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五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基佬
十一月上旬,放学后照入视听教室的夕阳虽红,却也令人感到清冷……
「好啦,感谢剧本负责人的辛苦付出~~!」
……话虽如此,快和阳光一样变冷的教室里,却被格外兴奋的说话声炒热气氛了。
欸,感觉怎么和过去的序章不一样,头一句话这么正面喔?
「所以啦,剩下的就交给我们,请为你的轻小说新作全力冲刺吧♪再见了,霞之丘诗羽……永别啰。」
……正面气息并不长久。果不其然,在最后用晚秋温度般的口气让场子瞬间降温的,就是那个留着金发双马尾,导致「傲」和「娇」都显得挺刻意的女生。
「你那语气满是除去心头大患的味道呢,泽村。反正一个月后,有人就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为稿期延宕下跪求饶了,趁现在留点口德会比较好喔。」
然后呢,这边这位表现一如往常。
尽管表情和语气显得想睡,还是用毫不留情的黑心语句让场子结冻的,就是那个留着黑色长直发,导致凡事无法不深究其背后心思的女生。
「哎呀,真讨厌,好不容易有人关心你的工作和身体状况,你却不肯坦然接受别人的体贴,外传小说家全是些既偏执又狭量的性情乖僻者,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嘛~~」
「我不过是担心,有个当插画家的把话说得那么满,明明本身负责的部分还没完工,到截稿前夕又只会靠动漫电玩来逃避现实,真不知道回力镖之后会不会飞回来砸到她自己喔?」
「拜托你们不要在这种可喜可贺的日子也按照平常套路(斗嘴)跑啦!」
是的,相信大家也已经耳熟能详,又到了介绍视听教室的窗户边和走廊边两位美少女的时间了。
其中一方是总会靠动漫电玩逃避现实,不过到了火烧眉睫时作画速度还有品质就变得让人看不下去……呃,厉害到看不下去的插画家——柏木英理亦即日英混血的金发双马尾同学,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另一方则是既偏执又狭量的性情乖僻者,但在认真执笔的作品中无论剧情或角色描写都令人汗毛直竖……呃,杰出得令人汗毛直竖的小说家——霞诗子亦即黑色长直发的高年级同学,霞之丘诗羽学姊。
接着,再来段同样一如往常的自我介绍。
我是撮合了水火不容的两人,惊奇度好比让名水百选&茂○道橄榄油交会在一块(注:日文中是以「油水不溶」来比喻关系对立。名水百选系指日本政府选出的一百处水质优良的水源地。速水茂虎道则是以爱用橄榄油出名的演员兼电视节目厨师。)的无名同人社团「blessing software」代表,安艺伦也。
这篇故事,是一群热血御宅族挑战某衰退业界的记录。
在同人美少女游戏界全无知名度的弱小社团,竟一反情色大行其道的风潮,培植出健全的萌与感动,达成只靠几场活动就升格为闸口社团的奇迹,成员们于过程中做为原动力的信赖与爱,全都钜细靡遗地写成了轻小说。
……哎,戏言就说到这里吧。
今天和平常的会议不同,并没有发生状况,或是期程耽搁、盗用制作公款之类的腥膻议题,何止如此,这还是诗羽学姊终于「全剧本制作完毕」,风风光光地达成重要里程碑的纪念性日子。
然而……
「就算你那样挑衅我,也得不到任何效果喔。剧本完工,这个社团俨然就是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快快请回吧,霞之丘诗羽……不对,霞、之、丘、学、姊。」
即使如此!这两个人!还是不肯停止斗嘴!
「那样真的好吗,泽村?现在将我赶走,要是你反而被修理得比以前更惨,到最后又哭着来求救,我也不理你喔。」
「啥?你说什么啦?那是哪门子的状况……」
于是乎,在双方情势越益紧绷的黄昏时分……
「哈啰~~阿伦!我做了新曲子过来~~」
突然间,随着视听教室的门猛然打开,开朗而率性的大嗓门响起。
「美……美智留?」
「哎呀~~丰之崎果然好远喔。我都一放学就马上出发了,但现在太阳都下山了。」
在那里,有个服装和丰之崎学园不同,身穿领结大得显眼的白色制服,在冷天气里却微微流着汗,一头短发摇曳,还捧着吉他对我咧嘴笑出来的外校学生。
「呃,先不提那个了,你在平常上学日来干嘛!」
「哎,谁叫我昨天想到一首超棒的曲子嘛~~所以我觉得非得马上让你听,就按捺不住啦~~」
她是和我们御宅族处于对极的现充(不过受欢迎的对象主要是同性),却能一首接一首地谱
出触动御宅族心弦的曲子,而显得入错门又学错功……呃,十分值得信赖的作曲家兼动漫系摇滚乐团「icy tail」主唱小美——亦即和我同年的表妹,冰堂美智留。
「那你把音源寄给我不就好了……」
「阿伦~~你果然就是不懂呢。即使是同一首曲子,用现场演奏和录音呈现的冲击度也完全不同啦。来啦,试了就知道。听我弹听我弹。」
「呃,最后收在游戏里的依旧是录音档吧……」
「不要计较小细节啦……唷咻。」
「唔……喂,美智留!」
像这样,我那自家人意识毕露又完全不懂遮掩的表妹,根本没有打算看清楚现场气氛,就抱着吉他坐到了桌子,而不是椅子上。
……是的,她照平常的习惯,盘腿坐着。
完全不遮从制服短裙露出的结实大腿。
「……唔。」
「……唔。」
……瞬时间,曾一度风休冰解的气氛又结冻了。结冻了。结冻了。冻得更僵了。
「你喔,乖乖地站着弹啦。要不然至少坐在椅子上弹!」
「咦~~那样很麻烦耶~~」
「还有,我很感谢你帮忙作曲,不过弹完以后要快点回去喔。拖得太晚,舅舅他们又会担心耶。」
「咦~~今天就让我过个夜嘛~~我的换洗衣物都还留在房间对不对?」
「慢……慢着,冰堂美智留!」
……于是在下个瞬间,金色的尖针(英梨梨的嗓音)像钻石冰尘般扎了过来。
话说回来,可见英梨梨直呼对方全名的标准在于……
「你穿那种外校的制服,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啊~~我说『轻音乐社要跨校练团』,校门那边一下子就放我进来啦。」
美智留还是只有在动小聪明和胆量方面无人能敌。
明明成绩连升年级时都是低空飞过的。
「基本上,我和你们是同一个社团的成员吧。没道理排斥我吧……」
「什……」
「再说照我的情况,明明对御宅族没兴趣,都是阿伦说『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你』,我才不得已来帮忙的,这样子对我是不是说不过去啊。」
「那那那那种台词他也有对我说!」
咦?我对英梨梨也讲过吗?
不对,应该先吐槽争论点并不在那边,但我现在没办法插嘴。
「基……基本上,你非法进入学校,假如害得社团被迫停止活动的话要怎么办?」
「才这样哪有可能被学校禁止。哎,不过要是在这里发生不纯异性交往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呃,那样就算对象不是外校学生,社团和我也会一起完蛋。
「你又不是御宅族,别想像那种校园纯爱系情色同人的场景啦!」
另外,你把世界看得太狭隘了喔,情色同人作家。
「基本上,你们的文章还有图也可以用电子邮件寄送不是吗?但为什么却要特地来这里碰头?」
「那……那是因为,我们读同所学校,家也住得很近……」
「我和阿伦可是一家人耶。」
「~~~~唔………霞……霞之丘诗羽~~」
「……虽然我确实做过警告,但我倒没想到你真的会哭着过来求救呢,泽村。」
结果,莫名其妙被重创而泪眼汪汪地退缩的大雄……呃,是英梨梨找了别人来接棒,这次换成哆啦A……呃,换成诗羽学姊站到美智留面前。
话说这两个人明明刚才还在起口角,怎么不知不觉中就组成搭档了?
「冰堂,我钦佩你的热忱,对你愿意变节为我们付出的态度也不能不服。」
「反正我又不是为了你们~~」
「是啊,正因为我真的很感谢你,所以才希望你不要再继续勉强自己……弹完就快点回去吧。」
唔哇,超低温的静止世界(白○相簿)……(注:指《JoJo的奇妙冒险》第五部的替身「白色相簿」)
「……那应该随我便吧。」
「随你便……翻字典的话,可以查到『随便』指的是『不顾其他人,只为自己方便的行为,或者心态』。」
「你想讲什么?」
「听好了,冰堂。所谓的社团活动呢,是以团体行动为原则。」
「那种事我也知道啊。我可是有在玩乐团的。」
「是啊,你确实有参加乐团……担任的还是『主唱』这种不便更换,而且怎么耍性子都可以的人气要角。」
「……你可以不要再拐弯抹角了吗,学姊?」
「那我就直说好了。你确实隶属于一支团队……可是呢,过去你是不是没有收敛个人锋芒,以促成团队之美的经验?」
「什……?」
诗羽学姊出于逻辑的情绪论调,和英梨梨失焦又流于激动的情绪论调不同,听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使得美智留明显区居下风。
哎,虽然两边终究都是情绪论调,不过那可不能明说。
然而就在诗羽学姊靠着诡辩……呃,靠着驳倒对方站稳了立场,正打算一气呵成时……
「为了自己方便,就将截稿日一拖再拖还让编辑忙得团团转的任性作家哪有资格说。」
「你才不要跑来求救还从背后捅人一刀,泽村。吵输的败犬插画家。」
……她却不得不先帮自己后头灭火。
嗯,这两个人真是绝配呢……包括比赛中起内哄的部分。
「……欸,加藤。」
「嗯?怎么样,安艺?」
于是当视听教室中央,正掀起更加冷嘲热讽的口角时——
为了不被她们察觉而慢慢退到窗边避难的我,在那里和从刚才就悠然地坐壁上观……应该说不旁观也不参加,只顾着玩智慧手机的另一个社团成员搭话了。
「平常你都用智慧手机忙什么?那最近成了话题耶,在我心里。」
「啊,现在是玩龙○拼图(注:指手机游戏《龙族拼图》),你看。」
「唔哇,感谢你那超没意外性又似乎会立刻失去新鲜度的回答。」
在那里的,是比我更早来这间视听教室,却一直像经过协商似的,始终贯彻互不干涉立场的马尾女生。
绝对不是有人要霸凌她,但众人却总是自然而然地将其忽略,若按照「我思故我在」这项命题,甚至会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什么都没思考的同班同学B。
这位就是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幕后功……呃,第一女主角兼程式码见习生,「马尾一绑不复还」的加藤惠。
「你想嘛,我好歹也算是御宅族社团的一员。感觉多少要接触这样的游戏才对啊。」
「呃,对于走小众路线的美少女游戏制作社团来说,你碰那种每个人都在玩的主流游戏也挺微妙的就是了……」
总是绝妙得搔不到痒处的随兴口气。
在她做出的微表情、微感动等等反应中,偶尔掺入的微毒素同样要毒不毒,其微妙事迹可说不胜枚举。
「哎,不管怎样,剧本能全部完成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来,接着就轮到我们忙了喔。从现在起一个月内是成败关键。」
「希望能来得及呢,冬COMI。」
「我会完成给你们看的……无论如何都要赶上。」
不过,她这无感症……呃,我是指她对别人不多干涉的处事方式,有时也会让我觉得挺舒服自在的。
好比这种能让我普普通通、公事公办地聊社团业务的稳当感,还有绝不会向其他成员牵制、诽谤、兜圈子找碴的安心感。
「对了,你这留得满长的耶。」
「嗯?头发吗?」
话虽如此,我可不能安于这种安逸当中。
毕竟我发起社团时,所定出的目标,是要让加藤成为会「让人心动得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
我想培育的并非是「一回首,加藤就在灯火阑珊处」这种安心、安全、安定,而且最适合喝茶闲嗑牙的女主角。
「你连短马尾属性都放掉啦……角色又变得更薄弱啰,加藤。」
「呃,普通马尾也是可以当成……那个叫什么来着……萌记号吧?不是吗?」
「假如当事人够谄媚,懂得活用的话是可以啦……」
所以,我重新下定决心,绝对要将这次游戏的女主角……以加藤为蓝本塑造出来的叶巡璃,拱成让人心头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
「基本上,在角色定下来以前就这样将发型改来改去,能萌的也会变得不能萌啦。」
「呃,安艺,先不管你那些过分加三级的言行举止,我觉得你不要拿我的头发玩过头比较好喔。」
「把头发绑成马尾巴的家伙才有错吧。人啊,看到长条状的东西就会想拉喔。」
「就算你把那种无论怎么想都属于个人习性的特质,讲得像是人类本能一样也是行不通的喔。」
「还有,坏就坏在这撮头发长到可以拉。假如是短马尾倒还能忍耐啦。我拉~~」
「唉~~」
是的,加藤目前的头发变成了长得恰到好处的细细一束。
这可真是好抓好拉又好梳,让人忍不住想把玩。
「你知道吗,加藤?将头发从根部用指甲捏住一拉,就会拉出卷卷的弧度喔。」
「……先不管那些,安艺。虽然我好像又把刚才的话重讲了一遍。」
「怎样啦?」
「大家都在看这边喔。」
「……咦?」
是的,我并没有察觉。
「……把女生的头发当成自己的东西对待,这算哪招?」
「……那是自称恶心御宅族的所做所为?」
「……就算是现充情侣也不会那样丢人现眼啦。」
「…………咦?」
直到方才都还闹哄哄的视听教室里,不知不觉就静下来了……
「再怎么说,我觉得那都超出大而化之的地步了耶。」
「抛弃伦理的伦理同学还有没有存在意义呢?」
「总觉得很不爽,异常不爽。男女合校就是这样……」
「等……等一下!我这是在——」
我这种好比小狗看见圆型物体的反射性举动,被那些人误解成现实男性的丑陋欲望,使她们纷纷对我投以纠举的目光。
原来如此,原来冤罪就是这样成立的……
当我正胆颤心惊的瞬间……
「唉~~算啦。这里由我来设法好了,安艺。」
「加……加藤……?」
意外又意外地,这时候出面缓颊的,是理应和我一起沦为当事人的加藤。
她挡到了包围我们的三个人面前,用一如往常的淡定视线对着大家,然后肃然开口……
「呃~~记得在这种时候,我是不是只要红着脸大叫:『开……开什么玩笑!谁想和这种人配成一对!』并且对安艺动粗就可以了?」
「啊~~那是泽村的角色呢。」
「对啊对啊,那是金发混血落水狗的台词喔。」
「为什么要拿我当收尾的笑点啦!」
虽然搞不太懂,不过加藤帮忙将事情漂亮收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