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第五章 对喔,好像还没决定最终章的舞台
  6. 繁体版

第五章 对喔,好像还没决定最终章的舞台
2017-06-23 04:37:23

		

「伦也。」
「……嗯。」
「喂,叫你啦,伦也!」
「……啊?」
午休时间,人声鼎沸的教室(套用第四章的场景)。
周末忙翻之后过了几天,来到星期四。
我从第一节课就大剌剌地趴在桌上睡懒觉,到现在连午饭也不吃,结果就被别人毫不客气地抓着晃醒了。
「欸,我有点事想问,方不方便?」
「……你来得正好,喜彦。为了惩罚你剥夺我宝贵的睡眠时间,赐你一个荣誉的使命,去买咖哩面包给我当午餐。」
「搞不懂这任务算是光荣还丢脸耶。」
男同学A上乡喜彦一边抱怨,一边还是在桌子上摆了一块波萝面包,然后坐到我面前的位子上。
「好啦,你要问什么?」
因此,为了报答其付出,我决定花三百卡路里的热量陪他讲话。
「你到了这个星期一直在睡,最近很累吗?」
「差不多,有点事要忙。」
没错,过了忙翻的那个周末以后,我何止没有闲下来,反而变得更焦头烂额。
在家里我几乎都没睡,还动脑动到天亮,累得七荤八素,操劳到胃痛,即使如此依旧不停下敲键盘的手。
所以正如喜彦点破的一样,这星期我就算到了学校,光是要恢复前一晚耗掉的体力及精神力就没空了……
「问好玩的啦,我明白!今年你也安排了许多节目吧。」
「……什么节目?」
我不知道喜彦到底懂不懂我的现状,不对,肯定什么都不懂的这个家伙,说着说着就摆了一副让人有点不爽的践脸,伸手拍了拍我的背。
可恶,刚才那样又让我多浪费了一百卡路里。
「今年你想弄什么?偷偷跟我讲就好了。」
「呃,所以你是在问什么……?」
「校庆时的节目啦。明天就开始了吧?」
「对……对喔,是没错。」
怎么会这样……原来已经到这个时期了吗?
难怪这个星期,我就算一直在课堂上睡觉也没被人吐槽。
……编理由的感觉浓厚,为了剧情方便而乱拗也要节制一下吧——诸如此类的想法就算心里有,也千万不能说出来。
「和去年一样办动画上映会,就显得没新意了嘛。反正伦也你最会安排了,肯定又想好能吓到所有人的惊喜了吧?」
「不,我今年没有任何规画耶。」
「你又来了~~需要帮忙的话我一定出力!跟我说今年的节目是什么嘛。」
「呃,我就说啦……」
去年校庆时,还属于百分百消费型御宅族的我,曾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工夫,进行事前准备和私下交涉,然后才在学校公认下占领了视听教室,举行动画马拉松上映会。
在活动中,我接二连三地播放古今东西的推荐作品,只在中场休息穿插自己的烦人解说,而那场悠哉的动画马拉松,据说就创下了去年教室内活动的最高观众动员数记录。
然而今年的我……
目标是一飞冲天变成生产型御宅族的我,目前仍不停奋斗……
「哎,不提那个了,今年校庆也有好多乐子可以期待耶!」
「咦?是……是啊。」
结果,我还来不及烦恼该怎么解释,喜彦聊起校庆,老早是一副「好,让我们继续看下去」的调调了。这样不行啦。
万一我真的规划了什么活动,这种家伙绝对只会出一张嘴,却什么都不帮。
「听小道消息说,今年的丰之崎小姐选美好像会是激烈的拉锯战耶?哎,坚守后冠的泽村不出场,真正的宝座等于空悬就是了。」
「哦……哦~~」
这么说来,记得去年的选美优胜者站上表扬台时,是用金发顶着金冠,还用超客套的脸露出一抹浅笑。
「不过相反的要是泽村出赛,连明年算进去铁定会蝉联三连霸,那样倒也没什么意思。难就难在这里。」
嗯,三连霸很不妙。要是得到那种荣誉,往后的人生肯定会一败涂地(注:游戏《WHITE ALBUM2》中,曾在学校选美蝉联三连霸的女主角小木曾雪菜)。呃,我这是就一般论而言。
「对了,你在后夜祭跳土风舞的时候要找谁当舞伴?不过,仅限活生生的女孩子,抱枕不算。」
「……既然你那样打比方,就别替我考虑参加的可能性啦。」
「但是你不想想,假如女生主动来邀舞的话要怎么办吗?我记得那在这所学校,有『请和我交往』的含意吧。」
那还真是……让人觉得会有鲜血结局等在后头的传统耶。
「还有还有,今年话剧社据说会重演去年那出戏喔。」
聊归聊,这家伙的话题一个接一个地抛过来耶……等等。
「重演……?」
「好像是因为去年的剧码风评满好的,甚至还被捧成『传奇性的表演』了。」
「是……是喔……」
那项传闻我确实也听过。
应该说,我也实际看过了,那是出有趣得一如传闻的戏。
然而,倒不是因为人格有破绽的社长演起独角戏活灵活现……
「有风声在传,那出戏其实是知名作家写的剧本耶。虽然不知道真相如何就是了。」
对,是因为脚本棒得可以在全国大赛得奖的关系。
还有,会重演的真正理由,大概是因为那个脚本家今年太忙了,所以无法提供新作给话剧社……
※  ※  ※
「安艺。」
「……嗯。」
「欸,我在叫你耶,安艺。」
「……嗯啊?」
头朝下默默思考的我,大概是让人感到奇怪吧,那家伙又抓着我肩膀晃呀晃地搭话了。
可是,我已经尽了三百卡路里的义务才对,因此就毫不掩饰自己不爽的表情,直直地望向正面,仿佛该谈的早就谈完,结果……
「……咦,喜彦?才一阵子不见,你变得好没存在感。」
「你完全没进入状况,讲话却唯独不会忘记套梗耶,安艺。」
我和淡定地望着我的马尾女生在近距离内对上目光了。
接着我环顾四周,被夕阳染红的教室里,已经没有我和那个少女……加藤以外的人影。
下午的课,全从我的记忆跑掉了……
※  ※  ※
就这样,比平常略晚一些,前往车站的回家路上。
「不过,好久不见了耶,加藤。」
「我们每天都会碰面就是了。虽然你总是很困的样子,所以才没有说到话。」
「我没睡啦~~从这周起就根本没睡觉~~」
「光是我在学校看到的,你每天就睡了六小时。」
「表示说,你一天有六个小时都在看着我?」
「呃,等一下喔。记得那句是在第三页……『你……你白痴啊~~为什么我非要看着你~~』」
「那种筒单的台词要会背啦。别老是看小抄确认。」
在那之后,隔了四天才讲到话的我们,对话时淡定得一如往常,仿佛那个周末涌上的亢奋已成过往云烟。
这阵子跟加藤讲话时,我都懒得先炒热情绪了,不知道这该当成好事或坏事……
「所以说,安艺。」
「嗯?」
「游戏,完成了对不对?」
「是啊,虽然要称为翻版还嫌太阳春。」
「然后呢,你有没有玩到最后?」
「嗯,我在周一早上就跑完所有剧情了。」
「好、好快喔。我耗到昨天才玩完。」
「……呃,嗯,我们当玩家的资历不一样嘛。」
我随口应付过去,但是加藤那句话,对我来说挺意外。
这家伙真的有试玩耶……
上周的紧急集宿,确实是在加藤的提议下召开的,不过我以为她始终和以前一样,抱持的是从旁协助我的态度。
然而,加藤现在无疑是社团的核心成员,和我、英梨梨及诗羽学姊一样,拚了命地想让作品变好。
她的认真程度甚至让我受了感动。
……哎,从外表看不出有多认真的淡定表情,满令她吃亏的就是了。
「那么,然后呢?」
「嗯?」
「你有没有发现……不试玩就无法了解的事?」
「……有啊。」
「这样啊……安艺,原来你也发现了。」
「意思是说,加藤你也……?」
「嗯……」
而且,和那股拚劲同时萌发的御宅族之力,同样让我大受感动。
难道说,加藤同样找到了吗……
藏在那份剧本里,不做成游戏试玩就无法了解的「某种盲点」。
「那安艺,你打算怎么办?不做出答覆应该不行吧?」
「……我知这。」
是的,我知道。
我非得下决定。
「这样啊,你做了选择……对于霞之丘学姊的问题,你决定做出答覆。」
然后,我非得告诉她,我的决定。
「嗯,毕竟我是社团代表、游戏制作负责人……」
「再说,你是男生嘛。」
「啊,嗯……?」
「那么……结果呢,安艺。」
说到这里,加藤原先的淡定少了一点,脸色变得有些许红晕、些许紧张,而且也流露出一些些的落寞。
「巡璃和琉璃……你选哪边?」
所以,我也下定决心,斩钉截铁地宣布:
「我两边都不选。而且,我两边都要。」
「…………咦?」
宣布将成为我们作品骨干的,重要无比的结论。
「我弄清楚了……症结在哪里,我终于发现了!」
「呃~~安艺,稍等一下下……『你是……你们都是我的翅膀!』你是这个意思吗?」
「都叫你不要看小抄了……」
加藤听完我那宝贵的结论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瞬间变回淡定了。
话说她收录在那份小抄的台词,到底是用什么标准搜集来的?
「换句话说,这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重点不在应该选哪个女主角。我终于找到,这款游戏在根本上怀有的大问题了!」
然而,当我揭露出堪称世纪大发现的冲击性真相,加藤却回了一副十分微妙又尴尬的脸色,并且战战兢兢地向我请教:
「呃,关于那些,能不能请你说得详细一点?」
※  ※  ※
「唔哇~~听完感觉好讨厌。」
「你那是什么意思?」
我照着加藤希望的,将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关于我的选择,对诗羽学姊的答覆,还有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认真、诚挚、毫不虚饰地相告。
……结果这会儿,加藤的表情和态度何止是淡定,还一路下滑到对我不敢恭维的地步,然后更频频盯着我,傻眼似的叹了气。
唔哇~~她现在的角色定位变得好讨厌。
「我想想,要怎么说比较好呢……这个嘛,以社团代表而言,安艺你的意见或许是对的。以游戏制作负责人而言,或许也切中要点,不过在社会上并不是光靠那样子就可以过得顺顺利利喔。」
「……呃,关于那些,能不能请你说得详细一点?」
还有,这会儿她似乎连言行举止,都觉醒成火候不赖的挖苦型角色了。
「唔,我看算了。安艺,我觉得你只要贯彻自己认为正确的方针就行了。即使那样会让人跌破好几副眼镜。」
「咦咦咦咦咦~~!什么情况啦,你那是什么反应?」
我认真苦思,熬了三天三夜,尽想着该怎么办,还考虑到更后面的环节……
「不用说了啦,哪怕你被唾弃成窝囊废、大笨驴、人渣或差劲男主角,肯定还是有人会体谅你的。嗯,一小部分的人会。」
「包含在那一小部分的有谁?有谁啦?」
结果,明明我做了对社团而言最正确的选择……
「那我先走了喔。毕竟也要先想想以后该如何处身才行。」
「喂!所以那是什么意思啦?照你那么说,我们的社团会变成怎样?」
可是,为什么会得到这种反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