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棺姬嘉依卡(棺姬柴卡)
  4. 第六卷
  5. 终章 遗留下来的事实(遗物) THE RELIQUIAE
  6. 繁体版

终章 遗留下来的事实(遗物) THE RELIQUIAE
2017-06-23 14:12:36

		

〈斯维特莱纳号〉一边发出低音沉闷的驱动声响,一边在夜路上向前行进。
虽然明知军队现在应该也没空去管托鲁一行人人——但维马克王国的军队就近在咫尺,他们可不能再悠哉悠哉地停留在加瓦尔尼领地内了。
因此,托鲁一行人明知多少会有些危险,但还是选择了在夜里行动。
坐在驾驶座上的,当然是嘉依卡了。
而托鲁则在她旁边,把脚伸得老长,伸展着全身。
阿卡莉正在客舱内睡觉,而芙蕾多妮卡——则坐在车顶,仰望着夜空。
“…………原来如此啊。”
托鲁点了点头。
从嘉依卡口中——听了关于蕾拉,哦不,关于“蓝色嘉依卡”的事情。
嘉依卡一开始似乎很犹豫,不知是否该跟托鲁他们说这件事情。
“自己”这个存在,本身其实来自于某人的筹画。
因此,搞不好收集“遗体”,也是如此被灌输在她的想法里面而已,而不是出自于嘉依卡本人的意思。
这么一来——就连托鲁选择嘉依卡为主人的理由也就……
“托鲁……我……”
低着头的嘉依卡,看起来比平常还要更小只了。
托鲁一边凝视着这样子的她——
“你自己想要怎么做?”
边无精打采地开口询问。
他还没完全从〈铁血转化〉的影响、以及贫血状态中脱离出来。
但这在嘉依卡的耳里听起来,或许就像是心情不太好的样子。背着棺材的银发少女,打了个哆嗦,全身蜷缩成一团——然后说道:
“……果然,还是要收集,遗体。”
“这样啊。”
“‘蓝色’的话……不保证……是真的。”
“说的也是呐。”
托鲁说。
对方的确提出了“自称嘉依卡的人都同样容有颈部伤痕”这个“证据”,但尽管如此,还是有巧合的可能性,或者可以用别种理由来解释的可能性存在。
只是——
不能再像目前为止一样,继续一味追求眼前的事物了吧。
而这一点,托鲁也是一样。
有像里加尔图一样“为了能自由地杀戮而迎求战争”的家伙。
也有像蕾拉一样“将手段本身当作目标”的家伙。
而托鲁则是……
“就算将世间再次带回到战乱的时代也没关系。”托鲁曾如此声明。
结果,他实际上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如果不看清自己的目标——光只是依赖嘉依卡的目标的话,那么,在前提条件瓦解的时候他很有可能会全然迷失。
目标很重要。
明确的目标,乃选择取舍的基准。
要杀谁、救活谁?
要救谁、舍弃谁?
要追求什么、忘却什么?
从今而后,他被迫做出这些判断的场面,仍会一直增加下去。
因此——
(对我而言,战乱只不过是个手段罢了。那么,如果有其他手段的话,不论是战乱还是杀戮,都无需去拘泥——)
“托鲁?”
“嗯?”
“疑问。托鲁,以后——也一样,帮忙。可以吗?”
“…………………啥?”
托鲁起身说道:
“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鬼话啊?”
“……托鲁?”
“我会跟你同生共死啦。这一点不会改变。要我说几次都可以:选择你的人是我。这是我的责任、我的权利。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嘉依卡、不管你是不是被别人操控着,都没有关系。”
“…………”
“我也是在利用着你啊。所以你也别在意了,好好地利用我吧。这样互相利用——关系比较明确、比较好。”
“……唔咿。”
嘉依卡微笑着点头。
〈斯维特莱纳号〉——继续在月光下慢慢地前进。
——————————
她们在湖畔与嘉依卡一行人分别。
老实说——航天要塞跟里加尔图一伙人一齐沉入湖底之后,她们潜入侦查的任务就已经眼着结束了。
换言之,薇薇她们的任务,可说是恢复成了“捕捉嘉依卡·贾兹”。或许她们当场应该互有所行动,向托鲁他们发动攻击、活捉嘉依卡才对。
不过……在抵达了湖畔之后,薇薇和芷依塔都已经筋疲力尽了。何况对方有四个人,哦不,是三个人加一只,而且还是只装铠龙。
薇薇和芷依塔并没有愚蠢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去挑战他们。
结果——她们目送嘉依卡一行人离开,等待体力恢复之后,便和基烈特队的队员们会合了。
然一后……
“……咦?”
她有一瞬间,无法理解对方的意嗯。
对方递到她眼前的——“手臂”。
她无法理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就算听了对方的说明,她的意识仍拒绝去理解。不可以去理解。一旦理解了……她……
“你说……什么……”
薇薇一边颤抖着,一边问向拿着那只“手臂”的李奥纳多。
“你在说什么啊……别……别开玩笑了……”
“——对不起。”
李奥纳多低垂着头说道:
“我明明跟在他身边……”
“…………”
薇薇像是在求救般地环视着周围。
〈四月号〉车内,基烈特队的队员们全员到齐。
尼古拉、马特乌斯、李奥纳多、薇薇、芷伊塔。
还有——
“…………基烈特……大人……”
唯独亚伯力克——不见踪影。
不对,正确来说,是他的全身不见齐全。
李奥纳多手上拿的那个——
“骗人……”
薇薇不由自主地往后退,背部靠上了墙壁。
只要离不可能发生的现实——只要离她一心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实远一点点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笑说:“这全部只是一场玩笑或梦境而已吧”?她在心里如此期待着。
但是,没有人笑。
车内只萦绕着沉闷抑郁的气氛。
接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薇薇抱头大叫。
少女的美丽金发——简直就像是一口气经历了几十年岁月似地,失去了它原本的色泽。



                    


.