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2
  5. 天央祭比赛(Contest TENOHSAI)
  6. 繁体版

天央祭比赛(Contest TENOHSAI)
2017-06-23 09:44:00

		

「……人山人海呢。」
士道脸颊流著汗水,俯看下方。于是,能看见放眼望去数不清的观众蜂拥而来。
这也难怪。因为今天是天宫市内的十所高中共同举办的巨大文化祭──天央祭的准备日。
因为某起事件而毁掉的第二天天央祭,要在后夜祭(注:文化祭等庆典最后一天晚上举办的总结活动)之后举办,这项特殊日程,例年来根本难以想像。虽然有一段时间似乎是朝中止的方向来讨论,但由于学生和附近居民的强烈要求,得以顺利举办。
到目前为止都还好。问题在于不知为何,士道现在正站在天宫广场的中央舞台上。而且士道就座的位子前方,还贴著字体工整、写著「评审」的纸张。
「……我不是当评审的料啦。」
士道如此嘟哝后,右耳的耳麦便传来琴里的声音。
『你现在抱怨也没用吧。话说,你可不要给错分数啰。』
「……我知道啦。」
士道语带叹息地说道,确认手边的分数牌。
没错。士道如今正背负著一项十分残酷又愚蠢的任务。
起因源自于数小时前,士道一行人漫步在天央祭会场的天宫广场的时候。
「好了……那么接下来要逛哪个摊位?」
「炸肉饼!」
「章鱼烧(Devil fish burst)!」
「推荐。炒面。」
士道说完后,三名少女同时举起手。她们分别是拥有一头漆黑发丝和水晶眼瞳的美少女──十香,以及长相一模一样,但体型却天差地远的双胞胎──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两姊妹。
三人默契十足地都提出食物的摊位。士道露出苦笑后,指向会场的内部。
「那么,我们从附近的摊位逛起吧。首先是荣部西的炸肉饼吧?」
「嗯!」
十香点了点头,大幅摆动双手迈步前进。士道和八舞姊妹跟在她后头,前进会场。
就在这个时候,会场的扩音器突然播放广播。
『──各位来宾,非常感谢您今天光临天央祭。现在为您介绍活动节目。今天下午三点起,将于中央舞台举办校花比赛。获得冠军者,将赠送高级温泉旅馆两天一夜的双人住宿券。』
士道点了点头说:「啊──」这么说来,天央祭还剩这项著名的企画呢。
「士道,什么是校花?」
十香歪了歪头。士道竖起一根手指回答:
「唔……简单来说,就是决定最可爱的女学生的活动吧。」
「哦哦……?」
「回应。那真是有意思呢。」
听见士道说的话,耶俱矢和夕弦的眼睛闪闪发光。士道在心中呢喃:「完蛋了。」刚才的说明,喜欢比赛的八舞姊妹不可能没有兴趣吧。要是两人说出要参加的话,又会因为争夺胜负而引起麻烦事。士道像是要安抚开始蠢蠢欲动的两人,继续说道:
「啊,没有啦,你们两个冷静点。参赛者应该早已经决定好了,突然──」
『──另外,今年特别设置了临时参加名额。只要是联合天央祭参加校的女学生,都可以报名。请踊跃参加。』
无情的广播打断了士道的话,响彻整个会场。
……已经无法阻止两人了。耶俱矢和夕弦的眼里充满好奇心和斗志的光辉,要是在这时硬是阻止她们参加,可能会惹她们不高兴。
这时只能想办法请琴里或令音说服她们两人了。士道为了联络她们,朝口袋里的耳麦伸手。
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后方有东西躂躂躂地跑来,围住士道。
「哇!什……什么事啊!」
事发突然,士道颤抖了一下肩膀。不过,仔细一看,他发现是三名穿著女仆装的少女。是士道班上的三个长舌妇,亚衣、麻衣、美衣。
「嘿、嘿!五河同学!」
「身边围绕著美女,很享受天央祭嘛!」
「不可原谅!羡慕死人了!」
三人说著这些话,像是企图盗垒的跑者一样蹲低姿势,左右踏步。
「你……你们干嘛突然跑过来啊……」
士道额头冒出汗水如此问道,三人便迅速地挺直身体。
「啊~~嗯,我们有事想拜托你~~五河同学不是执行委员吗?」
「刚才有广播校花比赛的事了吧?比赛的评审好像少一个人耶~~」
「所以,我们认定你就是评审了!而且,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美衣猛力地指向士道,高声说道。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态,士道瞪大了双眼。
「什……什么!等一下啦!为什么是我啊……」
「总之,拜托你啰~~」
「详细的情形到休息室再问吧~~」
「你要是敢逃跑,就得穿女仆装接待客人喔~~」
亚衣、麻衣、美衣面带微笑,但是以不容分说的语气如此说道后,便挥著手离开了。
「喂……喂……」
留在原地的士道呆愣地抽动著脸颊……但现在可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因为──
「喔喔……士道要当评审吗!那我也要参加!」
不只八舞姊妹,连十香也眼睛发亮,决定参赛。
「没有啦,那个啊,十香,这是──」
「哦哦,竟敢挑战本宫,胆子不小嘛。呵呵,那么吾就好好地教导汝,眷属是绝对敌不过主人的!」
「警戒。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强敌。不过,赢的人会是夕弦。夕弦要拿到奖品旅行券,和士道去泡温泉,看耶俱矢露出不甘心的表情为乐。」
「喔喔!对喔,有奖品耶!士道!要是我赢了,就跟我一起去泡温泉吧!」
士道制止无效,三名女生燃起高昂的斗志。
事到如今,已经无法阻止了。士道抱著头发出呻吟。
『你为什么没阻止她们?你是猪头吗?我问你,你是猪头吗?』
跟前往准备校花比赛的十香等人分手后,士道用耳麦向琴里报告这件事,结果立刻听到这样的回应。
「……别为难我啦。」
『受不了,又演变成麻烦事了。』
「……果然不妙吧?」
士道说完后,琴里用鼻子哼了一声。
『当然啊。会排列名次虽然是无可奈何,但必须特别注意的地方在于由你当评审,和得到奖品旅行券和你一起去泡温泉这两件事。如果三人的其中一人获胜得到奖品,其他两人可能会不高兴。』
说完,琴里叹了一口气,士道也隐约知道那个理由。
虽然琴里嘴里说「如果」,但事实上她应该也认为三人中的一人会荣登天央祭校花比赛的冠军宝座吧。
当然各校也有许多自豪的美少女云集,但十香、耶俱矢和夕弦正如字面所示,拥有超脱凡人的美丽。参加比赛的话,通常都不会输吧。
「那么,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嘛……另外推派一个人出赛,让她获胜如何?』
「另外推派?有人选吗?」
『有啊。有个超合适的人选。她叫作士织……』
「驳回!」
士道打断琴里的话,严厉地说道。琴里应该也是开玩笑的吧。她轻轻笑了笑,继续说道:
『总之,绝对不能让十香、耶俱矢、夕弦其中一位得到冠军。任何人都行,让其他学校的参赛者得第一名。』
简直是强人所难。士道皱起眉头。
不过,这时他发现现在的他似乎可以达成这件事。
「对喔……!我是评审之一,只要调整分数,让她们三个人低于其他参赛者──」
『白痴。』
不等士道说完,琴里严厉地斥责他。
「干嘛啦。不这样做的话……」
『如果你给十香她们低分,她们的不悦肯定会直线上升啊。那才惨咧。』
「……啊。」
听见琴里这么说,士道的额头冒出汗水。天央祭校花比赛的评审方式,是每当一个参赛者出场,评审就要举起手边的分数牌给分。换句话说,谁给了几分,参赛者完全一清二楚。
「你的意思是……明明非得让三人以外的人获胜,我却必须给她们三人满分吗……?」
『算是这样吧。不过,也不全然是坏事喔。能知道谁给谁几分,就代表三人会知道你给她们满分吧。就算不让她们得冠军,或许也能防止让她们感到不开心吧。』
「或许是吧……但要怎么样拉低她们的分数啊?」
『当然只能请其他评审分数给低一点了吧。』
「其他评审……?」
士道疑惑地如此问道,于是琴里宛如理所当然地回答:
『是啊。我记得校花比赛的评审已经到休息室集合了吧。有几个人?』
「呃……我记得加我总共四个。」
『这样啊。那么──我想想,一个人最多可以使用一百万的预算。』
「收买吗!」
听见这赤裸裸的提议,士道不由自主地大叫出声。
『万一十香她们发飙,你以为会造成多少损害啊。』
「呃……也是喔。」
『没错。况且,贿赂终究是最后的手段。真要说的话,进展到这一步之前的阶段,才是成功与否的关键。想办法请其他评审帮忙,去休息室说服他们吧。』
「……了解。」
虽然不太想去,但也无可奈何。士道轻轻叹了一口气后,迈开脚步。
士道穿过会场中拥挤的人潮来到外面,走向中央大厅。然后进入在舞台后方的评审休息室。
「你们好……」
士道轻声打了个招呼,并且打开门。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两名学生在。一名是宛如典型的大和抚子般娴淑的女学生,另一名恐怕有参加运动社团,是个体格壮硕的男学生。
「喔喔,那身制服──你是来禅的评审吗?」
男生站起来朝士道伸出手。
「对……」
士道不知所措地握住他的手,男生便用力地回握并露出爽朗的笑容,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我叫古茂田柊平,是荣部西三年级的学生会长。」
「啊──我叫五河士道,是来禅二年级……算是天央祭执行委员。」
士道说完后,并拢双脚坐在椅子上的少女用沉著的声音接著说道:
「我是伊集院樱子,是仙城大学附属高中三年级的风纪委员长。请多指教。」
说完,她以优雅的姿势行了一个礼。应该是家世良好的千金小姐吧,一言一行都散发出高雅的气质。
「啊,你好。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士道微微低下头后,古茂田便用力上下挥动握住的手。不知为何,士道强烈感觉古茂田看著自己的视线莫名地热情。
「哎,我们像这样被选为评审也是某种缘分。一起开心地评分吧。」
「就……就是说啊……」
看见古茂田彻头彻尾表现出一副好青年的模样,士道的额头不由得冒出汗水……主要是对之后必须要收买他们这件事感到冒汗。
不过如果不拉拢他们,三名精灵有可能会不开心,导致封印的力量逆流。士道没有选择权。
「那……那个,我有事想跟你们商量……」
「──啊啊,话说回来……」
正当士道想提出话题时,古茂田不知为何依然握著士道的手不放,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发出声音。
「你说你叫五河吧。你也是评审之一,要小心一点喔。」
「咦?小……小心什么……?」
士道询问后,古茂田便垂下眼睛,从鼻子呼出气息,并且继续说道:
「没有啦,就是刚才有个可疑的学生跑来找我,说什么要付钱给我,要我给参加校花比赛的某人打高分。」
「咦……!」
士道感觉心脏猛然跳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正要提出的话题,竟会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
士道惊讶地张大嘴巴。「说到这里……」樱子也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下巴说:
「也有人跑来跟我提类似的话题呢。」
「是喔,伊集院同学也遇到了啊。真是令人伤脑筋呢。」
「没错。」
说完,两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士道冷汗直流,开启颤抖的双唇:
「请……请问……你们两位怎么回答?」
士道询间后,两人嗤之以鼻,表现出「那还用问吗」的态度。
「当然拒绝啦。虽然是一日限定的职务,但我可是荣部西的学生选出的评审。要是接受收买这种卑鄙的暗中交易,我就无颜面对当初选我的学生们了。」
「对,说得没错。对方肯定也有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吧。不过,既然身负评审的重责大任就不能允许不公正的事情发生。就算给我再多钱,我都不会给出不公平的分数。」
「我……我想也是……」
两人斩钉截铁地回答,士道不由得移开视线……总觉得两人太过耀眼,无法直视。
在提出收买的事情之前,就已经无计可施。又不能威胁这两个人,但也无法向他们解释精灵的危险性。
士道烦恼著该如何是好,轻轻敲了敲耳麦。于是立刻传来琴里的声音。
『……我听到了。原来如此,看来不容易收买其他评审呢。』
「……该怎么办?」
士道以两人听不见的细小声音说道后,琴里低吟了一声,然后回答:
『没办法了。再想其他方法吧。给我一点时间。』
「好,我明白了……拜托你啰。」
「嗯?你有说什么话吗,五河同学?」
或许是觉得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士道很奇怪,古茂田歪著头。士道像是要蒙混过去似的摇了摇头说:
「不……不,我没说话。话说回来,评审总共有四个人吧?最后一个人在哪里?」
士道询问后,樱子用竖起来的食指碰了碰脸颊,开口说:
「好像还没有来。我记得最后一个人是──」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樱子正要说的瞬间,休息室的门开启,一名少女走进房间。
那名少女用金色的发饰夹起蓝紫色的头发,穿著水手服。纤细修长的手脚,加上穿著衣服也能看出的完美比例,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宛如银铃般的声音。
「咦──美九?」
看见那名少女的模样,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
没错。她和十香等人一样,是被士道封印灵力的精灵──诱宵美九。
「啊,达令!」
美九一看见士道的脸,就瞬间露出开朗的神情。不过,或许是听见美九说出的单字,古茂田和樱子同时歪了歪头。
「嗯……?」
「……达令?」
「啊!不,该怎么说呢──算是昵称啦,昵称!」
士道自己也觉得这个藉口很牵强,两人虽然感到纳闷,但似乎还是接受了这个说词。古茂田将手抵在下巴,发出「唔嗯」的声音。
「原来如此,这昵称还真是有意思呢。」
「啊……哈哈……就是说啊。」
「不过,我也可以叫你达令吗?」
古茂田露出爽朗的微笑如此说道。于是,士道抽动了一下脸颊。
「这……这个有点……」
正当士道冒著冷汗时,美九环抱双臂鼓起脸颊。
「不行啦~~达令是属于我的~~」
说完后,美九再度面向士道。
「然后呢,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啊!难不成是来见人家的吗?」
「啊,不是……其实我被选为评审……美九会在这里,莫非也是同样的原因?」
士道询问后,美九得意洋洋地双手扠腰、挺起胸膛。
「没错!我是龙胆寺女子学院的天央祭执行委员长,诱宵美九。请大家多多指教~~」
美九自我介绍完,古茂田和樱子便瞬间彼此对视,然后露出笑容。
「嗯,我知道喔。因为你很有名嘛。」
「是啊,我听说如果你参赛的话,一定会拿下冠军,所以一开始就以特别名额把你加入评审的行列。」
听见两人说的话,士道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说得也是。美九不只是精灵,同时也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当红偶像。长久以来都不露脸进行歌唱活动,但前一阵子在舞台上公开她的长相。简单来说,跟其他参赛者的知名度差太多了。当然,是否会因此改变评分结果就另当别论了──但应该难以避免带给观众先入为主的观念吧。
话虽如此,如果完全不让诱宵美九参与校花比赛,也会辜负观众的期待。所以他认为让美九当评审,是很妥当的处理方式。
「啊──」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瞪大了双眼。
美九是精灵,当然也知道十香和八舞姊妹的事。换句话说,她能理解这种危机的状况。
「美九,可以过来一下吗?」
「咦?什么事?」
美九双眼圆睁,靠近士道。士道压低声音,在房间角落说明十香和八舞姊妹打算参加校花比赛,以及希望想办法避免她们获得冠军这两件事。
「喔……原来如此呀~~事情麻烦了呢~~如果是十香她们三个的话,其中一人确实很有可能会得到冠军呢~~」
美九嘴上是这么说,但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毫无紧张感,然后「嗯、嗯」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来帮你~~不能放著这种事态不管,何况是达令的请求嘛~~」
「!真的吗!谢谢你……!」
「真的啊。总之,只要把十香、耶俱矢、夕弦的分数打得低一点就行了吧?唔……虽然有点心痛,但也没办法呢~~了解!」
美九说完,竖起大拇指。士道松了一口气。
终于成功拉拢一名评审了。当然,问题仍然堆积如山,但可说是射进一道曙光。
与此同时,士道的右耳传来琴里的声音。看样子,她似乎听到了一连串的过程。
『没想到美九竟然是评审啊。士道,你很走运嘛。这下子似乎有办法解决了呢。』
「不过,还剩下两个人耶。我只能给满分──」
『关于这件事,我思考了一个对策。』
「对策?」
士道询问后,琴里回答:『对。』接著说道:
『详细情形我之后再向你说明。总之,你先跟美九商量如何调整分数。剩下的两个评审,我这边会看著办。』
「我……我知道了……」
说不会感到不安是骗人的──但士道只能点头答应。
「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龙胆寺女子学院二年级生绫小路花梨,在天宫广场中央舞台的后方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
她是一名拥有一头美丽的长卷发,看起来很强势的少女。五官算是端整,现在因为愤怒的表情而呈现像凶恶杀人犯的长相。
不过,也难怪她会表现出这样的反应。因为两名手下奉命去收买校花比赛的评审,却厚颜无耻地无功而返。
「因……因为……办不到啦,要收买那种人……」
「就是说啊……对方用炯炯有神的眼睛教训了我一顿。害我产生罪恶感……」
花梨的两名女手下彷佛淋雨的吉娃娃一样,瑟缩著身体说道。花梨从鼻间发出「哼!」的一声后,环抱双臂,开启双唇:
「……算了。我已经完全掌握住仙城大学附属高中和荣部西高中评审的兴趣嗜好了。而且凭我的这副美貌!才不会输给其他女生……!」
花梨抬头挺胸地高声说道。当然,并非没有不安要素存在,但临时加入的来禅评审应该会拜倒在花梨的魅力之下,而花梨也不认为无条件对女生温柔的大家的偶像诱宵美九姊姊大人会给她低分。没错,收买只是为了巩固状况的手段罢了。
当花梨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中央大厅的后门方向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喔喔!这就是校花比赛的服装吗?令音!」
「……是啊,穿这个的话,小士应该也会感到开心吧。」
有一个超~~级可爱的少女,从一脸想睡的女性手中接下一个小包包。那名少女拥有一头漆黑的美丽长发和如水晶般闪耀的眼瞳。她的美貌只能说是上天的恩赐。
「……好了,她们两个已经走了。十香你也快点去休息室吧。」
「嗯!」
少女被女性从背后推了一把,大步走进建筑物中。看来,她也是校花比赛的参赛者之一。
「呜哇~~那女生是怎样,好可爱喔~~」
「真的,有够可爱的。没想到有这种女生存在啊~~」
「……!」
两名手下发出赞叹声。花梨太阳穴冒出青筋,用力揍了两人的头。
「好痛!」
「你……你干嘛啦……」
「吵死了!你们是支持谁啊!」
花梨用隐含怒气的声音说道后,两人互相对视。
「就算你再怎么美,也赢不了她的啦,花梨小姐。」
「就是说呀~~花梨小姐你也看到了吧?作为生物的等级根本不一样。」
「给……给我闭嘴……!那种事情……」
花梨回想起刚才进入大厅的少女的模样……沉默了一阵子。
不过,思考了数秒钟之后,她扬起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有事情拜托你们。」
「──各位观众,非常感谢您的莅临!现在开始进行第二十五届天央祭校花比赛!」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站在台上的女主持人情绪高昂地宣言后,将中央大厅挤得水泄不通的观众一齐发出欢呼声。
「……」
从阴暗的台上俯看这种情景,士道紧紧握住因流汗而湿淋淋的手。
命运的校花比赛即将开始。刚才向琴里确认情况,她说作战进行得很顺利,接下来只要美九调整分数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
不过……不知为何,士道的内心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莫名地忐忑不安。
然而,不理会士道的心境,活动顺利地进行下去。主持人说明活动的宗旨后,迅速地转过身指向台上。
「那么,现在来介绍掌握校花比赛关键的各位评审!首先是这位!」
配合著主持人的声音,聚光灯「啪!」的一声打在评审席的一角。
「仙城大学附属高中风纪委员长兼茶道社社长!身为女生就应该保持三步的距离,走在男生身后!濒临绝种的大和抚子,伊集院樱子!」
「公主殿下────────!」
樱子一挥手,观众席便传来了男女交杂的欢呼声。看来这名少女,在学校似乎非常受到众人爱戴。
「接下来是荣部西高中的年轻狮子!学生会长兼柔道社主将!文武双全的超级英雄!不知为何粉丝俱乐部的男粉丝多于女粉丝的古茂田柊平!」
「大哥──────────!」
古茂田爽朗地拨了一下头发后,不知为何低沉的声援声响彻整个会场。
「接下来是来禅高中的临时评审!只因为擅长做全部的家事,男人就如此受女生欢迎吗!诸位男子,磨练你们的做菜本领吧!欢迎五河士道!」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怎么只有我的介绍词和声援都这么奇怪啊!」
士道不由自主地回应会场底下发出的声音。不过,似乎没有人在听士道反驳。主持人装傻地继续说道:
「──让各位久等了!没想到这个人竟会担任评审!出道以来一次也没有现身在媒体面前的梦幻歌姬!龙胆寺女子学院的诱宵美九!」
「美──九──九────!」
「呜喔……!」
跟先前等级完全不同的欢呼声沸腾了整个会场。士道不禁发出赞叹声。
「不……不愧是美九呢……」
「哪~~有~~你过奖了~~」
美九面带微笑地回覆。结果观众席飞来好几道「你这家伙干嘛跟美九九说话啊,混帐!」的辱骂声。
「──好,那我们尽快开始评审吧!欢迎一号参赛者!玄冬高中二年级,菅原昌枝小姐!」
主持人说话的同时,穿著华丽礼服的少女现身。应该是舞台部门演戏还是什么穿的衣服吧。
少女以优雅的步伐走到舞台的中央后,行了一个礼,开始用流畅的英文表现自己的优点。
自我表现时间,只要不违反善良风俗,基本上要做什么都可以。她所选择的是用英文演讲。原来如此,要表现才貌双全这一点应该有效用吧。事实上,樱子和古茂田一边听她说话,一边「嗯、嗯」地点著头。
……顺带一提,士道连一半都听不懂。看向旁边,发现美九也露出类似的表情。
之后约过了三分钟。少女在掌声中再次鞠了一次躬。
「好的!谢谢一号参赛者的表现!那么请各位评审给分!」
主持人催促评审给分。士道将视线落在自己的手边。每个评审的面前都放著写上数字一到十的分数牌。
「我想想……」
士道从中选了一支,当场轻轻举起。
「分数是,七分!零分!六分!十分!总计二十三分!」
顺带一提,上述分数的评审依序是樱子、古茂田、士道、美九。
就想让精灵以外的人获胜的士道而言,本来想给更高的分数,但琴里吩咐他调整分数,以免看起来不自然。
不过,给零分未免太严格了吧。士道瞥了一眼古茂田。
「嗯,容貌美丽,加上充满才智的演讲。不过很可惜,如果你是男生就好了。」
「……」
看见古茂田露出爽朗的笑容如此说道,士道冒出汗水。
「美……美九你给了十分呢。」
士道说完后,美九发出啊哈哈的笑声。
「因为她长得很可爱嘛~~虽然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哈哈。」
士道露出乾笑,看向出现在台上的下一个参赛者。
之后约一个小时,校花比赛进行得很顺利,会场的气氛也愈来愈热烈。
目前评分完毕的参赛者有二十位。由于古茂田和美九打的分数十分极端,分数的差距很小,目前暂居第一名的,是十九号参赛者,龙胆寺女子学院的梅宫由纪子,得到了二十四分。
「……差不多该出场了吧。」
在士道舔了一下嘴唇的同时,主持人高声说道:
「──好了,接下来是二十一号参赛者,来禅高中二年级的八舞耶俱矢小姐!」
「……!来了吗……!」
听见主持人宣布,士道吐了一口长气,并且握紧拳头。
当士道正感到紧张的时候,穿著长袍的耶俱矢悠悠地……出现在舞台侧边。
「呵呵……庶民啊,仔细看吾飓风皇女八舞的奔驰吧!」
耶俱矢摆出帅气的姿势后,随即当场脱掉长袍。
「喔喔喔喔喔喔喔!」
观众大叫出声。这也难怪。因为耶俱矢身上穿的,是教育旅行时穿过的上头装饰白色蕾丝的黑色比基尼。
无庸置疑是目前为止最暴露的穿著。而且,穿著的人又是无可挑剔的美少女。会场的情绪愈来愈高涨。
「那身打扮……是怎样……」
士道惊讶得瞪大双眼,此时耳麦传来琴里的声音。
『呵呵,如何啊?我试著让她们反其道而行。』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故意不在评审方面动手脚,而是让十香和八舞姊妹穿评审讨厌的服装,或是表现的项目不合评审的口味。』
「啊──」
听见琴里说的话,士道想起至今为止的参赛者。
暂居第一名的梅宫由纪子是穿著美丽的和服现身,优雅地跳著日本舞。
反观穿著极短的裙子或是性感的兔女郎装扮,露骨地锁定男性票源的参赛者们,分数并不怎么高。
『没错。评审伊集院樱子出生于茶道本家,似乎从小就被严格地教育长大,所以非常讨厌女生随便裸露肌肤。在仙城大学附属高中似乎也是以严厉的风纪委员长的身分闻名。所以,为了给她留下坏印象,我稍微提高了十香她们衣服的裸露程度。』
「喂……喂,这样没问题吗?」
『当然是在她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要是因为这样让她们的精神状态不安定,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唔……」
士道面有难色地低声呻吟。不过没有其他方法也是事实。士道相信琴里说的话,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要太为难她们喔……那么,你对古茂田学长下了什么功夫?他从刚开始就一直给零分……」
『我没对他做什么。』
「咦?」
『因为那个人比起女生,似乎对男生更有兴趣。』
「……」
士道默默无语地从额头冒出汗水……为什么那种人会来当校花比赛的评审啊?
士道瞥了一眼古茂田。结果他不知为何用超级爽朗的笑容对士道微微一笑。士道连忙将视线转回舞台上。
于是与此同时,听到欢呼声而心情愉悦的耶俱矢满心欢喜地扬起嘴角,微微助跑,在舞台上一跃而起。
然后像体操选手一样,完美地在空中前翻、侧翻、后空翻后,轻盈地降落在舞台的中央。看见这精采绝伦的表演,响亮的喝彩声包围了整个会场。
「呵呵……就小秀到这里吧。」
耶俱矢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
不过,事件在这时候发生了。可能是没有绑紧,或是因为激烈的动作而松掉,上半身泳装的绑绳松脱了。
「呀哇……!」
耶俱矢慌慌张张地按住泳装,在千钧一发之际遮住了胸部。似乎勉强没被人看见,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将会场的气氛炒到最高潮。
「喂、喂……你小心一点啦。」
士道露出苦笑后,耶俱矢转向后方,重新把泳衣绑好,再次摆出姿势。
「虽……虽然发生了突发事件,但表演得非常精彩!那么,请各位评审给分!」
主持人催促评审给分。话虽如此,士道的分数早已决定好了。他高高举起十分的牌子。
「好了,分数出来了!分别是五分!零分!十分──!」
「很好……」
果不其然,樱子给的分数很低。接下来只要美九调整分数,就不会超过最高分──
「──十分!总计二十五分,八舞耶俱矢小姐,目前暂居第一!」
「什么……美九!」
士道惊愕地瞪大双眼,看向左方。结果看见美九像是在诉说「看到好东西了~~」似的,露出沉醉的笑容,高举十分的牌子。
「喂……喂……」
「啊……!人……人家……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看来,她似乎半下意识地给了十分。美九一脸慌张地想要替换分数牌。
不过,为时已晚。不等美九订正,主持人开口说道:
「那么,接下来要介绍下一位参赛者了,请八舞耶俱矢小姐退场──啊!」
此时,主持人顿住了声音。因为耶俱矢还在台上,下一位参赛者夕弦就登上了舞台。
「啊啊,真是的!欢迎二十二号参赛者,来禅高中二年级的八舞夕弦小姐!」
无可奈何之下,主持人只好介绍夕弦。不过,观众根本没人在听。与耶俱矢出场时不相上下的欢呼声……应该说是嘈杂声,充斥整个会场。
士道马上就知道了理由。因为夕弦全身穿著黑色皮制的紧身衣。
「什么……!」
士道不禁瞪大了双眼。那套紧身衣好像是暑假大家一起去旅行时,夕弦在旅馆穿过的那件。不过,夕弦毫不在意大家的视线,走近耶俱矢的身边,一把抓住耶俱矢的后颈项──应该说是刚才松开的泳装上衣的绳子部分。
「注意。耶俱矢,你这样怎么行呢?得把绳子绑紧才可以。」
「咦……不,呵……呵呵──在吾的风之舞面前,再怎么坚韧的绳结(Gordian)都抵挡不──噫!」
话说到一半,夕弦将绳子往后拉,耶俱矢按住胸口发出高亢的声音。
「重申。这样这么行呢?只有我和士道才知道的耶俱矢的乳房,差点就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了哟。」
「别……别说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啦!」
耶俱矢满脸通红地大喊。听见夕弦爆炸性的发言,观众一部分的视线投射在士道身上。
不过,夕弦毫不在意,呼吸急促,以有些开心的口吻继续说道:
「指摘。难道你是故意的吗?故意没绑紧,假装发生意外,想让大家看胸部吗?耶俱矢真是个大变态呢。跟你拥有相同八舞之名的我感到好丢脸。」
「才……才不是……喂,等一下……」
耶俱矢害羞地扭动身子,结果夕弦似乎更加兴奋地脸颊泛红。
插图013
……惨了。夕弦完全进入虐待狂的状态了。平常老实乖巧的夕弦,其实最喜欢看耶俱矢感到羞耻的模样。与她那身令人喷血的服装相辅相成,看起来只像是不该看的画面。
「指示。好了,耶俱矢,快说吧,说你是喜欢穿成这样给大家看的变态。」
「我……我怎么可能……说得出这种话啊……!」
「微笑。你表现出这种态度好吗?耶俱矢的弱点,夕弦可是瞭如指掌喔。」
说完,夕弦抚摸耶俱矢的背脊。
「住……住手啦,夕弦……」
「拒绝。夕弦才不住手。我要让你发出更好听的声音。」
「啊啊……怎么这样……!」
「等……等一下!停止!先停止!」
主持人像是忍不住一样,发出尖锐的声音。然后,疑似工作人员的女学生从舞台侧边跑出来,将情绪高涨的夕弦和耶俱矢拉进舞台侧边内。
「呼……呼……失礼了。哎……哎呀,还真是刺激的表现方式呢。那么,请给分!」
主持人应该也不想引发什么麻烦的事态吧。看来,她似乎想将刚才的情形硬当成是夕弦的自我表现时间。
不过,要是在这里失去资格的话,夕弦很可能会不高兴(但也有可能因为太专注在耶俱矢身上而没有察觉)。对士道来说,这个处理方式也对他有利。
「!分数出来了!五分!零分!十分!十分!总计二十五分!以同分暂居第一!」
「咦?美……美九……?」
「呼……呼……」
美九的眼睛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边流著口水,一边小声地反复说道:「受不了、受不了啊」并举起十分的牌子。顺带一提,古茂田一边抽泣地流下感动的泪水,一边说道:「看到感人的画面了。爱果然跟性别无关。」但还是给了零分。这男人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美九。」
「啊!人……人……人家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美九连忙擦拭著口水说道,但为时已晚。主持人已经呼唤下一位参赛者的名字。
「那么,下一位二十三号参赛者,也是来自来禅高中的夜刀神十香小姐,请进场!」
主持人说完后,十香也和耶俱矢一样穿著长袍,从舞台侧边出现。但她并没有像耶俱矢那样当场脱下长袍,而是走到舞台中央。
此时会场已经有人发出感叹声。那也难怪。因为第一次看见十香,很少有人不被她吸引。
不过,十香走到舞台中央后什么都没做,只是呆站著。过了一会儿,她看了一眼士道坐著的评审席。
「嗯……?」
士道歪了歪头。十香的表情看起来很困惑,应该说很烦恼吧。
但在士道将疑惑说出口之前,十香便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点点头,一口气脱掉披著的长袍。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喧闹声和欢呼声笼罩整个会场。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因为现在包覆十香身体的,是附有沙龙裙的泳装……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但布料被剪刀剪得破破烂烂。
「什么……!」
士道不禁瞪大双眼。本来就不大的布料面积变得更小了。要是动作太大,禁忌的圣域可能会曝光。事实上,十香也似乎感到很害羞,忸忸怩怩地扭动著身体。
插图014
「十……十香!你怎么穿成这样?为什么要穿破掉的泳装啊?」
士道忍不住从评审席大声吶喊,于是十香迅速地转过头来。
「唔,什……什么!这不是本来就长这样吗?」
「什……什么!」
士道像是要询问事情一样,轻轻敲了敲耳麦。结果,传来琴里焦急的声音。
『我……我可不知道哟!我准备的是普通的泳装──该……该不会是有人找碴……?』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逼十香弃权才剪破她的泳装吗……?」
『我只想到这个可能性。不过,十香以为泳装的设计本来就是这样──』
「你说什么……!」
在士道和琴里说话的期间,十香露出不安的表情。
「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抱歉……我……我……以为士道会感到开心……」
「……!」
听见意料之外的话语,这次换士道满脸通红。会场内响起揶揄的口哨声和阴沉的怨叹声。
「啊啊──真是的……!」
士道胡乱搔了搔头后,不等主持人催促就举起了十分的牌子。
「不妙啊!太犯规了啦!不过──下不为例喔!」
「!喔喔……!给了十分!」
看见士道举起的分数,十香一脸开心地绽放笑容。会场响起掌声,彷佛在祝福十香。
「啊啊,等一下、等一下,不要偷跑啦。好了,其他评审也请给分吧!」
女主持人面露慌张地催促。于是樱子、古茂田、美九便同时举起牌子回应她。
总计──二十五分。与耶俱矢、夕弦暂时并列第一。
「……谢谢夜刀神十香小姐!大家请拍手欢送她!」
十香在掌声如雷的欢送下,消失在舞台侧边。
「唔……」
不过,目送她背影的士道一脸痛苦地紧咬牙齿。
虽然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但非常不妙。这下子三人同分,都是第一名。这样下去,会进行三人的决选投票。
只剩下最后一名参赛者。只好想办法让那名参赛者获胜了。士道看向舞台侧边,祈祷般握紧拳头。
「……呵……呵呵……」
绫小路花梨在舞台侧边等待出场,同时露出狂妄的笑容。
「花梨小姐,你……你怎么了?」
「别管她吧。一定是发现自己没有胜算,发狂了吧……」
「我有听见──喔!」
说话失礼的两名女手下头上各挨了一记铁拳。两人发出「好痛!」的叫声,按著头蹲下来。
「你们看清楚分数。二十五分耶,二十五分。离满分还有十五分的空间耶。啊哈哈,搞什么啊,害我白担心了。照她那个样子,就算不剪碎她的泳装,她可能也敌不过我呢。」
「咦咦……让人背负破坏物品的罪名,不该说这种话吧~~」
「太令人傻眼了~~」
花梨再次用拳头揍两人的头。
「痛死了啦!」
「马上就诉诸暴力,我认为这样不好……」
「少啰嗦了,给我闭上嘴乖乖看好。我要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绫小路花梨华丽地得到满分的姿态。」
花梨优雅地飘扬著裙襬,走上舞台。
「──所有参赛者到此评审完毕!结果是八舞耶俱矢、八舞夕弦以及夜刀神十香这三位小姐以二十五分的分数,共同夺得第一名!」
「……喔喔喔。」
士道在评审席抱著头听主持人高声宣布这番话。
结果,那三个人得到了第一名……士道最后的希望绫小路某某人,竟然得到了总计十分,今天最低分的成绩而落选。
「本来很想让她们三位并列冠军……不过很可惜,奖品只有一份!因此,现在要举行三人的决选投票!好了,那么请三位出场吧!大家请鼓掌欢迎她们!」
耶俱矢、夕弦、十香三人在震耳欲聋的掌声欢迎之下,回到了舞台上。她们三人已经换下了衣服,穿回制服。
「唔……」
看见三人的脸,士道痛苦地发出呻吟。是他想得到的情形当中最坏的状况。决选投票就代表不是举分数牌,而是每个评审举出自己认为符合冠军的参赛者名字。也就是说──不管愿不愿意,都得从三人当中选出一人不可。不难想像……落选的其他两人会表现出什么反应。
士道敲了敲耳麦,想问琴里有没有其他方法,于是传来琴里迫切的声音:
『啧……这下惨了。如果士道非得选出一个人……』
「有……有什么办法吗?这样下去的话……」
『等一下,我正在想啦!话说回来,为什么三人并列第一啊!』
「我……我也没办法啊……!因为美九她──」
话说到一半,士道颤抖了一下肩膀。于是那一瞬间,有人紧紧抓住他衬衫的衣襬。一探究竟后,发现是美九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紧握住士道的衬衫。
「达令,对……对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美九说完,开始抽泣了起来。瞬间,士道的右耳耳麦响起「哔!哔!」的警报声。
『喂!美九的精神状态低落了啦!快讨她欢心!』
「喔……好……!美九,没关系啦,不是你害的!」
「可……可是,这样下去的话……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慌慌张张地安慰,也已经无法阻止美九即将决堤的泪腺。美九开始号啕大哭,哭泣声响彻了整个会场。
「!美……美九!好了,不哭、不哭,你好乖喔!」
士道连忙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美九的头。
于是十几秒后,或许是终于冷静下来了,美九虽然红著眼,但总算是停止了哭泣。
「呜……呜呜,对不起,达令,连我都给你添麻烦……」
「不……不要在意啦!重要的是──」
话说到一半──
士道察觉到不对劲。
美九是众所皆知的偶像。会场内应该也有许多她的粉丝吧。事实上,光是介绍美九是评审,会场就已经欢声雷动。
不过,刚才美九明明在哭,却没有一个人显示反应。
不,不仅如此──会场甚至鸦雀无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开始决选投票。」
彷佛回应士道的声音一样,女主持人打破寂静。不过,不知为何,她的声音跟刚才截然不同,感觉失去了抑扬顿挫。
「决选投票,不只评审,会场里观众的呼喊声也会记算在票数内。各位,我数一、二、三,你们就大声喊出认为最适合成为冠军的人的名字。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美九九!」
「咦……?」
几乎撼动整个会场的大音量,令士道惊讶地眼珠子不停转动。
因为不只观众,连评审、主持人,甚至是参赛者也都齐声呼喊美九的名字。
就算大家是美九的粉丝,也未免太奇怪了吧。再说,怎么会选不是参赛者的美九──
「啊……!」
此时,士道察觉到某种可能性。
「美九,难不成因为你刚才的哭声……!」
「咦……?」
美九目瞪口呆地歪著头。
美九原本是操纵歌曲和声音的精灵。她美妙的声音能魅惑听者的心,将所有人化为美九狂热的信徒。
如果因为美九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关系,而让她的能力暂时发挥──
「美九九──!」
聚集在会场里人山人海的观众宛如海浪一般朝台上涌来,打断了士道的思绪。
「呜……呜哇呀啊啊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美九一脸讶异地发出哀号声。看来她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启动了能力。
「美九……!总……总之先逃吧!」
「好……好的,达令!」
士道牵起美九的手,从评审席跑向舞台侧边。
然后好不容易从后门来到外面,带著美九逃跑。
不过──
「呵呵呵!士道,汝休想逃跑!」
「跳跃。喝啊!」
「士道!把美九留下来!」
八舞姊妹和十香从后方紧追不舍。看样子,她们也受到美九的「声音」操控了。
「喂……喂,你们……!」
「姊姊大人────!」
「飞翔。舔舔。」
「我要开动了!」
眼神疯狂的三人宛如童话里出现的大野狼,举起双手,朝他们攻击而来。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和美九发出惨叫,在天宫广场四处窜逃。
美九的操纵力从大家身上失效时,是在大约三分钟之后。
恢复理智的十香等人,不知为何连参加校花比赛的记忆也完全忘记了,对自己为何待在这种地方感到很纳闷……不过,幸好那里是贩卖部门的区域。
结果,士道当场随便蒙混过去,和三人一起边走边吃炸肉饼、章鱼烧、炒面和其他东西,充分享受了天央祭。
顺带一提,听说夺下校花比赛冠军的,是龙胆寺女子学院的一个叫作绫小路什么的女学生。好像是因为大家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在台上拿著奖杯啜泣,流下感动的泪水,所以大家便想说「这个人应该是冠军吧」而半自动地决定了冠军人选……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