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第二章 作者自己完全没想过的故事空白处被拿来激辩,心里会有疙瘩耶
  6. 繁体版

第二章 作者自己完全没想过的故事空白处被拿来激辩,心里会有疙瘩耶
2017-06-23 04:37:23

		

「唔~~按了好几次电铃都没有人应门耶。奇怪了,说好今天十点钟在安艺家集合的吧?」
「该……该不会从昨晚就没有回家吧?所以这个时候,他人正在饭店房间喝早晨的咖啡?」
「我说啊,英梨梨,想像力丰富对作家来说或许是资产,不过要应对那些妄想就有点伤脑筋了,应该说让人满吃不消的。」
「总……总之,我们去伦也的房间看一下啦,惠。」
「趁人不在家时擅自进去,实在不太好吧?」
「只是确认他是不是真的不在而已啦。基本上我们现在要是回去,会困扰的可是那家伙喔。毕竟进度都快要出问题了。」
「也对……那我去拿钥匙喔。」
「等一下,惠!你什么时候知道钥匙藏在哪里的?难……难道你在半夜瞒着伯父伯母,偷偷跑来好几次了……?」
「……我在前面第三句的台词,你有没有听进去啊?」
※  ※  ※
「呜……呜呜,噫……呜……呜……呜啊……!」
「…………」
「……呃~~」
因为如此,在秋意渐深的某个星期日。
说穿了,这天就是昨天(第一章)的隔天。
「呜呜呜呜呜……嗝……唔……唔哇啊啊啊……嗨,你们都来啦?」
「要哭还是打招呼,你选一边好不好!」
「呃~~早安,安艺。关于你大概没睡这点就先不管了。」
门一打开,当英梨梨与加藤进来房间时,我正巴着电脑荧幕不放,两眼还因为熬夜和痛哭而变得又红又肿。
「唔……呜呜呜……原……原来已经到集合时间啦……不好意思,我没听到你们按电铃。」
看来,由于我从昨晚就沉浸在洋洋字海,听觉和时间感都变得不灵光了。
「所以伦也,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抱……抱歉,我有点感动过头了。」
「感动什么?难……难道你是回想到昨天在池袋○子饭店(注:池袋王子饭店)度过的一夜……」
「英梨梨,连地点都锁定的话,回力镖会飞回来喔。」
「不是啦,你们也来读读看,这篇贯注灵魂的剧本……!」
话说完,我向理所当然地露出纳闷脸色的两人,指了自己之前一直盯着的,枯燥而满是文字的画面。
……至于池袋王○饭店或回力镖之类的耸动字眼,我全当成没听清楚。
※  ※  ※
「……这什么啊?」
「……唔哇。」
然后过了三十分钟。
她们两个读完我指的文字档以后,就和我最初读的时候一样,目瞪口呆地看了过来。
「如何如何,超棒的对吧?这就是悲恋传道师、感伤催泪弹作家——霞诗子亦即诗羽学姊挖空心思才写出来的……」
「剧情发展根本变得和之前的剧本不一样了嘛!」
「把那些忍一忍吞下去,先对内容的水准感动一下啦!」
「嗯,或许满让人感动的啦!只要我不是负责这部作品的原画,脑海里也没有浮现事到如今才要增加或变更的原画张数就好了!」
于是,英梨梨读完我指的文字档……也就是诗羽学姊昨天忽然交的剧本第二稿以后,她顿时为了离交稿送件剩不到一个月,却分量暴增的工作感到头痛。
唔~~虽然我希望她别将眼光放在那些周边因素,先用淡定的心来看待这部神剧本……
「这好有趣耶……一开始的版本也很棒,不过这同样超有趣的喔。」
「加藤?」
然而,对那些周边因素十分陌生,应该说,连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状况都不了解的「第一女主角」,反应却显得……
「明明只有文字,读着读着,图片和配音好像都会自己浮出来。最后那一段,让我稍微起了鸡皮疙瘩喔。」
「是嘛是嘛,就像我说的对吧?你也有同感对不对,加藤!不愧是天选的淡定之子!」
「……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女孩子会高兴被那样称呼耶。」
呃,加藤只有质疑我的态度,对于诗羽学姊这份剧本的意见,她还是举双手赞成我的。
没错,诗羽学姊的修正版剧本,真的就是有趣得不管重读几次都会让人由衷掉泪。
「这个版本,有变动的部分几乎都在最后对不对?可是读起来完全像不一样的故事耶。」
「就是啊……那同样是学姊厉害的地方!」
虽然修正量确实很大,不过修正的部分,大多偏重在最终章的后半部以及尾声,范围绝不算广。
然而,学姊却能让我们感受到和剧本初稿的压倒性「差异」,手法叫人不得不咂舌赞叹。
和初稿相比,说起来虽然不太好听,但我之所以会对第二稿更加感动,或许就是因为学姊用了与故事稍稍脱钩的手法,来将内容「兜拢」。
毕竟这些内容,改编得实在绝妙。
尽管剧情发展大幅改变,从序盘就一点一滴埋下的伏笔,仍然和初稿一样全部用上了。
而且,伏笔的回收方式并不是完全相同,还微妙地改变了解读的角度。
……呃,靠我笨拙的表达能力可能无法说明完整,不过举个例子好了,女主角在序盘曾经讲过:『没关系,诚司,会有办法的。是你的话』。
然后,到了末尾的高潮,女主角同样会说到相同台词,但是在初稿中,那个场景是她希望和主角一起活下去的台词,在第二稿却变成了她袒护主角而自我牺牲的台词。
像这种让世界观整个翻盘的解读差异,分布在剧情的各个角落,统整性和有趣度又都保持在原有水准,改编技巧神到让我冒出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意——「干脆先用初稿发售,然后把第二稿当作导演剪辑版回锅再卖不就好了?」
由于内容实在太高超,感觉简直像从序盘的阶段,就已经设计成可以用两套观点来解读这个故事了…………呃,总不会吧?
「可是伦也,这样真的好吗?」
「英梨梨……?」
然而,把学姊捧得像神的我正笑得一脸淫荡……呃,笑得像福神一样时,英梨梨却用了略显冷静、略显不甘心,也略显过意不去的语气对我开口:
「虽然惠也有提到,不过这个版本,会让作品从以往到现在的解读方式都改变喔。说不定连剧本的主题也变了一百八十度。」
「……嗯。」
「还有,图片的部分感觉也不是只改末尾就好。说不定连序盘用的角色站姿图的表情,都要加上修正才可以。」
「…………也对。」
「更重要的是,真实剧情线的女主角变了。」
「………………我明白。」
是的,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
剧情改编得未免太神了。
「咦?会吗?我觉得和之前一样,巡璃看起来才像第一女主角耶?」
「……嗯,加藤说的没错。」
「就是啊,惠说的肯定也对。」
「?」
学姊的改编,就是神在能够催生出这两种解读方式。
换言之,游戏变成了第一女主角剧情线,以及真实剧情线个别分开的结构了……
坦然将焦点摆在角色身上的人,会觉得身为第一女主角的巡璃剧本是这款游戏的主干。
然而,像我和英梨梨一样,曾拚命深究或考察过美少女游戏的人,就会看出身为幕后女主角的琉璃剧本才是这款游戏的本质所在。
「啊啊,真是,这股失落感、这份惆怅,却能带来这种爽快感……闻都可以闻出霞诗子在写《恋爱节拍器》时的味道。」
「我看你果然也是霞诗子的粉丝吧,对吧?」
「真是败给她了,推出这种作品,一有闪失就会变成完全由霞诗子独秀的游戏……柏木英理的色彩根本会被彻底抹煞掉。」
「这样一来,你就不能偷懒了呢。」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偷懒。」
换成平常,我会在这时候吐槽:「不,柏木英理的色彩太浓厚会变成十八禁啦!」但是我不会那么不识相。
毕竟,英梨梨平时对诗羽学姊的作品无论如何都会嫌个两句,既然她现在变成认真给予赞赏的创作者,我要是不认真回应她可不行。
「所以啰,在进入今天的作业之前,我想找你们做个表决……可以吗?」
随后,受到我那口气认真地挤出来的语句影响,房间里闪过一阵紧张气息。
稳稳当当地走扎实王道路线的初稿。
别扭却有深度,以作品而言具强烈色彩的第二稿。
不管走哪条路线,对制作方来说大概都会是一场硬仗吧。
而且,不管走哪条路线,那肯定都会成为惊人的作品。
即使如此,我们非选择不可。
一旦决定以后,就得和那份剧本共存亡。
所以,此时此刻,我们的方针即将拍板敲……
「当然不可以。」
「咦~~」
……敲不定。
「让截稿前夕的原画家参加那么沉重困难耗能量的决定,你有没有身为制作人的自觉啊?」
「可……可是一直以来,大家一起思考、一起决定、一起克服,才像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作……」
「不对,唯独这次该由制作人及总监来决定。而且,社团成员应该默默接纳其选择。」
「你说制作人和总监……」
意思就是,要我一个人设法处理?
「假如硬是要多找一个人参加决策,也该找写出故事的本人……话是这么说啦,今天似乎看不见她嘛?」
「那是因为……学姊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而且小说的截稿日好像也死线在即。」
「……明明就有空一整天和男人打情骂俏。」
「你不要造谣造得像是亲眼看过一样!」
造谣的吧?没亲眼看到吧!
「无论如何,霞之丘诗羽不在场,意思就是由你全权决定吧。既然这样,你就应该尽自己的责任啊……『伦理同学』?」
「唔……」
英梨梨那样回绝我,绝不是出于不负责任的心态,这我明白。
何止如此,她正是体认到这项决断具有重大的意义以及责任,才会自愿退一步,这我也明白。
所以,尽管她的决定值得尊重。
结果到最后,我的退路就被彻底阻绝了。
……我指的当然是社团方针喔。
除此之外才没有什么需要抉择的喔。
※  ※  ※
「欸,安艺,我可不可以下载大一点的档案?」
「只要不违反社会秩序和善良风俗就好。」
「没问题啦,反正是登录在你电脑书签里的网站上放的档案。」
「你那是什么类似病娇女友对男友行为逐一监视的举动?」
她们俩到我家以后差不多过了几小时。
用完午餐后的悠闲时光,传来了加藤那轻松的……应该说闲得没事做的发问声。
书桌那边,则有饭后休息点到辄止的英梨梨,正在与绘图板搏斗的规律声音响起。
在这种情境下,我一面回答加藤那毫无紧张感的问题,一面用目光在手里拿着的两叠纸之间来来回回。
是的,我在看诗羽学姊那两份结局相异的剧本。
「唔~~……」
「奇怪?这个要怎么样才能安装啊?」
「解压缩以后的资料夹里面,会有个名称叫『请先阅读』之类的纯文字档吧。」
「啊,真的耶。谢了,安艺。」
「唔~~唔~~……」
被英梨梨弃之不顾……呃,受她信赖,而被委以全权选择剧本决定稿的我,已经像这样子嘟哝一小时以上了。
「好,安装结束。然后,启动是按……」
「大部分情况,都是连按两次副档名为exe的那个档。」
「啊,标题画面出现了……安艺你真厉害。」
「嗯~~嗯~~嗯~~……」
而且,在我绞尽脑汁时,还是会一一回应加藤嘀咕的问题,因此无论是思索、考察或决断都全然没进展。
哎,但是也不能拿这些来怪加藤。
毕竟让加藤闲成那样的人,就是我。
我不决定方针,程式码作业便无法开工,加藤自然就闲下来了。
而加藤一闲着,为了消磨时间就会像仓鼠一样动来动去。
她动的越多,我吐槽的也越多,于是我在思考时就卡住了。
「嗯~~嗯~~嗯~~嗯~~……」
「欸,伦也你很吵耶!」
「加藤讲话讲得比我更多吧……」
「正常讲话就算了,你那种无意义的杂音会让我很介意。」
「啊,那我可以懂耶。明明电视开着照样能入睡,一听到蚊子飞的声音就完全睡不着了。」
「噢,对对对!还有打呼声也是。像那种声音就算再怎么小声,一开始介意就没救了!」
「所以拜托你闭嘴。」
「……好啦。」
结果就会让英梨梨不耐烦,变成恶性循环。
因为如此,为了极力克制住嘟哝的声音,我足足深呼吸三次,然后再度跳入文字的汪洋中。
我逐渐回到从深夜到凌晨间,连电铃声都进不了耳朵的那种境界。
……嗯~~嗯~~嗯~~嗯~~嗯~~
即使像这样专注地重新审视,初稿和第二稿的完成度之高,还是会让我在无言中继续嘟哝。
由于有初稿做为预备知识,所以读第二稿的冲击会特别强,假如将阅读的顺序反过来,感想大概也会跟着反过来才对。
两种版本就是这么出色又有趣,简直难分轩轾,而且还互相影响。
「对了安艺,你觉不觉得今天的英梨梨有哪里不同?」
「什……等一下,惠?」
那么,我该用什么当标准来选?
要问到哪边比较萌,那就是初稿。
要问到哪边比较催泪,则是第二稿。
以整体均衡度而言,初稿终究比较强。
真实剧情线飙得最过瘾的,肯定属第二稿。
「你看嘛,英梨梨以前来这里时,都是穿体育服对不对。不过今天稍微经过版本升级,或者该说是产品更新……」
「不……不可以啦——!说好今天不提那些的!」
读完第二稿以后,会觉得初稿的故事有些浅薄。
有趣是有趣,不过发展缺乏意外性,要说是大众化取向,或者内容清淡吗?
至于在读完初稿后,第二稿的故事确实有深度有底蕴,让我觉得很出色……
可是冷静下来一回顾,内容就显得偏颇不好懂,原本这款游戏的立意,在于「将第一女主角描绘得充满魅力」,这个版本却微妙地走偏了。
对,第二稿就像英梨梨说过的,是「锋芒毕露的霞诗子」。
「不过英梨梨,昨天好不容易费心选的衣服,你不想听点评语吗?」
「向迷二次元的恶心阿宅问衣服感想,只会让彼此都不幸嘛!而且因为是由你来选的关系,才会买到这种个性不鲜明的普通洋装。」
「……受托帮忙挑衣服却被讲得这么狠,还有到最后你依然最重视个性,让我有种双重微妙的心情耶。」
没错,我确实是霞诗子的重度粉丝,而且也是《恋爱节拍器》的超重度书迷……
但我在游戏中追求的,是那种锋芒毕露的霞诗子吗?
「安艺?」
「…………」
我得再一次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情。
那时候我追求的,是不太萌的加藤……呃,我是指特微薄弱的女主角。
再加上柏木英理笔下细致可爱,带点煽情而且萌到爆的角色。
还有能让那些可爱的角色碰上一点苦头,同时又贯注了灵魂进去,使她们俏皮、惹人怜爱、出现在眼前就会忍不住想紧紧抱到怀里的,霞诗子的文笔。
应该要像那样,由大家合力实现我要的理想、萌、娇羞、哭泣、笑容,才算『blessing software』推出的故事吧……
「……………………喝啊啊啊啊~~!」
「英……英梨梨?」
「唔哇——!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
带有离心力的金色扫帚,朝着一头热地栽进苦思的我甩了过来,将我手上的整叠纸张陆续扫掉了。
……好久没被双马尾来回赏耳光了耶。
※  ※  ※
「你一边叫人别打扰自己工作,居然还来妨碍我工作……」
「吵死了!」
等我总算将房间里飞散的纸张捡齐,然后重新面对身为加害者的英梨梨,这家伙仍丝毫不显愧疚……感觉好像也不是没有,她露出略显尴尬的脸色,当着我面前斜斜地别开目光了。
「所以,你想怎样?」
「哪……哪有急样……」
「你不是有事叫我吗?讲啊。」
「……我们刚才说的话,你该不会都没听进去吧?」
「刚才我太专心了啦,想得太深刻了啦,都是因为某人叫我要尽责任的关系啦。」
「唔……」
「所以不好意思,麻烦你从头讲一遍。有什么事?」
「呃……嗯~~嗯~~」
「正常讲话就算了,无意义的杂音会让人介意吧。」
「唔……惠~~」
于是,英梨梨刚才的气势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整个人软化下来,还频频瞄旁边。
而旁边则有一面贴在电脑前按滑鼠,一面回话的……
「啊~~抱歉,英梨梨,现在暂时不要找我讲话。」
「惠?」
加藤正在拚命玩刚下载的体验版游戏。
反应淡定得不像刚才还跟英梨梨闹来闹去,只专心看着单调的电脑画面。
嗯,真的,对于这家伙空气化的技能……呃,看场合的技能,总是让我感到无言……呃,感叹不已。
「啊~~那个~~简单说,一言以蔽之,只讲结论的话呢……」
「我倒觉得,你从刚才就只剩结论还没讲耶。」
「唔~~……」
如此这般,失去同伴相挺的英梨梨,态度彻底萎缩了。
到底是想说什么,才会变成这副模样?她的额前浮现大粒汗珠,头低低的,还忸怩地用手抓着裙摆,而非平常那套体育服……
嗯?等等?
「这么说来,英梨梨……」
「怎……怎样?」
「在我没注意时,你跟加藤变得很要好耶。而且不知不觉中你们就用名字互称了。」
「……………………那已经快一个月了啦。」
啊,感觉她忽然镇定下来了。
「是喔?不过这样很好啊。毕竟你们初次见面时,对彼此的印象好像都挺糟的。」
「感觉有必要验证一下是出自谁安排才变成那样的就是了。」
「但这样子,加藤总算就从『同班同学B』荣升为『英梨梨的朋友A』了……」
「降级了啦,那样算降级。」
呃,先撇开对话的内容,看来我在这个不容失败的场面,似乎顺利选中让友好度提升的对话选项了。
很好很好,以往玩美少女游戏的经验果然没有白费。
「好啦,先不管那些,英梨梨,以后也请你跟加藤好好相处……咦,奇怪?」
「哎哟,这次又怎样啦?」
「这么说来,你今天穿得像加藤一样普通耶。」
「时间差攻击?」
我之前根本没注意到,不过英梨梨今天穿的是露肩的七分袖洋装,打扮起来称不上大小姐也称不上茧居族。
这家伙穿裙子在我的房间出现可是头一遭……不对,大概相隔八年了吧?
「这……这是……那个……昨天,我和惠在池袋的P○RCO……」
「哦,你居然会去PA○CO,还真稀奇。你只穿过订制的衣服和学校指定服装吧?」
「所……所以……那个……这也算是……我第一次自己选的衣服。」
「哎,反正是靠加藤的品味选的吧?毕竟套在你身上明显很普通。」
「适……适合我吗……?」
「与其说适不适合,满像普通的三次元美少女啦。」
「美……美少……所……所以,你的意思是……」
「英梨梨?」
「就表示,就是……那个!」
于是,在我随口一句感想,让英梨梨莫名其妙地逼到我面前,仿佛要一把揪住我的瞬间……
「来、来一下!你们俩都来看看这个!」
「加藤?」
唯独今天,难得连加藤都不懂看场合,仿佛要一把揪住我似的闯了过来。
「唔,惠!你为什么在重要关头来搅局……!」
「因为……因为……这个……是出海学妹的图耶……?」
「……咦?」
「……咦?」
然而,我受的惊吓在转眼间,就被加藤接着说出来的话掩盖了……
「不会错喔,这款同人游戏的体验版……用的是波岛出海学妹的图耶。」
说着,加藤指的荧幕上,正秀出一张少女穿着和服翩翩起舞的梦幻CG。
那张CG无论是在造型、用色,还有绘制角色的精美可爱度,都超乎同人水准,一眼就可以看出其气势雄厚。
可是我现在,并不是被画面中央吸引住目光。
「出海……为什么?」
我注意的是小小地写在画面右下角,明明是同人社团出的却以商业作品自居,打着「©rouge en rouge」名义的著作权标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