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第一章 即使声称剧情从最初就直冲高潮,之后大多还会来一波更夸张的对吧?
  6. 繁体版

第一章 即使声称剧情从最初就直冲高潮,之后大多还会来一波更夸张的对吧?
2017-06-23 04:37:23

		

「…………」
「…………」
整层楼排满书架的广大空间里,只有少许人声,以及纸张摩擦的声音响起。
「…………」
「…………」
书架呈现的压倒性数量,一层层的体积、高度、压迫感。
还有塞满架上,和轻小说及漫画全然不同,显得既朴素又厚重的众多书背。
「…………」
「……那个,诗羽学姊。」
「怎么样,伦理同学?我在读书时希望你尽量别找我讲话就是了。」
「关于那点,我也觉得是自己不好啦……」
我一面慑于那种不容废话的庄严气息,一面朝着眼前坐在椅子上埋头阅读的书虫,开了大约相隔一小时的口。
「所以学姊,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这个嘛,大概要等我读完这部《司马辽太郎全集》共六十八册。」
「……总该是说着玩的吧?」
「唉,不然退个一百二十步,等我读完头一篇故事啰。」
「不要开那种或许勉强能实现的可怕玩笑啦!」
诗羽学姊那句不算窒碍难行的微妙发言,让我背脊发冷,忍不住就罔顾周围其他人的权益而大声吐槽了。
「对啊,拚命读的话似乎读得完呢。毕竟这里明明是书店,却营业到晚上十一点。」
「就是啊,这里是书店吧。是为了卖书而不是让人自看书才营业的店家嘛。」
……谁叫我觉得在这种状况下,正义应该和我同在。
池袋淳○堂(注:淳久堂书店)刚开门,诗羽学姊就杀进店里,半本书也没买地在三楼文艺区坐下来,一读就是两个小时。
在这段期间,我一会儿浏览书架上的成排书名,一会儿到别层楼探险,一会儿在店里的咖啡厅用早餐,努力地消耗时间,等待她回归现实世界。
可是我真的挺不住了~~反正我就是被晾在一边~~受气袋刚刚撑爆了。
「即使你那么说,难道你不觉得摆了椅子像在表示『请随意阅读』的店方也有问题吗,伦理同学?」
对啊,这类大型书店的服务充实度,真是让人五体投地……好比他们被这种怪物顾客入侵也屹立不摇的大肚量。
「总之我们先离开一趟吧,快到午餐时间了。」
「真拿你没办法。那我把读到一半的这本书买回去好了。」
「……希望你一开始就直接用买的——这句牢骚我保留不讲。」
就这样,在秋意渐深的某个星期六。
我和诗羽学姊一早便约在池袋碰面,然后一起逛街……哎,虽然只去了一个地方就耗掉整个上午了。
「好了,我们走吧,伦理同学。」
「等……等一下,我要先整理包包。」
「受不了,明明你自告奋勇要提行李和出钱,结果在第一站就双双放弃了,真会吹牛皮。」
「因为我完全没想到,学姊会在第一站就买下五本超厚又暴重的硬皮书……」
「没办法啊。我好一阵子都忙着执笔,根本抽不出空阅读。」
前些日子,我为了庆贺剧本风光完稿,便问了一句:「学姊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于是她提出的要求,就是在今天出来约……逛街。
「哎,虽然文学全集那样的东西我送不起,不过接下来的午餐交给我吧。在『高中生的能力范围内』,今天我会全心全意地付出!」
「也好。恭敬不如从命,你就在『高中生的体力范围内』好好为我付出吧。」
「学姊是指提行李吧?是吧?」
这位女流作家,依然最爱用暧昧模糊的表达手法……
※  ※  ※
「久等了,那个……英梨梨。」
「好慢!你拖什么拖那么久啦,惠!」
「……对一个在三十分钟前还穿着睡衣,就突然被吩咐『来○久堂本店这边。详细情形之后再说』的女孩子而言,我觉得这样算很努力了耶。」
「即使你那么说,就因为你晚到五分钟,刚刚那两个人都走掉了啊!」
「你说的两个人是谁?」
「听了准备大吃一惊吧。就是霞之丘诗羽和……」
「啊~~我明白。你不用多说明了。」
「……总觉得你每一句的语气都好让人介意。你对我有什么怨言吗?」
「是心理作用吧?然后呢,他们走掉以后去了哪里?」
「所以啦,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人找出来嘛!」
「英梨梨,你是不是想拖我参加一项相当麻烦的事情?」
※  ※  ※
中午的义大利餐厅里,有人携家带眷,有的则是哥儿们或姊妹淘,也有情侣一块来的,总之店内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顾客。
像这样,在我抱着自信认为:「这绝对是和谁一起来都不尴尬、也不会出差错的顶尖选择!」而介绍了这家店以后……
「谢谢招待,伦理同学。」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
「你不用谦虚喔,因为我吃得很满足了。薯条也满能填饱肚子的。」
「谢谢学姊帮忙打圆场。我心里或许宽慰了一点……假如我们不是来披萨店的话……」
「真意外,原来你挺重视面子呢。」
「如果没有亏到这种地步,我并不会特别爱面子就是了……!」
结果,我们在喜○披萨店(注:美国连锁披萨店「喜客披萨」)拚不到三十分钟,午餐吃到饱就在完全没回本的情况下结束了。而现在,我和学姊又游荡于池袋的大街上。
「有什么办法呢?目前我重视知识欲甚于性欲和食欲啊。」
「不要若无其事地把奇怪的欲求藏在话中间啦。」
话虽如此,学姊并没有对我挑选店家的品味傻眼,也不是菜色不合胃口,只不过是,她现在对用餐好像提不起兴趣罢了。
毕竟当我好不容易将披萨端回来,学姊只表示「手会弄脏」,就一眼都不看地在桌上摊开刚买的书,并且视店内嘈杂如无物,又埋头读了起来……
而且她用餐时只拿筷子夹了炸薯条吃……请客请到这样子的人真不尽兴。
「……那么,接下来学姊想去哪?」
「这个嘛,只要是不冷、安静、能放宽心坐下来读书的地方都可以。」
「对不起,拜托学姊不要将我当成不存在的人来对待。」
可是,再怎么说总不能这样下去。
照目前看来,诗羽学姊的满意度似乎挺高的,我表达谢意的目的算是充分达到了,不过那并非透过我的努力,大多都要归功于司马辽太郎老师的笔力,感觉实在五味杂陈。
「啊,不然学姊要不要去看电影?」
「电影……吗?」
就这样,为了替自己多少争取回一点主导权,我指向眼前的池袋○光影城(注:池袋阳光影城)。
在那里,贴满了一整片上映中的电影海报,而且过滤出御宅类作品后也还有几个选项,播映阵容丰富得让人感叹不愧是阳○影城。
这样的话,无论要满足诗羽学姊的求知好奇心或两人同乐,在双方面都能得到及格分数吧。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也对,那或许不错。」
我的评估似乎得到了背书,学姊朝整排海报望上一会,然后用比之前积极许多的口气,对我的选择表示支持。
「好,就决定看电影了!要看哪一部呢?其实我也有推荐的作品。从上周才公开的……」
「难得有机会,我想看看让原作信徒哭天抢地的真人版电影。有没有那一类的作品上片?」
「不要挑那种恶搞的片子啦。」
话说回来,这个人想满足的到底是哪种求知欲啊……
※  ※  ※
「…………」
「……找不到他们耶。」
「奇怪了,明明绝对在半径两百公尺内的!」
「……在那个范围内的人,我觉得会有几万个喔。」
「就算那样,要找伦也应该一下子就能找到嘛……!」
「呃,为什么?」
「因为……他……他特征很明显,或者应该说,他的御宅族力场太强了。」
「英梨梨,我觉得最有特征也最好找的人是你耶。」
「……不要管我啦。」
「对了,刚才我没有问,不过你事前没接到消息,是怎么发现那两个人的?还不是在自己住的镇上发现,而是在池袋这里。」
「当……当然是碰巧遇见的啊。」
「碰巧啊……这么说来,我们之前(第二集)在六天场购物中心也碰巧遇见过对不对?」
「……我讨厌像你这么敏锐的女生。」
「咦?」
「怎……怎样?我说真的嘛!不管谁要来质疑,我说碰巧就是碰巧……」
「欸,在那边的,是不是安艺和霞之丘学姊?」
「咦?哪里哪里……?」
「你看,就是在电影院排队进场的那两个人。从后面数过来大约第十个。」
「真……真的耶,你好厉害喔,惠!每次都独占鳖头,还会装得一副没兴趣的样子让对手大意。」
「呃~~能不能改善一下这种把我当黑心角色的风气啊?」
※  ※  ※
「虽然作画和演出有可看之处,不过做为故事来看,实在有种抹灭不掉的画蛇添足感。」
「会吗?那个新角色不是可爱到爆吗?」
「那是人设的功劳。以设定而言,她只是用来讲述故事背后设定的舞台装置,她那个角色,才是糟蹋了TV版名声的罪魁祸首。」
「再说,最后一幕也非常打动人心啊。」
「那则是演出的功劳。以脚本而言明明了无新意,这部片子却靠着画面效果和配乐,营造出『虽然看不太懂但好像很炫』的感觉来撑场。」
「我觉得与其批评脚本不好,还不如坦然地称赞角色和演出很棒,那样对粉丝来说才会比较幸福啊。」
「那种盲目信徒迟早会让制作者堕落喔。」
「即使学姊那么说,我终究是负责消费的猪猡嘛。」
「你好歹也是准备将我的剧本作品化的总监,我可不想听到那么没有担当的话呢。」
「唔……」
就这样,现在是电影结束的下午四点多。
假日下午的池袋,每间咖啡厅都客满,我们勉强在桩○咖啡店(注:日本桩屋咖啡店)找到不用等位的座席,正彼此交换刚才看完电影的感想。
顺带一提,我们看的电影是《雪棱彩光剧场版》。
好求刺激的诗羽学姊曾经提议看风评遗憾的真人版电影,我一面抵抗其诱惑、一面设法推荐自己现在最想看的作品,最后就成功扭转局面了。
……虽然说,结果我落到了像这样缩着肩膀听学姊狠狠批评及说教的下场。
「听着,伦理同学。你要抱持着自己的眼光和勇气,看了好的东西就说好,看了羞劲的东西就说差劲。」
「眼光的部分我懂……勇气是什么意思?」
「比如你看了我的作品,要是觉得差劲就要勇于批判,不留任何情面。」
「……那样做,学姊不会生气吗?」
「当然不会。读者肯认真对我出意见,可没有东西比这更加宝贵喔。」
「是……是喔……」
「哎,虽然我会闹相当大的别扭就是了。我有自信一个月不和对方讲话,还有他的意见要是属于无的放矢,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跟对方讲话。」
「还是算了,那种赌局很恐怖耶。」
哎,不管怎么说,这样子总算比较像在约……逛街了。
毕竟直到刚才,我们两个之间几乎都没有对话,状况好比媒体感叹的「近年来年轻人相处时只顾低头玩手机且根本不讲话的习气」。
「好啦,那边应该也到了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于是,我体会到的和睦气氛不过片刻。
仿佛检讨会开完了一样,诗羽学姊拿着帐单匆匆离席。
「啊,让我来结帐……」
「不要摆阔。你原本没有规划要来这家店吧?」
「……相当汗颜。」
看来我点东西时朝着菜单愣住的反应,都被学姊看在眼里。
的确,我原本是预定到克○耶或星○克或罗○伦(注:连锁咖啡店CAFE de CRIE、星巴克、罗多伦)打发这个时段。
话说一杯咖啡要价千圆是怎么样……价位和我们之前用的午餐相去无几耶。
「哎,反正我垫的部分,伦理同学你还是得加把劲弥补回来。」
即使如此,诗羽学姊好像还不打算让今天的行程结束。
和上午埋首于书本时一样,她仍带着不显得无聊的脸色和我聊天。
我对诗羽学姊那种和善的态度感到安心,同时也对刚才她说的某一段话,感到有点牵挂。
『那边应该也到了冷静下来的时候』……
学姊说的那边,是指哪边?
※  ※  ※
「呜……呜……呜……呜呜呜……」
「冷静下来了没?」
「唔……嗯,对不起喔,惠,让你看到我这么不体面的样子。」
「没关系啦……英梨梨,你感情好丰富呢。」
「谁叫……谁叫我没想到,电影走的是麻里子结局……!」
「啊~~最后那一幕,原来也可以那样解读。」
「公……公平都已经选择要忘掉羽衣,积极地活下去了耶。既然如此,他身边不就只剩从小一直守候在旁的麻里子了嘛!」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啦!太好了……幸好我没有在TV版最后一集弃追……!」
「哎,不提电影了,那两个人,好像快离开了耶?」
「现在《雪棱彩光》比较重要啦!我还没有聊够!」
「啊~~对对对,有青梅竹马结局真是太好了。」
※  ※  ※
「那么,今天辛苦你了。」
「学姊也辛苦了……呼~~」
「伦理同学,似乎连你也累了呢。」
「……最后逛的那几间店,成了压倒我的稻草。」
时间来到晚上七点。
地点在阳○城(注:阳光城,位于日本东京池袋的复合式商业设施)的异国风味馆。
当然,以预算而言是去不了观景餐厅那边,我们人在底下美食街的平价店面。
总之呢,我们正在一间还算亲民的店里,为今天的约……逛街举行慰劳会。
「没想到今天一天不只逛了文艺类,连御宅界都全包了……」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我现在可是求知欲的化身。无论图像或文章,没有将有趣的作品通通吸收到,我是不会罢休的喔。」
离开咖啡店以后,诗羽学姊的购物欲依旧无止尽。
虎○穴、安○美特和Ga○ers,池袋现有的御宅界店铺,她不分男性类、少女类、同人或商业领域,全部都逛了一遍,看到新刊(而且是从她与世隔绝的这几个月来算)一律大买特买,还把所有行李推给我拿。
哎,虽然我们最初就是这样约好的,即此如此,目前我双手负担的重量已经和去完Comiket差不多,现况让人笑不太出来。
「话说回来,一部分用亚○逊订就好了嘛。」
「我和泽村不同,对那种购物方式没办法接受。要是不能亲自将东西拿在手里确认,总觉得就没有兴致买……这算不算寒酸性格呢?」
「哈哈……」
也对,以销售量高达几十万册的高中生作家而言,那种习惯倒也算是挺亲民的。
还有她的比较对象连个人到家庭在内,无非都阔绰过头了。
「哎,先不管那些,我想讲的不只是今天,完成剧本真是辛苦你了,诗羽学姊。」
「我才想道歉呢,花的时间比预期要久。」
「从学姊慎重的态度,可以感觉到内容确实值得一读,不过要道歉应该是对町田小姐,不是对我啦。」
毕竟当兴趣的同人作品要是延误,几乎都是责任自负所以怨不得人,然而当工作的商业作品一延误,我实在不敢想像会对做生意的企业造成多大影响。
在不死川书店编辑部担任霞诗子责编的町田小姐,她那云淡风轻的笑容背后,不知道耗掉了多少营养口服液、胃肠药和杯装泡面……
哎,对方也从一开始就料到作家会拖稿,都预留了一定程度的缓冲期,并且提早施加催稿的压力,所以算彼此彼此啦!
「不过,由于我这边耽搁了,之后的作业肯定会让人叫苦连天喔。主要是负责程式码的你会受到影响。」
「正……正如我所愿!」
没错,其实诗羽学姊的剧本确实耽搁到了。
毕竟我在上个月中旬问进度时,明明是「只剩终章而已」,到完成为止却花了两周以上。
于是乎,我也纳闷终章到底写得多长,结果将学姊最后交稿的剧本浏览过以后,就发现新增的文字量是4KB……换算成稿纸也不满十页的分量。
……呃,对创作者而言,用时间来估量分量是无意义的。否则在业界放眼望去,不合情理的状况也实在太多了。虽然我不会举具体的案例出来。
「总之,这样我负责的部分就结束了。」
「嗯,以往真的很感谢学姊……」
「之后我也许没办法在社团露脸,毕竟还有小说的工作。」
「……这……这样啊。」
听到那句话,我发觉自己的声调降到了谷底,态度露骨得可笑。
「再说,我也该考虑毕业后的出路了。虽然已经比其他人晚了很久。」
「…………这样啊。」
又一波打击,要想像自己逐渐黯淡的脸色,简直容易得傻眼。
「哎,我姑且还有过去累积的成绩,所以想试着将目标放在推荐入学就是了。」
「这……这样啊,就是说嘛!凭学姊的成绩,想招揽你的学校应该多得数不完。」
然而,这会儿立刻提振起精神的自己太过现实,让我有点自我嫌恶。
「目前的话,听说同命大的推荐名额还有剩。指导老师告诉我,选这间大学八成不会错。」
「同……同命大不是在关西吗?」
不过,转眼间我又被泼了冷水……
「还有一间则是早应大。而且读这里就可以从我家通学,满让人犹豫的呢。」
「唔……」
……听到这里,不用再怀疑了。
「……怎么了吗,伦理同学?明明快要到冬天了,你却流那么多汗。」
我被逗弄了。
「欸,伦理同学……你觉得选哪边好呢?」
「选……选哪边吗?呃……」
「以文学院的等级来讲,是同命大比较高。」
「这……这样啊。」
「不过,要离开父母在外独居也很麻烦。」
「对……对呀。」
「说是这么说,我对于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也不是没有兴趣。」
「咦……」
从刚才开始,我的情绪就起起落落,脸色一下子红、一下子白;一会儿吞气、一会儿叹气;头垂了又抬、抬了又垂,而诗羽学姊用手托腮,眼睛始终往上瞟着我。
「欸,为什么啊?你怎么那么慌张?」
而且,她的表情明显就乐在其中!
※  ※  ※
「英梨梨,像这件怎样?我觉得很适合你耶。」
「……欸。」
「倒不如说,大部分的衣服都合适。毕竟穿的人有本钱嘛。」
「那个……」
「真的耶,你皮肤白、发色也亮、身材又苗条,帮你打扮实在好过瘾……啊,这件罩衫要不要也试试看?」
「喂,等一下啦!」
「啊,还是你觉得现在试的这件比较好?」
「我想说的不是那些……欸,惠。」
「怎么样?」
「为什么我们会在P○RCO?(注:池袋的PARCO百货)」
「去○武(注:西武百货)比较好吗?」
「都说问题不是那个了嘛,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啦!」
「不是来帮你挑家居服的吗?总不能老是穿体育服啊。」
「在你悠悠哉哉地讲这些的时候,已经把那两个人跟丢了啦!」
「会跟丢他们,是因为英梨梨你聊电影聊得太起劲……」
「哎哟,现在再计较过去也没用。反正我们要回去找人才对。」
「也不用吧,今天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了?根本来说,做这种类似跟踪狂的举动到底好不好,这种最基本的疑问我已经先搁到一边了。」
「你在说什么啦!放着那两个人不管,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这是社团瓦解的危机耶?」
「所以啰,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啊。哎,仅限今天来讲的话啦。」
「所以你为什么有自信那样说嘛!」
「因为霞之丘学姐刚才传了简讯过来。字面上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
「…………什么?」
※  ※  ※
「那……那个,诗羽学姊……」
「嗯?」
时间稍稍经过,来到晚上七点半。
换句话说,从我仓皇失措到冷静下来只过了几分钟,地点和刚才一样。
「我现在说的,只是希望学姊当参考意见就是了。」
「可以啊,说来让我参考看看吧。当然这纯粹是参考,要做决定的依旧是我。」
诗羽学姊捧着腮帮子望着我。而好不容易调整到能平心静气回望她的我,则是运作着团团转的脑袋,缓缓地准备编织出自己的话。
……再怎么强调「这是参考」、「这是个人意见」,但无论怎么想,我要说的话都将影响一个人的将来,这肯定是意义重大的。
而且,假如那一个人与自己很亲近,自己也十分重视那个人,就更不用说了。
倒不如说,虽然扯了这么多藉口,感觉还是好沉重!尽管我知道这很沉重……!
「我觉得……选早应大比较好。」
「呼嗯。」
在我开口的瞬间,诗羽学姊的语气和表情都没有改变。
「呃,这终究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我觉得也要参考其他人的意见会比较好,况且比起我这种小鬼头,还不如聆听成熟一点的人有什么意见……」
「为什么你觉得选早应大比较好?」
「……如果学姊留在本地,就算变成大学生,说不定还是可以一起制作游戏啊。」
诗羽学姊还是面色不改。
「学姊你想嘛,听说大学生基本上都很闲啊。而且你读文科,又是进文学院,不知道平常需要忙什么。」
不过,这次她什么话也没讲。
「再说学姊手上已经有工作了,也不需要求职,四年的期间里只要把小说写好,剩下的时间就可以玩了。」
她只是静静地望着我的脸,倾听着我的话语。
「……当然啦,要是学姊表示不想再跟我合作,那我也只能退让了。」
那大概是因为,她想将我看透。
「万一那样的话,今年或许就是我们最后一起做游戏了,虽然到最后,说不定会走向那样的结果。」
所以,在这种时候,我要用毫不虚饰的真诚话语来面对她。
身为信徒、身为学弟、身为社团伙伴、身为创作者的真诚话语……
「即使如此,要我自己抛弃可能性,我做不到。」
像这样,在来自各种立场的感情翻搅之下,我只选了这样一句,可以抬头挺胸保证绝对不会错的话,告诉学姊。
在我把话说完以后,片刻之间,诗羽学姊仍不改托腮的姿势,只是静静地望着我的眼睛。
然后,她总算换了姿势,先是把手臂搁到桌面,再用手臂枕着脸,显得想睡的一双眼睛往上朝我瞟来……
「……我没想到自己会被追求得那么直接呢。」
「学姊那样解读啊……」
这一位依旧是用破天荒的角度,来解读我的发言。
……哎,虽然我承认自己说的内容和语气,并无法撇清她那种看法。
「虽然大义名分听起来略嫌碍耳,不过你算答得相当尽力了。或许可以夸奖你一下。」
「谢谢学姊赏识。」
于是,诗羽学姊的感想就这样结束了。
结果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对我的「参考意见」有什么个人见解。
唉,虽然我有心里准备了啦。
毕竟自己面对的,是最喜欢让登场角色每每开口都意有所指的打哑谜作家——霞诗子。
「那么,就给你奖励好了……虽然换个角度看或许也是惩罚。」
在诗羽学姊继续开口的同时,她从口袋里拿了某项东西摆到桌上。
「这个是什么?」
那是一支没有任何装饰,款式简朴的……USB随身碟。
「真实结局线的第二稿。上次剧本交稿以后,我几乎将内容全面翻修了一次。」
「什么……?」
然而,装在那里面的东西相当复杂,还涂了重重迷彩……应该说根本是炸弹。
「这是我们……我们游戏中的,另一个可能性。」
「学……学姊……?」
「伦理同学,我希望让你来选。初稿和第二稿,哪一边有趣、哪一边会被接受、哪一边能够大卖。」
而且,将那托付给我的诗羽学姊,表情同样相当复杂,也涂了重重迷彩……简直猜不透。
「最重要的是,伦也学弟,你喜欢哪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