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6-23 04:37:23

		

早就入夜的校庭,响起了人们的笑声,以及喇叭播送的微怀古曲调。
总算将剧本修改完成后,相隔快四十八小时才重临的丰之崎学园,正用后夜祭为持续三天的校庆奏出尾声。
从这里仰望校舍内部几乎是一片黑,不过校庭中央已燃起红红营火,校庆结束后被赶出校舍的学生们正热烈嬉闹。
最近要办这种活动,在安全和环境各方面的门槛都很高,但是丰之崎学园的校庆实行委员会不知道做了什么努力,至今仍像这样维护着古老优良的传统。
……呃,感觉「优良」的部分只有现充能受惠就是了。
就这样,现在聚集在火光旁边各自起舞的,肯定全是被周围的剩男剩女巴望着「你们最好都被营火烧到然后炸掉」的情侣档。
话说回来,虽然不清楚最先提倡的人是谁,不过我们学校的后夜祭,似乎从以前就有让女生邀真命天子跳土风舞的传统。
因此这与告白模式相反的教育旅行,拥有同样傲人的配对成功数,是一项让媒婆笑得合不拢嘴的活动。
「……嗨。」
「……嗨。」
另外,离营火稍有距离的校庭一隅。
没对象但照样享受着后夜祭的哥儿们、姊妹淘就在这边闲聊。也有寂寞地望着火光,仿佛随时都会吹起口琴的落单族。而我来到交杂于那些人之间,独自坐在长椅上,打开素描簿的女生面前。
「这么暗还能画?基本上你有远视吧?」
「看得见景色就没问题。反正手边即使看不清楚,我还是知道画得怎样。」
「……我永远体会不到绘师的那种感觉啦。」
英梨梨手上的素描簿,将营火在校庭中央熊熊燃烧的样相,画得活灵活现。
……不知道这家伙真面目的同学应该想都想不到,这并不是美术社要用的风景画,而是同人美少女游戏要用的背景素描吧。
「校庆,玩得开心吗?」
「拖到现在才说要追加剧本,让绘师工作量暴增,变得在这两天一步也出不了家门的总监,刚才问了什么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来我和学姊赶稿时,背后另有许多操劳的大工程同时在进行……
「多亏如此,我从刚才就被问个不停。比如『为什么今年你不报名丰之崎小姐选美呢?』」
「那我可不会道歉喔,你心里绝对是想『有溜掉的好藉口了』吧?」
「确实是那样没错,但微妙在于那个理由又不能公然说出来。」
「那我也不会道歉喔,是你自己要把工作的事保密的。」
「……话说回来,你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找我讲话,其实也是严重违反规矩的耶。」
「那部分,倒是托传统的福。」
今天的规则是「由女生邀男生跳舞」,所以护着英梨梨的那些追随者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待在她身边。
虽然远远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偷瞄我们,反正二次元宅男(真性)要不知天高地厚地找金发双马尾千金小姐(伪装)来萌,也没有男生会对这种画面产生危机感。
「……对了,霞之丘诗羽呢?你们这两天都在一起对吧?」
「我先说清楚,什么都没发生喔。」
「那我知道。只有嘴巴厉害的超级懦弱女哪有可能做什么。」
「你骂的还是一样狠呢。还有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啦,我们之间有同志的热血羁绊、温馨的师徒之爱。你才不会懂。」
「……那个女的肯定也不想懂就是了。」
「好啦,不管那些,诗羽学姊人在那边。」
说着,我指向和这里位于相反侧的中庭一带。
「她好像有事要跟加藤讲。」
※  ※  ※
「这样啊,结果修改了那么多内容……辛苦你了,霞之丘学姊。」
「我现在还是累得连自己说的话都有一半掌握不了。要是冒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你听听就算了。」
「呃,那个,所以说……」
「怎样?」
「对学姊而言才是『正题』的那个部分,变得怎么样了?我有点好奇啦~~」
「哪可能出现进展嘛。我们光修改剧本就忙不过来了。」
「呃,那个,我该怎么表示意见呢……」
「麻烦什么都别说。因为被讲任何话都会让我显得很凄惨。」
「啊……啊哈哈……不过,那有一半以上都算自作自受吧?」
「唔,你是……什么意思?」
「……霞之丘学姊,你太受安艺重视了。」
「…………」
第一举第五啦
「安艺无论和谁在一起,都是把学姊视为优先……心里一有芥蒂,他甚至会忽然从玉崎赶去和合市(第六章),学姊就是被重视得这么深喔。」
「这样吗……看来,我的定位果然是『琉璃』吧。」
「呃,那是指什么?」
「不管多受重视,总还是被当成妹妹、崇拜的对象或师父,得到特别的待遇。结果,却不能普普通通地留在他身边。」
「果然,霞之丘学姊希望他选的剧情线就是……」
「欸,加藤,你听说过『充满回忆的宝箱和留在手边的道具盒』这种比喻吗?」
「对不起,我完全没听过。基本上那算主流的比喻方式吗?」
「……谁知道呢?」
「对了……我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问题,可不可以问学姊?」
「什么问题?」
「到最后……琉璃这个角色,其实就是沙由佳对不对?」
「……加藤。」
「弄错的话我会道歉。不过,我同样将整套《恋爱节拍器》读了两遍喔。」
「……这样啊。」
「虽然外型完全不像,可是她们的思考方式,或者行动模式……会让我觉得沙由佳这个角色才是琉璃真正的转世。」
「发现那一点的,你或许是第一个。」
「那是因为……还没有其他玩家认识琉璃啊。」
「不过,我的头号粉丝并没有发现。」
「啊……啊哈哈……」
「沙由佳是我第一个写出来的角色。」
「毕竟,那是出道作嘛。」
「因为当时的我,完全没有塑造角色的经验,技巧也不够,还有我本来也不太擅长和别人相处……」
「『本来』是吗……」
「我根本不懂其他女孩子。所以,只好从最近的地方(自己身上)找蓝本。」
「霞之丘学姊……」
「所以……所以呢……这次我真的很希望让琉璃赢……」
「当时其实想让沙由佳赢的我,是这样希望的。」
※  ※  ※
「所以,这次终于把剧本写好了吗?」
「嗯,不过……」
英梨梨无视于眼前的喧噪,动笔速度依旧惊人。
「不过怎样?」
「关于内容没办法打包票喔。毕竟,有一部分是我写的。」
素描本上,除了校庭及营火外,还添了在周围跳舞的路人……呃,跳舞的学生们,剩下只要画出在这里跳舞的男女主角,事件CG马上就完成了。
「肯定是满满恶心肉麻的文章吧。敢情是御宅族看了会高兴的幼稚设定搭配超强男主角,然后格外强调萌点又方便呼来唤去的女主角们全都迷上他,所有人奋战胜利后就甜甜蜜蜜无忧无虑地迎接快乐结局。」
「……你应该还没看过吧?我写的剧本。」
「剧本没看过,但是你脑袋装的东西我从以前就一直看到现在了。」
你还不是一样最爱看那样的剧情,居然说得这么呛。
我才是从以前就一直看着你脑袋里装的东西啦。
「哎,因为这样,我无法否定,诗羽学姊的作品有可能会被我贬低成烂作就是了。」
互斥的同类,在喜好上相似得恐怖。
崇拜的鬼才,在作风和想法上的差异却大得吓人。
世事真难尽如人意耶。
「就算那样……」
「嗯?」
「和之前的剧本一比,受玩家欢迎的可能性增加了对吧?」
「对啊。」
「表示赢过『rouge en rouge』以及波岛出海的可能性,也提高了对吧?」
其实我很想告诉英梨梨「竞争根本不重要吧」。
对她说对手怎样都无关紧要,能创造出让自己多满意的作品才是重点吧……
刚完成剧本,处于贤者模式的我,目前脑子里浮现的尽是那种大道理。
「……对啊!」
不过,假如那就是英梨梨的动力来源。
反过来说,假如那就是出海的动力来源。
「那就没问题。你要怎么贬低霞之丘诗羽都可以。」
「呃,那个……」
伊织,我们就视彼此为不共戴天之敌,来大战一场吧……
「那我可不能当作没听见喔,泽村。」
「我也没有把话撤回的意思就是了。」
「唔,学姊什么时候……」
……当我以为可以收尾得帅气一点时,结果还是行不通,这该说是我们「blessing software」成员之间的沟通能力太强或太糟啊?
不知不觉中绕到我们背后的诗羽学姊,已经巧妙封印了之前睡眠不足导致的奇怪亢奋,改用平时冷冷的嗓音向英梨梨挑起话锋。
「基本上,我的文章并没有不济到掺进一点异物,就会评价扫地喔。」
「你也不用硬撑啊。万一游戏不叫座,把错推给剧本的副笔不就好了?反正那就是写手的处世之道嘛。」
「那样不行喔,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伦理同学的评价扫地。毕竟我费尽心力,才帮助他启用了自己的笔……」(注:日文中「启用毛笔」,亦有帮助男生破处的含意)
「学姊是帮助我出道当写手吧!不要乱说啦!」
※  ※  ※
「唉~~……」
她们两个的口角,一下子就变得毫不收敛,我从中匆匆逃离。
然而我这一逃,仍有如飞蛾扑火……哎,因为旁边就是真正的火。
没错,这里正是现充的巢穴……土风舞的圈子当中。
「兄长。」
不逊于刚才那种对骂的尴尬气氛,使我在周围的男男女女间钻来钻去,同时还得放慢脚步,避免撞到别人。
「兄长……」
总之,现在要赶快穿过人阵。
毕竟这样会碍到其他同学,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严重碍到我的心情……
「哎哟,兄长!」
「咦?」
于是,就在这时候。
刚才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的某阵嗓音,让我忍不住起了反应。
「兄长」这种称呼……对我来说,怎么想都不熟悉。
所以,哪怕那个词有多能勾起我的猪哥性情,照常理想,我都不会误以为那阵呼唤声是在叫我。
可是……
「这样对我不是很过分吗,双真兄长(伦也)……?」
在那里,有个陌生的少女,眼睛直直地只望着我,毋庸置疑。
自然留长的头发乌亮、梦幻且美丽的神秘少女。
「琉璃……?」
不,不对。
那名字、那模样,在我的记忆深处都有一丝丝印象。
没错,她是只留存于设定图、设定资料、诸般二次元档案中的……
「明明人家一直在叫你……好几年、好几十年来,一直、一直都在叫你……」
丙琉璃。
在今生借了叶巡璃的躯体,打算取回以往丧失的生命及恋情,个性上有点……呃,相当病娇且迷恋兄长的妹妹。
「毕竟,现在的我……是诚司才对。」
而饰演她的人……和叶巡璃一样,是加藤惠。
「……我好高兴,兄长。」
「…………」
这里,和燃烧的营火亮光稍有距离。
「我又再一次触碰到兄长了。手与手,能像这样交叠。」
「……我说啊。」
避开人群,跳舞跳得有些生疏的我们,受到了周围一些些注目。
「只不过是这样一件事,不对,如此的奢望能实现,人家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
「加藤,拜托一下……」
「不行喔,安艺。不演到最后,写脚本的人会发脾气耶。」
「果然是那个人唆使的啊……?」
比如对面长椅上,就有一个手拿素描簿,满脸不高兴地瞪着这里运笔的金发女生。
在她身边,则是某位一会儿显得开心,一会儿显得懊悔,一会儿好像在声援,一会儿又好像在咒骂,表情忙着变来变去的黑发女性。
「学姊拜托过我……至少在今天,她希望我能当琉璃。」
她拜托加藤的心情,我同样能理解。
「学姊说,希望我能让琉璃成佛。她希望我能帮琉璃实现心愿。」
加藤现在……真的就是琉璃。
那个既病娇,又爱撒娇,但也可爱得不得了,而且最受双真宠爱的妹妹。
可爱到这种地步,我都搞不懂是英梨梨的设计能力太强,或者加藤其实是个丽质不凡的美少女了。
「所以,至少在今天,安艺能不能也将『由于双真记忆复苏,而受到琉璃吸引的诚司』演好呢?」
「可是,那样做的话,我们的事情说不定从明天起就会传开喔?」
加藤再次换发型。
而且我们俩还跳了「传统」的土风舞。
「不会的啦,反正是我和安艺。」
「你自虐时也变得有模有样了,加藤……」
可是,插满重要旗子的我们,却依然聊着口无遮拦的内容。
手仍牵着手。
身体自然而然地,贴在一起。
※  ※  ※
「……TAKI UTAKO?」
「这笔名不错吧?」
「等等,霞之丘诗羽……你是认真的吗?」
「有什么关系嘛。单纯是仅限这次游戏使用的合作笔名啊。」
「……明明你根~~本没有想得那么轻松。执着再深也要有限度啦!」
「我才不想让从小学就眷恋到现在的人说呢。」
「我才没有像你用那么凄惨的妄想来安慰自己。」
「我说啦,那单纯是笔名罢了。又不是这样子就等于用创作者身分结为连理,或者身为作家的羁绊再也切不断,那些病态的念头我丝毫没有想过喔。」
「有有有,你分明就沉浸在里头,你就是用那种方式在寻找慰藉!」
「哎,不管那个,这样一来『我们』该做的就告一段落了。」
「你不用强调成复数型态。基本上伦也要做的工作还堆得像山一样。」
「剩下的,就是你的图了……那算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关卡呢。」
「……我知道。」
「剧本的部分拖到濒临底线才完成,给你添了困扰。关于这点,我真的对你觉得很抱歉。」
「反正会拖得这么晚,又不是你害的……」
「不过,要是你的工作成果贬低了我们的故事……我不会原谅你。」
「……不用你说,我就是抱着那样的觉悟在画。」
「好了,所以我差不多该走啰。」
「你要回家了?」
「说什么啊?接下来才是校庆的重头戏不是吗?」
「可是,只剩后夜祭……咦?」
「对,现在换我和伦理同学跳舞了。我跟加藤约好差不多这时候轮流。」
「什……?』
「毕竟,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会在想睡时还专程回来学校啊。」
「等……等一下!霞之丘诗羽!」
「要不要排在我后面邀舞?我想,伦理同学大概不会拒绝你喔?」
「…………」
「哎,依你的情况,还要顾虑靠假面具累积至今的人望,八成也不能那样做吧。」
「…………」
「不过呢,泽村……像那些束缚,最好在自己被绑死以前先处理掉喔。」
「……唔。」
「再见……加油吧,泽村英梨梨。」
※  ※  ※
「我才不会输……」
「我才……不要输给任何人……!」
「…………呜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