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第三章 这两个人之后会大出风头喔。我说真的喔。
  6. 繁体版

第三章 这两个人之后会大出风头喔。我说真的喔。
2017-06-23 04:37:23

		

「嗨,好久不见呢,伦也同学……还有柏木英理老师。」
几小时后。
「这什么状况啦……?」
「总觉得那是我们要说的台词耶。」
来到十一月,过了五点周围立刻就蒙上一股昏暗。
在那样的傍晚,从夏天以后就没见面的我们也为重逢而庆幸……
「为什么来的不是出海,而是你啊……伊织!」
……根本没有什么好庆幸的。
那里离我家很近,是以前我就读是岛村中学附近的一处小公园。
而且,也是我和睽违三年搬回来的学妹欢喜重逢的地方。
「这还用问……伦也同学,当然是因为你找我过来的关系啊。」
「你把出海怎么样了?我才没有找你!」
「不,你联络的是我们社团用的信箱吧?」
「可是我在邮件内文写了『波岛出海小姐启』!」
「会先过目那些的,显然是身为网站管理者的我耶。」
「你说什么?你那社团不会将粉丝的邮件转交给创作者吗!只要不是垃圾邮件或黑函或网路跟踪狂或网路社群游戏用一张八千圆的贱价委托插画把邮件确实转交给本人应该是同人社团代表该有的矜持吧!」
「停一下停一下,伦也。」
「呃,伦也同学,我们现在又不是在谈那些……算了。」
当着我和英梨梨面前,嘻皮笑脸地表现得毫不内疚的那个家伙,名叫波岛伊织。
社团「rouge en rouge」代表,前同班同学兼同人投机客。
比我高、比我善辩,也比我稍微帅一点。
诸如轻盈发型外加哭痣,这个死现充全身上下的配件都搭得十分精明,实在不像是和我同等级的御宅族。
……同时,他也是我真正想见面一谈的对象,波岛出海的大哥。
这大约三个月前的事。
我,或者应该说我和英梨梨,跟三年前搬到名古屋而分隔两地的某个学妹重逢了。
她的名字是波岛出海。
比我小三岁,又很黏我,而且是受了我的影响才涉足御宅界。
如今更是新进的同人作家,细水长流地将创作当成兴趣。
我在夏COMI接触到出海的同人志,并且对她的潜力感到惊讶、畏惧、感动……
因此,我想让她的社团及作品尽可能被更多人看到,就拚了命地帮忙宣传。
然而很少人知道,在那段酸酸甜甜、为荣耀奋斗的开心时光背后,其实有黑暗而现实的挖角工作在进行着。
出海的哥哥,一样睽违三年才回到这里的波岛伊织,动用本来就有的人脉、野心及掌握人心的技巧,不知不觉中就将超大规模的闸口社团「rouge en rouge」纳入了自己掌中。
而伊织的目标,是研发「rouge en rouge」第一款同人游戏软体,并且挖角获得新的招牌绘师——柏木英理亦即英梨梨。
没错,那显然和我们「blessing software」走的是一模一样的路线,而且,用意仿佛在于击溃社团规模远逊好几级的我们……
「哎,反正照邮件看来,『rouge en rouge』在冬COMI的新作体验版,你们似乎早早就玩过了。谢谢你,伦也同学。」
「伊织……!」
那时候,由于英梨梨拒绝,我还以为伊织的野心已经告吹了。
「哎呀,回响比我想像中还大呢……体验版的下载数已经超过一万,尽管只有短瞬,不过也上了热门搜索关键字,至少起步算是挺不错的吧。」
如今到了冬COMI前夕,那幽暗的野心之火,却忽然喷涌出特大级的冷酷火柱了。
而且,他是透过将自己妹妹当成新祭品……就任社团的招牌绘师。
「哎,我本来有点担心,传奇故事AVG在这年头还会不会被接受就是了……看来把催泪要素、热血剧情和萌点都加足的经典人气类别,依然有跨越时代的强势之处吧?」
《永远及刹那的福音》
在离奇命运摆弄下,重复转世,数度相恋。
一对被拆散好几次的男女间,关于爱、战斗、生离死别的故事……
那就是伊织首次制作同人游戏的内容概要。
「……你是什么意思啊!」
「我在夏天时也讲过不是吗——来较量吧。」
「就算要和我们比,你也不必做得这么明显吧!」
「有那么明显吗?」
「别跟我说这是巧合……你知道我们制作的游戏内容吧?」
「因为你并没有隐瞒啊,伦也同学。你从夏COMI时就一点一点地放风声了。」
「唔……」
要说作品类型、风格,一切的一切都是巧合,也未免重覆得太刻意了。
这家伙,完全是来「打对台」的……
「唔……呃,我先退一百步,不对,七兆步,那部分之后再来理论。」
「你用的数字依然很宅呢,伦也同学。」(注:七兆步一词,是出自恋爱游戏《如落樱缤纷Cherry petals fall like teardrops》)
即使如此,现在不是计较那些肮脏计谋的时候。
我该生气的并非这家伙的目的,而是手段。
「你不要将出海卷进来啦……」
……一个耿直,才刚发芽,然而却具备无比才华的女孩子,理应会有绽放着犹如玫瑰色的未来。
「她有无穷的可能性不是吗……多给她一些自由,花时间慢慢茁壮……好痛?」
……奇怪?我的小腿肚,刚刚怎么好像有被人用脚尖踹的感觉,是心理作用吗?
「嗯?怎么了吗,伦也?」
「没有……」
回头看去,脚能伸到我这里的范围内只有一个人在,但是那个嫌疑犯把脸转向旁边,不改其明显可疑的态度。
……呃,要装蒜也认真点好不好?
「当时你不是说过,出海在这个圈子不会和你牵扯到关系吗?」
说着,我设法挽救了瞬间虚掉的气势,再次将强烈谴责的眼光和语句抛向伊织。
「你不是说过,唯独不会让出海,卷入你那丑陋黑暗又差劲的野心吗?」
是的,其实在最后这一条底线,我本来还是信任这个前好友的。
的确,他是不惜为了名誉、名声、名片,而用上任何卑鄙手段和金钱和人脉的家伙,不过那只有在对方也是恶徒的时候。
明明只有那一点,我还是愿意相信他的……哪怕他已经啃遍了过气的女Coser、声优志愿者和描图作家……啊啊啊啊啊啊,这家伙果然超让人火大!
「……不,我想我并没有做出你想像(独白)中那么过分的事耶。」
「有空读别人的心思,你还不如替自己找个藉口!」
……看吧,这家伙掌握人心的技巧是不是不可小觑,对吧?
「呃,我是觉得出其他类别的作品也可以喔。不过你想嘛,终究要把主力成员的创作意欲摆第一才行。」
「你指的……是写手团队吗?」
「不对,其实是出自原画家(出海)的意愿……」
「什……」
「害我忙坏了呢。被迫在这么短的期间内,要找到能为传奇类游戏执笔的写手……结果呢,我就将知名游戏社团的剧本团队整个挖角过来了。」
「你……你不要胡扯喔!」
「即使我卑鄙的话说得再多,唯独不会说谎,这是我自豪的部分。」
「你明明就骗了出海,让她对你唯命是从!」
「错了,真的是出海主动向我要求的……她说希望用相同的条件和你们对抗。」
「为什么!出海怎么会说那种话?」
「因为不这样做,我就不能和泽村学姊对抗了……」
「咦……?」
对于问题的答覆,并不是出自伊织口中,而是从他身后……
被群木环绕的树丛里传来的。
※  ※  ※
「出……海?」
树丛里,仿佛由绿荫底下幽幽冒出来的那道身影,和我对她认识的形象并不一样。
但即使如此,可以相信那道身影,肯定就是我所认识的波岛出海本人。
尽管语气稍微经过收敛,从那略尖且有些咬字不清的嗓音,要认出她已经足够。
况且,个子娇小的她,唯独某个部位(胸部)格外有分量。
真的,光就这部分,她应该算得上同人插画界的列强之一。
至少靠我们社团的原画家,就完全拚不过。
不过,现在并不是让我对那铁铮铮事实抱憾的时候……
「好久不见,学长……」
我差点,被她那种和夏天时相去甚远的气质吞没了。
首先勾住我目光的是外表。
和夏COMI时,那套简朴中透露出娇怜及活泼的服装互为对比……应该说,明显从角色类别就彻底转型了。
她穿了一套镶满蕾丝和荷叶边,明明全身黑却华丽亮眼的衣服,头发也绑着花俏缎带,而且连鞋子都有装点……
从头到脚,如假包换的歌德萝莉少女就在那里。
还有,过去一看到我就会叫着「学长~~」然后全力冲过来,那种黏人系学妹的言行举止也都不见踪影了,她贤淑端庄、面无表情地缓缓走向我这边。
我陷入错觉,仿佛白天时活泼的出海就此消失,从薄暮之门走出了另一个名叫「IZUMI」的黑恶魔少女,并且寄于其肉体降临于世。
所以,被那漆黑气息吞没的我,随即……
「嗨~~好久不见呢,出海!过得好吗?抱歉喔,从夏COMI以后就一直没联络。哎,我这边实在很忙!」
「哪会啊!学长才没有错!是我久疏问候才对!」
「怎样?你对这边的生活差不多习惯了吧?有没有交到一堆朋友?」
「讨厌啦,学长,我到三年之前都还住在这里不是吗?不会到现在才出现不适应的问题啦~~」
「啊,说碍也对喔,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讨厌~~……不对啦,学长!」
啊,她果然是正牌的出海。
「不是那样的,学长……我已经不是伦也学长认识的波岛出海了……」
然而,一瞬间几乎露馅的出海,立刻又摆回冷淡文静的态度,眼光有些哀伤地对着我。
「所以出海,你之前干嘛特地躲起来?我还以为自己被忽略了,打击很大耶。」
「哪有!我才不可能无视伦也学长!只是因为……哥哥他跟我说:『主角要之后再登场喔。』」
「主角?谁啊?」
「果然都是你策划的嘛,伊织!」
我无视背后传来的嘀咕声(英梨梨的呛声),再次回瞪洒脱地待在出海旁边的伊织。
「哎呀,你想嘛,我只是尽可能忠实呈现了角色入魔的亮相桥段而已。是你的话,我想应该可以理解这种美学的耶,伦也同学?」
「唔……」
冷不防地亮相、全身黑衣、沉稳的语气。
没错,这就是入魔黑化角色在亮相时的传统。
换一种说法,就是从第三季登场时,听配音就已经马脚毕露的神秘人角色。
感觉活脱脱就是回收再利用的反派调调……呃,那样的话角色都会变弱,所以还是有一点不同。
「出海!你被他骗了!」
「学长……」
然而,面对将邪恶表达得既煞气又唯美的伊织,我倾全力否定。
「你不是为了升华自己喜欢的作品,才开始画同人的吗?」
毕竟像这样,根本不是我所认识的出海。
「你并非为了人气、为了钱……纯粹是想和同样身为《小小狂想》粉丝的人加深友谊,才开始跑同人活动的不是吗?」
走这样的路,对于只靠一册本子就让我成为信徒的天才同人作家来说,实在太悲哀了。
「回想起来吧,出海!回想那些读了你的同人志以后,肯发自内心对你露出笑容的读者!」
所以,我怀着几乎要喊到嘶哑的信念,打算说动出海的心。
这是因为,我希望取回她在短短三个月前的纯真心灵。
然而……
「对不起,学长……」
「唔……」
伊织安排的戏码,狡猾得令人毛骨悚然。
「虽然想出这套衣服和戏码的是哥哥……可是,这次的事情,全部都是经过我的思考,经过我的犹豫,然后才在我的意志之下决定的。」
「出……出海……」
没错,在这种情况,入魔的角色其实并没有受到操控或洗脑,而是完全符合在自身意志下才倒戈相向的经典套路。
「学长,听我说……我已经不是伦也学长认识的,那个属于学长的学妹了。」
「学长学长的,你也重复太多遍了吧。」
「那个最喜欢学长,也最受学长喜欢的波岛出海,已经……不在了。」
「你趁乱讲的尽是瞎话耶,空气学妹。」
「再见了,伦也学长……让你帮忙卖本子的那个夏天,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出海~~~~!」
是的,由于这桥段实在太酷,明明不是什么值得哭的事情,我却不由得入戏到眼泪盈眶。
「真遗憾呢,伦也同学。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就像这样,明明没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要素,被气氛吞没的伊织同样High得颇不自然,角色崩坏到让我想吐槽:「你哪位?」
「……说归说,你们几个玩得倒挺开心的嘛。」
……还有,在我后面回嘴却不至于让局面扭转的家伙有点碍事。
「所以说,这样终于可以和你较量了对不对,泽村学姊?不,柏木英理……!」
「呵……」
随后,独自在角色崩坏前临崖勒马的黑化出海,这会儿又朝着我的旁边,抛来充满敌意的视线。
承受其视线,直到刚才都坚守于岗位,只会像陪衬谐星一样零碎吐槽的金发双马尾,也跟着迎向前,准备发威似的轻轻甩了甩两条金色的尾巴。
……很痛耶,发尾扎到我眼睛了耶。
「是吗?你当上『rouge en rouge』的主原画啦……恭喜。短短几个月,可真是一大迈进呢,出海。」
然后,英梨梨面对黑化出海同样毫不退让,摆出史宾瑟千金小姐模式与之对峙。
「……哎,八成都是你哥哥拱你上位的吧。」
「唔……!」
「英梨梨?」
咦?什么情况?现在是怎样?为什么这两个人会这么剑拔弩张?
记得在夏COMI过后(第三集的终章),英梨梨不是已经跟出海道歉,还送了礼物然后和好吗?
而且,她们同样属于小小狂想的粉丝,不是早就聊开了吗?
「在冬COMI,麻烦你要毫不放水地认真和我较量喔,柏木老师。」
「怎么会,我哪有办法放水。」
「……谢谢你赏识。」
「毕竟,对手可是『rouge en rouge』。要是不展现出水准的差异,我们会因为社团规模而输掉的。」
「唔……这跟社团才没有关系。」
「你并不用操心喔。反正不管在条件上让步多少,我也丝毫不认为自己会输。」
「唔……请不要小看我!那次以后,我一样拚了命地在磨练自己!」
「哎,我会好好期待啦……『rouge en rouge』的出海小妹妹?加把劲,别被社团的招牌压垮啰?」
「~~~~唔!」
奇怪?奇怪奇怪奇怪?
而且反而是英梨梨感觉更有反派的味道耶?
「等……等一下,喂,英梨梨。」
「怎样?我们在忙,少过来碍事。」
「不是啦,你……干嘛那么呛?」
「是对方先来找碴的吧。」
「可是,夏天时你不是和我一起道过歉了?」
「啊~~那一次吗?…………那当然只是做做样子的嘛。」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唔哇,我超不想听到她那样讲。
那时候,让我心里少了块疙瘩的痛快感到底算什么?女人好恐怖。
「没关系,学长。因为我也明白泽村学姊的想法。」
「出……出海?」
结果,即使我被翻脸和翻书一样快的英梨梨吓到,身为当事人的出海,却一派自然地接受了英梨梨出尔反尔的态度。
「毕竟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初来乍到没有任何实绩的无名作家追过去,即使换成泽村学姊以外的人,除了悲惨以外也没有其他字眼可以形容了。」
「你这小角色————!」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好恐怖!女人间的意气之争有够恐怖!
啊,伊织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去捂着自己耳朵了。
原来就算是他,也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
※  ※  ※
「…………」
「…………」
「…………唔。」
「…………唔。」
「呃~~差不多该回去啰,英梨梨。」
「呃~~差不多可以回家了吧,出海?」
舌战停歇,在双方改成静静互瞪以后过了几分钟。
总算取回冷静的局外者们,提醒差不多该撤收了。
「……知道了啦。」
「嗯,我们走吧,哥哥。」
于是,两名当事人似乎也觉得闹过头了,稍稍露出尴尬的脸色以后,才听从我们的提醒并将距离拉开。
「唔……呃~~那就这样啰,伊织。」
「是……是啊,冬COMI彼此加油吧,伦也同学。」
受其影响,一开始对立得相当严重的我们,反而像本着运动家精神一样地互相问好,然后背对彼此。
「欸,伊织。」
「什么事,伦也同学?」
「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们『blessing software』都不会输。」
所以在最后,我又本着运动家精神,再一次对他宣战。
「你还真有自信呢。」
「毕竟,游戏属于综合性艺术吧。」
今天这种场面,算是原画家之间的丑陋斗争……呃,是热情激昂的叫阵特写,但我们视为目标的巅峰成就,只靠她们的力量是爬不上去的。
有美丽图像、有点缀气氛的配乐,也有将那些调和后呈现给玩家的程式……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我们这边,还有「rouge en rouge」也无法企及的王牌。
「你也知道吧?我们还有另一个成员……」
「啊,霞诗子吗?那样的班底,确实安排得很有话题性呢。」
「我才不在乎话题性。不过,我们的游戏,在剧本方面绝对是……」
「关于那部分,我倒不觉得会输给你们耶。」
「……啥?」
唯有这一刻,我无法理解伊织在说什么。
因为他的口气格外轻松,简直像不感兴趣似的,并没有将五十万册销量的轻小说作家放在眼里。
「你在讲什么啊……难不成你认为同人界写手中,有人可以赢过霞诗子……」
「啊~~在剧情方面,我当然不觉得能赢过你们喔。」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毕竟你自己也说过不是吗……所谓的游戏,是综合性艺术喔。」
「伊织……?」
伊织的那种态度,并不是不服输,也不是为了耍酷。
……过去,和他对彼此了解最深的我看得出来。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懂伊织为什么会有那种绝对的自信了。
「那么,这次真的要告辞啰……晚安,伦也同学。」
「唔,喂……」
结果,不知道伊织对我的困惑是否心里有数,仿佛言尽于此的他催促出海,正准备从公园的出口离去。
「伦也学长……对不起。」
而且,出海到最后也没有跟我们和解,态度里隐含着少许歉意,以及少许决心的她,在低头行礼以后,就从我身边走掉了。
「……我们走吧,英梨梨。」
「伦也……」
再也无法留住他们兄妹两个人的我,也和英梨梨一起踏上与对方相反的路,准备就此离去……
「啊,出海你已经要回去啦?」
「咦?」
于是,在下个瞬间……
一直坐在旁边长椅上的某个女生,朝出海淡然地唤了一声。
「冬COMI要加油喔,我很期待你做的游戏呢。」
「咦……?」
那个女生,确实是跟着我和英梨梨一起出门的,也确实一起来到了这个公园,选始终守候在我们旁边……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惠学姊!我直到刚刚都把你看漏了!」
「伦也同学,你也没资格说我嘛。居然这么巧妙地多埋伏了一个人在这里。」
「不,我没有叫她埋伏,而且埋伏了也没意义啦!」
「惠,谁叫你根本不参加对话。虽然很抱歉,但我完全忘了你的存在耶。」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玩的游戏刚好进入佳境……已经要解散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产生了加藤已经回家的错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