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第四章 只有狂热信徒才会变成真正的反对派
  6. 繁体版

第四章 只有狂热信徒才会变成真正的反对派
2017-06-23 04:37:23

		

「唔~~」
午休时间,人声鼎沸的教室。
离那一夜在公园碰面,已经过了五天。
……这部校园作品,该不会是头一次描写到上学时间的教室吧。
「唔唔~~」
我无视了依旧不容易辨别发自谁口中的内心独白,同时也孤立于四周围着桌子闲聊的小团体之外,正忙着阅读在这几天感觉已经成为例行工作的大篇文字。
当然,我读的并不是正式装订成册的书……
「你还在读那个啊?」
「……嗯。」
没错,就是那份快要被我翻得破破烂烂的列印文件。
「我帮你买咖哩面包来了喔,还有黑咖啡。」
「谢啦。我现在没零钱,先垫着。」
「呃~~安艺,这是代表我从你的同班同学B升格成跟班A了吗?」
「……对不起,我现在就付,连利息一起付,求你原谅我,加藤!」
我深刻反省了最近对待加藤的草率态度并且致歉,而她听完果然毫无反应,只是平淡地在我前面的位子坐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面包拆封。
对了,总觉得最近周遭的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好像有一点变了。
我们两个像这样在吃饭时独处,仍然和空气似的完全不会被别人放在心上,这部分仍是老样子。不过当其他同学有事情找我,倒不会和以前一样毫不客气地过来插话。在这层意义上,我们相处时不受任何人干扰的状况算是变多了。
这就表示,我们之间的主仆关系也差不多得到众人公认……啊,不对,我才刚否认这层关系的嘛。
「所以,结果你弄懂什么了吗?」
「嗯,还好啦。」
「哦,有什么成果?」
「诗羽学姊的剧本果然超神的。」
「啊,我有学到这种时候的回话方式喔。回你:『是是是,信徒辛苦了。』就行了吧?」
「……是没错啦,不过听人那样讲会有点不爽,这你顺便记起来好不好??」
是的,我依然在读诗羽学姊提交的剧本初稿和第二稿,反覆重读又重读又重读又重读又重读的日子仍持续着。
而且,经过星期日以后,我读的时候更是将眼睛瞪得和钢铃一样大。
『关于那部分,我倒不觉得会输给你们耶。』
伊织那句比平时自然,听来完全没有作戏味道的咕哝,始终在我脑海里徘徊不去。
所以,早上通学时、像现在趁着午休、社团活动时间、傍晚放学时,以及晚上回到家处理程式码的空档。
……还有上课时也包含在内,这不能声张就是了。
一有空,我就会摸索那家伙话里的真正意涵。
「会不会是你太在意了?在我看来也觉得内容很棒耶。」
「你的意见可以信任到什么程度姑且不提,我也觉得自己太在意了。」
「御宅族就是这么傲慢的部分姑且不提,既然你也觉得——」
「不过,我就是会在意啊……」
「……咦?」
是的,我也认为自己太在意了。
毕竟就算像这样重读好几遍,诗羽学姊的剧本还是很精彩。
初稿的娱乐性,以及第二稿的故事性,都有趣得分不出高下。
话说回来,为什么伊织会那么自信满满?
明明我们社团都还没有公开体验版,为什么他却有信心自己会赢?
他小看我们这边的剧本,凭的是什么?
果然,这单纯只是伊织在自信过剩下放话,或者为了让我犹豫而使出的心理战吧……
「……不对。」
错了,不是那样。
那时候的伊织,既没有说谎也没有夸大其词。
……唉,对他最坚信不疑的是我时,问题就已经卡住了。
但我就是这么觉得,没办法。
虽然那家伙对待创作一点都不真诚,碰了创作者流下血汗的产物以后只会判断好不好卖,也无意探讨其他方面的价值,根本就是个败类。
不过正因为如此,以往只要是他宣称「会赢」的作品,在商业上肯定就会胜出。
一直以来,我已经碰过好几次那样的案例了。
「欸,加藤,我是觉得……咦~~~~?」
我将脑子里那些想法都整理好以后,就发现加藤忽然在不知不觉之中,从眼前的位子上消失了。
呃,虽然我并没有草率对待她的意思……不过那家伙的隐形效能未免太强了吧?
※  ※  ※
「……霞之丘学姊?」
「咦?」
「怎么了吗?你会来二年级的教室,很稀奇耶。」
「加……如藤……」
「要找安艺的话,我帮你叫他吧?」
「不、不用,不必了……会给伦理同学添麻烦。」
「哎,确实有可能造成骚动。不过,与其说是给安艺添麻烦,感觉好像比较会让学姊的风评受影响就是了。」
「……别人要怎么说,我无所谓。」
「对喔,学姊最近也好久没到社团露面了。写新书的工作是不是很忙?」
「是……是啊……虽然那也算原因……不过倒不只那样,应该说我处在等待的状态,又害怕主动来问他,又觉得求不到一个痛快。」
「啊,我明白。在这种时候反问:『咦?你说什么?』才是耳背型主角的正确反应对不对?」
「……你是不是快要被耳濡目染得走偏了啊?」
「学姊有事想问我?不是问安艺?」
「对……对啊,其实呢……」
「好的,学姊请说。」
「伦理同学……他过得怎么样?」
「……学姊想问我的,就是那个?」
「……不行吗?」
「唔~~也没关系啦。这个嘛,他一直都在读学姊写的剧本耶。」
「……那部作品的篇幅有那么长吗?」
「他好像一直在苦恼。」
「苦、苦恼……?」
「嗯,他在苦恼要挑哪一边。」
「然、然后呢……结论出来了没?」
「好像就是因为做不出结论,才让他重读好几遍的样子。」
「是……是吗……代表事情还有希望啰?」
「咦?学姊说什么?啊,我刚才是真的没听见啦。」
「这件事就算告诉你也没用。倒不如说,告诉你的话就失去意义了。」
「照那样听来,我是被轻视还是被重视啊?感觉很微妙耶。」
「……我自己也没有头绪就是了,关于那部分。」
※  ※  ※
「唔~~」
时间经过,到了放学后的回家途中。
有鉴于诗羽学姊已经写完剧本,英梨梨则进入闭关赶稿状态,平时在周末召开的社团活动这星期停办。
「唔唔~~」
就这样,在太阳还没下山的傍晚放学路上,我与加藤缓步走向车站。
话虽如此,事态并不会因为过了几个小时就出现好转,该选哪一篇剧本的问题依然完全解决不了。
啊,不过只有一点,和几个小时前不一样……
「唔唔唔~~」
「欸,加藤,别抢我的差事好不好?」
「啊,对不起喔,安艺。」
目前拿着列印出来的文章嘟嘟哝哝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加藤。
「怎么了吗,加藤?你为什么突然变得有拚劲了?」
「呃,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以前缺乏拚劲耶。」
「没有啦,你说是那么说……」
在午休快结束才回到教室的加藤,从我这里抢走了原稿,然后就在下午的课堂中专心读起来了。
她这种态度要形容成「和以前一样」,实在有困难吧……
「欸,安艺。」
「怎样?」
「霞之丘学姊在这两篇故事里,放了什么样的含意呢?」
结果,在许多疑问都还无法厘清时,今天的加藤颇为主动地出击了。
她把读完的列印版初稿交还给我,这会儿立刻又拿起第二稿过目。
「你是问……剧本里放了什么含意?」
「在两个版本中选出一个以后,会有什么影响呢?」
「还能有什么影响……」
到最后,被选上的版本就是比较有趣、比较容易让读者接受、比较有卖相的作品……
不,不对,这已经不是那种程度的问题了。
结果,就算我花了好几天重读,还是觉得两边都很有趣,都能让读者接受,而且也都具备卖相……这个倒不能确定,然而我就是觉得不会有太大差异。
既然如此,剩下要考虑的……
『最重要的是,伦也学弟,你喜欢哪边?』
没错,表示我只能靠那个标准来判断了。
马尾巡璃可爱到堪称萌得好也萌得巧,以娱乐性传奇故事来说负有杰出完成度的初稿。
长发齐浏海的琉璃情意之深赚人热泪,以传奇恋爱故事而言负有强烈劲道的第二稿。
可是,无论将文章比较多少次,我还是只能随之雀跃或掉泪……
「到最后……不试着玩玩看游戏,也许就没办法搞懂呢。」
所以,我也只能讲出这种像是藉词逃避的回答了。
「唔……就是那样,安艺!」
「哪样啦,加藤?」
然而加藤却不允许我逃避。
不对,不是那样。
现在加藤眼中的光芒,并不像抱着坏心眼逼我的目光,纯粹充满了找到出路的积极光彩。
……不管怎样,总觉得她今天角色满鲜明的耶。
「既然不玩不会懂的话……就玩玩看吧?」
「可是,游戏又还没完成……欸,难道你——」
「嗯,就是那样,安艺……」
「你打算保持未完成的状态直接发售吗?」
「…………啊~~」
加藤那太过恐怖的计略,让我背脊发寒。
「慢……慢着加藤,那项决策很不妙!重新考虑吧!」
是的,对于制作人来说,那是绝对不能伸手摘下的禁果,也是对玩家背信忘义,彻底屈服于流路的行为。
做出那种事,或许能确保短期内的销量,但是对作品的负面评价散播开来以后,就会替后续作品的售前风评种下致命性祸根。
「就跟你说不是了嘛,安艺。我没有打算那样……」
「……还是说,要宣称我们是误将体验版档案,覆盖到烧录成品用的母片上面,然后假装成一切全属乌龙——你打算用这种策略吗?」
「呃~~你先让思考离开那方面好不好?」
不过呢,误将体验版覆盖到成品上这种事听来虽然像胡诌,其实是确有其事啦。
※  ※  ※
「……为游戏做测试?」
「嗯,那样的话,东西就算没完成也不会有问题吧?」
加藤的提议,和我想像的内容大有出入……应该说冷静一想,自然会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当然的。
「对喔……毕竟故事剧本已经到齐了。」
先用目前有的素材,拼凑出可以运作到最后的程式——相当实际的提议。
「这样子,是不是就能发现光靠阅读发现不了的盲点……我的想法会很外行吗?」
「不会……」
的确,加藤说的再有道理不过。
比如图像、配乐、演出……
将那些组装好以后,就会萌现光靠阅读剧本所无法体会的微妙差异。
也许,那才是确认「以游戏而言」,那一边比较有趣、比较能让读者接受,而且也比较有卖相的唯一手段。
「对喔,是那样没错……加藤你说的对。」
「既然如此,安艺……」
『游戏是综合性艺术』。
我自以为是地先对伊织讲过,结果,说不定我自己才是最不信的人。
「嗯,我们来玩玩看吧,在游戏里再读一遍!」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呢。
到头来,真正要紧的道理,我平常总是挂在嘴边。
然而碰上重要关头,我自己总是不会察觉。
而且,还总是让同一个家伙来教我。
「谢啦,加藤……」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呢……加藤。
「呃,安艺,你大概是意识到卖萌的剧情事件才那样做,不过会痛耶。」
「是肉体上的痛还是行为上的痛,你说清楚啦!」(注:「痛」在日文俗语中也有欠缺常识、不知好歹的意思)
于是,顺手拉起马尾的我,又被加藤毫不留情的淡定攻击戳到了。
※  ※  ※
「那……那么……我从今天起会开始动工……」
搭上电车,离加藤家最近的车站只剩一站时。
我总算将自己之前做出的丢脸行为甩到一边,拚了命地鼓起勇气朝她开口。
……呃,跟加藤讲话却紧张成这样,其实说不定是第一次。
「唔,直到能玩为止,大概需要花多久?」
「我想想看……大概要到下周末吧。」
「那样好慢喔。」
「没办法啊,毕竟从现在要将游戏的程式码一路写到结局。」
「可是这段期间,泽村同学的作业不就跟着耽误到了?」
「也是啦。」
在母片送压前这段一堆事要忙的时期,还加入在效率上可说是浪费时间的工程,制作进度会出差错也是难免。
「这样啊,不太妙耶……原来那么花时间。」
「总之,今天晚上我先挑出两种剧本都能用的事件CG给英梨梨拟稿,然后再来动工写程式码……」
「可是那样的话,整体进度会不会拖得更慢?」
「不要紧,总有办法的。」
「安艺……」
接下来一个星期,等着我的应该是几乎没时间可睡的地狱吧。
即使如此,加藤提出的意见,就是值得这样一拚。
所以,我肯定会努力。
为了我们的梦想。
「安艺,我问你喔……」
「嗯?」
当电车减速,快要可以看见加藤下车的那一站月台时……
「一个星期,是指你自己一个人处理要花的时间对不对?」
「当然啦……」
低着头沉思半饷的加藤,用了比平常严厉点的脸色对我开口。
「顺便再问一句,虽然这是我的猜测,不过因为你一个人在家动工,所以那是连你输给种种诱惑都算进去的时间对不对?」
「……你想讲什么?」
还有,从她口中冒出的语句,其实也和脸色一样,比平常严厉点。
「我是说,好比你会上网、看动画,还有温习旧漫画来转换心情,却翻着翻着就看完一整套之类的。」
「你在我房间里装了监视器吗?」
呃,何止是严厉一点……咦~~
「你真的不会打混?」
「都、都这种时候了,我不会那样逃避啦。」
「你敢发誓绝对不会?」
「唔……」
从周六深夜到周日早上的电视节目栏,闪过了我的脑海。
呃,持续在追的动画有八部、特摄片两部,外加娱乐资讯节目……
「…………」
「…………」
在我思考这些时,电车的门开了。
「…………」
「……呃~~我想我可以发誓,嗯,大概。」
于是,当月台铃声响起,我总算从喉咙深处挤出带着微弱决心的嗓音。相对地,加藤的反应则是……
「这个,帮我拿着!」
「咦……?」
她将原本拿在手上的书包推给我。
「赶回家拿换洗的衣服以后,我就去你家……包包帮我带过去就好,掰。」
「啊,加……加藤!」
等到我再次开口,为时已晚。
电车的门已经关上,加藤摆动着空下来的双手全速冲上楼梯的身影,转眼间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我只能目送她那电光石火,而且角色鲜活无比的飞快身手,然后望着留在自己双手的书包,呆呆地留在电车里。
……我本来还以为会被她揪着领带拖下车,不过仔细一想,我们学校的制服根本没领带。
※  ※  ※
「嗯,第三章完成了喔,安艺。」
「好,那执行看看吧。」
从那之后过了几个小时,周五深夜。
「怎么样?需不需要再改一下配乐范本和角色站姿图?」
「不用,目前演出方面做到最低限度就好。总之先将文章灌进去,把内容用游戏形式表现出来才是第一要务。」
如同之前的宣言,加藤捧着装了两天分换洗衣物的旅行包来到我家,简单打过招呼后就启动我房间的电脑,熟手熟脚摸起程式码,毫不休息地持续忙到现在。
「啊,程式当掉了。」
「……唉,毕竟是赶工出来的。那你除错结束以后再叫我。」
「好~~」
像这样,经过简短的测试及讨论,我们又各自面对眼前的电脑,敲起键盘。
……仔细想想,今天是加藤头一次主动要求过夜,而且房间里孤男寡女的没有别人在,明明发生了这么戏剧性的事件,我们却从刚才就一直保持这种调调。
不过这也没办法。唯有今天,我们绝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观赏动画、玩电玩游戏,或者做一些不可告人的行为。
毕竟,我们一同决定的新目标,就是在本周末将游戏的部分制作完成。
对,原先的预定被提前了一个星期,工作期程简直赶死人不偿命。
「啊,是当在这里。好像没有背景用的图档。」
「塞个空白档案进去吧。先把游戏能动摆第一。」
「嗯,我懂了。」
「这种时候,素材不足也只能认了。心思花在跟文章相关的地方就好,特别是选项分歧管理的部分。」
「那我也了解了。不过,幸好这款游戏没有太复杂的分歧呢。」
「那个能不能叫做『幸好』,在判断时会因人而异就是了……」
「行了,我这边修改完毕啰,安艺。」
「好,再来测试。」
啊,顺便补充一下,我父母今天都在家喔。
哎,虽然我不清楚他们对二楼这种状况是怎么想的。
「唔啊,又当掉了。」
「……加油吧,加藤。」
※  ※  ※
「……呼啊啊啊~~」
「你差不多该睡了吧?」
加藤想睡的呵欠声,提醒我看了看时钟,现在是周六凌晨五点多。
隔着窗帘望见的天色依然昏暗,不过再隔一小时就要破晓了。
「不用啦~~工作又没有什么进展。」
「想睡会让效率低落,那样反而更赶不了进度喔。之后还要忙很久,你睡一下养精蓄锐比较好。」
对于不习惯熬夜的加藤来说,接下来应该是最难撑的时段。
「唔,没关系。我想到会有这种情形,就买了瓶装的黑咖啡。」
「咖啡没有你想像的有效喔。要摄取咖啡因的话,我推荐摩卡锭剂。」
「是喔?」
「嗯,吃一颗可以摄取到三四杯咖啡分量的咖啡因,所以将这一片上面的十颗一口气吞下去,就能拚上三天不睡觉。」
※)服用药剂请遵照正确用法及用量。
「……那还真有效耶。话说吃十颗是不是太多了?不会有副作用吗?」
「不,完全不会。只会有心跳变得特别快、明明没有感冒却咳个不停、感觉呃心想吐、熬夜三天以后睡三天都醒不来的状况而已啦。」
「…………我还是喝咖啡好了。」
※)功效、副作用会因个人体质而出现差异。
※  ※  ※
「…………」
「…………」
「……唔。」
「都叫你去睡了嘛,加藤。」
「还……还没有关……系……」
时间到了下午三点半。
周末下午,升起的太阳快要向西边大幅转向。
只靠能量补给棒和瓶装咖啡充饥,不眠不休地努力工作的加藤,看起来不只是想睡,疲惫之色也已经十分浓厚。
「实在做不完耶……」
「当然啦,和原本定的目标相比,门槛相当高喔。」
工作进度不如预期,大概也助长了她的疲劳。
哎,照加藤的情况来看,像这样熬夜工作的经验八成不多,又没有比我适应受挫。
所以,她才会以为自己可以长时间保持相同的打拚步调吧。
……人类的体力明明就有极限嘛。
「两天之内就要完工……我想的是不是太勉强了?」
「这个嘛,谁说得准呢?」
开工到现在快二十个小时。经过的日程将近整体的一半。
然后以进度来说……大约是总工程的三成……
「这样是不是白忙一场了……会不会根本没有用啊?」
「哎,就算赶不上这两天,现在先打拚,之后也会轻松一点。」
「可是,做这些说不定没有任何意义耶?」
就像加藤说的,等素材齐全一点再动工,确实比较不费时。
「为了评定剧本,先急就幸地将游戏做出来玩玩看」——要是没有加入这道工程,我们的作业还能再缩短几天。
「对不起,安艺。昨天我自己讲得那么兴奋,现在又自己讲得这么灰心……」
说来说去,加藤似乎是觉得自己定的目标破局了,丧气话一句接一句地冒出来。
然而……
「忙这些是有意义的。并不会白费。」
「咦……?」
「不要紧,你出的点子丝毫没错。」
不可思议地到现在还不觉得困的我,话说得平静,却怀着自信及笃定。
「只要做成游戏试玩,就能厘清些什么了」——我敢这么断言……
「为什么你会那样认为?」
「毕竟,这种做法要是行不通,戏剧书形式的游戏类别哪有可能存活到现在。」
工作好不容易开始上轨道了,事到如今怎么可以踩刹车。麻烦死了。
「光靠剧本无法成立,还要有图像、配乐才行,最重要的是,如果缺了让玩家用来介入故事的程式,就连内容都读不了。」
加藤好不容易才提起劲和我一起打拚,事到如今怎么可以抛下她。太可惜了。
「所有要素环环相扣,但没有任何一项特别强出头,它们只是低调地相互配合并发挥作用,最后就全部成为让玩家投入于剧本中的助力了……这才是在其他御宅界媒体都找不到的,专属于『戏剧书游戏』的文化。」
「安艺……」
「就像你说的一样,只有从那当中才能感受到的世界,确实是存在的。所以这个游戏类别,至今依然存活着。」
「…………」
我还是相信。
相信游戏里才能获得的真实、真相,以及感动。
而且我也相信。
相信伊织……相信他断言「rouge en rouge」在「目前」仍占优势的,那股自信。
既然是那个天才同人投机客说的,绝对有什么玄机才对。
有某个被我们遗漏掉的,重大盲点。
「所以说,加藤……」
「…………」
加藤并没有立刻给我反应。
她只是慢慢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房间角落,脚步拖磨之间,整个人就垮了……
「加藤……?」
结果,她直接仰头躺上床。
「……抱歉,安艺。两个小时以后叫我起来。」
「咦~~」
欸,刚讲到重点你就没力了。
而且……当我正想这么吐槽时,加藤已经安安稳稳地开始打呼了。
※  ※  ※
「嘶~~嘶~~……」
「呼噜……」
「喂,醒醒。」
「唔……嗯~~」
「嘶~~~~呼噜……」
「起来啦,阿伦。」
「嘶~~~~……」
「呼噜~~~~……」
「喂,给我起床啦~~~~!」
「唔哇?」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才在想,怎么会有一阵吼得乱凶狠的声音轰进耳膜,紧接着脖子周围就感受到让人回想起以往心灵创伤的锁喉功威力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么回事喔~~!你果然只是装成迷二次元的阿宅而已~~!你这欺骗人的死现充~~!」
以及背后感受到让人回想起最近的心灵创伤,遭受柔软且富弹力的两种威力的那天……
「等……等等……等等美美……我投降我投降我投降!」
不用说,下手的犯人是谁已经昭然若揭了。
「嗯~~……咦,冰堂同学?」
总之,平时老是不说一声就杀来我家的美智留,今天似乎也忠实于她的作风。
「慢着,我还以为那是谁呢,你不是加藤吗?这算哪招?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呃,应该是从昨天晚上吧?放学回家以后,我立刻就到这里了……」
还有呢,你们两个……
麻烦先把彼此认知上的落差填补起来再继续谈。
※  ※  ※
就这样,一看时钟已经是晚上七点。
原定休息两个小时,却超过一个小时半到了晚上。
「是喔,为了制作游戏才集宿啊!」
美智留听完我们忙到今天为止的原委以后,立刻就释然了,然后又一如往常地从加藤那里把床抢走,盘腿坐在上面。
……虽然说,当时她也没忘记要补一句风凉话:「哎,考虑到阿伦那时候(第四集终章)有多没种,也是当然的啦。」
你错了,那才不是有没有种的问题,问题在于矜持啦。
「结果呢,感觉能赶上吗?」
「进度超不乐观。」
「也对啦,你们两个睡过头满久的。」
「……加藤,先睡着的是你吧?」
「对呀。安艺,相信你会按时把我叫醒,是我自己错了。对不起喔。」
「…………你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加藤这家伙,才睡一下就彻底恢复淡定的态势了。
「呼嗯~~这样喔~~啊~~那真是伤脑筋~~感觉超讨厌的对不对~~」
于是,美智留一边听我们互动,一边表示关心,同时也弹起了吉他。
她弹的,就是某段用在乌克丽丽漫谈的旋律。(注:指艺人牧伸二的乌克丽丽说唱表演)
就算没兴趣,你也表现得太明显了吧……
「不过还好你有来,美智留……」
「就是啊~~假如我不在,你们肯定会睡到早上喔。」
但你可别小看我了,美智留……
因为出这个岔子,现在的我跟加藤一样,休息得相当充分喔。
「何止那样,在我看来,现在的你就像二次创作网站上,三流作家常会不知分寸地写在自己小说里的原创最强角色耶。」
「……抱歉,我完全听不懂你说的意思。」
「反正照实来说,就是能力犯规到足以让既有世界观失去平衡的英雄啦。」
该怎么做,才能靠临机应变来克服这波天大的危机呢……我在脑袋里,早就死命地重新开始计算了喔。
「没错,如果是你……有你在的话,就能使出让绝望局面完全逆转的大绝招!」
「咦…咦?但我顶多只会弹吉他或作曲耶?要像你们那样敲键盘,我帮不上忙啦~~」
「不,没问题……你有你适合负责的差事……」
我在脑袋里,慢慢将对策组装成形。
比起只靠我跟加藤打拚,更有建设性一点的愿景已经浮现了。
「对,我要你……负责当磋商者。」
「你说磋……磋什么?」
「就是要你当交涉人员啦……帮我们和你那个乐团的成员……御宅女孩三人组沟通!」
「啥……啥意思?为什么会扯到那些女生?」
我无视于美智留傻愣愣的反应,脑海里则陆续想起她隶属的动漫歌曲摇滚乐团「icy tail」的众成员。
记得睿智佳应该有写程式的经验……
她也炫耀过,自己在学校只有电脑方面的科目成绩特别好。
而且,小时和蓝子也都是重度游戏玩家才对。
列素材清单、做游戏测试……能派给她们的工作要多少都有。
「行得通……美智留,她们全都比你管用几万倍喔!」
「唔……我还是决定回家了!」
「不,我不放你走!你要负责取得她们的协力!先确认她们家里有没有设备可以开工!没有的话就把人叫来这里!否则以后我不会帮『icy tail』做任何经纪工作!」
「阿伦你每次留我下来,都是在这种状况嘛!」
「啊~~安艺,我趁现在先去洗澡喔。」
※  ※  ※
之后一整天,我们赶工赶得比之前更急。
不过,小时、睿智佳和蓝子都答应得很干脆,使进度有了飞越性提升。
尤其是睿智佳的杰出能力,正如原先期待,早知道她会这么活跃,起初就该招揽她成为社团一员。
……呃,听说她原本定好在星期日要约会,所以整个人显得特别绝望,或者应该说恨意浓厚就是了。
如此这般,所有人搬出比平时更多的本领,让努力开花结果。
在日子变成星期一的五分钟前夕……
我们这款游戏的翻版,终于完成了。
然后……
※  ※  ※
「原来是这个意思……」
大伙儿已经回家,我待在热闹过后的自己房间。
周末如风暴般扫过,到了隔日早上。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伊织……」
我丝毫没睡,撑到上学都快来不及。
我们梦想的结晶,总算彻底试玩结束……
于是,我只冒出了一句,这部作品应得的感想。
「这算什么……根本是大烂作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