎因为这异样的状况僵在那里的时候,从后方追上来的令音从两人旁边穿过进入到房间里面。
「令、令音……」
琴里向她搭话后,令音向她举起自己的一只手表示「交给我吧」,然后走到倒在地面上的神无月身边,握起了他的左手。
在令音按住他的手腕几秒钟后。
「令音……神、神无月他……?」
「…………」
琴里用颤抖的声音询问道,令音则是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摇了摇头。
「……很遗憾」
「怎、怎么会这样……」
听到令音的话后,琴里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脏被人紧紧勒住一样。与此同时,站在旁边的椎崎直接瘫坐在地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平常天天见面的人物突然间没有任何征兆地就离开了。整个大脑陷入混乱之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就在这时琴里不禁把眼睛睁大并吸了一口冷气。
接着再次自己观察起神无月的状况。
身体面朝地面倒在那里。从头部流出的鲜血。以及散落在周围的花瓶碎片。
虽然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但是这些现象都指向了一种可能性。
也就是说——神无月是被某个人杀害的。
就在这空中密室<Fraxinus>之中被杀害的。
「…………!」
说起来这是在目击到神无月倒在那里的瞬间就应该想到的事情。琴里用力把手握紧,并看向瘫坐在旁边的椎崎。
「——椎崎。你现在马上发出指示冻结转送装置」
「诶……?」
「我的意思就是不要让任何人从<Fraxinus>离开。完成这件事后,马上开始检查舰内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然后——」
琴里在咬了一下嘴唇后继续说道。
「——我有话要问所有船员,所以你通知他们每个人都做好准备」
「…………!」
听到琴里的话后,椎崎也终于想到了那个可能性。椎崎有一瞬间把眼睛瞪大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没错。<Fraxinus>是空中舰。通常情况下都会浮游在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米处。
要想进入舰艇内部,就只能是通过设置在舰艇下部的转送装置,从地面上直接回收进来。要想办到这点,就必须需要<Fraxinus>这边的操作。
也就是说,陌生人在舰艇内部的可能性极低。虽然琴里发出指示说以防万一要调查一下有没有可疑人物,但是在她心里其实也很清楚这一点。
这就意味着。
杀害神无月的凶手可能就在琴里非常熟悉的船员之中。
◇
在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后。有多名船员聚集在琴里的办公室中。
琴里。
令音。
<诅咒娃娃>椎崎。
<超越次元者>中津川。
<过早的倦怠期>川越。
<社长>干本。
<保护观察处分>箕轮。
所有人都是亲爱的<Fraxinus>船员——同时也是杀害神无月的嫌疑人。
神无月的遗体已经被转移到别处,他刚才倒下的地方已经用胶带贴出了一个人的轮廓。散落在周围的花瓶碎片旁边也都分别摆放有『A』『B』的标识牌。
已经把事情告诉给了船员们。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煞白并且窥探着其他人的样子。
这也是很自然的呢。毕竟杀害神无月的凶手可能就在这几人之中。
「——令音」
「……我知道」
琴里用手打了一个响指后,令音打开了拿在手里的文件夹。
「……神无月进入这个房间的时间大概是十四点左右。虽然不清楚他是被人叫出来的,还是有什么其他理由,神无月来到了琴里的办公室——然后被某个人重重地殴打了他的后脑。然后在十四点二十分左右椎崎来到琴里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神无月……事情就是这样」
「某、某个人是……究竟是谁干的啊?」
箕轮以惴惴不安的样子用手指卷起自己的头发并开口说道。然后琴里静静地吸了口气。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即使把舰艇内部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船员以外的人。然后在那个时刻有机会来到这个办公室的——就只有你们几位了」
『……!』
琴里说完后所有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我也并不想怀疑大家。所以大家就当是证明自己的清白好了。从右往左按照顺序告诉我你们在十四点钟的时候都在做什么。我自己先声明一下,那个时候我一直和令音待在一起呢」
琴里一边说着一边把视线投向站在最右侧的川越。
「川越,你呢?」
「哈……那个时候——我在睡眠室」
「哦,当时是在睡觉吗?」
琴里作为理所当然的问题向他询问着。
然而川越却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那个、嘛」
「怎么了。你当时干什么了」
「……对不起。因为下周是女儿的生日所以我当时在上网挑选礼物……」
听到这个回答后,琴里不禁叹了口气。
「……我不怎么赞同你的做法呢。好好休息也是重要的工作啊」
「我、我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离婚的第三任妻子对我很苛刻,只有这种时候我才有机会和女儿见一面啊……!」
「……这样啊」
琴里再一次叹了口气后把脸转向下一名船员——中津川。然后中津川在推了推眼镜后开口说道。
「下午两点钟吗……那个时候,我是在……」
不知为什么他变得支支吾吾起来。看到中津川这副样子,椎崎不禁耷拉着眼皮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他。
「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事情吗?」
「才、才不是那样的!只、只是……那个时候我在休息室组装积攒起来的塑料模型……」
「……你在工作时间做些什么啊」
「非、非常抱歉……」
琴里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中津川非常愧疚地缩起了身体。
「那么,当时还有谁和你在一起吗?有没有能证明你不在现场的人?」
「没、没有呢……当时就只有我一个人。——啊!但、但是、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从休息室的窗户看到箕轮小姐朝着司令的办公室方向走呢!」
「你说什么?」
琴里皱起眉头看向站在中津川旁边的箕轮。箕轮则是慌慌张张地挥手表示否定。
「不、不是的!我当时确实从休息室前面走过,但是根本没有去司令的办公室呢!」
「那么你去哪儿了?」
「那个……我、我去……卫生间了」
箕轮的脸颊微微染红并把眼睛移向别处。琴里则是耷拉着眼皮看着她。
「……我姑且问一句。你应该不是在卫生间里做些跟工作无关的事情吧?」
「呜……!」
琴里说完后,箕轮就像是被说中心事般仰起了身体。
「非常抱歉……智能手机上的游戏正好到了奖励时间……」
「……我说你们这帮人啊……」
琴里焦躁地挠起脑袋,看向了下一名船员——干本。
「那么,干本。你又做了些什么?」
「是!我当时在舰桥中进行工作!」
「具体说说是什么工作呢?」
「是。由于从重要据点来电,因此用秘密线路进行了通信……」
「原来如此。既然是进行通信,那么只要跟对方确认一下就有不在场证明了呢。那么那个重要据点是哪里呢?通信对象的名字是?」
琴里说完后,干本突然间就变得沉默起来。
「怎么了,说不出来吗?」
「难、难道说、干本先生……!」
椎崎以战栗的样子开口说道,大家就像是在警戒干本般纷纷向后退了一步。
「不、不是的!我什么都没——!」
「那么,你应该能告诉我吧?你究竟是在和谁进行通信?」
「我是和……<Esperanza>的詹妮弗酱……」
『…………』
所有船员的视线都刺向干本。
「……你能不能别用空中舰的线路和店里的姑娘打电话啊?我们姑且也算是个机密组织呢」
「对、对不起……!我忍不住就……!」
琴里叹了口气后,将视线投向旁边的椎崎。
「剩下的……就是第一发现者椎崎了」
「是的……」
椎崎面色铁青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十四点的话……我当时应该正好在制作资料文件。但是有两三点需要和司令进行确认的事情,结果进入办公室后就发现了神无月副司令……」
「……原来如此。不过只是这点事的话,你也不用特意来我办公室,直接发短信给我不是更好吗?」
「嘛,确实是这样……我当时正好也想活动休息一下所以就……」
「这样……那么你刚才所说的究竟是什么资料呢?」
「哈、哈啊……那个……其实是……」
椎崎一瞬间露出难说出口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彻底死心开口说道。
「……是在制作天宫市推荐甜品店地图……」
「那是攻略精灵用的?还是你自己的兴趣?」
「………………各占一半」
「……这样啊」
琴里不禁又叹了口气。
这样一来把每个人都粗略地过了一遍。然而有不在场证明的却只有琴里和令音。
「根本毫无进展啊……」
说完后琴里再一次挠起头来。毕竟<Ratatoskr>是机密组织,是不可能让警察或者侦探进入到空中舰之中。琴里她们必须要靠自己找出杀害神无月的犯人才行。
「话说……副司令为什么会在司令的办公室里面呢」
就在这时,箕轮露出困惑的表情战战兢兢地把手举了起来。就像是回应她般,川越抱起了双臂。
「那当然是被犯人叫过来的,不是吗?」
「但那可是司令的办公室啊?把人叫到那里不是很奇怪吗?」
「……说的也对呢。要说把人叫到司令办公室里却不会引起怀疑的人那就是……」
『…………』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琴里。
「……你们是什么意思啊」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
川越的脸上不禁冒出汗水并摇了摇头。
接着就像是要改变话题般中津川开口说道。
「或许他并不是被叫过去的呢?」
「你的意思是?」
干本歪了歪头。中津川在推了推眼镜后继续说道。
「就是说这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是有计划的犯罪,而是突发的一个事件,我是这个意思」
「突发的……」
「是的。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说着,中津川竖起自己的食指继续说道。
(——打扰了。关于这件事我想问一下……)
(!呀、呀啊!你怎么擅自就进到我办公室里来了!)
(哇哈!司、司令居然露出了她那尚未成熟的身体!)
(闭嘴!你、你快点给我出去啊!)
(哈啊、哈啊、我、我已经无法再忍耐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蹭蹭蹭、我蹭蹭蹭!我舔!我舔舔舔!)
(你在做什么啊这个混蛋……!)
咣当!
(咕啊!?)
(啊……!神、神无月!?神无月……!?我说、这是开玩笑的吧……!?)
「……比如说这样」
『啊……』
中津川的小剧场结束后,大家不约而同地点头表示信服。
「等一下!你们瞎想象些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在办公室里换衣服啊!」
「不、不是的、这只是在说可能性了,可能性……」
琴里大喊后中津川面露苦笑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而且那个花瓶根本就不是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诶?是这样吗?」
椎崎不禁睁大双眼。琴里则是回答「是啊」表达肯定。
「至少我自己对这个花瓶没什么印象。在今天上午的时候也没放在这里」
「那么、那个花瓶究竟是谁……」
「应该是……犯人带来的吧?」
椎崎表示疑惑的时候,箕轮如此回答道。然而听了她的话后椎崎变得更加不解了。
「犯人为什么特意用花瓶殴打副司令呢。即使不用花瓶,只要使用办公室里面的东西不就好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个房间里要说钝器的话也就只有司令的终端和电脑了。要是用那种东西打的话机器也会坏掉啊」
「也就是说,犯人不想让机器坏掉于是特意从外部带来钝器,是这个意思吗?」
「……也就是说机器坏掉会让犯人觉得很为难」
『…………』
干本说完后,大家的视线再次投向琴里。
「……从刚才开始你们都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你们都怀疑我!?」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干本急急忙忙地摇了摇头。琴里用鼻子哼了一声。
「真是的……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有要杀害神无月的动机啊!我有什么必要做干这种事啊」
琴里一边抱着双手一边不快地说道。然后船员们也表示赞同般纷纷点头。
「说、说的没错。五河司令怎么可能会杀害自己极其优秀的副官呢」
「这还用说。虽说有时会有些性骚扰的行为吧」
「虽说有时会做些极其令人恶心的事情吧」
「虽说司令有时会真的对他生气吧」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司令!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你的苦恼呢!」
「为什么话题会变成这样啊!」
琴里不禁大喊道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船员们纷纷颤了一下肩膀,然后同时露出尴尬的苦笑后整个房间陷入了不自然的沉默中。
在这房间中唯一没有露出惊讶之色的令音,缓缓地用手托起了下颚。
「……不过说到动机的话,其实让人很在意呢。犯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袭击的他呢?」
「是啊……虽然他确实是个疯子,但是应该还不至于被人恨到被人盯上性命吧……」
就在琴里疑惑地皱起眉头的时候,箕轮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般把眼睛一下瞪圆。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线索了吗?」
「……是的。虽然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动机。其实之前我们喝酒的时候……」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川越。川越貌似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不禁在额头渗出汗水。
「川越先生曾经说过呢。……『要是没有神无月的话,我就能成为副司令了』……」
「诶、诶诶!?」
「难道说川越先生你……!」
听到箕轮的话后,所有人都露出惊愕的表情。接着川越焦躁地大喊道。
「等、等一下!那种话只是喝酒时的一个小玩笑嘛!这种话你们也都说过吧!?」
「没有」
「才没有呢」
「我从没说过」
「毕竟川越先生一直很想当官呢——」
就像是过河拆桥般船员们纷纷开口说道。川越的脸颊上冒出大量汗水并使劲咬起了牙齿。
「……你们说这种话真的没问题吗」
然后眼睛里闪出一道光芒,把尖锐的视线投向椎崎。
「椎崎小姐。其实我,不小心看到了呢」
「诶……!?」
由于冷不丁地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椎崎不禁晃了一下肩膀。
「看、看到什么了呢……?」
「在你一直拿着的诅咒娃娃上贴着神无月副司令的照片呢……!」
「什……!」
椎崎露出惊愕的表情。然而就在这时,时机真是太巧了,从她的怀里正好掉出了一个小小的诅咒娃娃。
——在它脸上贴有神无月的照片,并且在面部缠有貌似是神无月的长发。
「这、这是……!」
「难道说小雏,你——」
「咒杀了……副司令……!?」
船员们脸上都浮现出恐惧之色。椎崎慌慌张张辩解道。
「不是的!这只不过是第二种咒法,而不是咒杀对象的诅咒啊!只是会在被钉子钉上的部位长出原因不明的黑痣或是产生谜之钝痛以及变得呼吸困难而已……!」
「……我说、这就已经够恐怖的了」
琴里有些为难地说道,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说起来,椎崎。你要不是犯人的话,为什么会拿着这种东西」
「那是……神无月先生拜托我的」
「诶?」
「……他说『椎崎小姐,你是能够给人施加诅咒吗!?那究竟是痛苦到什么程度呢?我很好奇!』……」
『啊……』
听到椎崎充满说服力的话语后,船员们就像是表示认同般点了点头。……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确实有可能说出这种话呢。
「那么,不是你袭击的神无月是吧?」
「那、那当然……!而且只是这种程度的小事就被怀疑的话,我还知道有更加明确动机的人!」
「这样,是谁呢?」
琴里催促她说道,然后椎崎缓缓地改变脸的朝向——将视线投向干本。
「干本先生,你之前说过呢。——曾经有一次把神无月带到了自己常去的店里,结果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他给抢了所以很生气……!」
「咕……!」
椎崎把手指向他后,干本不禁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究竟怎么样呢,虽说当时是喝了酒,不过看起来确实很生气的样子呢?」
「那、那个嘛……」
「真的吗?干本」
琴里用静静的声音询问道,干本在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死心了。
「是、是的……。那是因为对我说,超级超级喜欢你、ILOVEYOU、我爱你(原文是中文发音)、小女这一生就只有你了、说起来干本先生我好想要香奈儿的新产品呢的凯瑟琳酱……」
「……我说你完全被对方给骗了啊」
椎崎耷拉着眼皮开口说道,然而干本却完全没有听进去,把手紧紧握成拳头继续说道。
「她在看到副司令的瞬间,眼睛里冒出桃心从我身边离开了啊……!?我不喝酒还能怎么样啊!」
「……嘛、毕竟神无月先生外观还不错呢」
「不只是这些啊!副司令朝着凯瑟琳酱说『嗯,你有一双不错的双腿呢。请问你能不能踩踏我呢?来吧、来吧?诶?你说这里不是那种店?啊啊……还真是遗憾呢。没办法,那就给我一杯酒吧。嗯,要大杯的。不要冰。作为代替,在我喝这个酒之前能把你的脚浸泡在里面吗?来吧、来吧』……!」
「哇啊……」
在听到这相当生动的情景后琴里不禁皱起了眉头。确实那个男人的话有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然后凯瑟琳酱感到恶心就让保安把我和副司令从店里给赶出去了,然后就禁止让我进那家店了啊!而且你知道副司令当时说了什么吗!?他说『哈哈、原来如此。这种PLAY是OK的啊』!?他把我的心灵绿洲毁掉后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啊啊……在我大脑里已经浮现出相应情景了呢」
「然后……就忍不住动手了,这样吗?」
箕轮做出用钝器砸下去的动作后,干本面色一下大变拼命摇起了头。
「怎、怎么会!虽然刚才的事情是真的,但是我并没有杀害副司令!」
「不过呢……」
「刚才干本先生露出被逼入绝境开始讲述自己和被害者之间纠纷的犯人的脸了呢」
所有人的视线投向干本。干本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后把手指向了箕轮。
「要、要说的话箕轮君!你不也说过副司令把自己和男友的关系搅得一团糟吗!」
「什……!」
被指名的箕轮脸上染成惊愕之色身体也僵在了那里。不过就在这时,椎崎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诶……?但是箕轮小姐的男朋友不是……」
「确实,我记得法院已经宣判结果了呢。已经禁止和对方进行联络了吗……」
没错。就如她的外号<保护观察处分>所表示的,由于她的爱太过沉重,被曾经交往的恋人所起诉,现在她被法律禁止和男朋友进行任何接触了。
琴里询问后,箕轮痛苦地点了点头。
「是的……所以在这几年里我一直都一边制造着不在场证明,一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不仅没有办法亲手触摸他,甚至连和他进行交谈都不被允许……但是,我很幸福呢。只是在工作结束后在房间里听他的声音我就……」
「……那个、完全没有反省的样子呢,箕轮小姐」
即使椎崎如此说道,箕轮也没表现出任何反应。
「然而就在这时,知道了这件事的神无月先生对我说『啊啊……你那专一的恋心是多么的美妙!务必也让我帮助你呢!』……。终于有能够理解我和男友间纯洁、柏拉图式的爱情的人了呢!然而、后来却证明这是个巨大的错误……」
呜呜!箕轮做出擦拭眼泪的动作继续说道。
「神无月先生趁我男友不在家的时候入侵他的房间,然后在房间墙壁上贴满了我的照片……!结果设置在房间里的窃听器以及偷拍摄像机都被发现,甚至连之前的无声电话的犯人也被特定出来,导致我又被传唤到法庭上……!在这之后他居然说『诶?难道这不是长期的放置PLAY吗?』啊!?该死的神无月!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啊啊啊啊!」
做出如同恶鬼般的表情箕轮大喊道。站在她旁边的椎崎脸颊上不禁流下汗水。
「……也就是说『被抓住马脚』吧……对于男友先生来说神无月是一位英雄呢……」
「然后就把他杀害了吗……」
中津川说完后,箕轮哼了一声后抱住双手。
「我才不做那种事呢。我可是个完美主义者,才不会留下这么多线索呢」
『…………』
听到这微妙地具有说服力的话语,船员们抽动着自己的脸颊露出苦笑。
「而且要说有动机的人,我也有线索呢——对吧,中津川君」
箕轮一边露出哭脸一边把视线投向中津川。貌似是因为提到自己的名字而吓了一跳,中津川不禁抖了一下身体。
「你、你是说我吗……?」
「是啊。你之前不是说过你的妻子被神无月先生玷污了嘛」
「………………!」
箕轮说完的瞬间,中津川眼睛深处闪现出如同凶猛野兽的光芒。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
琴里询问后,中津川保持着混沌的眼神开始说道。
「那大概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我在自己房间里爱抚小梅的时候……」
「小梅?」
「那是中津川先生很珍惜的手办。听说是叫Misty什么的幼女向动画片里的人物」
「啊啊、原来如此」
椎崎低声在琴里耳边解释道。琴里则是表示认同般点了点头。
「然后正好路过的神无月先生对小梅表示出了兴趣。小梅跟其他的女武神相比年纪要小一些,她那尚未成熟的身躯相当具有魅力……可以说是正中神无月先生好球带呢。那个时候我也有点兴奋,因为和他兴趣相投然后两个人就去喝酒了」
中津川做出擦拭悔恨泪水的动作后继续说道。
「然而……没想到这却成为了噩梦的开端。因为我很久没喝得这么开心,所以喝完后就直接躺下了。结果等我醒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所彻底震惊了……」
「究、究竟发生了什么」
琴里脸颊上滴着汗水询问道。中津川痛哭流涕地发出悲痛的声音。
「神无月先生用极其下流的手法抚摸着小梅的身体,甚至还用舌头舔舐她啊啊啊啊!」
「哇啊……」
琴里绷起了脸不禁向后退了一步。虽然无法理解中津川的兴趣,但是自己的私人用品被别人舔舐确实相当恶心呢。
「要说最不可原谅的一点就是……!我原本是没有NTR属性的,然而看到此景我却不禁兴奋起来了啊啊啊啊!从那之后我见到这种场景就会变得十分兴奋……!你能够理解吗!?不得不向在二次元的妻子们投向这种眼神的痛苦……!不可原谅神无月!这份罪孽即使用你的性命抵偿也不够……!」
「……这、这样啊」
看着情绪激动的中津川,琴里脸上不禁流下了冷汗。
就在这时,中津川晃了一下肩膀面朝大家开始解释起来。
「但、但是我并没有做那种事啊!杀人什么的……!」
『…………』
所有人向中津川投去怀疑的视线,但是很快就意识到大家情况都差不多,尴尬地把视线投向别处。
「……这么一圈下来,结果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动机呢……」
琴里叹着气说道,大家也纷纷露出复杂的表情叹了口气。
「……嘛、毕竟他就是那种人呢」
「我想他本人应该是没什么恶意的……」
「不过他的行为举止真的很恶心呢……」
「可以说他是真真正正的变态呢……」
「虽然没有庇护犯人的意思,但是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呢……」
「为什么他这种人没被抓起来呢……」
然后办公室中陷入奇妙的沉寂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
「——哈哈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大家居然都聚集在一起」
突然间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脸上浮现出爽朗笑容、头部缠有绷带的男人——神无月恭平进入到房间里来。
聚集在办公室里的人们一瞬间把眼睛瞪圆,然后、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
「有鬼出来了啊啊啊!?」
由于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突然登场,所有人都露出惊愕的表情。
然而神无月本人却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露出爽朗的笑容。
「咦、还真是奇妙的反应呢。就像是见到了幽灵一样呢」
「神无月……!?你居然还活着!?」
琴里询问后,神无月有些疑惑地睁大眼睛。
「那还用说。哈、还是说这是把我当成不存在的人的放置PLAY吗!?啊啊、太好了!这种的也相当不错哦!」
神无月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染红脸颊。……琴里不禁耷拉起自己的眼皮。这毫无疑问是神无月本人。绝不是和他极其相像的人或是他的双胞胎之类的。
然后琴里看向从刚才开始一直保持沉默的令音。
「我说令音,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刚才说神无月不是死了——」
「……?我可从没有说过这种话呢」
「诶?我记得——」
琴里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起当初发现神无月尸体(?)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令音确认了神无月的脉搏,然后摇了摇头说「……很遗憾」——
「……啊」
确实她从没说过他死了。
「不要说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啊……!」
琴里用力挠起头发后,神无月貌似也注意到办公室中的气氛和往常有所不同。接着神无月把眼睛睁大,流出感动的泪水按住自己的嘴角开口说道。
「难、难道说大家都在担心我吗……!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场景!世界是如此美丽!」
神无月一边说着一边把双手展开。
看到他这副样子后,船员们纷纷皱起眉头——
『……………………哈啊』
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各位」
「什么都没有」
「是的,什么都没有呢」
「我才没想过这个该死的犯人怎么没来个致命一击啊什么的」
「这样啊」
神无月脸上露出笑容。船员们露出复杂的表情不禁又叹了口气。
「……我说,事情还没完呢。虽说神无月没出什么大问题,但是确实是有事件在这里发生了呢。——神无月」
「哈、什么事情呢?」
听到琴里的声音后,神无月露出严肃的表情。
「你还记得你失去意识前的事情吗?」
「当然」
「——那么你应该知道用花瓶殴打你的犯人吧。那个人究竟是谁?」
琴里询问后,船员们露出紧张的表情咽了一口气。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毕竟之前以为死掉的被害者居然还活着呢。没有比他更好的证人了。
然而。
「犯人……吗。那个、其实我只是摔了一跤呢」
「哈……?」
在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后琴里不禁瞪大了眼睛。
「怎、怎么一回事啊」
「就算问我怎么一回事,就是如刚才所回答的那样呢」
「哈啊!?那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办公室里啊!而且这个作为凶器的花瓶是……!」
琴里皱起眉头开口说道,然而神无月却露出不禁让人不爽的爽朗笑容并竖起大拇指。
「哈!其实本来是想把藏有超小型照相机的花瓶放在司令办公室里的,结果不小心脚下滑了一下」
『…………』
以琴里为首房间里的船员们全部都陷入了沉默。
「……椎崎」
「是」
然而就在这沉默之中。琴里发出小声,只靠这一声就明白一切的椎崎从怀里掏出诅咒娃娃并递给了琴里。
然后琴里用力地扭起了诅咒娃娃的身体。
结果很神奇地站在房间入口处的神无月按住自己的肚子倒在了地面上,然而——
「非常感谢!?」
果然他虽然显得很痛苦但却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结束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BD特典 琴里Myste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