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九卷 转变七罪
  5. 第九章 肯定是谎言(I'd like to believe)
  6. 繁体版

第九章 肯定是谎言(I'd like to believe)
2017-06-23 09:44:00

		

『──〈Humpty Dumpty〉对接成功。』
『系统无误。轨道调整也没问题。』
『距今约五小时后,将抵达目标地点上空。』
『DSS-009、空中舰艇〈赫普塔梅隆(Heptameron)〉抵达指定位置。』
设置在DEM Industry英国总公司会议室的扩音器接二连三传来报告。梅铎逐一浏览眼前液晶萤幕上形形色色的资料,夸张地点了点头。
「──威斯考特MD现在在哪里?」
『待在住宿的饭店里,没有离开。若是发布空间震警报,他应该会到饭店内的避难所或附近的DEM相关设施避难。』
「耐久度呢?」
『只要〈Humpty Dumpty〉冲撞位置的误差控制在十公里以内就没有问题。』
「『Second egg』呢?」
『已配备完毕。只要一声号令,随时可以发射。』
「很好。」
「……『Second egg』?」
听见梅铎说的话,辛普森一脸疑惑地望向他。梅铎扬起嘴角,回望他的视线。
「为了慎重起见施加的保险。不需要太过介意。」
「……」
辛普森望著梅铎,沉默了半晌,不久便将视线转回手边的液晶萤幕上。
那副模样看似不满──也看似对梅铎感到惧怕。
──是个好徵兆。梅铎心满意足地弯起嘴角,逐一扫视并坐在会议室中的诸位董事会成员。
「计画进行得非常顺利。今天傍晚,应该就能收到威斯考特MD的死讯。公司举办的葬礼似乎会十分盛大呢。我奉劝各位最好趁现在准备好哀悼的台词吧。」
听见这番话,董事们剎时间面面相觑,露出尴尬的笑容。
已经到了执行计画当天,他们似乎仍害怕与威斯考特MD为敌。恐怕也有人正在背地里筹划万一作战失败时,要把全部责任硬推到梅铎身上吧。
梅铎以谁也听不见的声量哼了一声。就算这样也无所谓。区区一个小小自保措施就能换来懦夫们赞同这项作战,也算是利大于弊。反正若是这项作战失败,身为主谋的梅铎肯定小命不保。无论如何,下场都相同。
原本梅铎并不想冒著泄露情报的风险,拉拢反威斯考特派的全体董事参与作战。不过,考虑到执行作战需要的人员、确保空中舰艇、隐瞒所有与作战有关的情报这些因素,单凭梅铎一个人的权限实在处理不来。不──正确来说,单凭个人意见就能执行这种规模的作战,在DEM公司就只有威斯考特一人了吧。
话虽如此,拥有众多迟钝的成员也不算没有好处。
理由很单纯──就是现场的成员都很清楚威斯考特消失的理由及原因。
只要威斯考特的死讯一传来,便能马上召开临时董事会,决定新的最高权力者吧。
到时候──现场的这些人员会最先想到谁呢?
当然,暗杀前任MD是莫大的丑闻。要是单方面被掌握住情报,下次便不得不消灭知道那些情报的人。不过,现在坐在这里的董事们,换句话说都是共犯,再加上全是些懦夫,即使梅铎提名自己当下一任的MD,也没有人会反对吧。
为此,梅铎必须在这段期间逐一饰演将这种战略付诸实行的疯狂男子,好让这些人在威斯考特消失时,将对他的恐惧直接转移到自己身上。
「……不,有点不对呢。」
梅铎不断开合已经拆除绷带的右手,并且轻声低喃。
他自认在饰演一个疯狂的男人。终究只是一种掌握人心的手段。
不过──自从被艾莲‧梅瑟斯砍断一只手臂的那瞬间起,他便缓慢但确实地……
感受到自己真正陷入疯狂。
梅铎露出贼笑,看著液晶萤幕上显示的〈Humpty Dumpty〉传来的影像,口中哼唱著童谣。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
◇
七罪双手抱膝蹲坐在床上,并且用棉被将自己的头部及整个身体包得密不透风,以细小的声音嘟哝:
「……是怎样啦……是怎样啦……是怎样啦……!」
感觉一股莫名的感情洪流从脑袋里满溢而出,吐露成语言。头脑不停运转,混乱无比的思绪促使七罪保持同样的姿势低吟:
「那些家伙……到底是怎样啊……」
七罪脑海里浮现少年少女的模样,搔了搔头。
为什么他们如此照顾七罪?对她如此温柔呢?
若是使用〈赝造魔女〉变身成美丽大姊姊的七罪,倒还可以理解他们的行为。因为变身过后的七罪是任谁都会伫足欣赏的美女。男人将恋慕和情欲;女人则是将羡慕和嫉妒隐藏在心中,对七罪表达各式各样的美言丽句。
不过──他们却不同。
称赞七罪──没有使用〈赝造魔女〉变身,保持原本面貌的七罪可爱。
七罪理当十二万分盼望听到那句话。然而……由于第一次听到别人称赞自己,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坦率地接受赞美。
「那种话……一定是谎话。哈、哈……没……没错,所有人都在唬弄我。因为我──」
七罪一边如此呢喃一边举起罩著的棉被,便看见安装在墙壁上的镜子映照出自己的身影。
──藉由他们的巧手,改造成可爱的那副模样。
「……!」
七罪屏住呼吸,再次盖回棉被,思绪更加混乱不堪。
──因为七罪应该很丑陋才对。应该难看得无药可救、其貌不扬,根本不可爱。应该必须如此才行。「应该认定就是如此才是」。
「……奇怪……」
此时,七罪的脑海里浮现一个疑问。
──认定就是如此……?
为什么──会认定就是如此呢?
「……总……总之……无缘无故就对身为敌人的我做出那种事,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绝对……有什么目的才对……」
七罪如此说道,将手举到胸口,轻声呢喃:
「……〈赝造魔女〉……!」
手边发出淡淡的光芒,手掌心出现如同镜子的东西。
「唔……」
伤口发疼……但仍在可容忍的范围。七罪将镜子朝向下方──床的方向,将床变成「能藏匿单人、开了个大洞的床」。
接著将一只布娃娃拉进棉被里,用〈赝造魔女〉将它的形体变得跟熟睡中的七罪一模一样。七罪在棉被里窸窣蠢动后,将假七罪留在床上,自己钻进床的大洞中。接著再次闪耀〈赝造魔女〉,将床的表面封起,用〈赝造魔女〉让床、地板、墙内变质,以挖洞的姿态通行。
「……好。」
然后过了几分钟,七罪来到杳无人迹的走廊,将墙壁修复成原来的形状后环顾四周。
监禁七罪的房间里有好几台监视器,但应该能蒙混一段时间吧。话虽如此,要是供餐时间一到,对方发现自己没有去取用,可能会进去查看。因此没有太多时间拖拖拉拉。
为了尽早达到目的,七罪的脑海里浮现在这里看过的人们的脸孔。最不会引起怀疑的是──
「……那家伙吗?」
七罪轻轻点了点头,将〈赝造魔女〉的镜子面向自己。
镜子闪耀光辉的同时,七罪的身体发出淡淡的光芒。然后她的轮廓慢慢扭曲──数秒后,七罪摇身一变,幻化成另一个人。
那是一名身材娇小、穿著红色军服的少女。用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长发以及看似好强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
没错──她是五河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
七罪判断要走在这个设施观察所有人的情况,她是最适当的人选。
不过,这名少女的发型是双马尾。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可爱发型双马尾,对自己没有十足的自信是没办法绑这种发型的。七罪最讨厌这种发型,讨厌到甚至曾经想过要不要乾脆变身成国家权力者,改正法律,将禁止绑双马尾列入宪法算了……不过,现在也无可奈何。虽然自己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变身成这个绑双马尾的小滑头,但此时还是以效率为优先。
「哎呀,差点忘了。」
七罪如此低喃,扯下一颗位置较不显眼的扣子,用〈赝造魔女〉照射。
于是,扣子发出淡淡的光芒,变成附有小棒子的糖果。记得是琴里经常吃的那种。
「大概就是这样吧。」
七罪以与数秒前截然不同的嗓音如此说道,接著弹了一个响指。瞬间,原本浮在手掌上的〈赝造魔女〉化成光之粒子,消融在空气中。
「那么……」
收起〈赝造魔女〉,彻底变身成五河琴里的七罪轻轻地深呼吸之后,漫步于通道上。
为了避免在路上巧遇别人时被怀疑,七罪只转动眼珠子观察四周的情况。在长长的宽阔走廊上,偶尔可看见安装电子锁的门扉。虽然还不清楚这栋建筑物的全貌,但轻易便能判断这是一处非常大的设施。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七罪以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如此嘟哝。只确定这是跟士道、琴里及十香等人有某种关联的设施,其余则一无所知。再说,那种少年少女们根本不可能自由使用这种建筑物,他们肯定隶属于某种组织──要不然就是背后有巨大的支援者撑腰。
一想到这里,七罪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莫非他们打算捕捉身为精灵的七罪,拿来做动物实验吗?看著会让人联想到医院等地的研究设施的走廊景象,七罪思索著这样的事。
当七罪边走边想这类事情的时候,后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咦?司令?」
「……!」
七罪稍微抖了一下肩膀回过头,发现那里站著一名穿著与琴里颜色不同的军服、留著长刘海的女人。看见七罪的身影,她一脸疑惑地歪著头。仔细一瞧,那女人便是昨天士道与琴里带她去的那间汉堡店的店员。
「您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呢?刚才不是才说过要回〈佛拉克西纳斯〉吗?」
「……是啊,我想看过七罪的情况之后再去。」
七罪尽可能佯装镇定地回话。于是女人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啊,原来是这样呀……不过,还真是棘手呢。这样下去也无法如愿封印呢……」
「封印?那是哪门子的事呀?」
七罪不解地歪了歪头,女人便一副难以理解地瞪大了双眼。
「当然是指灵力的封印啊。让士道亲吻她,封印她的精灵能力。我们的组织不是为此才成立的吗?」
「……!」
七罪抽动了一下眉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隐藏自己内心的动摇。
「啊啊……对喔。抱歉啊,我可能有点累了。」
「啊哈哈……这也难怪。那么,我工作结束了也会回去,待会儿见。」
女人如此说完,微微行了一个礼。七罪内心松了一口气,并且如此回应:
「好的──对了,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是的,请问。」
女人如此回答。七罪自然地发出声音:
「你有看见……十香他们吗?我有事情找他们。」
「十香吗……?我想想,我记得她好像在那边的休息区。」
「这样啊,谢谢。待会儿见。」
「啊──是的。那么待会儿见。」
女人不觉七罪有异,便直接离开。
七罪目送她的背影,接著转向女人指定的方向再次迈开步伐──以不让人感到突兀的速度快步行走。
从那个女人身上同时得到收获与损失。收获是──十香等人的所在地,以及琴里目前不在这个设施里这两样情报。如此一来,不管七罪再怎么四处游走,也保证不会遇见本人。
而最大的收获,便是得知士道等人的目的。原来如此,还以为他们有什么企图,没想到竟是想封印自己的力量。
「我就觉得奇怪。那群伪善者……!」
不过与此同时,也让别人发现这个设施里有人乔装成琴里的模样。当那个人结束工作,回到什么〈佛拉克西纳斯〉后,可能会对琴里本尊感到疑惑。不能再悠悠哉哉的了。
沿著道路走了一阵子后,便看见道路的前端有一处略微开阔的空间,摆放了几台自动贩卖机和几张长椅──十香和四糸乃正坐在那里。
七罪顿时眯起眼睛,接著走向她们。
「──嗨,十香、四糸乃。」
「呣?」
「啊……你好。」
「喔喔!这不是琴里吗!」
十香、四糸乃以及四糸乃左手的「四糸奈」依序回头,发出声音。七罪面带微笑朝她们挥挥手,接著伫足在两人坐的长椅前。
「喔喔,琴里!这里好棒呀!竟然可以免费喝饮料啊!」
「琴里也要……喝东西吗?」
「你要喝什么呢?四糸奈用梦幻的左手帮你按!」
接著「四糸奈」开始「咻!咻!」地打起拳击来。
七罪苦笑著摇摇头,轻轻环抱双臂,开启双唇。
然后──发问。问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现在还不用。重要的是,你们觉得如何──我是说七罪的事情。」
没错。在她们的心里肯定也很瞧不起七罪。或许为了封印力量,她们不得不讨七罪的欢心,但若是七罪不在现场,她们一定会脱口说出充满恶意的真心话。
「什么……如何?」
十香歪了歪头。真是个爱卖关子的女人。还是说,她不想第一个说别人坏话?既然如此──七罪哼了一声,垂下视线,不屑地继续说道:
「你们不觉得那个叫七罪的家伙很恶心吗?我们才稍微捧她一下,她就得意忘形了起来。明明就是个丑女,真是不像样。」
七罪耸了耸肩如此说道。
──我已经起了个头。好了,吐露你们的真心话吧。七罪微微睁开眼睛,窥探十香她们的样子。她们得到「不是自己先开始说七罪的坏话」这个免死金牌,一定露出了一脸嫌恶的表情。
然而──
「唔?」
「咦……?」
「嗯嗯?」
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两人和一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的模样。
「咦……?」
这出乎意料的反应令七罪瞪大了双眼。于是,十香紧皱眉头说道:
「琴里……你到底怎么了啊?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真不像你吶。」
「那……那个……我并不觉得……七罪很恶心。」
「就是说呀!琴里,你是怎么回事呀?是司令官的业务太繁重,累昏头了吗?」
「什么……」
七罪不由得倒退一步。
「你……你们大家是怎么回事啊?用不著装好人吧。反正大家都这么想吧?必须对那种其貌不扬的女人拍马屁,麻烦死了!对吧!」
「你在说什么啊?才没那种事。帮她挑选衣服也很开心哟!」
十香以开朗的神情说完,四糸乃和「四糸奈」也随即点点头表示同意。
「是的……七罪,很漂亮……」
「哎呀~~士道的化妆技术真赞呢~~下次也请他帮四糸奈化好了。」
「四糸奈」说著扭腰摆臀并发出性感的声音。看见她那副滑稽的模样,十香和四糸乃都笑得乐不可支。
「可……可是……怎么会……那样子的话……」
七罪因内心动摇而眼神游移,身体不住地颤抖。
──这些少女是发自内心说出那种话。
七罪对这个事实感到冲击,甚至动摇了她原本深信不移的理念。
七罪的脑海里一瞬间浮现了各式各样的可能性。她们是否只是看穿自己化身成琴里一事,而串通好说词呢?或是重要的人被挟持为人质,强迫她们必须称赞七罪?不对不对,还是说──
荒唐无稽的想法闪过脑海。不过,任何一种想法在十香等人展露出的笑容面前,都不具有说服力。
「骗……骗人。为什么……」
七罪甚至忘记自己在扮演琴里,指尖颤抖著,接著看见三名少女从前方走来。是八舞姊妹和美九。
「呵呵,汝等为何聚集在此地?」
「要求。也让夕弦我们加入吧。」
「呵呵,大家在这里开茶会呢~~」
「耶……耶俱矢、夕弦、美九……!」
七罪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对新的来访者吶喊。或许是被七罪突如其来的叫喊声给吓到,只见三人将眼睛瞪得老大,停下脚步。
「哼,琴里,汝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不寻常。莫非是开启了被黑暗封印的地狱之门吗?」
耶俱矢摆出帅气的姿势说出莫名其妙的话语。七罪暂且不予理会,佯装平静继续说道:
「你……你们听我说啦。十香她们有一点奇怪。」
「疑问。哪里奇怪?」
夕弦一脸难以理解地问了。七罪皮笑肉不笑地继续说:
「她们竟然说那个七罪很漂亮,照顾她一点都不麻烦耶。啊哈哈,笑掉我的大牙了。那只恐龙,看一眼都令人反胃。」
七罪耸了耸肩说完,三人便一脸纳闷地紧皱眉头。
「哼,说话奇怪的是琴里汝吧。汝究竟怎么回事?因月光之毒而发狂,稍嫌尚早吧。」
「疑惑。不像是琴里会说的话呢。」
「不可以那样说七罪哟~~要是太超过,人家也会生气哟!」
美九双手扠腰,怒气冲冲地鼓著脸颊。
看见她们的反应,七罪感到自己的心脏愈跳愈激烈。
「等……等一下啦……那家伙是把我们关进镜子里,企图取代我们的邪恶精灵耶!正常想想吧!为什么要帮那种人说话啊!你们脑子有洞吧!」
七罪甚至忘了自己化身为琴里一事,感情用事地大声嘶吼。
所有人对七罪的举动感到困惑,面面相觑发出「唔……」的低吟声。
「嗯……七罪确实曾让我们遭受恐怖的经历……」
「对吧!既然如此──」
七罪扬起声音赞同将手指抵在下巴如此说道的美九。不过──
「可是……真要说的话,我也干了不少坏事……我是不打算说什么不计前嫌那种话啦,但至少我是真心想跟七罪好好相处哟。」
美九说完,其他人也纷纷点头称是。
「喔喔!我也是!」
「我……我也是。我想……我们一定能相处得很好。」
「听说她选了四糸奈当变身的人选呀?哎呀~~真是识货的女人呢~~」
「哼,她可是将吾逼到绝境的女中豪杰。值得成为战力。」
「同意。有前途。」
「……!」
七罪哑口无言,踉跄似的退后一步。
总觉得脑袋一片混乱。七罪紧咬牙根,没有看向大家的脸就这么离开休息室。
「呃……住宿区是在B区块吧?」
士道以缓慢的步伐走在七罪隔离房所在地〈拉塔托斯克〉地下设施的走廊上。
想要从五河家来到这里有一段距离──而且,为了避免艾莲等人隶属的DEM公司社员尾随在后,因此故意绕了一大段远路,光是来到这里就费尽了千辛万苦。
话虽如此,只要七罪在这里,士道就不得不露面。因此才想暂时借用地下的住宿设施,从家里带来换洗衣物及牙刷。
接著,在正好走到走廊转角时,士道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咚」的一声受到轻微的冲击。
「哎呀。」
往下一看,熟悉的双马尾映入眼帘。
「喔,琴里。」
「……」
士道微微举起手如此说道,但不知为何琴里一语不发,只瞥了一眼他的脸。
「怎么啦?一副垂头丧气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没发生什么事。」
琴里露骨地以阴郁的声音如此说道。士道抓了抓头。
琴里像在表达不想再搭理士道一般,撇过头打算离开。
「啊,等一下。」
「……干嘛啦。我可没有那种美国时间。」
「啊啊,抱歉、抱歉,一下子就好。我要跟你谈谈七罪的事。」
「……!」
士道一说出七罪名字的瞬间,只见琴里的耳朵突然抽动了一下。
「七罪怎么了?」
琴里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朝士道逼近而来。虽然明白她对七罪有些神经质,但再怎么样这反应也太极端了。
「喔喔……是有关七罪的餐点。」
士道被琴里的气势所震慑,但还是鼓起勇气回答。琴里便「……哈!」的一声露出笑容。
「……呵呵,嗯嗯,你终于露出本性了呀。」
「咦?」
「没事。所以,你要我怎么做?要我从今天起暂时别提供她餐点?还是要下毒?」
「不……你在说什么啊?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士道的脸颊冒出汗水,并苦著一张脸。于是,琴里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
「那是怎样?你要我怎么做?」
「今天的晚餐啊,能不能把七罪从那个房间放出来吃啊?」
「……?这是怎么回事?」
「难得大家都在,我想说要不要一起吃。」
「……什么?」
琴里呆愣了一瞬间后,弯起嘴唇回答:
「……喔喔。原来如此,是为了封印呀。你这个人也真恶劣呢。竟然打算用那种手段笼络她,从她身上夺走灵力。」
看见不像琴里会做出的言行,士道皱起了眉头。
「你在说什么啊?封印灵力,让精灵安全幸福地生活不正是〈拉塔托斯克〉的目的吗?」
「咦……?」
「而且──不只是为了提升她的好感度,你想嘛,虽说是处于隔离状态,一个人吃饭还是很寂寞吧?再说,大家也很想多跟七罪聊聊。」
「……」
「我在想如果一边吃著美味的食物,七罪的脾气可能也会比较温和……呃,琴里?」
士道瞪大了双眼。
理由很单纯。因为琴里的眼睛开始落下斗大的泪珠。
脸颊和眼睛都红通通的,肩膀不停颤抖,偶尔还会发出抽泣声。看见刚强的妹妹非比寻常的模样,士道打了个哆嗦。
「喂……喂,你到底怎么了啊!我做了什么事吗?」
「我……我没事……」
「不,怎么可能没事啊!你放心啦,我也有准备你的份──」
「少啰嗦!去死!笨蛋──!」
琴里如此大喊,一边用袖子擦拭眼泪一边从走廊跑开。
「喂,琴里!」
就算琴里这么对他说,他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士道急忙追在琴里的后头不过在弯过转角后,他停下了脚步。
「奇怪……?」
刚才理应弯过这个转角的琴里身影,犹如雾气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琴里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即使左右张望也不见琴里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支尚未解开包装的加倍佳棒棒糖,宛如指示琴里的去向般掉落在走廊上。
「……那家伙竟然会掉下糖果离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士道捡起加倍佳棒棒糖,心想待会儿拿去还给她,无可奈何地回到原来的路上。
不知走了多久,放进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来电显示的名字是「五河琴里」。士道急忙按下通话键。
「喂?琴里,你还好吗?」
『……什么?干嘛问我好不好啊?』
士道询问后,琴里便不解地回答。
「没有啦,因为刚才──」
『别管了,发生紧急状况了。我刚才收到那边的管理室联络。』
琴里打断士道的话。
『──七罪从房间里逃跑了。』
「什么……!」
听见突如其来的通知,士道屏住呼吸。
「逃跑了……!到底是怎么逃的!她不是应该还无法使用天使吗!」
『不是我们估计错误……就是她在不完全的状态下也有使用变身能力的手段吧……她在棉被里留下应该是用布娃娃变成的假人,消失了踪影。想必是变身成某人试图逃亡吧。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就算你问我有没有头绪……」
士道瞪大双眼,发出「啊」的一声。
◇
──之后过了约两小时。士道回到了地面上。
即使出动全体机构人员彻头彻尾搜索整个地下设施,仍未发现七罪的踪影。纵然已从士道、十香等人以及椎崎的证词,判断七罪恐怕是变身成琴里的模样,但只要七罪不一定会一直保持那副模样,就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线索。
「七罪……」
士道轻声自言自语,漫步在住宅区的路上。由于七罪消失踪影,待在地下也没有意义,因此士道只好再将装入换洗衣物的包包原封不动地背回家。
结果自从保护七罪之后,士道一次也没能看见她的笑容。无论士道和十香等人做什么,她都感到厌烦,不肯打开心房。
不过──士道实在不认为那是七罪真正的心意。
就像长期受到人类虐待的狗,即使内心想跟人类嬉闹、撒娇,也会反射性惧怕人类那样。所以,这里没有人说七罪的坏话;这里没有人欺负七罪。他本来相信只要耐心地持续传达这种意念,总有一天她一定会了解。
「……不对。」
士道停下脚步,轻轻地摇了摇头。
仔细想想,那或许不过是士道的一厢情愿罢了。略感后悔的意念刺痛著他的心脏。
就算能使用变身能力,也不代表伤势已经痊愈。若是在负伤的状态下被AST或DEM的巫师发现,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如果七罪急于逃脱的原因出在士道等人身上……一想到这里,无论如何都会往负面思考。
「……这样下去不行。」
士道轻拍脸颊重振精神后,再次迈开步伐。
接著立刻看见自家房子。士道推开大门并摸索口袋,拿出钥匙后插入家门的纶匙孔。
「……嗯?」
然而,士道歪了歪头。明明转动了钥匙,却没有开启门锁的手感。士道觉得奇怪,试著拉动门把后,门却轻易地打开了。
他确定在出门时已经把门锁上。话虽如此,他也想不出有谁会比他还早回家。
「真奇怪。大家应该还留在地下才对──」
说到这里,士道赫然瞪大双眼。
「七罪……!」
没错。七罪应该知道五河家所在地。士道猛力推开玄关的门,立刻脱掉鞋子,并朝客厅奔跑过去。
然后进入客厅──他马上就停下了脚步。
正如士道所料,那里出现一名少女的身影。
然而──
「什么……」
士道的脸庞染上惊愕之色,一时语塞。
「──不好意思,打扰了。」
因为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少女,跟士道原先预想的人物截然不同。
宛如经常沐浴在阳光下的浅色金发以及碧眼──没错。坐在那里的正是DEM Industry的巫师,艾莲‧梅瑟斯。
「艾莲!你怎么会在我家……!」
「容我详细为你说明。这边请。」
艾莲说完指向对面的沙发。应该是叫士道坐下的意思吧。
「你要说什……」
士道故意拖延说话的时间,一边在口袋里操作手机。这是紧急事态,必须尽早通知琴里──
「……」
「什么……!」
然而那一瞬间,艾莲微微举起右手,士道的手机旋即轻轻地飘浮了起来,在空中滑翔后,落入艾莲的手中。
「就算你求救,我也不会感到任何不便,只是如果打扰到我们谈话就麻烦了。不好意思,我就稍微帮你保管一下。」
艾莲将从士道那里夺来的手机放在桌上后,望向士道。
「慎重起见,我先声明,现在这整个家全是我的随意领域。奉劝你最好不要抵抗。」
「唔……」
士道愤恨不平地咬牙切齿,轻轻叹了一口气后,在艾莲对面的沙发坐下。
「…所以,举世无双的DEM小姐不惜非法入侵柔弱的一般市民家中,究竟有何贵干?」
士道语带最起码的反抗和嘲讽,对艾莲如此说道。不过,艾莲毫不在意地凝视士道的双眼。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
「问题?」
「是的。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前几天你们带走的精灵〈魔女〉,现在在哪里?」
艾莲静静地问道。士道紧握拳头。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告诉你!」
士道才想问她这个问题呢,不过──他没有说出口。他想避免让这个女人知道他们一行人让七罪逃跑一事。只要让她误以为七罪仍在〈拉塔托斯克〉的庇护之下,就能让七罪远离危险。不过,即使士道大声怒吼,艾莲依旧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她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
「哎,我想也是。我也不认为你会那么轻易地告诉我。」
「……是吗?那就请你快点打道回府吧。我还要准备晚餐。」
「由你来做吗?」
「不行吗?」
「不,我觉得很棒喔。」
「……那真是多谢你的夸奖。」
士道毫不隐藏敌意地说完,艾莲便叹了一口长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然后缓缓地在客厅里踱步,彷佛在观察房间和厨房似的环顾四周,并且开启双唇:
「──虽然有点窄,不过打扫得非常周到,是个很棒的家呢。彷佛能看见每晚幸福团聚的情景呢。」
「……」
士道听不出艾莲话中的含意,皱起了眉头。她所吐露出的话语绝不可能只有字面上的意思。不过,艾莲毫不在意士道没有回话,发出动听的声音:
「团聚的成员究竟有谁呢?你──以及五河琴里、夜刀神十香、四糸乃,或许八舞姊妹和诱宵美九也在吧。大家应该会津津有味地吃著你做的料理、啧啧赞叹吧。典型的幸福空间,真美好。请务必好好珍惜。」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耐烦的士道询问艾莲,她便转身面向士道。或许是背对窗户的缘故,逆光导致一瞬间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认为那团聚的情景,是多亏了谁才得以存在的呢?」
「什么?」
听见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士道紧皱眉头。
「……那当然是琴里和〈拉塔托斯克〉的──」
「你错了。」
没有将士道的回答听到最后,艾莲表示否定。
「──那幅情景之所以得以存在,都是多亏了艾克和我。『因为我们放过你们,饶过你们一命』,你们才得以享受短暂的和平。」
「什么……」
士道感觉到汗水濡湿自己的背。
艾莲的话语不带一丝说笑或戏谑的语气。
她是说真的。她十分笃定地说出那种荒唐无稽又粗暴的理论。
「……!」
艾莲是巫师。换句话说,即使脑部被植入机器,她也理当仍是个人类。然而不知为何,士道却从她身上感受到比与精灵对话时更深刻的不协调感──不,应该说是异物感吧。
「我就简洁地说了。」
艾莲缓缓地举起单手指向士道。单凭这个动作,就让士道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呼吸困难。是她操作随意领域降低周遭的氧气浓度,或是掩住了士道的口鼻?抑或是──单纯只是承受不了压力也说不定。
「五河士道,以及〈公主〉、〈炎魔〉、〈隐居者〉、〈狂战士〉、〈歌姬〉,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请告诉我〈魔女〉的所在地。」
「开……开什么玩──」
「请你不要误会,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唔……」
「──这是单纯的算数。以〈魔女〉一个人,换取其他精灵短暂的安全。我认为这笔交易并不坏。」
艾莲彷佛觉得那是最理所当然的选择般说道。
不过,士道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哼了一声。
「……很抱歉,我从以前算数就不好。」
「这样啊,真遗憾。」
想必士道的回答在她的预想范围之内吧。艾莲看起来不怎么失望,把手伸进外套内侧,从那里拿出一把类似没有刀刃的刀柄。
一瞬间,士道还认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艾莲眯起眼睛的同时,士道看见那把刀柄的前端出现散发淡淡光芒的光之刃后,咽了一口口水。
「那么,在你计算出哪个选项对你比较有利之前,我就慢慢地跟你耗吧──你究竟能挺到『第几刀』呢?真令人期待。」
艾莲将光之刃指向士道,第一次弯起了嘴角。
◇
「A点,没有反应!」
「B点,同样没有反应!」
「从隔离区延续的微量灵波,在中途也侦测不到了……!」
飘浮于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公尺的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舰桥上目前正响起船员们此起彼落的声音。
没错。琴里等人目前正操作所有搭载于〈佛拉克西纳斯〉的探测器,追踪下落不明的七罪的反应。
不过──结果正如眼前的情况。
「啧……虽然是预料中的结果,果然追踪不到灵波反应。」
坐在舰长席的琴里将手抵在下巴,轻轻咂嘴。
既然追踪不到灵波反应,通常会以发射到街头的自动感应摄影机为主进行搜索──但对拥有变身能力的七罪而言,这个方法也不太具有实质的意义。既然自觉是逃亡者,就不可能刻意以琴里等人容易认出的姿态出现。若是变身成路人,就几乎不可能找到她。
「这下糟了……要是她又来找士道麻烦就好了,但如果她对我们有所警戒,不肯现身──就不可能封印她的灵力了。」
琴里面有难色地说完,向在舰桥下方作业的船员们下指示:
「──没有任何线索,搜索也没什么效率可言。试著以七罪曾经出现过的场所为重点来搜索。士道与七罪初次相遇的游乐园旧址、我家、士道的学校,还有救助七罪的山!」
「了解!」
船员们回答的同时,显示于萤幕上的街头影像也一齐开始移动。
就在此时──
「……嗯?」
面向个人萤幕的箕轮发出疑惑的声音。
「怎么了?莫非侦测到七罪的反应了吗!」
「不……不是,不是那样……」
「搞什么呀,说话不清不楚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可以请您看看这个影像吗?」
箕轮操作控制台后,她所看见的画面便显示在舰桥的主萤幕上。
为了搜寻七罪的反应,扩大到最大规模的侦测领域的顶点部分──遥远的天际,侦测到一个可疑的反应。
「……这是什么?」
「就高度和轨道来看,应该是人造卫星之类的东西……」
川越看著萤幕说道。琴里低吟了一声,同时看向中津川。
「可以调出影像吗?」
「是!请稍等一下……!」
中津川操作控制台后,画面便显示出豆大的小点。
那是经过数阶段扩大所显示出的低解析度影像。
「看起来……确实很像人造卫星呢。可是,为什么只有这个……」
然而,此时干本皱著眉头,开始凝视画面。
「虽然只有微量,不过有魔力反应!而且这是……爆破魔法……?」
「你说什么?」
琴里紧皱眉头。爆破魔法。简单来说,就是使用显现装置的魔法炸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种东西会──」
话才说到一半,琴里将手放在嘴边。
「难不成……不,不可能使用那么愚蠢的方式──」
「司……司令……您的看法是?」
中津川推了一下眼镜问道。琴里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
「假设……我是假设喔,要是人造卫星掉到天宫市,会变成怎样?
「……!」
听见琴里说的话──
全体船员同时哑然失声。
◇
「……」
咸味在口中扩散开来。脸颊流下的汗水沿著嘴唇抵达舌尖。
士道被艾莲以雷射光刃威胁,一边思索著有无任何方法能够打破这种状况。
不过,艾莲完全没有显露一丝破绽。若是士道企图逃跑,她肯定一瞬间就会用光之刃刺穿士道的脚。
艾莲彷佛察觉到士道的想法,轻轻地哼了一声。
「别白费力气了。你只有一个方法能活著走出这里,就是招出〈魔女〉的所在地。」
「……不好意思,我最近健忘得很。」
「那么,我只好帮你想起来了。」
艾莲如此说完便慢慢地前进,走到士道眼前。
「唔……」
即使想后退拉开距离──身体也无法动弹。看来艾莲似乎用随意领域束缚住士道的身体。
「好了──劈头就砍手指也没什么看头。我想想……」
艾莲舔了舔嘴唇,便将手中的雷射光刃贴近士道的侧头部。宛如──没错,像是要削掉他的耳朵一般。
「──我最后还是姑且问你一声好了。你不打算告诉我〈魔女〉的所在地吧?」
艾莲对士道投入冷漠的视线如此说道。士道感觉到他的心跳剧烈得几乎发疼。
这个女人会下手,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砍下士道的耳朵吧。士道想起曾被她刺穿的痛楚,双腿不住颤抖了起来。
不过,士道将嘴唇弯成新月的形状,以好不容易压抑住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刚好耳朵很痒呢。」
「是吗?」
艾莲简短说完,倏地眯起眼睛,在握住雷射光刃的手中施力。
然而──就在这时……
「……!」
士道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轻快的来电铃声,缓和了充满周遭的紧张感。
这阵铃声或许也令艾莲一时分心了,士道原先受到随意领域束缚的身体顿时得以动弹。士道──曾听琴里提过,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手,在没有穿接线套装的情况下要维持随意领域都需要十分惊人的集中力。
「呼──!」
错过这个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士道用双手使劲推开艾莲的胸口。
「唔!」
艾莲露出痛苦的表情倒向后方。士道一边在内心感谢在绝妙时刻打电话来的某人,一边急忙逃离现场。
不过在刚要踏出客厅的时候,他的身体再次无法动弹。
「什么……」
「……你还真敢做呢。」
声音透露出些许怒意,艾莲缓缓坐起身。
换算成时间,大概不到三秒吧。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艾莲便再次展开了随意领域。令人惊愕的集中力。
「──,虽说是偶然,但你要怎么付出将我推倒在地的代价呢?」
「唔──
「还有,你刚刚也摸到我的胸部了吧。请你去死吧。」
「那是不可抗力事故吧!」
即使士道扬起略带哀号的吶喊声,艾莲也不予理会。她再次将雷射光刃贴近士道的脸颊。
不过,此时换艾莲的手机开始响起低沉的振动声。
艾莲的眉毛抽动了一下,在保持随意领域的状态下接起电话。
「──是,是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艾莲直盯著士道不放,与手机另一头的人物交谈,不过──
「你说什么?」
不知究竟听到了什么样的情报,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是、是。我知道了。我会负责处理。」
艾莲如此说完便挂掉电话,露出看似迟疑的神情半晌后,解除束缚士道的随意领域。
「呜哇……!」
就像支撑物突然被移开一样,士道失去平衡,当场扑倒在地。
「你这个人真走运。」
「什么……?」
士道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艾莲便头也不回地朝屋外飞驰而去。
「到……到底怎么回事……」
士道一个人被留在客厅呆愣了一会儿──接著惊觉自己的手机来电铃声还在响。他走向手机朝萤幕一瞧,上头显示著琴里的名字。
「喂?琴里吗?听我说,刚才──」
『太慢接了!在这种紧急时刻,你刚才在搞什么鬼啊!』
士道一接起电话,另一头便传来琴里震耳欲聋的声音。
「什……什么嘛。我刚才的情况也很惊险耶!」
『少废话,冷静听我说。』
琴里以沉重的声音说道。士道原本想抱怨不满,但那非比寻常的气氛令他皱起眉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嗯。你一时之间可能难以置信──』
琴里在此时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著继续说:
『──从现在算起几十分钟后,人造卫星将会坠落到天宫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